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德拉諾之淚──文明的毀滅

作者:岩里洛月│2014-11-14 09:23:31│贊助:6│人氣:442
(魔獸世界同人小說)



「黑暗之門紀元」前三個月.......



「就在今晚......所有的德萊尼人都會死......我們的種族將會滅亡......我們所有人......」










(圖 by faebelina@deviantart)


砰!砰!砰!砰!一連串彷彿來自地獄深淵的猛烈撞擊,正從她們面前的那道大門傳來。大殿內部,被稱為「希望之光」的女聖騎士伊芮爾,正面色鐵青的指揮亂局,可怕的尖叫聲、哭號聲在她身後手無寸鐵的人群中爆發開來。

德萊妮女孩,瑞琪兒,正驚恐萬分的盯著那道保護她和同族不被殘殺殆盡的最後屏障.....而那道大門正越來越向內塌陷.....一條又一條的裂痕不斷的浮現......她回望後方......他們無處可逃......她拼命地在心裡祈禱著.....盼望著奇蹟....

「聖光阿!神啊!或是任何人!求求你們救我們度過眼前的生死關頭吧!」


彷彿是對她祈禱的回應,「砰隆──!」一聲巨響,門破了,只見一隻比二個人疊起來還高,全身披滿重鎧甲的食人巨魔,就這麼揮舞著超大型的武器衝了進來,在牠身後,數不盡的獸人大軍也跟著潮水般湧入。

她全身上下都在激烈的顫抖著,她的嗓子正不聽指揮的尖叫著,恐懼像癌細胞般的蝕透她全身.....

身處最前端的伊芮爾,立即下令早已對著大門排成一道扇形的德萊尼衛兵開火,對闖入的劊子手們放出一排排密集且致命的彈幕。黑壓壓的一大片獸人蜂擁而入,還夾雜著不少體型魁偉的食人巨魔,以壓倒性的數量和殘存的德萊尼衛兵們爆發慘烈的白刃戰。

更多的獸人們繞過了衛兵,撲向瑞琪兒身旁毫無自衛能力的難民們......她前面的人正驚恐萬分地向後推擠,掙扎著,尖叫著,卻根本無處可逃;她和其他後面的人,則瞪大眼睛看著獸人們嗜血的近身砍殺前面的人,然後輪到她們自己親身面對獸人的砍殺。

她驚恐無力地看著前面的人群漸漸的化作地上大量堆疊的屍體,並形成了一道道阻絆人的障礙。她低頭一望腳下溫熱帶點黏稠的不知名液體......天啊!竟然是大量的鮮血!她想都沒想過此生會見到鮮血像小河般流動著的場景......而且就在她腳下!

她感到自己的耳膜正被刺痛著──手無寸鐵的難民們臨死前心膽俱裂的哭喊、哀號、慘叫,與獸人和巨魔的歡呼聲和戰吼聲呈現強烈對比......周圍殘忍的一切令她腦袋幾近炸裂,並成為她終生難以抹滅的夢魘....



眼前影線逐漸變得模糊,然後散去。

她從睡夢中驚醒,猛然起身卻「咚」的一聲撞上一張綠色的女獸人臉龐。


(圖 by hitchlee@deviantart)



