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與小鹿and逸清老師的歡樂趴】緊急突發遊記本(下)

作者:巫女控貓男爵│2014-11-27 00:58:32│巴幣:2│人氣:157
Q&A到了下半場,於是爭奪小鹿老師和逸清老師的比賽(誤),又再度展開了。
_____(分隔線)_____________
「那我們繼續下一個提問……」主持人伸手一指,「那……我們前面這位西裝筆挺的大哥。」


「我想問兩位老師,如果能的話也希望正益主編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一個聲音渾厚的男性這樣提問,「剛剛有提到過,我們可能先了解自己的角色,再由角色慢慢拉劇情出來,這是比較偏文本的部分。我想要問一些潛文本的部分,比如說故事裡,你們是在什麼時候構想這個主導意念,像是很多電影裡面會說『這樣懸殊的戀愛是不可能成功的』,或是『這個邪惡是可以勝過正義的』。像這樣子潛文本裡的主導意念,你們會在什麼時候加入?或者說,你們會不會特別重視這個東西,不讓劇情走向太偏的方向?」


「講到電影的話,他們一定都會有個主軸。」逸清老師第一個回答,「我寫輕小說也會有一個主軸,像是『浩瀚之錫』的主軸就是『被壓迫者』對抗『壓迫者』,其實從一集越往後面看,就會發現其實到最後結局都是在貫徹這個主軸,前面以為『十二聖』是『壓迫者』,到後面會發現其實他們也是『被壓迫者』。」


「其實我在寫這種比較沉重的東西時,只會在有的時候露一點『頭』,讓人覺得『好像有這個主題』,可是我不會把它一直拿出來講,如果所有劇情都在講這個,那故事就太無聊了。可是我在寫作的時候還是會有個方向性,維持小說有一個主線,每個人在構想時都會有自己想要寫的東西,很多人寫戀愛小說,常常是寫自己的戀愛體驗,雖然寫的時候可能本人沒有發現,但這就是把戀愛體驗當作是種主線,然後用另一種方式表達出來。主軸這種東西有時不是一開始先定,而是後來寫一寫發現『我好像就是要寫這種東西』,把這個東西抓出來,再往那個方向發展。我覺得有沒有主線,其實在小說裡並沒有那麼重要,因為小說的重點是『有趣』,輕小說其實也是走『娛樂走向』,如果你們在寫作時發現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還是可以寫進去。」


「我覺得逸清老師講的『方向性』其實是蠻重要的。」小鹿老師接著補充,「一開始,你在發想的時候可能是個畫面或事件,可是你在創作時你應該想清楚你要寫什麼東西?你要有一個主軸,要有一個主幹。像是『戀愛交易(簡)』的主幹很明顯就是『喜劇』,但我想要和一般的喜劇有所區別,所以我加入了『推理』,如果有看過這本小說,裡面是含著推理要素的,我試著在前面加入一些懸疑感,然後在後面解開真相,雖然裡面大概有七八成時間是輕鬆搞笑。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答案,我想寫得像是輕小說,但又想和人有所區別,所以在一、二集,甚至是之後的三、四集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背叛過這個方向性過。我在寫證據之前,也要兼顧到搞笑,我不能因為在描寫很嚴肅的畫面以至於都沒有搞笑;我也不能因為都只寫搞笑,覺得推理不好寫於是犧牲了推理。所以這個方向性,我覺得這只要是創作人,每本作品都應該要有個可以讓自己去思考的方向。」


「小鹿老師的書你剛剛看都會覺得很輕鬆,但若仔細看會發現裡面環環相套透漏著痕跡,作者會讓人覺得『心機真重』,所以你們在看的時候可以多看幾遍,就會看到作者的用心。」逸清老師這並不是補充吧(笑)?應該是補刀吧?


「其實輕小說是最不重視『中心概念』、『理念』這塊的,」總覺得聽到了正益主編的嘆息聲,「說難聽點,輕小說是市面上這些小說裡最不講究『言而有物』的一種,所以我們在審稿的時候也不會一定去要求要有這種東西。如果你們要寫這樣的東西進去的話,我只有幾點建議,第一點是輕小說的讀者都是年輕人,千萬不要寫得太教條式,太教條式只會讓讀者反感,就像某個右手可以化掉所有能力的傢伙,他現在講的東西很多人都在反感。第二點就是如果你真的要這樣做,那請你從頭到尾不要背叛你自己,因為你背叛你自己要寫的這個理念就等於背叛讀者,背叛讀者,讀者就不會再相信你。我只能說,這些東西你不見得要加入輕小說裡,因為輕小說沒有這些東西也能成立,但如果要放進去,請謹記這兩點。」


