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翻譯】SEVEN PIECE,NTD觀後感

作者:幽影│Kanon│2014-11-30 04:02:12│巴幣:8│人氣:600
『SEVEN PIECE』觀後感
作者:NTD
翻譯:道魔幽影

出處:
http://www.ringo.sakura.ne.jp/~oomichi/kanon/putizare.htm
(該網站已關閉)

※2014年11月30日修訂版

不反對轉貼;但請保留作者和譯者姓名,並禁止用於網站的收費區或隨意修改。


『SEVEN PIECE』
文:久彌直樹
初出:2000.5.14
封面繪圖:篤見唯子(薄荷屋)

這是想對Cレヴォ發布的久彌SS(side story)做個介紹而寫的感想文,裡頭當然有劇情洩漏的地方,本文的寫作方針,是以類似「是怎樣的故事?」這樣,屬於第三者的意見為優先,向各位介紹這部作品。


目次

●前言

●first snow(名雪)

●first snow II(香里&栞)

●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亞由)

●夏日(かじつ)(秋子、名雪&亞由)

●Four Rain(茜)

●SEVEN PIECE "first snow III"
 (episode:01 亞由)
 (episode:02 香里&北川)
 (episode:03 岬&雪見)
 (episode:04 澪&葉子)
 (episode:05 茜)
 (episode:06 秋子)
 (episode:07 名雪)

●刊後對話(岬&雪見)



實體書的樣式,跟上次的『ONE's MEMORY』一樣是文庫本(袖珍本),頁數大約有200頁。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SEVEN PIECE "first snow III"』是由七個短篇所構成的,而最後的刊後對話,也是個小故事喔。

===================================

●前言

這是久彌老師寫在本篇前的序言與說明,包含許多有著暗示意味的訊息,在此稍微介紹一下。

說到它的內容嘛,當然就是這本『SEVEN PIECE』的製作秘話(悲話?),這回也是在修羅場中,和每部份的預定內容苦戰的故事(合掌……)。因為本次的標題與短篇集之前做過的預告,似乎增加了自己的負擔吧,結果久彌在前言裡,好像心有餘悸的說:「絕不再做什麼下回預告了……」

在1999年冬季的同人誌即賣會(COMIKE)上發行的折本『first snow』裡,久彌有說了「自己的SS裡,寫的是『主角未登場』下的秘密見解。」

這是為了尊重擁有屬於自己的主角的那些讀者們。此外,久彌也說過,也許會出乎預期地,讓主人公登場……那時第一個想到的是『啊啊,遭到挫折了』這樣的話。

所謂的挫折,應該是指相澤祐一到最後還是登場了吧,附帶一提,這次的挫折沒有波及到《ONE》的部分就是了。當然對於『主角到最後還是登場了』這件事,久彌有在前言裡向讀者們告罪了。

因為久彌自己文章的表現方法,是『拐彎抹角的曖昧場面』,而在前言裡向讀者道歉著(這次也是),同時說自己那麼做的理由是「不作出明確『回答』,是為了留給各位讀者想像的空間……」

可是,雖然久彌為了這件事告罪,但如果讀者接受這種做法的話,那作者也不必為此而自卑吧……我是這麼想的。當然在角色的描寫上,確實也有一些場景,會讓讀者有「她對這件事情是怎麼想的?」的想法……

例如《Kanon》的栞路線後半,跟栞在商店街約會時,遇到亞由的那一幕。

*亞由說「祐一和栞果然很像是感情很好的兄妹呢。」時,祐一回答「是男女朋友。」的時候。

*再推測一下,身旁的栞挨了亞由一記擒抱(笑)後,又聽到這個問題,心裡是怎麼想的呢?嗯……以牙還牙的往亞由身上撲過去嗎?(笑)

因為沒有清楚寫明類似這樣的部分,所以我的推測有可能是錯的。但是又因為作者沒有寫明,所以我才會去想像,這應該就是久彌會這樣處理的目的吧。或許這就是《Kanon》會有許多各式各樣的SS,雨後春筍般由各位同人作家手裡誕生的原動力吧。

最後久彌說「試圖排列前面六篇的時間軸先後次序,基本上沒什麼意義」不過我認為,這應該不是完全沒有意義才對。因為對於連載SS的久彌來說,這些故事之間應該不是完全無關吧。

特別是這些對《Kanon》遊戲裡的時間軸來說,蘊含著深刻意義的作品。

名雪路線:
first snow → 夏日→ first snow III(episode:07)

香里&栞路線:
first snow II → first snow III(episode:02)

亞由路線:
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 → 夏日 → first snow III(episode:01)

我想只要看出這些故事之間關聯性的人,應該能理解我會這樣排列的理由,令人佩服的是,雖然『SEVEN PIECE "first snow III"』是新的作品,但是這七個短篇依舊和另外那幾篇再次收錄的作品,有相當的關聯性。

這是否暗示了,其實久彌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充滿計劃性的,做出全部作品的大綱了呢?如果這全部都是同一時期寫的新作的話,那可真是個大工程啊……

當然也不排除,分析之前的作品,然後牽強附會地把後面的東西『擠』出來的可能性啦。(苦笑)

#這回在關於時間軸的說明,似乎讓我明白了一個謎題。

#特別是亞由路線,個人似乎擅自領悟了什麼(後述)

依照我個人的印象認為,用編劇用語來比喻的話,名雪路線應該是critical path(主軸),而『夏日』是milestone(最關鍵的事件)吧。

※      ※      ※      ※

●first snow(名雪)

名雪SS(名雪視點)

『first snow』是久彌直樹(Hisaya Naoki)在1999年冬季的同人誌即賣會上,以折本的方式發行的SS,之後再次收錄於『SEVEN PIECE』之中的版本,經過久彌稍加增補之後,篇幅大概是原本的1.1倍吧。

這篇故事的背景,是設定在1月初的雪之小鎮上。內容則是名雪的表哥,那個男孩回到這裡的前一天,到名雪去接他的這段期間發生的故事,香里和秋子也登場了。


○1999.1.6 pm2:05

===================================
天上下著雪。
像是要掩蓋陰沈沈的灰色天空般,純白的小小結晶飄啊飄地飛舞而降,來到了這個雪國的小鎮上。
===================================

譯註:『1999.1.6』是《Kanon》序章的時間

看到像這樣描寫雪景的久彌式筆法,有沒有很熟悉呢?從故事一開始,這部作品就充滿了各種對雪的細膩描寫,讓讀者一邊讀,一邊在心中想像他所描述的美麗景象。

距離約好的1點,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提早離開社團活動的名雪,明明已經到車站那裡了,卻不到他那邊去,而是在那裡回想起七年前別離的那天,在這七年之間,一直想將它忘掉的那天。

===================================
搞不好,他已不記得我……
又或許,他已認不出改變後的我……
那天的禮物……我說過的話,甚至是……我本身,或許通通都已經忘在那遙遠的昔日……
===================================

名雪覺得好可怕……

但是,就算在這裡害怕,名雪也依然不知道,那個人到底記不記得自己的事情……


○1999.1.5 pm5:46

名雪和香里從電影院裡出來,為什麼名雪卻一臉不滿的樣子呢?這段劇情是發生在上一段的前一天。

===================================
「……原來如此,難怪妳看起來就是一副睡得很熟的樣子。」
「那部電影,我也很想看的耶……」
「很快就有錄影帶可以租了,到時再看就好啦。」*
「要在有大音響的電影院裡看才好啦。」
「有那個大音響妳還能睡得那麼熟,名雪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喲。」
「……這樣我一點也不高興。」
「也對,畢竟這可不是能拿來稱讚的東西。」
「香里……妳喜歡黃色的果醬嗎?」
「對、對不起,名雪。下次我會叫醒妳的……」
===================================

在這裡依舊描寫了被香里戲弄的樣子,不過只要一發就能阻止香里繼續吐槽的果醬,還真不愧是威名顯赫的『謎之果醬』啊。

兩人邊聊邊走去了百花屋,在那裡偶然間聊起了自己心中的夢想。

===================================
「如果我買彩券中頭獎的話,我一定要去吃豪華綜合特級百匯喔,那可是我的夢想呢。」
「真好呢,名雪的夢想還滿容易實現的嘛。」
「香里呢?」
「……我的夢想也跟名雪一樣。無聊透頂,一點意義都沒有……」
「香里,妳剛剛是不是毫不在意地毒舌了啊……?」
(略)
「……真的喲,可以簡單實現的……簡單過頭到,連自己都沒意識到那個願望的……如此司空見慣的夢想……」
「香里……?」
===================================

譯註:豪華綜合特級百匯,ジャンボミックスパフェデラックス

在遊戲的本篇當中,香里也有像這樣的劇情,這是栞路線的一個伏筆。之後她用這句「……這樣說的話,會不會感覺有點帥氣呢?」敷衍過去,栞那句相同的口頭禪,應該就是從姊姊那裡學來的吧。

接著話題轉到豪匯(ジャパ)上……這是香里擅自給那個『豪華綜合特級百匯』取的暱稱(笑)

名雪跟香里抗議說,怎麼隨便給它取了個怪名字。接著名雪提議,大家一起出錢,吃一次豪華綜合特級百匯,才剛說了『北川』的名字,香里就說不要找她了,還對名雪說,自己的夢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實現,最後還想介紹彩券行給名雪。

說到這裡,名雪感覺香里是在對她隱瞞什麼,於是開始追問了起來,難道是北川的事嗎?

然而在追究這件事中,名雪吐露了吃『豪匯』這件事,其實並不是自己心中最大的願望,而自己真正想要的其實是……

不過話還沒說完,名雪又轉移了話題,於是換成香里抓著她剛剛的那句話,開始反擊了回去。不過因為這時兩人透過玻璃窗,看到窗外突然下起了大雪,而決定先打道回府,因此今天這場勝負就以平手收場了。

此時名雪注視著並不新奇的飄雪,突然回憶起那天的事情。可是為什麼會在這裡,突然想起了這個……想到這裡,名雪在心裡對自己說,這種事就算想起來,也已經無濟於事了。

===================================
因為……
我真正的願望……
早已消逝在那久遠以前的飄雪之日了。
===================================

作為伏筆的這個預感,導致了接下來的場面,我還滿喜歡他這種做法的。

接著故事的背景,移到了名雪回家後,水瀨家的餐桌上。

預測到名雪會去百花屋,所以晚飯稍微煮少了一點,秋子還是一樣厲害呢。母女兩人的餐桌,直到現在為止,一直都是如此。

在這個日常對話裡……提到了果醬。成為街頭巷尾話題之一的『謎之果醬』,在這裡稍微透露了原料之一的提示。

雖然久彌的這篇同人,是屬於非官方的二次創作,不過他畢竟是名雪、栞和亞由三人劇本的執筆者,所以對於想學《將太的壽司》那樣,將『謎之果醬』原味重現的人來說,這個場面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吧(笑)

===================================
「等等要不要嚐嚐看,媽媽做的果醬呢?」
「嗯,好啊……」
「不過,是普通的果醬嗎?」
「當然啦。」
「不普通的果醬之類的東西,媽媽可做不出來喲。」
「……媽媽,我想問一下,那個黃色果醬的原料……」
「是商業機密喲。」
「我還是很在意耶。」
「那,只能給個提示。」
「材料的其中之一,名稱是『ぴょ』開頭的喲。」
「……ぴょ……?」
「接下來就是秘密了喲。」
「……ぴょ……」
我忽然有一種,如果不要聽會比較好的感覺。
===================================

對於那個名字從『ぴょ』開始的,到底是什麼材料,當時曾議論紛紛過,不過到最後還是沒討論出什麼所以然,所以想知道正確答案的話,還是得問久彌嗎……

因為日語裡,以『ぴょ』當開頭的字真的好少……
平壤、彼得大帝、蹦吉……通通都不對(笑)

回到水瀨家的事情,秋子繼續用一如往常的語調說了下去,其實在講那個果醬時,也一樣是這個語氣……果然對秋子來說,『謎之果醬』也只是日常的一部份吧……

===================================
「還記得那個男孩嗎?我是說妳的表哥。」
「……咦?」
===================================

對名雪的日常帶來巨大變化的台詞,在百花屋時突然浮上心頭的回憶,明顯就是這句話的事先鋪墊。在讀者當中,也有不少因為這篇文章和遊戲本篇之間的差異而驚訝的……我也是其中之一。

從遊戲本篇開始時名雪的態度來看,我認為這個通知的場面,將這篇文章後面,名雪放下心裡的包袱,開始高興起來的轉變,巧妙地融合到整個劇情裡頭,看過了名雪路線的後半,並且走過名雪的True Ending之後再來讀這個『first snow』的話,就能好好體會名雪的心情了。

更仔細來說的話,這篇『first snow』本來只是雜誌附錄的SS名雪篇(真的很短,而且沒有劇情洩露),原本的劇情,只有1999.1.6早上在水瀨家門口,母女兩人的對話而已。

這時的內容只有「拜託妳了(下定決心),去接那個讓妳昨天沒胃口的人吧。」而名雪則回答「多少還是有吃一些啦。」

吃晚餐時實際上的樣子,以及名雪那時的心情,並沒有清楚寫進附錄SS裡。在讀者當中,或許真的有人認為是「吃晚餐的時候,名雪因為表哥要來而覺得很高興,因此被秋子戲弄了幾句。」吧。

在折本『first snow』當中,久彌自己也有寫到:「在雜誌附錄時,會洩漏劇情的題材都沒寫進去。」像這樣的解說,如今我也能意識到,名雪的心情了。

在網路上可以找到很多,將焦點集中與『first snow』相同時間點的SS,當中一定也有正好察覺到名雪此時心情的作者吧。

之後,我想名雪和祐一再會時,已暫且放下了恐懼,坦率地用簡單的方式,表達出對重逢的喜悅。


○1999.1.6 pm2:58

在車站前的長椅那裡,又過了將近1個小時,名雪還是坐在那裡,動也不動。察覺了她的心情的,除了看到這裡的讀者之外,還有一個人……

===================================
「雪,積起來了喲。」
見到了一臉擔心地,在身旁看著自己的溫柔眼睛。
「……媽……媽……?」
(略)
「我……沒問題吧?保持平常的自己吧,沒問題吧?」
「名雪,喜歡雪嗎?」
「嗯……最喜歡了。」
「要是這樣,就沒問題了。」
微微笑著的媽媽,輕輕地點點頭。
===================================

這時出現的秋子,形象不知不覺的和遊戲序章時,名雪的印象相互重疊了。從「雪,積起來了喲。」開始,到最後的笑容……

秋子的出現,讓名雪鼓起了勇氣,決定走向新的日常生活,並且希望……

===================================
我就是我,如今的我。
想要再一次,一起遊玩。
想要笑著走在這雪國小鎮上。
因為……
對我來說……他肯定還是非常重要的人。
===================================

