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時空之鑰 第五集01.

作者:纓緋│2014-12-19 19:51:00│巴幣:0│人氣:122
  其實靈並沒有立刻從通往鐵血城西區的天橋上離開,而是站在原地觀察狂風三人的互動,尤其特別留意夜星憐臉上的表情還有舉動。

  "我是怎麼了?為何會如此在意……不應該這樣,但卻又不知不覺任他牽動我的情緒。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莫名其妙地闖入我的生活,將我的心和靈魂一起帶走,呼吸著名為寂寞的空氣,只留下一副空虛的軀殼,卻又一無所知般地自由抽身離去,可惡的傢伙──教我該如何是好?"靈在心中咬牙切齒地暗道。
  
  靈和夜星憐認識了大概快兩年,在遊戲中認識相處了近半年,之後發展到現實生活,兩人為了時空之鑰的遊戲設計幾乎以工作室為家,日夜相處幾乎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多,這段期間兩人相知相惜,有時也會互揭瘡疤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但總是很快便又和好。
  夜星憐的舉動讓靈覺得自己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同時自己也是夜星憐心中最重視且佔有特別位置的人。
  原本只是這樣單純的好友關係,但也許是靈一個人孤獨了太久,第一次敞開心屝和另一個人這樣相處,不知不覺間對夜星憐的感情有了連自己都感覺訝異的微妙變化。
  一開始是公司裡一些漂亮的小姐,請靈幫忙從中牽線想和夜星憐認識,夜星憐從來沒提過自己的感情狀態,所以靈抱著好奇心想試探一下他,結果卻讓靈大失所望,他作夢也沒想到夜星憐居然會是個來者不拒的人,因為這樣他和夜星憐暗自生了幾次悶氣,但後來發現夜星憐並沒有真正對哪個女人動心,自己又燃起了一點希望。
  
  某次,靈趁著酒意終於鼓起勇氣問夜星憐:「你對同性之間發展戀情有什麼看法?」
  夜星憐先是用警戒的眼光看著他,似乎在確認對方是認真的態度還是玩笑話,然後仔細思考了一下,像是覺得有點可笑的說:「同性戀?你不覺得兩個男的搞在一起有點恶心嗎?」停頓了一下,又說:「但如果你是的話,我不會鄙視你的!要是有人敢因為這樣歧視你,哥兒們幫你扁他。」接著半開玩笑地問:「你不會真的是吧?」
  靈聽了這樣的話哭笑不得,答非所問的說:「喂,你是嗎?如果你是的話,我就是。」
  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靈心情很緊張,"雖然是半開玩笑,但已經接近告白了,他會不會察覺我對他的心意?"他在心中暗想。
  夜星憐並沒有馬上回答,拿起桌上的酒瓶盛滿杯子,乾了一杯又一杯,難得用認真的語氣說:「對我而言,真愛是不應該有任何差別的。愛就愛了!對方的性別、年齡、家世、美醜、高矮胖瘦,甚至種族....都不能影響我對他的愛。」
  靈不知該怎麼接話,得到想要的答案,心裡卻不覺得高興。
  因為從這番話還有夜星憐說話的語氣和態度,他還得知了另一件事,夜星憐心裡有一個愛慕的對象,那個人很可能和他是同性,但卻不是自己。
  而且夜星憐對愛還是一個非常執著而痴情的人。
  靈的內心突然充滿了苦澀,在PUB昏暗的燈光下,雖然可以很好的掩飾自己眼中的失落,但卻阻止不了如潮水般澎湃洶湧的淚珠奪框而出。
  靈只好將頭偏向夜星憐看不見的另一邊,趁著舉起酒杯一飲而盡的動作,偷偷拭去自己的眼淚。
  那次事件,開始讓靈和夜星憐產生了隔閡,既然無法將心意傳達給對方,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趁自己還保有一點理智的時候抽身而退。
  從那時候起,靈開始用像對待陌生人般的冷淡態度對待夜星憐,可是夜星憐卻一如往常那般對他好。教他的心怎麼能不隨之動搖──結果受傷的、生氣的、難過的、彆扭的全都是自己,對方只當他天生善變、喜怒不定,很自然的接受包容了這一切。
  
  這樣的時間過得很快,期間靈也曾自討苦吃地,除了幫夜星憐介紹漂亮美眉,也介紹了不少身材健壯的gay,只為了證實夜星憐那晚說的只是玩笑話,其實自己所在意的他內心那個人並不存在。結果夜星憐還是像先前那樣,抱著遊戲的態度不論男女照單全收;對於這樣的結果靈應該感到憤怒的,但他卻自我安慰"至少那個奪走翼的心的人是不存在的,如果他心中真有那麼個人,就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而現在他身邊,讓他最為在意、最為重要的,目前只有我一個,不是嗎?"
  