「那我們請下一位的問題,就請這個同學。」主持人繼續了下一個提問。


「我想請問兩位老師,我在之前看到過噗浪有一個嘴巴很賤的人說,『輕小說作家並不關心時事』,我並沒有要兩位老師切割立場,只是想知道兩位老師即使不會用在作品上面,是否會關心時事?又會不會把在輕小說中加入這種要素。」這位是一個很年輕的同學,不過這個問題顯然有點尖銳。


「我在角川得獎之後認識了不少輕小說作者,我感覺關不關心時事,和你是不是作家毫無關係,那並沒有必然的相關性。」因為問題的關係,所以逸清老師似乎也回答地很謹慎,「我們有一個叫做『角川五五六六』的粉絲團,不……就是『我們才不是……」


大家哄堂大笑,因為它的正式名稱是「我們才不是台灣角川原創小說和漫畫作者呢」。


「你們會發現我們在那邊分享一些東西,有些人會很關心時事(其實很多老師在個人臉書上都會表達自己對時事的意見啦),有些人在香港水深火熱,正親身參與『佔中』的事件(指夜透紫老師)。他們並不是漠不關心,只是不是很明顯的表現自己的言論,所以說『輕小說作家並不關心時事』其實是一網打盡的說法,畢竟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也覺得這種說法是一網打盡,這就和說『男人都想開後宮』一樣的道理,雖然我承認這是事實……」啊,小鹿老師被女性觀眾白眼了,「其實我要說的是我的意見和逸清老師一樣,關心時事和當輕小說作家真的沒有什麼因果關係可言。你說用到作品上,並不是用到了作品上就是代表我關心時事,每個老師都是個個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套用在作品上只會把自己的讀者切割開來,要不是贊成,要就是反對,這會不會讓讀者群去限縮?我必須說,我很少表達我的時事或政治立場,並不是代表我不關心,只是很想避免這樣做造成主編所說的結果,為什麼會害怕這種事情?很簡單,我個人覺得一個作者之所以專業,就是必須滿足更多數的讀者,必須讓更多數的讀者覺得有趣,讓他們覺得故事好看,這樣才是對讀者負責,而不是去表達立場讓你的讀者去限縮。專業的作者應該要做這點,而不是為了表達立場或滿足慾望就限縮自己的讀者。」


「感謝您的回答。」看來一直問前面的聽眾,即使是主持人也會開始不好意思了(誤),所以他對著後排問著,「我剛剛看到遙遠的那邊有人想發問,是你嗎?麻煩麥克風傳一下。」


「我要問的問題是,」這個應該是個大學生,「剛剛有人問到尺度,現在我想問的是關於角色的尺度,像我們看到歐美的小說和電影,可以發現他們的女主角或是青少年角色關於性、髒話,或者菸、毒品,都表現得非常開放;但在輕小說這方面,或者說看起來比較像輕小說的輕小說,在這方面描述都非常少,女主角基本上是聽到這種事,就會……巴拉巴拉(面紅耳赤?),男主角也差不多。也很少出現抽菸或飆粗口的女主角,如果沒有這種描寫就會感覺怪怪的情況,老師們會怎麼處裡呢?」


「我覺得這可能要正益主編會比較了解,我認為是文化差異的差別。正益怎麼說?」主持人回望一旁的正益主編。


「我想……關於輕小說裡面的角色都是這樣的情況下,這也和日本的文化有關。我想有很多人看過『月刊少女野崎君』這部作品,裡面野崎君說的『蹲在便利商店前面等人都是惡夥子(小混混?)』,也就是說有些事情明明大家有時會做,可是小說裡都不能做。為什麼?因為會被盯上,你寫的內容還是要給年輕人看的,會給年輕人帶來不良示範(至少會被人這樣講),尤其是動漫和輕小說並不只是在台灣會受到這種審查,這在輕小說的重鎮日本也是這種情況,而台灣的輕小說說穿了也是日本輕小說衍伸過來的一種型態。當然說到『性』方面的程度問題,說句老實話,多年下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如果女主角不是處女』,那大概這個作品就完了,不管是什麼形式,只要女主角有過,這部作品的市場銷量大概就可以直接判死刑了。也就是說不是我們不想寫,而是各位不想看,再怎麼想我們還是必須以大部分人會想看的東西為主軸,不想看的東西就不會出現,所以女主角通通都是那麼純潔,男主角全部都是木頭,這是市場競爭機制形成的結果,歷史上不乏有人想嘗試過這樣的東西,結論都是非常慘,慘到不想再嘗試第二次,這是歷史的血淚教訓。」正益主編的眼角出現一點淚光(誤)。