哇……祐一這樣會不會遭到什麼因果報應啊,都已經看到了這裡,還有辦法心平氣和的選擇其他路線(笑)

對此,倉貓大姊說:「罪孽深重的男主角……」

不過遊戲本來就是這樣的,如果決定走其他路線的話,祐一就不會跟名雪一起午飯和上學,下課後或假日也不會在一起。但是如果考慮到名雪的心情,而不選擇『反對名雪的意見』的話,這樣卻會……(苦笑)

譯註:那是進入亞由路線的選項(笑)

還不知道主人公(玩家)位置的名雪,先去買了一罐咖啡,然後自言自語的說了聲:「加油(Fight)……喲。」

接著,她站在那個人面前,問出自己從剛剛就一直想問的問題……

===================================
「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

這裡和遊戲序章時,完全同步了。接著名雪對記得自己名字的那個人……對這座小鎮大發牢騷的那個人……對這樣的他笑著回答了……

===================================
今年的雪,才剛剛開始喲……
===================================

最後一行的這句話,正是這一系列SS標題『first snow』的由來。然後在真正的最後一句寫上了……

===================================
END of "first snow" to be "Kanon"
===================================

沒錯,《Kanon》這部遊戲,就從這裡開始了。


===================================
譯者後話:

《Kanon》京都版動畫第22話,受到打擊的名雪說了這樣的話……

名雪:「之前再次相逢的時候……」
名雪:「我其實很怕見到祐一的唷。」
名雪:「想說『他會不會把我的名字給忘了』……」

這三句話雖然在遊戲本篇和官方小說裡都沒有,但卻十分貼切的符合了『first snow』裡,名雪的心情喔。

『first snow』的本文在下也有翻譯(多謝夢雪大提供原文圖檔),喜歡《Kanon》的各位,不妨也去看看吧~^_^_V


2007.8.27補充資料

各位還記得嗎?《Kanon》京都版動畫第14話,佐祐理向祐一解釋《卡農曲》(全名:帕海貝爾的卡農曲/Pachelbel's Canon)的特點時說了:

「同じ旋律を何度も繰り返しながら、少しずつ豊かに、美しく和音が響きあうようになっていくんです」
(不斷地重複著同樣的旋律,和弦逐漸豐富,形成美麗的呼應。)

「そんな風に、一見違いのない毎日を送りながら、でも、少しずつ変わっていけたらよいですよね……」
(就像這首曲子一樣,過著乍看是不斷重複的日子。但如果能逐漸有所改變的話,就好了呢。)

雖然不是完全一樣,但在這篇『first snow』將近結束的時候,秋子對名雪說的這句話,似乎也隱約透露出一抹《卡農曲》的影子呢(還順便調侃了名雪一下~笑):

「でも、少しは変わってくれた方がいいわね。朝、早起きできるようになるとか、ね」
(不過,如果能逐漸有所改變的話,也很好呢,比如說早上如果有辦法早起的話,吶。)

此外,《Kanon》京都版動畫最終話『夢の果ての追復曲(カノン)~Kanon~』裡,秋子對祐一說出亞由並沒有死去這件事時,背景音樂也正是這首,詮釋了整部作品主題的《卡農曲》喔。

其實在下一直覺得,《Kanon》京都版動畫的製作群,應該有看過『SEVEN PIECE』的。因為在動畫裡有很多地方,讓在下有這種感覺……

譯註:《卡農》(德:kanon,英:Canon),只是復調音樂的固定創作形式,而不是一種曲式

※      ※      ※      ※

●first snow II(香里&栞)

美坂姊妹SS(香里&栞視點)。

這篇和名雪的『first snow』一樣,原本是發表在雜誌附錄上的短篇SS,經由久彌加筆之後,應該可以稱它為完整版吧。

當時的SS裡,只有描述了栞1月8日的情況而已。不過再加筆後的版本裡,多了香里那邊的故事,以及12月25日(香里告訴栞實情那天的次日)的劇情。

以段落為單位,切換姊姊和妹妹的視點,而放在一開始的,則是這段像是詩一般的詞組。

===================================
一年一度,被稱作白色聖誕的,特別的雪。
在那特別的日子,妹妹向姊姊詢問了實情。
然後,姊姊就把事實告訴了妹妹。
===================================

NTD註:跟其他篇的介紹一樣,這篇也有引用到SS的內容,不過為了不會讓各位之後在閱讀SS時的樂趣減少太多,我已經盡可能減少引用量了。而且因為前後文的問題,引用的內容有被我擅自修改過(抱歉)。當然引用的部分,我會特別標出來的。

○1998.12.25 am 7:28 姊姊

起來的香里覺得,今天早上一點也不『安』,外頭下著現在這個季節罕見的雨。這裡寫到香里用寒假的社團活動當藉口準備要出門,可是心裡想的,卻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用這個頗為嚴肅的橋段,開始了這篇故事。

就算不用說,大家應該也看的出來,這篇SS跟遊戲本篇之間最大的關聯,在於昨天的關鍵事件,香里對栞說出了那個病的實情。在這個故事裡,描繪的就是這對姊妹的情形。

香里自己也很清楚,現在的日常生活,已不同於以往……

===================================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隨處散落的,名為日常的拼圖片。
可是我知道,那只是幻覺。
因為我已失去了,日常中最重要的那一片……
===================================

然後……姊姊作出了結論……

===================================
我已經決定,再也不去思考那孩子的事了。
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妹妹……
並且……
那個孩子已經不會再叫我『姊姊』了……
===================================

在這裡確立了,遊戲本篇裡香里的情況。香里表現在外的,是頭腦優秀,性格堅強又值得依靠的類型。從另一個方面來講的話,當然也可以說,這都是為了掩飾自己脆弱的一面……

稍微補充說明一下,在遊戲本篇裡有提到,即使是從小到大的好友名雪,都不知道栞的事情。從這一點透露出,也許香里從很早以前,就有想過像這樣的事了吧……

○1998.12.25 am 8:11 妹妹

跟前面那段一樣的時間點,換到妹妹這邊的視點。我想昨晚的事件,想必對栞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久彌用『每天寫的日記。昨天那一頁,是一片空白。』這句話,很直接地點出了這一點。栞在思索著,但卻怎麼也想不出來該怎麼辦才好……

○1998.12.25 am 8:27 姊姊

在雨中上學的那一幕,名雪登場了(這是當然的吧?)。在這段裡專門寫上學這一幕,而沒有跟香里之前那段寫在一起。

===================================
「早安,名雪~」
「早……」
……
「怎麼啦,招呼打的像個小學生一樣。」
「我還想睡……」
===================================

搞不好剛剛名雪是邊走邊睡吧?(笑)

===================================
「可是,昨天不要下雨更好吧。」
「難得的聖誕節耶。」
「就算是白色聖誕,對寒假第一天就要來學校的我們來說,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吧。」
「這樣說的話,北川會哭的。」
「看,不快點的話,田徑隊的練習就要開始了。」
「香里,別轉移話題啦。」
===================================

事實上,名雪似乎有用北川來調侃香里的傾向(笑)。不過到最後,還是逃不出香里的手掌心嗎?名雪的進攻到此為止,接著就是香里的反擊(笑)

===================================
「話說回來,名雪。妳們田徑隊,就算下雨也要練習嗎?」
「……啊。」
「名雪?」
「我要回去了……回家睡個夠……」
下雨天似乎暫停練習吧。
(略)
「既然都已經好不容易爬起來了,就來一下我的社團吧~」
「我才不想去幫忙社團活動呢。」
「回去的時候請妳吃草莓聖代。」
「要幫什麼就盡管說吧。」
馬上見風轉舵了。
「果然還是那麼廉價的價值觀啊。」
===================================

……只要用食物,就能輕易被拉攏的名雪(笑)。這也是名雪可愛的地方啊(笑)!這些就是名雪和香里她們平時的生活,讀著讀著,不自覺地就苦笑起來了,不過我也很喜歡像這樣的橋段啦。然後在這段的最後一行寫到,香里這麼想了『我也許只是不想,自己一個人獨處罷了……』。

其實對現在的香里來說,像現在這樣的日常生活是非常必要的。雖然找名雪幫忙社團活動,是很自然的舉動,不過這其實也是香里在內心深處,想依靠名雪的結果。真是佩服久彌可以這樣,一邊描寫快樂的上學,一邊又用香里真正的心情,和這一幕形成對比。

而且這也再次確認了,名雪果然是香里重要的好友,這讓我這個讀者很高興呢(也許本人沒什麼自覺就是了~笑)。

○1999.1.8 pm 4:09 妹妹

===================================
「沒問題的,我可是特地為了這個而早起的。」
其實我是高興到睡不著,不過要是老實跟姊姊說的話,一定會被她戲弄的,所以這件事就保密吧。
一直憧憬著的制服。
而且,能跟姊姊一起去上學,我比什麼都還高興呢。
「我似乎有個奇怪的妹妹呢。」
「難道~我不是姊姊心愛的妹妹嗎?」
(略)
「在旁邊盯著妹妹換衣服,這樣好嗎?姊姊~」
「身為姊姊,當然要親眼確認妹妹的發育情形吧~」
(略)
「比我想像的更不適合呢。」
「姊姊好過份~都還沒問出口……」
「像這樣還不適合。」
穿著跟我一樣的制服,姊姊點頭表示理解。
「以後每天都會漸漸地更適合啦。」
===================================

在這一段描寫了姊妹親暱的模樣,想當然爾,這裡寫的是栞入學那天的情形。從這段遊戲本篇沒有的劇情看的出來,她們的確是非常要好的姊妹。喜歡撒嬌的妹妹和非常溫柔的姊姊……我有這種感覺。

雖然我引用了其中一部份沒錯,但如果可以的話,各位還是拜讀一下久彌的原作,這種感覺會更清楚。特別是這段裡頭,還有像是『栞的睡衣是怎麼脫的』之類的重要情報(開玩笑的)。基本上,其實也是把鈕扣都解下來之後再脫掉啦……(笑)還有!栞制服上的緞帶,是香里幫她綁的,這點似乎是描寫姊妹生活裡,必備的場景吧。(笑)

不管怎樣,久彌寫的這篇,似乎有點在彌補遊戲本篇裡,沒有篇幅多描寫一點姊妹愛的遺憾吧。不過這裡有個疑點,那就是既然她們是這麼要好的姊妹,那香里應該會很自傲的,向名雪介紹自己心愛的妹妹吧,可是為什麼名雪會連栞的存在都不知道呢……

香里自己說過,從很早以前就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有妹妹,可是栞卻沒有察覺姊姊對自己態度的兩面性嗎?如果這樣說的話,那這個姊妹愛到底還是不是真的呢?特別是香里那邊……

接著……
這一幕這樣繼續下去了。

===================================
最喜歡的姊姊,笑聲逐漸遠去……
手上的存在感,也逐漸遠離了……
我發現了,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個夢……
其實,在途中就發現了……
===================================

沒錯,這只是遙遠之日的回憶,在今天的夢中重現罷了。栞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回想起姊妹之前快樂的樣子,栞的心裡就更是黯然。有讀過那篇雜誌附錄SS的人,要是感覺敏銳一點,應該也能注意到這一點吧,當然也有可能是從今天的日期並不是開學日這點,來察覺的也說不定。

然後……沉浸在夢境餘韻的栞抬起了頭,她想到了一個解決的方法。栞沒有哭,因為已經哭不出來了。

===================================
「……終於。」
「……找到了喔,姊姊。」
「……再不去的話,商店就要關門了喲……」
===================================

轉頭再看了一眼,掛在牆壁上那件自己只穿過一次的制服,然後栞準備要出去了。知道遊戲本篇裡,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的人,大概會喊『等等!太快了吧~』這樣的話吧?

這個故事就到這裡了。
而雜誌上的附錄SS,大致上也一樣是在這裡結束。
可是在最後一行,寫下了「END of "first snow II" to be ……」
(fsII到此為止,接著是……)

這裡和『first snow』的最後一行不同,而且我覺得,這也是跟附錄SS差異最大的一個地方。

久彌這次在最後的最後,稍微加了這麼幾句話……

===================================
「……妳沒事吧?」
「怎麼啦……?」
「看來好像是雪塊掉下來了。」
這是小小的偶然下的相遇。
===================================

雖然僅僅只有4行,不過卻讓人心生一種『得救了』的感覺。當然大家應該都知道,接下來就是遊戲本篇裡的劇情了。

栞用回想般的語調說:「我還沒發現,那就是讓今天成為對我來說真正非常重要的日子的,最初的一步……」
(這樣說的話,應該能解釋那個關於『重要的日子』的疑問吧)

在即將結束的時候,氣氛從糾結轉為希望,就算是已經知道劇情的讀者,看到這種表現應當也會很高興吧。

而且這篇正式描寫了香里&栞的視點,對街頭巷尾的SS作者和DNML作者來說,具備了如同參考書般的價值,因為用主角以外的視點來寫的文章並不多。當然,這個沿襲了《Kanon》遊戲本篇那種筆法的小說,對於想寫小說的同人作者來說,也是相當好的範本。


譯註:DNML(Digital Novel Markup Language)

把音樂和圖片等東西,加入SS(Short Story)裡,讓它變成文字冒險遊戲(AVG)的程式。

文稿製成網頁的樣子,再使用susie插件。因為有時也使用了本篇的圖片,所以這些二次創作讀起來的感覺,跟本篇幾乎是一模一樣。

※      ※      ※      ※

●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亞由)

亞由SS(亞由視點)。

跟『first snow』和『first snow II』一樣,都是原本發表在雜誌附錄上的短篇SS,再次收錄的版本。雖然說是再次收錄,不過描寫的場景增加了不少,整體的篇幅大概是雜誌附錄時的1.5倍,所以買下去的話,也十分合算的嗎!?(個人獨斷認定)

只有一個地方,是雜誌附錄那邊佔上風,那就是樋上いたる老師的彩色插圖。這次再次收錄的版本,沒有插圖真是太可惜了,穿夏服撐著傘的亞由真的很可愛呢……

幽影註:京都版最後,亞由在說夏天時的那個畫面,似乎就是以剛剛說的這張插繪為藍本做的^^

這篇故事的時間,是7月某個下雨的日子。亞由在雨中撐著傘,等著那傢伙時……偶然發現到,自己隔壁的那個小女孩,也一樣在等人。亞由不自覺的把小女孩的身影,和過去的自己重疊在一起了……

雖然一開始感覺有點嚴肅,不過這其實是個很溫暖的故事,所以各位就請放心讀吧。對希望亞由能打起精神來的讀者來說,看了這篇應該會很高興吧。

===================================
若是平時,就該約在那張木頭長椅碰面。如今那張椅子被擋在雨幕後頭,從這裡根本看不到它。
「……果然還是遲到了。」
輕嘆了一口氣,同時低聲嘟噥了一聲後,人家抬頭望向天空。
進入七月以來,幾乎每天都會下起這樣的雨。
===================================

