創作內容

4 GP

【夜曲暮調】淚霏。第四章、血跡模糊的界線

作者:Secret.│2015-01-17 23:17:41│巴幣:8│人氣:146
┼ 此感謝煉則借 愁眠

※血腥注意!



  好多聲音、好多……
 
  纏繞在耳邊的,是否是那些因她而死的人的詛咒呢?
 
  她沒有錯阿,錯的怎麼可能是她呢。
 
  因為想要活下去,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恍神的站在了被映照得橘紅的廢墟之中,建築的殘塊散落凌亂。
  望著橘紅的天空,淚霏的表情被映照得有些哀傷。
  迫於命令的話,誰也沒辦法指責她的吧。
 
  令人作噁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進入她的鼻腔中嗅到的卻是令人飢餓的甜香。
 
  風吹過她的髮、揚起了髮絲,因血液而溫暖的雙手溫度驟降,冰冷失溫的液體沾黏在手上,就宛如帶著紅手套似的。

  殺戮,還需要持續多久?

  飢餓,何時才能夠止息?

  心裡空空的,在非進食的殺戮停止後,淚霏的思緒總是無預警的陷入短暫的空白。
  很多事,習慣之後會發現其實也不過如此。
 

  想不起來。
 

  好像將不願想起的部分都遺忘了似的。
  她想不起來時間比較遠一點的事,這樣大概很糟糕吧。

  醫生……彌說,可能是精神創傷,但她始終想不起來自己曾是受到了什麼打擊。
  每天必須應對好似無底的飢餓,也讓她常常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那些事就是了。
  她現在難得不餓──可能是剛剛吃得多了──就突然想起彌跟她說的一些話,雖然還是聽得迷迷糊糊的。
  她知道自己有時候會控制不住而傷害到彌,但她從來沒在彌身上看見自己造成的傷口,冬綾的表情也從來沒有破綻。
 

  是不是真的是她的錯覺?

  是不是所有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

  是不是只是她在做夢而已?
 


  到底是不是真的她已經完全不明白。
 

  「吶,為什麼要越界呢?」
 

  上頭好像很討厭灰色地帶的人似的。

  可是其實她並不討厭的喔,就是有不同的人這樣才有趣嘛,但她也不討厭命令。
  人其實是種擁有強韌生命力的生物喔,看阿,即使斷去的雙腳和一隻手不也還活著嘛。
  鞋底踏著被血浸潤的土地,站在那趴在地上尚存一息的男人面前正巧擋住了夕陽的光線,嘴角彎彎的笑容卻令人發寒。

  「該死的……怪物……」

  那是她聽過最多遍的話語了。

  「從灰色地帶跑過來,就算被殺也不能有所怨言的阿。」淺藍的眸子彷彿閃著微光,「因為,這裡可是永夜呢。」
 
  一直在邊緣生活的淚霏所見的當然只能是黑暗面的社會,對她而言全都是理所當然,在成為暗夜王旗下的殺手後,就像在白紙上翻倒墨,將一切全都染黑的無法挽救。
 
  「那麼,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看著男人咬緊牙關的模樣,像是用上了所有力量將嘴閉合阻擋了聲音的發出,淚霏加重了踩在男人僅存的一隻手的手背上,也得不到男人的隻字片語。

  「真是無聊,這樣會害我無法好好回報任務啦。」

  看著腳下的男人,她覺得再繼續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鬆開了腳,她沒有給男人最後一擊,因為即使不這麼做,男人也逃不掉、活不了。
  都被砍斷雙腳和一隻手了,鮮血持續流淌著宛如葡萄酒的色彩滴落地面化作深色痕跡,他的時間在倒數,也所剩無幾。
 
  覺得無趣的淚霏轉身就要離開,敏銳的聽覺卻聽見了個細微的腳步聲。

  「妳不把他弄死的話,未免太危險了。」

  是男性的聲音。

  灰髮黑瞳的男子印入淺藍的眸子時,淚霏並沒有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

  「什麼意思?」

  除去那些沾染的血跡,淚霏就如同一個懵懂無知的孩子似的,歪著頭問道。
  從氣質上來看她知道這青年和剛剛她所殺的人不是同一夥,身上也沒有帶著攻擊意圖,淚霏倒也不需帶著殺意去回應。
  灰髮青年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厚重的黑眼圈像是熬了許多晚上似的。

  「問不出來可以用找的嘛,不過還是讓他死透了比較沒有危險性吧。」

  淚霏像是被他的話點醒似的,很認真的思索了一會用力的點了點頭。

  「對耶……你到底是誰?」
  淺藍的眸子裡瞳孔變得尖細,像是獸類般的眼神。
  「只是個路過的人而已。」
  青年從碎石塊上站起,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
  「我還要去找人呢,恕不奉陪了。」
 
  淚霏最終沒有追上去,因為那對她而言並不是第一優先事項。
  看著灰髮青年逐漸遠去,朝著永夜城的方向。

  「不是永夜的人……真是稀奇阿,」淚霏視線未變卻朝著倒在地上的男人一步步走去,「〝清除入侵者〞……他沒有入侵意圖所以不算吧。」

  僅自做出了結論,轉頭對上了男人驚恐的表情,一路走過的地面上散落著不知道是誰的肢體屍塊,踩過的聲音濕滑黏膩的令人感到不舒服。
 
  「特地留了一個活口結果看起來是沒用呢。」
 
  厚底的鞋跟重重的跺地,踩在比起其他相對脆弱的後頸,輕易得將頸骨踩斷,清脆的斷裂聲伴隨著再也無法吐言的輕微呻吟,連慘叫都無法發出的令人可憐。
  折了男人的頸子,淚霏像個貪玩的孩子似的在那毫無抵抗能力的男人背上多踩了幾下,也許在過幾秒那人就會斷氣,那些淚霏全然沒放在心上,她在逐漸變得冰冷的屍體上翻找著,沒多久翻出了一些被血浸染過的紙片。
  「呀,有了。」
  那個青年說得沒錯呢,換個方向思考的確也能找到想要的訊息呢。
  被血浸染的紙條碎片大部分的字跡都被血給模糊掉了,只能辨識出一些單詞。
  「寫什麼阿……於、至灰羽本營?真是不清楚阿。」
  從口袋摸索出一個塑膠袋子將紙片裝入,想著反正解讀這種東西也不是她的專長,不如就帶著一起回報任務吧。
 
  「血都乾掉了,先去洗洗吧。」

  如套了紅手套的雙手碰觸裙襬柔軟的衣料,卻未讓深色的衣料染上更深的液體,那些沾在雙手上的血液因接觸過久的空氣而氧化變得暗沉,也乾涸了。
 


  即使洗掉了,血腥也永遠洗不去吧。


 
  「那個青年身上,沒有好吃的味道呢。」
 
 
 





差點又忘記放............這陣子實在忙了點@@
嘿、說愁眠出現在哪呢?這不是很明顯嘛wwwww
不過之後戲分會多些吧@@
嗯.......這章應該沒有需要解釋的吧w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182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孩子|創作|夜曲暮調|淚霏|愁眠

留言共 1 篇留言

煉則
真的是路過的感覺啊XD
不過那麼淡定的路過也服了他了,
不好吃也是當然的,畢竟都腐爛掉了。

好期待接下來的故事吶,
淚霏感覺越來越可愛了www

夜加油喔!

01-18 00:36

Secret.
不要腐爛啦XDDD
感謝期待wwww煉則也加油wwww01-18 0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殘虐者、樂朔湜毒‧唄菈帝... 後一篇:【灰色庭園】短篇。喜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