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實驗> Day 36+

作者:冰翼羽蛇│2015-01-05 23:30:14│贊助:4│人氣:165
Day 36+
4/2(六)
紀錄者: 鄭雲英


       「老師,講義我都放在這裡。」

       「好,謝謝妳。」

       「成績也已經登記完畢,排名也都列出來。」

       「辛苦妳了,雲英。」

       「不會,老師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啊,雲英,能麻煩妳一件事嗎?」

       「嗯?」

        「能請妳幫我把這封信拿給你們導師嗎?他應該已經離開了,妳放在他桌上就好。」

       「好,沒問題。」

       「謝謝妳幫我這麼多忙,雲英。突然出現這麼多要處理的雜事,要不是有妳在,我大概又要加班到晚上了吧,呵呵。」

       「……老師,我可以拜託一件事情嗎?」

       「真難得妳會這麼問,雲英,怎麼了?」

       「剛才登記完的成績我可以拿去印嗎?」

       「……啊!對耶,妳不提我都忘記了!這張成績單還要全班一人印一份發回去呢!不好意思,雲英能再麻煩妳幫我拿去地下室的印表機印全班的份嗎?」

       「好,沒問題。」

       「真是辛苦妳了,不好意思,又耽誤妳那麼多時間。」

       「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

       「好,那妳處理完之後,就趕快回家吧,時間已經晚了。」

       「是,謝謝老師。」



        拿到了。

        剛印完熱騰騰的成績單,從地下室走樓梯上來回到教室,一路上我重複仔細對照一遍。小考分數一如以往明顯凸出,以這一個多月的觀察來看,這結果並不意外。

        我對照與第二名之間的差距,跟上次比有些增加。這倒不是因為我有進步,而是他的成績下降,跟後面的名次比較起來差距有縮小。

        我看著那位「第二名」――

       「藺嵐宇」

        這就是我轉進來前,這間學校成績最好高中生的實力嗎?

        奇怪的是,他的成績常常高低起伏,好幾次差幾分就超越我,但又有幾次落到前三名之外。

        最近他的分數又開始下降。怎麼回事?

        聽爸爸說過,考試分數的高低不單只是智力與理解能力的高低來決定,考試當下的心情也會影響。如果心情不對的話,應試成績自然會比平常還要低落。

        這會是原因嗎?

        不清楚。也許等一下見到他可以詢問看看?

        只是有必要嗎?

        我把沈老師的信件放在導師桌上後,瞄一眼錶上的時間:四點二十二分。

        下一班公車通常在四點半抵達,現在離開還能趕上,現在嵐宇應該還在站牌前等待。

        我回到自己位子上將那疊印好的成績單收進抽屜裡,下禮拜回來再發下去,先拿走自己的那一份回去給爸爸看過。把它收進書包,準備回家……

        咦?書包呢?

        我發愣在原地盯著空蕩蕩的課桌椅。

        怎麼不見了?

        我在附近找來找去還是沒看見,又擴大搜索範圍至整間教室,還是沒找到。

        真奇怪?我怎麼可能會把書包弄不見?

        有可能是別人拿走的嗎?但是誰拿走?他拿走我的書包要做什麼?

        不管他是不是故意,希望他不要拿出來翻。裡面除了上課要用的課本與文具,還有許多……不能讓其他人看到……

        但也有可能是同學以外的人拿走嗎?我猛然想起找沈老師前我沒有鎖上教室的門,誰都有可能進來。

        ……如果是「他們」……

        不妙。

        ……萬一被「他們」發現,那會非常不妙……

        物證要是在「他們」手裡,不只是我,可能爸爸他們都有危險……

        怎麼辦?跟老師講嗎?但他們不知情,要是牽連到其他人……

        現在還是先想辦法找回來再說。

        我離開教室到走廊上四處尋找,也許是真的太大意放在學校某處。如果還是找不到……

        我忽然發現一樣東西,它被放置在洗手間旁的掃帚櫃前。

        那是原本我放在課桌上的紀錄本。

        為什麼我的紀錄本會在這裡?

        我撿起來仔細觀察,打開內頁快速檢查幾遍,確實有被其他人翻過的痕跡。

        到底是誰?