故事在一開始的時候,描寫了像這樣的情景。就算不是在寫雪,不過寫的還是相當棒呢……這種稱讚法會不會有點無禮啊(笑)>對久彌來說的話。

總之,對夏季長雨的描述,似乎也描寫到亞由一開始心情有些灰暗的樣子。

從文字裡頭推測,似乎從春天開始,兩人約會時就經常這樣約在車站前的長椅這裡。而且還提到,雖然那傢伙好像常常有點遲到,不過都還是一定會來約定的地方的。

若是這樣,那亞由應該不會太在意他這次的遲到吧,那又為什麼會露出這種不安的表情呢?下雨這件事或許會讓人聯想到,可能另有隱情的樣子。

===================================
「……果然還是生氣了吧。」
吵起來的原因,其實只是件小事而已。
到底是多小的事情,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
「……又不是人家的錯。」
===================================

原來(果然?)是吵架了。

雖然心情灰暗,不過還是能看到她學好朋友(名雪)的口頭禪「Fight……喲。」那樣,讓自己打起精神來的樣子。

時間悄悄的在雨中流逝,注意到身旁那個跟自己一樣撐著橘色雨傘的小女孩,亞由忍不住打了聲招呼。

聽到小女孩說她正在等人的時候,亞由立刻回答「那就跟人家(ボク)一樣了。」

「人家(ボク)?」小女孩訝異的重複了這個字。

「那個,雖然是用人家(ボク),不過人家可是女孩子的喔。」亞由連忙向小女孩解釋的樣子,也很有趣呢。(笑)

『ボク』這個男性的自稱詞,可是遊戲本篇裡,亞由被那個壞心眼的傢伙嘲弄的重點呢。說不定因為這個小女孩的態度,讓亞由痛下決心的改掉用『ボク』的習慣呢。(笑)

譯註:亞由這句『ボク』要改過來,似乎不太可能吧(笑)

不過當亞由問小女孩「會很奇怪嗎?」的時候……

===================================
傘下小小的身軀搖著頭。
看到隨著小女孩的動作搖來晃去的傘,人家微笑了起來。
「妳這麼說,人家也很高興喲。」
「…………」
===================================

像這樣的回答,雖然很簡短,不過也很可愛呢。雖然亞由用了『說』字,可是女孩子其實沒有明『說』,而是用肢體語言……搞不好女孩其實被嚇到了吧?>亞由殿>最後那行的「…………」

亞由就這麼毫不在意地,繼續對小女孩說了起來。接著說起了吵架的事件,然後雙方又鬧彆扭的不接電話,讓兩人都沒有向對方道歉的機會。注意到自己說了多餘的話,亞由連忙向小女孩道歉。可是聽到這些事的小女孩,卻隱約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其實這個小女孩,似乎也跟自己正在等的那個人吵架了。在「跟人家一樣呢。」「……嗯。」這樣的對話後,兩人陷入了沉默。

在雙方暫時無言的時候,小女孩先打破了沉默,拿自己親手烤的小餅乾請亞由吃。看到她天真的動作,亞由不禁又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
「人家開動了~」
拿起最小的那片餅乾,送進嘴巴裡。
「…………」
小女孩注視著人家的表情。
「……好吃嗎?」
「嗯,很好吃喔。」
雖然因雨受潮的小餅乾有點苦,但還是比人家自己做的要好太多太多了。
所以,人家坦率地表示認同了。
===================================

然後小女孩說,喜歡的話就別客氣,盡量吃。她會這樣說,大概是剛剛注意到,亞由刻意選了裡頭最小那片來吃的關係吧。當然亞由回答了「妳這樣說人家好高興,但這並不是為人家而做的不是嗎?所以,人家可不能再吃了。」

這確實是亞由會說的話,接著她繼續說了「一定會來的喲。妳不正是因為相信他會來,所以才在這兒等的嗎?」

亞由的鼓勵,讓小女孩稍微恢復了點自信。不管怎麼說,有亞由的保證,跟小女孩相約的對象應該會過來的。因為眼前這位大姊姊,可是能夠讓奇蹟發生的喔。(笑)

接下來,小女孩就用「大姊姊(お姉ちゃん)……」來稱呼亞由,而她也高興的接受了。接著想起之前對話的小女孩問了「大姊姊……在這裡等是為了什麼?」

亞由原本的打算,是先發發牢騷,然後要那傢伙買鯛魚燒請客,因為是那傢伙的不對……可是不知為何,亞由並沒有把這樣的話說出口,而是又沉默了。

她也發現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就是那樣嗎?還有……真的完全是那傢伙的不對嗎?

也許她還注意到了另一點,一樣是吵架之後在這裡等人,亞由這邊是賭氣地在等,雖然不知道小女孩的狀況,可是她手上那包自己親手做的餅乾,怎麼看都像是用來賠禮的……

說不定是這種不一樣的感覺,讓兩人聊起來的>亞由大姊姊……

時間在兩人眼前,確確實實的逐漸流逝了過去。小女孩那邊先有了變化……

===================================
「……啊。」
女孩子發出輕輕的聲音。
打破了寂靜的時光。
往常梅雨時節這平凡的景象中,第三支雨傘不知何時,如花朵綻放般出現在視野中。
水藍色的傘。
小小的雨傘。
小女孩臉上的表情,像是在笑著,又像是在哭著,總之充滿了複雜的情緒就是了。
隨之出現的,是個跟小女孩年紀差不多的小男孩。
上氣不接下氣的小男孩,難為情似地露出笨拙的笑容。那全身濕答答的樣子,真不知道小男孩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撐傘。
===================================

真是太好了呢。(笑)

向小朋友們揮手道別後,亞由目送著她們離開了(真有禮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亞由,感覺雨聲似乎稍微變大了些。但現在的亞由,已經走出一開始的心境了。

從這篇SS看到了,隨著時間的經過,等待的心情逐漸產生變化,而且還是很明顯的改變。實際上在讀這篇SS的時候,描寫時間流逝所用的篇幅,比描寫雨景還多。感覺貫串這個故事的,應該不是雨,而是時間才對吧。

===================================
雖然重要的回憶,存在於過去的時間裡。然而新的時間,在塗上了名為回憶的色彩後,也一樣會轉變為重要的瞬間。
人家知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景色是永遠不變的。因此,人家也很高興地擁抱現在的時光。
隔著雨幕,打著傘的那傢伙就站在那裡。
「……嗚咕……」
其他的話、想說的話,應該也有很多、很多才對……
但是……一看到那傢伙的臉,人家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接過人家遞過去的傘時,他的手掌,比留在回憶中的感覺,還要更大、更溫暖……
「嗚咕……太慢了啦~」
人家衝到那傢伙身邊,嘟噥了一聲後,『砰』地敲了他的頭一下。
===================================

亞由跟那傢伙相遇時的表現,真是可愛呢。這該說是跟預料的一樣,還是說這是典型的反應呢(笑)。亞由果然還是我們認識的亞由啊~

這個故事就到此結束,接下來一定就是為昨天的事情道歉的劇情吧。不管昨天到底誰是誰非,亞由在這裡等了這麼久畢竟是事實,所以那傢伙肯定要買鯛魚燒來賠禮的吧。

其實認真想想,就算沒有吵架,那傢伙應該也常常買鯛魚燒吧。先不想有沒有附加價值,亞由開給那傢伙的條件,應該是他要請客,而且還不能限量吧。(笑)

不過在這裡的鯛魚燒,有個最棒的附加價值,那就是跟自己等的人一起吃鯛魚燒。對亞由來說,鯛魚燒果然還是跟等的人一起吃最好吃了。(所以說附錄SS的插圖,是有很大的意義存在的。尤其是最後那張插圖,兩人合撐一把傘,笑容滿面,一臉幸福地在吃鯛魚燒的亞由……)

最後,讓我有感覺的還有一點。亞由結局之後的故事,一般都會認為這是幸福生活的開始吧。然而從等著對方來這件事知道,這篇SS裡亞由並沒有住進水瀨家。跟幾乎到處都會看到的,跟亞由住在一起的幸福SS比起來,感覺稍微有點寂寞呢。

在遊戲本篇裡,主角曾經做過一個夢,在夢中虛幻的日常裡,有著和亞由一同生活的每日,還有亞由向秋子學怎麼烤餅乾的事情。幸福的幻影,將悲哀的事實襯托的更加哀傷,但……有沒有想過,如果這是現實的話呢?

在讀附錄SS當時,我是這麼想的。關於這個問題,久彌在這次的『SEVEN PIECE』裡有個回答,寫在『夏日』這篇SS裡。看了那個回答之後,我總算明白亞由沒有一起住在水瀨家的理由了。這個理由如果是從遊戲開發時,就已經存在的設定的話,那就太厲害了……

(在寫『ONE's MEMORY』的讀後感時,我好像也說過一樣的話……)

===================================
譯者後話:

關於那個理由,在下雖然知道一點,但在完全弄清楚之前,還是先別說比較好。總之,敬請各位期待下篇『夏日(かじつ)』的心得翻譯吧~^_^

此外,這篇SS的原名是『ユキの流れ落ちた街で』,在下之前暫譯為『雪花飄降的小鎮』,但此譯名與文中的背景,梅雨季節的小鎮不合,於是改為現在的譯名『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

改成這樣的理由,是因為日文裡『ユキ』和『雪』發音相同,但久彌特意不用『雪』這個字,或許意味了原本的『雪』在此時,已經不是『雪』的狀態了,所以在下譯為『融雪』。

『流れ落ちた』比較沒爭議,就是『流下來』的意思。而『街で』的話,『街』是街道或是小鎮的意思,加了『で』則意指在街道上、在小鎮上。將這些組合起來之後,就是『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這個譯名了。

另外,關於本文季節的問題……

不知各位有沒有發現,為何『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這篇SS,在一開始的時候,有說時間是7月某個下雨的日子。然而後面又說,現在是梅雨季節呢?

原因是,日本的梅雨季節,時間和我國不同。所謂的梅雨,意指春末夏初的長雨。在中國的江南,梅雨季是三到四月;在台灣,梅雨季大概在五月中到六月中。然而《Kanon》的故事背景,日本東北地方的北部,梅雨季是六月上旬到七月下旬。

懂了嗎?不是久彌弄錯時間,而是因為日本跟台灣兩地,梅雨季的時間根本不一樣。

還有一件事,根據『《Kanon》舞台探訪』,《Kanon》的背景主要是取材自北海道的『札幌(Sapporo)』。氣象網站有提到,北海道氣候區夏涼冬寒,降水少,受梅雨、颱風影響小。

一般都說北海道沒有梅雨,是因為梅雨季末期,北方冷氣團衰退,造成夾帶大量水氣從南方北上的鋒面快速通過北海道的緣故,所以常常觀測不到北海道有梅雨的現象(但不是完全沒有)。而且札幌在北海道的地理位置,還不算太北邊,所以應該還是有一點梅雨的吧……

譯註:後面關於札幌那段,可以不必太在意(笑)


2014.11.12譯後感想

這篇老師後來加筆了不少,處理起來比較費力,不過是很棒的故事呢。話說這段話也讓在下聯想到《最終幻想八》的『時間魔女』阿爾迪米西亞,最終型態現身時的台詞:

回想起你的童年……
你的感覺……
你的話語……
時間……
永遠不會等待……
不管你如何的去抓緊……
它還是會流逝……

迥異於亞由的,時間魔女的台詞表現的,是對時光流逝的無奈與痛恨。個人認為,對同一概念『時間』的截然不同認知,就是溫暖抑或是冰冷,希望抑或是絕望的根本原因。

天使之所以是天使
魔女之所以是魔女

或許也是如此吧……

※      ※      ※      ※

●夏日(かじつ)(秋子、名雪&亞由)

秋子名雪SS(秋子&名雪視點)

……說是這麼說,不過裡面也有亞由視點的部分,所以從內容上來說,其實也可以把它當作亞由SS來看啦。

久彌本人有說過,這個短篇算是『稍微有點獨特的作品』,氣氛上跟其他作品不同。就連作者感到有些訝異的作品,不知道讀者看不看的出其中的獨特性呢?附帶一提,我自己看的時候,可是大吃一驚呢。

所謂的不同,如果用我的主觀印象來說的話,這篇是久彌目前為止所寫的故事裡,二次創作度最高,而且原創部分也最多的一篇。比如說,故事背景離遊戲本篇相當遙遠,同時也是原作幾乎沒有設定到的地方。換句話說,很容易沿著這個部分發展下去,DNML化成為遊戲本篇的延長線。

這次故事的季節是在夏天,也是遊戲本篇裡沒有的季節,而且還出現了一位新角色。總之屬於二次創作的部分,在文章裡起了相當重要的作用。這位新角色和之前那篇『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裡出現的小女孩比起來,不但存在的意義性更大,並且最後還給已經有的原作角色,添加了新的要素,更有像是「其實那個人是○○」這樣的隱晦設定。

二次創作最主要的趣味,就是在於自由設定原作沒有的劇情這個動作上,不過久彌到目前為止,似乎是擔心劇透過多的話,會影響大家的自由創作,所以似乎都沒有寫出太大膽的設定。

譯註:這裡的『劇透』應當是裡設定方面的劇透

『請把它當成到處可見的那些SS一樣,好好享受吧,因為這並非官方劇情。』

像這樣的宣言,代表構思時其實不是用官方的角度,而是自己的立場。也就是對久彌來說,現在寫的這篇作品,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二次創作。而且這篇故事的發展既精彩又動人,個人認為它應該是我至今為止讀過最棒的《Kanon》SS吧。

大意:

故事的背景,是在炎夏的季節。好像暑假時的例行公事一樣,亞由跑來水瀨家玩。在暑假的某一天,秋子帶名雪一起出門。名雪並不知道,這次遠行的理由與目的地……

另一方面,祐一跟亞由則在家裡留守。其實亞由心裡真的很想在水瀨家裡生活的,可是卻沒有勇氣把這件事說出口。知道這件事的祐一,對秋子為什麼好像完全沒察覺到這件事一樣的態度,感到了疑惑……

註:「○」的開頭之後,接的是文章每部分的標題(其他的短篇介紹也是一樣)。這個「○」在本文裡是沒有的,而秋子獨白的部分,因為沒有段落的名稱,所以在那些部分開始的地方,就只有「○」而已。




===================================
鈴聲響個不停。
現在,這個家裡除了我,就沒有別人了。
「……一個人……」
剎那間的自言自語,讓我陷入了自我厭惡。
原本並不是一個人的……
「……電話。」
就像忽然想起來一樣,我坐起身來。
同時,下意識地護住已經有些顯眼的肚子。
===================================

