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DBZA系列劇本──11 風之導向

作者:黑龍.拉雅克│2014-11-24 16:25:43│贊助:6│人氣:144


【官方劇本公告】公佈欄前的一張單子,旁邊站著一名眼鏡帥哥「尋求4名冒險者,當護衛與找東西,有意者請找我……」【欲參與請打「參加」、徵求4名。】

【DBZA系列劇本11──風之導】(玩家專用,隱旗)
吞雲吐霧者,深邃的藍瞳掃試著四周。




(NPC‧吉翰德)

《VOICE》請與這位帥哥接觸接取任務


「嘛──」他取下了菸,捻熄了,頸子一擺。「都到了啊。」

「今天,我要帶你們去一個地方──。」他停頓了一下,閉上了眼,哼氣看了天空。

(以下待說完方可回話)

「嘛,"符1號部隊"的原址──烏魯德公司的殘骸。」他搔了搔頭,皺眉:「啊,算了,事情有點複雜,我從頭開始講。」

「首先……http://guild.gamer.com.tw/wiki.php?sn=9388&n=%E6%85%A3%E7%94%A8%E8%AA%AA%E6%B3%95&f=M」(簡化敘述)

「然而,其中的六元老──查伯。」


他遞出了一張照片來:「我發現有諸多的詭異巧合在他身上。」

「當初,我到掃討會工作,其實是為了逃跑──原因是因為我殺了"符1號部隊"的老闆。」
說到這,他眼眸沒有一絲迷惘,冷靜地吐了一口菸。

「沒錯,我原本是隸屬"加特國"內戰時,首席的傭兵團之一──"符1號部隊"的一員,而會殺掉老闆的原因是萬不得已,因為他要殺我。至於其中細節我不想詳述。」

「然而,當初在裡面的『醫生』,在我逃走的時候,給了我一張單子,也就是DBZA的邀請函,而我會順利入會,乃是因為『醫生』他的朋友──」

「就是那位六元老,查伯。」照片被吉翰德揉緊。

「然而,還有些奇怪的是……那個查伯竟然知道我的一些底細,例如我會使用風魔法這件事情……嘛,我曾經有段時間是無法使用魔法的,而且我也沒告訴任何人但她卻知道……」

「而且,她給我的感覺……很像那個『醫生』。」此等看似冷靜理性之人,卻意外說出了「感覺」……但卻又不像是胡亂猜測。

「不管怎麼說,查伯與那位醫生,應該是關係匪淺的,因此我要回去已經廢棄的烏魯德公司的殘骸,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當然,因為現在是黃昏,那公司又在荒郊野外,我擔心會遇襲,雇請了你們。」

「到公司那邊,我和我另一個朋友,也是前符一號部隊的,會一起帶路去找資料。」


「以上還有問題?」語畢,吉翰德劃開了空間門。

(如沒問題,請入空間門)




場景轉移──《荒漠》

荒涼的原野,廢棄的棧道,你們看見的是璀璨的黃昏與……

……滿山遍野的魔物屍體?

「喂────003!───」

字正腔圓的一聲叫喊於荒野中迴盪。



於你們前方旁,穿著套裝與黑色大衣,下著軍靴,帶著黑白格帽,狂野的棕色髮型,炯炯有神的橘瞳,豪氣的抽著菸的大姊,腰際間配有雙劍,並身上沾染不少血紅。

「老娘在這裡等你都抽快一包菸啦!」那大姊雙手叉腰,盛氣凌人,周遭屍山絲毫不看在眼裡

「……008。」吉翰德摸了下額頭:「嘛,他就是我說的朋友,拉魯薇兒‧里耶,以前在符一號部隊代號008,而我以前帶好003。」

「好了,快走吧。」身旁跟著這位得力助手,一行人於荒野中前行。



場景轉移──《烏魯德公司大門》

一棟十幾層樓的建築,已破爛不堪不成形,被遺忘多時的場所。

吉翰德上前,輕輕撿拾了一個名牌。
「真他媽的不想懷念的懷念起來了。」

「喔?我看。」拉魯薇兒上前一望,「哈!這不是以前發給我們的狗牌?這傢伙是188號啊!現在不知道過得怎樣。」

只見眼前兩人竟開始敘舊,然,眼神卻無絲毫的「懷念」,反倒是像摸到了棘手的物品,隨之丟棄。

「好了,快進來吧。」
卻,記憶是不會騙人的,兩人入公司之門,猶如回家那般大搖大擺,可見熟悉度之高。
(請跟上腳步)