「感謝正益!那麥克風請幫我傳回來。」主持人再度徵召了麥克風,「大家注意一下,現在還沒有深夜十二點,所以只能問普遍級的問題……這麼多人把手放下來是怎麼樣?」


「我看這位白色衣服的……嗯……」他指向了前面一位穿白襯衫的先生。


「小鹿老師,逸清老師,還有正益主編你好。我想要問的問題是,因為在座的各位很多人都有投稿過角川的輕小說大賞,只是大部分人都是直接落選……不然就應該坐在前面了。」大家似乎配合地笑了一陣,「所以我想要問大家都有很多作品被刷掉,連台上的小鹿老師和逸青老師可能也有一些作品因為各種因素,導致無法投稿或在比賽決選前就被刷掉,那老師對於這些作品會在你們出道以後嘗試讓它們重見天日嗎?另外還有想要詢問正益主編,你們會怎麼看待作者的這些希望?謝謝。」


「關於這方面來講的話,」正益主編再次出擊,「逸清老師剛剛講到的『黃泉坡』,那是他第一屆投稿進決選後落選的作品,但其實在經過我們之後的調整和討論之後,約莫在今年(2014)年底就會出書。只要作者有這個期望,我們也會再重新審視一次作品,雖然我們當時會刷掉,但可能是和金賞和得獎作相比有一些決定性的地方讓它落選,但我們接下來可以直接和逸清老師做討論,在逸清老師接受的情況下把那些決定性的地方做一些調整,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就可以出書。我們並不會排斥你們把舊作拿出來,可是我們必須再看過一次內容。而且當時的評審也未必是現在的編輯,所以編輯看稿是會就『能不能再做』這件事情做評估。」


「我想有些朋友可能會好奇所謂的『調整』是怎麼『調整』,第一個建議就是女生要多一點,所以我就將裡面五個男的,挑三個……性轉。」果然這就是輕小說的宿命啊(?),「比如裡面原本有個是主角的前輩,看起像小丑一樣,感覺很神祕,但卻又有大哥風範的角色,結果變成了一個穿高跟鞋的變態女生。第二個建議就是多一些輕鬆有趣的,或是比較清涼一點的戲,所以我就把劇情寫得有趣,把一些地方修一修,讓大家可以認同我。我後來重新檢視那個作品,覺得會落選也是有理由的,比如說當時寫得蠻趕的,很多角色描寫不夠,劇情也需要加強。所以當你投稿落選,可以當作是對自己的激勵,但如果有得獎的作品,也可以想說得以讓其他的作品雞犬升天。」


「其實這點我是蠻有感觸的,我是第五屆的得獎者(其實是角川華人輕小說大賞的第二屆,前面還有三屆台角的輕小說大賞),但事實上我之前每一屆角川大賞都有投,有幾屆還投了兩部,所以總共落選了七件作品。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沒有天才,但我敢肯定我絕對不是。」所以說可以見得小鹿老師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人是會進步的,我得獎之後回頭審視這些作品,就像是逸清老師講的一樣,其實真的不夠好,雖然這些作品有些構想是好的,但還是有修正的空間,你還可以再和你的編輯討論,其實都還有機會。但是你要知道,當初會落選就是因為它不夠好,其實人真的是會進步,像我在寫『戀愛交易(簡)』第一和第二集時,我就明顯感受到第二集……」


「沒有,其實兩集都一樣好啦。總之人是真的會進步的,如果你們在逐漸成長過程之中,可以判斷到自己進步了,或是判斷出作品有那裡不足,那我要恭喜你,你已經做到了很大的成長。」


「謝謝!那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開始最後的問題」主持人宣告了贈品只剩下了一組,「那沒問到的人就等到結束的時候在到前面來問,那……一、二、三。」


「就是剛剛提到作品裡面角色不要太多的問題,」一位先生得到了最後地提問權,「我看過一部作品叫做『Baccano! 大騷動!』,它的特色就是它總是『角色很多』,但像這樣的情況下,因為這部作品和其他的輕小說走不太一樣的路,所以我想請問兩位老師,這部小說之所以成功,並得到大賞的理由。」


「人多角色多,也要在篇幅之內寫好,所以作者本身的控制力必須非常強。『Baccano!大騷動!』的作品特色是把各角色都環環相扣,劇情上本來以為某個角色前面出來只是在『打醬油』,但後來會發揮出重要性,所以它裡面的角色沒有一個是浪費的,也就是它的設計上非常縝密,所有的角色都是有其意義的,這種類型叫做『群戲小說』。『群戲小說』跟一般寫獨腳戲的小說發展的方式不太一樣的,它是以角色互動來作為趣味,但對主角的描寫就不會那麼深入,要在大賞的時候靠這種類型得獎並不是沒有機會,但設計的時候就非常重要,不能讓讀者有『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感覺。寫得夠優秀還是可以得獎,像『浩瀚之錫』的角色也很多,所以在寫作上也要做很多設計。」逸清老師的回答可謂經驗老到。


