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夜暮之曲】失憶、一些未曾注意到的

作者:Secret.│2014-11-23 16:16:24│贊助:16│人氣:241
  抱著手中的紙袋,四腳步輕快走在街道上,才剛過早上八時太陽還不怎麼強。
  前幾天好不容易說服終夜把常穿的那件白色連帽上衣拿給她補,衣襬的部份有好多破損,而因為是白色有些地方沾上血跡後沒弄乾淨就變得黑黑的。
  找到空檔把終夜的衣服拿去給洗衣店洗,乾淨的衣服在袋子裡感覺柔軟,剛從洗衣店出來的四鼻間還嗅得到洗衣精特有的味道。
  也不能說終夜幾乎不注意自己服裝儀容的問題,他也才十五歲,而平常黑眼圈、頭髮亂翹什麼的也都已經是家常便飯,有時候太過早熟總是會讓人忘記終夜實際的年齡。
  四邊想不禁露出微笑,是阿他還只是個孩子,可以的話她並不想硬性要求他什麼。
  這樣很寵溺嗎?或許吧,但那就是她的做法。
  現在她只想趕快趕回去,等會還要買午餐──她都答應今天要順路幫終夜帶食物了──終夜肯定還在房間看書等她。
  這個時候感覺終夜就是個聽話的孩子,至少不會背著她偷跑出去不見人影。
  只要還能看見他,四心裡一塊就很安心,不會慌亂不知所措。
  曾幾何時她的生活變得如此繞著終夜轉了,但不能否認那就是她生活的重心。
  她想得太入神,週遭人們的喧鬧聲都沒傳入她耳中。
  直到聲音真的過大、那幾近刺耳的剎車聲幾乎貼在耳旁似的,四才回神想轉過身查看發生什麼事,都已經來不及。
  衝擊力撞上後背時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甚至連腦袋都是一片空白來不及思考任何東西,她不知道是什麼衝撞了她,只知道力道很強,足以讓她被撞飛兩三尺、甚至更遠。
  她只看見手機以及手中的紙袋掉落在一旁,而她的視野也是倒的,四想起身,身體卻絲毫不受控制。
  感覺痛楚是慢一步才襲上,其實也許是她尚未反應過來。
 
  不行阿……她還要……趕回去……
 
  劇烈的痛楚與暈眩襲來,她的視野被黑暗給籠罩,意識隨之中斷。
 
 
 
  ┼
 
 
 
  他早說過不需要去弄衣服的。
  可是如今說什麼都沒什麼用了,出事就出事了時間也不會倒轉回去。
  終夜很少進四的房間,倒不如說是四去他房間的機會更高些。
  四的房間道比他整齊多,至少地上不會有一堆書或其他東西,不過兩間房間大小是一樣的,四的房間也只是比較有收納管理,而終夜的房間就是充滿地雷還有黑暗。
  窗邊的白窗簾半掩著,絲絲陽光透過縫隙灑在床鋪上,白色的窗簾即使遮擋陽光也不會使得室內黑暗,所以當初終夜寧可選深色打死也不選白色。
  不忍說他真的討厭太亮的環境。
  終夜坐在床邊,無聊似的伸手去撩落在床上的黑色髮絲,女子頭上的白色紗布感覺很礙眼,緊閉的雙眼訴說著尚未醒來的事實。
  「妳出事的機率明明就比我大很多。」
  終夜碎念著,被送回來的除了人之外還有四的手機和那個紙袋,他有看見被洗得乾淨的白色帽T卻沒有取出換上,穿著黑色短袖和牛仔褲他靠在床邊感覺有一絲疲累。
  沒穿帽T基本要藏美工刀很難藏,雖然現在只是要照顧人終夜還是習慣性在口袋塞幾支,至少這樣的舉動會讓他安心點。
  現在不想穿上。總覺得自己才是害了四的兇手。
  他在等四轉醒,最起碼也要確認她沒事。
 
  「唔……」
  「妳醒啦。」
  終夜趕緊湊近看四有沒有哪裡不適,他沒想過自己對四的依賴性其實也沒有低到哪裡去。
  「那個……」
  「怎樣?就說妳好端端的非要拿衣服去洗,算了,妳還是先把傷養好吧。」
  「請問你是誰?」
  終夜拿水杯的動作頓了下,有些不敢置信剛剛聽見了什麼。
  斜躺在床上的女子看起來是那樣熟悉卻又變得陌生,終夜壓抑住情緒將水杯遞給她,將她扶起坐正。
  「妳忘記我了嗎?」
  終夜並不是沒有想過這一天,那個四隨時會拋下他離去的未來假想從未從他腦中消去,但他始終相信那是不會發生的。
  如果他能提前預知到的話,是不是四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如果他的能力不是那麼沒用,是不是可以挽回他錯手就失去的東西?
  如果……
 