故事從秋子的獨白開始,感覺是有些沉重的開場。

這裡描述了秋子以前的情形,而且還是跟現在相比,難以想像的脆弱模樣。會這樣的原因,當然就是讓名雪的父親不在的事情吧。會表現出這麼無助的模樣,該解釋成秋子畢竟還是普通人呢?還是該說……失去的東西實在太重要了,重要到足以打擊到秋子的地步呢?到底是哪邊呢……

艱難的開場,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能看到這一幕。在名雪誕生之前的秋子,表現出像這樣一面的情形。

○月宮亞由 Ⅰ

時間軸換成現在的水瀨家,夏季裡的某一天。在自己的房間裡,名雪跟來訪的亞由和香里三個人,一起和暑假作業奮鬥中。(祐一要暑修,所以不在~笑)

譯註:這裡原文為『補習授業』,就是補課。而在暑假裡補課嘛,應該就叫暑修吧

有成績連續三年都是全學年首位的香里在,各位應該很輕易的就能想到,名雪和亞由做功課時,依靠的對象了吧(笑)。這裡是亞由的視點。

===================================
「嗚咕……人家不懂啦。」
「即使不懂,也不能立刻就放棄,應該要再多想想才對喔。」
「有多想想了啦。」
「拼命地想。」
「拼命地想了啦。」
「唉……真拿妳沒辦法,哪裡不懂?」

「……這不就幾乎全部了。」
「沒那回事啦。」
因為人家的話,香里又嘆了口氣。儘管如此,她還是熱心地教人家那些問題該怎麼解答才對。

「香里,接下來換我了。」
「那……哪裡不懂呢?」
「全部。」
「名雪……」
聽到香里今天第三回的嘆氣聲,人家很自然地笑了出來。

「嗚咕……有多想想了啦。」(名雪)
「名雪不要學人家啦。」
「嗚咕~」(香里)
「連香里也這樣,太過分啦!」
「嗚咕……妳們二個都好討厭喲……」
在非常喜歡的人們圍繞下,人家如今置身在難為情的平凡日常之中。
===================================

亞由的這句嗚咕,果然又變成被香里跟名雪逗的地方了。(笑)

簡而言之,就跟上面引述的一樣,這裡進入了快樂的會話。亞由和香里雖然是第一次一起登場,不過三個人相處得很好呢。像這樣的生活,正是亞由所期望的呢。

===================================
和四周的許多人一起,笑著跑過積雪融化的街道。
能夠身處於如此平凡的日常之中。
這是心中渴望的,人家真正想要的。
現在人家能抬頭挺胸地笑著說。
人家現在很幸福……
===================================

亞由這幾句獨白,漂亮的傳達了她的心情。除了『太好了』之外,我實在寫不出其他的東西了。

老愛拐彎抹角的久彌,居然把心情描寫得這麼清楚,也許這就是他說『稍微有點獨特的作品』的理由吧,比較容易理解。



===================================
我討厭電話。
因為電話總是傳來壞消息。
「喂……?」
「好久不見啦!秋子!」
「妳認識我?」
「啊~果然認不出我的聲音了。畢竟從高中畢業以後,就沒再見面了。」
「啊……」
懷念的聲音。
這種講話方式,確實和往昔一模一樣。
「看來總算想起來啦。」
這是從小一直玩在一起,直到高中畢業以前,我最親密的兒時好友,隔了好久好久之後打來的電話。
===================================

討厭電話的秋子,心境好像還處在名雪的爸爸走了那時的樣子。這通電話的另一邊,是好久不見的好友。從懂事的時候開始,就總是在一起的好友,在高中畢業後,因為工作的關係而疏遠了……似乎是這樣的設定吧。這位新角色並沒有名字,也沒有在這篇文章裡正式登場。(這部分應該是久彌煞費苦心地寫成這樣的吧~笑)

○水瀨名雪 Ⅰ

名雪的視點。

走出房間後,名雪只覺得家裡充斥著像是要把自己煮熟一般的暑熱,心想外頭一定更熱吧。正在下樓梯的時候,被媽媽叫住了。因為感覺好像有事要叫自己到外頭去的樣子,於是名雪慌慌張張的打算逃回自己的房裡。(笑)

然而秋子這麼說了「媽媽現在要出門……希望名雪也能一起來。」可是當名雪問起到底是什麼事的時候……

「那個現在還是秘密喲。」秋子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把話題給岔開了。到最後還是什麼都不清楚的名雪,也只好趕緊做起出去的準備了。

===================================
「媽媽,我們到底是要去哪裡呢?」
「那個嘛……」
聽到我的問題,媽媽用一隻手遮著陽光,抬頭仰望著萬里無雲的蔚藍青空……
「是要去掃墓喲。」
媽媽的聲音,像平時般悠然自得。我完全感覺不到,去掃墓這件事究竟有什麼特別的。
抬頭所見的天空,不論那裡都是一片蔚藍……
簡直就像是,無窮無盡地藍色屋頂一樣。
===================================

一邊描寫著夏日的光景,一邊進行屬於她們的新劇情。這裡的發展,似乎和秋子的部分有所連繫的樣子,究竟是要掃誰的墓呢?

還有一點我很喜歡的,就是夏日版的久彌式詞組。看到描述夏景的那些句子,我真是佩服久彌能把這個小鎮夏天的樣子,描寫得就像在我們眼前一樣。除了這裡之外,這篇SS裡還有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用各種方式描寫的夏日光景。能把雪景用那麼多種方式表現出來的久彌,在夏天的場合果然也是如此啊。拿這些夏景的描寫,跟key新作《AIR》中的表現來相比的話,也許還滿有意思的(不過久彌好像沒參加《AIR》製作的樣子)。



===================================
「嗯,預產期是十二月。」
「真是突然啊……」
我把手輕輕放到自己的肚子上。
===================================

繼續之前講電話的劇情,好友似乎也正在懷孕的樣子。不過竟然沒把結婚這件大事告訴秋子,這樣還算是把她當成好友嗎?不過對方好像不在意的樣子「想等孩子出生以後,突然母女一起去秋子家拜訪,讓妳大吃一驚的。」這麼解釋了。

===================================
「名字也已經決定了。」
「不是還不知道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嗎?」
「當然是女孩子,不是早就決定啦。」
雖然不懂為什麼『早就決定啦』,但我覺得應該會跟她的宣言一樣,生出個元氣十足的活潑女孩吧。
「所以是怎樣的名字呢?」
「名雪。」
「……なゆき(Nayuki)?」(略)
「這樣一來,我們母女就能安心地一起來拜訪了~」
「不過妳本來是打算讓我吃驚的耶,電話這樣一打,不就半途而廢了嗎?」
「其實……會突然打過來,是因為從熟人那裡聽到秋子妳的事情的關係。」
「…………」
我說不出話來了。
「妳……知道了?」
「嗯。抱歉……」
幸福。
可是那個幸福,這麼輕易的就崩潰掉了。
我從來不知道……幸福竟然是這麼脆弱的東西。*
===================================

嗚姆姆~劇情一口氣快速進展了起來,這一幕應該可以算是最初的高潮吧。從一開始那謎樣的發展,到這裡我們知道,秋子的好友即將誕生的孩子叫做『名雪』這件事。另一方面,則是直接看到秋子背負的沉重命運。在最後寫到,秋子彷彿要被這難以想像的巨大打擊壓垮的樣子。應該是遊戲本篇裡,我們從未想過的艱難,讓秋子說出了『我從來不知道……』這樣的獨白。

同時在這段裡,我們也確認了秋子這位好友的性格,應該是作風強勢,性格開朗又很有個人特色的樣子(如果硬要舉例的話,兩人應該有點類似詩子和茜的那種設定)。

而且,她從熟人那裡打聽到秋子的事(搞不好現在的住所、已經結婚、正在懷孕,而且現在是一個人的狀況,她都知道了),從知道的狀況判斷,認為應該馬上打這通電話的吧。同時還在電話裡,透露了連自己都嚇一跳的長期計劃(真有意思)。一開始因為好友這層關係,讓氣氛熱鬧了起來,然而本來的目的其實是要關心秋子現在的處境。我個人認為,把秋子從陰暗的心境裡拉回來,應該是講那這些場面話的真正目的吧。

○月宮亞由 Ⅱ

從秋子的部分一轉,接著又回到亞由的視點繼續下去,舞台當然就是水瀨家。秋子和名雪出去之後,取而代之的是祐一回家了,亞由在門口迎接他(香里回去了嗎?)。因為外頭實在太熱了,精疲力竭的祐一,才走進玄關裡就動彈不得了。

===================================
「外頭很熱嗎?」
「……當然啦,因為是夏天啊。」
「沒錯,看起來就是這樣。」
聽著祐一的話,人家點了點頭。
但是人家還是最喜歡現在這樣了喲……
「所以……給我麥茶,不然……水也可以……」
「要人家擅自打開冰箱……這樣好嗎?」
「事到如今還說什麼擅自打開啊,妳不也是家裡的一員嗎?」
「……嗯,謝謝。」
===================================

據說即使是現在的暑熱,對亞由來說依舊是她愉快的日常(亞由曰:人家也喜歡夏天的)。而且跟祐一一起待在水瀨家,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總之劇情的發展,持續著從一開始,亞由部分的幸福氣氛。

即使是這樣,還是會在意開冰箱的事情,亞由還真客氣啊,跟某個擅自開冰箱,拿走別人飲料的人偶師完全不一樣呢。(笑)

接著她就去幫祐一倒麥茶了,不過亞由在倒之前,有先找出了平時祐一在用的玻璃杯,同時照之前看到,祐一給自己倒麥茶的情形,先在杯子裡放冰塊。這麼清楚祐一喝飲料的習慣,真是值得稱讚呢(笑)。當然啦,我也很喜歡亞由客氣的樣子。

這時的亞由,似乎每週末都會來水瀨家玩的樣子,跟秋子一起去商店街買東西,也幾乎是每次都一定要做的事。有件事特別要提一下,名雪似乎也很難應付,現在這季節的暑熱的樣子(祐一曰:夏天的話,名雪夜遊的症狀更明顯了,常常在晚上看到她一邊晃來晃去一邊說『好熱喲~要溶掉啦~』笑)。

譯註:因為是名『雪』,所以說『要溶掉啦~』是嗎(笑)

因此秋子在這麼熱的時候,還把名雪給帶出去這件事,引起了兩人的疑問。接下來,繼續引用兩人的對話。

===================================
「……可是,如果像這樣每週每週都跑來玩的話,那還不如乾脆跟我一樣,直接寄住在這裡就好啦。」
「祐一,她喜歡這樣嗎?」
「……不討厭吧。」
粗魯地回答人家的問題以後,他打開冰箱。
「人家也覺得,她會喜歡的。」
「然而誰都沒有說出口……可是,應該沒有任何問題吧。」
祐一拿起裝著冰麥茶的瓶子,幫自己又倒了一杯。
「但是,做決定是秋子阿姨啊……」
「說的也是……」
「確實……仔細想,如果依照她的性格和過去的實際舉動,應該馬上就會提出想要領養亞由之類的話吧,可是……」
===================================

這個部分應該可以說是個高潮吧。兩人的疑問,在這裡很明顯的出現了。究竟是為什麼呢?

此外,祐一回答的方式,果然還是典型的祐一式言行啊。(笑)

即使如此,雖然有些自做主張,但我沒預料到久彌居然在這裡,直接透露了這個問題點。就劇本來說,因為有壓抑低落的部分,所以就要再把氣氛拉起來,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加上他想表達的含意吧。那結果會怎樣呢?感覺興奮起來了。

附帶一提,兩人在這段最後,討論起會這樣的理由(難不成真的是這個的關係?)。我直接引用那個部分,當作這一段心得的結尾好了。

===================================
「妳有做過什麼,可能會被討厭的事嗎?」
「……沒吃她要人家吃的果醬。」
「果醬的顏色是?」
「鮮艷的橘子色。」
「這樣無罪。」
「……是喔。」
===================================



回到秋子這邊,她跟好友的電話,還沒講完……

===================================
「其實本來沒打算探聽得那麼深入,只不過……」
「……不,沒關係。因為那已經過去了。」
我說出了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拙劣謊言。
「預產期是什麼時候?」
「……十二月。」
「差不多跟我一樣。」
「…………」
「同一個學年耶~她們一定會跟我們一樣,變成好朋友的!」
「…………」
「……秋子?」
「……對不起……讓我掛電話好嗎……」
「……秋子,難道妳……」
「……沒有打算生下來……?」
「這樣……不可以,秋子!」
「如果妳真的想這麼做的話,我會立刻衝去妳那裡,認真的一拳打醒妳的!」
「……對不起……」
這句話……不知是為了向誰道歉而說的……
「因為我沒有……就算只剩一個人也能幸福的自信……」
隨著最後的言語,對話就此結束。
===================================

譯註:這句『認真的一拳打醒妳』還真是豪邁啊,搞不好這兩位是那種『以拳交心』的好友也說不定(笑)

從遊戲本篇裡秋子的形象,實在是難以想像她當時的苦惱啊……

從這個性格來推測,秋子應該在生孩子之前,就已經從打擊中站起來了吧,因為她也是很堅強的。到這裡的故事,都可以說是屬於設定裡的部分吧。短短幾段話,生動地寫出了心裡像是被什麼緊緊揪住一般的感覺。

好友會生氣也是對的,與其同情秋子這時的心情,還不如直接出言責備吧。秋子雖然能理解(不知是否如此,那時應該讀仔細點才對……),好友突然發火的理由,不過自己的心情一時之間還沒變回來就是了,兩人的電話就講到這裡。

備註:《Kanon》京都版動畫第11話,亞由住進水瀨家之後,名雪說了「而且我覺得,我一定可以跟亞由成為很好的朋友的。」,似乎隱隱約約的呼應了「同一個學年耶~她們一定會跟我們一樣,變成好朋友的!」這句話……

○水瀨名雪 Ⅱ

這回是名雪的視點。

從售票員那兒接過長程車票的兩人,坐上了火車。秋子在搭火車之前,買了一束花。秋子不同於以往的樣子,被名雪注意到了。媽媽一直默默地看著花……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的樣子。

這時名雪開口了。

===================================
「接下來還要多久呢?」
「嗯……火車要坐個五十分鐘,然後還要徒步大概二十分鐘吧……」
「好遠喲。」

「……媽媽,方便讓我問一下嗎?」
「是媽媽一位好朋友的墓喲。」
「咦?」
「名雪想問的,不就是這個嗎?」
「……嗯。」
「把妳(あなた)也帶來,是因為無論如何都想讓媽媽的好朋友看看,名雪妳長大的模樣。」
===================================