  原本以為,兩個人在一起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會發現並且能了解自己的心意,而被感動。
  卻沒想到分離的日子會這麼快地到來。
  兩個月前──
  夜星憐(翼)對他說:「時空之鑰的遊戲設計已經告一段落,遊戲程式看來也沒任何問題,接下來就是內部測試和遊戲上市了。為了遊戲上市能造成轟動,決定和星勢力唱片公司做一個異業合作的宣傳活動,以讓那家唱片公司成為我們司股東之一的代價,雙方各出一半的錢,讓我和瀧發行一張時空之鑰的EP,並舉辦限量特殊序號的有獎徵答活動,以達成宣傳的效果。」
  靈很敏感的補捉到了一個字,「嗯。瀧是誰?為什麼是他和你一起?」
  「瀧是和我一起生活了六年的玩伴,感情就像親兄弟一樣,也可以說像你一樣,是和我很要好的死黨。」夜星憐說,「至於為什麼和他一起,我們從小就一直在一起的,組團出唱片一直是我的夢想,和瀧還有凱──這家遊戲公司的老闆。和他們相比,我除了這張臉能看就只有歌唱得還不賴,其他功課、運動什麼的就真的馬馬虎虎,他們當時就說〝如果你這輩子不當歌手,就只有當男公關的份,為了不讓你出去殘害良家婦女,我們只好犧牲自己和你組團一塊出道。〞說話很賤吧?但他們真的為了我,特地去學了樂器。」
  「既然這樣,那他應該去開一家唱片公司才對,那個叫凱的。以他這樣的財力,要捧紅你並不是什麼難事,為何要搞一間遊戲公司,最後才用這樣的方式和唱片公司合作。」靈說。
  夜星憐並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模糊的說:「因為很多事,總之EP的錄製已經開始著手進行,接下來這段時間應該會很忙才對,沒什麼機會來工作室看你。你一個人要好好保重自己,有些能交給別人去做的工作,就不要自己一手包辦,該吃飯要吃,有空多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別老是晝伏夜出,見到太陽就像被融化掉一樣,簡直就像吸血鬼。」
  「嗨嗨,知道了、知道了,一直碎碎唸,唸到我耳朵都快長繭了,大明星用不著替我擔心,走之前先多拍幾張照片,順便幫我簽個名吧!等你紅了,我就把這些簽名照放到ebay網站去拍賣,發財全都靠你了。」靈邊用一根手指掏耳朵邊說,心中掩不住地悲傷和失落,從位子上站起身來,在辦公桌的抽屜裡翻出數位相機要替夜星憐拍照。
  但夜星憐並不合作,不是用手去擋鏡頭,就是臭臉做怪表情,最後還瞪靈一眼比出中指的手勢。兩人這樣打打鬧鬧,總算沖淡了一些靈的愁思,其實他只是開開玩笑,自己珍藏照片都還來不及,哪捨得拿去網路拍賣。
  
  夜星憐就這樣走了,徹底從他的生活中消失,連一封簡訊和一通電話都沒有。
  就彷彿他的生命中從來就沒有過他這個人一般,將近兩年的回憶還有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不過是個幻影。
  有時候靈會覺得也許只是自己太過寂寞,夜星憐這個人或許只是自己在腦海裡編造出來的。
  他必須逼著自己去相信,才不會因為過度的思念而瘋掉。
  有時他也會想,就這樣吧,就這樣結束,當一切都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刻。
  所以,他也沒有主動和夜星憐聯絡。
  時空之鑰的內部測試準時開始了,靈為了做一些遊戲細部調整,使用GM帳號隱身進入遊戲,看到那些遊戲場景,他就忍不住想到當初在工作室和夜星憐日夜相處的畫面,還有為夜星憐量身打造的隱藏種族和職業,一邊想:"他會不會進到遊戲來玩呢?可是他在錄製EP,還要作宣傳……"一邊瞬移到聖魔族的新手村。
  然後他看到了──朝思暮想,就連閉上眼睛也會在自己眼前出現的夜星憐,以及站在夜星憐身旁和他年齡相仿金髮藍眼的娃娃臉少年,還有一個留著黑色柔順長髮,長相雖不及那兩人搶眼,燦爛的微笑和靈動的雙眼卻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少女〈?〉
  夜星憐在看到那名少女之後,驚訝地目瞪口呆,然後流著口水飛撲過去想抱住對方,卻被對方輕巧的閃過,在他頭上打了一個包,趴到了地上。
  一旁的娃娃臉少年毫不留情面的哈哈大笑,罵夜星憐:「活該!」
  那名少女眨著靈動的雙眼微笑著,彎下腰對夜星憐伸出手,夜星憐卻沒有去拉她的手,反而在地上爬行要去抱住她的腿。
  結果很神奇地卻抱住娃娃臉少年的腿,少女在夜星憐背後恬靜地微笑著,然後坐到他的背上,把夜星憐壓趴了。
  「哈哈哈,哈哈哈,大笨翼,你個色狼,看清楚──居然連凱的歪主意也敢打!真是活膩了。」娃娃臉少年邊狂笑邊說道。
  