「噢...好痛喔...蘿坎...妳的頭幹嘛在這裡阿?」瑞琪兒摀著額頭不甘願地說著。

「我看妳每次一邊睡覺一邊念念有詞喊著『不要不要不要......』,過來看看妳嘛,怎麼?又做夢啦?」
女獸人蘿坎關懷地說。

「嗯......」瑞琪兒微微低著頭並點了一下,「我們來這第幾天了?我每天晚上都做差不多的......惡夢......煩死了啦。」

「第三天了,其實我還蠻喜歡看妳一邊睡覺一邊呻吟的樣子......」蘿坎故意對她做了個鬼臉。

「哼....」瑞琪兒裝出生氣的樣子並把頭撇到一旁去。蘿坎立刻趁機向她伸開雙臂,然後一把抱過來,讓她驚嚇之餘發出了「啊───」的叫聲。

此刻,她們身處在一座巨大城市內部,華麗的街道四面八方無邊無際的延展開來,各式建築上鑲著精緻的寶石或水晶,隨著陽光灑下將整座城市渲染上一層柔和的淡紫色澤。

光芒閃耀的大型殿堂坐落在各角落,街道間還點綴著令人心曠神怡的翠綠草坪、色彩繽紛的花園和涓涓流水。

然而這座城市,現在卻是一片殘破。

無情的秋風伴隨著漫天塵沙,侵擾著她們周圍殘破的建築和街道;藤蔓在街道上蔓延,地上則散佈著各種人形骨骸,以及各種大型器械殘骸。

這裡是「撒塔斯『廢墟』」,德萊尼文明的最後遺跡。

這裡現在被信奉惡魔的獸人法學團體───「影子議會」佔據著,竊取著德萊尼人的法術知識,他們自稱為「術士」,自認比所有人都高級。街巷暗處,則潛伏著大量死難者怨靈,和外圍闖入的大型蜘蛛。

似乎查覺到什麼不對勁,女獸人拍了拍德萊尼女孩的背,以著關懷的眼神看著她,說道:「怎麼啦?妳好像很緊張......」

德萊尼女孩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女獸人,「蘿坎......」她欲言又止,伸出雙手揪住女獸人的手臂,默默地望著女獸人。

蘿坎可以感覺到女德萊尼的雙手正在顫抖著,她那雙襯麗的雙眼裡,滿是茫然和不安。

蘿坎把自己的視線從女德萊尼細緻的容顏和性感的身形上移開,掃視了周圍,沒有任何影子議會或者亡靈、蜘蛛的存在。

她到底在怕什麼?蘿坎想了想,在女德萊尼耳邊輕聲細語說:「無論妳曾經在這裡經歷過什麼,都過去了,現在有我在妳身旁。」

之後她輕撫了德萊尼女孩的臉頰,將她擁入懷中,一隻手還輕輕地拍撫著她的背。蘿坎可以感覺到瑞琪兒柔軟的身體在她懷中急促的喘息著。

瑞琪兒有著女德萊尼與生俱來,完美帶點激凸的性感曲線,小蠻腰加上前凸後翹的身材,然後是一雙纖細的美腿,只是她的膚色卻比一般德萊尼人都要偏向詭異的紅。

也因為她的貌美,撒塔斯城淪陷時,她被獸人擄走並獻給他們的領袖,蘿坎的丈夫───耐奧祖。

當耐奧祖公然展示瑞琪兒這個「偉大征服」異族的象徵時,底下獸人群眾一片瘋湧,不僅是個人地位的象徵,也是逞獸慾的對象。


某天,具有戰士正義感的蘿坎,終於再也無法忍受以「只是個奴隸」之名漠視這種凌虐,結果耐奧組寧可下令處死身為自己妻子的蘿坎,也要繼續「征服」並占有著瑞琪兒。

於是蘿坎大鬧一場,並帶著瑞琪兒逃了出來。

蘿坎摟著瑞琪兒的纖腰,小心翼翼地在這片殘破的廢墟裡走著。

每當路過那些可能有大量德萊尼罹難的建築時,蘿坎總會貼心的用手遮住瑞琪兒的視線,
避免她觸景傷情

她們來到一個廣場,地上有好幾個半徑大約五、六公尺,比人還深的焦黑大坑洞,周圍還散布著幾十具支離破碎的獸人殘骸,也許有上百個之多。

「這些奇怪的大石頭是『雕像』?」蘿坎皺眉,說;「還真大啊,看起來與這座城市的風格完全不一樣,一點都不像是會被擺放在這裡的東西。這塊看起來像手......上面還有像手指的結構......這塊看起來像是......腳?這顆是頭?」

有著擬人形狀的巨大石塊散落一地,看起來像是某種燒焦的殘骸。

「瑞琪兒!快看這個,這『雕像』也太大了,
這到底什麼鬼東西?!」

「特大號......超級大的.....『煉獄魔』殘骸......」瑞琪兒滴咕著,她們眼前的「雕像」大概有幾十公尺那麼高,幾個詭異的大洞撕開胸口,其中一個貫穿了並構成致命傷。