用『あなた』這個詞來叫自己的女兒,似乎代表了秋子心中的認真吧。

過沒多久(五十分鐘),就到了目的地的車站。秋子一邊走,一邊繼續著之前的話題。名雪說了:「如果媽媽不想說,我不會勉強。」(果然是名雪……)。可是……

「……邊走邊說好嗎?」秋子這麼說道,於是就繼續講下去了。

而秋子對名雪說的,就是到目前為止,秋子部分的內容(那些沒有標題的段落)。

○水瀨名雪 Ⅲ

===================================
「……那時的電話,到那裡就沒再講下去了。即使想打過去,可是她那邊的電話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我還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講到這裡,媽媽停下來輕輕喘了口氣。
這是我出生以前的故事。
而且我也從故事裡知道了一件事,或許我……本來是沒有機會出生的……
===================================

名雪聽到這裡,雖然多少有點驚訝和不安,不過她還是安安靜靜地聆聽秋子說這段塵封已久的往事。本人用「太離奇了,一點真實感也沒有。」來形容,不過我想這應該跟名雪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吧。應該不是因為也許沒有機會出生這點,想責備自己的母親。秋子應該考慮到名雪的年齡,以及名雪的好友還在之後,才對名雪說出這段往事的。

至此,名雪已經跟各位讀者一樣,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了,於是就像代替我們發問一樣的,問了一個問題~這是我到這裡的感想(笑)。這又是故事的一個高潮,畢竟這已經是最後的部分了……

===================================
「然後呢?後來怎麼了?」
「她真的跑來揍人了喔~」
「咦?」
噗哧一笑後,媽媽繼續說了。
===================================

這裡是我對這篇作品,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同時也是我十分感動的一幕。被掛電話之後,她居然不管自己也在懷孕,二話不說的不管距離跟花費的時間,直接殺到秋子這裡,似乎真的打算要揍人的樣子呢。這真是太厲害了,不愧是有資格成為秋子好友的人物啊。為她這個行動感動的時候,也應該為她拍拍手。所謂的好朋友,就是像這樣啊。

短短幾句話,讓我們看清楚了這位好友的形象,也方便我們想像當時那一幕的情景。秋子說這句衝擊性超大的台詞時,還噗哧地笑了出來。這個舉動表示在秋子心中,這個好朋友是很重要的嗎?也許是回想起這個孩子氣的舉動,不自覺的笑了吧。

如果用我的想像力,擅自補完這段劇情的話……

幾小時後,水瀨家的門鈴響了起來。秋子試著開門一看,剛剛還在跟她講電話的好友,氣呼呼的衝了進來,連句客套話都沒有,就對秋子大吼一聲「絕對不可以!」

接下來氣勢洶洶地,向愣在那裡的秋子,說教了起來。但是她的怒氣一邊說,一邊消了下來,最後抱住秋子哭起來了,說「其實我對秋子……」,而秋子這時所說的「對不起……」,含意已經和剛才講電話的時候不一樣了。

各位覺得我想像的這種風格如何呢?……好像有些想動筆寫篇三次創作的衝動感呢。(笑)

言歸正傳,聽了這段往事的名雪這麼說了「媽媽的好朋友,一定是個很溫柔的人吧。」,秋子默默的點了點頭,接著說「接著,就在這裡住了三天左右。」

這裡名雪還說了一句「似乎跟誰很像。」,但卻一時想不起來,到底是像誰。秋子的好友這種沒道理的橫衝直撞,像的究竟是誰呢?亞由?照顧秋子的時候是很努力沒錯,可是有看過她生氣的樣子嗎?那祐一呢?在舞的路線裡,好像發過脾氣的樣子?(笑)嗯~感覺這句話指的,應當是秋子生病時,拼命照顧她的亞由吧。

接下來,就往謎題的解答篇前進吧。

===================================
「還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
媽媽露出一如往常的溫柔眼神,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那為什麼,我的名字是『名雪』呢?」
「因為我們交換了名字喲。」
「她想出來的名字,給了我的女兒。作為交換的是,媽媽想出來的名字,就給了她的女兒了……」
「所以,我就是……名雪……了?」
「嗯。我們彼此約好了,一定要讓自己的孩子幸福……」
===================================

啊……原來是交換了名字啊,就是這樣嗎?這裡說明了名雪之所以是名雪的理由。從遊戲本篇裡有跟名雪這個名字有關的選項來看,這個名字似乎有更深一層的含意,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根據作者的說法,這篇是『真正意義上的二次創作』,不過在遊戲本篇裡,真琴的名字和她的劇情有必然的相關性,名雪這個名字跟劇情的關聯(選項),應該也不例外吧……我心裡有點這種感覺。(搞不好ピロ跟倉田也是呢~笑)

譯註:這裡指的應該是名雪路線1月21日早上那裡。

選項:『名雪』這名字真奇怪呢;『名雪』這名字真不錯呢

在先前的劇情裡有說明了,這位好友想出『名雪』這個名字的理由,是用名字的『名』加上自己成長的這座小鎮的象徵物『雪』組合起來的。名字是由第三者想出來的這個設定,在二次創作裡似乎不是很常見的樣子嗎?設定的還真是巧妙呢>久彌

我沒有引用上面提到的地方,不過有一點要注意到的,是這個名字所包含的,非常強烈的「一定要幸福」的意志。跟平時在取名字的時候,重要性截然不同的希望,被放進了這個名字裡。

越看越覺得,『名雪』這個名字真不錯呢。

而且秋子好友的孩子,應該也一樣包含在這個希望裡頭吧。那個孩子應該也有「一定要幸福」的義務和權利,肯定是這樣的。為了那個失去了媽媽的孩子也「一定要幸福」,秋子可不會坐視不管的。感覺秋子特意說出「一定」這句話,應該是對自己某種決心的表現吧。看到兩位媽媽的約定,以及秋子的決心……我覺得這一幕在令人欣慰的同時,還有些許讓人有些鼻酸的傷感呢。

講到這裡,水瀨家母女兩人也抵達了一座小小的墓園。因為此時正是盂蘭盆會的時節,各種被供上的花朵,在墓園各處綻放著,兩人走到了園子裡其中一座墓前。

譯註:盂蘭盆會是舊曆7月15日(一些地方是7月14日),而從那天開始到8月15日(或8月14日)就是盂蘭盆會的時節。由於道教的中元節也是舊曆7月15日,因此民間往往將兩者習合,而有『中元普渡』等各種俗稱

名雪在那裡,迎來了這個最大的謎團,最後的解答篇。

===================================
把墳頭灑掃乾淨後,在前頭的花瓶裝了些水,插上剛剛買的花……
「媽媽給那個人的孩子,取了什麼名字呢?」
「那……」
媽媽在墓前供上了,從家裡拿來的線香跟水果。
「……是商業機密喲。」
在無緣和她相見的,那位媽媽的好友墳前,我合起了雙手。
===================================

果然……到最後還是這樣嗎?(笑)>秋子、久彌

久彌這次說是『稍微有點獨特的作品』,看到這裡的確也是別有風味呢。最後用名雪的獨白,結束了這篇故事。

===================================
可是,總覺得有一種,好像明白了什麼一樣的感覺。
那一定是個,我非常熟悉的名字吧……
然後我在心裡,悄悄地說了。
宛如答覆那個,媽媽在十八年前許下的約定般。那就是……

我現在很幸福……喲。
===================================

這篇SS總算揭露,秋子、名雪&亞由她們之間那不尋常的聯繫,埋藏在過去的緣由了。我覺得其實秋子那位親密的好友,就是亞由的母親。一定有些SS已經寫到這個人了,因為這是第一次寫到這部分,所以暫時還無法做出評價。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這是篇好故事。

當然,這篇SS雖然是屬於跟遊戲本篇分開的非官方二次創作,可是如果想要好好體會它的內容的話,卻又非得回頭再看看遊戲本篇的劇情不可。

比如說,兩人的女兒出生後,她們應該有在聯絡吧,為何沒有馬上知道好友的死訊呢?亞由正一個人悲傷的,待在鎮上的家裡頭。為了遵守和好友之間的約定,知道亞由當時的處境後,秋子應該正打算要想辦法幫助她時,那個事件發生了。

秋子知道亞由住院這件事,因此7年後同名同姓(而且容貌也跟醫院裡的她差不多)的孩子,精神百倍的出現在面前時,她才會有那種反應。那時秋子用「應該不會有這種事情的……」這句話,否定了她們是同一人的猜測。

但那時的相遇,也許讓秋子感覺到了,長久以來那位好友的印象吧。說不定因為這樣的關係,讓她比祐一更早發現翅膀亞由身上的秘密,並接受她的存在。而且翅膀亞由消失後,病床上的亞由依舊像以前一樣,直到現在為止的每一天,一直靜靜地等著祐一回來。

然後亞由醒來了,這段時間秋子應該一直在考慮她出院後的事情吧。根據遊戲本篇的劇情,出院的時間是在春天,與亞由間的關係,不外乎更是如此了。我這麼覺得,因為必須要遵守跟好友約好的順序,所以過一陣子才去掃墓吧。總而言之,突然把亞由從看顧了她7年的親戚身邊帶走,這樣好嗎?(雖然在遊戲、小說甚至動畫裡,除了本篇這位橫衝直撞的傢伙之外,都沒看過其他亞由的親戚出現~笑)

NTD:我個人支持亞由親戚的性善說,她們也是屬於秋子的好友,以及亞由所誕生的家系。亞由亞由應該不是在自己家裡烤餅乾的,因為沒有她回家的劇情,當然這只是推測而已……

經過這次的事件,亞由一起住進來這件事,就得到名雪的同意了(還是爭奪祐一的對手嗎~苦笑),而且……秋子也告訴自己的好友一聲了是吧?

應該是為了解決這最後的問題,所以這次才特意帶名雪去掃墓吧。而且也再次傳達了秋子「一定要幸福」的決心。

故事到這裡結束了,本來以為有『月宮亞由 Ⅲ』的,可惜到最後還是沒有。但是即使沒有這部分,各位應該也能想像,如果真的有『月宮亞由 Ⅲ』的話,內容到底是怎樣吧?因為似乎沒什麼讓名雪開口的地方,所以今天晚上應該會發生個大~事件吧。

以下又是我擅自寫出來的三次創作了(笑),就用它來當作最後的感想,結束這篇解說吧。

秋子和名雪她們兩人回家了,然而名雪的態度實在有點奇怪,好像一直在左思右想些什麼的樣子。秋子這邊是沒什麼變化,但總覺得她似乎有點心不在焉的感覺。亞由於是找祐一商量,想打聽名雪到底在想些什麼。結果亞由在晚飯後的喝茶時間,在客廳裡知道了這個理由。引發事件的開端是秋子。

「吶……亞由……」
「嗯?」
「亞由,那個……」
名雪動了……
「嗚……嗚哇啊啊~!亞由~!」
「名雪怎……怎麼了?」
「哎啊哎啊~」

秋子微笑著露出了溫柔的神情,看著突然抱住亞由哭起來的名雪……

啊~最後還有一點。為何篇名的『夏日』要讀做『かじつ(Kajitsu)』呢?如果是天氣用語的話,應該是讀做『なつび(Natsubi)』的。

我想會用『かじつ』的含意,一定是為了讓我們聯想到『過日(回憶過去之日)』和『佳日(可喜的好日子)』吧。

是這樣嗎?>久彌

譯註:日文裡,『夏日』、『過日』和『佳日』的發音都是『かじつ』

===================================
譯者後話:

看完這篇之後,各位有沒有嚇一跳的感覺呢?果然就像NTD大大說的那樣,如果這是從遊戲開發時就已經存在的設定的話,那真的就太厲害了……

前面那篇心得最後提到『……有沒有想過,如果這是現實的話呢?』這個問題,看了這篇『月宮亞由』的部分後,應該就知道答案了。(笑)

除此之外,細心如秋子,果然是有她的理由。為了當年的約定,所以打算先帶自己的女兒名雪,一起去為名雪命名的好友講一聲,才開口邀亞由來家裡住的(在之後的『first snow III』裡,亞由住進水瀨家了喔)。

從遊戲本篇的劇情來看,秋子應該很希望亞由住進家裡才對。雖然水瀨家是她當家做主的,不過做決定之前,了解名雪個性的她,還是細心考慮到自己女兒的心情,讓名雪知道當年那段秘辛,進而能夠真心接受媽媽的決定。

秋子和好朋友約好了「一定要讓自己的孩子幸福」,從本篇裡亞由和名雪,不約而同地在心中說出了「現在很幸福」的獨白,就是對兩位媽媽的肯定吧……

※      ※      ※      ※

●Four Rain(茜)

茜SS(茜視點)

同名Copy本的再次收錄。這篇文章曾經在久彌自己的個人網站上公開過,雖說是再次收錄,但經過大幅加筆後,篇幅變成原本的兩倍左右,成為這本『SEVEN PIECE』裡,頁數(29頁)僅次於『夏日』(32頁)的作品。

譯註:Copy本應該就是把原稿列印出來之後,直接拿它的影印本來賣的同人本吧(感覺亂沒質感的~汗)。

大意:

秋天即將劃下句點的下雨時節,茜照樣是一個人。此時的她,還拘泥在跟那傢伙的過去之中。她自己也不知道,這種狀態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就在這天,好友詩子邀她去喫茶店裡……

這是茜路線的補充SS,描寫的是遊戲本篇裡沒寫到的部分。是茜正在等那傢伙回來時的故事。配角是詩子和澪。『當客串』

===================================
我做了個夢。
那是個日常生活的夢。
夢中的我,穿著和現實的我一樣的制服,小步奔走在下著雨的散步道上。
===================================

故事就從這樣的獨白開始,描寫了茜在夢裡的情形。她為了不要遲到,在雨中疾行著,在樓梯口跟面熟的女孩子打招呼,中午跟同學們一起吃便當,在傍晚跟從外校跑來這裡玩的好友,一起逛商店街。然後不知何時被告白了,跟那個男孩子展開了一段普通的戀情……

夢中的自己,不會害怕下雨的聲音,看到晚霞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夢中虛幻的自己,每天笑容滿面的,過著像普通高中生一樣的日常生活。

===================================
然而,這並不是無法實現的夢。
只要將努力維繫逐漸消失的記憶這個舉動,放棄掉就可以了。
簡單得可怕。
只要那麼做,夢中的我就會成為現實的我。
但是。
……我沒有自信,將這麼做換來的笑容,說是自己真正的笑容。
===================================

出現在夢中的,是從現在的痛苦之中解放的快樂生活,而且要得到它,是很簡單的……但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靠這樣所得到的快樂,並不是真正的快樂,因為它必須用遺忘重要的記憶作為代價。而且在茜的心裡,確實還有對那傢伙的記憶,還記得跟那傢伙的約定,而且記得自己喜歡那傢伙這件事。