        不知道是誰,要是已經翻閱過裡面的內容,會不會知道我來的目的?

        我抬頭看眼前的掃帚櫃,老舊的木櫃緊閉著,但我發現它不久前有被動過。

        不會吧?

        我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向緊閉的櫃子,有股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在它周圍瀰漫,刺鼻的氣味直衝大腦,我差點暈倒。

        我不知道該怎麼用文字解釋,如果打開它總覺得會有事情發生。

        但我也沒別的辦法。

        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反正打開確認後一定要趕快離開。

        我緩緩打開掃帚櫃的門,刺鼻的氣味隨著木櫃門的開啟而越來越濃稠,暈眩的感覺又更加猛烈。

        我終於認得這熟悉的氣味是什麼了,解剖青蛙實驗上會用到。

        但為什麼會在裡面?

        我打開掃帚櫃,驚訝地發現除了掃具,我的書包也被棄置在裡面。

        到底是誰會這麼做?又為什麼要在裡面灌入大量的乙醚?

        我向前跨一步,伸手抓起書包就離開――

        ――但還是來不及。

        不斷吸入的乙醚已經讓我有些頭暈目眩,還沒反應過來突然就被推進櫃子裡。我整個人跌進掃帚櫃,還不清楚怎麼回事,木櫃門已經從外面關上。

        不好!

        在黑漆漆的櫃子裡摸索,我猛力向外推。但門似乎從外面鎖上,我被困在櫃子裡。

        果然出事了。

        現在櫃子裡又充滿濃烈嗆鼻的乙醚,再多吸入一些會失去意識……

        怎麼辦?

        我憋住呼吸,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

        時間不多……我必須趕快……

        在黑暗中我抓起書包,盡快伸手進去摸索……

        ……光滑的材質……終於找到了……

        我把預備的呼吸罩壓在我臉上……至少不會吸入太多……不曉得能撐多久……

        我小心淺淺的吸入幾口,乙醚的味道至少沒有剛才強烈,但長時間待下去還是會失去意識,我必須想辦法逃出這裡。

        我稍微調整自己的呼吸,另一隻手用力敲打掃帚櫃的門想辦法推開,或是製造聲音讓其他人聽見。

        但我早知道大家現在已經離開學校……

        怎麼辦……

        我停止敲打,努力用全身的力量推開門,不管任何手段都要想辦法離開――

        ――就在我使出全身力道,櫃子的門忽然很輕易地被我推出去。

        我全身猛然跌在走廊地板上,呼吸罩也從臉上掉落。雖然很痛,不過我也終於能呼吸到外面的空氣,急促大口的呼吸,全身的疼痛感也讓大腦沒那麼昏沉,我全身癱軟在地上……

        腳步聲在周圍環繞,最後停在眼前。我很慶幸終於有人發現我被困住。

       「唉呀,我的小雲兒!妳怎麼會躲到那裡面!」

        這聲音熟悉的讓我出乎意料,但我不曉得要怎麼回答。頭腦現在還沒辦法思考,全身也沒有力氣反應。

       「怎麼會這樣?妳怎麼會被鎖在裡面呢?」語氣似乎有點吃驚,烈明學長蹲下來笑嘻嘻地看著我。

        我忍住疼痛努力用雙手撐起。

       「我……」

       「看妳這麼狼狽的樣子,讓我來幫妳吧!」

        他粗壯的雙手拉住我站起來,但我還沒站穩他突然又把我的頭按在他的肩膀上,他雙手緊緊的抱住我。這舉動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我實在沒有力氣抵抗,只能全身無力地癱軟在他身上。

       「你……」

       「乖,我的小雲兒,妳已經沒事囉!」

        學長在我耳邊輕柔地對我說,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謝謝。」

        但我實在累到露不出笑容。



        被剛才那場意外拖住,我錯過四點半那班公車。

        對不起,嵐宇。今天等不到我陪你一起回去,你現在應該已經在公車上吧?