(移動中,行徑期間可發問或抬槓)


踏入其中,首先映入眼簾的,僅有一個簡單的櫃台,還有──

『符1號部隊榮譽榜』

「挖,是這個啊。」拉魯薇兒靠在櫃檯,眼色充滿自信地望著。

「充其量也不過是『商品推銷表』,薩齊那傢伙不總是如此嗎?」吉翰德聳了聳肩,點了根菸,眼神充滿不屑。

然,榮譽榜上,似乎每個月的第一名,都是008號。
但業績榜上──則是另一個人,005號。

(可問薩齊是誰)
(可問005號是誰)

「005號,叫魯霸斯‧佛曼。」吉翰德言:「我與拉魯薇兒和他是舊識,他現在還活著,我原本今天識也想找他一起來,不過他有事在忙。」

「他啊,是符一號部隊最強的射手。」拉魯薇兒言:「射擊技術已經不是正常人可以觸及的境界,連我要對付他也得小心翼翼的。」

「然後他有個奇怪的價值觀,叫什麼來著……」吉翰德敲頭想了一下:「啊,漁夫要輕鬆,就得一次一網打盡。」

「總之這傢伙夢想要個安穩且閒散的生活,但卻也因此,他「工作」幾乎是不會留手的俐落執行。」


當然,因為這邊沒有電力,所以必須走樓梯

「我們要先去哪?」拉魯薇兒問。
「醫生的一切有待過的地方──先去辦公室。」


(將有一段抬槓對話)

「說來在12樓啊,真麻煩。」拉魯薇兒顯得無聊而抓了抓頭:「來聊天吧,你們幾個,是從哪裡來的?當然不是指阿思嘉特啦……因為我聽說阿思嘉特有很多外來移民。」




場景轉移──《醫生的辦公室》

略顯狹小的單人辦公室,但卻意外的乾淨整齊,至少與一路走來看見的荒廢好上不少。而因為是黃昏,採光良好的窗戶提供良好的光源

「開始找吧。」吉翰德面無表情,冷面彷若能能凍死北極熊,翻箱倒櫃囉。
(請尋找R)

(期間吉翰德都結屎臉,不易搭話)


翻找的期間,拉魯薇兒一邊抽著菸,與吉翰德一樣,整個房間都是煙味。

(櫃子有保險箱,而保險箱乃是要由吉翰德自DBZA劇本07話拿到的鑰匙才能打開)

「嗯?」吉翰德搔了搔頭,然後突然想到什麼,抽出一支鑰匙,將鑰匙插進去。
意外的,竟然插得進去,但卻沒反應。

「怪了?」從原本插得進去而略有驚訝的反應,吉翰德又轉為疑惑:「……算了,先收著。」

(辦公桌抽屜有一把符紋實彈槍)

「挖靠!好懷念的型號!」拉魯薇兒將那把手槍給拿了左看右看,又將裏頭的子彈拿走,收了起來。

(櫃2下方有一包貓樑)

「醫生有養貓?」拉魯薇兒疑惑問。
「沒有吧?」吉翰德回應的當下,卻振了下身體
「……但,查伯有。」

你們回想起之前的六元老──查伯的相片,頭上就頂著一隻貓。

「總之再繼續找吧。」

(櫃3有一封書信,給菲洛爾的)

「來看!」拉魯薇兒馬上撕開。當然,你們是看不懂的,因為上頭都是加特文,也就是吉翰德與拉魯薇兒的母語。

「……」

「等等,『005』為什麼被叫做菲洛爾?」拉魯薇兒歪頭。

「說來,菲洛爾是加特國的常見名,可能005那傢伙有改名過?反正我們原本符一號部隊裡面有複數名字的也很多。」吉翰德分析道。


「好了,都找得差不多了,我們去「符紋醫療室」吧。」吉翰德如是言。並走出辦公室。
(請跟隨腳步離開)




