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5 GP

【知識篇】新納粹主義發展小考

作者:Яков│2015-01-09 23:09:09│贊助:4,038│人氣:12238
國家社會主義(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簡稱納粹主義(Nazismus)。20世紀人類的惡魔。在許多人的印象中,納粹這一概念已經隨著二戰的結束,希特勒的自殺和紐倫堡大審判成為了永久的歷史名詞。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簡單。以下本文就簡單介紹以下20世紀-21世紀納粹在世紀各國的死灰復燃和新興發展狀況。
本文經過詳實考證各國史料,前後歷時近一年才完成。

【概說】

新納粹主義(Neonazismus),二戰之後產生的一系列繼續推崇和奉行納粹理念、或者崇拜納粹領袖、納粹符號和納粹象征的政治或者社會團體、組織、運動的總稱。
其中亦包括一些公開宣傳自己的理念與納粹黨的理念相近或者相符、或者自我標榜自己是納粹黨的繼承者的政治團體。

新納粹主義者在進行宣傳演說

新納粹主義的主要元素均來自於納粹主義:沙文主義、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仇外情結、仇視同性戀反猶太主義否認猶太人大屠殺或者為其辯白也是其常見觀念之一。此外,常見形式還有崇拜和歌頌希特勒。

新納粹主義者否認對六百萬猶太人的大屠殺行為,並且對外宣稱這是個歷史謊言。他們宣稱納粹德國完全沒有任何屠殺行為或種族清洗的政策,而有知名歷史學家支持他們的說法。
這種歷史修正主義,除了被新納粹主義者運用外,美國白人沙文主義者也利用它來美化美國南方各州在南北戰爭之前實行的奴隸制,否認印第安人大屠殺。

在一些歐洲國家,儘管有著國家公開的立法嚴格禁止公開宣揚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和進行反同性戀宣傳,然後持有上述觀念的人們事實上并沒有隨著二次大戰的結束而消失。相反,由於經濟壓力、社會壓力等眾多因素,導致類似的仇恨情結在許多歐洲國家、尤其是貧民當中繼續瀰漫發展。雖然國家有著對納粹主義及其符號象征的明令禁止,但是新納粹主義卻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在許多國家悄然再次死灰復燃起來。

【常見的口號和象征】
Sieg Heil!
德文意為「勝利萬歲「光榮的勝利二戰時期的著名納粹禮之一在納粹黨的會議和閱兵、遊行慶典等場合曾經被廣泛使用。今日成為各個新納粹分子最廣泛使用的口號之一,因此,也被德國和許多國家官方立法禁止使用、宣傳。
RaHoWa
來自英文縮寫racial holy war -「種族聖戰」,極端種族主義者們常用的「清洗劣等種族」的口號。
新納粹主義者改制的印有RaHoWa的新納粹宣揚海報

14/88

David Eden Lane
14代表著美國著名白人種族主義和美國納粹理論家David Eden Lane(1938-2007)的、總共由14個英文單字組成的名言「We must secure the existence of our people and a future for White children(我們應該保護我們民族的存亡以及給白人孩子的未來)
14尤其在宣揚白人種族主義和白人納粹的地方廣泛使用。

88則是代表著著名的納粹口號Heil Hitler! 」 ,因為字母H在德文字母表裡面排行第八故此形成。於此同時,88也在一些國家被用來代指美國納粹理論家David Eden Lane的88條戒律。

【新納粹主義在各國的發展概況】

德國
作為納粹主義的發源國,新納粹時至今日依然擁有著相當的勢力。儘管德國刑法典第86a(德文: § 86a(Strafgesetzbuch) 明確禁止任何反對現行憲法的組織(塗畫、宣揚納粹符號則可以1年監禁處罰),新納粹分子們成功地利用法律漏洞重新組織了起來。

新納粹分子在德國使用一戰時期的德意志帝國國旗作為自己的象征之一,
此旗幟不受法律禁止。
二戰之後在德國總共發生了2次大型的納粹復興浪潮,一次是在1950年代東西德分裂之時產生的復仇主義。激進的右翼政客和民眾認為講德國分裂為東西兩國是奇恥大辱。在此期間蘇占區的非納粹化與蘇聯的社會主義重建相關,並且以最快的速度進行。
政府部門中的納粹黨的骨幹及其組織被清除,甚至被送入特別營房。蘇占區的非納粹化直接由蘇聯特務機構內務人民委員會監督。在蘇占區的公務員很多就是當時受調查對象,並認為,不論目的,只要一朝加入納粹黨,就已是犯罪。
納粹的殘留分子看到,西德的環境要寬鬆得多。他們認為,要脫身,最好就是去到西德以反共為由得以身免,而這在東德是不可能的。在這樣的情形下,東德的納粹餘孽被幾乎全部消滅,而在西德很多納粹餘黨卻改換門庭改換身份之後重新扎根,一些納粹小團體也在這樣的情況下逐漸發展蔓延開來。至1990年東西德合併之後,納粹主義再一次出現抬頭,這一次也有東部的德國人。

遊行的德國新納粹分子
手持一戰德國國旗和鐵十字徽章的德國新納粹

德國新納粹分子的主要特征是對斯拉夫移民,尤其是波蘭人和俄羅斯人的仇恨。此外被仇恨的對象還有土耳其和非洲移民。其中最著名的暴行是發生于1993年的索林根縱火案,導致一個土耳其5口之家死亡。

1993年索林根縱火案後德國人和土耳其人在被燒毀的房屋前遊行控訴新納粹的罪行

2012年213日德雷斯頓的民眾舉行反納粹遊行
至2010年,根據德國的統計在德國境內總共有約25000名右翼極端激進分子,其中5600人被認定為新納粹分子(來源:Verfassungsschutzbericht2010, Vorabfassung)

而德國最大的泛納粹主義政黨當屬德國國家民主黨
(德語:Die NationaldemokratischePartei Deutschlands,縮寫為NPD
當該黨在20世紀60年代兩次中期州大選中可能超越圍牆的限制,以及曾經最多時進入7個聯邦(西德)州議會的1個立法委員任期的代表,之後該黨在數十年內一直是一支無足輕重的小黨。兩德合併後,開始在部分經濟欠發達地區重新樹立起聲望。該黨事實上支持著新納粹主義。

德國國家民主黨各年的聯邦大選得票統計
此外,在德國還存在前武裝親衛隊老兵互助會(德語:Hilfsgemeinschaft auf Gegenseitigkeit der Angehörigen der ehemaligenWaffen-SS,通稱「HIAG」)的德國二戰老兵組織。
HIAG由前武裝親衛隊少將奧托·庫姆組建,自稱是旨在「維繫傳統的協會」,主要為老兵提供幫助,並爭取為武裝親衛隊的合法身份平反,以為其前成員取得老兵養老金。不同於德意志國防軍的退伍軍人,由於武裝親衛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認為是犯罪組織,其成員無法獲得養老金。
1959年,前武裝親衛隊少將庫爾特·邁爾成了HIAG的發言人。他公開宣稱該組織成員與納粹罪行無關,然而該組織的一些成員,諸如奧托·庫姆、約瑟夫·迪特里希、理察·舒爾茲·科森(Richard Schulze-Kossens)和古斯塔夫·隆巴德都被宣判為戰犯。這些部隊長官都沒有被排除參與骷髏總隊或是蓋世太保暴行的可能。
HIAG組織在20世紀60年代達到其頂峰。當時生活在西德的約25萬前親衛隊成員中,有大約8%參加了HIAG組織。這一組織旨在改變公眾對武裝親衛隊的看法,意圖讓公眾認為武裝親衛隊只是普通的作戰部隊,甚至是精英部隊。該組織還宣揚軍國主義和歷史修正主義。德國聯邦憲法維護廳將該組織視為極右派組織予以監控。
20世紀80年代,針對這一組織的反對聲音越來越多。該組織最終於1992年解散,其最後一任主席是親衛隊中校胡伯特·邁爾,他曾經服役於親衛隊第12裝甲師,並在20121116日離世前是最後一位健在的黨衛軍師級指揮官。不過,由奧地利極右翼記者艾里希·科恩始創的HIAG組織刊物 Der Freiwillige(志願者)直至今日仍在出版。

奧地利
極端右翼政黨在奧地利的民眾當中始終擁有著相當的人氣。其原因除了經濟危機和社會矛盾以外,也和二戰之後去納粹化(英文:denazification, 德語:Entnazifizierung)的不徹底有著根本關係。
去納粹化活動中摘除「阿道夫·希特勒街的標牌」

起初,美國在自己的占區實施的非納粹化井然有序,但也流露出官僚主義的弊端。當時成立了545個受到美國盟國軍政府監督的非納粹化法院,所謂Spruchkammern,它們審理超過900,000宗案件。1948年美方的非納粹化熱情明顯下降,因為冷戰開始了。為了儘快結束非納粹化,美方採取了很多倉促的措施,引致了很多有問題審判結果。
戰後奧地利最積極的右翼政黨是成立與1967年的「國家民主黨」,1988年該黨因為觸犯了禁止宣揚納粹的法律而被當局勒令禁止,然而該黨的理念卻被另外一個極右政黨奧地利自由黨德語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縮寫為FPÖ所繼承。其前期的黨主席就是二戰時期的納粹黨衛隊高級將領,如Anton ReinthallerFriedrich Peter等。
在1980年,奧地利當時的兩大政黨均因為政治醜聞而聲望下滑,這就給了新納粹分子的抬頭之機。時任奧地利自由黨黨主席的約爾格·海德爾Jörg Haider公開宣揚支持德國納粹,並且呼籲取消一些對於納粹的法律禁令。
在1994年奧地利國會大選中奧地利自由黨贏得了22%的票數。而在市議會選擇中,也贏得了克恩滕邦(33%)和維也納(22%)的市議會優勢。
近年來,奧地利自由黨一直在致力於組織二戰納粹黨衛隊老兵年會和紀念納粹的活動。大部分的歷史學家均認為該黨是赤裸裸的新納粹黨。
2005約爾格·海德爾脫離了奧地利自由黨,組成了奧地利未來聯盟德語Bündnis Zukunft ÖsterreichBZÖ,並成為2008年奧地利大選的奧地利總理參選人。該黨得票率在本次選舉提升至10.70%,國民議會席次從7席增加至21席。儼然成為奧地利新納粹的領導力量。
然而20081011約爾格·海德爾因車禍意外身亡。新納粹實力遭到重挫,其繼承人紛紛爆發醜聞或爭權奪利導致內部分裂。
在1979年出版的《1945年後奧地利的右翼極端主義(Rechtsextremismusin Österreich seit 1945)》檔案中記載,據統計在戰後在奧地利至少有超過50個反納粹極端激進團體,然而其發展均不如奧地利自由黨。
Gottfried Küssel
奧地利最著名的反議會反民主的右翼團體是成立與1986年的「反議會人民信念反對派(德文:Volkstreue Außerparlamentarische Opposition,縮寫VAPO)」,其領導人為Gottfried Küssel。此人自1977年起就加入了在美國的海外納粹團體。VAPO並非大型的政黨或者聯盟,而是根據他們自己的說法,是「納粹組織和成員們的戰鬥聯盟」。其公開宣佈的目標是為德國納粹黨平凡并奪取政權。
1993年Gottfried Küssel因為宣揚納粹被捕,並被判處10年監禁。在其被捕後,其領導的組織事實上瓦解了。然而Gottfried Küssel成功抓住了司法程序漏洞并自我辯護成功並且與1994年獲釋。獲釋後此人再次建設網站開始宣揚納粹,因而再次被捕,並被判處9年監禁。

法國


法國國家法律命令禁止宣揚納粹,然而根據統計的確有一定數量的極端右翼分子的存在(來源:Henley, Jon. France says it will outlaw all neo-Nazi groups, London:The Guardian (2005325))。此外,也存在例如激進聯盟(Unité Radicale),新抵抗運動(Nouvelle Résistance)等宣揚接近納粹理念的合法政治團體。其中激進聯盟因為期成員Maxime Brunerie2002722日向當時的法國總統傑克·席哈克行刺而被勒令解散。
新抵抗運動則是「年輕的歐洲」組織的繼承者。「年輕的歐洲」組織曾經與奧托·斯特拉瑟(德語:Otto Strasser)合作,而奧托·斯特拉瑟是希特勒加入納粹黨之前的黨魁。
總共根據官方統計,目前在法國有3500人左右的新納粹。

匈牙利
匈牙利的新納粹主義並非積極推崇希特勒和第三帝國,而是奉行反猶太主義。最大的反猶太主義政黨是「更好的匈牙利運動(匈牙利語:JobbikMagyarországért Mozgalom, 縮寫Jobbik)」。該黨自稱為「有原則、保守的和徹底愛國的基督教政黨」,其「根本目的」是保護「匈牙利價值與利益」。根據歐洲議會與國民議會席次,該黨為匈牙利第三大黨。其成員參與了一系列的反猶太宣傳活動和種族主義宣傳。如2009年歐洲議會選舉的口號「匈牙利屬於匈牙利人」Magyarország a Magyaroké!),2012年春,該黨議員Zsolt Baráth在國會內公開悼念1882年的反猶太活動等等。
「更好的匈牙利運動」的激進分子遊行,2011

