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S.N.T】生命謳歌./Chapter 02.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4-11-16 07:36:02│贊助:26│人氣:438
  我是什麼時後存在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只是個不斷重複著後悔的存在而已。



  雖然在灰色地帶生活了有段時間,認識了許多人、在種種陰錯陽差下當上了幽翼酒吧的服務生,但畢竟以前在森林裡生活太久,要他一下子適應人類的種種確實有點難度。比如說他明明身為服務生,現在卻坐在地板上、頭低垂並有規律的點著,儼然就是在打瞌睡。

  幽翼酒吧的人們大多也知情他的理由(即便他一直沒細講,但能力多少說明一切),並沒有將他喚醒。只是在某位女性客人踩著高跟鞋走經過他眼前時,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實在太明顯,恰巧將他的意識喚醒了。他猛然抬起頭,下意識的張望著,接著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邊發出「唔…」之類的低鳴。

  「赫斯早安。」恰巧發現了他醒過來的愁眠揚起溫和的笑容,友善的向他打招呼。現在是什麼時候他也不太清楚,但看著店內的人們似乎正在準備著什麼的模樣,他想時間大概也不早了。

  「唔…」赫斯眨了眨眼睛,沒有回應,腦中似乎正思考著什麼。

  看見他這副模樣的愁眠微微偏了下頭,剛進門的法爾恰巧經過,瞧見他呆滯的模樣也忍不住皺眉,像是關心般的詢問。「赫斯?怎麼了嗎?」

  「……」他只是眨眼,什麼話都沒回,思緒中佔滿方才他睡著時所出現的夢境;灰綠色長髮的女人背對著他,牽著一名有著金黃色帶有墨黑髮絲的孩子。

  孩童的影子出奇的長,倒映在潔白的地面上,他記得他低下頭去看那影子,更準確的說,是人影。人影有著墨黑色的頭髮、金黃色的眼瞳,那讓他想起蛇。

  「赫斯?」這次是伊可姆的聲音,似乎是廚房的食材都準備的差不多了才走出來,她出聲呼喚,語氣帶有明顯的擔憂。

  「…嗯…」赫斯回過神來,他看著眼前的三個人,接著搖搖頭,「沒、事……只是…」

  「只是?」法爾的眉頭依舊緊鎖,分不清是生氣抑或關心。

  「…肚子、餓了…」他誠實的說,就算方才困擾著他的不是這個原因。聽見原因的三人雖多少有些啼笑皆非,但他們的表情放鬆不少。

  「那、我去準備一些肉吧。」伊可姆溫柔的笑著說,轉身就又走進廚房。愁眠只是笑了笑,示意他坐到位置上;法爾似乎不打算說什麼,只是走上前,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

  他走到位置旁並坐下,瞥見桌上有一張被揉過、有些皺褶的紙,下意識攤開來看。上頭特意選用了較復古的色調,上頭寫了什麼他不太清楚,頂多能看出「灰羽」兩個字。

  「灰羽」…是什麼?雖然不知道,不過很好奇。

  此時愁眠正好走過來,手上端著盤子,盤中裝著的是伊可姆剛煎好的肉,愁眠發現了他正盯著灰羽的傳單看,神色在一瞬間變得有些複雜,但馬上又恢復正常。他只是不著痕跡的將那張傳單移開,將盤子放到他眼前。

  被食物的香味引開注意力的赫斯沒再去多想那張傳單,他確認肉沒那麼燙了之後便開心的拿起吃了起來。吃相不好看,但他並不會多去在意。

  上午十點的太陽斜照,自窗戶照進室內,在地上投射出他的影子。

  「影子」睜開金黃色的眼瞳,視線似乎盯著桌上的傳單,無聲無息的咧嘴笑了。



  赫斯在接近傍晚時離開了幽翼酒吧,分明晚上才是酒吧最忙碌的時候,但因為能力的緣故,他沒辦法在將近半夜時才離開。離開後他便在附近遊蕩,一如既往的走到了街上並趴在路邊的長椅上,夕陽餘暉的溫暖十分舒適,他就這樣睡著了。