醒來以後,映入眼簾的是自己房間早上的光景。將鬧鐘開關按掉後,四周又靜了下來……但只有一瞬間而已。茜聽到了從外頭傳來的,下雨的聲音。

===================================
昨天的天氣預報說,今天是晴。
「……騙人。」
像在回應我剛剛說的話一樣,雨聲更大了。
「……大騙子。」
發了發牢騷後,回頭看自己的床。
似乎因為睡不好,在床上翻來覆去好多次的緣故,被單縐得亂糟糟的。
我緩緩移動了視線。
剛才大聲作響的鬧鐘,進入視野中央。
「扔掉生日禮物,也太過分了……」
===================================

因為剛起床的關係嗎?心情好像相當糟的樣子(笑)。每天早上都是這種感覺嗎?(笑)不過那傢伙沒收下鬧鐘,應該算是不可抗力的因素吧(詳見原作)。

然後茜換好衣服,準備在雨天裡上學了。跟夢中不同,她出門後第一個去的地方,並不是學校。

===================================
這是要說秋天的話有點晚,但卻尚未入冬的時節。
那是一年之中,我最喜歡的季節。
可是……
不知何時覆在鎮上的雨幕,至今仍將我最喜歡的時光染成了灰色。
置身於四個雨之中,我走在街道上。
===================================

這裡所說的,應該就是標題『Four Rain』的由來吧,不過具體來說的話,究竟是哪四個雨呢?是春夏秋和現在的季節這四個嗎?(冬天是下雪)

可是如果用『四季之雨』當作標題的話,那故事就應該要像標題那樣,描繪起四季的景色才對吧,可是這篇故事的背景,卻只有現在這個季節而已。唔~嗯。

只要是下雨天,茜都一直重複著如此的舉動,可是今天跟以往的情況不同。到了那個地方之後,那個空地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被鋪上混凝土的地面,以及將它圍起來的帶刺鐵絲網,上頭還掛了一塊寫著『施工中』的大牌子。

被這個改變給衝擊到的茜,發現她周圍的一切,確實都已經無可抗拒的改變了。此時還沒有失去的,大概就只剩她自己了吧。

在這裡詳細描述了,遊戲本篇裡寫的不是很詳細的部分,而且也很清楚地傳達了看到這一幕時,茜的心情。

===================================
熟悉的地方,已不在此處。
我一邊死命壓抑著從眼皮內往外溢出的感情,一邊將視線往下移。
同時失去了最討厭的地方與充滿回憶的地方。
「那傢伙,已經回不來了……」
感覺就像有人對我那麼說。
「我懂了。」
我明白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以後不來了……」
我如是低語,就像在答覆那雨中之聲。
他也是如此期望的。
自顧自地強加給我的請求。
可是……
「我再也無法像那時一樣歡笑了……」
===================================

季節又稍微前進了一些,感覺上比之前更冷的某個雨天,茜在商店街裡,漫無目的的閒逛著。

這時,呼叫器(Call機)響了起來。打過來的是青梅竹馬,詩子。茜找了台公共電話,撥了對方的手機號碼。

===================================
「茜!」
「……是。」
「久違了,茜。」
「……沒那回事。」
「妳還好吧?」
「……沒那回事。」
「是嗎,雖然很突然……」
「……不要。」
「好一段時間不見,妳變冷淡了耶,茜。」*
「妳一點都沒變,詩子。」
===================================

依舊是這樣的對話。詩子的話,以及不當一回事的茜。

跟平時聯絡的一樣,詩子又繼續在閒聊裡,勸茜去買隻手機了。不過在言語間,常出現「兒時好友」啦、「告一段落」之類,讓茜覺得別有所感的詞句。對茜這樣的態度,詩子說道:「最近的茜,果然有點不對勁喲。」

並且詩子最後說,希望茜到商店街的喫茶店一下。

===================================
「茜。」
那語氣,是我以往從未聽過的認真。
電話另一頭的,重要的好友。
「……不來的話,我就去學校發放國中修學旅行時拍到的,茜的羞羞照片喔。」
「……絕對不要。」
「所以啊,來不來呢?」
「…………」
===================================

爆笑~!我剛想詩子第一次認真的語氣是要說什麼,結果竟然是這種內容。現在我好奇的是,那張照片的內容……

不過各位應該也能發現,雖然詩子的態度很不正經,但其實她還是在擔心著茜的。而且茜應該也知道她這麼說的真正目的,所以才接受了她的邀請,一定不是因為屈服於威脅的……吧?

接著鏡頭轉到喫茶店裡。

===================================
「太好了,妳來了呢。」
「……別無選擇。」
「哪裡的事,講得像是沒想要來一樣。」
「我是被迫的。」
然後我發現到,除了我的位子以外,桌上還另外放著兩個裝有開水的玻璃杯。
「啊,因為那裡是小澪的位子。」
「碰巧啦,剛才偶然在商店街遇到的。因為很難得,就邀她來了。」
「因為小澪也想見茜啊,就像特別來賓之類?」
像是配合詩子的話一樣,一個女孩帶著盈盈的笑意,從店內跑到了面前。
她用雙手把一本素描簿抱在胸口……
『特別的喔』
……上頭用黑色簽字筆寫了這幾個字。
===================================

在遊戲本篇的茜路線也有出現的澪,在這裡登場了,算是作為緩和的角色。這回的登場,是詩子和澪的演出嗎?因為他已經寫過類似的劇情,讓我直接就反應到這裡了吧。(笑)

譯註:在下想到遊戲本篇的茜路線裡,浩平、詩子、澪和茜四人一起,在浩平家過聖誕節那一幕

茜問起特地找她來,到底有什麼事……

===================================
「沒什麼事啦,只是想跟茜一起吃個蛋糕而已。」
『沒錯』
「詩子,妳在說謊吧。」
「才沒有。跟茜在一起的話,我可是很開心的喲。」
「……我比較喜歡安靜。」
「那才是在說謊喲。」
從兒時到如今的好友,正面注視著我。
她的眼神是認真的。
「…………」
我回不出話來了。
===================================

這句話確實地道出了關鍵點,擔心著自己的好友,茜現在這種狀況的詩子,感覺很棒呢。詩子的個性,似乎是那種不會追究太深入,而是在一旁注意的類型。她會這麼說,應該是長年以來和茜進行心理戰所學到的戰術吧(笑)。這點詩子沒有再繼續追究下去,而是轉移到其他話題。

===================================
「今天我請客,只要喜歡的,不管什麼都可以點。」
「……我自己付。」
「茜,妳好像真的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啦。」
上月好像想撈漂浮可樂上面的冰淇淋,可是撈了好幾次,就是沒撈成。
那個模樣真是好玩。
(略)
如今的我,映在詩子眼裡的,又是怎樣的表情呢……
「茜。」
好友探頭望著我的臉。
「果然,茜還是笑的時候比較可愛。」
「……耶?」
「雖然不知道茜是因為什麼理由,煩惱到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忘記的地步,可是我也好、小澪也好,都是茜的好朋友喔……」
嗯嗯,上月在一旁用動作附和。
然後,我忽然想起來了。
「我……真是個笨蛋。」
並且,自己居然忘了這件事,實在太可笑了……
「吶,果然啊。」
「跟我想的一樣,妳笑起來比較可愛喲。」
我在笑嗎?真的嗎?
「所以這是,生日派對……?」
===================================

到了這裡,體會到詩子心裡是怎麼想的茜,感覺到自己並不是一個人。眼前的詩子,一樣用笑容面對著自己。詩子大概是因為,自己沒辦法一起分擔對方的煩惱與痛苦,就只好為了對方而保持著笑容吧。也許詩子也因為自己無力幫助茜而喪氣,但為了不增加茜的負擔,所以在茜的面前,總是那麼活力十足的笑著……她有個好朋友呢>茜

像這樣的友情,真的是十分溫暖的一幕呢。

===================================
「生日快樂,茜。」
『恭喜恭喜』
「……謝謝。」
感謝的言詞,與笑容一起。
接著我想起了,快被我忘掉的,那傢伙的最後一句話……
『我知道了,那麼到妳的生日,我就送個禮物給妳吧。』
(略)
「有件事拜託妳們兩個一下。」
「我的生日是今天這件事,請跟大家保密。」*
「有人跟我約好了,要在生日那天買禮物給我。」
總有一天,他絕對會回來的。
「他回來那時,我要騙他說『今天就是我生日』,讓他馬上買禮物給我。」
讓一直等待的那時,成為我的生日。
===================================

這篇故事到此告一段落,接下來的劇情,應該就連接到遊戲本篇的Happy Ending了吧。讀了這篇之後再重玩一次遊戲的話,無疑的會對茜的言行,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第一次失去了青梅竹馬的時候,她只能不抱任何希望的等待著,不過這次有好朋友在一旁支持,應該能減輕不少等待時那沉重的心情吧。而且作為讀者的我,當然也希望能看到茜打起精神來啊。(笑)

所以說,這是個Happy Ending的SS嗎?

即使是這樣……茜在最後的拜託,知道這件事的詩子,說不定在看到那傢伙之後,會嚇一跳的大聲說「咦~?什麼時候?」,然後繼續打探茜的情形吧(笑)>詩子

這回的故事,讓我們看到詩子的優點呢。


2000.6.12追加評語

關於茜的生日,設定好像是這樣『里村茜 4月21日 O型 159cm 82/58/81』。

可是這樣一來,生日的時間就跟故事裡的季節(秋冬之間)不合了。難道久彌寫這篇的時候,不惜改變原設定,也要把這篇故事的背景,設定在這個季節嗎?確實這樣也可以啦……

不過這本Copy本剛登場時,好像就被茜的粉絲指出這個問題了……(笑)>生日


2014.11.19譯後感想

『Four Rain』的故事中,只要里村茜拋棄那段回憶,就能得到普通女孩應有的笑容,可是……

……我沒有自信,將這麼做換來的笑容,說是自己真正的笑容。

從這句話,可以明顯看出久彌老師對回憶是何等重視。

回憶,可以讓人堅強,也可以讓人軟弱;可以化為力量,也可以成為負擔

久彌老師的作品裡,回憶常常起到推動情節進展的作用,正視回憶在許多時候則是故事中極重要的部分。

在下多年前翻譯的《Kanon》官方小說第五卷,就是很好的例子。以相澤祐一找回昔日回憶的過程,貫串所有情節,並以悲傷回憶的復甦與正視,作為劇情的高潮。

想當年,早已知道劇情的在下,翻譯到『第三個願望』那一幕的時候,仍不禁感極而泣,不能自已……

※      ※      ※      ※

●SEVEN PIECE "first snow III"

作為本次同人誌標題的SS,內容分成7個小短篇,全部都是用初雪作為背景的故事。每個短篇的內容,像是從她們的日常生活裡,直接抽一幕出來寫的樣子,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件,劇情進行的很平淡。這些短篇用的是第三者的視點(第三人稱)。


○episode:01

亞由SS(第三人稱)

醒來的時候好冷。因為寒冷的天氣,在被窩裡縮成一團的亞由,感覺剛剛好像在做夢,但是內容已經想不起來了。

房間微暗的像清晨一般,亞由注意到房裡的日光燈,從昨晚就一直開到現在這件事。把燈關掉後,黑暗再次籠罩了整個房間。

繼續像這樣的描述。獨自一人待在黑暗的房間裡,帶有不安預感的印象,到這裡寫的確實有點暗澹,讓我有點擔心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但是……

===================================
「下雨了嗎……?」
拖著稍微有點大的睡衣,走到窗簾旁邊。
少女一邊甩開心裡的陰霾,一邊將水色窗簾給拉開了一側。
「……哇。」
「怪不得會這麼冷。」
白色的衣裳,紛紛飄落在此刻仍為灰色的鎮上。
一時之間,少女出神地望著窗外的景象。
「真是久違了……」
那是這個小鎮,今年的初雪。
===================================

稍微有點大的睡衣……也許各位已經注意到了。
亞由現在的住處是……

===================================
從今年夏天一直照顧著少女的,熟識的家庭。
有溫柔的媽媽。
有重要的好友。
還有那個嘴巴很壞,但是人家卻非常喜歡的人。
這裡是這些家人,相聚一起的地方。
===================================

沒錯,亞由就住在水瀨家裡,這肯定是『夏日』之後的故事。秋子在亞由路線1月24日那天說的話……

【秋子】「我雖然不能代替亞由的媽媽……」
【秋子】「不過還是可以當作是一家人的。」

……在這裡實現了。講這句話時,秋子對亞由的媽媽表示了最大的敬意,說不能自己代替亞由的媽媽,不過我覺得,她們應該還是能成為最棒的一家人吧。

在這篇短短的故事裡,我回憶起打從一開始到現在的經過,最後來到了這一幕,感覺心裡真的很高興呢。雖然只是篇平淡的故事,但感覺真的很好,安心的感覺油然而生,真的……充滿在我心裡的,就是這種感覺。

假如這段故事有標題的話,或許會有跟『結束』有關的提示吧。因為我覺得在故事的字裡行間似乎暗示了,《Kanon》這個故事已經結束了這件事。這篇不屬於從整個故事裡,切下來當做遊戲銷售的部分,而是從頭到尾都是跟大家一樣的,平凡而普通,沒有什麼特別事件的日常生活。我覺得這篇故事,應該就是亞由路線裡,真正的Happy Ending吧。

我非常喜歡在看完『夏日』之後,接著看這一篇。希望各位讀這本『SEVEN PIECE』的時候,也能把它跟『夏日』搭配著一起看。

真是太好了呢>亞由


○episode:02

香里北川SS(靠近北川的第三人稱)

===================================
「喲,美坂。」
「早安。」
獨自走在上學路上的美坂香里,見到北川仍舊面不改色。
看著走在柏油路上,像要躲著自己般快步前進的背影,北川也只能苦笑了。
(略)
「不過我打算上大學耶。」
「憑北川你的成績,應該還可以。」
「香里的話,聽起來感覺有些傷人耶。」
「香里?」
「……啊,不對。美坂。」
===================================

……太可憐了吧,北川潤!!(笑)

連續三年都同班,座位似乎還一直是她的隔壁。北川心裡正因為這種緣分,高興了起來。可是三年來都沒有機會跟香里告白,這也滿可憐的耶。(笑)

這算是在逃避這個問題嗎?班上的同學裡,似乎就只有北川,被香里用這種無視的態度來對待的樣子。根據北川的獨白,香里對名雪以外的其他人,似乎都只是表面上的點頭之交而已,而在她的心裡,似乎一直都在考慮著什麼。眼光還真銳利啊>北川

而且從開始上學到現在,香里對上大學似乎沒興趣的樣子,從沒聽她說過像是升學的打算之類的話題。

就在這時,突然下起了雪,兩人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
「一年……真長啊。」
「就是說啊。」
「發生了各種事情呢。」
「就是說啊。」
「喂,北川。」
「怎麼啦?」
「我也打算上大學……」
「怎麼忽然講這個?」
「心血來潮,講些跟平時不一樣的。」
===================================

北川還不明白,香里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說那些話的。似乎他還要多多修行,才能達到祐一那種境界吧。我想他現在的目標,肯定是努力考上跟香里同一所大學吧。(笑)

即使如此……
……這些就是最後的感想總結嗎?