「匈牙利衛隊」
而排行第二的匈牙利泛納粹組織則是「匈牙利正義與生命黨」。其著名的活動包括每年在首都布達佩斯的遊行和焚燒美國國旗。此外,該黨也公開宣揚反以色列口號並且呼籲停止對巴勒斯坦民眾的屠殺。
反猶太主義醜聞的數量在最近幾年間開始增多。200822日、321516歲的匈牙利少年摧毀了一個猶太人墓地的24座墳墓,並且在墓地塗上了納粹標誌。此外他們也摧毀了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
2011年1233名匈牙利年輕人摧毀了一個猶太人墓地里的75個墳墓。匈牙利政府指稱這3個人是全體匈牙利人的恥辱并承諾與新納粹主義鬥爭。然而新納粹的活動反而有增無減。
2012年125日在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上面發現被人塗上了侮辱性的字句「這裡不是你們的國家,骯髒的猶太人」。
2012年1025日「更好的匈牙利運動」成員公開焚燒以色列國旗,並且要求檢查所有國會和政府成員是否有猶太血統。
比利時
比利時最著名的的新納粹組織是「血,土地,光榮和忠誠(Bloed, Bodem,Eer en Trouw,縮寫BBET)」,成立于2004年前後。在20031217名該組織的成員(其中包括11名軍人)因為宣揚納粹主義、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而被捕之後,該組織開始受到世人關注。根據比利時當時的司法部長LauretteOnkelinx和內外部的說法,該組織有蓄謀策劃對國家進行恐怖襲擊以破壞國家穩定。
瑞士
瑞士光頭黨人數在1990-2000年間由於大量東歐移民的湧入而開始增長。在2000年成立了「瑞士民族主義黨」,公開宣揚白人納粹主義。雖然該黨在2001年被禁止,但是信奉其理念的新納粹分子卻並沒有因此而消失。
瑞典
在1950年代在瑞典存在過大量的新納粹政黨,其中最大的是「北方帝國黨」。
隨著時過境遷納粹黨的支持率逐漸下降,然而個人奉行納粹主義的激進行為並沒有撤掉消失。個人發動的對外來移民的強暴和屠殺事件也有發生。
根據最近統計在瑞典有超過1000名新納粹。最大的組織名為「瑞典抵抗運動」。

愛沙尼亞

愛沙尼亞是少數不僅沒有公開禁止,反而官方一定程度上縱容和支持納粹聚會和新納粹的國家。
在愛沙尼亞每年公開舉行第20黨衛隊擲彈兵師老兵的聚會,此外也拆毀了一系列的蘇聯紅軍戰士雕像和反法西斯紀念碑,公開樹立了一系列黨衛軍紀念碑。
除了二戰時期的黨衛軍老兵可以在愛沙尼亞自由舉行集會、紀念活動,還有一些年輕的光頭黨成員也會參與到集會當中。在2007年的愛沙尼亞黨衛軍老兵年會上還出現了來自奧地利、挪威的納粹老兵。而愛沙尼亞的國會代表Trivimi Velliste出席了大會并給納粹老兵年會做了開幕詞。
此外,愛沙尼亞保守黨的成員也在Vaba mõtte klubi電視節目中公開宣揚過白人納粹主義和仇外思想。

愛沙尼亞黨衛軍老兵舉行遊行和紀念活動


身著黨衛軍軍服的愛莎尼亞納粹向黨衛軍紀念碑進獻花束
街頭身著納粹萬字符號的愛沙尼亞青年

希臘
希臘最大的右翼激進政黨是「人民联盟-金色黎明(希腊语:Λαϊκός Σύνδεσμος Χρυσή Αυγή,英语:GoldenDawn)」。學者與媒體指出該黨具有新納粹主義與法西斯主義色彩,但是該黨拒絕承認。根據學術研究顯示,該黨具有種族主義和仇視外來者傾向,而該党領導人則形容金色黎明為國家主義和種族主義政黨。
該黨最明顯的特徵是極端的仇視外族人和非法移民。金色黎明党成員被指與一系列針對非洲以及穆斯林非法移民的暴力活動有密切聯繫。該党被指與希臘員警有密切的關係又經常於集市巡邏一旦遇見外地人的攤檔即會將其砸毀
然而該黨另外一方面也表示,不想破壞與塞爾維亞人和俄羅斯人的關係。在1990年代該黨還幫助了南斯拉夫戰爭中的塞爾維亞人。一部分該党成員亦加入過志願軍參與了波士尼亞戰爭,並被指控參與了斯雷佈雷尼察大屠殺,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發生在歐洲的最嚴重的一次屠殺行為。海牙的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將此次屠殺定性為種族滅絕。其後國際法庭也確認為種族滅絕。
目前該黨在希臘國會中佔有22個席位。

塞爾維亞
塞爾維亞是為數不多的納粹和極端民族主義不受歡迎的國家:納粹德國和克羅埃西亞傀儡政權的親希特勒組織烏斯塔沙(Ustaša)對塞爾維亞人在二戰中的種族屠殺是全社會所公認的。
塞爾維亞唯一的一個新納粹組織是伏伊伏丁那「民族秩序」組織,然而也受到來自共產主義者、民主派甚至民族主義者們的強烈批評。其中,塞爾維亞的民族主義者對於納粹的憎惡之情尤其強烈。
根據統計,總計有18個伏伊伏丁那「民族秩序」組織在塞爾維亞受到審判被判處有罪負有刑事責任。目前根據塞爾維亞法律「民族秩序」組織被嚴令禁止。

克羅埃西亞
克羅埃西亞的新納粹分子崇拜二戰期間德國扶植的傀儡政權克羅埃西亞獨立國領導人安特·帕韋利奇(Ante Pavelić)和他的親希特勒組織烏斯塔沙(Ustaša)。烏斯塔沙政權執政期間曾經殘酷地鎮壓塞爾維亞人、猶太人和吉普賽人,根據統計,烏斯塔沙建立超過十個集中營,殺害達九萬三千人。
二戰結束以後,大部分的烏斯塔沙成員在南斯拉夫被被審判處刑,然而少部分成功流亡到了西方得到了政治庇護。其中一部分人在美國為CIA效力而得到保護。
在美國的觀點看來,烏斯塔沙組織是冷戰中的反共盟友,而不承認其為納粹組織。
2003克羅埃西亞總統斯捷潘·梅西奇(Stjepan "Stipe" Mesić)在就任之後提議禁止紀念烏斯塔沙組織和對法西斯英雄化的行為,并提議進行憲法修正案,禁止宣傳、繪畫、傳播納粹符號和標記,禁止宣揚納粹主義,禁止否定猶太人大屠殺和歷史復仇主義。然而,該憲法修正案卻並未得到憲法法庭的通過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波赫)
在波士尼亞存在著白人民族主義者與種族主義團體「波士尼亞民族驕傲運動(Bosanski Pokret Nacionalnog Ponosa,BPNP)」,該組織成立于2009年。
該組織認為二戰中主要由波士尼亞穆斯林組成的納粹黨衛隊山地13師(13.Waffen-Gebirgs-Division der SS „Handschar“)是英雄,而敵人是猶太人、吉普賽人、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崇拜或喜歡前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總統約瑟普·布羅茲·狄托(Josip Broz Tito)的人,所有的共產主義者,同性戀人士和黑人。
組織的理念以波士尼亞民族主義、白人種族主義和國家社會主義(納粹主義)綜合而成。其最活躍的地區為東北部的圖茲拉(Tuzla)地區,組織的領袖是一名綽號查烏別爾維格(Цаубервейг)真身不明的人。

波士尼亞的BPNP新納粹成員

俄羅斯
作為二戰中深受納粹之害的俄羅斯也存在著新納粹。蘇聯解體前夕和1990年代,經濟蕭條、生活水平下降和一系列的政治軍事失利導致民眾不滿情緒的蔓延,在這樣的土壤之下產生出了俄羅斯的新納粹分子。
俄國新納粹的特征除了崇拜希特勒和納粹主義、行抬臂禮之外,還包括給二戰中德國人組織的偽軍部隊「俄羅斯解放軍」和其首腦烏拉索夫正名、支持白人種族主義的特點。
有時候,俄國新納粹也會使用帝國時期的羅曼諾夫王朝旗的黑黃白為自己的代表色,宣揚極端保皇主義。
安德烈·安德烈耶維奇·烏拉索夫(Андрей Андреевич Власов),蘇聯軍官,莫斯科保衛戰的參與者。第二打擊軍團軍長。1942年被俘,隨後叛變,領導了利用戰俘和德佔區俄羅斯人組織偽軍「俄羅斯解放軍」的工作。1945年被蘇軍俘虜,次年被槍決。

除此之外,俄羅斯新納粹也支持反猶太主義、反吉普賽人主義、種族主義、反同性戀主義、排外主義和反伊斯蘭主義。
俄羅斯新納粹不承認納粹德國「東方總計劃(Generalplan Ost)」是真實存在的,不承認納粹屠殺斯拉夫人和其他民族。

根據統計數據,在2005年,俄羅斯約有5萬名左右的光頭黨。其中大部分是對社會不滿的流氓,藉納粹口號襲擊和搶劫外國人和少數民族。
隨著政府的打擊,近年來俄羅斯光頭黨的活動日益減少。

英國
光頭黨(俄語:Скинхе́ды;英語:Skinheads)是一種源自1960年代,英國的青年勞工階級的次文化,接著擴大到俄羅斯及歐美地區,「光頭黨」這個名稱就是在於他們剃光頭的髮型。在時尚、音樂還有生活型態,受到牙買加的Rude Boy文化與英國摩斯族文化(Mod)相當大的影響。
原先他們只奠定在這些文化元素中,並沒有政治或種族意圖。大略在1960年代晚期,一些北英國的光頭黨開始發動對南亞移民的暴力事件。
1960年代後期,一些英國光頭黨成員(包括黑人和白人)參與暴力攻擊南亞移民的活動。當時的俗語中叫做「巴基斯坦進攻」(Paki bashing)。但是,從最初開始,各地都有反種族主義的光頭黨成員,特別是在蘇格蘭和英國北部。
早期的光頭黨和種族運動沒有必然聯繫,從70年代開始,一些光頭黨成員積極參與白人種族主義活動,例如「不列顛民族陣線(British National Front)」。這一時期,英國的光頭黨暴力變得更右翼、帶有更多政治色彩,並且出於種族主義目的。
1970年代末,媒體和普通大眾通常把光頭黨看做宣揚種族主義和新納粹主義的團體。這一運動最終擴展到北美、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世界主流媒體在報導種族暴力的時候,也開始用「光頭黨」一詞,儘管那些種族主義者不一定是光頭黨成員。這使得「光頭黨」在人們印象中臭名昭著。80年代組成的著名種族主義光頭黨團體有:白色雅利安抵抗、金髮並驕傲、硬皮(Hammerskins)。
在1970-80年代,也有一些英國光頭黨成員拒絕極左和極右思想。有一些Oi! 樂隊也反對極端主義,包括Cockney Rejects、The 4-Skins、Toy Dolls和The Business。一些光頭黨團體公開表態反對新納粹主義和政治極端主義,呼籲回歸傳統光頭黨的時尚風氣。

英國極端民族主義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是John Tindall。此人在1960年代建立了不列顛民族黨(也可以翻譯為不列顛國家黨)。
在1967年2月7日,該黨與帝國忠誠者聯盟(League of Empire Loyalists)、種族保護會(Racial Preservation Society)、偉大的不列顛運動(Greater Britain Movement)等幾個組織合併,
統合改組為不列顛民族戰線(British National Front) ,有時候也簡稱National Front。
統合後的第一任是主席是寫下布朗神父推理小說系列的著名英國作家吉爾伯特·基思·卻斯特頓(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的表兄弟A·卻斯特頓。
該組織以反對政府的移民政策和反多元文化共存為主義理念,一度在不列顛極端民族主義勢力中佔據領導地位。
不列顛民族戰線的成員在遊行
該組織的繁榮期是在1970年代,至於1974年,該組織成員達到了17000人。主要在選舉中為該黨投票的選民是社會無業遊民和受到移民勞工以及外國資本競爭壓力的小企業家。
從整個1970年代-1980年代初該黨經常性地參加了選舉等政治活動,最多達到了參與地方會議首腦選舉的活動。在布拉德福德、倫敦東區該組織代表獲得了10%~15%的支持率。
在1976年的大倫敦會議選舉中共有120000為該黨投票。
該組織在遊行的時候經常與人發生摩擦和衝突,因為時常被人指控是新納粹政黨和新法西斯組織。
1979年的國會選舉是該黨走向衰敗的分水嶺:總共只獲得了不足5%的選票。此後,遭受重挫的民族戰線開始了內訌和分裂最終變成了半瓦解狀態。
今日的民族戰線成員人數動態變化不定,不時參與一些街頭政治宣傳活動和市政選舉。



從1992年起,英國又出現了另一新納粹組織Combat 18,該組織是通過新納粹音樂網站血和光榮(Blood and Honour)社群建立的。該組織使用了18為標誌( Adolf Hitler,A是德文第一個字母,H是第8個字母)。
該組織成立後,在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取得了發展並且建立了分會,如:比利時,荷蘭,德國,俄羅斯,烏克蘭,保加利亞,北愛爾蘭,蘇格蘭,冰島,加拿大和美國
Combat 18和Blood and Honour宣傳畫

墻上的血和光榮塗鴉
Combat 18成員和納粹旗幟
Combat 18的塞爾維亞分會成員

此外,英國還有不列顛人民黨(British People's Party,BPP)這一新納粹組織。該組織在網路上公開招募成員,并聲稱永不妥協地為白人種族鬥爭:
以下是不列顛人民黨4點宗旨:
1. We will never compromise our principles for the sake of trying to look "respectable"
2. We will take the battle on to the streets, factories and estates and meet the enemy head on.
3. We are a Movement based on Leadership and not the worst kind of committeeism and
democracy - where nobody is willing to make a decision or take responsibility.
4. We believe in building in stages a strong and organic Movement which moves into all levels of society.
The BPP is classless and non-sectarian. We are part of a global struggle for the very survival of our Race.