  醒來時已經是晚上,周遭寒冷的氣溫讓他不自主的抖了下,感覺到體溫明顯偏低的他有些擔心,於是便從椅子上爬了起來。他往某個方向走去,沒有目的——即便他深知這與家的方向相反,心底深處似乎有個人在低語,使他想起早上看見的傳單上寫的「灰羽」兩字。

  走了一段時間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座城堡,門兩旁各有一名守衛,手持武器戒備的站著;他沒有戒心的靠了過去,才離守衛不過幾步之遙,守衛便將武器抵上他的下顎處,直指著咽喉。

  「唔嗯?」盯著眼前抵著自己脖頸的刀械,赫斯因為不了解槍械而困惑的發出低鳴,但生物本能提醒著他脖子一向是生物最脆弱的部分,他有些緊張的汗顏,抬起湛藍的眼眸直盯著守衛,像是無聲的詢問。

  「沒有許可是不能進入的。」守衛的態度沒有放軟,舉著槍械的手並未放下。

  「許…可……?」赫斯偏了下頭表達不解,常識不足的他無法理解言下之意,遲鈍的態度讓守衛心生煩躁,開了槍的保險就要當街殺人。

  聽到槍械中的機關敲擊的鈍響,回想起什麼的赫斯面露恐懼,他想也沒想的舉起手將已經露出的尖銳爪子往守衛的胸口處揮去。那瞬間血花飛濺,布料撕裂及皮肉綻開的觸感殘留在他的手上他的爪子上。

  赫斯收回手,回過神的他定睛看著胸前到腹部出現大片撕裂傷,鮮血直流的守衛向前倒下。他愣愣的站在原地,紅黑色的液體從守衛的身體下溢出並超越了身體的範圍,漫到他跟前。

  他稍稍轉過頭另一名盯著握緊武器的守衛,天藍色的眼眸中平靜無波,其實沒有多餘的居心。而美麗的湖泊最深處,只有無止盡的爛泥巴而已——壓抑在那雙湛藍的深處的同樣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生物掙扎著想活下去,沒有理由的殺意。

  「…怪、」守衛顫抖著開口,眼角溢出濕潤,「怪物…!」

  不知道是第幾次聽見這個詞彙的他思緒停滯,視界所及的一切停止運作,連同時間。



  什麼是怪物?

  這樣的問題其實並沒有解答。



  「你剛剛說…」隔了良久,「赫斯」抬起眼,露出了沒有居心的笑容,嘴裡卻噙咬著殺意,金色的雙瞳在黑夜中分外顯眼。「誰是怪物?」

  他踩過血泊,伸出了雙手環上對方的脖頸,尖銳的長爪陷進柔軟的體膚,刺穿皮肉及血管,漸漸收緊力道。守衛因為極度的恐懼而鬆手,武器掉在地上,手緊抓著他的手腕,想將他的手拽下,一邊從喉嚨發出不成聲的嘶喊。

  「聽不見、聽不見……」「赫斯」開心的笑著,墨色的髮絲垂在額前,雙手施力就這樣抓著守衛的脖頸將其提起,他仰起頭看著守衛,「再大聲一點啊,剛剛喊怪物時不是很大聲嗎?」

  隨著他手上力道的收緊,守衛的掙扎也越漸緩慢,緊抓著脖頸的手掌再也感覺不到脈搏的跳動,他這才鬆開手,任由失去生命的軀體掉在地上。

  深鎖的大門從內被推開,他順著聲音看向大門,站在門口、體態端正但表情冷若冰霜的侍者就站在那。他踩著步伐走近侍者,後者向他鞠躬,「請跟我來。」

  侍者引領他走近一個像是廳堂的地方,有塊簾子,材質看起來像是紗,卻巧妙的遮住了簾後方的人的面容,只有黑影,一動也不動。

  「你好,我是諾雷希。」聲音是從簾後傳來的,他很快的便知道了那是黑影的聲音。「不願意屈服於那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卻還是打壓著我們的法律嗎?你體內的靈魂不甘屈就於那些人的吧,你如果加入我們——你就能為這份計劃盡上心力。」