  『凱?這個少女是凱?原來他竟然男扮女裝,這麼說另外那個娃娃臉少年一定是瀧囉?』靈在心想。
  
  「笑!教你那樣狂笑,也不怕斷氣。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來,就是認出來了,才會──」夜星憐說。
  
  「才會?」凱還是笑咪咪地,但他手裡不知哪時變出一條五花斑斕的毛毛蟲,那位置恰好就在夜星憐的側臉視線瞄過去可以看見的地方。
  
  「咦?我剛剛有說什麼嗎?今天天氣真好,適合打怪升等,這個艱難的任務就包在我身上,等下你們只要坐著吸%就好了,呵呵。」夜星憐轉移話題道。
  
  「知道了,那麼快點起來吧,還不帶路,都要天黑了。」凱說道,夜星憐感到背上的重量一輕,連忙從地上爬起,卻沒想到──
  
  「啊,毛毛蟲!」凱指著夜星憐驚叫。
  
  「哪裡,在哪?」夜星憐顯得十分驚恐的樣子,像玩123木頭人的遊戲一樣動作瞬間靜止,瞪大眼睛咕嚕咕嚕地直轉。
  
  「不要動,在你頭髮上,我幫你抓下來。」凱一本正經地說。
  
  金髮藍眼娃娃臉少年──瀧(血影蝶映)在一旁抱著看好戲的神情偷笑,半點沒有插手的意思。
  
  夜星憐看到瀧的表情立刻說,「騙人,沒有毛毛蟲,你故意整我的吧!」
  
  「真的,不相信你把頭甩一甩。」凱說。
  
  夜星憐半信半疑地照做,結果好幾隻毛毛蟲真的從他的頭上掉下來,嚇得他面無血色連動都不敢亂動,乖乖立正站好。
  
  「怎……麼會,真的有……快把牠們拿開,真是──我要瘋了!」夜星憐眼框含淚,歇斯底里的怒吼。
  
  「剛就說真的有吧,你不相信,別動哦!」凱走近夜星憐,面不改色的把那幾隻毛毛蟲抓起來扔掉。
  
  夜星憐馬上識相地說:「凱老大,我知道錯了,原諒我吧。」
  
  「咦?別這麼說啊,我不過好心幫你把毛毛蟲扔掉,怎麼反倒像我欺負你一樣。」凱裝無辜地說。
  
  靈隱身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凱趁夜星憐趴在地上的時候故意放到他頭上的。
  『沒想到翼一個堂堂男子漢居然也會怕毛毛蟲,這倒是一個新奇的發現,改天有機會也來嚇他一嚇。』靈心想。
  
  「知道了,連煮飯、洗碗、搭帳蓬、守夜全都交給我來做,你們今天只要在旁邊看著就可以了。」夜星憐認命地說。
  
  凱突然蹲在地上支著頭,45度角仰望夜星憐說:「啊!你好像踩到了──」
  
  這次夜星憐終於崩潰,直接淚奔拔腿就跑。
  
  「急什麼急啊,我還沒說完呢,你好像踩到了樹葉。」凱從地上站起來,兩手一攤,無可奈何地小聲補充了一句。
  
  「噗,笑死我了。你的前科實在太恐怖了,難怪把翼嚇成這樣。」瀧說。
  
  「有嗎?我可是什麼也沒做哦。」凱說,百分之百純真無邪地語氣。
  
  「是是是,你什麼也沒做!」瀧一說完,馬上一溜煙跟在夜星憐身後跑走了。
  
  「真可惜,沒用到你呢。」凱說,跟在兩人跑走的方向慢悠悠地走著。
  
  靈看見凱背後的手裡掉落了一樣東西,走上前看,原來是條蚯蚓。
  『這些人就是你的死黨嗎?還真有趣──不過,看來你的日子不太好過呢!』
  
  之後,靈只要一有空,就會隱身上線觀察這有趣的三人組,心裡除了羨慕還有嫉妒,那兩人所站的位置,原本應該是屬於自己的才對!
  