  他不自覺又陷入了厭惡自我的氛圍,不明所以的四想了下,伸手握住終夜擱置床邊握得死緊的手。
  從自我厭惡的情緒回神,終夜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表情看向四,可能是一個呆到讓人想笑的表情吧。
  「對不起,我好像忘記了很重要的事。」
  四微笑著卻面帶歉意,水杯被擱置在一旁,她雙手握著終夜的左手,微涼的肌膚相觸並不難受。
  終夜極少看見四示弱的模樣,儘管有好幾次向他哀求的時候,卻也不曾像現在這樣完全示弱。
  聽見四不記得他了,他不知道自己快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
  他們是否會因此拉開距離?在這片區域最常出去打交道的還是四,而他卻總是裝聾作啞。
  現在想想他難道不是一直都在四的庇護下嗎?不管遇過多少人,他最熟悉的卻只有四一個,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人。
  這樣子的他是多麼悲哀阿。
  「不、那不是妳的錯。」
  終夜硬是扯出一抹笑,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難看。
 
  如果四一直想不起來怎麼辦?
  
  他不敢去設想那樣子的情景。
 
 
 
  ○
 
 
 
  好幾日了,四的記憶好像漸漸在恢復,卻始終沒有想起終夜。
  每次四喊他的名字,他心裡就有個疙瘩在,明明是熟悉的聲音卻是如此陌生的感覺。
  在四恢復記憶前他沒有再穿上以前常穿的連帽上衣,更多時候都是黑色短袖。
  但也因此,終夜雙手手臂上的疤痕藏不住,一些像是動過大型手術之類的傷痕遺留在上頭,猙獰的宛若刺青。
  幾日前看到那些疤痕的四當下卻掉了眼淚,讓他手忙腳亂的安撫。
  終夜還記得,四第一次看見他手上的疤痕時也是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但還是沒哭。
  雖然他穿長袖從來就不是為了擋傷而是為了藏武器,但其中也是不想再看見四那樣的表情。
  即使他根本不記得手上的傷痕是哪裡來的。
  「終夜,你還好嗎?」
  面對四擔憂的表情,他只讓自己保持與平常無異的笑容。
  「沒事。」
  如果維持現狀比較好的話,那他無異議。
 
 
  他還是討厭改變阿。
  四傷還沒好記憶也還沒恢復,終夜選擇自己出門買東西,他一向都是寧可靠自己的多。
  醫生說過並非永久性的失憶,至少他不用現在就面對絕望。
  「那麼多人居然還讓肇事的逃掉……難道全都在看戲嗎!真是令人煩躁……」
  講著講著自己便閉嘴了,他是獨自出門的,講再多也沒有人會回應他。
  突然就懷念起吵架當對話的日常。
  原來那些視為常見的事物是如此極其可貴。
  這麼突然的就難過了起來。
  「我不甘心。」
  「我不想要變成這樣。」
  「這樣子糟糕死了。」
 
  「那,試著去搶回什麼看看?」
  一個男聲打斷了他的自言自語。
  終夜轉頭看去,率先看見的就是一雙噙著笑意的藍眸,及那參雜著幾撮蔚藍色挑染的黑色短髮,是他能難得看見的、認識的人。
  「你說得到簡單。」
  如果辦得到,他也不用去依靠別人的力量。
  「那麼,我來指點一條路給你走吧。」
  「……你打算做什麼,五。」
  「我只是,看不下去這樣子糟糕的情勢,你可以這樣解釋。」
  高挑的青年微笑道,那完全不帶惡意的面孔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終夜覺得,他一定是瘋了才會接受這傢伙的建議。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了。
  原先帶在身上的美工刀的數量並不多,但他覺得足夠了。
  那是,五為他指出的路。
  一直走能到達什麼地方呢?
  手臂受到風的直接吹拂有些冷,無視那些看到他的傷痕而露出厭惡或蹙眉的路人,終夜僅自向前走去。
  不走的話,未來就無法創造。
  那麼在一切都無法挽回之前,他能做些什麼呢?
  說起來他對五真的不熟,但是,他沒有什麼理由要去懷疑他。
  即使報仇並不會改變什麼事實,但他就是抱持著這樣虛幻的願望在前進。
  他才十五歲,不小、但也不大。
  說起來四唯一缺少教給他的,是善的觀念。
 