        對不起,爸爸。我今天大概沒能來的及準時回家,又要害你擔心。

        雖然我想要自己走回去,但大概是吸入太多乙醚的關係全身知覺都變得不靈敏,連站都站不太穩。烈明學長看了堅持要揹我走,我也沒辦法反對。學長一路陪著我離開學校,還說要親自載我回家。

        學長騎上他的重型機車,要我坐在後座抱住他以防會摔下車,我也照著他的話去做。在我從後面環抱住他的那一剎那,學長臉上不知為何流露出非常驕傲得意的笑容,但我已經沒力氣去思考他為什麼會這麼開心。

        時間已經晚了,我要趕快回去,別再讓爸爸擔心。

        這次幸好有學長發現我被鎖在掃帚櫃,不然我應該會被困在裡面昏迷不醒,然後不曉得接下來會被抓去哪裡……

        不清楚學長為什麼還待在學校到這麼晚,不過也很慶幸他還在學校我才能獲救。雖然還不曉得這些事情是誰做的,所幸他的計畫失敗了……

        咦?這裡是……?

        我勉強吐露出疑惑:「學長,我家不是往這個方向……」

       「我知道啦!」學長只有這麼回答。

       「那……?」

       「好啦,跟妳講啦!我們等一下一起去一個特別的地方吧!嘿嘿!」學長的吶喊因為正面迎向的風聲中逐漸被稀釋,恐怕需要叫得很費力我才能聽見。

       「可是……」

       「喂,陪我一下嘛!妳不要這麼不識相好不好?」

       「已經很晚……」

       「唉呦,看看妳這副模樣,這麼狼狽的樣子妳爸爸看到還不是會問妳?我帶妳去一個特別的地方,讓妳轉換心情開心一點啊!」

       「這……」

       「拜託啦!給我點面子嘛!當作我救妳的回報不行嗎?」

        學長一邊騎車一邊很焦急地打斷我,他似乎非常堅持。其實我擔心如果他再不專注於前面的路況肯定會出意外。

       「……好吧。」我無力地回答。

       「呀呼!」

        學長突然大吼一聲,猛然採下油門,重型機車開始飆速。

        我內心充滿茫然與疑惑地被學長載去不知名的地方,重型機車在加速下載著我們前往我不清楚的方向。

        但我也只能昏沉地靠在學長的背上,雙手環抱握緊,迎面接受高速下的氣流輕拂臉頰。

        我們騎上ㄧ架高架橋,離開地表數十公尺。從側面看見我所居住的城市變得越來越遙遠、越來越渺小,只看得見天色漸昏暗而開始閃爍的霓虹燈。

        我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體驗,好不一樣的感覺,現在的高中生都會這麼做嗎?

        真有意思,值得紀錄。

        不久後,重型機車漸漸減速。我抬頭一看,我們來到某處靠近海岸的堤防上。

        學長先讓我下車,待他拉下停車桿,他拉住我的手往海邊拉去。

       「別過去。」我停下,阻止他繼續拉我下去。

       「唉呦,有什麼關係嘛。」

       「別太靠近海岸,等一下會漲潮。」

       「真囉唆,妳就別破壞了興致嘛。」

        學長依然硬是要把我拉去海邊,但我堅持至少要留在提防旁,他終於妥協。

        我們走下階梯,涼爽的海岸陸風吹拂過,這陣風讓我清醒許多。

        學長手指向海邊,我轉頭遠望過去,夕陽正好要落如海平面上,昏黃的太陽把眼前的海面照得一片紅。

        來到這裡後我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場景,看起來這麼……漂亮美麗……

        雖然這種風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而且現今資訊這麼發達的時代要看到一張這樣的景色隨時上網查詢都能看見,而且還能尋找出成千上萬張比眼前還要漂亮的風景照。

        但不曉得為什麼,當下自己親眼所見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就是有一種……驚奇的感覺……