  那三人在線上的時間不會很長,而且靈意外發現,他們居然沒有利用特權直接使用無敵滿等人物,而是和一般玩家一樣,採用循序漸進的練級方式,從村外的史萊姆開始打起。
  史萊姆是新手村外的一種怪物,外表像是嫩綠色的果凍,攻擊力很弱,是專為新手設計的。
  但是牠的唾液腐蝕性很強,很容易讓玩家的裝備損壞,而且喜歡撿食掉在地上的東西,可以吞下比自己體積大無數倍的物品。
  靈因為夜星憐說要錄製EP,原本以為對方很忙沒有時間打電話給自己,結果卻利用空閒時間在『時空之鑰』裡和別人玩得這麼開心,心裡覺得很不是滋味,於是故意把原本一刀就能砍死的史萊姆,改成要連砍一百下才會死掉,而且還把本來死掉只是碎成一半就消失的設計,改成死掉之後會碎成很多塊飛濺四處黏得夜星憐滿身都是,重點是原來的檸檬香味被靈給改成像臭水溝那樣的怪味道。
  這讓夜星憐奮勇殺怪之後,另外兩人都捂著鼻子離他遠遠地不肯靠近,而且凱還把夜星憐為了怕被史萊姆黏液沾到壞掉而脫下來交給他保管的裝備惡作劇地扔到史萊姆堆中,還像跟狗狗玩接飛盤遊戲時說的話一樣對夜星憐說:「翼,去撿回來!不然罰你今天沒有晚餐吃。」
  如果是集中扔在同一個方位就算了,偏偏他故意一件一件扔在完全相反的方位,害得夜星憐只能看著自己的寶貝套裝被史萊姆一口一個吞噬掉,然後為了找回那些裝備,像發瘋似的拼命砍殺史萊姆,還好史萊姆吃東西並不會真正消化,但當他找回裝備時,那些裝備都已經跟一堆破銅爛鐵一樣了,上面還沾滿史萊姆的黏液,看起來亂恶心的。
  
  靈以為夜星憐會很生氣,沒想到夜星憐很乾脆地邊笑著邊把拼了命找回來的裝備隨手扔掉,然後瞬間移動到凱的背後一把緊緊抱住,凱像事先沒有預料到吃了一驚。
  隨即,瀧的手裡拿著剛才夜星憐隨手扔掉沾滿史萊姆黏液的裝備走向兩人,凱在夜星憐的懷裡不停掙扎,結果徒勞無功,被迫穿上那身臭得要死的破銅爛鐵,最後瀧不知從哪裡變出一條繩子,跟夜星憐合作一起把凱倒吊在樹上。
  
  「這是幹什麼,你們造反了!快點放我下來。」凱在樹上嚷嚷。
  
  夜星憐對坐在粗大樹梢上的瀧使了個眼色,瀧隨手晃動了一下倒吊著凱的繩子,讓他像鐘擺一樣來回晃動。
  
  【區域頻道】凱:救命啊──兩個色狼想非禮我!位置在中央路西法大陸北邊高加索平原新手村外的史萊姆山坡,誰能把我平安從魔爪中救出來的,賞金一萬金幣加香吻一個。
  
  夜星憐跟瀧顯然沒有想到他會使出這一招,但是兩人反應迅速,毫不猶豫地把凱一個人留在樹上吹風,一走了之。
  
  結果,凱也沒有留在原地等人來救,那兩人的背影一消失,他馬上召來了鳳凰,輕易地將繩子給燒斷,在半空中來個後空翻順利地坐到鳳凰背上。
  「可惡!那兩個每次都把我獨自丟下,篁你說要怎麼處罰他們──」
  那隻寵物兼座騎的鳳凰神獸轉過頭用圓滾滾地眼睛看他,並沒有開口說話,但一人一獸彷彿透過心電感應交流,只見凱頻頻點頭說:「篁你也覺得要這樣嗎?」
  鳳凰鳴叫了一聲算是回應,凱又露出燦爛的微笑,「好,我們這就去把他們找出來。」
  