○episode:03

岬雪見SS(靠近雪見的第三人稱)

兩人正在公園散步中。深山雪見用久違的休息時間(之前忙著戲劇社的排練),跟川名岬一起愉快的散著步。天色陰陰的,氣溫有點冷。偶然間,岬感到自己的鼻尖,被什麼冷冷的小東西碰了一下。

===================================
「雪?」
「可是,怎麼會下雪……」

「我喜歡雪喔。」
「知道。」
「哎?我以前講過嗎?」
「因為妳啊,喜歡的大概都是些小孩子喜歡的玩意。」
「說得沒錯。」
「……拜託否定一下好嗎。」
帶著嘆息地嘟噥了一聲後,雪見牽起岬的手。

「可是,剛才說不定是我搞錯了。畢竟也沒那麼容易會下雪……」
「……看來,那不是妳搞錯了。」
從仰望的天空,白色的雪花猶如沒過了堤防般,滿溢而出。
===================================

跟『ONE's MEMORY』一樣的情況,繼續著二人的對話。和『ONE's MEMORY』那時一樣,與茜的SS不同,故事的主軸與其說是戀愛,還不如說是友情才對>岬SS的情況。我覺得這篇故事裡,戀愛的濃度是0。

這篇故事很短,到前面引用的那段,開始下雪那裡就結束了。

此外,『靠近雪見』也是我自己擅自這樣解釋的。對於文中的描寫,或是情景的描寫,兩人的份量是均等的,但是對於雪見的心情描述的比較深入一點,所以我才會這樣寫的。(上一篇的北川也一樣)


○episode:04

澪SS(第三人稱)

上月澪走在雪中的商店街裡,不知道已經走多久了。

沒錯,她迷路了(笑)。她似乎是個典型的路痴的樣子,怪不得深山部長想再找個能使喚的人。(笑)

譯註:這句話是指遊戲本篇裡,雪見找浩平進話劇社幫忙的事件

對現在快哭出來的她來說,雪只是帶來麻煩的存在而已。她完全沒注意到,這是今年的初雪……

一個大概20歲左右的女性,出聲把她給叫住了。她穿著顏色相配的長裙和大衣,服裝樸素但容貌端正,而且留著一頭直到腰際,或許還要更長的秀髮。這個人向澪問了「知道遊藝場在哪裡嗎?」

正在為自己迷路這件事而懊惱的澪,用素描簿回答了『我知道地方,可是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妳迷路了?」聽到這句話,她連忙拼命搖頭表示『不一樣』。這算是少女的賭氣嗎。(笑)

發現澪不能說話這件事的那個女性說了「我也跟普通人,稍微有點不一樣。」澪回了個「?」,然而讀者心中應該也一樣有這個疑問吧,她是誰呢?

結果,說了我們兩個一起找之後,女性向澪伸出了手。雖然說是冬天,但是對方套在手上的手套,在澪的眼裡還是很新奇的。

不知何時,初雪停了下來,兩人就這麼一起走在商店街上……。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這是久彌第一次寫澪的SS嗎?

因為迷路而困擾的女性和澪,互相幫助的樣子令人欣慰呢。不過,這篇故事裡並沒有解釋什麼,反而還因為這位女性的登場,留下新的謎團。

到底是誰呢?

長髮……樸素……把手藏起來……跟普通人不一樣……20歲左右……千鶴?(年齡不合),而且她也沒戴手套啊。(笑)

為什麼要出現在澪的SS裡呢?到底是誰啊?

難道這是『AIR』發售前的捏它嗎?


2000.6.12追加評語

這位大姊似乎是出自《MOON.》的樣子。因為我沒玩過,所以沒發現。(補充:應當是『鹿沼葉子』)


○episode:05

茜SS(第三人稱)

根據天氣預報,應該會下雨才對,可是天空卻下起了雪。對這個小鎮來說,算是有點新奇的景色,讓里村茜心生宛如幻想般的美麗感覺。

而且在雪勢弱下來的時候,茜在自己一時興起之下,想告訴詩子現在的美麗雪景,於是連忙找起了公共電話。

===================================
連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想要通知。
只是,無論如何也希望能和詩子共賞這雪景。
肯定不是什麼很難解釋的理由。
非要講個理由的話,大概就是殘存在茜內心的,模糊的雪之記憶。那是三個人還在一起時的回憶……
===================================

就如引用的這段,我覺得一開始是什麼理由都沒有的。假使要給它什麼意義的話,也許是指目前自己已經結束的思緒,正在變成往詩子的方向這件事的象徵。從今以後,也許會更加依靠詩子的支持。為了從昔日的咒縛中走出來,那傢伙的支持是必要的吧……

之所以會有上述感想,或許都是因為最後1行的關係吧。

「……手機,哪裡有賣?」


○episode:06

秋子SS(第三人稱)

黃昏的商店街,儘管正在下雪,但卻依舊充滿著一如往常的活力。秋子來到了商店街的便利商店裡,向認識的男店員打了聲招呼。

===================================
「您到便利商店買東西,還真是稀奇。」
「今天比較特別。」
「況且,又到了不喜歡的季節啦。」
「是說雪嗎?」
「對啊,就算不願意,今後近半年的時間,也要一直跟雪打交道。」
「下雪的日子……會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喔。」
「比方說,奇蹟。」
「哎,確實水瀨小姐到我這裡來買東西這點,就不得不說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啦。」
「今後,我就一個禮拜來光顧一次吧。」
===================================

言行依舊像往常一樣神秘的秋子,到底是來便利商店做什麼的呢?這點直到文章結束都沒講。而且還每週都來?是要買週刊類的雜誌嗎?這到書店也可以買吧?難不成她的目標是這位店員?(笑)

總而言之,我對這個故事的感想是,謎團又增加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或者說……我看不出來。

嗯~是在透露些什麼情報的樣子嗎?或者秋子只是單純的回想起,上一個下雪的季節裡,發生在這座小鎮上的奇蹟呢……


○episode:07

名雪SS(第三人稱)

從晚上的房裡看到了雪,一直望著窗外的水瀨名雪,忽然想到陽台去一下下。

===================================
「……果然好冷。」
「……要是覺得冷,就別出來啊。」
「祐一?你怎麼會?」
「那是我這邊的台詞吧,現在這種情況……」
名雪像要接住落雪似地,伸出了手。
「總覺得這樣的話,祐一也會來。」
「是啊,這麼冷的天,突然發現有個傢伙還跑去陽台玩雪的話,當然會衝出去啦。」

「我要回去了。」
「啊,等一下啦,祐一。還有件事……」
「祐一畢業以後會怎樣?還是要搬出去嗎?」*
「要是被那麼要求的話……」
「哇,我可沒那麼說~」
「可是,也許即使沒有被那麼要求,我也要搬出去。畢竟一開始的約定,就是讓我寄住到畢業為止。」
「……是嗎,也對……」
名雪勉強擠出笑容,望向祐一。
「自從祐一來家裡,已經過了一年……發生了各種事情呢。」
「說得沒錯。」
雖然語氣粗魯,但祐一同樣仰望起天空,就像在遙望著某個懷念的光景一樣。
「搞什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完全習慣了這個景色……」
「嗯,你和雪很相配喔。」
名雪露出了笑容,那是爽朗的笑容……
===================================

祐一當時一定也在看著雪吧,所以才會這麼快就注意到,名雪走到陽台上這件事。

也許祐一想在畢業之後,一個人過著單身的生活。他也許對自己現在的狀況覺得實在太幸福了,而有自己本身實在太嫩了的感覺。對祐一來說,名雪和亞由肯定是他想要一起守護的對象吧。說不定他現在發現,為了守護這一切,需要好好修行讓自己變強吧。這是男人的覺悟。

即使是這樣,名雪對祐一的想法,也在看似若無其事的對話裡,傳達了出來。這篇故事的設定,是祐一回憶起7年前(8年前)離開名雪那天的那件事嗎?希望他也能為了名雪,把這件事想起來,好好地向她道歉。

譯註:亞由路線裡,祐一沒回憶起那件事

之後舊的一年結束,新的一年開始,在這裡使用了各式各樣的雪景,當作兩個段落間的過渡演出,也象徵一切進入新的階段吧。對讀者來說,這是最後的一篇故事了,我覺得這篇是很適合作為結尾SS的。

===================================
今年的雪,將帶來什麼樣的回憶……
現在的兩人,還不曉得。
然後今年的初雪,悄悄地落幕了。
與此同時,舞台從灰色的小鎮,換成了雪國的小鎮。
===================================

2014.10.25譯後感想

七個短篇故事裡,『episode:01』與『episode:07』的亞由和名雪,互相呼應的感覺非常濃厚。

位於中間的『episode:04』給在下一種,好像是遊戲序章的感覺,拿出《Kanon》劇情書,重讀一遍序章的話,或許各位對此會更有感覺吧。不知道有沒有人想用這個寫《MOON.》和《ONE》的同人~(笑)

※      ※      ※      ※

●刊後對話(岬&雪見)

岬&雪見對話式的SS?(笑)

首先引用開頭久彌的通知。

※這是本篇的解說頁。
基本上沒有劇透,不過如果還沒看過本篇的話,還是建議各位先看本篇。

……據說,這篇是為了代替『後記』,對各作品當時的情形進行解說的。因為這篇本身就是解說,所以幾乎已經沒有讓我更進一步解說的餘地了,因此裡頭也沒有多少我的感想,因為作為第三者的我,很難再去評論作者對自己作品的評論。所以在這篇裡,引用的部分佔了大多數,不好意思。

那麼,接下來就交給川名岬和深山雪見兩位學姊啦~

===================================
某月某日。
川名岬的家裡。
「所以說,這回有什麼事?」
「聽說是完成六個短篇的時間點,發現沒有題材和時間了。因為沒辦法,只好在刊後語讓我們登場,隨意解說些本篇內容,硬要主張這就是第七篇,似乎打算就此朦混過去的樣子。」
「……突然這樣講,太直接了。」
「這是事實。」
「這樣就更糟了。」
「說起來,當初用了『SEVEN PIECE』這個標題,因此絕不能做出沒寫足七篇的壞榜樣,以後才不會自掘墳墓。」
「次序顛倒了吧。」
兩人毫不留情。

「而且,為什麼前面是『SEVEN』,後面的『PIECE』卻是單數形呢?有什麼更深一層的含意嗎?」
「不就是英語不好的關係?」
「就是這樣。我還認真想過,或許有什麼重要的意義耶。」
===================================

的確從一開始,就毫不留情呢。(笑)

而且據說這是事實的樣子,換成由第三者來說也是很嚴格的呢。(笑)

這麼說來,標題的『PIECE』也許真的是有些含意在的,至少從日文的發音來講,『SEVEN PIECES』的語感確實比較不好(個人觀點~笑)。

然後從這裡開始,進入之前各篇SS的個別解說,不過在此之前先說起了,這次找兩位學姊擔任主角的動機是……

===================================
「再加上本篇幾乎沒有輪到我出場,所以閒得很啊。」
「對啊,我也沒在封面上登場。」
===================================

譯註:『SEVEN PIECE』的封面圖上沒有岬學姊,而且在內文裡,這兩位也只有在first snow III(episode:03)和這裡有登場而已。


●first snow

===================================
「這是去年的冬COMI上發表的,Copy誌的再次收錄?」
「有稍微加筆和修正了一些。除此之外,雖然大家都說是Copy誌,實際上它可是平版印刷(offset)的耶。」
「這次以再錄的形式再次發表,有兩個理由。」
「其一是,希望再版的請求還不少。」
「另一個是……讀者的感想來信,我只收到一封而已……」
「……才一封?」
「很想哭耶。而且唯一的那一封,也是認識的人寄來的,除此之外就沒有收到任何人寄給我了。」
「好好哭吧。」
===================================

果然有加入了久彌自己的感想啊,這個地方應該算是想對讀者那邊傳達的,屬於作者的感想>對各處SS的所有作者

如果改成打著久彌的招牌,應該會收到很多感想吧。也許出乎意料的少,不過我覺得,事到如今再寄過去的感想,恐怕加起來的價值都還不如當初那一封吧。拿其他的同人團體來說,也有揭示版上的銷售量驚人,但是讀者寄來的感想量跟銷售量完全不成比例的情形。

因此我正在這裡,盡量把自己的感想寫出來,並且我也喜歡讀其他人的感想或評論。我想,幫忙把這些資訊傳達出去,應該可以當作讀這些的交換條件吧。現在我看到了各式各樣的發言,不愧是作者直接在書裡說『只收到一封感想而已』啊。

即使是這樣,在同人界的確時常聽見「怎麼都沒人寄感想來」這句話。會有這種情形的原因,應該是讀者當中,真的想要寫感想的人並不多的關係吧。而且取得作品的早晚,與讀者本身的熱忱常常是不成比例的,因為從現狀來看,讀者有沒有提早去排隊,才是能不能早點買到作品的關鍵。啊~也許通宵排隊的熱情支持者,比較沒有寫感想這方面的熱忱吧。

比方說,マキシシングル(Maxi-single,單曲CD)在大阪發售的時候,不是希望聽眾在官方的BBS上,投稿自己的感想嗎?結果CD賣了至少1000片以上,可是感想卻……

還有戶越自己的公式HP上,「跟歌曲內容有關的話題……」回應量也都很抱歉,但是我身邊認識的那些,喜歡音樂的朋友們,卻又沒辦法把這些全部買齊。

從前有個著名的藝術家,曾在購票開始時說過,不知道有沒有能讓熱心的支持者,能優先買到票的系統?如果能用寫了多少感想,當作能不能優先購買下次作品的標準的話,這樣我會很高興的。(笑)

話說回來……

在引用的部分說到,『first snow』是平版印刷的。可是我看過最初在冬COMI上發表那本的原版,從用墨這點看起來,實在不太像是用印刷的,反而比較像是用調色式影印機印出來的。

但是在版權頁(奧付)那裡,確實有寫印刷所的名稱。如果有人拿盜版同人本去拍賣的話,也許就能從這點來分辨了。不過如果事前不能讓我先過目一下,就算知道這點也沒有意義吧……


●first snow II

===================================
「為什麼是『II』?」
「大概是因為,這是基於和『first snow』相同的概念所寫的作品。」
「簡單來說,就是想寫《Kanon》遊戲劇情開始前的故事。」
「這真的和那時因為某雜誌的委託,在遊戲即將正式發行,那個快忙死人的時期寫的短篇,用了同樣概念?」
「當初那篇雖說是短篇,但卻是只有五十行左右的小故事。」
「那麼,跟『first snow』有什麼關係?」
「大概是打算寫點,像是那個短篇前後的故事。並且,因為刊登在雜誌上的時間是在《Kanon》發售前,所以會洩漏劇情的題材都沒寫進去。因為現在已經是發售後了,所以就在加筆的時候,以一開始的版本為中心,加入了各種想寫的東西啦。」
===================================