美國
美國存在著公開支持和宣揚納粹理念的美國納粹黨(American Nazi Party)。該黨成立于195938日。創始人為喬治·林肯·洛克威爾(George Lincoln Rockwell)何一群熱心復興納粹主義人士於。其總部位於維吉尼亞州的阿靈頓,中央黨部竟是一咖啡廳與販賣政經理論書店;該黨號召基礎大多是以第三帝國納粹德國時代領袖希特勒NSDAP的理想與政策實現;
洛克威爾在1967年被不滿意他的組織成員殺害,在他被暗殺以前這個黨又改名為「國家社會主義白人黨-NSWPP」(National SocialistWhite People's Party),數個月後,麥特高爾(Matt Koehl)成為洛克威爾的組織接班人。
此黨印行許多宣揚種族主義色彩的漫畫冊,畫著白人在為學校裡白人兒童保護作戰,依美國納粹黨說法是:白人兒童在學校被非洲裔黑人兒童欺負(此類漫畫冊被嘲諷為:無知與傳播暴力思想)。這類納粹漫畫冊常置放在美國中學學校停車場,歡迎自取索閱。
1970FBI的行動之後,建立了美國國家社會黨(National SocialistParty of America)的黨魁弗蘭克·柯林(FrankJoseph Collin)退出了該黨
然而,在2000年代以歐美教育聯合(European American EducationAssociation)為基礎,美國納粹黨在羅基·蘇海德(Rocky Joe Suhayda)的領導下重新建立。該黨使用了美國納粹理論家David EdenLane(1938-2007)的、的14字名言「We must secure the existence of our people and a future forWhite children(我們應該保護我們民族的存亡以及給白人孩子的未來)」。此外,該黨還擁有自己的官方網站和社群。







美國的新納粹活動

除此之外,美國還有相當多的光頭黨。保守主義是美國光頭黨的主流,一些光頭黨成員並不是種族主義者,但是仍然支持其他右翼思想,例如崇拜美國軍事行動,反對當代自由主義思想。



烏克蘭
烏克蘭的民族主義與納粹的歷史源遠流長錯綜複雜。要想理清這一脈絡,需要從其誕生的最初說起。

1.班德拉
烏克蘭民族主義和納粹代表性人物是斯捷潘·班德拉。

班德拉190911日出生於曾經屬於奧匈帝國的老烏戈里諾夫村(目前屬於烏克蘭西部的伊凡諾-法蘭科夫斯克州)的一個不富裕的神職家庭。其父母都是天主教神職人員,在1917-1920年間曾領導各類反共武裝,後來被擊斃,而他兩個姊妹也被發配到西伯利亞。蘇俄內戰之後,他所在的家鄉劃歸波蘭。
還在小學3年級的時期,班德拉就開始積極參與各類激進民族主義組織的活動。
無論是在高中還是大學,班德拉都參與了不少烏克蘭的民族主義組織:青年聯盟、自由烏克蘭聯盟、還有烏克蘭民族組織(OUN)OUN是這些組織中最為活躍的,領導人為米里尼克。
由於其堅定的個性,其在這些組織中的地位都快速攀升。在1931年,他成為了OUN的總宣傳官員,19321933年擔任加利西亞地區OUN副指揮官,到了19336月成為了加利西亞地區OUN的首腦。
班德拉身材矮小,僅有158cm(後世的一些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將這不光彩的身高修改到165cm甚至更高)。半禿頂,眼神犀利。頗有女人緣,與很多女人有染。富有決斷力,心狠手辣,根據其同僚回憶,會在憤怒之下腳踢自己懷孕的妻子。然而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在黨內的同志給他其的兩個外號: 「婆娘」「灰色的」
1934年,班德拉在利維夫被捕,并兩次受審。班德拉因參與刺殺內務部長的罪名最終被判處了死刑,但是之後被減刑,改為終生監禁。1938年有部分其追隨者嘗試將其救出,但是失敗。
19399月納粹德國攻佔波蘭之後將其釋放。當時負責檢查其身心健康狀態的德國醫生給班德拉寫下了這樣的結論:「擁有極強的組織和煽動能力,以及所有強盜和殺人犯的潛在特質,對我們來說毫無疑問將會大有益處」。

納粹德國情報部的軍官艾爾文·斯托尔塞(Erwin Stolze)上校後來在紐倫堡大審上供認:「...我本人直接接到任務,讓我給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們的領袖、實際為德國間諜的米里尼克(代號:Consul-1)和班德拉傳達指令:在德國對蘇開戰之後立即在烏克蘭開展宣傳和組織新政府的工作...
——Erwin Stolze的供詞,//《紐倫堡大審進程》(2)1954年版。

在1940年,米里尼克和班德拉發生分歧,導致OUN分裂為OUN-M和OUN-B。]OUN-B在德軍中尋求支持,而OUN-M則在波蘭德佔區的各黨派間建立關係。
1939年11月,大約800名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前往德國國防軍情報局阿勃維爾(Abwehr)的訓練營接受訓練。12月初,班德拉未與米里尼克商議便密令信使進入利沃夫,通知當地的組織成員準備暴動,但陰謀洩露而失敗。

烏克蘭納粹分子遊行迎接納粹入城

烏克蘭的納粹主義在1941630日迎來了第一個高峰:納粹德國攻佔了利沃夫,當時納粹德國宣佈要重建烏克蘭國。新政府首腦成為了班德拉的副手、著名反猶太主義者雅羅斯拉夫·斯德茨科(Ярослав  Стецько)
新政府欣喜若狂地組織了盛大的納粹遊行進行慶祝。參加遊行的人選是班德拉親自挑選的。
在遊行的時候,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們高舉納粹的萬字旗,并抬著希特勒和班德拉的肖像,高呼著「光榮歸於希特勒!光榮歸於班德拉!」的口號。
在《烏克蘭國獨立宣言》中也有說到「(本國)將與納粹德國緊密合作,在阿道夫·希特勒的領導下共同建立歐洲和世界的新秩序
與納粹德國一同,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們就在班德拉的助手羅曼·舒赫維奇的領導下組成了「麻雀小隊」并進行了著名的利沃夫大屠殺,僅僅數小時,就有上千猶太人、俄羅斯人、波蘭人甚至一部分烏克蘭人被屠殺。
然而該政權僅僅存在了17天就被取消了,希特勒完全不希望在自己的佔領區出現一個哪怕是傀儡政權的斯拉夫國家。


直接參與了「利沃夫種族清洗」的雅羅斯拉夫·斯德茨科對此曾有過發言:「莫斯科和猶太人——這是烏克蘭最大的敵人和有腐蝕性的共產國際思想的載體。把奴役烏克蘭的莫斯科(而不是猶太人)認定為最主要的和最有決定性的敵人是的同時,也要重視到幫助莫斯科鞏固在烏克蘭統治的猶太人的不容爭辯的危害意義。
因此,我堅定的站在讚同有目標的引進德國式種族滅絕的方式,消滅在烏克蘭的猶太人,並否決一切憐憫和赦免他們的可能。」
——Ярослав  Стецько //Berkhoff K.C., Carynnyk M. The 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 and itsAttitude toward Germans and Jews: Yaroslav Stets'ko's 1941 Zhyttiepis

「我們的政權應該讓我們的敵人感到恐怖。恐怖給予異己-敵人和叛徒。」
——班德拉,OUN黨章,19415月。

由基輔檔案館中解密的班德拉和納粹德國駐烏克蘭政府代表和統帥部代表的對話(1941)
班德拉:「我已經宣佈自己是烏克蘭人民的領袖了,烏克蘭民族組織(OUN)是唯一一個進行過鬥爭並且有權建立烏克蘭政府的組織。」
德國統帥部代表:「不,這個權力歸於德國國防軍和征服了這片國土的元首。」

納粹在烏克蘭招募和組織了一系列的由烏克蘭人組成的軍隊準備協助其進攻蘇聯,然而事實上被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們廣為宣揚的「烏克蘭民族軍與蘇聯紅軍的英勇戰鬥」是一個虛構的神話。僅有的一次普通士兵由烏克蘭人組成的納粹黨衛軍加利西亞師在與蘇軍交戰40余分鐘之後就損失了60%的部隊而全面崩潰,並且大部分人不是戰死,而是臨陣四散奔逃的。之後該師被重編并派往後方負擔鎮壓起義民眾和游擊隊的工作,與蘇聯正規軍再也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戰鬥。

由班德拉組織,羅曼·舒赫維奇領導的烏克蘭反抗軍發明了總共138種殺人方式,包括槍斃,挖眼,砍頭,剖腹,腰斬,鐵釘定頭,用石頭砸死,剖腹然後把碎玻璃片塞入腹中...其中最流行的一種是用繩子拴住受刑者的脖子然後在地下拖著走慢慢勒死。班德拉分子不僅屠殺直接和蘇聯政府合作或者不服從自己的民眾,也屠殺他們的家人。全家滅族式屠殺是常見方式,尤其是屠殺兒童和婦女。當年的目擊者曾在一個被班德拉分子屠滅的村莊內見到了被木樁插死的嬰兒和被刺刀剖腹的婦女。

現存有大量的照片和證據證明這一系列的慘案,
然而由於過於血腥暴力,就不在這裡貼出了。

班德拉分子的組織中存在一個特殊的機構「安全部門」,負責監督內部人的忠誠和處決叛徒。在當時甚至是「強盜和土匪都談之色變」的恐怖存在。

OUN應該這樣行動:讓所有承認蘇聯政權的人都遭到毀滅。不是恐嚇他們,而是消滅他們!不要畏懼人言,不要怕世人會譴責我們的殘忍。就算烏克蘭的4千萬人口被殺到只剩一半,也沒有任何不好的。」
——羅曼·舒赫維奇,烏克蘭反抗軍行動綱領。

烏克蘭反抗軍的親德宣傳畫《希特勒是人民的朋友》

班德拉分子的罪行統計:
·19417月,僅僅是一個月之內,在利沃夫就有4千名猶太人被屠殺。
·從1941929日,僅5日內就被機槍屠殺了35千人左右,其中大部分是猶太人。屠殺在隨後的日子里依然在進行著。至194311月烏克蘭被蘇軍解放之前,每週25由專門的車輪運載了民眾去郊區進行屠殺。被屠殺的包括:猶太人、吉普賽人、蘇軍俘虜等不同種族和信仰的人們。
·總計在1941-43年間,共被處決7~20萬人,負責屠殺的1500人的行刑隊當中1200名是OUN成員的烏克蘭人,而德國人只有300人。
·1943322日,由班德拉分子的烏克蘭人組成的納粹黨衛軍118營屠滅了白俄羅斯的哈定村,將全村149人全部活活燒死。
·1943年,烏克蘭反抗軍在西烏克蘭和瓦倫尼亞地區進行了大量屠殺波蘭人的行動。羅曼·舒赫維奇對此行動的說明是「由於布爾什維克取得的一系列成功,我們需要加快消滅波蘭人的步伐,波蘭人居住的村莊全部燒光,混居村莊則殺光所有的波蘭人...對於猶太人,則應該和對待波蘭人和吉普賽人一樣,冷酷消滅毫不留情。」此次屠殺的受害者總計約6萬名波蘭人。
......
19421月,班德拉被送往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的特殊營區。這裡關押的都是那些聲名顯赫的政治犯。
19449月,為使他帶領烏克蘭人對抗步步緊逼的蘇聯,納粹釋放了班德拉。班德拉將總部設在柏林。而他領導的OUN-B和烏克蘭反抗軍所需的軍備、受過敵後行動和情報活動訓練的德軍士兵和特工由德軍空運過去。
二戰結束之後,烏克蘭反抗軍的活動依然持續了很久,1949年正式宣佈解散,蘇聯時期最後一次的活動是在1956
2.戰後的班德拉分子與烏克蘭新納粹

流亡海外的班德拉和斯德茨科

班德拉和斯德茨科在戰後移民海外并在慕尼黑在西方國家的保護下重新成立了以反共反蘇為目的民族主義機關。配合者與西方情報部門的合作,主要的行動目標定為摧毀蘇聯。
班德拉在這一期間積極的與西方情報部合作,其中工作之一是與英國秘密情報局(別稱:軍情六處,Secret IntelligenceService, SIS)合作在慕尼黑培訓恐怖分子、間諜,然後派往蘇聯進行宣傳和破壞工作。
19591015日,班德拉突然在慕尼黑病倒並迅即死去。屍檢結果表明班德拉死於氰化物噴霧。20日,班德拉在慕尼黑森林墓地下葬。

斯德茨科的居所同樣坐落在慕尼黑。

2005年原為美國公民的羅曼·茲瓦雷奇(Роман Зварич)被當時的烏克蘭總統尤先科任命為烏克蘭司法部長。他在對BBC的採訪中說到「我曾在在慕尼黑位於Zeppengstrasse 67號的辦公室工作過,擔任的是烏克蘭民族組織(OUN)領袖斯德茨科的私人住手。我負責的是國際聯絡事務,當時這是一個絕密的地下工作...
——Ukrainian justice ministershare personal story // 2005328日。

1946年春在斯德茨科的主導和倡議下,在慕尼黑成了了「反布爾什維克人民聯合(ABN)」,其組織聯合了不少原納粹成員和烏克蘭反抗軍的幹部。

1967ABN積極參與了建立世界反共聯盟憲章(WACL)的活動,并與全世界反共人士、納粹餘黨都取得了一系列的聯絡。

時任美國副總統的老布希會見晚年的斯德茨科
1986年斯德茨科去世之後,烏克蘭民族組織(OUN)和反布爾什維克人民聯合(ABN)成為了斯德茨科的妻子雅羅斯拉娃·約瑟夫諾夫娜·斯德茨科。

美國總統雷根與列夫·達布良斯基

1958年,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列夫·達布良斯基(LevDobriansky)在美國建立了「被奴役人民委員會」,即時後來的「烏克蘭代表大會委員會(Ukrainian Congress Committee)」。期間,一名名為凱捷琳娜·丘馬琴科的烏克蘭民族主義女子成為了該組織的成員,并成為達布良斯基的學生,這就是後來烏克蘭總統維克多·尤先科的妻子

