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天堂二】過去的狄恩‧戒指(十四)中

作者:冷鋒過境│2014-11-30 12:39:49│贊助:6│人氣:249
不知道隔了多少時間,終於有人打破了沉默。
 
「什麼也沒發生嘛!」
 
安魯列德一直盯著「蘿蔔乾」反覆的實行技法,除了身體發紫,屍體卻絲毫不為所動。惹得在身旁的烏魯克焦躁不安。
 
「或許這蘿蔔乾根本就不是蔓陀蘿,要不就是妳的技術還不到家。」
 
被烏魯克一說,安魯列德的臉頰像是熟番茄,紅的發熱。
 
「才不是技術上的問題咧!」
 
「那不是怎樣?搞了半天了,還是……」
 
烏魯克被安魯列德急躁的嗓音給激怒,他馬上和矮人爭吵起來。站在旁邊的兩人卻苦惱不已,由於不知該如何化解紛爭,只好在旁觀看鬧劇。
 
突然間,安魯列德閉上嘴吧,距離約百呎的地方,有不尋常的聲音。
 
「不對勁。」那瓦低聲提醒,望向前方的迷霧壟罩的森林。
 
烏魯克也停下爭執,不安的四處張望,而狄米亞則喃喃自語,使安魯列德感到更加不安。
 
風勢逐漸轉強,將周圍乾癟的枯葉吹落,呼嘯的警告聲,還夾雜了些許奇怪的聲響。
 
「馬蹄聲?」矮人抖動嬌小的雙耳,聆聽周遭可疑的聲響,雖不及靈敏的精靈,但聲音的辨別度仍遠過於人類魯鈍的聽力。矮人族長年在礦坑工作,在洞窟內細微如針的聲響,也難逃矮人的雙耳,他們精準的判斷洞窟坍崩的前兆,抑或怪物、強盜的動靜。
 
「妳確定嗎?安娜德。」烏魯克擺了臭臉望著矮人。
 
「我只是這麼覺得,還有,別亂叫我名字!」
 
那瓦不敢掉以輕心,他仔細察看周遭的風吹草動,深怕一不注意,就會遭遇生命危險,約莫幾分鐘過去,神色出現變化。
 
不等安魯列德會意到突發狀況,那瓦立刻指示大家躲在墓碑後方。
 
         ◇ ◇ ◇
 
撼動靈魂的馬蹄聲急奔而來,嚇壞了安魯列德與狄米亞。
 
情況的變化過於迅速,缺乏經驗的矮人與牧師無法立即反應一觸即發的戰爭,躲在後方不敢妄動,半獸人與傭兵早準備好矛頭指向萬馬奔騰的敵人。
 
雖說「萬馬奔騰」形容或許誇張,但馬啼聲和響亮步伐聲如潮水奔馳在這片死亡的旱土上,可嚇壞了不少幽怨的亡者,使的整個刑場響起陣陣刺耳的尖叫聲。
 
「這是……怎麼回事。」躲在後方的安魯列德感到相當不安。
 
「別出聲。」那瓦嚴厲警告安魯列德,視線始終不離前方混濁的塵埃。
 
接著,劃破漫天的塵煙,殺出壯碩的騎士身影。
 
「鏗鏘!」有力衝擊聲,揭開戰爭的序曲。
 
         ◇ ◇ ◇
 
雙方相互對峙,顯得十分急迫,對方騎乘的戰馬巨大如牛,騎乘者身穿著漆黑如夜的重裝戰甲,拿著華麗的符文劍宣示騎士生前的尊貴地位,威武的氣勢壓得令人喘不過氣。
 
出乎意外的是,對方卻自願下馬,提起符文劍與那瓦四目對視,選擇正面對決。
 
「不愧是過去有名的騎士,喀里巴斯卿。」允諾對方的期盼,那瓦舉起長劍。
 
「吾乃一名死亡騎士,即便降於席林女神,仍是戰鬥於榮譽。」
 
喀里巴斯卿,曾經是一名聖騎士,卻因時局愚弄而處決,死後受到席琳女神的詛咒化為一名不死的騎士,長年在死亡之地徘徊而無法超生,儘管身軀早已腐壞,但是喀里巴斯卿的生前的戰力,使他成為刑場亡魂中的強者。
 