  「……」「赫斯」沒有回話,表情也沒有改變,他只是眨著眼,佯裝正在思考什麼。

  就像「人」會逃避現實那樣。



  「其實你都還記的一清二楚,不是嗎?」見青年久久沒有回話,諾雷希的聲音沒有改變,平淡的仿若陳述事實,沒有憐憫同情亦沒有愁苦憎恨。「你很清楚自己是什麼出身、是因為什麼而淪落至此。不管是作為『赫斯』時,還是現在作為『伊戈爾』時。」

  墨髮金瞳的青年突然抖了下,默默捉緊了左臂上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裏有什麼。

  「他沒有的、他遺忘的,全部都在你身上。」聲音拉長,語調低沉而平穩,諾雷希的話語反讓青年越發不安。「被遺棄在那片森林中的記憶、那些時日被關在柵欄裡如同牲畜般的對待,針頭穿刺皮膚的痛楚——」

  你是沒人要的孩子。

  你並不是「人」。

  青年在諾雷希的話語裡聽出了弦外之音。

  「…不是你說的那樣。」青年的聲音開始顫抖,他不甘示弱的反駁,但抖動且帶有不安的聲調反倒像是垂死掙扎。「她不是有意的,絕對不是……」



  「我們來玩遊戲吧」之類的,「赫斯要活著離開這裡喔」之類的,全部全部、其實都是騙人的。

  ——別說那些寂寞的話,別把我丟在這裡,不要走啊……!



  當『赫斯』無能為力時,『你』又在哪裡?

  當他逐漸有了感情、逐漸對人產生了名為「依賴」與「愛」的情感,懂得笑懂得哭時,『你』還存在他心裡嗎?



  青年隔了些時間後總算冷靜下來,他低聲喘息,抬起如蛇般的金黃眼瞳,紡錘狀的瞳孔豎直,直盯著隔開了他與諾雷希的簾子。

  「不願意屈服於那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卻還是打壓著我們的法律嗎?你體內的靈魂不甘屈就於那些人的吧,你如果加入我們——你就能為這份計劃盡上心力。」似乎是久候多時,察覺到青年冷靜下來的諾雷希開口,再度說出最終也是最初的目的。

  「……」青年——伊戈爾斜眼睨著簾後若隱若現的黑影,發出「嘶…」的吐信聲,如同蛇類。他沒有什麼目的,對永夜永暮亦沒有仇恨的他,卻心生了奇怪的想法。「我加入。」



  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城堡中走了出來,看見守衛的屍體及尚未乾涸的大片血跡,伊戈爾稍微停頓,接著走過去將腳尖伸入屍身底下,施力將因死亡還沒過太久、仍保有彈性的肉身翻至正面,接著蹲下來端詳著凍結在那張已經沒有血色的面孔上驚恐的表情。

  像是看到怪物出現在眼前。

  「……怪物、怪物的叫,那些看不起『怪物』的人,」有著「他」的面容的他開口,將手伸進屍體上的其中一條裂縫,用力往兩旁扯開,保有彈性的肌肉組織使這動作沒那麼方便進行。「真是愚蠢啊。」

  他仔細的看著裡頭的內臟及部分破碎的肋骨,挑出已經斷裂的骨頭,一把抓住已經不再跳動的深紅色心臟並扯下,動脈中還殘留的血液噴出,濺上他的手臂以及肩頸。他將那顆心臟平舉在眼前,看著紅黑色液體從手的縫隙間滑出,自手臂滴落在地上那灘血窪中,激起猩紅漣漪。

  然後他張開口,就像「他」那樣,不顧道德不顧是非善惡的將那顆心臟咬的爛碎。

  大量的鐵鏽味混雜生肉的腥味,在舌頭上在口腔內徘徊不去,他像頭飢餓多時的野獸飛快的將手中的東西咬爛並吞下肚,些許肉末及血沾在嘴邊。



  什麼是怪物?