參加烏克蘭代表大會委員會的凱捷琳娜·丘馬琴科。

1959年,在達布良斯基的提案下,美國通過了《關於被奴役的民族法案(PUBLIC LAW 86-90)》該法案亦有別稱「反俄羅斯擴張法」。其中談到要「解放」蘇聯領土,讓包括高加索、烏拉爾地區等地獨立,以即徹底瓦解蘇聯俄羅斯。該法案至今仍未取消


法案原文
1983920日,在歐盟國會內召開了世界反共聯盟憲章(WACL)大會,在大會的出席的有原納粹德國情報機關阿勃維爾(Abwehr)成員、戰時和烏克蘭分隊負責聯絡工作的西奧多·奧本蘭德(Theodor Oberländer)美國CIA的創始人之一約翰·辛格布(John Kirk Singlaub),反布爾什維克人民聯合(ABN)領袖斯德茨科夫婦凱捷琳娜·丘馬琴科

2010122日,時任烏克蘭總統尤先科追授班德拉「烏克蘭英雄」稱號。該決定在國內反應不一,並在多個國家遭到譴責,烏克蘭一家法院也與同年4月判決該決定非法。20111月,時任總統的亞努科維奇宣布撤銷授獎決定。

201433日下午的聯合國安理會烏克蘭問題會議後,烏克蘭常駐聯合國代表尤里·舍格耶夫聲稱,要否定確認反法西斯戰爭勝果的紐倫堡審判,為二戰時期的烏克蘭納粹分子班傑拉正名。2014年烏克蘭騷亂的反動派和2月政變後新政府與這些納粹分子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3.烏克蘭反抗軍和烏克蘭民族組織(OUN)者們在蘇聯時期的活動

原先的烏克蘭反抗軍和烏克蘭民族組織(OUN)成員大多在戰後被捕并被送去勞改營做苦役,獲釋之後其中不少人成為了教師、神職人員,逐漸利用教學之便開始緩慢地,但卻堅定地散步民族主義理念。
蘇聯解體後,為民族主義的活躍和反俄羅斯情緒早就了充分的土壤,無數民族主義者和納粹開始得以公開活動。

烏克蘭新納粹身著納粹軍服遷葬原烏克蘭反抗軍成員并鳴槍敬禮

1991年斯德茨科的妻子雅羅斯拉娃·斯德茨科從慕尼黑重返烏克蘭并獲得「榮譽公民」稱呼。之後她將OUN改組,使得OUN在可以參與選舉等政治活動。
19921018日,烏克蘭民族主義代表大會註冊成為合法政黨。
1993年成立的斯捷潘·班德拉三叉戟(烏克蘭的國徽是三叉戟)(Тризуб им. Степана Бандеры) 成為了烏克蘭民族主義代表大會的武裝黨衛隊。

雅羅斯拉娃·斯德茨科與三叉戟成員合影


三叉戟士兵在行進


1999年斯捷潘·班德拉三叉戟在自封上校的德米特裡·雅羅什領導下脫離民族主義代表大會成為獨立組織。之後該組織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刊物:《班德拉主義者》報紙。
《班德拉主義者》報紙

3.右區

全幅武裝的右區士兵

在基輔騷亂和武裝暴動的結果之下,20142月在烏克蘭的政治舞台上出現了一個極端暴力的新納粹組織「右區(Правый сектор)」。
以極端民族主義為理念和靠武裝暴動起家,在暴動中殺戮大量平民和警察的右區組織成立於201311月底。
根據右區第二領導人塔拉森科對媒體採訪時候的表示,右區組織由之前的幾個極端民族主義組織合併組成,包括:
·斯捷潘·班德拉三叉戟(烏克蘭的國徽是三叉戟)(Тризуб им. Степана Бандеры)
·烏克蘭民族會議--烏克蘭人民自衛軍(Украинскаянациональная ассамблея — Украинская народная самооборона簡稱УНА-УНСО)
·烏克蘭愛國者(Патриот Украины)
·白色鐵錘(белый Молот)
(1) 斯捷潘·班德拉三叉戟
在右區中扮演組織者和領導者角色的是「斯捷潘·班德拉三叉戟」,領導人為德米特裡·雅羅什。
在整個基輔騷亂過程中,斯捷潘·班德拉三叉戟是在公眾場合最為活躍也最有代表性的。該組織信奉極端民族主義和納粹主義,並以斯捷潘·班德拉和羅曼·舒赫維奇為精神偶像和象征人物。

雅羅什本人是這樣解說三叉戟的:「“三叉戟”這是一個職能狹隘的騎士團式組織。我們的具體任務有三個:宣揚班德拉的烏克蘭民族主義,教育烏克蘭青年愛國和進行愛國活動,也就是說不擇手段不計代價的保衛烏克蘭民族的榮譽。」

三叉戟成員在訓練

三叉戟部隊標識

201452日,右區在烏克蘭南部城市奧德薩對平民進行了大規模種族屠殺。
更多詳細的情況會在下文說到。

奧德薩大屠殺發生後,莫斯科市民在紅場上的二戰英雄城市紀念碑·奧德薩碑鮮花哀悼死難者

奧德薩大屠殺的真相始末

(2) UNA-UNSO

烏克蘭民族會議--烏克蘭人民自衛軍(Украинская национальная ассамблеяУкраинская народная самооборона簡稱УНА-УНСО,英文UNA-UNSO)右區下屬的唯一一個合法註冊的組織。

羅曼·舒赫維奇之子尤里·舒赫維奇

該組織成立於1990年,組織的發起者是二戰犯下大屠殺罪行的烏克蘭反抗軍領袖羅曼·舒赫維奇之子尤里·舒赫維奇。總部設在基輔。
在烏克蘭騷亂中在基輔獨立廣場上無差別射殺警察和平民的狙擊手是屬於「烏克蘭民族會議--烏克蘭人民自衛軍(UNA-UNSO)」的加拿大的Global Research如此報道說。同時,該組織,根據加拿大方面的數據顯示,是北約(NATO)的一個下屬分支小隊,已經參與介入和煽動了多國的內亂。同時根據部分數據顯示,該組織和德國的國家民主黨(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 NDP)也有著密切聯繫。
該組織是一個有著多年實戰經驗的準軍事武裝組織。其歷史痕跡可以在各個的騷亂和大型抗議活動中都找得到,目的是為了對抗俄羅斯在該國的影響力:1991年在立陶宛騷亂中,1992年參與對抗聶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共和國的戰爭,1993年參與阿布哈茲戰爭,在兩次車臣戰爭中,在科索夫,在俄羅斯-格魯吉亞衝突中。由此可以得出結論,「該組織幾乎參與了每一場冷戰之後的戰爭,並且每次都是站住北約和西方盟國的一邊」。
有證據證明,在1994-1995年間的車臣戰爭中被俘的車臣叛軍巴薩耶夫的部隊裡面,抓到UNA-UNSO的成員,其中包括雅羅什的兄弟。

UNA-UNSO領袖之一的德米特裡·加爾琴斯基(Димитрий Корчинский)在事後自己的書《群眾戰爭》中這樣描述烏克蘭人參加車臣戰爭的目的:「在1994我們曾經希望莫斯科在車臣戰爭的戰敗可以導致俄羅斯聯邦的崩潰和瓦解,屆時我們就可促進新領土的自由獨立——高加索和其他的。」這個計劃也與歷史上的希特勒和班德拉吻合。

此外加爾琴斯基也描述了車臣戰爭中UNA-UNSO成員對俄軍俘虜的虐殺,就像當年烏克蘭反抗軍對蘇軍俘虜的虐殺一樣:「深深地切斷了這些犧牲品們的脖子,切斷喉嚨和氣管,就像宰殺牲口時候一樣在被投入萬人坑之前還會掙扎個5分鐘,很多人不得不補槍殺死他們
——德米特裡·加爾琴斯基(Димитрий Корчинский) 《群眾戰爭》

亞歷山大·姆澤奇科(Олександр Музычко)綽號「白薩沙」,УНА-УНСО著名成員和西烏克蘭支部領導。

參與車臣戰爭的國際恐怖分子和參與殺害俄羅斯人的兇手和戰爭狂人。車臣戰爭時期叛軍首腦杜達耶夫的警衛之一。著名反猶太種族主義者。

車臣戰爭時期的姆澤奇科

目擊者給予俄羅斯調查委員會的官方證據顯示,姆澤奇科本人曾在第一次車臣戰爭中殘忍地虐殺戰犯:折斷被俘軍官的手指,挖掉眼睛,拔掉手指和腳趾的指甲,最後用刀切斷喉嚨根據證據顯示,姆澤奇科本人親自殺害的有20人。
叛軍首腦杜達耶夫還授予過姆澤奇科「車臣民族英雄」勛章。

2014烏克蘭內亂中,姆澤奇科持衝鋒槍率隊衝入地方檢察院和政府,并毆打檢察官。
姆澤奇科曾公開揚言表示:「我就是法律,凡是敢於反對我的人,我都會把他們像吊死狗一樣在樹上吊死!」
衝入政府辱罵毆打地方檢察官
攜帶衝鋒槍和匕首闖入地方議會
亞歷山大·姆澤奇科: Kill russians and jews - we are the Europe!
(殺掉俄羅斯人和猶太人 - 我們是歐洲!)

20143月克里木回歸俄羅斯之後,因覺得新政府對俄政策太過軟弱而揚言政府裡面有叛徒,他要殺到基輔殺盡那些賣國賊,因而遭到政府通緝。2014324日在與前來逮捕他的警方激烈槍戰之後身中4彈被警方擊斃。
另一位著名的UNA-UNSO成員阿納托利·魯賓諾斯(Анатолий Лубинос)則參與組織了派往阿布哈茲內戰的UNA-UNSO部隊。


UNA-UNSO的積極成員維塔里·普列緬科(Виталий Применко)則參與了1992年參與對抗聶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共和國的戰爭,並且培訓了游擊隊進行游擊作戰。

(3) 烏克蘭愛國者(Патриот Украины)

烏克蘭愛國者,右區的又一個加盟組織。該組織于1999年在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作為「烏克蘭國家社會黨(又譯為“烏克蘭社會民族黨”)」的一個青年軍事運動團體成立,該黨極力效仿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注:烏克蘭文的“社會民族黨”與“國家社會主義黨(納粹)”寫法類似)」,以反共反猶和烏克蘭納粹主義為教條。代表符號是明黃色的仿萬字旗

全烏克蘭聯盟“自由”黨成員舉著班德拉肖像遊行

2004年橙色革命時期,烏克蘭社會民族黨改名為「全烏克蘭聯盟“自由”」,其領袖成為了奧列格·加格尼博克(Олег Тягнибок),此人公開發言要給班德拉、烏克蘭反抗軍和烏克蘭民族組織平凡。
橙色革命之後,該組織對新政權已無利用價值而被宣佈解散。然而在2006年1月烏克蘭愛國者組織哈爾科夫分佈領導安德列·別里斯基重建了該組織,并改造為一個不依附于其他政黨的全烏克蘭組織。之後的數年內該組織在烏克蘭數州發展了勢力,其中包括首都基輔。

2006、2008年烏克蘭愛國者組織兩次參與了在基輔的烏克蘭反抗軍遊行。當時的新聞畫面拍攝下了大規模的納粹符號和行抬臂禮的人們。
與其他烏克蘭新納粹的區別在於,烏克蘭愛國者在東部和南部都取得了相當的發展。2009年該組織甚至在頓涅茨克和盧甘茨克都舉行了遊行活動。

取得發展之後的烏克蘭愛國者擁有了自己的軍服、臂章、軍旗、部隊編制和武裝。成為一個真正的軍事武裝組織。
(4) 白色鐵錘

白色鐵錘與前面提到的幾個相比要顯得「業餘」一些。該組織是一個主要由基輔流氓和暴徒和民族激進分子組成的暴力團夥。其標誌性的特征是戴面具和使用斧頭、鐵錘為武器。


白色鐵錘自拍的打砸搶宣傳片

該組織于20139月出現,以藉助網路直播其一系列打劫遊戲廳和賭場的實況而迅速在烏克蘭各地聞名。
根據其在網上的發言:該組織的宗旨是以納粹主義為基礎建立「烏克蘭人的烏克蘭」。

4大組織統合而建立右區並非是一個自發的過場。烏克蘭情報部透露,早在2013年夏,烏克蘭各地的極端民族主義武裝就開始組成統合陣營并進行軍事化訓練。「全烏克蘭聯盟“自由”」甚至在官網上報道了這一事件。

此外,UNA-UNSO領袖之一的德米特裡·加爾琴斯基(Димитрий Корчинский)也在此時成立了軍事培訓營,培養和訓練戰鬥人員。
於是,在烏克蘭基輔騷亂發生的時候,右區和新納粹便如雨後春筍一般發展起來。

基輔騷亂中進行所謂「和平示威」的全副武裝的右區士兵。

右區士兵在進軍

手持流星錘的右區士兵

2014年1月開始,許多的右區士兵都配備了盾牌,從木盾到鐵盾不一。
不少人的盾牌上出現了本文開頭介紹到的新納粹標誌:14/88

除此之外,右區士兵還大量使用特製的高溫燃燒瓶。根據烏克蘭內務部犯罪炸藥調查研究中心的顯示,該燃燒瓶,與普通汽油製成的不同,右區士兵投出的燃燒瓶屬於特製品,其燃燒劇烈且很難撲滅,絕非普通民眾可以手製而成。而右區戰士們對燃燒瓶的熟練製作、投放和自身防護措施,都顯示了其受過專業訓練


201421819日巷戰中,政府官方調查指出「暴民使用了強大的現代化武裝,其威力可以打穿鋼板。」
歐盟外長凱瑟琳·艾希頓(Catherine Margaret Ashton)和愛沙尼亞內務部長烏爾馬斯·帕耶特(Urmas Paet的電話對話。 2014.3.5