就像傳說中騎士對決的場面,即便在刑場之地,戰況依舊熱血沸騰。雙方敵我保有默契,除了喀里巴斯卿與那瓦,其他人很識相地騰出空地,靜待事情的發展。
 
很快的,雙方的長劍互相交擊,如銅鐘響亮。雙方一來一往,互相較勁,這是騎士決鬥中一貫的方式,運用力量與氣勢,當敵方氣勢耗盡的同時,就是決勝的時刻。
 
安魯列德的汗水涔涔,雙手交扣,這是她第一次見識到騎士之間猛烈的對決,雙方的氣勢與技法往來不斷,幾乎不相上下,幾次驚險地閃避與迎擊令安魯列德緊張地說不出話。
 
終究優勢倒向卡里巴斯,雖然那瓦的劍術在一般水平之上,但體力仍舊會在多次猛烈的攻勢下,逐漸消耗,但身為亡者騎士的卡里巴斯卻不受影響。
 
他露出了鬼魅的微笑說:「以人類來說,汝的確了不起。」
 
死亡騎士散發著不詳的穢氣,持續逼近,那瓦大口喘氣,但眼睛與劍刃還是死盯著死亡騎士。
 
「不過也僅只於此,在吾等不朽騎士之下,汝也將成為不朽的亡者。」
 
「驕傲的態度始終不變啊。」那瓦露出了苦笑。
 
安魯列德輕拉烏魯克的皮帶,疑惑地說:「難不成,他們是舊識?」
 
「雖然我不是很了解騎士的故事,但聽說喀里巴斯是叛徒……」狄米亞輕聲說。
 
安魯列德可慌亂了,看著那瓦節節逼退,喀里巴斯似乎嘗到了勝利的甜美,肆無忌憚的展開猛烈攻勢,他舉起符文劍,打算給予人類最後一擊。
 
驚險的一刻,那瓦側身一滾,躲開斬擊後,喀里巴斯欲追擊時,乾枯的手指瞬間點著了雪亮的火光。
 
「這是……」喀里巴斯看著點燃的右手,感到困惑。
 
雪白的聖光像是火焰,延燒亡者的身軀,雖然死亡騎士不至於被低階法術而毀滅,但也削弱了身上堅不可破的黑暗屏障,對那瓦而言是一次機不可失的機會。
 
在死亡騎士遲疑的同時,那瓦順勢揮劍,斬斷喀里巴斯的右手,不給反擊的機會,那瓦擊出波動的劍氣,彎月狀的波動擊中目標!
 
「咚!」一只漆黑的頭顱彈飛落地。
 
         ◇ ◇ ◇
失去魔力的死亡騎士成了一堆碎骨灰飛湮滅。
少了首領後,一群烏合之眾驚慌失措的到處竄逃,運氣不好的幽魂,被風彈擊中,發出嗚嗚的悲鳴後,化為灰燼而逝,原本服侍於死亡騎士的隨從,馬上就被烏魯克手上的巨斧劈成兩半,很快的,刑場上安靜不少,且躺著許多乾癟的屍體。
 
「願不幸的亡者能得到安息。」
 
狄米亞念誦起神聖咒語,使枯槁的屍骸發出了光亮之火,回歸地上的塵土。
 
看到這些雪白之火,安魯列德才驚覺:「原來如此,當初是狄米亞姊姊幫了一把。」
 
狄米亞的臉頰紅潤不少,嬌羞地開始說起當時的情況……
 
「其實我只是想試試看,但沒想到效果奇佳。」
 
「是不死生物破壞之術嗎?」那瓦詢問,但狄米亞卻搖頭。
 
「是治癒術。」
 
「欸欸欸!怎麼?」安魯列德驚訝不已,狄米亞小姐使用治癒術,反而造成了傷害?
 
「原來如此,這招可厲害,不死生物原本就違逆天法,因此導正扭曲的神聖法術迫使「扭曲」的不死族被導正成「死者」的情況。」那瓦插著腰,解釋著他的看法。
 
烏魯克抓抓頭,看來他已經完全放棄理解,安魯列德則露出一知半解的神情看著狄米亞。
 
「對無法治癒的不死生物來說,治癒術反而成為攻擊魔法囉?」
 
「啊,這樣說我就懂了嘛。」烏魯克終於豁然開朗,大力拍動安魯列德的肩膀。
 
         ◇ ◇ ◇
 
雖然化解了一場危機,但安魯列德仍然沒有找到理想的草藥,而陷入苦惱。
 
「這裡真的有蔓陀蘿草藥嗎?」烏魯克隨著眾人走了數小時,顯得很不耐煩。
 
除了半獸人,其實安魯列德和狄米亞也深感疲憊,一路走來拔出不少「蘿蔔乾」,但在安魯列德使出自體變化後,卻毫無所獲。
 
這樣的窘境讓安魯列德大受打擊,甚至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
 
「會不會是我的程度太低,導致無法回收到重要的材料。」
 
「妳終於承認技不如人的事實啦!」烏魯克忿忿地說。
 
「我想不是技術上的問題……或許是哪個環節疏忽了。」那瓦低聲說著。
 
看著這些乾癟小巧的「蘿蔔頭」,雖長的有點像人形,卻不如傳聞中來的駭人,而且攻擊力也不如預期的難以應符。
 
事實上,在看過那瓦與烏魯克的戰鬥後,安魯列德現在也有能力獨自拔起「蘿蔔」,並且在多次的打擊下,擊倒這樣的怪物。
 
「蔓陀羅不如預期的強?」狄米亞思考著……
 
「我在魔法學院裡,也曾經用過蔓陀蘿的草根,印象中花費不是很便宜……聽過採集藥材的過程是相當不易,還曾經聽說它們能追著人跑。」
 
安魯列德仔細觀察這些「蘿蔔頭」,發現到堆疊如山的蘿蔔頭似乎有高矮胖瘦之分,有少數的蘿蔔成長出兩條肥厚的根,好像學步的兒童。
 
而越往瘴氣濃郁的地方,這些「蘿蔔」成長得較快,不僅長得更肥大,拔出時還會發出刺耳的叫聲,兩條如腿的根也分岔的更顯著,這些情況使安魯列德有了不少想法。
 
「那瓦先生,刑場這裡最高的位置在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710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同人|天堂|長篇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1172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線條與結構訓練... 後一篇:【天堂二】過去的狄恩‧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kima55:D
東摸摸~ 西摸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