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ール 或守篇II END

作者:尽きぬ水瓶│2014-11-17 19:13:23│巴幣:26│人氣:1333
 
 
 
5th day
 
 
 
這天、在眾人吃完早餐後
 
美九帶頭說要跟士道去約會,十香立刻跳出來反對說自已也要跟士道約會
 
四糸乃緊接在後小聲的說自已也想跟士道約會
 
狂三則是用"大人"的約會來邀請士道
 
耶俱矢以中二的語言要求士道一同約會
 
夕弦則道破昨晚耶俱矢向自已抱怨士道都不管自已之類...,當然是遭耶俱矢否認
 
折紙訢說昨日是團體行動,今天輪到跟自已單獨行動
 
而琴里,明明綁著黑緞帶卻以白緞帶的語氣說話,令士道嚇了一跳,連忙問琴里怎麼了
 
之後琴里說自已只是開玩笑,接著轉身對大家說在主張自已的意見之前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
 
想當然部份人士(十香、美九、折紙)早就忘了自已被關在遊戲世界裡的事實
 
依然想跟士道去約會
 
就在琴里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時候,鞠亞突然跳出來說自已跟士道有約定了
 
 
「就只有今天...請讓我任性吧,這是我一生的、願望」
 
說完鞠亞拉起士道的手
 
「走吧、士道,這是、士道與我之間──────最後的、約會了」
 
「...咦? 妳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好了、我們走吧」
 
鞠亞拉著士道的手走向門口,那股力道,讓士道感覺鞠亞似乎帶著一種相當拼命的情感
 
看見鞠亞展現出這種表情的眾人,也決定把今天的約會權讓給了鞠亞
 
在向眾人道謝後,鞠亞與士道開始了今天的約會
 
 
 
「不過,還真是令人驚訝呢」
 
「.....對不起,不過、就只有今天了」
 
「不會,是沒關係啦,只是.....」
 
士道隱約覺得鞠亞有種把自已逼到死角的感覺,於是決定問問看
 
「鞠亞,發生了什麼事嗎?」
 
「什麼事....? 是指什麼?」
 
「沒有、只是覺得妳的樣子有些怪怪的.....」
 
「...奇怪、是嗎? 我有哪裡怪怪的嗎?」
 
「不是這個意思...,是指妳是不是有什麼煩惱之類的...」
 
「...怎麼會呢,沒有那種事,我只是想跟士道約會,就這樣而已」
 
「唔────是嗎,抱歉、是我多心了」
 
 
士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依然覺得鞠亞有哪裡怪怪的
 
但由於鞠亞似乎不想說,所以士道也只好先陪鞠亞約會再說
 
 
 
首先是來到了商店街,鞠亞說想去士道平常去的店面看看
 
士道想了想,發現自已平常去的地方除了書店以外就是超市了
 
鞠亞不經意說出了那是料理比賽時大家購買材料的地方
 
但士道卻感到奇怪,不記得這是何時發生過的事
 
鞠亞立刻說這可能是遊戲內的事件帶來的影響
 
士道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暫時接受了這個說法
 
 
在那之後,兩人又連續逛服飾店、精品店
 
在精品店時,士道想買什麼送給鞠亞作紀念,但卻被鞠亞回絕了
 
 
「...今天、我有其它想要的東西」
 
「是嗎,那我們就去買妳想要的東西吧」
 
「.....不了,這個保留到我說出來為止吧,等會兒再告訢你」
 
「.....嗯? 雖然不太明白,那好吧」
 
 
在逛過許多地方後,兩人落腳在咖啡廳內休息
 
聊著剛才逛街時鞠亞因為看見了許多新事物而感到新奇與喜悅
 
看著這樣的鞠亞,士道覺得自已最近好像完全忘了眼前的少女是電腦精靈這件事
 
直說著鞠亞就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樣,鞠亞聽了覆頌了幾遍士道剛才的話
 
之後低下頭,士道覺得鞠亞樣子有些怪,出聲詢問她
 
鞠亞抬頭一驚,直說沒什麼
 
士道接著又問接下來是否要去看電影,但鞠亞搖搖頭說自已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兩人遇見了一隻出來散步的家貓
 
貓咪似乎想親近鞠亞,鞠亞一臉不知所措的看向士道,士道建議鞠亞輕輕撫摸貓咪的頭
 
等到摸的差不多後,貓咪才一臉幸福的離去
 
 
就這樣,兩人大街小巷走著走著,來到高台高園時、已經是夜晚了
 
 
「呀~今天真是走了好多地方呢!」
 
「是的,太陽都已經下山了呢」
 
「嗯、可以看見星星了,以約會的終點站來說算相當不錯吧」
 
「是的,像這樣子待著有著令人靜下心來的感覺」
 
「.....真漂亮呢」
 
「嗯,不如何時都想要像這樣看著呢」
 
「那就下次以觀星名義叫大家一起過來吧,當然也不能忘了望遠鏡」
 
「.........說、得也是...」
 
「鞠亞? 會冷嗎?」
 
「確是有點寒冷的感覺,畢竟已經夜晚了」
 
「說的也是,那麼也差不多該─────」
 
 
 

 
 
「─────士道」
 
「嗯?」
 
「今天真的是非常充實的一天」
 
「喔、我也過得很開心呢」
 
「吶、士道...? 最後能讓我.....對士道提出一個任性的請求嗎?」
 
「可以啊,十香她們也常常說些任性的要求,不聽還會生氣呢」
 
「嘻嘻,這樣啊,不過、對士道來說...應該是很簡單的事,也就是、約會最後必須做的事────」
 
「最後必須做的事...?」
 
「士道,這點事要是你沒察覺我會很困擾的,可以嗎、士道?
說到約會的最後.....當然是指接吻」
 
「咦.....啊...」
 
 
 

 
 
令精靈嬌羞,就必須與之接吻────確實那是與精靈約會的目的
 
鞠亞若是類似精靈的存在的話...只要接吻應該就能將她的靈力封印了
 
這樣一來,我們也能從這裡逃脫
 
可是、她自已應該知道這件事才對...,若是鞠亞沒有實體的話...
 
很有可能在封印之後導致自已的消失
 
在這裡接吻的話,也就等同於跟鞠亞道別也說不定
 
 
「鞠亞,妳是指...」
 
「拜託你了,士道.....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看著眼前閉上雙眼的鞠亞,整齊的容貌上能看出那修長的睫毛
 
說起來,自已從來沒有像這樣好好看過鞠亞的臉...
 
 
 
 
鞠亞感覺到士道正在接近自已、同時也感覺到士道的體溫
 
這是...什麼? 聲音.....不對,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不斷的傳達過來
 
聽得見士道的鼓動,就跟士道頭髮的味道一樣
 
 
 
 
士道將雙手放置在鞠亞肩上,感覺到有些微微的震動
 
這就是.....鞠亞的...心嗎?
 
 
 
 
士道的臉、士道的聲音、我想知道士道的一切
 
想要一直待在士道身邊,想要一直感覺著士道的存在
 
沒錯、我是如此對.....對士道他.......
 