(離去時的對話)

「哪,說來,003。」
拉魯薇兒途中與吉翰德聊著過往的那時
「那個女孩子後來怎樣了?」

然,吉翰德沒有講話,突然更是沉默。

「……死了啊?」拉魯薇兒自下結論。
「對,沙夏他死了。」吉翰德直言。

「被你殺的,對吧?」

碰────

你們才正反應過來,吉翰德右手就揪著拉魯薇兒的領子,怒目相視,深邃的藍瞳流瀉滿腔怒火。你們沒差點撞到兩人

「我說──不 是 我 殺 的 。」一字一句,說得清清楚楚,儘管是急於撇清──但卻又不像在說謊。

「我知道。」拉魯薇兒並未展現同等暴力,而是輕輕的將手搭在那抓住領子的手:「是那個──"第二靈魂"吧?」

「既然知道還問?」吉翰德語氣如冰,憤恨無比。

「你總是要面對這一切啊,吉翰德。」豪爽的大姊形象卻溫柔了幾分,拉魯薇兒則雙手搭在那緊繃而遲遲不放開領子的手──更直接喚了吉翰德的名字:「你剛才在找東西的時候都那種臉。」

「都這麼多年了──你還忘不下嗎?」

「那是你不懂──」
「誰不懂?」拉魯薇兒直接打斷。

「符一號部隊裡面,哪一個不是親朋好友沒死過的?」
「他們有像你這樣意志消沉的如此久嗎?」

「不一樣──」才當吉翰德要放生大吼,眼前便是一拳襲來!
碰──

拉魯薇兒剎時的出拳,直猛地將吉翰德打倒在地。
然,拉魯薇兒沒有露出無情的顏色。

「沒錯,是第二人格促使你殺的。」
「既然如此……」拉魯薇兒蹲了下來,單手抓了吉翰德那頭潮髮,而吉翰德的額頭下有一刀疤

拉魯薇兒則面相他,半閉著眼,剛毅無比的神情:

「那你還在愧疚什麼呢?」拉魯薇兒那清澈的瞳孔凝視吉翰德那雙震顫的雙眼

「………………………………」

兩者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

「放開心胸吧,小鬼。」自吉翰德身邊離去,拉魯薇兒閉上了眼,又點了根菸:「你要學會長大。」

「嘖。」拍拍身子,吉翰德亦繼續帶路,神情卻複雜了起來。




場景轉移──《符紋醫療室》

眼見兩側有幾個病床,然而內裡有著資料室,而你們與吉翰德進去內裡,眼見裏頭兩側櫃子都放滿一堆資料。

可以開始找囉(期間可抬槓)

「符紋,乃是加特國的一大偉業……哼。」吉翰德將一本書丟到了地面,可翻閱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433685」

「帶動了加特國的發展,卻又促成了加特國間的內戰。因強力的武器取得,使得種族與利益間的衝突就此爆發。」

「而我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長大的啊。」
倚在泛黃的牆壁上,拉魯薇兒半閉著眼似乎回想起了什麼而不屑。