  這樣的問題其實沒有解答,就算有也是人類所定義出來的。但是他曾經認真的思考過。



  引申到靈魂上吧!

  在思想上、行為上、人類上、哲學上、道義上,就像在試圖證明神的存在,他在各個領域尋找著解答,如同那個掙扎著想活下去的野獸的靈魂,不擇手段。

  一方面的他藉由這副軀體的成長、眼界的改變、聽到的所見所聞,終日不倦的想成為「人」;一方面的「他」成為了野獸(即便不是自願的)。

  ——他們說、我不是人……不應該、在這裡…

  「他」曾經哭得像個被拋棄的孩子,眼淚爬過臉頰從下巴滴落,對這一切感到委屈,向眼前的紅髮少年及白髮少女哭訴。徒有生命但博取不得認同,是如此空虛。



  「赫斯……」他悄聲的叫著「他」的名字,心底深處卻沒有出現另一人的聲音,連點無意義的聲音也沒有。他坐在一旁的乾淨地板上,雙手抱著頭。「這裡讓我很痛苦。」

  「求你……」依舊是一片寧靜,無論是心中還是腦中都沒有別人的聲音。「別丟下我……隨便應個聲也好啊。」



  他知道「他」要的不是成為人的方法,「他」很少會去細想自己究竟是否為人,生命就是「他」最想要的、「他」即便遍體鱗傷也不願放手的東西;但如今的他用著這副軀體存在於這個世界卻令他感到某種罪惡感油然而生,他清楚「他」的一切,但他絕不會說出口。

  對誰都一樣,即便是「他」所依賴的那些人們,「他」喜歡並笨拙的愛著的人。

  野獸出奇的像人類,自私壓倒一切。

  ※

  不知道基於何種心態吃了心臟的伊戈爾漫無目的的遊蕩到街上,憑藉著某種直覺坐到了街旁的長椅上,他看了看衣衫及手臂上的褐紅痕跡,眨了眨金黃色的眼瞳沒有說話。

  為什麼會想要坐在這邊,他心裡沒有答案,但他知道「他」的記憶中一定會有。



  ——……就算不是人,赫斯還是赫斯。

  ——幹嘛在意他們的話?你自己活得開心不就好了嗎?

  ——當你會煩惱好多好~多的事情時,不是就跟『人』沒什麼不同嗎?



  不知道是誰的聲音,他只能聽出那是一名少女及少年,但看不到容貌,這是「他」的記憶——當「他」因為自己是否是人而苦惱甚至掉淚時,曾經有人這麼對他說。隨即是某個人揉著他的頭髮的感覺、被擁抱而感受到的他人的溫度,以及那帶著他所熟悉的氣味,貼在嘴唇上柔軟的觸感。

  「……」伊戈爾稍微將身體往後仰,用手稍稍掩住眼,隔著手指間的隙縫窺視一切。就像他在之前仍無法完整搶奪身體主權時,藉由「他」所知曉的這個世界。他就這樣看著一切發生,被母親遺棄的時候也好、被當作實驗品注射許多不知名的藥劑也好。

  「他」感覺得到的全部、失去的人性、至今遺忘的那些事,他完完整整、沒有紕漏的保留了。全部都在腦海裡,無法遺忘也無法緬懷。

  其實他一直都無能為力。



  「呼…」伊戈爾放下手並睜開眼,臉色蒼白,額前些許墨黑色的髮絲被冷汗濡濕,但金黃色的眼瞳已經不復方才的混濁失神,恢復成原先的澄澈透亮。他稍微抬起頭,視線聚焦在街道上。

  好一陣子他沒說話,也沒有思考,他意識是清醒的、思緒靜如止水。於是他站起身,沒有目標的往某個地方走去,憑藉現今擁有的殘破記憶,他沒有目的但知道自己將要往哪裡走。

  他在一間酒吧前停下腳步,共享能力造成的靈敏嗅覺使他有點頭暈目眩,濃烈的酒味及菜餚的香味侵入鼻腔。他看了看身上與「他」完全相同的衣裝,心理擔憂著是否會引起懷疑,戰戰兢兢的伸出手推開大門。