「天啊......我以前還在獸人氏族裡的時候,從來沒看過,也沒聽過獸人有這種東西,他們到底是怎麼弄來的?」

「蘿坎......其實......我覺得這一個......可能......不是獸人叫來的......」瑞琪兒支支嗚嗚的說著。


「因為凡人術士根本駕馭不了這種等級的『煉獄魔』......這種尺寸在歷史紀載裡根本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她心想,但沒有說出口。

瑞琪兒開始思索到底是什麼,又是如何擊倒了它。

她的直覺告訴她,尋找的東西不遠了。

她輕快的拉著蘿坎的手往前快步邁進,來到廣場的更深處。

地上遍布的各種屍體和殘骸,不僅數量空前,戰鬥痕跡與殘骸上的傷痕也更為誇張。

好幾塊閃亮著光澤的大塊魔法水晶,碎裂在更後面的地上,它們本來是一座大型防衛塔的動力來源。

「這可能就是答案了」瑞琪兒心想。

她掃視著水晶殘骸,稚嫩的細手輕撫著手裡一柄看起來像是半成品的法杖,然後沉思著,粉嫩的雙唇開始輕輕地唸起德萊尼語的咒文。

一股漸漸增強的旋風圍繞著她颳起,水晶開始和魔法產生共鳴,共振聲響和呼嘯的風聲融合在一起,之後水晶綻放出紫色光芒並騰空飛起來,繞著她旋轉,再慢慢地急遽縮小,在她的法杖尖端聚合起來,成了力量來源。



「蘿坎...好像有人來了..」瑞琪兒不安的望向蘿坎,說:「快想想辦法啦....」她緊張的抽拉著蘿坎的手。

女獸人點了點頭,往旁邊警戒著。

走過來的是一支獸人偵查小隊,身上都有著「影子議會」的徽記───表明了他們都崇拜著惡魔並追尋其力量。

「唷!是個德萊尼!還是個漂亮的女的!」一個獸人戰士興奮地叫喊。

「哈哈哈......我已經好久沒砍過什麼好東西了!鷹人、食人巨魔、其他氏族的獸人,砍都砍到膩了!終於!一個德萊尼美女!我需要看起來好看點的東西好好滿足我的斧頭。」另一個獸人戰士說。

「的確...還能讓我想砍的只有北方的古羅,可惜離我們太遠瞭。」

她俏麗的容貌和嬌柔的身軀,只勾起獸人將她四分五裂的慾望,盯著鮮血從她稚嫩肌膚噴出來的那刻、聽著她清脆淒美的慘叫、看著她痛苦掙扎的樣子,嗜血的慾望流滿全身,也越來越興奮。


「鮮血與榮耀!看我們誰第一個『征服』她! Lok Tar Ogar───!」三個獸人戰士巨斧高舉,帶著嗜血的眼神和渾厚的腳步,鎖定瑞琪兒暴衝而來。

「你們幾個無腦的白痴!殺死之前先抓住她好好審問審問!快給我滾回來,你們這群白癡!」領頭的大獸人術士盯著瑞琪兒異常偏紅的膚色,反常地要手下住手。

「想都別想!」蘿坎的身影擋在中間,保護著瑞琪兒。

「滾開,妳這叛徒以為養了『一隻』漂亮的『小德萊尼寵物』就可以背叛自己的種族瞭?」

「把她的『小寵物』搶過來!」

「閉嘴,你們這些沒教養的野獸!不快點自己滾開的話老娘現在就劈──死你們!」蘿坎絲毫不覺得自己和這些野蠻獸人有任何瓜葛。

「哈!這叛徒已經忘記自己是個獸人瞭?」

「我們是獸人,我們天生就是『征服者』!妳的『小德萊尼寵物』只是下等的『次等種族』!
我們已經『征服』瞭她們,她們的一切都是我們的瞭!