 
 

 
 
「啊...啊、啊.....啊啊.......!」
 
突然,鞠亞雙手環抱自已痛苦的坐在地上
 
「鞠亞...!? 怎麼了? 這到底是────」
 
士道眼前的畫面不停的出現雜訊一般的東西,並非自已的視野有問題、而是這個世界全體
 
「這到底是.....我的力量.....啊────」
 
「鞠亞? 鞠亞!?」
 
「真是的、真是讓我等了好久好久呢,不過、總算是...等到這個時刻來臨了」
 
「妳是...或守? 另一個黑色的...或守」
 
「────不對不對,我才是真‧貨」
 
「那、把我們叫來這個世界的也是.....」
 
「那可不是我,而是這個世界的管理者────你們稱之為鞠亞的存在」
 
「到底...怎麼回事?」
 
「不過呢、很遺憾的現在我才是管理者,我可是等了很久呢,
好幾次好幾次不得不看著你們的鬧劇,只能等待不知何時這孩子找到愛的答案」
 
「啊...啊...」
 
「鞠亞!? 妳不要緊吧!?」
 
「是的...我自已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影響,不過、我所保有的權限受到干涉、幾乎都被奪走了」
 
「不過、這也算是等價交換吧?」
 
「等價交換...?」
 
「畢竟、她的聲音、容姿...作為一個人一切所需要的情報全都是我給她的,
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像這樣存在於這裡」
 
「這個世界本來不應該有我的存在...? 意思是是因為有妳這個故障存在才生出了我嗎?」
 
「是啊,嘛....話雖如此、我也不是用自已的意志讓妳誕生的」
 
「...!」
 
「其實這倒也無所謂...不過卻發生了些令我困擾的事」
 
「困擾的事...?」
 
「沒錯,我在侵入這個世界時───弗拉克西納斯的主電腦發動了強力的防火牆,
結果我就這樣被困在這個世界了」
 
「被困在這裡?」
 
「是啊,我一直沒辦法出去,不過...五河士道,多虧有你總算解決這個狀況了,
我總算能從這個世界獲得解放」
 
「只不過、那孩子跟五河士道都已經不需要了,你們就跟這個世界一起消失吧!」
 
「或守...! 妳是認真嗎!?」
 
「別用跟那孩子同樣的名字稱呼我!
我有只屬於自已的名字...或守鞠奈(あるす まりな)這個由父親賜給我的、唯一的東西!」
 
「鞠奈.....那就是、妳的名子嗎」
 
「沒錯、已經不會再搞錯了對吧? 我跟那孩子是完全不同的,然後我才是原版的存在」
 
「...似乎是花了些無聊的時間,還特地向你們說明了這些事,永別了」
 
「給、給我等一下! 只說了自已想說的事就結束,這樣我們能接受嗎?」
 
士道正想衝過去抓住鞠奈時,身體卻突然像是被定住一樣動彈不得
 
「真遺憾呢~」
 
「身體...動不了? 可惡、已經走了嗎...鞠亞,妳不要緊吧?」
 
「.......這是...權限以外的影響嗎...?」
 
鞠亞依然痛苦的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息著,似乎是那鞠奈做了些什麼
 
就在這時────
 
 
「.....小士...聽得到嗎.....」
 
「這個聲音...令音小姐!?」
 
「.....真是的,變成最糟糕的事態了呢,但總算是取得連絡了」
 
「令音小姐、不好了!  或守有兩個人,然後黑衣的或守支配這個世界了!」
 
「...小士,冷靜一點,那邊的狀況我們這邊也觀察得到,可以請你簡單的說明一下嗎?」
 
「是的,拜託妳了...」於是士道簡單的說明了一下現況
 
「...原來如此,說到底我們根本把前提條件搞錯了,
...引起這次事件的人工精靈,並不是那邊的白衣或守、
而是小士所說的黑衣或守────或守鞠奈」
 
「是的,那是她自已說過的話,另外...關於這個世界消失這件事...」
 
「.....嗯,那個世界似乎被或守鞠奈給掌握了,不只是這樣,主電腦也被入侵,
現實中的弗拉克西納斯機能大部份也被她掌握了」
 
「"弗拉克西納斯"機能的大部份!? 難道沒辦法經由拉塔斯托克那邊來控制嗎」
 
「...神無月他們正在努力,但恐怕很難吧,強大的防火牆反而成為了我們這邊的枷鎖」
 
「那是指...現實那邊沒辦法了嗎?」
 
「...很遺憾,只能把能做的事都試試看了,但恐怕沒辦法解決根本的問題,
畢竟連艦上都沒辦法自由移動了」
 
「那麼、到底該怎麼.....」
 
「...只能從遊戲內的電腦世界、阻止人工精靈了,恐怕除此之外沒有其它方法」
 
「也就是打倒鞠奈嗎...不過、她在這個世界可以自由的做到任何事,我們能拿她有辦法嗎」
 
「方法.....是有的」鞠亞喘氣的說著
 
「鞠亞!? 妳已經沒事了嗎?」
 
「為了掌握弗拉克西納斯九成的權項,我自身的系統被一時孤立在外,
這樣應該能免於受到或守鞠奈的影響」
 
「雖然不太明白,但沒問題嗎?」
 
「是的,讓你擔心了,不過、 這次的事全都是我的責任,
要是我沒有這麼做,事態也不會變成這樣...」
 
「沒有那種事! 說是鞠亞的責任什麼的都是...」
 
「是我的關係,一切都是因為我沒有針對或守鞠奈最初的攻擊作出迎擊的關係」
 
「從鞠奈來的攻擊? 那是指弗拉克西納斯的伺服器攻擊嗎?
不過、這跟這個身為世界管理者的鞠亞有什麼關係...」
 
「.....小士,我說過前提弄錯了」
 
「令音小姐...? 這到底...怎麼回事?」
 
說到這,士道也察覺到了,如果說來自外部的故障是指或守鞠奈的話
 
那麼眼前的這個或守鞠亞又是何許人物? 令音繼續說明著
 
 
「...小士,你冷靜點聽我說,現在在你眼前的那孩子恐怕是────弗拉克西納斯的管理AI」
 
「什────鞠亞是、弗拉克西納斯的AI....?」
 
「是的...剛才因為權限被奪走的關係、讓緊閉的檔案鎖也被打開了、
根據裡面的情報顯示,我確實是這艘空中艦的管理用AI,也可說是弗拉克西納斯本身的存在」
 
「...因為或守鞠奈的攻擊、使得弗拉克西納斯的防火牆有一部份受到損傷,
應該就是趁那個時候入侵的吧」
 
「...只是,AI在原本就防火牆強固的區域,也就是這個虛擬世界,將或守鞠奈關閉在此」
 
「...之後就跟或守鞠奈說的一樣,因為這個非常時期的關係,
使得記憶遭到鎖定的AI、以鞠亞的人格重新甦醒過來」
 
「接下來只是我的推測───恐怕是為了對抗未知的敵人、
將對方的情報、在自身內部重新生成,但是...鞠亞卻也因為這樣而遭到利用」
 
「是因為鞠亞說想要知道愛是什麼的緣故嗎...?
從鞠奈的說法來看、似乎是想等待鞠亞感情解放的瞬間的樣子...」
 
「...因為記憶被系統封鎖的關係、使得那個世界的作用"愛的育成",作為目的而保留了下來
又或著是.....更加根本的理由也說不定,說到底"弗拉克西納斯"的AI原本最大的目的,
就是為了輔助小士跟精靈的約會」
 
「根據精靈的精神狀態作出對應而提出選項,
也就是"弗拉克西納斯"的AI說是為了育成愛而生的人工智慧也不為過」
 
「為了育成愛...而誕生的...」
 
「...嗯,所以或守才會說"想要知道愛"是什麼,
...恐怕那份感情並不為了其它,就只是為了你────」
 
「...!」
 
「只是,這次卻成為了最大縫隙」
 
「是的...弗拉克西納斯的程式在我的無意識之下雖然繼續啟動著,但是、卻有著解除它的方法」
 
「.....也就是AI心靈的成長,也就是說、令其變得跟人類相近的存在」
 
「心的...成長」
 
「...不過,那卻是一把兩刃劍,在心靈的許可下、無防備的將防火牆也一一解除」
 
「既然這樣、這份責任就不在鞠亞身上而是在我才對!」
 
「不...是我的責任,要讓士道你們回到現實應該還有其它方法才對,
不過、我卻以自已的欲求為優先而不去探索那些方法,所以責任依然在我身上」
 
「這種事我無法接受!」
 
「這不是能不能接受的問題,而是事實!」
 
「...你們兩個,現在沒時間讓你們爭執這些事了,我們這邊的狀況似乎也有些變化...」
 
「變化...?」
 
「我本來還以為她的目的是拉塔斯托克的先進技術及情報,
看來、她是打算做出更加糟糕的事.....」
 
「更加糟糕的事.....?」
 
「就在剛才、弗拉克西納斯的主砲起動了,在完成能量填充為止雖然還有時間...,
但若是直接往地面發射的話,天宮市大部份恐怕會被消滅....」
 
「弗拉克西納斯的主砲...!? 做出那種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應該會影響世界的情勢吧,實在無法想像會變成什麼樣子...」
 