       「怎麼樣,很漂亮吧!」學長咧嘴對著我笑。

       「嗯。」我點頭:「學長,你特地帶我來這裡……看風景?」

       「不行嗎?」學長在我背後呵呵笑著:「偷偷告訴妳,這麼漂亮的地方我都沒告訴過任何人喔!這是我今天心情好特地要帶妳來看的,嘿嘿……」

        不知道為何我視線無法離開眼前這美麗的風景,吹著風、看著日落,不曉得為什麼,我感覺舒服許多,身體感覺恢復了ㄧ點,心情也舒暢許多。

        果真如學長所說,這確實讓我心情轉換好很多。

       「謝謝……」我對學長表達自己的感謝。

       「嘿嘿……」學長把頭緊靠在我耳後:「既然這樣,那是不是應該要好好『謝謝』我……」

        突然感覺到學長的雙手輕輕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學長?」

        學長的舉動毫無預警,我趕緊轉身往後退後一步。

       「怎麼了?嘿嘿,我給妳這麼多好處,該給我一點『犒賞』不行嗎?」學長對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看見學長臉上那副貪得無厭的嘴臉,瞇著眼露出奇怪的眼神上下掃視我全身。

       「不要過來。」

       「哼哼,不要就是要!」

        學長忽然撲過來,我趕緊倒退三步閃避。

       「喂,我好心的救妳出來,妳應該要好好『答謝』我對啊?」

        我現在明白我眼前是個什麼樣的人,一個腦袋裡想著性交的男人。

        我趕緊從書包裡拿出手機,我必須要趕快聯絡爸爸……

        學長突然衝過來把我用力推倒在地上。從我手上搶走手機,把它狠狠砸到地上用力踩,手機一下就被破壞成一塊無法使用的零件。

       「你在做什麼?」

       「妳這賤婊子怎麼這麼不聽話?早知道就應該讓把妳關久一點。」

        什麼?他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想不到妳能撐那麼久。」學長又拿走我的書包,開始翻找什麼:「剛開始聽到沒有敲門聲,我還以為妳已經昏死過去了。哼,妳居然會帶這種奇怪的東西……」學長從我書包裡拿出我之前使用的呼吸罩,將它扔到遠處。

        我兩手撐在地上呆愣在原地,還沒想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之前拿走我書包,從後面推我進掃帚櫃的都是學長做的?

        還沒來的及站起來,學長忽然衝過來把我壓在地上。

       「後來我就想乾脆很帥氣的來當你的救命恩人好了,這樣妳應該就會死心塌地乖乖跟著我,想不到原來妳一點都不浪漫哪!」學長將他全身的重量按壓在我身上,不讓我起身。我雖然已經恢復ㄧ些力氣,不過學長真的很重。

       「真是可惜啊!不過沒關係,我會好好教妳什麼是浪漫!像妳這種外表看似冷淡的女孩最值得調教了……」

        想不到那場意外居然是學長一個人處理的。

        我就在納悶到底是多少智商的人才會想到把那麼大量的乙醚灌入櫃子裡,如此大費周章一點經濟效益都沒有,真是浪費。

        原來今天的案件都是學長做的,我也鬆了一口氣。

        我只要趕快離開這裡就好。

        學長伸出他粗壯的右手臂掐住我的脖子,不讓我離開。

       「嘿嘿!放棄無謂的掙扎吧!這種地方離市區很遠,現在不會有人經過這裡,就算妳叫破喉嚨也沒有用……」

        我雙手抓住他的右手想拉開,不過他的力氣真的很大。

        嗯,也在我預料之中。

       「放手。」我說。

       「呵呵!怎麼可能呢?妳知道我有多想要妳嗎?」他沒鬆手,露出好像很饑渴的表情盯著我胸前:「自從我第一眼見到妳,看到妳那麼棒那麼完美的身材――哇!簡直是人間極品啊!不拿來玩玩真是太可惜了……」

        他不但沒鬆手,左手還開始輕輕從我腰側摸上來。

       「我再說一次,放手。」我再說。

       「我偏不要,嘿嘿嘿!」學長貪婪的嘴臉露出醜陋的笑容:「我要妳!妳現在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學長將他的左手移動到我領口,單手很熟練地解開我襯衫上的第一顆扣子。

        ……沒辦法了。



        對不起,爸爸。

        我闖禍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070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驗> D... 後一篇:<實驗> 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i81424大家
奇幻小說 Blue Snow 15章更新,請各位舊雨新知回來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