201335日歐盟外長凱瑟琳·艾希頓(CatherineMargaret Ashton)和愛沙尼亞內務部長烏爾馬斯·帕耶特(Urmas Paet的電話對話錄音證明狙擊手和烏克蘭反對派有關。
兩大歐洲政治家在談話中對烏克蘭局勢進行了交流。在談話中烏爾馬斯·帕耶特也提到,在基輔獨立廣場上出現的狙擊手,是烏克蘭反對派僱傭的。
在談話中帕耶特說到,他所看到的所有的罪證都證明,無論示威民眾還是執法人員都是被同一批狙擊手射殺的。
「非常值得警覺,新的聯合政府沒有任何打算調查這些事情,這就顯得更加的明顯,在狙擊手的背後站著的不是亞努科維奇,而是新政府中的某些人。」帕耶特說到。
帕耶特非常擔心,「一旦這些歷史開始浮現,那麼就會立即破壞新政府的威信」。
消息來源:http://russian.rt.com/article/23679 (內附完整對話記錄)



「和平示威」的暴民射殺警察和民眾


烏克蘭人民代表候選人、基輔政客安德烈·洛佐瓦在自己的FB上面這樣評論右區的屠殺和暴亂行徑:「這很殘忍。但是我們別無選擇。誰知道哪裡住在別爾庫特特警隊的家人:就去燒掉他們家門,打碎他們的窗戶,毆打他們的妻子和孩子們。這寫起來有些痛心,但是記住需要毫無同情。這是清理這些屠殺我們的垃圾們的機會。」

隨著內亂的進行,右區開始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張。
20142月初,右區表示打算在司法部註冊成為合法組織并參與國會選舉。
322日,右區內部會議通過決議,以UNA-UNSO之前合法註冊的身份為基礎,將右區改組為政黨。UNA-UNSO迅速改名為了「右區黨」。

新納粹-右區黨成立大會


政變後的烏克蘭,右區公開在街頭豎起了畫有班德拉、舒赫維奇肖像的宣傳畫進行政黨宣傳

蛻變的右區透露出了強烈的政治野心。右區黨魁雅羅什在對波蘭媒體的採訪時表示:「烏克蘭應該走自己的路,這意味著我們要不僅要避免莫斯科的帝國主義統治,更要避免西方模式。」

125日,雅羅什的副手塔拉森科表示:「烏克蘭要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加入歐盟。波蘭至今佔據著一些原屬烏克蘭的領土,包括普熱梅希爾和一些州縣。他們沒有權利統治,烏克蘭應該從西方國家奪回自己的領土。而1943年烏克蘭反抗軍對波蘭人的大屠殺——這是胡說八道。」此外,塔拉森科也表示:「對於我們來說完全不重要簽不簽加入歐盟的協議需要的是通過民族革命的方式推翻現政權并建立人民政權。」


20141月底,一批右區成員劫持了一輛在利沃夫的波蘭旅遊大巴,辱罵和毆打了波蘭遊客們,并強迫乘客們跟著他們高呼一系列納粹口號,其中包括「舒赫維奇是英雄!」,而舒赫維奇正是波蘭人大屠殺的元兇,至今在波蘭依然保留著遭到被舒赫維奇領導的烏克蘭反抗軍屠殺的波蘭人殉難者紀念碑。

新納粹分子有著遠大的政治目標:建立一個包括波蘭的東部、俄羅斯的克里木、庫爾斯克、庫板、別爾格萊德等地在內的「大烏克蘭國」。而在網路上,則出現一些更加瘋狂的構想。

網路上出現的烏克蘭納粹分子期望的未來歐亞格局圖:  烏克蘭併吞克里木、白俄羅斯、芬蘭和整個俄羅斯的歐洲部分,讓中國佔領蒙古並且吞併俄羅斯的整個西伯利亞(以烏拉爾山為界),日本則佔領俄羅斯的遠東和堪察加半島

除了自身的武裝力量以外,右區還積極的與其他極端民族主義者們聯絡。

早在2014130日,就有黑客破獲了塔拉森科與克里木韃靼人組織Mejlis of the Crimean Tatar People的信件往來,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這樣寫道:「…我們一切按照計劃在進行。我們已經準備好進入第二階段,就像我們上週談好的那樣,我的UNA-UNSO弟兄們已經準備好了去需要的任何地方。需要你做的只是幫忙指示辛菲羅波爾(克里木首府)、塞瓦斯托波爾、刻赤、費奧多西亞和葉夫帕多里亞的方向。由於需要做的工作很多,因此我們還需要更多的槍支彈藥以及燃燒液體用以製作燃燒瓶…」

20143月初,雅羅什向高加索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和國際恐怖分子們呼籲希望「強化恐怖主義活動」并南北夾擊俄羅斯。
同樣的,在基輔騷亂期間,也有車臣恐怖分子參與了行動。2013年底,14位來自車臣的城市暴動和恐怖襲擊的「專家」臨陣培訓了右區戰士。

稍後,副手塔拉森科公開表示:「右區已經準備好了攻入俄羅斯內部班德拉說過,只有俄羅斯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有獨立的烏克蘭。因此我們準備好了進攻俄羅斯。」

雅羅什則在自己的《民族與革命》一書中寫到:「烏克蘭——單一民族的國家。然而這個國家的領土上卻居住在15%的少數民族。明白,當烏克蘭人取得自己的國家的時候,那些人會產生疑問:我們會怎麼樣?答案是單一且明顯的,它是我們的先輩們就給出的,因此對於我們來說是神聖的教條:非烏克蘭人,反對烏克蘭民族解放鬥爭的人們,都是烏克蘭民族的公敵,應該把他們連一點痕跡都不留的撤掉清除和抹殺掉。」


右區成員們還在基輔政權控制的的確四處搜索俄語人口,然後在其門上貼上「這裡住在莫斯科佬」的標示,之後召喚同伴來進行毆打欺凌。就像二戰時期納粹給猶太人畫上大衛之星為標示的歷史如出一轍。


2014220科爾孫-舍甫琴柯夫斯基右區成員對俄語人口的集體綁架、毆打和屠殺

然而,右區的一系列反人類行徑,卻加快了烏克蘭內部的分裂和克里木的回歸。

克里木回歸俄羅斯對於右區是一個重大打擊。右區的新聞發言人發表言論將組織敵後別動隊進行一切破壞活動。而原UNA-UNSO領袖之一的德米特裡·加爾琴斯基則公開揚言:「克里木只能是烏克蘭的或者是無人的。如果我們無法攻取這一地方,那麼就應該把居民殺到一個不剩並且將這一地區變為不適合人類居住的無人區。」
稍後,烏克蘭內戰爆發。烏克蘭政府成立了以右區成員為主的「國民近衛軍」。

隨著內戰的進行,烏克蘭的經濟和社會狀況進一步惡化。
烏克蘭國防部先是宣佈所有烏克蘭成年人都將接受強制性軍事訓練,2014年10月2日又宣佈準備將義務兵役制度強制推行到中小學生。根據最新的「祖國保衛者紀律」,西烏克蘭伊萬諾-弗蘭科夫斯克州準備將6-10年級的少年列入強制兵役人口。低年級將主要學習使用武器和戰場急救,而高年級學生將會由情報部的資深人員培養情報戰術和策略。
此外,為了償還欠下美國、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巨額債務,2014年9月23日烏克蘭立法通過了「強制勞動法」,政府將有權強制公民從事某些勞動。根據美國媒體OpEd News的說法,「這事實上等於將奴隸制合法化」。

準備進行內戰的少年兵


舉行抬臂禮的右區少年
UNA-UNSO成員在街頭遊行的時候行抬臂禮
內戰中烏克蘭軍隊的納粹

俄羅斯聯邦調查委員會和歐洲安全與合作會議(Conference on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CSCE) 等國際組織共同協作調查下,已經發現烏克蘭基輔政權對東烏克蘭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地區進行了大規模種族屠殺,CSCE在報告中指出,在東烏克蘭發現大量埋葬坑,一些埋葬坑附近還發現了子彈彈殼。
從2014年4月12日起,烏克蘭政府軍、國民近衛軍和新納粹組織「右區」下達了對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地區講俄語的居民進行無差別消滅的命令。屠殺方式從刀砍、活活燒死、集體或個體槍斃到飛彈或者飛機轟炸、多管火箭炮車射擊等重武器運用。屬於有組織的大規模種族屠殺。

國際組織調查萬人坑


2015年烏克蘭總理亞采紐克1月8日訪問柏林時發言表示,「俄羅斯正在企圖修改和篡改二戰歷史。」根據亞采紐克的發言:「我們不能忘記二戰是法西斯蘇聯對烏克蘭和德國的侵略戰爭,而目前俄國總統普京正企圖篡改這一歷史。」
較早前亦有一些烏克蘭州長和部長級高官公開表示過「希特勒和第三帝國和烏克蘭的解放者」,「蘇聯是挑起二戰的法西斯國家」等類似發言。

烏克蘭赫爾松州州長在5月9日的二戰勝利日慶祝上公開發言表示:「希特勒不是侵略者,而是解放者」,之後被憤怒的愛國婦女搶走話筒扔掉

烏克蘭新納粹遊行和暴行記錄彙編(有英文字幕)

【不能稱為尾聲的尾聲】

在2012、2013、2014年三次俄羅斯對聯合國大會提出禁止英雄化納粹主義、反對新納粹和反對為猶太人大屠殺平凡的決議時,都遭到了美國的反對。

在2012年聯合國討論禁止英雄化納粹主義的決議時,美國和加拿大投了反對票。(消息來源: http://topwar.ru/21501-strany-ne-uvidevshie-neobhodimosti-osuzhdat-geroizaciyu-nacizma.html)

201311月俄國向聯合國大會提出過該議案。當時是126票支持,3票反對。反對的國家是美國、加拿大和帕勞。

201411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上,美國、加拿大、烏克蘭是僅有的三個對俄國提出的「反對英雄化納粹主義和反對納粹宣傳」提案投了反對票的國家。該提議總共獲得115票支持,55票棄權(其中包括歐盟成員國)3票反對。該議案對「在目前很多國家出現的極端政治組織團體、新納粹和光頭黨」表達了高度關注,也對前納粹黨衛隊SS成員及其後代舉行英雄化的紀念活動和「平反」納粹的行為表達了深切憂慮。




「反對英雄化納粹、美化猶太人大屠殺和其他類型極端民族主義」的議案的表決圖紅色-讚成的國家。淺藍色-棄權的國家。深藍色-反對的國家。灰色:未參與投票

為此,美國媒體OpEdNews發佈了評論為什麼美國、烏克蘭、加拿大在聯合國大會上投票反對俄羅斯提出的「反對英雄化納粹、美化猶太人大屠殺和其他類型極端民族主義」的議案
根據OpEdNews的觀點俄國給聯合國大會議案是在歐洲新納粹主義蓬勃興起的當今提出的。尤其是在烏克蘭,在亞努科維奇政權被推翻之後,就立即有兩個極端民族主義政黨在美國的支持下進入了新政府。因此,烏克蘭事實上已經成為了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個事實上由新納粹掌權的國家。新政府推行極端民族主義,禁止俄語和仇視講俄語的民族,并在東部進行了內戰和種族屠殺。

根據OpEdNews的觀點,烏克蘭投票反對該決議,是因為當今的烏克蘭政府本身就是納粹政權

美國反對該提議的原因則是因為烏克蘭新政權是美國支持上台的。OpEdNews,如是說。

而加拿大反對該決議的理由,則是因為現任極端右翼的加拿大總理史蒂芬·約瑟夫·哈珀(Stephen Joseph Harper)在美國外交政治上是美國一貫的支持者。除此之外,哈珀希望通過支持美國換取美國對Keystone XL管道修建的同意,以幫助自己兄弟的石油公司和其他的加拿大石油公司向歐洲和全世界出售產自加拿大阿薩巴斯卡湖(Athabasca)的石油以獲取利潤

德國投了棄權票,是因為德國不希望在外加上得罪美國。但是,作為納粹的原產國德國,如果對該決議投下反對票,那麼勢必會讓本國國民產生不滿,因此德國決定投棄權票。這樣既不得罪美國,也不會讓國民產生情緒。OpEdNews,如是說。

......

結束了嗎?本文到這來差不多就該結束了。
然而真的結束了嗎?沒有。
歷史依然在繼續,同樣的慘劇今日依然在上演著。納粹就像一個不死的亡靈,始終徘徊在各國人心陰暗的地方,并一旦有機會就打算死灰復燃重演當年的一幕。
有些人看到本文一定會想:「這與我有什麼關係啊」,「這畢竟都是部分國家的事情」,「又不是發生在我身邊,我幹什麼要去關注了解啊」。

是的,犯罪有幾種類型:
直接實施、參與犯罪者固然有罪,
包庇、縱容犯罪者更是有罪,
而那些對以上行為熟視無睹,視而不見,認為“與己無關”或只是一味的明哲保身的人而默許縱容犯罪的,
才是最大的罪惡。

著名的英國哲學家埃德蒙·博克(Edmund Burke)說過一句話
「邪惡勝利就所需要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好人什麼也不做(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這裡,我想以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在二戰以後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上的一段話為本文的結語: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 democra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10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新納粹|歷史|政治|俄羅斯|俄國|烏克蘭|克里木|知識篇

留言共 51 篇留言

番薯布偶
我本來以為納粹只有在德國和奧地利有...

01-10 00:18

Яков
這就是歷史真相的殘酷:事實上納粹已經滲透和發展到了各個,並且在一些國家還取得了蓬勃發展01-10 00:20
黑風痕
所以近日俄羅斯跟烏克蘭衝突的引爆點就是這些新納粹囉?