  「歡迎光臨——」

  有誰這麼喊著,他並不知道那是誰,但確實感到安心不少。

— ※— ※ —※— ※— ※—

感謝以下角色友情客串:
●煉則家的愁眠
●火焰家的法爾
●雲樹家的伊可姆
●地圖家的拜恩

後記:

哈哈我一整晚沒睡,家中發生了一些事,我思緒是清醒的肉體是疲累的,簡單來說,想睡但他媽的睡不著,痛苦。

想說既然睡也睡不著,就爬起來把房門鎖一鎖,把自己當成苦行僧,開了電腦繼續打自己的文章吧。然後就這樣打完了。
現在的我也有點意識恍惚,為免自己遺忘所以就先放了上來,文章中為因應劇情需要而客串的角色有些甚至還沒經過同意就放了進去,希望中鏢的角色們的創作者見諒,如果真的不行請跟我說,沒問題。我再想辦法看怎麼重接續劇情(淦
是說文章裡有稍微借用到之前交流串的內容,發現意外的好用就(ry

這篇拉哩啦雜洋洋灑灑的打了幾乎是五千字,連我自己都嚇到了,看來考前就是個容易爆發靈感的時間點。
就像我一直很著重在赫斯是「巨蜥」這點,我一直想將伊戈爾塑造成「蛇」的形象。並不邪惡但也不天真。

然後順帶一提,從這篇過後赫斯與伊戈爾就是可以共享軀體的了。也就是說,伊戈爾已經可以完整的搶奪身體的自主權,但赫斯也不是拿不回控制權。
不過不方便的一點就是,伊戈爾經歷過什麼、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赫斯都不知道啊(糾結(淦糾結闢

然後有鑑於被朋友一直說很像,
他們真的不是Konoha跟Kuroha啦(糾結
只是設定上有點像啊(X

— ※— ※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570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NT|夜暮之曲

留言共 15 篇留言

紅纓嵐
喔喔,寫文章辛苦了~阿絲卡蒂:「你好呀~伊戈爾~嘶……」

11-16 07:46

冬將軍™伊薩
因為剛好有靈感所以沒有打得很辛苦呢xDDD

「妳好喔。」伊戈爾直盯著對方,在腦海中翻著赫斯的記憶,嘗試找出有關對方的回憶。11-16 07:48
彌希
「唔?有赫斯的味道……」月冥依舊用她神奇的平衡感蹲在椅背上,嗅著伊戈爾身上的氣味

11-16 07:53

冬將軍™伊薩
「嗯…?」查覺到椅背上有人的伊戈爾轉過頭,金色的瞳孔中帶有驚訝,「妳是……月冥,對吧?」藉由赫斯的記憶得知了對方的名字。11-16 07:57
彌希
「嗯,你是誰啊?」不太像赫斯又有點像
尾巴輕輕的搖來搖去

11-16 08:00

冬將軍™伊薩
「我也是『赫斯』喔。」伊戈爾頓了下,揚起嘴角笑了。11-16 08:01
紅纓嵐
「想要學習我們蛇類的習性,可以多多來找我聊天喔♥」阿絲卡蒂揚起嫵媚的笑容說著

11-16 08:01

冬將軍™伊薩
「蛇……」伊戈爾頓了下才反應過來,他也笑了笑,金黃色的眼瞳透出笑意。「好喔、謝謝妳。」11-16 08:06
追逐夢想的雲樹
是赫斯二章啊啊啊伊戈爾也能抱抱嗎\owo/(ㄍ

11-16 08:04

冬將軍™伊薩
當然可以抱抱囉(被咬死

「……」伊戈爾盯著雲樹看。(#11-16 08:07
彌希
「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伸手摸著伊戈爾的頭「乖乖~伊戈爾和赫斯都是乖孩子唷~」非常意義不明的舉動