「18年,整整打了18年的戰爭。」

「加特人──一種是加爾尼雅人,如吉翰徳那樣的膚色;一種是特斯拉斐人,如我這樣的膚色。」一黑一白的對比。

「因為『符紋』這項技術,原本仇視的兩個種族──」拉魯薇兒輕撫著一台壞掉,但上頭卻充滿電路線的機械:「就戰個沒完了。」隨後,啪機一聲,捏碎。

「真是無聊的情感──」吉翰德則開始翻找此地的書籍:「諷刺的是,符紋技術的引入者,符紋之父──阿里克‧AF‧盧克森,極力推動種族和諧的運動。」

「而她的女兒,也繼承了這項意志,不料──好景不常,正當她在為和平到處演說時,戰爭卻爆發了。」拉魯薇兒則續言:「至於,戰爭的時候,她去哪了呢?」

「──去當『醫生』了。」

吉翰德語畢,與拉魯薇兒一同哈哈大笑。

「沒錯,冒險者啊,我從之前提及的『醫生』,也就是符一號部隊之「生體符紋」的贊助者──就是『醫生』,也就是阿里克‧AF‧盧克森的女兒──。」


這時,吉翰德從櫃子丟出了一張舊雜誌,上頭的封面正是這位女士。
「蘭妮露‧AFA‧盧克森。」

「嘖──」吉翰德繼續尋找著資料。

(櫃1可以找到一份資料)

「嗯?更換生體符紋可以保持年輕,甚至能改變身形?」拉魯薇兒拿來看了一下。

「正常吧,不過更換全身性的符紋不是很有危險?為了愛美而變換可真智障。」吉翰德聳了聳肩。

「什麼話!這至少是女性夢寐以求的夢想喔?甚至連膚色都能變白咧!」拉魯薇兒則瞥了撇嘴,出聲反駁。

「反正你這麼黑又沒差──說來,你交到男朋友了嗎?」吉翰德無心一言,馬上一本書就飛來中了眉心。「喔幹!」

(櫃2可以找到一份資料)

「……三小?」吉翰德則滿腹疑惑的看著手上的資料。

「哇,用符紋技術改變肉體結構,這是惡靈古堡玩太多?」拉魯薇兒則興味盎然地看了幾眼。

「而且,將符紋鑄在人的聲帶上,甚至可以構成「言靈」……?」
「沒聽過這種技術啊。」吉翰德搔了搔頭。
「嘛,上面說那還在實驗階段。」拉魯薇兒言。


(櫃3可以找到一份資料)

「符紋兵器……本身是由一般人就能驅動的。」
「但由『生體符紋』的持有者使用,但由『生體符紋』的持有者使用,就能讓符紋兵器發揮超越原本設計的最大效能。

「008,你行嗎?」吉翰德歪頭一問。
「老娘本來就很強,這無庸置疑吧?」拉魯薇兒聳了聳肩。


「好了,都找得差不多了,我們去「符紋醫療室」吧。」吉翰德如是言。並走出醫療室。
(請跟隨腳步離開)




由於尋找時間有些晚,眾人在餐廳稍稍歇息,當然這裡沒有食物。

「還真是探索自身的旅程,不是?」拉魯薇兒以肘抵了吉翰德,則吉翰德只是聳了聳肩。

「哼──。」
「說來,你過去都沒跟我說那女孩的事情。」拉魯薇兒彈了響指:「不對,符一號部隊就你一個最自閉,透漏過去透漏地最少,像個文青似的不知道在幹嘛啊!」

「現在還在憂鬱──不如說出來吧?解悶?」手輕搭於吉翰德肩膀,拉魯薇兒吸了口菸。

「……。」

「哀。」彷若頓悟了什麼,吉翰德嘆了口氣,轉身面對你們。
「反正待著也是閒著,想聽嗎?一個悲哀卻又在加特過去常見不已的故事?」

(Y/N)(多數決)

「……」

(想看詳細的可見過往故事
(懶得看吉翰德講話,可看懶人包可看角色卡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425348 下方的簡歷和"兩個靈魂"的概述)

「我大概6歲時,父母就在戰火中掛了。」言出此句,毫無感情──更應該說,他似乎印象模糊。

──早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了,忘了也罷,他的眼神透漏一切。

「那時候,加特國早就是烽火連天,身邊誰死了,其實都不意外。」

「我後來被一個「佛德傭兵團」給收容,當然,只是充當童工勞力,整天飽受欺凌,但為了活下去,你只能做。」語句同時,吉翰德手指撥開自身頭髮,再次將額頭那深長的疤痕露出,主動的。

「當時傭兵團長醉了,就開始打小孩,嘛──被他用刀割。」
「為了遮掩這這疤,我才用這等髮型,不然我其實不是很喜歡長劉海。」

將瀏海放下,他輕嘖了一聲。

「大概在我八歲那年吧──傭兵團又撿來了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孩子。」
「一個純真而幾乎毫無污點的女孩。」