「像逸清老師講的這樣,這種作品就是『群像劇』,『群像劇』沒有特定的主角,所以寫作方式是截然不同……」小鹿老師分析道,「把它的定位拿來和一般小說比較其實是不合理的。但事實上,每個角色的篇幅都要有事件去結合,像『Baccano! 大騷動!』這篇小說就是很完美的結合了『事件』和『角色』,它是一個事件完會跳向另一個角色,但事件都完美地接在一起,所以它是原本就經過了很縝密的設計。我說角色不能太多是因為光『世界觀』和角色塑造就佔了一定的篇幅,可是這部小說能做到這點,是因為它把『世界觀』、『角色』和『事件』結合在一起,它在建立角色的同時也建立了『世界觀』和『事件』,所以才能用這樣的篇幅寫出這麼多角色。你們在看到這部小說時,可以思考一下它是怎麼做到的,這是我自己的判斷。」


「我在自己的『戀愛交易(簡)』的第一集出現了五六個角色,其實在寫和設計的時候就知道太多了,所以後面就有一個橋段故意設計一場遊戲,讓他們每個人都上去演戲,雖然內容都是搞笑,但也藉由這個事件去塑造這個角色」,這和『Baccano! 大騷動!』用的是同一招。就就和剛剛逸清老師說的,重點只有一個,你的角色越多,處理起來就會越困難,所以在處理之前要先想好,不然之後處理的時候難度會更高。」


「其實我覺得『Baccano! 大騷動!』這本小說在寫之前應該已經把劇情都想好了再去寫小說,因為有些人是先想角色在去寫劇情,這樣就反而會不太適合。」逸清老師也是這麼宣告,所以大家應該可以死心了(眾毆)。


「像『Baccano! 大騷動!』這類的『群像劇』,我不太建議去寫,原因是這是種很難寫的小說文體,它難的程度大概就是連職業小說家都不敢去寫。如果沒有一定程度的能力和實力,那寫『群像劇』就是一個死得很慘的情況,『群像劇』是已經比寫一般小說更上一個階段的狀況,這是一點。所以選擇『群像劇』去參加比賽的只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初審馬上死,另一個是寫得很好直接進決選。『群像劇』就是像這樣的東西,你必須用很短的文字去馬上把一個角色呈現出來,讓大家到每個段落都能很快的套入,很快地能夠接受這個新的角色,讓你的心態很快的轉換。所以『群像劇』本來就是很困難的,不建議大家走『群像劇』這條路。」正益主編提醒在座的所有志在作家的人。


「我常和作者講一句話。」他環視眾人,做了結論,「我希望大家『認清你的雙手有多大』,這表示你能掌握的角色有多少,你認清自己的實力,能夠好好掌握不會走金的角色有幾個?這就是你第一集可以出來的角色。所以我覺得大家還是回過頭來審視一下自己可以掌握到的程度,如果你真的強到可以控制十幾二十個角色,那說真的『群像劇』就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你既然能做到這種事,那寫怎樣都是能成功的。但一般來說五個是寫作新手最多可以掌握的人數,一個故事最少的人數是三個,所以我會建議大家在三到五個之間做個選擇。」


「好!那我們的Q&A就到此結束,今天很感謝大家來參加台灣角川的講座,謝謝大家的參與,時間也不早了,有需要趕車回去的就盡早回去,如果還有問題的可以到前面問兩位老師。謝謝大家!謝謝!」於是在主持人宣布之下,這次「台灣角川輕小說作者講座」也就到此告一段落。


而抱著各種想法的眾人,有些就開始往前攔住小鹿老師換迷你裙,有些則是纏著逸清老師問問題,還有些則為了最後的福利開始把店家提供的飲料「猴達拉」,一些則是在即將關閉的蛙蛙書店裡進行採買。


總之,動身離開的我心裡面想的是……下次應該會換夜透紫老師來吧(拖走)?


原文刊載於https://www.facebook.com/novelfreedom,不過因為作者就是本人,所以若欲轉載請標明該文章原始出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675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Nil*夜*はじめ
聽完這場講座,我下定決心看完《Baccano! 大騷動!》第1本

《Baccano! 大騷動!》真的太好看了!絕對金賞!

11-30 19:41

巫女控貓男爵
我沒看過那本.....不過我有看過同作者原作的漫畫「無奶」......不.....「吾乃劍王!!」

據說作者建立了一個許多平行世界的世界觀......

12-06 01: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oranyou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與小鹿and逸清老師的... 後一篇:【同人】當戀愛成為交易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any5331想尋覓小屋逛逛的你
看過小屋 每、日、更、新 的嗎?快來我的小屋!(也在此感謝剛才投1000巴幣的好心人(;´༎ຶ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