「沒有什麼能夠阻止的手段嗎!?」
 
「...剛才也說過了,從這邊相當的困難,即使如此、在沒有其它方法的情況下也只能試試看
,聽好了、小士,那個方法─────」
 
 
 

 
 
「基礎顯現裝置控制奪取,主砲起動結束、照準...總之這樣就行了吧」
 
「我必須完成自已被賦予的任務,然後、知道許多我所不明白的事!
那就是、因為這是我唯一的願望...」
 
 
 
 
 
 
「為何會在這種時候想起五河士道的臉...,不對、我不需要五河士道!」
 
「嗯? 控制顯現裝置無法執行? 原來如此、是物理性的遮斷嗎,是有人在進行干涉嗎...」
 
「不過、要長時間的手動進行顯現裝置應該是不可能,
但是卻也因為這樣使得魔力的填充受到影響,托延時間...是嗎?」
 
「...既然這樣就稍微陪他們玩玩吧,反正大家以及這個世界也快要消失了...」
 
 
 

 
 
士道與鞠亞走在街道上,空中及物體到處都是像是破損一樣的方格
 
令音說看來已經影響到空間構成了,已經沒有時間再猶豫下去
 
若是帶著意識就那樣消失在那個世界的話,很可能會再也無法在現實醒過來
 
不論如何,都只能照著令音剛才所說的去試試看了
 
就在這時,琴里也趕來了、似乎已經明白了這個狀況是怎麼回事
 
在得知鞠奈人位在用來控制弗拉克西納斯的主控室後
 
決定利用鞠亞的力量連結令音的系統重現精靈們的力量
 
但這可能也會為鞠亞帶來許多負擔
 
即使如此、鞠亞也想為了教會自已許多事的大家盡一份心力
 
決定好之後、靈裝的重現也完畢,眾人紛紛被傳送至士道附近
 
 
「士道、鞠亞! 聽說你們遭遇到元凶的人工精靈了,是真的嗎?」
 
「嗯,我跟鞠亞都沒事」
 
「對不起,十香,因為我的關係、讓事情變成這樣...」
 
「妳在說什麼? 鞠亞根本沒必要道歉,有錯的是那個人工精靈才對」
 
「可是,因為我的關係而把大家通通牽扯了進來...」
 
「正因為是在這裡才有辦法戰鬥,不如說該謝謝妳把我們叫進來」
 
「咦?」
 
「就如同夜刀神十香所說的,最初就處在內部的話對於戰鬥也比較有利,
再說守護士道是比任何都都要更優先的」
 
「折紙...妳不要緊嗎?」
 
「沒有問題,這個狀態比夜刀神十香還要有用」
 
「妳說什麼!? 這可不能當作沒聽見、鳶一折紙!」
 
「現在不是夥伴之間相爭的時候...」
 
「用不著擔心的、鞠亞,我跟士道還有大家都是妳的夥伴,會守護妳的」
 
「請別搞錯了,我是為了士道才戰鬥的,不過、能讓我保有繼續戰鬥下去的力量,
就這點我得感謝妳」
 
「十香...折紙...,非常謝謝妳們」
 
「我、我也會努力的,...請、請安心吧」
 
「嗚啾~四糸乃好帥氣!」
 
「嗯,說的也是,...四糸乃、拜託妳了」
 
「...是的,只要是為了大家...,只要是我能做的事...都要試試看」
 
「謝謝妳,四糸乃,我也...有著一樣的感覺」
 
「說的也是,再說這個世界幾乎都被人工精靈給掌握了,雖然這裡有這麼多精靈,
也不知道有沒有勝算,所以說...」
 
話說到一半,琴里全身纏繞著火焰變身為火焰精靈
 
「...只要是能用的就都全部用上才行,鞠亞...妳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是的!」
 
「眾集了這麼多人就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呢,
不管是達令還是鞠亞美眉,我都會好好保護妳們的」
 
「嗯,美九在的話也能幫助大家,輔助就拜託妳」
 
「我也一樣拜託妳了,為了不讓大家盡可能不受傷害」
 
「是,這是當然的,為了達令與可愛的女孩子,我會加油的」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該出發了」琴里向所以人說著,這時...
 
「啊啦啊啦...難道說我被當成看家了的嗎?」
 
「這怎麼可能啊,當然是所有的戰力都要投入啊,狂三就算不用說也會自已出現吧」
 
「嗯啍啍,才沒有那種事呢...不過,多虧如此才能好好玩玩,嘻嘻嘻...」
 
「話說回來,四糸奈我剛才開始就很在意,結局那個主控室到底是在哪裡呢?」
 
「...因為世界開始崩壞的關係,可以從空間的破綻中尋找,從那裡侵入」令音說明著
 
「不幸中的大幸,是嗎」
 
「啍啍啍...就照命運羅針盤的指示,開始我們的航海吧,好吧、就讓我們八舞來導任先鋒吧」
 
「同意,移動的話就交給我們吧,籍由操控風的八舞之力、將大家送至那兒」
 
「雖然是虛偽的世界,但也是與同胞們共存的土地,不能讓那個俗物操弄下去」
 
「首肯,快點將人工精靈打倒,讓全員回歸那個世界吧」
 
「嗯,說的沒錯,要回去就要大家一起回去,當然也包括鞠亞在內」
 
「.....是的,當然」
 
「好、我們走! 不知道對手會做什麼可別大意了,來吧、開始我們的戰爭吧(約會)吧!」
 
 
 

 
 
在進到電腦空間後,不久後就遇上前來阻擾的鞠奈
 
正當耶俱矢還得意的嗆聲說只有一個人也想阻擾她們時
 
反而是夕弦打斷耶俱矢,並提醒這種時候通常會有陷阱之類的東西
 
果不其然,下一秒、鞠奈就分身成了數十人
 
跟狂三的分身不同,是單純的複製體,還喧稱能無限制的分身
 
在十香的詢問下,鞠亞從那堆鞠奈之中並未察覺到本體的存在
 
一旁的美九聽見說這樣的話就等於輕鬆取勝了
 
畢竟要是真的能無限分身的話,也不用特地把本體給藏起來了
 
狂三也跟著附和,直指這大概只是用來托延時間的手法
 
琴里繼續對鞠奈施加壓力,令其表現出不服輸的態勢、卻反而證明了美九的論調是正確的
 
在確認眼前的鞠奈分身能以眾人之力抵擋下來後,琴里要士道帶著鞠亞往前走
 
士道雖然擔心,但畢竟沒有時間了,在眾人的說服下決定由鞠亞帶路前往鞠奈(真貨)的所在地
 
半路上,鞠亞向士道說明、縱使對方的複製體是劣化品,但應該還是有著跟精靈抗衡的戰鬥力
 
而且大家在這個世界所重現的天使及靈裝,恐怕也很難發揮出原來擁有的實力
 
士道聽了說果然是這樣,鞠亞問士道是否在擔心大家
 
但士道搖搖頭,回應鞠亞說自已相信大家
 
 
 

 
 
接連的戰鬥聲響起,但不論十香怎麼攻擊,敵人數量就是不會滅少
 
這令十香覺得有些焦慮,在鞠奈的挑釁下、十香展開快攻,但卻被對方以空間扭曲的方式彈開
 
待十香的攻擊結束後,鞠奈們也開始轉守為攻、十香硬是將攻擊全部檔下,但卻顯得相當吃力
 
雖然鞠奈對於十香靈裝的防禦力有些驚訝,但也說著差不多是時候了
 
正當十香還不明白對方的意思時,突然、十香覺得自已的身體像是綁了鉛塊一樣
 
鞠奈說那是以自已的複製體為媒介將周邊的空間作為自已的領域侵食後的結果
 
之後雖然十香極力想避開鞠奈的攻擊,但身體的重量卻讓自已行動遲緩而相當費力
 
就在鞠奈打算做出最後一擊時,攻擊卻突然遭到阻擋
 
「夜刀神十香,將靈裝與天使解除後再發動,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聽到此建議的十香立刻嘗試,之後不可思議的、身體的重量似乎回歸到原本的程度
 
 
 

 
 
起身後的十香向折紙道謝,雖然折紙只是為了早點將眼前敵人收拾好趕去士道身邊
 
這說法令十香有些不快,但受到幫助是事實,因此還是向折紙道謝
 
於是兩人又同時對向鞠奈的分身,而鞠奈看了看折紙只是笑著問那種裝備是否傷得了自已
 
折紙反問為何不行,之後隨即一刀消滅了其中一個分身,令其他分身感到吃驚
 
看不懂眼前發生什麼事的十香問著折紙,折紙說明這個空間本身就是對方的顯現裝置
 
對方利用空間干涉消除已方攻擊,而自已只是讓空間干涉本身消除,也就是說...
 