  當他割斷了剎車線及破壞了其他東西、將好幾個寶特瓶的汽油綁在車底、躲到一旁樹欉等待結果時他也絲毫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不好的事。
  終夜只想保護住自己僅有的一切。
  怎麼能容許其他人來輕易破壞。
 
  魚兒很快上鉤。
 
  一發動便失控暴衝的車輛沒有給予駕駛逃脫的機會,被設了反向卡死的門鎖在鎖上那一刻就解不開,車子撞上了山壁,小型的爆炸火勢很快吞噬了車子,終夜就站在一旁,眼睜睜看著那一切發生。
  「我沒有必要因為你的過錯,去承擔什麼責任。」
  「我並沒有做錯什麼阿。」
  「如果因為你的錯而害我必須失去最熟悉的人、」
 
  「那你為什麼不去死呢,你自己去承擔你的過錯。」
 
  對著沖天的火光,終夜喃喃念著,然後在其他人因為騷動趕來前離開了現場。
 
 
 
  ●
 
 
 
  「終夜!」
 
  離住所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頭上還纏著紗布的四腳步不穩的朝他跑來,一把將他抱在懷中。
  終夜尚未理解發生什麼事,但他瞥見了在房屋陰影站著的青年頓時有些埋怨。
  「白癡!誰讓你去那麼做了!」
  熟悉的語調,終夜不禁睜大了眼。
  「妳……恢復記憶了?」
  「還不恢復行嗎,」四沒好氣的說道,「我才失憶幾天,你又給我捅婁子,你……」
  四的神情看起來有些疲累,又再一次抱緊比她矮小的孩子。
  「還好你沒事……」
  都是那個蠢傢伙出的爛主意,雖然不可否認那傢伙是刻意說話刺激她使她恢復記憶的……但沒必要真的誘導終夜去做那些事阿!
 
  一切便這樣草草落幕。
 
 
 
 
  之後呢──
 
  「馬的你到底為什麼和終夜亂說話!」
  晚上等終夜睡了之後,四將青年單獨拉到外頭說話。
  「妳又不是沒看見那孩子的樣子,」五笑著擺手,「相信我就算沒指點他他也會自己去找的,那不如就省事點吧。」
  「問題不在那裡!」四蹙起眉壓低聲音吼道:「我不希望他變成殺人毫無感情的人!你很清楚才是!」
  「正因為清楚,所以我急著要喚醒妳。」五斂起了笑容,陰影下那雙藍眸帶著咄咄逼人的氣勢。
  「妳是唯一一把鎖,而當妳離去或是死亡,他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沒有人知道;將自己變成鎖的也是妳自己,妳說妳要給他全世界,在那之前我只是確保妳的正常!」
  青年的話打得四無法回嘴。
  「有些事妳沒辦法扭轉,我們都很清楚的那些事如果置之不理很快會反噬回來。」
  「……因為我們都有罪。」
  「是的,我們都是罪人。」
  四酒紅色的眸子直視那雙淺藍眸子。
  「不用你說我也會保護他。」
  「我只希望同樣的事不會再發生了,」五抓了抓短髮,「灰色地帶離這裡也不怎麼近,真想跟妳要補償阿。」
  「想都別想。」
 
  雖然他是用比較強硬的、刺激人反抗意識的言詞激怒她抑是使她恢復記憶,不可否認還是得感謝他。
  心裡想歸想,怎麼可能真的講出來呢。
 
 


 

字:3849

基本雖然是番外但是故事上是和既定劇情綁一塊的。
而有些在正文中可能會沒寫到的部分,例如終夜手上的疤,就在番外寫出來啦,而之後在正文裡就是以理所當然的姿態出現這個部分,這樣。
是很喜歡埋梗阿,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挖了。

我寫文始終都有一種偏離主題的感覺阿......
嘖嘖字數心累=ˋ=原本預計三千的阿.....


公會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642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小說|夜暮之曲|企劃|公會|終夜|番外|失憶|活動

留言共 1 篇留言

煉則
雖然中間有點虐虐,
可是其實還是滿甜的啊。

超級喜歡終夜跟四,
這一對真的超可愛的///

11-29 01:53

Secret.
哈哈~謝謝www
不想寫太虐啦www虐的部分還是留到主線後面唄~11-29 08: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愛你,但是我想活下去。... 後一篇:{ 本家孩子 } 四格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AMOAMITABHA大家
辛勞的醫護人員加油 台灣加油 全世界加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