「我們人多!把她漂亮的『小德萊尼寵物』搶過來,在她面前弄她,看這叛徒要不要跪著求我們!」

「Lok Tar Ogar───!!」三個重鎧甲獸人戰士齊聲暴吼衝向蘿坎。

蘿坎緊握著手中的雙手斧,一個人迅速反向衝刺過去。就在接觸的瞬間,她突然急煞並往側方奮力一躍,眨眼間對準最旁邊的獸人戰士用閃電般的速度突砍過去,對方驚訝之餘勉強地轉過武器,跟上並擋住這一擊。

巨斧在空中激烈撞擊並發出鏗鏘的聲響,反衝震麻了他們的雙手。另外兩個獸人戰士怒吼著包抄過來,蘿坎立刻迅速地順勢向後一躍,保持在一次只需要面對一個獸人戰士的側翼位置,糾纏敵方。

「很好,他們現在全盯著我。」剎那間,只見一道綠色閃光忽然從瑞琪兒的方向爆轟而來,
「轟!」眼前毫無防備的獸人戰士就這麼被爆發出來的小型爆炸轟飛出去。

剩下的兩個獸人戰士驚訝地轉頭望去,只見瑞琪兒一手握著法杖,另一手揮了一下,一個直徑約30公分上面纏繞著綠色邪能火焰的惡魔「隕石」,就這麼拖著一道與地面平行的尾巴高速襲來。

「哼!」第二個獸人戰士發怒的對準高速襲來的邪能隕石劈砍下去,結果隕石和斧頭在他胸前碰撞並爆炸開來,他的身體也像沒有重量似的摔在身後的牆壁上。

第三個獸人戰士愣住了.....但隨即反應過來。

「這什麼鬼巫術?」眼見自己就是下一個,他連忙用盡全力將粗大的雙手斧往瑞琪兒拋去。

邪能隕石和斧頭在空中高速撞擊,激發出爆炸和許多小塊碎片。

剎那間───一旁的蘿坎抓緊時機,以驚人的速度衝過去並一躍而起,然後把全身重量壓在斧刃上劈下去,「砰!」的一聲,對方都還來不及反應,斧頭就已經擊穿了他的重鎧,結束了他嗜血而罪孽深重的性命。

「這不是任何德萊尼會使用的法術......也沒有獸人術士可以憑空擲出惡魔隕石......」這支小隊的領頭術士,心裡想著。

他看到瑞琪兒粉紅膚色的第一眼就察覺不對勁,所以才要自己手下別亂來。那膚色和一般德萊尼不太一樣.....偏紅的皮膚色調讓他聯想起扭曲虛空某種長的像德萊尼,卻又惹不起的強大魔族。

「哎,每次都跟這些白癡一起出門真夠倒楣的,早晚會給害死,部落什麼時候才能少點無腦的傢伙們,趕快死一死剛好換些聰明的來!

「幫他們報仇!
Lok Tar Ogar───!」三個獸人術士開始憤怒的施展魔法,手上各纏繞著一團黑色的混沌,綠色和黃色的光芒閃耀其中,然後一齊轟向瑞琪兒。

瑞琪兒舉起法杖,眼神銳利地迎向這三團高速襲來的混沌,就在她即將被撞到的瞬間,三團黑色的混沌突然消散開來。

那三個獸人術士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法術,被拆解成綠色的惡魔能量基本型態,圍繞著瑞琪兒周圍打轉,她的肩膀上方有兩顆綠色的邪能光球正在凌空匯聚。

那一瞬間,似乎是預料到了什麼,他們連忙共同築起一道法術防壁;瑞琪兒肩上已經成形的邪能光球,也瞬間化為一道綠色的閃光高速轟襲而去。

轟隆────!!巨大的爆炸震撼了廣場,如雷貫耳的爆響迴盪著,整個地面都在顫動。

大部分爆炸的能量都被防壁反向彈回,瑞琪兒盯著朝著自己反向彈回來,閃著紅黃色光芒的火焰和黑色的濃煙,她的秀髮和衣物正隨著爆風劇烈的擺盪著,火光讓她看不到後面的景象。

但仍有一部份的爆炸威力穿透了防壁,高溫的火焰和濃煙瞬間吞噬了最靠近的那個獸人術士。

第二個獸人術士站的較遠,沒有被火燒到,但猛烈的衝擊波在路徑上掀起一道高速移動的煙塵,頃刻間像一堵高速巨牆般的撞上並貫穿了他───他被震飛好幾公尺,之後他兩手拐著法杖勉強撐住身體,朝著瑞
琪兒的方向瞪著眼睛,鮮血從嘴裡溢出,身體倒落向一旁。

廣場旁一座本來就已經殘破不堪的大型建築,受到爆炸的波動,一面牆就這麼傾倒下來,產生的巨大聲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瑞琪兒的。

濃烈的噁心臭味從碎石殘壁的大塊缺口中飄出來,在昏暗的光線下映射下可以看到裡面滿滿的是大量德萊尼罹難者支離破碎的屍骸,隱約地還可以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血跡,與他們死前各種最後的掙扎動作。

這是一場大屠殺的犯罪現場。

「慘了....最不想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來了......」雖然蘿坎
也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震撼,但她真正擔心的是女德萊尼......