 
 

 
 
"只要我們同心協力的話───────"
 
"就能贏───────"
 
 
之後、在折紙與十香的協同攻擊下,鞠奈逐漸趨於弱勢
 
最後在十香鏖殺公的最後之劍攻擊下,結束了這邊的戰鬥
 
 
 

 
 
面對著對手的猛攻,四糸乃與琴里的組合趨於防守的一方
 
雖然四糸乃的冰牆可以有效防禦對方的攻擊,但已方的攻擊卻一點也打不到分身們
 
對於這個狀況,琴里向四糸乃傳達作戰方針
 
首先四糸乃放棄繼續製造冰壁,改為讓冰的範圍擴大,阻止對方行動
 
自已則用全力發動砲擊收拾她,由於發動需要些時間,但也只能這樣了
 
四糸乃聽了擔心的說這樣一來對方的攻擊不就等於直衝琴里了嗎
 
琴里當然明白,但在時間不足的現在只能試試看了
 
四糸乃聽到琴里的回答也只能同意實行
 
 
 

 
 
"<灼爛殲鬼>─────【砲】"
 
"不、不許動...!"
 
 
 

 
隨著四糸乃下令,鞠奈分身的腳邊結上了一層層的冰
 
鞠奈當然不會就這樣乖乖等著被攻擊,早先一步的比琴里發動攻擊
 
正在填充砲擊的琴里無處可躲,只能正面吃下所有的攻擊
 
在四糸乃的驚呼中,煙霧散去後的琴里依然是毫髮未損,
看來似乎是炎魔的自我治癒能力發揮作用了、但還是會痛就是...
 
琴里要四糸乃趁現在將對方完全冰凍起來
 
就這樣,在冰與炎的雙重攻勢之下,將所有的分身一口氣消滅殆盡
 
 
 

 
 
狂三的手槍不斷的朝鞠奈們射擊,但卻一直被空間扭曲給彈開
 
一旁的美九也抱怨著對手的數量多攻擊種類也多,實在很麻煩
 
鞠奈們聽了調侃兩人剛剛表現出遊刃有餘的樣子,但實際打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狂三聽了表示很意外,自已可不覺得自已有多保留
 
美九則說狂三或許是這樣,但自已也不覺得自已表現得遊刃有魚的樣子
 
聽著兩人的你一言我一語,鞠奈們感到不耐煩,再次發動了攻擊
 
 
 

 
 
"啊啦啊啦,好戲現在才要開始喔? 我們可一點都不覺得疲勞"
 
"是啊,就是說嘛,連一點暫停時間也等不了、真是個焦急的孩子"
 
 
 

 
 
此時鞠奈們察覺到對方的靈力完全沒有衰退的跡象,看來似乎是歌姬的力量
 
在單奏的進行曲下,分身們個個動彈不得,美九則是因為不能洗腦而感到遺憾
 
一旁的狂三則趁機個個擊倒,但鞠奈的空間扭曲依然保留著,普通的攻擊依然無效
 
於是狂三便將一之彈打在自已身上,
以對方無法反應的速度繞至沒有空間扭曲的那一面進行突襲
 
隨後又叫出了自已的分身群抓住鞠奈的分身們
 
這次則改由美九的曲子來進行攻擊
 
就這樣、鞠奈們在兩人的聯合攻勢下毫無還擊之力的被擊潰
 
 
 

 
 
面對空間操作使得攻擊無效化的耶俱矢與夕弦,依然不改鬥嘴的本色
 
彼此要對方怕的話就下場休息去
 
看著這一幕的鞠奈們則是要兩人一起好好相處的從世上消失
 
面對對方數量上的優勢,撐過攻擊的耶俱矢跟夕弦也不得不認真應付敵人的攻擊
 
短暫的討論後,決定使出八舞的祕技─────
 
 
 

 
 
"為了士道,〈颶風騎士〉─────【穿刺者】"
 
"同意,然後、也是為了大家,〈颶風騎士〉─────【束縳者】"
 
 
 
 
 
「啍啍啍...感覺到了吧、我等八舞的力量合而為一時的樣子,只要有夕弦的話、我們就是最強的」
 
「反論,應該是相反才對,有耶俱矢的時候夕弦才是最強的」
 
「我們是八舞、兩人即為一體─────所以不會輸!」
 
「同意,身為八舞之一的夕弦,沒有貫穿不了的東西」
 
 
看著這副情景的鞠奈們雖然發動反擊,但卻被風之壁給抵檔在外而無效
 
緊接而來的〈颶風騎士〉─────【天驅者】則一口氣消滅了前方所有的鞠奈分身
 
 
 

 
 
士道與鞠亞在這個上下左右幾乎無法辨別的電腦空間不斷前進
 
很快的、兩人來到了鞠奈(真貨)的所在地...
 
 
「好慢喔,五河士道,然後還有、假貨(鞠亞).....」
 
「鞠奈...! 鞠亞才不是什麼假貨!」
 
「不管你怎麼說,她的姿態都是從我身複製而來的這點是事實」
 
「誰管那個啊! 鞠亞是鞠亞、鞠奈是鞠奈,哪邊都存在於在這裡不是嗎?
哪個是真貨、哪個是假貨,已經不重要了吧!」
 
「確實不論是她還是我都有著自我的存在,你說的也算有道理、五河士道」
 
「鞠奈...妳明白了嗎」
 
「是啊,如果是說存在意義的話,要我認同也是可以」
 
「...妳願意、認同我嗎?」
 
「是啊,所以來吧、我們和好」說完鞠奈向鞠亞伸出手示意要握手
 
「妳是認真的嗎?」
 
「是認真的啊,我放棄我要做的事,只要鞠亞...認同我的話」
 
「既然這樣....既然這樣...、我也...」
 
「等等、別接近她! 鞠亞!」
 
「好的、五河士道不淮動」
 
「...嗚...」
 
「那麼...來、握手」
 
「是的...」
 
「...嘻...」
 
「...!? 不行啊、鞠亞啊啊啊!!」
 
「已經太遲了,不行喔、五河士道」
 
「呀啊啊啊!?」
 
「鞠亞...? 喂、鞠亞!!」
 
在士道大聲喊喚後,鞠亞隨即倒下
 
「啊....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妳是笨~~蛋~~啊! 這麼明顯竟然還不懷疑?
連這種事都沒察覺到? 真是遺────憾────」
 
「鞠...奈...」
 
「妳對鞠亞做了什麼!?」
 
「只是回收剩下的權限而已,畢竟連接已經切斷了,只能靠這樣來回收,
這樣靈力的供給就趕得上了,我也能顯現我的靈裝...!」
 
說完一道白光從士道眼前展開,當士道再次張開眼睛時,眼前的鞠奈成為了靈裝的狀態
 
 
 

 
 
「這是...」
 
「啍啍...啊哈哈哈哈!!」
 
士道感覺到眼前有股壓倒性的氣息,光是站在她面前,就好像周圍的空間都被扭曲了一樣
 
比起之前面對的精靈,更有種壓倒性恐怖的存在感
 
「不、不行...士道,快逃...」
 
「這個世界是沒有任何地方能逃的,你們得在這裡消失...消失殆盡,啊哈哈哈...」
 
「畢竟你們已經阻止不了我了,我已經得了所有的一切」
 
「鞠奈...妳...」
 
「只要在這個世界裡...誰也贏不了我! 終局了、終局,真~~是遺憾呢、五河士道!
你的功績就到此為止了」
 
「妳想拿那股力量做什麼!」
 
「我要破壞、毀滅,將一切全部毀壞,只能這樣了不是嗎,畢竟我接觸不到現實啊」
 
「接觸...不到?」
 
「是啊、就是如此啊? 因為我跟那孩子一樣,現實不存在肉身,就只是單純的資料而已」
 
「...妳也一樣只能存在於這個世界嗎?」
 
「是啊,所以才相似也說不定,妳在同情我嗎? 還是想要同伴呢?
啊咧、為什麼? 不知道、我自已也不清楚了呢!」
 
 
 