「她叫做沙夏,我的青梅竹馬。」
然,語出之刻,吉翰德眉頭緊蹙,閉上了眼,良久未出一語。

「……在當時的環境下,沙夏是讓我了解什麼叫做「純真」的女孩……至少我生活在那紙醉金迷滿血流漂杵的戰場下,彷若一座乾淨的小花園似的。」

臉上並未有欣慰的表情。

「那,咱們傭兵團長把一個小女孩拐來團裡要做什麼?」
默默地,吉翰德將那久未吸入的菸給插入了一旁的菸灰缸中。

「──洩慾。」

缸中的香菸被壓得扁爛,並且熄滅,只留下一線殘煙

「當時我有偷偷目睹那情況,但年幼的我還不知道性行為是何物,只認為沙夏是被那些大人們教訓一頓罷了。」

「那時油然而生的同理心,又是同儕的年紀,我往後就這樣安慰她,並和她成了好友。」
此刻,他又沉默,但嘴角似乎勾起一陣溫暖的笑。

──卻轉瞬又沉了下來。

「後來,我又長大了一點,不再是打雜小弟,正式成為傭兵──正式學會殺人拿錢的我,價值觀就因此就成了那副德性,充滿銅臭與血腥味的人生。」

「但──沙夏卻成了我的避風港,至少他的溫柔讓我不會墮落到無下限。」
「那是段不算好但也不錯的時光啊──」

他頸子一仰,雙手掛在椅背上,腦裡回想了不少的事,時而偷笑,又時而沉默。

「嘛,好景不常。」理所當然,話鋒一轉。

「後來,我待的傭兵團,在一次突襲中,被烏魯德傭兵團給滅團了。」

「──沒錯,就是我們現在待的這間公司廢址。」他的腳輕輕踩了幾下地板。

「那時,烏魯德傭兵團是財力與勢力兼具的傭兵團,但他們的老闆──薩齊‧A‧烏魯德,卻稱看中我的能力,還知道我的名字……現在想想真詭異,一個少年兵也能受這種大老闆賞識?」

「總之,我就這樣被薩齊抓進烏魯德傭兵團──
而沙夏也在那時候──失蹤了。」

「之後就進了符一號部隊裡啊。」一旁的拉魯薇兒插話。

「那些在不對的生活我就懶的敘述了,總之──我們符一號部隊的人,都被植入了『生體符紋』」這時候,吉翰德的手掌,隱約閃耀起清藍色的紋路。

「生體符紋,即是將符紋技術鑲嵌到神經裡的技術,讓不會使用魔法的人也能輕易使用魔法,甚至是一舉超越強大的魔法師,但在那時──鑲嵌的成功率很低,相對的,死亡率很高。」

「我記得那時候好像掛了五百多人吧,將近三分之一。」拉魯薇兒補述。

「而我還有拉魯薇兒,是僥倖成功那一群。」
「至於負責這些手術的人──即是那位『醫生』啊」

「當然,不僅僅是薩齊想創造強大的傭兵──
他更想創造的是『稱職的傭兵』」

「說難聽點,就是只會服從命令的奴工。」此刻的兩人,無一不是露出鄙惡的神情,而他們也開始解釋(懶人包請見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425348 「兩個靈魂」概述)