01-10 00:23

Яков
應該說新納粹是西方支持下發展起來對付俄國的一個工具。更多的歷史背景可以參考這一篇: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36425401-10 00:27
大道寺羽風
長知識了……

01-10 00:38

Яков
[e24]01-10 00:40

美國為了維持霸主地位,製造過很多「盟友」,但這些盟友最後都會失控

01-10 01:50

Яков
對呀,比如海珊、賓拉登和塔利班,當年都是美國扶植起來的,最後全部失控了。
現在的伊斯蘭國也是一樣。

順便附1993年英國報紙中關於反蘇英雄奧薩瑪·賓·拉登的報道。昔日歐美的英雄:

https://images.plurk.com/5FImNpZiZDKi8nASHsA4WU.jpg01-10 02:18
聖騎獵師
很多都是直接與種族議題畫上等號,
講老實話,他們宣揚的都是納粹的罪刑,
但都並非本質。

納粹原文是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
本質是宣揚國家中產與基層階級的權利與義務,
要求國家與資產階級必須確保國家基層公民的溫飽。

納粹德國也是藉此主義才能瞬間壯大,
種族屠殺的確是納粹德國不可饒恕的罪刑,
宣揚種族仇視主義亦同。

但換個角度想,
以色劣此時此刻可不只是宣揚種族仇視而已,
以色劣對穆斯林與基督徒的迫害可是實實在在的身體力行,
而不斷護航與資助的美帝更是責無旁貸的幫兇。

所以到底誰比較可惡?
是口口聲聲高喊納粹過去的迫害,
雙手卻幹著一模一樣惡行的以色劣?
還是早已看透以色劣醜陋面貌的反猶勢力?

01-10 02:06

Яков
有句話叫做「可憐之人必有可能之處」,大屠殺肯定是錯誤的。
然而,猶太人自身也有很多問題。

是的,傳統的納粹是一個以尼采主義和種族理論為基礎的哲學思想,
而新納粹則大多是片面吸收了納粹的一些激進種族理念,事實上很多就是變相的流氓暴徒借納粹為口號進行犯罪活動。01-10 02:10
道門基本教意派份子
只要白人的種族優越感跟民族主義不消失

納粹就不會消失

美國帝國主義本身還有其所作所為基本上跟納粹也沒兩樣

要清除..真的好難

請問版主我可以轉寄給我的朋友嗎??這種好文章一定要給多一點人觀看才行

01-10 02:06

Яков
當然可以轉載,歡迎哦~[e24]01-10 02:08
檸檬綠半糖
這說明美好社會只是表面的和平 背後卻各有目的跟打自己的算盤 明知暴力不對卻是相互以暴治暴 感謝版主花時間整理 讓我們長知識

01-10 02:17

Яков
不客氣,有幫助就是太好啦~
所謂的美好和平只是表面的,政治就是這樣醜惡。
也因此,納粹才得以長時間以來陰魂不散。01-10 02:19
聖騎獵師
所以綜合美國、以色劣、新納粹主義者的惡行,
我們真的要為「納粹」這個詞平反一下。

因為「納粹」這個詞代表的涵義算是很廣泛,
很多人只把他跟種族屠殺與仇視聯想在一起。

更勝者,
有些人以為只要「反納粹」,
就是人權與正義的彰顯,
實質上自己雙手幹的卻是一樣血腥不堪的邪惡事情。
(美國跟以色劣)

故「納粹」是不能單跟「種族主義與仇視」畫上等號的。

01-10 02:26

Яков
嗯啊。「納粹」這個詞在社會大眾的意識裡面,是被簡單印象化成為「種族主義與仇視」的符號了。
事實上很多的新納粹分子根本沒有讀過《我的奮鬥》,更別說尼采、叔本華、瓦格納、勒龐。所以其實他們就只是一些打著納粹旗號藉以把自身打砸搶犯罪行為正當化的罪犯而已。
當然,那些別有野心的組織者們和前納粹遺老們則是另當別論。

只要「反納粹」, 就是人權與正義的彰顯--其實更誇張和諷刺的是,隨著民主思想的發展,「民主」一詞就成為了正義的代名詞。也因此,不是納粹反而是自己標榜著「民主自由」的旗號在行動的。本文中提到的不少國家的新納粹政黨就是如此。01-10 02:32
阿災哥
就怕法國成為戰場

01-10 10:50

Яков
[e24]01-10 15:50
Nécromant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納粹原來到處都有
本來還以為人們只是覺得二戰德軍制服很帥玩玩的
沒想到在德國卻是燎原之火
話說我也可以借分享嗎?我覺得這天文章還蠻有用的[e12]

01-10 13:30

Яков
是的。納粹其實已經遍地開花,只是只在少數國家(如烏克蘭)得以結果。
純粹喜好二戰歷史和德國軍服的軍武愛好者有之,不過也有各種真正的新納粹。
當然可以分享~[e12]01-10 15:51
aqua sakura
國際沒有正義,只有利益。

01-10 14:03

Яков
或者說,國際間的「正義」都是用來實現利益的藉口~01-10 15:52
曼妮絲卡
希特勒要是打贏了
他現在的評價肯定不僅是殺人兇手這四個字= =..........

01-10 17:16

Яков
自古歷史都是勝利者寫的...01-10 17:19
自來水
英國青年光頭黨那張照片好可口(?)很適合拿來當宣傳照
美國納粹黨居然沒被禁止?尤其現在還是民主黨主政...太奇怪了

看到俄羅斯新納粹那邊想到一個題外話,可是說起來有點失禮...

01-10 17:49

Яков
美國的納粹源遠流長,事實上早在二戰時期就有過親納粹的團夥在美國成立美國納粹黨。戰後這些傢伙也一直沒有銷聲匿跡...
有話請講~01-10 22:41
背風槍械
以色列有投票嗎?

01-10 21:07

Яков
看這裡:http://www.un.org/en/ga/third/69/docs/voting_sheets/L56.Rev1.pdf 有投票,是YES,支持禁止納粹~01-10 22:39
.50 BMG
最終還是轉回到了烏克蘭;比起崇敬原始的納粹主義,倒不如去蕪存菁成為世人更能接受的一派

01-10 21:36

Яков
大部分的新納粹,事實上崇拜的不是納粹的理論,而是利用納粹的激進主張為自己的暴力行動找藉口而已~01-10 22:42
潔美娜
某人對白:殺了一個夏美,還有千千萬萬的夏美!(淚)

01-10 22:49

自來水
歐洲現在有一些聲音指斯拉夫人不配稱為白人
應該不是烏克蘭那邊的聲音吧?從廣義的角度也是東斯拉夫人的一支
在這方面你有什麼想法?

01-10 23:14

Яков
我之前沒有聽過這種聲音。
不過希特勒也說過,猶太人、吉普賽人和斯拉夫人是劣等人,也說過斯拉夫人不陪作為白人是應該被清除的垃圾。
所以我想,說這種類似言論,大抵都相同吧01-10 23:17
工奇
我能了解樓主的憂心...可是近年的政局
像東亞,中國習近平、日本安倍晉三、韓國朴槿惠
全是偏右翼+強硬派領袖
而且最近歐洲遇上亞非穆斯林移民衝突的情況
偏右翼的種族主義思想升溫應該無可避免

但我相信「新強人」應該會不同於上世紀30年代
儘量會訴諸於民生和追求幸福,不太會向外擴張

01-10 23:24

Яков
現在的新納粹最首先宣揚的往往不是對外擴張,而是對內排斥和屠殺異族對外排斥外族。
而誕生新納粹的相當多國家,亦是因為自身經濟不穩+政權軟弱縱容導致的。
當然,也有相當多的新納粹是西方有意縱容和豢養而成長起來的,比如克羅埃西亞和烏克蘭。01-11 18:20
天魔覆滅
其實我個人也是泛納粹~但也堅決反對以此理念對他人施暴甚至殺害
我對納粹的起始毫無頭緒 尼采、叔本華、瓦格納、勒龐這幾位反而不太認識
但光就希特勒在二戰前 將德國從一戰後的破敗重新振作起來的手腕
說真的 史上少有這麼有效率的政黨組織 不得不欽佩

說的對極 文中也不乏組織內的分裂及業餘者的狐假虎威
在我眼中那些新納粹都是劣質山寨貨 只是有著固定口號的流氓跟暴徒

01-11 00:59

Яков
新納粹絕大多數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政黨,都是假借口號流氓暴徒。
尼采的超人理論是納粹的理論基礎之一,叔本華的唯心意志決定論是希特勒最喜歡的哲學,瓦格納是著名民族主義音樂家,也是希特勒最喜歡的音樂家。勒龐則是種族主義之父和大眾心理學家,他的大眾心理學理論培養出了列寧和希特勒。01-11 01:38
天魔覆滅
長知識了 ^^
勒龐 同一人的大眾心理學 卻造就出了兩個敵對的政黨領袖
可見所謂政黨 99%都是把名人的理念斷章取義後 拿來宣傳作為自己的正義旗幟
檯面下偷雞摸狗魚肉百姓的事倒也是99%如出一轍
就連動畫鋼彈的反派吉翁公國 也是基連暗殺了原獨立運動者吉翁茲姆戴肯後成立
真可謂諷刺但又非常寫實的經典
多謝賜教 ^^

01-11 13:09

Яков
所以有位著名心理學家說過「納粹主義就是哥特式的共產主義,而共產主義就是蘇維埃式的納粹主義」,這種說法是有根據的。另外這邊也是鋼彈同好XD01-11 14:46
必耳又賣亂
納粹主義這東西就像野草一樣斬不盡的

尤其是每當世界經濟進入蕭條階段時,極右勢力勢必會再度復活猖獗起來

看看現在世界情勢!!全球景氣持續衰退+伊斯蘭勢力在歐洲不斷製造恐怖攻擊=讓新納粹主義在歐洲滋生速度更快傳播範圍更廣

說真的其實會有新納粹這種現象出現完全不意外,因為這是景氣蕭條大時代之下的必然產物

只要全球景氣回溫,失業率下降,就業率上昇人人都有錢賺,根本就不會有讓新納粹發展的空間

01-11 20:13

Яков
某種意義上正確。不過任何國家都會貧富之分,再好的國家也會有一部分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因此「人人都有錢賺」這種說法從廣義上而言,是一種進化理想的狀態。
只有社會有不滿情緒人口的存在,納粹和極端主義就有自己的市場。
從狹義上而言,人人都有錢賺並非是問題,問題還在於賺的錢是否在民眾本身看來是足夠的。美國政治理論家道恩斯提出過一個理論叫做「道恩斯曲線」:即國家和社會的穩定程度不是取決於「社會實際經濟發展狀況」這一條曲線,而是取決於「社會實際經濟發展狀況」和「人民期望值」這兩條曲線之間的極差。
具體來說,如果一個國家經濟發展迅速,但是人民期望值增長的更快更高,這種國家反而會更加不穩定更加危機四伏。比如當今的中國。而一個國家發展很低但是人民期望值也很低,這種國家反而會很穩定,比如北韓。
也因此,這兩曲線的極差,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新納粹的誕生與發展。01-11 20:20
天空
真的是長知識了...
一直以為納粹是只會出現在歷史課本的東西
沒想到還有這樣子的組織存在各個國家...
不過當時納粹可以讓德國壯大起來也是某程度的不得不佩服
謝謝分享 !

01-11 20:20

Яков
不客氣~[e34]
是的,感覺納粹已經是歷史名詞只在書本和電視遊戲裡面才會出現是很多現代人的通常意識,但事實上新納粹組織至今依然存在並且在一些國家還取得了蓬勃發展。01-11 20:24
Nacht-Eule
人哪~"飽暖思淫慾,飢寒起盜心"...這是"人性"...
自古以來不論"人種"恐怕到哪都一樣吧...

01-12 01:19

Яков
這就是人性啊...01-24 02:41
ilwiKAMINA
非常抱歉我的財力只夠50巴幣>"<
我個人認為你考據資料的認真,應該給你1000巴幣。
我自己不懂東歐的歷史,也不常玩RPG,但是我認為讓更多人藉由這些媒介,知道更多,是很重要的。
我也認同漠不關心是一種罪惡。

01-24 02:02

Яков
非常您的支持與鼓勵[e34]01-24 02:59
ilwiKAMINA
抱歉抱歉~以下原本是要留烏克蘭那篇的^^b

我不了解黑海沿岸的經濟產業結構,但是我想國際局勢就像某首歌的曲名:money money money~
或者更廣泛的說,大家都在搶吃資源.
也難怪,瑞莎要帶著全家當台灣人.雖然有腦筋怪怪的粉絲死都要騷擾她,但是有老美扶植的東西在那邊鬧更可怕.
不過我聽說有些烏克蘭女生跑來台灣結婚,也是為了要躲政治動盪,是真的嗎?@@a

01-24 11:57

Яков
【烏克蘭女生為了要躲政治動盪跑來台灣結婚】我個人沒有了解過這個事情。不過即時有,也不奇怪,因為根據俄羅斯聯邦移民總局的公開數據,目前已經有90萬6千烏克蘭難民跑到俄國避難,總共在俄國境內的烏克蘭人已經超過2百萬。所以有個別人跑去其他國家,如台灣,也完全不意外。02-17 16:38
ilwiKAMINA
湊到100巴幣第一件事就是給烏克蘭那一篇XD
原本我比較知道的是土耳其的歷史,但是後來發現自古就有和烏克蘭千絲萬縷的牽扯XD

01-26 12:26

Яков
感謝支持XDD[e38]01-26 14:42
清 楚 MAN
文章不錯
但是給我的觀感比較像是借由新納粹
來多次重申烏克蘭的問題,近而將俄羅斯行為正當化
雖然各方觀點都需要研究,但太過偏頗於俄羅斯觀點
使屋主的文章往往有點有失公允,只是從常見的西方觀點變成俄方觀點
不過依舊好文一篇,希望可以看到更多創作

02-13 23:44

Яков
感謝您的支持~
我說的不是誰的觀點,而是客觀的事實。此外觀點並非是常見就意味著正確。
關於烏克蘭政府更多的反人類和戰爭罪行可以看這一噗(有血腥,慎):http://www.plurk.com/p/kon6o402-14 00:50
大一統理論
雖然被人證明是假2008俄格衝突的假照片但是還是有大量媒體在宣傳,全球幾億人在看,美國就是能影響這麼多人,只有超級大國能對外輸出意識型態,而對俄羅斯有利的資訊被封鎖在一個很小的區域內頂多就是俄羅斯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少數國家,連中國都沒報導太多,即使烏克蘭老百姓真的是被屠殺,但是其他國家並不關心真相,反而會懷疑RT的消息來源到現在為止台灣許多人還懷疑納粹在2014年2月烏克蘭邁丹Майда́н 獨立廣場中納粹參與政變的真實性,和北約和美國的在烏克蘭革命的作用敢在論壇上發這種文章的不是被刪除就是被封鎖,什麼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全是假的

02-16 23:28

日本是我的祖國與主人
哈哈 果然這篇回覆一堆新納粹份子
臺灣人沒救了

03-25 02:50

En-jo
其實東亞有片很有潛力發展納粹主義的土地,一旦有過多的大陸居民湧入就可能蓬勃發展:愛國、種族、優生、反共

03-25 18:07

soap
通常在困難環境擺在你眼前要去承受時,大多數人會選擇去信仰...只為了溫飽肚子(極端主義就是趁這時候成長的

04-01 15:37

Àikhùn愛睏細隻龜

04-01 22:26

烏鴉啊啊
好文推!
人類多了本來就是要██ >.0

((文有點長,先精華區有空繼續看!