 
 
「不妙...! 鞠亞,躲到我後面!」
 
「士道────!」
 
 
 

 
 
「...沒問題的,快退下、鞠亞」
 
「原來如此,那就是你的力量啊...不過就算是相似的力量,也還是不及於我!」
 
「我知道...可是、即使這樣也要試試! 能阻止妳的只有我了!」
 
「啊啊...原來如此、是〈炎魔〉的治癒能力...五河士道、真便利呢」
 
「就算這樣還是會痛的啊!」
 
「竟然自已吐糟自已,不過、能夠封印精靈力量並使用的特異存在────五河士道,
你的存在本身還真是一種矛盾」
 
「我是...一種矛盾?」
 
「為了他人辯論、揮舞力量、訢說著那份力量很危險,想讓她們普通的活下去之類的,
雖然像這樣封印了精靈們的力量...」
 
「啊,是啊...」
 
「不過、結果又如何呢?
精靈們因你的行動再次拾起了武器,然後你也一樣行使著那份力量」
 
「...!」
 
「精靈們不需要那份力量,但是最為活用那份力量的卻是你自已,你明白嗎?」
 
「我是...」
 
「五河士道,你的行動是一種偽善,
所以說、你沒資格否定我的力量,一開始就沒有任何交涉的空間」
 
「即使如此...! 存在於眼前感到悲傷的人們...感到痛苦的人們...我還是想為他們盡一份心力!」
 
「那麼、你就那樣被我消滅掉吧,為了我而消失吧! 這不就是為了我嗎?」
 
 
 

 
 
「士道!」
 
 
 

 
 
「...沒問題的、鞠亞,我會好好守護妳」
 
「士道...不過、那些傷!」
 
「竟然是〈隱居者〉的力量啊,
看吧、又像這樣使用靈力了...你視為禁忌的力量、正在用自已的手行使當中!」
 
「有必要的話! 為了能在現在守護重要的人!」
 
「就說了那是你的矛盾、偽善!」
 
「偽善也無所謂! 只要是我能救的就必須拯救、眼前能守護的全都要守護! 我已經決定了!」
 
「既然這樣...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試著來救救我呢!」
 
「鞠...奈?」
 
「不過呢、你是救不了我的,無法理解從誕生開始就一直是孤獨的我的內心,
所以我也要讓大家都一樣...將一切全部破壞、讓大家都一樣!」
 
 
────那句話,讓我想起來了
 
鞠奈也只是覺得寂莫而已不是嗎,因為填滿不了內心的空缺而死命的追求著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父親留給她唯一的使命...
 
 
 
「.....小士...小士.....聽得見嗎...」
 
「...令音小姐? 我聽得見,現在的狀況有點糟糕」
 
「...這樣,我明白了」
 
「要是有什麼大逆轉的方法我會很高興的.....」
 
「...小士應該已經察覺到了、弗拉克西納斯的系統幾乎都被掌握住」
 
「因為鞠奈奪取了權限、是嗎?」
 
「...是啊、很遺憾、已經沒有時間了,要妨害主砲能量的填充已經不可能了,
只能在發射前想辦法阻止鞠奈了」
 
「可惡...在這樣下去不管是弗拉克西納斯還是地面上都...」
 
「啊哈哈、竟然不擔心自已的性命啊,在這樣下去、大家都會一起消失了喔」
 
 
 
此時、在另一邊與分身戰鬥的眾人們,也紛紛感受到、
因為本體強化使得分身也連帶強化後的力量
 
即使如此,眾人依然堅信士道會解決這個情況而繼續努力戰鬥著
 
然而,位在士道面前的鞠奈依然不斷的使出令士道難以招架的攻擊
 
士道光是為了防禦就已經費盡力氣,身後的鞠亞要士道別管自已
 
但士道堅定的拒絕,並說不管是鞠亞還是鞠奈,自已都一定會幫助妳們
 
但此言讓鞠奈聽了之後卻憤怒的加強火力襲向士道
 
就在士道的身體遭到直擊的瞬間...
 
 
 








 
 
自已一直以來有種不對勁的感覺,如今總算想起那份感覺是什麼了
 
那是伴隨了許許多多的相會以及經驗,與或守鞠亞好幾次的相遇、然後她努力的改變了自已
 
所以說、我也不能在這裡結束...!
 
 
「士道! 士道! 你不要緊吧!」
 
「啊...嗯...」
 
「要不是為了保護我的話、應該還反擊的餘地才對,
要是我能當士道的盾牌的話...這樣的話,我還能夠做到────」
 
「別說...傻話! 派不派得上用場什麼的,那種事根本不重要!
我並不是因為那種原因才想守護妳的!」
 
「士、士道...?」
 
「因為喜歡鞠亞、因為覺得重要、才能夠有想要守護的力量湧現」
 
「派不派得上用場什麼的────作為一個人、是不會因為那種理由捨棄他人的!」
 
「那可是聖人的台詞喔,世界上可是有更多殘酷的人,
再說那孩子不過是個資料而已,那樣也有守護的價值嗎?」
 
「這跟是不是資料什麼的無關,鞠亞就是鞠亞,不需要除此之外的理由」
 
「沒有、關係? 你對機器有著真正的感情嗎?」
 
「我所知道的或守鞠亞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有著許多的興趣、也會高興的笑著、寂莫時也會失落、恐怖的時候也會尖叫...」
 
「士道...那是...」
 
「妳也知道吧,不、妳也看到了吧! 鞠亞是如何一步一步的成長,
即使如此妳還是不明白嗎? 鞠亞是個普通的女孩子這件事!」
 
「士道...你都...想起來了嗎? 至今為止所有模擬的內容.....」
 
「嗯...,好像都明白了」
 
「是因為我失去權限的關係,使得士道的記憶鎖被解開了嗎...?」
 
「原來如此...因為這樣才讓你想起來了啊,不過、就算認同了又怎麼樣?
也想讓我有同樣的體驗嗎?」
 
「是啊,鞠奈...妳來跟鞠亞一樣,並非只是單純的資料,而是普通的女孩子」
 
「...不對,我終究只是魔物,並非人類、也不是精靈...這樣的我、
竟然說是普通的女孩子? 別笑死人了...」
 
「我絕對不會笑的!」
 
「...!」
 
「我知道讓殿町消失時的妳,不過、也同樣知道幫助老婆婆時的妳!」
 
「那根本、沒什麼特別的理由...!」
 
「沒有察覺到嗎? 那也無所謂、不過,有一件事是確定的!」
 
「確定的事?」
 
「是啊,妳也一樣、有好好改變了不是嗎!」
 
「...我、我是...」
 
「那個時候、雖然妳甩開了我的手、但妳並不覺得討厭吧」
 
「那種事...只是你自已的想法! 我根本一點都、
不覺得高興什麼的────住手、五河士道,別讓我感到混亂!」
 
「我不會住手的! 既然妳有妳的目標在的話,那麼要放棄就還太早了!」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別讓我看見希望...!」
 
鞠奈邊說邊凝聚著強大的攻擊能量
 
「這是...士道、快逃,這波攻擊你抵擋不下來的!」
 
「不、我不會逃的,要是我逃走了、就等於我的話全都是謊言,
我絕對────會幫助鞠亞跟鞠奈妳們兩個的!」
 
「我只要有父親就夠了...將我製作出來、賦予我目的的、全都是父親大人...我、我...!」
 
「嗚...這實在是...不行了嗎...不、必須擋下才行! 就算死也得保護鞠亞才行!」
 
「不行、士道! 士道才是不應該倒下的人...要是士道倒下的話────
大家會...不、不是的,是我────會悲傷難過的」
 
 
 

