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RPG公會】我想做一個夢

作者:清離│2014-12-02 02:51:30│贊助:28│人氣:457



  關聯角色:魔王組──惡魔×魔王。
  極短篇。
  魔王「啊,又打敗一隻勇者了。」的後續發展。
  ※隔日一早小修文句錯字otz半夜發沒校到。





  「惡魔,我想做一個夢。」是一次午後,魔王對他說,或許已是向晚時分。魔王的身邊沒有白晝,他總以飢餓程度去判斷。那個魔王在經歷了又一次令人近乎瘋狂的痛楚──黑暗魔力的反噬──後這麼說。

  他看見她頰邊的汗珠,這裡是北方,很冷,恆溫生物吐出氣來能看見急速冷卻而形成的白色霧氣,她的汗水顯然並不是由於炎熱,他知道真正的原因。如今的她比從前虛弱許多,很多,太多,前幾天被他拙劣地硬是接回去的手臂好像快掉了──

  「啊。」

  真的又掉了。魔王輕嘆,擺擺手運用魔力,自己將它撿了起來,她的手就這樣浮在半空,等了半晌,惡魔才意識過來而後無言地接住。「果然不行,沒有醫生在,果然不行呢。對不起。」語落,她輕笑,有氣無力地,混著幾分痛苦地,即使她努力不想讓那份負面情緒表露於外,他能感覺得到。他總能感覺得到,從最初,至如今。他總能。

  「我還能撐著多久呢,惡魔?我想做一個夢。」魔王說,不是命令的語氣,於是他沒有回答,僅僅是屏息,等待,等待她說出,她想作的夢。眼前是他深愛的魔王,他深愛的女人。歷經千百年的日子,他知道這樣扭曲而成的生命型態不會更不能變為永恆,他曾經知曉,曾經深知,共同生活的日子裡卻幾乎忘了這個道理。

  直至魔王遣散了武者,也遣散了醫師。

  直至魔王甚至連離開王座都辦不到。

  他意識到,終於,他重新且再次,深刻又沉重地體會到──

  她是魔王,而且是他,就是他,親自將她推到這個位置上。

  武者和醫師離開後,他將她的王座移到陽台,他們總是在一起,一起面向著魔王身邊永不升起的太陽,永不落下的月亮。只有他能看見,於是他會對她說,為她形容,如她的眼,如她的手,如她自己,如一體。他常覺得魔王身邊的天氣,永遠的夜晚、不會到來的白晝,恰如他們的生命,如他們的感情。

  「惡魔,我想做一個夢。」她又說。這次有些強硬了,她的請求漸漸變為了命令。

  「小莫兒,妳說,」又過了好一會,他才終於有所回應,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她不會知道這幾天他在她摀著心口在地上打滾時他是如何淒厲地為她哭泣,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不能自已。他只在私底下喚她過去的名,這些年來他改變了汝和吾的用字。為她,他越來越像個人類,縱使他們什麼都不是。

  「如果王國軍沒有打過來……」魔王輕輕地,柔柔地說,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久到他們都再記不得那是何時,「如果我沒有向你許願……」她用剩下的那隻手艱難地撫著放在腿上的書,她早失去了觸覺,但她知道它在那裡,而後繼續傾訴,「如果我沒有執著找到蕾娜……如果我不決定為蕾娜的轉世復仇……如果我沒有召喚醫、帕依妲和斯兌爾……如果我沒有當上魔王……」

  她說出和現實相反的種種如果,縱使這些事實造就了現今的他倆,她心中有許多遺憾,又或許該說是太多遺憾。

  惡魔張開嘴,但沒發出聲音,他痛苦地將手放到魔王的雙眼上,縱使那眼睛早就失去該有的功能。他讓她閉上眼,用只有彼此聽得見的聲音喃喃道:「是的,我的主人,請妳做個好夢。」

  不一會她的氣息變得平穩,他知道她入了眠。

  他杵在原地,站著,看著,守候著。

  直至她從夢裡醒來,直至下一次的反噬到來。


  他沒說,這是她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提出相同的要求。





  莫兒醒來,窗外鳥語啁啾得竟甚至有些惹人心煩。

  「莫兒、莫兒,」門外,傳來母親的聲音,「快醒醒,人家蕾娜都來找妳了,該上學囉。別賴床呢。」是最關心自己,總叫自己起床的人體鬧鈴呢,她勾起嘴角。

  整頓好自己,換上夏季的短袖制服,她走下樓,蕾娜已經坐在客廳,有些不好意思地吃著她家的早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補充一日最初的營養,並同時等待摯友的到來。

  一看見她,蕾娜就紅著臉說:「真不好意思,又讓莫兒妳家請我吃飯了。」

  「怎麼會呢?」她則回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歡迎妳都來不及呢,蕾娜。」

  然後她們共進早餐,直到家人說了再不出門一定會遲到,才哈哈哈地抓了自己的書包朝外頭去。

  父親和母親總目送她們一起離開,並相視而笑。

  路上車子不多,畢竟她們生活在一個小小的村莊裡。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名字,每個生命的誕生都會被全村給關注,同月同日生的蕾娜和莫兒更是得到加倍的祝福。