04-19 22:37

Яков
謝謝支持XDD04-19 22:44
Bolshevik 1917
很好的文章 請問樓主有興趣編寫有關共產主義發展的文章嗎? 畢竟除了納粹主義 共產主義也是一大流派

10-21 00:45

Яков
有興趣是一回事,但是有沒有時間和精力就是另一回事,目前實在沒有時間和精力了www10-21 01:06
華倫斯塔湖畔的灰雲
手機排版很差,先說聲抱歉。事實上,我想問一下,你需要我們做什麼才能幫忙?

10-22 14:14

Яков
傳播這些文章,讓更多人知道,就是最大的幫忙了~10-22 22:40
紫雲夜銃
說真的
以原納粹的主張來說
我覺得這很原則的奉行了左派的主張
我甚至覺得納粹根本就是左派 但是日本卻又不一樣
日本人的思想趨於保守 反而極右派才是法西斯執行的根底

10-22 22:37

砂夜
考據資料非常翔實認真,但是遺憾觀點過於為俄羅斯軍事行動正當化。新納粹其實只是各方找的藉口罷了,其真正目的仍然只是為自己的暴力合法化,後半文所提到的其實牽扯到蘇維埃時代俄羅斯對各小國的血腥鎮壓跟清洗,所累積出來的種族仇恨,並不是這些組織憑空誕生就無比殘暴。車臣獨立戰爭中俄羅斯部隊對車臣反抗軍下手一樣凶殘,俄羅斯部隊除非情報需求從來不留活口,二戰結束前對韃靼人的刻意清洗並輸送大量俄國居民只為了將克里米亞半島納入版圖,造成克島明明是韃靼人的故鄉卻人口數比後來的親俄移民還要少得多,這些歷史因素並不能排除在外來進行討論的。

11-05 00:16

Яков
關於所謂的車臣獨立戰爭,請看這一篇,有詳細講述車臣人的種族屠殺和各種暴行,以及詳細的事件經過: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05gyh7pqSoIY2Z0ei1BYWRhVkk

關於烏克蘭政府更多的反人類和戰爭罪行可以看這一噗(有血腥,慎),可以自己看看是藉口還是真實:
www.plurk.com/p/kon6o4

東烏的憤怒:
http://www.plurk.com/p/ks35wb

網絡主持人伊萬·勝利談烏克蘭與「神聖的麥丹民主革命」:
http://www.plurk.com/p/ktca4u

關於西方推行的常見反俄思維陷阱和信息戰宣傳方式的擴展閱讀可以看這一篇:
http://www.plurk.com/p/l9eypo

關於西方的污衊俄羅斯的宣傳和假新聞集合可以看這一篇:
http://www.plurk.com/p/ktdo7f

關於信息戰理論的擴展閱讀可以看這機幾篇的討論:
http://www.plurk.com/p/ktdo7f
http://www.plurk.com/p/krk7al
http://www.plurk.com/p/krctve

此外,早在988年,羅斯受洗接受東正教的時候就是在克里木島上進行的,準確來說是在今日的塞瓦斯托波爾城外的赫爾松村(Херсон),因此,這裡早就是俄羅斯的故鄉和東正教的聖地,就像耶路撒冷之於基督教和伊斯蘭一樣,是俄羅斯的聖地。至於說蒙古韃靼人,他們是後來才到來的。直到13-17世紀才產生了克里木韃靼民族。因此【克島明明是韃靼人的故鄉】這種說法本身也是對俄國歷史不了解的誤解而已。
而二戰結束前對克里木韃靼人的大輸送,也是因為他們在戰爭中跟納粹進行了合作,參與進行了種族屠殺和反人類行為。相比納粹和與納粹的韃靼人對斯拉夫人和猶太人做的種族滅絕,蘇聯只是將他們遷徙,這已經是相當人道的合理懲罰了。11-05 01:02
砂夜
你列舉的第2345我可以認同,西方新聞的造假我是沒認真去看(我看新聞是都看報導內容甚少看畫面),但是能否告知第一點的文章出自於哪?因為這文章若是真的,早就引起軒然大波,問題是內文沒有決定性證據?最後一點我還頗不能認同的,因為你用耶路薩冷這例子實在頗不當,基督教跟伊斯蘭的爭端跟克島之爭完全不同本質喔,而且我若認同你的觀點,就等於認同(只要把居住在這的住民都趕走殺光,然後送入認同我國的居民就可以合法佔據此地)這樣的觀點。別忘記988年的時候是沒有蘇維埃跟共產黨的,就連以色列人都還不敢殺光加薩走廊的居民,克島這事跟東正教基本上沒有關係。

11-05 00:56

Яков
首先在前一篇的回應我剛剛補充了幾個鏈接,可以看一下。
關於信息戰,不過您是報導內容甚少看畫面還是怎麼樣,都非常建議您全部詳細看一下。
然後關於車臣戰爭,有大量的俄國史料和紀錄片可以看,比如下面的這些,當然,您需要知道俄文才能看得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VYLZUinHDQ&list=PLSnirbO233CbR_T7qdJ4kgWSYKVHSqhY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ZCKCGpcoqY

此外我本人是俄國華人,我也認識一些參加過車臣戰爭的軍人,平民和車臣人,有跟他們做過深入交流。如果您會俄文的話我也可以介紹去進行溝通。
這是事實在俄國屬於很多人都知道的常識,只是您身為外國人,平時結束的又是西方媒體為主因此可能會覺得新鮮,在俄國這個在大學課程裡面都會這樣講述,也有教授學者研究這些史料。
同樣的,如果您覺得不足信,可以用5-10年學會俄文,我可以介紹您和這些當年的參與者、前軍人和政府官員、學者認識,您可以自己親自確認是不是這樣。11-05 01:11
Яков
此外,後面您說的那幾句話我很難理解您的邏輯:
【我若認同你的觀點,就等於認同(只要把居住在這的住民都趕走殺光,然後送入認同我國的居民就可以合法佔據此地】
第一俄羅斯人的居住早在988年就有了,早於韃靼人之前。與殺光居民佔據此地沒有任何邏輯關係。

第二,俄羅斯不等於蘇聯也不等於共產黨,988年的確沒有蘇維埃也沒有共產黨,但是這和克里木是俄羅斯人的土地也沒有邏輯聯繫。

至於說,【以色列人都還不敢殺光加薩走廊的居民】,與此事更加無關,也沒有任何邏輯關係。

至於說東正教,是俄羅斯人的文化根源和精神象徵。
而接受東正教的起源,是在俄羅斯人的土地克里木島上進行的。11-05 01:45
Яков
此外附加的小知識,補充說明一下【俄國人】概念和俄國的民族觀念: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05gyh7pqSoIY0l6dFg4YlQyY0U/view?usp=sharing11-05 01:48
砂夜
第一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韃靼人有參與德國的種族屠殺及反人類行為,第二韃靼人的強制流放過程中死亡近半,這樣叫相當人道啊?再者,蘇聯在二戰中的暴行也沒有比納粹好到哪去,卡廷大屠殺跟柏林圍城戰的集體強姦虐殺,戰俘集中營一點都不輸日本人,實在很難把人道這兩字掛到蘇聯頭上,最多是比納粹集中營好些。

11-05 01:05

Яков
首先,韃靼人與納粹合作是有足夠歷史證據的。德國人還成立了由韃靼人組成的部隊。這一點可以自行去讀取各類俄文史料進行考證:
http://protown.ru/information/hide/5253.html

此外關於卡廷慘案稍微補充一點,這個事情本身是否是蘇聯所為,依然存在一些值得懷疑的地方。
儘管俄國政府官方表示提供了證據證明是蘇聯所為,但是在俄國民間依然至今有相當數量的平民和學者對此事懷疑,也有一些學者在組織調查委員會調查葉利欽政府當年提供的文件是否有真實性,並且提出了相當多的質疑。

此外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是【相對】,在俄文裡面可以說【相對XX而言更加人道】,如【相對五馬分尸,斬首更加人道】當然絕對意義上都很殘酷。
民族遷徙(即使是有死亡),相比被投入集中營種族滅絕,可以說是相對更加人道。我說的意思沒有說是絕對人道。以俄文思考,這樣的說法並沒有錯。11-05 01:31
砂夜
並無意爭辯,但是您所列舉的第一點的確沒有相關證據要讓人在文章上信服非常困難。至於您說要我學會俄文云云我姑且一笑認為您沒有惡意,畢竟口述歷史的確在真實性方面遠比學者報告新聞媒體更有價值,只可惜敝人的確是沒有本事學俄文。另,雖然您是俄國華人,也提醒您不要光認為西方媒體報告都是攻訐抹黑詆毀俄羅斯,就如同某些西方主流老是把俄羅斯當假想敵過度反應。
史料不全然是西方觀點正確,同樣俄方的史料也必然有所立場。

11-05 01:24

Яков
正如20世紀偉大的哲學家維特根斯坦所言「我的語言的界限,就是我可以認知的世界的界限」,中文也有說「百聞不如一見」,「百聞不如親見」。
即使是我提供證據,如果是俄文的您不會俄文也看不懂(GOOGLE翻譯會漏洞百出),即使是我介紹您跟當事人和專家學者們認識,您不會俄文也無法溝通,我來翻譯的話您也可以質疑說我的翻譯有偏頗,因此我才會說建議您自己親自學會俄文,然後來到俄國和車臣當地,和當地人、當事人自己溝通,看看到底是不是這樣。
這樣對您來說也是最客觀最公正的。11-05 01:34
砂夜
這種事情其實不應該用相對這種詞彙的,拿納粹集中營比南京大屠殺來相對很難不引起諸國不愉快的。但是您還是忘了,韃靼人沒有直接參與種族滅絕反人類的直接證據,至於與德國合作的還不只韃靼人,德國武裝親衛隊裡面有好幾個外國部隊的編制。

但是這些都不能合理化蘇聯對韃靼人的所作所為,正如同烏克蘭政府軍所犯下的戰爭罪行不能合理化一樣。

如果您認同因為參與對抗蘇聯而必須遭到強制流放死傷慘重而還相對人道的話,那烏克蘭政府軍把親俄民兵乃至移民斬盡殺絕不就是同理嘛?您在這點上太過矛盾了。

卡廷大屠殺我就不提了,您所提的民間論點跟日本有些學者想平反南京大屠殺不是日軍幹的一樣道理。

11-05 01:47

Яков
在俄文中,使用相對是一種中性客觀的比較意外,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至於說俄國民間的調查,目前尚未結束。是否與日本有些學者想平反南京大屠殺不是日軍幹的是一樣道理,還有待時間的考證。
在確定的結果出現之前,還不能進行100%肯定的確定。11-05 01:50
Яков
此外我說的是【蘇聯的流放遷徙】相對【納粹的種族屠殺】要更加人道,
說的是有對比對象的。
打個比方,如果要說【烏克蘭政府把炮擊東烏,槍決屠殺民兵和平民】要比【古代酷刑和食人族吃人】相比,後者要更加殘酷,
而【槍殺】比【酷刑和吃人】更加人道,以俄文思考,這裡沒有任何邏輯矛盾。11-05 01:54
砂夜
第一俄羅斯人的居住早在988年就有了,早於韃靼人之前。與殺光居民佔據此地沒有任何邏輯關係。

我們討論的,是韃靼人居住於此地不應該因為任何理由而被強制流放,您說俄羅斯人居住於此更早這也是事實,可這跟韃靼人的故鄉在克島有何關係?因為比較晚來所以故鄉不可以在這嘛?