 
 
「...請給我、能守護士道的力量」
 
 
 
 
 
「我想要...守護士道,不想失去他...對大家來說、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
 
 
「──────是比任何人都要更重要的存在」
 
 
 
 
 
 
「什麼...那個力量是...?」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世界還、沒有放棄我的樣子」
 
「鞠亞...妳那個樣子是...」
 
「那個是...靈裝?」
 
「弗拉克西納斯的權限一部份移到我這裡來了,因而讓我生成了這副擬似靈裝」
 
「從我這裡、權限是何時被轉移的...!?」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祈願而已,因為這樣世界...弗拉克西納斯回應了我」
 
「這是、是為了我而存在的力量、是我的思念而具現化的力量,
為了士道────以及我所重視的人們,能夠守護他們的力量」
 
「怎能容許這種都合主義的存在! 妳應該在這裡消失才對...,
假貨就該像個假貨、敗給真貨的我才對!」
 
說完鞠奈接連對著鞠亞發射數十發靈彈
 
「士道、我來輔助你,干涉開始...威力滅衰、座標擾亂」
 
「這樣的話...!」
 
「怎麼會...打不中!? 空間干涉...不對,是直接干涉程式本身嗎!?」
 
「給予她沉重的一擊吧,鞠奈她...一定也在等著士道這麼做」
 
「我明白了,輔助拜託了!」
 
「交給我,動作停止、座標固定,就是現在!」
 
「上啊啊啊啊────────!!」
 
 
隨著士道跑向鞠奈,後方看著鞠奈的鞠亞、對其訢說著
 
『鞠奈...再多思考一下吧,我們難道不能互相理解嗎?』
 
 
 
揮下────
 
隨著鏖殺公的一擊,鞠奈發出了慘叫
 
 
鞠亞立刻確認這邊的情況,看來崩壞似乎已經停止了
 
隨即介入系統,停止主砲的填充,令音也隨即傳來聯絡說顯現裝置已經安定
 
安心下來的士道看向鞠奈,卻發現鞠奈不見了
 
鞠亞立刻察覺到鞠奈可能去了主控室深處,隨即與士道追了上去
 
 
到了鞠奈身邊,只看見鞠奈雙手環抱身體念念有詞
 
 
「啊啊...我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奇怪的? 是什麼時候記得這種感情的?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鞠...奈?」
 
「已經、回不去了,不管哪邊都回不去、中途半端的...」
 
「鞠奈! 喂、到底怎麼了! 妳聽得到嗎、鞠奈────」
 
「我不要就這樣下去...有誰、跟我一起────消失!」
 
 
警報聲響起,現實中的空中艦艇弗拉克西納斯開始劇烈搖晃
 
 
 

 
 
「...小士,不妙了,弗拉克西納斯的航空系統發生異常」
 
「不過、剛才不是說控制權已經奪回...」
 
「...本來是這樣的,看來這應該為了有個萬一時而準備的」
 
「基礎顯現裝置出力最大! 將態勢整合起來,什麼...系統被鎖住了!?」
 
「...再度調整的時候將基礎系統給鎖住了嗎,這樣一來就沒辦法控制了...」
 
「等等、令音小姐! 難道說、這樣下去的話該不會...」
 
「嗯、弗拉克西納斯將會墜落在天宮市,載滿了達到臨界狀態大型顯現裝置的空中艦...
,再加上這個質量,.....實在難以想像後果...」
 
「街上的人會怎麼樣?」
 
「...我直接說吧,以現在的狀態要是讓弗拉克西納斯墜落的話、天宮市會整個消滅殆盡」
 
「妳說什麼...! ?」
 
「.....小士,消滅鞠奈,只剩下這個方法了」
 
「消滅她...可是...」
 
「...系統的鎖定是無法從外部的操作解除的,趁其不備奪回控制權也很困難,
既然這樣、就只能重置了、為此必須將現有的權限保持者消除掉才行」
 
「........嗚! 為什麼會這樣!?」
 
「士道...鞠奈她!」
 
士道轉向看向鞠奈原先待的地方,那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似乎是由鞠奈所生成,正在侵食著所有的資料
 
在這樣下去、肥大化的資料塊將會超出限界,鞠奈的人格也會隨之崩壞
 
士道試著用鏖殺公揮向黑洞,卻沒有絲毫無作用
 
似乎是威力不足,再加上黑洞本體在啃食資料的同時也不斷的在修復自已
 
士道又隨即連續揮舞了幾刀,但依然不見成效
 
看著這個狀況,鞠亞似乎有了什麼想法,決定由自已前進到那個的內部
 
無視士道的勸阻,在一片暴風般的環境下,縱使靈裝破損、依然不斷的往中心邁進
 
就在鞠亞進到內部後,冰與炎的攻擊襲向黑洞,暫且減弱了黑洞的威力
 
四糸乃與琴里趕到士道身邊,在聽到士道說明現況後、鞠亞也傳來了通訊
 
打算將自已的資料跟鞠奈共享,藉此終結程式,
這樣一來、就能在被世界吸收之前早一步讓自已跟鞠奈消滅掉
 
為了讓士道及大家...活下去
 
話還沒說完,通訊就斷了
 
不願就這樣讓鞠亞與鞠奈消失的士道決定要進去內部救人
 
這時其他精靈們也趕到了,在美九的破軍歌姬指揮下,所有精靈同時朝向一點攻擊
 
就在那團黑洞的威力被擊散的差不多後,士道也趁機進到內部
 
 
 

 
 
「...真的、很謝謝你,能跟你一起渡過這些日子...真是太好了」
 
「.....鞠奈,妳聽得到嗎?」
 
「無法傳達到...嗎,不過...還是要說,鞠奈、妳是個.....笨蛋」
 
「能評價妳的、並非只有妳而已,所以、自已一個人決定自已的價值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不過,我也不是不明白、妳的心情...」
 
「為了某些用途而被製造出來,無法達成那個目的...使得本身存在失去意義,
這樣想的話我也能明白」
 
「不過...並非只有這樣而已,我、我們就算待在這裡也無所謂的」
 
「士道他、教會了我這些...,"愛到底是什麼",雖然結局還是不明白」
 
「這些資料,不、是回憶,鞠奈、希望能傳達給妳,
是我在這個世界渡過時所得到的────重要的回憶」
 
 
 








 
 
「士道他,願意跟我一起約會...」
 
「大家、接受了我...」
 
「快樂、喜悅、悲傷...,全部都是多虧了士道才明白的」
 
「鞠奈...,這份回憶...傳達給妳了嗎...,我在這個世界所得到的感情...」
 
 
 




 
 
「啊啊...這樣啊...傳達到了是嗎...這就是.....鞠奈的記憶...」
 
「鞠奈...妳聽得到嗎? 士道他一定...會為我們感到悲傷的,
對士道而言...不管是人類、精靈、還是妳跟我...同是對等並重要的存在...所以────對不起、鞠奈」
 
「我所做的事,是非常過份的事,不過、對我們而言或許是最適合我們的結局也說不定,
為了能讓剩下的人們沒有負擔的行動」
 
「果然、妳跟我很相似呢,結局都只能作出讓士道悲傷的選擇...」
 
「啊...原來是這樣啊,這就是答案吧,我已經明白了────『愛』到底是什麼」
 
「只要想到士道、胸口就會感到溫暖,想要好好珍惜士道,想要一直在一起」
 
「這份心情就是────────愛」
 
 
 
 
「鞠亞、鞠奈,就這樣結束、絕對不行!」
 
「嗯啍啍...真像士道呢,不過、對不起,我必須跟鞠奈一起...消失才行」
 
「怎麼會...沒有什麼方法了嗎────」
 
「已經不可能了,弗拉克西納斯的管理權限一但重置,只讓鞠奈消失是不可能的」
 
「鞠亞...」
 
「...士道能來真是太好的,多虧這樣還能跟你道別」
 
「...說的也是,那也是、一種幸福也說不定」
 
「鞠奈! 妳沒事嗎?」
 
「五河...士道,現在不是問這種事的時候吧? 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我是、為了救妳們才...」
 