  「啊,蕾娜、莫兒!」上學路上,巧遇了學校的學長。

  莫兒看了看學長又看了看身邊的蕾娜,不懷好意地笑了笑,說:「啊我今天是值日生,還要去找班上的班長拿東西,蕾娜妳跟學長先去學校吧──」後一溜煙地離開現場。她今天根本不是值日生,她跟正直得過頭的班長還吵過架,根本不可能主動去找他。她只是,為最好的朋友和喜歡朋友的男孩子製造機會而已。

  明明是這樣平凡的日常,走在路上數著掉下來的落葉有幾片,她卻突然興起了幾分希望這樣的日子不要結束的心情。

  「是為什麼呢?」

  莫兒調皮地踢開了被好心幫忙打掃的人聚集在一起的落葉,它們唰地全部散了開來,這時,她聽見有人輕喚她的名字。

  「莫兒,莫兒。」

  她認得這是班長的聲音,她回頭,本想開始另一次鬥嘴──






  「惡魔,我做了一個夢。」魔王自夢裡醒來。她張開眼睛,世界還是一片漆黑。惡魔站在她的身邊,她知道,魔力滲透過來,試著為她分擔一些負荷,她感覺得到。她有些興奮,她好久沒做夢。

  「哦?是什麼樣的夢?」惡魔的聲音傳遞過來。她也失去聽覺,早就分不清和她溝通的是惡魔的心電感應,又或者是真正的惡魔的聲音。

  「嗯……」想不起來,她沉默了會,逕自作結:「很快樂的夢。」讓她幾乎可以忘記身體的痛,忘記現實的責任,忘記很多事,很多她面對太久變得不想面對的事。縱使她想不起來是什麼樣的夢。

  惡魔真的很慶幸魔王已經失去了視覺和觸覺,這不是魔王第一次如此,然而他每次都會禁不住顯得泫然欲泣。不,他總會輕擁著她哭泣。他很慶幸她感覺不到這些。

  「惡魔,我做了一個夢。」她又說。

  「我知道,我知道。」他回答,帶著些許鼻音。



  她記不起,這是她自己提出的要求。





  本來惡魔組的故事只到魔王「啊,又打敗一隻勇者了。」這篇,而做夢是現代和又打敗一隻勇者之後更久更久的事。還是試著寫出來補完。
  世界並不總是美好。我自認這不虐,只是這個故事中魔王體系必定的末路。從往至今沒有進入假死狀態的魔王在身心煎熬下必定會呈現半瘋狂的狀態,遑論坐在這個位置上已經無數年的莫兒。
  下一任魔王將由誰接任想必並不難猜。

  他們擁有過短暫的幸福的,在彼此身上。在成為魔王之後。

  這不是HAPPY END,也不是BAD END,只是TRUE END。
  就只是TRUE END。


  親愛的莫兒,祝妳有個好夢。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730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原創|RPG公會

留言共 5 篇留言

極光雪藏
我想做一個夢...

12-02 23:59

清離
「不是逃避,只是這麼久以來她終於想稍稍歇息。」
雖然說暫休頻率好像高了些XD但她只是個被強迫長大的孩子呀~

這句話讓你興起了什麼想法嗎?12-03 01:06
極光雪藏
想起好久沒做夢。

12-03 01:11

清離
我也很久沒做夢了,至少早上起來不記得有夢到些什麼。

曾聽說過沒做夢的睡眠品質比較高的說法,也有不是每個夢都能被人有意識地記住的理論XD
雖然太久沒做夢是有問題的,不過如果只是純粹是忘了的話,安穩平常地睡覺也很好呀!12-03 01:15
極光雪藏
大概說必須依靠藥物進入睡眠會沒有夢境也不奇怪吧

12-03 01:18

清離
嗯?身邊有人在情緒激動時也偶爾會吃藥冷靜下來並睡覺,但還是會說夢話呢、非常激動,而且睡很久。(遠)不過她用量上有稍微過頭一些就是了。
雖然不知道來到這裡的你是什麼情況下才需要吃藥,不過可能的話,還是盡量不要對藥物太過依賴才好唷。12-03 01:21
櫻天影
..........不虐嗎O<<(淚目
是誰跟我要求不要虐的(痛哭打滾(#

12-03 10:45

清離
不虐啊(笑燦)(被黑單12-04 01:48
櫻天影
只好以虐還虐。(跟被黑#

12-04 06:22

清離
住、住手……QQ!!!!12-06 23: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千與塵 0... 後一篇:【FFO】雙生悖論(再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en031all
科幻超能力小說更新微百合.陪睡篇囉~ 歡迎進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