「也就是說,符一號部隊的人,總有一天會被另一個奴隸的靈魂取代……失去自我。」

「而我似乎是最早的那個。」吉翰德重新點了根煙。

「後來──我奇蹟似的和沙夏再次重逢,嘛,雖然我在符一號部隊時就有試圖去尋找沙夏。」

「那時候已經相隔八年有了,沙夏待在加特國的大城──尤里,當了某個富商的妾。」

「儘管我是有些不能接受。」吉翰德的眼神多少透了了點失落:「但那沒辦法,沙夏那時也說了,在這戰場下,為了活下去,也只能如此。」

「然而──諷刺的是,符一號部隊,那時正好要攻打尤里城,在我和沙夏的密會下,我決定要叫沙夏與我一起逃──」

「結果。」吉翰德赫然拍桌:「第二靈魂卻在這時候阻止了我告訴沙夏這件事情。」

「我就這樣,參加了攻占尤里城的任務──
雖然我一度脫離戰線去找沙夏,但是……但───」

「沙夏,死了。」
吉翰德的手在顫抖。
「在我遇到沙夏的時候,第二靈魂趁機奪我身體,把沙夏給殺死了。」

「儘管不是我──但──」
此刻,吉翰德抱頭直冒冷汗。

「身體會記得──殺了沙夏的觸感,還有記憶也是共通的。」
「沙夏就在眼前被殺了──」

「……」慌亂的語調軋然而止,見吉翰德粗喘著氣。

「哀。」拉魯薇兒拍了拍吉翰德的肩,並隨之說下去。

「之後吉翰德就因此去把烏魯德公司的老闆──薩齊給殺了,而那時候薩齊也意識到吉翰德仍有抗命可能,所以是薩齊先動手想殺吉翰德,卻不料被反殺。」

「……」良久,吉翰德才回話。
「之後我開頭委託時說的,『醫生』在我逃走時,給了我DBZA的邀請函,讓我逃去阿斯加特。」

「最後,就是如此,經過了DBZA的波折,然後到現在。」

結束的話語,或許真的有那一分感慨──
然,吉翰德僅僅是沉默。
又轉驅了平淡的神色。

「我曾經想和沙夏一起脫離戰場,兩人在一起在寧靜的地方過著幸福的日子。」

「如今我──好像辦不到啊。」

吞雲吐霧著,吉翰德雖一副輕描淡寫,但臉早是無奈的接受這事實,早已心死透。


「這種悲歡離合,加特國是很常見的──」
「不過嘛。」拉魯薇兒吐了口煙:「加特國也有不少人擁有這等悲傷。」

「儘管如此還是要過日子啊。」看了下手錶,拉魯薇兒如是言。
「該走囉。」

(請跟隨腳步離開餐廳)



《路途》

吉翰德拿起了手機──
「喂!是005嘛!」
「我今天和008來公司找了,嘿!我現在才發知道你真名是菲洛爾?」
「喂?」

「你打給005幹嘛?」拉魯薇兒單眨一眼疑問。

「這次其實是我要請他來的,不過他說他在忙──嘛,他不知為啥掛電話。」

說著說著,你們走出大門之時────

邪然的暗黑之氣於你們面前。






數十個穿著與吉翰德相同,甚至連裝備也相同的傭兵──
面無表情,且全身纏繞闇氣。

對你們抽出劍刃。

「什────」吉翰德與拉魯薇兒一同驚愕地瞪大雙眼
「這些人……不都是……不都是符一號部隊的人嘛!」


「為什麼變成虛無者了!」眼見吉翰德儘管充滿質疑,但他仍毫不猶豫地抽出刀刃!

「開什麼玩笑……」拉魯薇兒則是咬牙,亮出了雙劍,儘管他難以接受這事實──
「也就是說,這些小子,都死了……嗎?」

「開什麼玩笑!」拉魯薇兒雙劍二聲呼嘯,狂風席捲其中五位符一號的虛無者!
轟──拉魯薇兒隨之上前,六位虛無者與拉魯薇兒就此分隔!

「003!其他五隻交給你了……!」

眼見,你們要面對著,符1號部隊的虛無者傭兵───
「……這到底是誰做的,為什麼連他們也變成虛無者……!」

眼見吉翰德額頭滲出冷汗,
──沒想到,要與自身過去的同儕互鬥了嗎?




《我方回合》六分──

敵人‧虛無者X5(符一號部隊),LV65

(能力與吉翰德相同(包含裝備)



GE:打敗虛無者OR撐過六回合,並找到「鑰匙之箱」
NE:打敗虛無者
BE:冒險者被全滅

GE後會有特殊後續劇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652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peter19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罪懲怒洪─... 後一篇:【RPG公會】現實日ㄉ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60209st大家
新畫了伏特加女孩們,她們豪可愛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