11-05 01:55

Яков
這裡的故鄉需要強調的是一個文化概念。
而不是誰在這裡居住過,就稱之為故鄉。
否則,英國人在香港也居住過,是否可以稱香港為英國人的故鄉呢?
俄羅斯人最早居住於克里木,這裡是俄羅斯人的文化意義上的故鄉。後來又有很多民族在這裡居住過,這個也是事實。但是在此地定居過的概念,與精神文化故鄉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就如同台灣居住過荷蘭人清朝人日本人,但是並不能稱為他們的故鄉。即使是他們當中很多人在台灣居住了很久,而且相比較原住民,他們的確是比較晚來。

此外,韃靼人和納粹合作而被懲罰性流放 - 和納粹合作是事實有證據有史料
納粹是反人類的應該早點制裁 - 這也是事實
韃靼人和納粹合作因此遭受了強制流放 - 這也是合理的結果和事實
強制流放相對集中營和集體屠殺,後者更加殘酷,如A比B高,反過來可以說B比A矮或者B沒有A高一樣,因此可以反過來說韃靼人的遭遇相比納粹對待斯拉夫人和猶太人等更加人道 - 邏輯也沒有矛盾11-05 02:02
砂夜
第二,俄羅斯不等於蘇聯也不等於共產黨,988年的確沒有蘇維埃也沒有共產黨,但是這和克里木是俄羅斯人的土地也沒有邏輯聯繫。

是的,所以韃靼人居住在克島跟俄羅斯人有什麼關係?又,俄羅斯人想拿回克島就可以用這種手段趕走上面的住民?我們討論的歧見來自於此。

11-05 02:00

Яков
不能混淆概念,不是【俄羅斯人想拿回克島就可以用這種手段趕走上面的住民】,而是他們與納粹合作因此遭到了懲罰性的處理。
我們的分歧不在於您說的關係,而在於,您是否相信【韃靼人與納粹合作】的這種史料證據。因此我才會建議您去學習俄文。
因為我精通俄文中文,通曉英文。而您不會俄文,這樣導致,我們可以接受和進行客觀對比的信息量有偏差。
而一個人能否做出客觀公正的判斷,需要盡可能多的吸收更多不同方面的資訊來進行對比。
對於一個史實證據是否可信,每個語音範圍內能夠提供的資訊有限,有相當多的資訊因為語言和媒體障礙無法被不懂這個語言的人所獲知,而翻譯往往會帶有選擇性或者遺漏或者偏頗,因此我才會說,建議您自己去學習俄文,然後這樣可以有助於您接受和了解更多方面的史料和觀點。
無意強迫您接受我的觀點,但是我認為多學習語言可以更多幫助您自己建立更加全面的資訊了解以便讓您自己做出判斷11-05 02:08
砂夜
此外,韃靼人和納粹合作而被懲罰性流放 - 和納粹合作是事實有證據有史料
納粹是反人類的應該早點制裁 - 這也是事實
韃靼人和納粹合作因此遭受了強制流放 - 這也是合理的結果和事實
強制流放相對集中營和集體屠殺,後者更加殘酷,如A比B高,反過來可以說B比A矮或者B沒有A高一樣,因此可以反過來說韃靼人的遭遇相比納粹對待斯拉夫人和猶太人等更加人道 - 邏輯也沒有矛盾

我不能苟同這種全部打翻的說法,德國武裝部隊尚有區分SS跟SD,不是每個二戰德國軍人都等同於納粹,正如同不是所有俄羅斯人都是共產黨一樣。

虐殺就是虐殺,反人類就是反人類,何來比較人道之說?只不過是換個名目罷了。

您對故鄉的定義跟敝人不一樣,韃靼人不是只有居住過還住了蠻久,對台灣人來說,只要你願意認同這塊土地,那這塊土地就是你的故鄉,不管你是日本美國外星人。

但是這還是不能改變韃靼人認同克島為故鄉這件事情,比較晚來在這認同中應該是不佔任何比重的。

所以說,其實烏克蘭政府軍的作為是正當的吧?因為他們只是重覆蘇聯當年用過的方法而已啊。

11-05 02:16

Яков
首先,韃靼人合作的是納粹德國,他們是因為和【納粹德國合作並且犯下戰爭和反人類罪行而被懲罰】,與他們合作的時候具體是被分配在SS還是國防軍,沒有必要的邏輯關係。
而且在SS裡面也有韃靼人的部隊,如Waffen-Grenadiere der SS (Tatar Nr.1)。

相對比較在俄文裡面並沒有邏輯錯誤。
強制遷徙和虐殺是兩個概念,
【和納粹合作犯下反人類罪名而遭受懲罰】和【無辜被虐殺】也是不同概念。

那麼,關於故鄉的概念,我們的認知則是不同。因此您的說法可以適用於台灣,但是並不能適用於歐洲和俄國。

此外,烏克蘭政府【屠殺無辜的東部平民和奮起反抗的民兵】,與【懲罰性遷徙與納粹合作的民族】也是不同概念。
邏輯概念是不能混淆的。
名目和概念的意義不同,這一點用俄文思考就很容易理解。11-05 02:24
砂夜
我相信韃靼人與納粹德國合作這點,因為這是史實。
但是不代表我認同蘇聯對韃靼人的處理,以及所謂比較人道這樣的說法。
至於資訊不對等方面,這是沒有辯法的事情,我也只通曉中英日文,所能看到的資料必然與您有所差異。

只是原則性的部份我們認知有著極大的差別。

11-05 02:24

Яков
因此我才會建議您去學習更多的語音,了解更多的世界資訊之後再進行思考和判斷。
此外,您在承認史實的前提下可以不讚同我的觀點,這是您的個人自由我無權干涉。11-05 02:26
砂夜
應該多學點語言以進行思考及判斷,這點放諸誰身上都一樣。

烏克蘭政府【屠殺無辜的東部平民和奮起反抗的民兵】,與【懲罰性遷徙與納粹合作的民族】也是不同概念。

嗯,誰來判定無辜呢?上帝嗎?這是兩方立場問題,同理可證韃靼人問題。

說到這就是您我兩方立場不可能有一致之處,只有對韃靼人參與二戰與納粹德國共同對抗蘇聯一事取得共識。

11-05 02:43

Яков
所以我才會建議您學習俄文,閱讀俄文史料並且有機會來俄國與當事人親歷者進行交流。
我同樣有認識的東烏難民、參加過東烏戰爭的俄國志願軍、相關方面的學者專家和有親屬在當地的人等等,包括烏克蘭人和韃靼人我都有認識的朋友。
因此才會說,如果您學會了俄文,我就可以給您介紹認識這些人進行交流。這樣一來您可以自己來進行判斷,而不是聽取我的翻譯或者我的觀點。11-05 02:47
砂夜
敝人可以理解,但是若能這樣的話就不需網路了。

您總不能在網路上討論還限定要懂俄文的再來,這也正是您這些議題在台灣少人關注的原因。

因為您文章發在巴哈上,所以要提醒您一下。

閒聊題外話:我何嘗不想學俄文,但是我也想學德文....but我都不惑之年了真要學這個嗎?沒有效率啊!

11-05 02:58

Яков
一個語言有著一個語言的邏輯和思維方式,不懂得這種語言,很多人就很難理解其中的概念。同樣的,我會俄文的台灣朋友,就很容易理解我們的觀點和資訊。
因此也很遺憾這裡有大部分台灣人不懂俄文而造成理解困難和資訊不足的問題,這是客觀事實。
正如維特根斯坦所言,「我的語言的界限,就是我可以認知的世界的界限」,因此有些地方的討論和了解,以及和當地人當事人的溝通和考證等,的確是需要知道俄文才能進行的。這也是人類語言不同的無可奈何的事實。我精通俄文和中文,但是您不會俄文,
因此我可以知道中俄文彼此的差異優劣和局限性,但是我知道的這些您不會語言則無法知道也無法了解。
網絡文章和網絡討論本身就有很大的局限性,很多事情不親力親為,或者親自見證,是無法靠網絡了解的。不然的話,世界就只需要網絡就足夠了,而不需要有留學、實地考察研究等事情了。
所以我才會說是【建議】去學習俄文,而不是【要求限定】。這是每個人自己的自由,我是無權要求限定的。但是為了理解其中的很多東西,沒有語言認知也是無法達到的。這不是我限定的,是人類語言不同造成的自然而然的客觀事實,可能的話我也希望大家都沒有語言障礙。
11-05 03:07
牛老四
抱歉考古了
請問一下 哪些著名的歷史學家
都支持"宣稱納粹德國完全沒有任何屠殺行為或種族清洗的政策"這個說法?

12-29 16:33

Яков
第一個對猶太人大屠殺的人數產生質疑的是美國社會學家Frank H. Hankins(1877-1970)他在1958年的猶太人人口研究報告中對猶太人大屠殺一事產生了質疑。不過作者的結論是大屠殺是史達林,而不是希特勒進行的,並且也沒有徹底否認大屠殺。該報告直到作者去世之後的1983年才發表公開。
1983年報告發表之後,如雨後春筍一般產生了一系列對猶太人大屠殺產生質疑的作者,如美國的Arthur Butz認為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屠殺,遭到破壞的猶太人其實都活著,只是他們之後沒有跟親人重現恢復聯繫而已。
德國的W. Sanning則在自己的《消失的東歐猶太人》一書中寫道,大部分的猶太人其實都成功逃到了美國、蘇聯和巴勒斯坦,真正被迫害和殺害的只是少數人遠遠沒有官方統計的那種大屠殺。
瑞士的Jürgen Graf則認為,沒有找到任何現存的希特勒下令屠殺猶太人的書面命令文件檔案可以作證此事確實存在過,就像沒有找到任何希特勒下令槍斃傷病的美軍飛行員的命令檔案一樣。此人也創作了一系列否認猶太人大屠殺的作品。
英國的David Irving則指出,他作為歷史作家,在編寫希特勒的生平的時候,「找不到任何希特勒和猶太人大屠殺有關的記載或證據」,同樣「成千上萬的檔案館和歷史學的研究者,哪怕能有一個人給我提供希特勒聽說過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事情或者跟此事有關嗎?沒有人」,同樣他也認為「關於猶太人最終解決方案」是被後世篡改和錯誤解讀的,實與猶太人大屠殺無關。
這裡補充一下,David Irving的言論中有一點是客觀事實,即:如今沒有保存下來任何關於大屠殺具體開始的納粹書面歷史文件檔案。一般公認的大屠殺開始時間是1941,具體的命令或者是希特勒的密令,或者在戰爭結束前已經被納粹銷毀
Friedrich Bruckner則指出,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幸存者在指證中曾經多次改變自己的口供,甚至有幸存者的證詞中說到「集中營裡嗎700-800人被關在一個25m2的房間內,也就是一平方米32個人」,而這在現實中是不可能的。
法國的Robert-Faurisson Aitken則對《安娜·弗蘭克日記》等記載了猶太人大屠殺的歷史文獻的真實性進行了詳細的質疑和批駁,最終指稱這些是後人杜撰的偽造歷史文件。12-30 16:59
Яков
此外呢,第一個否認猶太人大屠殺的政客是蘇格蘭極右派的Alexander Ratcliffe,此人在1945年在Vanguard雜誌上發表言論表示猶太人大屠殺是猶太人杜撰的騙局,並且強調英國政府現在正被猶太人逐步掌控而希特勒是「拯救歐洲免受布爾什維克主義的救星」。
與他同時期的著名否認納粹大屠殺人士還有英國作家David Cesarani
法國的Maurice Bardèche同樣也對猶太人大屠殺的說法產生了質疑,他在1947年寫道,猶太人大量死亡是存在的,但是原因是戰爭時期的嚴酷條件和疾病而非遭到集體屠殺。
法國政治家,文學家,歷史和地理學家Paul Rassinier在1948年出版的《Le Passage de la Ligne》一書中則寫到納粹的確有過恐怖統治和集中營,但是並不能足夠證明納粹有專門進行屠殺。他在1961和1964年出版的作品中更是詳細統計了猶太人的人口變動,最後得出結論死亡的猶太人只有50-100萬人左右,而且其死亡原因也是之前說的死於戰爭中的嚴酷條件和疾病而非遭遇種族屠殺。1964年他第一次提出了「納粹德國根本沒有存在過毒氣室和死亡集中營」的說法。
美國方面的歷史學家Harry Elmer Barnes和David Hoggan則認為猶太人大屠殺是以色列編出來的神話,目的是為了像德國勒索賠款。他們認為事實上大部分猶太人都成功出逃了外國,「有遭受德國迫害,但是沒有大屠殺」。12-30 17:29
Яков
1973年,在德國出版了由原納粹黨衛軍軍官Thies Christophersen著作的《Die Auschwitz-Lüge》和由Emil Aretz著作的《Hexeneinmaleins einer Lüge》兩書均稱奧斯威辛是一個謊言,
同年在美國出版了Austin Joseph App教授的《關於六百萬人的欺騙》一書,次年的1974英國學者Richard Verrall出版了《死了六百萬人嗎?》一書,書中指出猶太人死亡了總共一萬人左右,而被納粹處決的都是反對納粹政府的政治反對派,而從來沒有過針對哪個民族的種族屠殺。
來自德國漢堡的法學家Wilhelm Stäglich出版的作品當中則是對一系列猶太人大屠殺的歷史文獻證據和證人證詞做了質疑和批駁。
加拿大的德國作家、評論家Ernst Christof Friedrich Zündel(筆名:Christof Friedrich)則創立了反猶太人大屠殺小組,成員大概在250人上下。
1978年英國的右翼政客David McCalden和美國的Willis Carto創立了「重審歷史學會(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Review)」,這是一個公開以反駁猶太人大屠殺和重塑納粹歷史為目的的社會組織。該學會從1980年起開始發行自己的雜誌《Journal of Historical Review》。如今該學會的會長是美國人Mark Weber,此人從2000年上任,是一個專業歷史學者。12-30 17:55
牛老四
謝謝 可是我想不是很多老兵回憶錄都說過集中營很慘烈嗎

12-30 19:56

Яков
這些學者們往往會說這些老兵要嘛是受僱的黨工要嘛根本不是真正的親歷者要嘛是被某些人在背後慫恿因此回憶錄都是假的和偽造的。此外也有些觀點是集中營的慘烈不能證明存在過大屠殺,集中起來強制勞動不等於那裡就發生過集體屠殺等等12-30 20:14
上校
我感覺今天的中國也挺有納粹遺風的……中央集權,軍國主義,特別是仇視日本,之前還發生過好幾次反日遊行來著

嗯,總覺的我們離《德軍總部:新秩序》的世界不遠了

06-10 11:21

天野心
奇怪的是,納粹明明就是本質上的社會主義,卻迫害社會主義者

01-27 22: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5喜歡★Yako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進度&八卦篇】... 後一篇:【進度&八卦篇】...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厭倦一程不變的遊戲了嗎? 一起來做屬於你的遊戲吧!http://www.chimakier.com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