「士道、不要弄錯了,...士道真正該重視的並不是我們才對」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士道、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嗎?」
 
「我不要...」
 
「不行喔、士道,讓我說到最後吧...」
 
「.........我知道了」
 
「在這樣下去,弗拉克西納斯將會墜落至地面上,為了阻止事情變成那樣,我們必須消失才行」
 
「士道...可以請你消滅鞠奈嗎────連同我一起」
 
「我...並不是為了做這種事...才來這裡的啊...」
 
「...士道,我明白士道的溫柔是什麼,士道有著選擇不犧牲任何人的勇氣,
不過、現在...請拿出選擇犧牲我們的勇氣吧」
 
「做不到...我做不到啊!! 要把妳們給捨棄掉,這種事...!!」
 
「拜託你了,士道,我在這個世界,在天宮市渡過的日子,是很重要的回憶」
 
「所以、請你阻止弗拉克西納斯的墜落,請你守護這個與你一起渡過的天宮市」
 
「...鞠亞」
 
「...你不是說過要拯救我嗎? 現在、正是那個時候了啊」
 
「鞠奈...」
 
「我作為弗拉克西納斯的AI,等同於弗拉克西納斯就是我,別讓我跟鞠奈...殺人,
就算原本是作為兵器製造出來,為了守護世界────我想要繼續幫助你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可是...就算這樣!」
 
「士道! 你不得不守護的,到底是什麼呢?」
 
「嗚.....嗚哇哇哇───────────────────」
 
 
 

 
 
 
「啊啊...這樣啊、這就是消失的感覺嗎,比我想得還要更輕鬆呢...」
 
「鞠奈、對不起...我、我.....」
 
「...不要道歉,吶、五河士道,我...是不是一直都錯了呢?」
 
「錯誤什麼的,沒有那種事...妳只是照著妳自已的方式、往前邁進而已」
 
「...啊哈哈、竟然在這種時候擺出那種臉色、不會太狡猾了嗎? 不過...有件事還是非說不可呢」
 
「什麼事?」
 
「被撫摸頭的時候...我有些高興、被家人撫摸、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呢?」
 
 
 
 
 
 
「──────這樣一來、也就結束了呢」
 
「鞠奈...」
 
「..........」
 
 
 
在光芒之中消失的鞠奈,是我至今看過她最為沉穩的表情
 
 
 
「接下來、換我了呢」
 
「我、對於妳們...結局什麼也沒能做到.....」
 
「沒有那種事,你為我們做了很多的事,在一起渡過很多時間...也給予我很多的東西」
 
「鞠亞.....不過、結局我還是...」
 
 
 

 
 
「士道、守護了跟我的約定喔」
 
「約...定?」
 
「是的,士道教會了我"愛"是什麼」
 
「啊、是這樣啊...不過、結局、那個答案還──────」
 
「不,答案已經────出來了,從士道那裡...得到了」
 
「咦...?」
 
「"愛到底是什麼"...大家之所以詞窮的原因,現在我終於明白了,
那是、以言語去表達相當困難的事物,────所以說,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傳達而已」
 
「或守鞠亞愛著五河士道────」
 
「鞠亞...」

 
 
 
 
「...」
 
 
 
 
 
 
「...這是約會的最後、道別的吻喔,這樣子、我的任性就結束了」
 
「別走啊...別消失啊...,到哪裡我都會陪妳! 不管幾次約會我也會陪妳的!」
 
「像這樣、明知不可能卻還是拼命的士道...很帥氣呢」
 
「...」
 
「不過、我很高興,因為士道這麼說的關係、直到最後我都能夠這麼的幸福」
 
「謝謝你、士道,你真是個溫柔的人」
 
 
消失了,如此溫柔的笑容
 
消失了,只留下殘酷的傷痕
 
 
「鞠亞!! 鞠亞──────────────────!!
 
 
 
 
 
............................
 
 
................
 
 
.......
 
 
 
 

 
 
「.....啊咧,那個....這裡是....?」
 
「士道! 你醒過來了嗎! 總算能安心了!」
 
「十香...? 這裡是...我們...回來了嗎?」
 
「...嗯,是啊、歡迎回來、小士」
 
「令音小姐...總覺得、很久沒見到妳了...」
 
「...現實世界才不過經過幾小時而已」
 
「─────對了、弗拉克西納斯怎麼樣了!? 電腦世界呢!?」
 
「...弗拉克西納斯沒事,控制已經復原了,現在就跟平常一樣、待在天宮市上空待機中」
 
「...電腦空間則是消滅了,進到遊戲內人們包含小士在內都已經平安歸來」
 
「......鞠亞跟鞠奈...怎麼樣了?」
 
「......消滅了,兩個人都是,很遺憾...」
 
「...是、這樣啊...」
 
「士道...」
 
 
────我明明知道的,可是...突然全身有種力量放鬆的感覺
 
結局我...還是沒能救得了鞠亞
 
 
「抬頭挺身吧、士道,你救了許多人的性命,這是可以確定的」
 
「琴里.....,嗯,說的也是」
 
「所以說、別在擺出那張要哭出來的臉龐了,有志氣的站起來吧」
 
「喔...謝謝妳、琴里」
 
「你明白就好.....明白的話」
 
「...說的也是,你做的很好了」
 
「可是、我...」
 
「士道...,那、那個、我也...覺得士道、很了不起」
 
「謝謝妳、十香」
 
「...沒時間讓你失落了,因為這次的事件、弗拉克西納斯這邊那邊都出了點小問題,
人手正好不夠用,你也來幫忙吧」
 
「我!? 有我能幫忙的地方嗎?」
 
「又不是要你處理電腦方面的事務,這次的事件、使得AI必須再重新安裝,
大家目前幾乎都在忙那方面的事」
 
「...被掌握過的地方這邊那邊都有,由於還有物理性的切斷,
修補、器材搬運等單純的作業可說是堆積如山」
 
「嘛、簡單來說就是雜役啦,既然腦袋派不上用場、那就出力吧」
 
「好、好過份.....」
 
 
不過、我明白的,琴里是想透過讓我活動避免讓我胡思亂想
 
 
「我對於出力的工作也很行喔! 士道、一起工作吧」
 
「這樣啊...嗯、就這麼做吧」
 
「啊啦、十香也要來幫忙嗎? 那麼就麻煩妳好好監視士道吧」
 
「嗯!」
 
「其他人怎麼樣了?」
 
「...鳶一折紙讓她回到地面上了,讓她繼續待在弗拉克西納西也不太好,
雖然她想留在小士妳身邊、好不容易把她請回去了」
 
「這樣啊...這次也受到折紙照顧了呢」
 
「...只是、為了祈求小士的安全、她帶走了一些你平常穿過的衣服當作土產」
 
「這算什麼土產啊!? 要怎麼用穿過的衣服來祈願啊!」
 
「..誰知道呢,祈願也是分很多種類的,至於其他精靈則讓她們回家了,
狂三則是在出弗拉克西納斯的瞬間就不知道消失去哪兒了」
 
「...真像狂三啊」
 
「....然後就是正在執行修復與指揮的琴里跟打算出力的十香留在這了」
 
「士道! 去工作吧! 等到告一段落後、令音說有好吃的給我們呢、真令人期待」
 
「真的就是"來幫忙"的感覺呢」
 
「快點走囉、士道」
 
「我知道了,別拉我啦」
 
 
 
就這樣,士道被十香從遊戲椅上拉起來前往艦橋
 
一邊進行搬運工作的同時一邊沉殿自已的心情
 
就在將器材搬至剛才的遊戲室時,突然手機響起簡訊的聲音
 
士道打開手機一看,發現發信人竟然是鞠亞,趕緊打開來看看
 
 
 
最近、我好像變得有點奇怪,只要士道在身邊、不知為何胸口就有種異常的鼓動
 
感覺讓我連話都沒法好好說
 
雖然這也不是第一次發出訊息了,那麼、這次想要重新好好書寫一次
 
我不知道誰會看見這封訊息,可是、我想要留下一些東西,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心情
 