11-16 08:07

冬將軍™伊薩
「唔…!」突然被摸頭讓伊戈爾的身體僵直了下,隨後卻又感到放心。11-16 08:16
追逐夢想的雲樹
「可愛的孩子☆」直接撲、抱住伊戈爾。伊可姆在旁邊很無奈看著「監護人」發神經。

11-16 08:17

冬將軍™伊薩
「咦…?」甚麼啊?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伊戈爾就這麼被抱住了。(x11-16 11:56
彌希
「嘻嘻~」月冥不論何時都是一樣笑嘻嘻的
離開椅背坐到長椅上「受傷了?」看著他滿身乾涸的血跡,嗅了嗅「是別人的啊……肚子餓?」從隨身包包裡拿出濕紙巾替他將血塊擦掉,又拿出一包肉乾給他

11-16 08:23

冬將軍™伊薩
「啊、這是別人的東西……」伊戈爾先是看看身上的血跡,視線忍不住盯著那包肉乾看。11-16 11:58
地圖
天阿伊戈爾有點可愛^q^ 人格變化啥的好讚^q^(表情什麼意思

11-16 10:46

冬將軍™伊薩
可愛在哪裡我以為是欠揍xDDD(被咬死)我怕伊戈爾跟拜恩見面會發生不好的事啊xD(想太多11-16 12:00
彌希
「給你吃。」拿出一片肉乾放進他嘴裡,又將餘下的整包放進他手裡

11-16 12:02

冬將軍™伊薩
「唔?」因為嘴裡被塞了肉乾而無法說話的伊戈爾只是楞楞的拿著那包肉乾。11-16 12:11
地圖
有點惡劣的氣質(啥)那來試試看www感覺很好玩的樣子www(不怕被咬嗎

11-16 12:06

冬將軍™伊薩
是挺惡劣的想想他用小赫的身體小赫的臉說很討厭的話時(蛤)好啊來試試看,要開串嗎xD(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到底11-16 12:13
追逐夢想的雲樹
「跟赫斯一樣,抱起來超級舒服的大抱枕☆」一邊說一邊蹭蹭,隨後又補充一句:「啊當然,最舒服的抱枕還是伊可姆唷☆」
伊可姆冷顫。

11-16 12:15

冬將軍™伊薩
「唔……」不習慣與他人有肢體接觸的伊戈爾有些無所適從。11-16 13:36
地圖
可以阿www看要標明是私串還是亂入串都可以唷!

11-16 12:17

煉則
真的好喜歡伊薩的描述方式XDDD
好像每一個動作、畫面都別有深意,
但不需要揣度,只需要感受就能理解。
讓人看得能深入其境,很有感覺XDD

赫斯跟伊戈爾的故事真得好糾結,
伊戈爾也讓人覺得很心疼很可愛吶。
不過他是有點攻擊性的孩子呢,
是否以後戰鬥時可以叫上他呢?XDD

最像Konoha跟Kuroha大概是性格吧XD
不過他們的故事也跟陽炎一樣虐虐的,
當然我還是很喜歡就是了XDDDD

期待之後的內容喔!

11-16 12:20

冬將軍™伊薩
其實也是需要靈感加上自己思索出的想法才打的出來呢xD
不過有帶給讀者感覺就好開心/////

其實原本沒設定那麼虐,只是我手賤腦子賤(幹
奇怪他不是欠揍嗎怎麼大家都覺得他很可愛xD(不
歡迎把他抓去戰鬥哦,萌大奶!!(x

真的只、只有個性像啦哈哈(笑屁

謝謝煉則的鼓勵!!11-16 14:24
彌希
「唔?不是肚子餓嗎?」月冥歪著頭問,順手也拿了一片肉乾咬在嘴上,不過因為是特大包所以還有非常非常多

11-16 12: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暮之曲】配角:伊戈爾... 後一篇:[達人專欄] 【S.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over568367大家
專心準備原創星球的比賽,暫時閉關去了,大約年中以後恢復小屋創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