『first snow』原本是雜誌附錄短篇的名雪篇。『II』則是以栞篇為基礎,擴大為美坂姊妹篇的感覺。因為在附錄裡,有女主角全員的短篇,久彌負責的部分,剩下亞由篇在重製的時候,沒有在『first snow』系列裡登場(first snow III不算,因為它是後話)。不管遲早,我真的很希望能知道,鯛魚燒的由來(久彌為何設定亞由這麼喜歡鯛魚燒的典故)。這時的亞由,還不明白自己本人是什麼樣的存在,我覺得如果在這裡埋下伏筆的話,應該會很有意思吧。

現在想起來……為什麼麻枝不也來寫幾篇舞和真琴的SS呢?(笑)


●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

===================================
「據說這是緊接著《Kanon》發售後,在精力和體力都已經耗盡的時候,強迫自己寫出來的作品的加筆修正版。」
「……為什麼要說強迫自己呢?」
「因為不那樣的話,就寫不出來。」
「真是麻煩的性格……」
「雖然這是已經發表的作品,不過知道的人好像不多的樣子。」
「因為是小雜誌。」
「……這樣講人家會生氣的,小雪。」
「別說人家雜誌小。當初那樣不動聲色地刊在雜誌附錄上,才是知名度不高的真正原因。」
「證據就是,『在融雪流下的小鎮上』這篇,我沒有收到任何感想。甚至在雜誌發售當時,我還在擔心這篇是不是真的有登出來呢。」
===================================

沒有順便說些自己的感想啊(笑)。但這篇應該多少有點知名度吧,至少這也是時常在拍賣上看到的東西啊。我覺得沒收到任何感想的主要原因,應該不是知名度,而是跟之前說的一樣,因為會動手寫感想的人,反而沒有拿到這篇SS的關係……(淚)。

我個人覺得,這篇應該還是屬於受歡迎的作品的,因為我很喜歡它,所以希望作品的評價能好一點。

===================================
「嗯,大概是因為在《Kanon》裡寫『雪』寫煩了,所以打算寫個完全沒有雪的故事。」
「因此寫了毫不相干的梅雨。」
「也不是毫不相干。因為發表這篇的時候,正好就是7月。」
「可是遊戲內的季節(冬),又沒有跟實際的季節重疊……」
「……沒錯。」
「啊,還有一點。寫這篇的時候真的很辛苦,大概是花了很多心思在裡面。」
===================================

譯註:《Kanon》初回限定版發售於1999年6月4日


●夏日

===================================
「本系列最大的謎團,我覺得從這篇的內容裡,或許能夠稍微了解一點秋子的秘密吧。」
「不過也還沒寫到那個階段啊。」
「……小雪,話裡別那麼帶刺啦。」
「如果要特別說些什麼的話,就是在這次的短篇集中,這算是稍微有點獨特的作品吧。」
「大致來說,就是打算寫像這樣的作品。」
「真過分,在SS裡也不讓原創角色出來,就只繞著她講了一堆周圍的糾葛而已。」
「這是因為我有點想在下次的夏COMI上,發表篇跟我至今為止所寫的SS,不同類型的作品。」
「比方說?」
「總之是原創度更高的故事。」
「還是不太懂……」
「姑且期待著吧。雖說『想在下次的夏COMI』發表,不過實際寫出來,最快也是冬天了吧。」
「嗚嗚,果然還是無法否認……」(被妳說中了)
===================================

在這裡無意間提到了下次的作品。這難道是指,夏COMI的時候會有『SEVEN PIECE』的再版嗎?(笑)

譯註:2000.06.18有『SEVEN PIECE』第二版;2000.12.30有『if』。參照上述資料,『原創度更高的故事』應當是指『if』


●Four Rain

===================================
「初次進軍同人誌即賣會時,第一次參加活動(event)的作品。」
「果然還是不該用Copy誌,參加同人誌即賣會的。」
「其實只是因為,原本打算要出的『ONE's MEMORY』趕不上而已吧。」
「…………」

「而且,這篇文章不是也有發表在個人網站上嗎?」
「這樣還再次收錄的話,還真不是普通的偷工減料啊。」
「可是我覺得,說不定有人會覺得把它收錄到袖珍本裡,比較方便閱讀啊。」
「才沒有那麼奇怪的人啦。」
……全然不同意這個說法。

「但這回收錄在這個袖珍本裡的,似乎才是完整版。」
「意思是說,在夏COMI上賣的是半成品吶。」
「……嗚。那也是沒辦法的~。因為沒有時間啊~」
「說真的,在出發去東京的當天早上還在寫。」
「在僅僅把文本列印出來的狀態,就一把將那些塞進包包裡,然後上了新幹線。」
「嗯。夏COMI的第一天,好像從下午開始,就一直在旅館裡剪剪貼貼的。」
「所以裝訂才會這麼粗糙啊,那影印呢?」
「當然就去旅館附近的便利商店啦,第二天一直都在做這個工作。」
「還有,那時因為用影印機實在用太久了,還被便利商店的店員問說:難不成你要參加同人誌即賣會?」
「太糟糕了。」
「真的,糟到無藥可救了。」
===================================

因為是在便利商店裡印的,所以就是彩色影印機嗎?碳粉(色粉)看起來的感覺,跟公司裡常見的單色影印機比起來,顏色確實不太一樣>實際看過Copy本

跟在事務機器店裡的彩色影印機一樣,印出來的顏色會有點濕濕的感覺。說不定在拍賣上會看到它的盜版品,就稍微注意一下吧。

最後我要說一句:「這很方便在坐電車的時候讀喔。感覺袖珍本的尺寸真的很剛好呢~」(謎)


●SEVEN PIECE "first snow III"

===================================
「最後的故事。就算單獨一篇也很有趣的小故事,這裡一次放了七篇。」
「那為什麼要用『first snow III』當作副標題呢?」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加了會比較好吧。」
「……憑感覺嗎……」
「因為這些都是以初雪為背景的故事吧。」
「太簡單了……」
===================================

因為在電車上讀『ONE's MEMORY』時的感覺不錯,所以這回也裝訂成袖珍本了,目標好像是把作品印成可以輕鬆閱讀的形式。不過從還拘泥在書籤帶的形式這點來看,這個目標的達成度,似乎還不夠充分的樣子。

也許遲早我也會覺得,如果有附書籤帶會比較好的樣子吧。


●刊後對話

===================================
「就是緊急填坑(湊數)計畫,以上。」
「小雪,這樣說明太簡略了啦……」
「可是也沒辦法再解說什麼了。」
「真傷腦筋啊。」
「……只是傷腦筋,但並沒有否認。」
===================================

這個部份就這樣而已。沒錯,就這麼5行。因為太短了,乾脆全部引用了……(笑)




===================================
「說真的,本來想用下回預告來當作結尾,可是這麼一來,就又自尋死路了。」*
「確實如此。」
「所以就這樣,下次在某個作品上再會吧。」
「你說『某個』啊……」
===================================

到這裡,這篇作品就結束啦。最後的下回預告那裡也很用心啊,不過我覺得,這也算預告嗎?(笑)

這篇故事裡,先讓雪見用常識來吐槽,接著再由岬來附和,一邊不斷進行雙方面的攻擊,一邊對作品進行解說。不過,非常有趣呢。(笑)

我覺得這應該可以算是第7篇作品啦。(笑)←為什麼加了個(笑)啊

※      ※      ※      ※

※感想總括

至此,我就看完整本『SEVEN PIECE』了。果然跟只有短篇比起來,感覺用中篇+短篇的故事集,這樣表現會比較妥當的樣子,份量也很足夠呢。

《ONE》系的文章,因為遊戲本篇裡各女主角的劇情獨立性很高,所以想個別寫出她們的SS並沒有問題。但是《Kanon》系的文章,因為互相之間的關聯性很高(特別是亞由、名雪和栞這三個),所以自然她們的SS也有了關聯。

這次的『SEVEN PIECE』,如果只看《Kanon》的部分的話,看的出是用亞由路線做為主軸。

因此在『first snow III(episode:07)』裡,名雪就有些寂寞的感覺了。

說不定也有人注意到,『first snow III(episode:02)』中香里的話,發現這回的作品完全沒提到「在那之後的栞」的事情。從這篇裡香里表現出來的那種氣氛,讓人有栞路線沒走到Happy Ending的感覺。

不管怎樣,我滿在意栞沒登場這件事。只有栞沒有後續發展的SS,感覺有點可惜呢>久彌

算了,從香里3年來都沒轉校這點來看,栞至少不是Bad Ending吧……(當初玩到這個Bad Ending的時候,感覺真的很悲傷)

相反的,亞由路線的劇情,可說幾乎都是幸福的發展。特別喜歡夏日→first snow III(episode:01)這2部作品的組合。

今後我期待的是,希望全部角色的劇情,都有SS的擴充。所以我很想讀讀栞的SS。同時我也希望,能再多寫一點關於秋子身上,剩下的那些謎團的部分。(特別是這次又增加一個便利商店之謎)

而且我最大的理想,是希望麻枝負責的角色(舞和真琴),也有她們的SS。如果麻枝不想參加活動的話,也可以用客串的方式,參加久彌的作品啊……

袖珍本的裝訂是個很好的點子,希望能繼續這樣下去,如果也能收錄那些插圖就更棒了。還有,希望發行量還能再多一點……

我寫出這些感想,是為了『即使沒有實物,也想先知道內容的人』希望能把我自己所知道的,跟這些沒有實物的愛好者一起分享。

「在拍賣上賣那麼貴的東西,內容到底是什麼?但是賣價會那麼高,歸根究底還是買方爭相出價的關係。就是因為自己沒有,所以才把它的價值判斷得那麼高嗎?真是不可思議啊……但我果然還是對它的內容有興趣喲。」這麼說的話,貧窮果然是件悲哀的事啊。(笑)

托各位的福,想辦法借讀了key製作群寫的同人作品(以後也想寫些樋上いたる老師的同人作品的感想),對愛好者來說,劇情真的非常棒,就算是已經知道裡頭的內容是在說些什麼的人,把這本買下來也一樣是很值得的。

不過……『SEVEN PIECE』和『ONE's MEMORY』在拍賣上的價格都超高的,這種價格我實在買不下去,所以我也能多少理解一點,想要卻沒辦法入手的心情。(苦笑)

不管怎麼說!『SEVEN PIECE』是非常棒的作品,可說是讓我讀起來,感覺十分滿足的名作,多謝了。

而且……

在此也要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能夠耐著性子,看完我這篇超長的拙作。謝謝。

===================================
最後的譯者後記:

從五月底忙到了現在八月中,總算譯完了NTD大為『SEVEN PIECE』這部作品寫的一系列心得。感謝NTD大的努力,讓在下這個沒有實物,也想先知道內容的人,能夠知道這本久彌的同人誌,內容是在說些什麼。謝謝。

為了感謝NTD大的付出,有鑒於在下認識的鍵子們,大多不知道『SEVEN PIECE』裡寫的這些秘辛,所以就斷斷續續的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將NTD大這些詳盡的心得翻譯出來,讓大家對《Kanon》能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希望有一天,在下能有機會拜讀『SEVEN PIECE』本篇^^

湊巧的是,今天也是一位堅強的孩子,帶著幸福的記憶走向終點的日子。一邊聽著『青空』,一邊翻譯著最後的感想總括,心中雖然欣慰,但也不免感傷了起來。

翻完這篇長長的心得之後,在下心裡頗有感觸,其實Key系作品裡頭,『幸福』常常都是劇情中重要的關鍵字啊。像是『夏日』裡,兩位母親的約定「我們彼此約好了,一定要讓自己的孩子幸福……」;《AIR》神奈最後的命令「永遠地……幸福地……活下去……」,以及最後的那段話「至少希望最後負擔這份星球記憶的孩子……可以獲得幸福的記憶。」

此外,希望心愛的人能夠幸福……希望最喜歡的人,能夠一直保持著笑容……這些『希望』也一再撥動了吾等鍵子們的心弦呢……

最後,雖然『SEVEN PIECE』觀後感系列,並沒有多少人回應,不過在下還是希望各位,能喜歡在下翻譯的這些心得。

道魔幽影寫於2006年8月14日

===================================
再次修訂後記:

這五個月來,努力抽空翻譯『SEVEN PIECE』的同時,也發現到過去的諸多不足,因而把這篇8年多前翻譯的文章挖出來大修。修訂中發現,NTD大的感想部分,需要修改的地方並不多,然而引用久彌老師的部分,就有頗多不足。

原因應當是當初翻譯這些感想時,在下的日文水平大約N3,NTD大的文章也差不多那個等級。然而久彌老師的文章遠深於NTD大的,部分難句即使是已通過N1的在下,也要反覆思量,甚至翻查資料才比較有把握,因此……

講到這裡,在下真的很慶幸翻譯《Kanon》官方小說第五卷(亞由篇)時,有劇情書的支援,再加上官方小說的內容不是很深,不然接著就要再次修訂第五卷啦。

先前說過,今天是永遠之日,屬於《ONE》與倉貓大姊的日子。選擇這一天,正是為了紀念這些無法忘懷的存在。算一算,今天是距離《ONE》第一日的十六週年,也是大姊離去後的第一個十年。這台電腦陪伴在下,也過了十年。在下的人生,可以有多少個十年呢?想來真是感慨萬千。

對此,忽然心有所感。

佛有『會者定離、生者必滅』之無常觀,是以《伊呂波歌》有云:「花朵艷麗,終將散落,世間無人,永世長存。紅塵之山,一旦逾越,俗夢已醒,生醉皆空。」

然而銘刻本心之感動,卻也真實無虛,是以枯榮偈有云:「天地萬物,盛衰有節,花有盛衰,木有枯榮。有常無常,雙樹枯榮,南北西東,非假非空。」

更有甚者,能夠付出心血智慧,將這感動或以無形之精神、或以有形之物質傳諸後世,令這份感動薪火相傳、久久不滅。可謂:「人生有盡,其壽或天;吾道不絕,即是永遠。」

天道人道之德、有常無常之理,盡在其中。

如果沒有意外,下個目標應當是久彌老師的另一篇《Kanon》SS,原創度更高的美坂栞路線同人小說『if』……似乎又在跳坑了,總之想期待的人,就耐心等待吧,畢竟在下的時間並不充裕,以上。

道魔幽影寫於2014年11月30日

Fin

Thanks for your readin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707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Kanon|ONE ~前往燦爛季節~|麻枝准|倉貓|久彌直樹|MOON|AIR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參考資料】聖女貞德的主... 後一篇:【翻譯】SEVEN P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t08034大家
被轉生為魔王候補已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