  靈看著那一人一獸在自己眼前消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有人要大難臨頭了。』
  但原本打著只要夜星憐發現不對勁就會來找自己詢問的如意算盤,也因那三人這樣一攪和而泡湯了。
  夜星憐和那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似乎特別開心,像那樣毫無防備的開懷大笑,是靈之前所沒有見過的,和自己甚至別人在一起的時候,雖然也總是笑著,但那樣的笑總是透著一種不真實的距離感,就好像心中還埋藏了層層心事一樣。
  還有那種耍小心眼暗算別人得逞之後得意洋洋的樣子,靈也是第一次從夜星憐身上看到。
  這才驚覺原來以前認為自己是最了解夜星憐的人,只不過是一廂情願罷了。
  看了幾次那三人的互動,使靈更加的了解以為自己是夜星憐最重視的人這一點,根本是自己痴心妄想,連帶原本就不該對夜星憐抱持的情感也因此而心灰意冷。
  
  靈並不是那種一但愛了就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為對方犧牲奉獻的性格,而是即使在戀愛中也會無時無刻以自己為第一優先考量的人。
  在他認定一段感情不會有結果的時候,他會快刀展亂麻的整理自己的思緒,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並且很理性地停止為對方付出情感,但不會馬上和對方劃清界線結束這段關係,在對方感覺到之前,雖然已經一點一點抽身而退了,只是他所失去的會從對方身上加倍要回來。
  為了讓自己徹底不再去想夜星憐,靈將工作排得滿檔,除了『時空之鑰』之外,他也接下其它工作。
  原本他就是在遊戲業界很有名的自由工作者,和每一間遊戲公司的關係都處得不錯,卻從來不是哪間公司的正式員工,只要對方出得起讓他滿意的價錢,他就會為對方工作。
  這次更是變本加厲,只要有工作他就接,甚至不過問價錢,完全投入到忙得日夜顛覆、昏天暗地的生活。
  而且差一點就讓他成功了,這些日子他連一次也沒想起過夜星憐,要不是一個月前,某天,他隨手抓起了一張裝在牛皮紙袋裡沒有其他包裝和封面的CD,誤以為是光碟放進電腦,聽到從喇叭裡傳來夜星憐的歌聲。
  靈應該在那首歌的開頭當機立斷的切掉它,但是當下他的腦中一片空白,眼淚不聽話的隨著那首歌的歌詞不停落下來,那首歌最後的口白,是夜星憐特地為他錄的。
  「這段時間很忙,一直沒打電話也沒傳簡訊給你,對不起。但是一直都有收到遊戲公司那些傢伙傳來關於你近況的簡訊,知道你過得很好,也因為這樣感覺像你還在身邊陪伴著我。錄製這張EP遇到挫折的時候,也會想著你在另一個地方也為了克服工作遇到的挫折而努力著,只要一想到這樣,就又有了新的動力。只是聽說你又接了很多工作,不管怎麼樣還是要照顧好自己。再過一個星期大概就能和你見面了,到時候不想看到你和第一次見面時臉色蒼白、掛著兩個黑眼圈、瘦得不成人形的樣子,那次我真的嚇到了!掰。」
  靈聽完一遍又將CD倒帶重新播放一遍、又一遍,有股暖流從內心深處源源不絕冒了出來。
  原本掛著淚水的面頰,不知不覺爬滿了笑意,還好是在自己家裡,沒有人看見,否則這樣又哭又笑一定會被當成神經病。
  靈把那張CD退了出來,拿起那個牛皮紙袋反覆看了看,上面沒有寫收件人和寄件人的地址,也沒有貼郵票,正確說法是那牛皮紙袋雖然被他隨手亂扔染上一點髒污,但上面並沒有寫任何字。靈努力反覆仔細回想,似乎是在自家門縫底下撿到的,這麼說是對方親自或是託人直接送到家裡來的囉?
  靈的傻笑又提升好幾個層級,在內心築起的那一道牆也跟著消失不見。
  "看在翼還算有點誠意的份上,暫時原諒他再給他一次機會好了。"他對自己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892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時空之鑰|網遊|狂風|夜星憐|輕小說||血影蝶映|輕鬆路線|BG向|愛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f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空之鑰 第四集18.... 後一篇:時空之鑰 第五集0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yes97327各位~小哥哥~~小姐姐
【潔兒TV】Terraria 泰拉瑞亞 自製的【黑暗迷宮】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