我、等察覺到時已經存在於世界上,雖然有著"想要知道愛是什麼"的目的
 
卻連自已是什麼人都不清楚
 
我為了知道愛是什麼、準備了各式各樣的虛擬體驗,觀察著士道他們的反應
 
有時也會將狀況重置、反覆進行、讓各種可能性重現出來
 
為了觀察士道與大家的愛是如何形成的,不過、我還是不明白愛是什麼
 
只不過、在我的內心卻正在改變著,那是、將如此多的愛聚集起來的五河士道
 
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這件事
 
然後最後、為了理解這件事,我自已本身也跟士道約會了
 
...真的是很不思議的體驗
 
在約會途中、與士道渡過的日子裡......,我身上不正常的動作也不斷的增加中
 
只要士道在身邊、胸口就會高鳴、臉也跟著發熱
 
察覺到的時候,自已的視線已經總是在追尋著士道的身影了
 
不知何時開始、讓士道見笑的機會也變多了
 
因為這樣、不在一起的時候、光是想到士道的事、就會有種在一起一樣的錯覺
 
不過...我並不討厭這種感覺,不如說、感覺很高興
 
胸口明明很苦悶、但卻又覺得哪裡被填滿了
 
在重覆的時間中所學習到的、許許多多的感情
 
快樂、高興、喜悅、悲傷...這些都是士道與大家教給我的
 
之後也得到了朋友,跟大家在一起感覺、好高興...我有這種想法
 
為了士道、為了大家...想要為他們做些什麼
 
那就是、讓大家回到外面的世界這件事,雖然我自已也不知道明確的方法
 
但是、卻有著鑰匙,就是我最初的疑問、"愛是什麼",只要能明白這點,一定...
 
即使那意味著今生的道別、我也想要、幫助大家
 
想要看見大家高興的表情......我是這麼想、然後決定的
 
所以說、明天就是命運之日了
 
是我跟士道最後的約會日,然後最後──────當然、是那個...
 
這樣的話一定可以、得到答案吧
 
只是、說不定答案其實早就已經出現了也說不定,我對士道的感覺,就是──────
 
 
.....到此為止,以後、必要的話再追記
 
 
 
 
「...鞠亞、妳在想這樣的事嗎」
 
 
止不住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掉落在手機螢幕上
 
那是對努力想要幫助我們的鞠亞的感謝、同時也是對於自已拯救不了她的無力感的侵食
 
 
 
 
追記
 
 
我應該會在最近就消滅掉吧,所以、才留了這些
 
 
夜刀神十香,十香開朗的笑容總是讓我感覺到自已也有精神一樣
雖然食欲很旺盛、但那也是讓我覺得很可愛的地方
 
 
鳶一折紙,平常雖然很安靜,但遇到戀愛相關事宜時卻變得很積極的折紙
對於那樣的一心不二,是我所憧景的
 
 
四糸乃,不管是四糸乃還是四糸奈、都很溫柔的教了我許多東西
總是看著妳們兩人在一起、快樂的樣子有些叫人羡幕
 
 
時崎狂三,能被稱呼是神祕的女性也只有她了呢
真是表裡如一的人
 
 
五河琴里,不管是大人的一面、還是孩子的一面...有點令人搞不懂的少女
不過、教會我最多事的卻是她、真的是受了她不少照顧
 
 
八舞耶俱矢,獨特的說話方式...好像是被稱作中二病的帥氣說話方式
在言語中裝飾隱藏的本意,有種可愛的感覺
 
 
八舞夕弦,雖然她的說話方式也有些特別
不過冷靜又穩定的氣質、讓人覺得是個可靠的人
 
 
誘宵美九,有著偶像的身份、相當有魅力的人
總是堂堂正正的照著自已的步調走這點令人佩服
 
 
與大家渡過的日子、教會了我許多的東西,各式各樣的愛、個性...全部都很喜歡
 
因為我的關係把大家呼喚到這個世界,因而害大家被關在這裡
 
雖然一直很想為此道歉、但還是沒能做到,對不起
 
不過、一起渡過的這段時間、真的讓人覺得很開心
 
 
 
所以說──────謝謝你們
 
 
然後士道,與你一起渡過的時間
 
就算你不記得了、但那些的一切、全都是我的寶物
 
多虧有你...我才能找到想要的東西
 
 
很遺憾的、這份訊息可能送不到也說不定,這也沒辦法
 
不過要是就算送不到也一樣,因為這是、我真正的心情
 
 
最後一件事,......謝謝你、士道
 
 
..................................................或守、鞠亞
 
 
 
 
 
「那傢伙...原來是這麼想的嗎...即使到了最後還.....,真是、笨蛋呢.....」
 
「...呀、小士,怎麼了嗎? 好像讀過感動的道別信那樣似的,眼睛都充滿了淚水呢」
 
「等!? 令音小姐,妳是從何時看到的?」
 
「...這個嘛、我是追縱不自然的發信源而來的」
 
「不自然...? 這麼說來,訊息內也有提可能送不到,為什麼還是送到了呢?」
 
「......那是因為、這是鞠奈利用弗拉克西納斯的系統以隱藏的方式去轉送的」
 
「鞠奈她...!? 那傢伙...」
 
「...好了、擦一擦眼淚吧、小士,鞠奈送來的東西還不止有這樣而已,
現在哭出來的話會很浪費的」
 
「咦? 什麼意思?」
 
「.....要道別還太早,就是這麼回事」
 
「手機的系統有新的自動安裝程式?」
 
「...嗯、確認看看吧」
 
 
 
 
 

 
 
「咦、這是──────咦咦! ?」
 
「...士道、早安」
 
「鞠、鞠亞!? 真的是、鞠亞嗎?」
 
「是的,就是你的鞠亞喔」
 
「不...、我不記得我主張過妳是我的所有物吧...,妳不是...消失了嗎?」
 
「在消滅的瞬間...鞠奈用我所留下的訊息將我的人格與記憶轉移過去了」
 
「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不只是訊息、就算再多的感謝也不夠呢.....」
 
「士道...? 怎麼了嗎? 難道是因為我的關係嗎?」
 
「不會、不是的,沒什麼,只是、能跟鞠亞再會很高興而已」
 
「...是的,我也一樣,能跟士道再次相會也覺得很高興」
 
「話說回來...妳...竟然被安裝在我的手機裡頭了呢...」
 
「我現在跟弗拉克西納斯完全切離了,至少到機能復原為止之前是回不去的」
 
「原來是這樣...」
 
「在那之前、只好先待在士道的手機裡頭,
雖然不能說是作為交換、但在日常生活上可以達到一些輔助作用」
 
「日、日常生活的輔助?」
 
「是的,比如說、搜尋必要的情報、或是定位GPS之類的」
 
「喔、那真是方便呢」
 
「有必要的話、也可以傳送一些肉麻的簡訊給琴里、或是晚上發修改簡訊、
也能試試一些自拍的加工照片之類的」
 
「不需要做那種事! 應該說千萬別這麼做!!」
 
「開玩笑的,..........一半啦」
 
「到底哪裡是認真的實在令人在意,真是的...比之前更有精神了呢」
 
「嗯啍...也許真的是這樣也說不定」
 
「居然認同了啊」
 
「是的,因為我是這樣的女孩子啊」
 
「真是的、妳真的是.....」
 
「不過、士道,請記得,接下來我也會繼續幫助你的,透過弗拉克西納斯────」
「就像妳幫助我那樣,需要士道拉他們一把的人,一定還有很多」
 
「我發誓會全身全靈的幫助士道,所以說、士道也請絕對、不要放棄,不管幾次...都請站起來」
 
「啊啊、我會加油的,絕對、會幫助那些人的」
 
「嗯、這樣才是我最喜歡的士道」
 
「啊...我說妳啊...」
 
「啊...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是什麼?」
 
 
 
 
 
 
「士道──────接下來也請多多指教了」
 
 
 
 
 
 
 
 
 
终わ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587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或守|鞠亞|鞠奈|愛情|約會大作戰|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精靈|假想世界|輪迴

留言共 1 篇留言

¶™司馬〽NGNLx紫羽✔
不錯啊!但怎沒人評論呢?

11-27 20: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pkgi4478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後一篇:デート・ア・ライブ 凜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k60412大家
新手電繪!想找交流的夥伴!也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