瑞琪兒的姿態和表情像是被什麼力量斯扯著,她極富女性線條的身體整個僵直了起來,激烈的顫抖著,還向後倒抽了一下。她的雙眼被痛苦劇烈拉扯,杏眼圓睜地盯著前方。

微縮著瞳孔的雙眼中倒映出對極度殘暴惡行的震撼和指控雙唇也正不由自主的發抖著。

有那麼一瞬間,瑞琪兒一直奮力壓抑在心底的可怕回憶又再次被勾起,在她的腦海中澎拜著,衝撞著。

剛剛爆炸倖存的第三個獸人術士,現在正「得意洋洋」地看著廢墟裡大量成堆的德萊尼死屍,然後轉頭看了看瑞琪兒。他大笑著,彷彿是己方的傑作終於被「炫耀」和展示在這個異族美女面前,他對她劇烈震撼的模樣感到很滿意。

隨後,他從手裡拿出一個黃色的怪異結晶體......「靈魂碎片」。

瑞琪兒的眼角注意到獸人術士的動作,轉頭望向他,目光落在「靈魂碎片」上。

毫無疑問
,這是獸人們在撒塔斯盡情屠殺她的族人時,以著她的族人的靈魂製成的......不僅殘忍殺害她的族人的肉體,還把他們的靈魂當成資源來掠取。

一股強大的衝擊在瑞琪兒的體內劇烈的震盪著,頃刻間像洪水般的佔據了她的心智.....





(圖 by 咣咣光頓砍 )














那一夜,瑞琪兒和其他德萊尼人,正在撒塔斯城的街道上驚慌失措地奔跑著。天空被一縷一縷又厚又大、翻捲奔騰的濃煙佔據著,遍地怒射的火光不僅映紅了她們頂上的夜空,也映照出周圍街道的模糊輪廓。

一顆一顆燃燒著熱油的礫石團,如流星般劃過黑暗的天空,貫穿了她們前方城市的心臟地帶。每當火光從天降臨的那刻,她可以感受到腳下的整個大地都為之震顫,還可以聽見低沉的爆鳴聲正在街道間迴盪著。

「先知費倫人呢?」

「聽說他不見了?」

「他死了嗎?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還能逃去哪裡?我們還可以活下來嗎?」

傳聞德萊尼的領袖已經遭遇不測,在這個危難存亡之刻,加劇了逃難人群的不安情緒。

殘存的衛兵正試圖把瑞琪兒和其他平民,引導到撒塔斯城尚未淪陷的「核心街區」。他們一邊要躲避獸人的追殺,一邊還得不時抬頭回望天空中一道道劃過天際的礫石火球,驚恐地祈禱著自己不會是下一個被砸中的罹難者。







「士兵,周遭情況怎樣了?」有著「希望之光」稱號的女聖騎士,伊芮爾,對著一個剛從附近城牆上跑下來的衛兵問道。

這些城牆把城市劃分成好幾個區塊,而她是這群衛兵的領頭。


(伊芮爾,圖取自wowlore 作者未明)


「那邊的城門已經關閉了....」那名衛兵慌張地指著眾人後面的方向說道,「他們不得不這樣做.....獸人.....還有他們的巨魔同盟,已經攻陷了我們後方的城區,在那邊大肆砍殺擄掠來不及逃跑的人們。」

「別慌,快告訴我,他們有多少人?離我們多遠?」伊芮爾追問著,試圖從一片亂局中稍稍掌握情勢。

「無邊....無際....一大片黑壓壓的獸人和食人巨魔......正從我們後方鋪天蓋地而來,我們帶著這些平民不可能可以及時離開的。」

伊芮爾嘆了口氣,臉色沉了一下,經過短暫的思考後,她做了決定:「所有人,帶著這些平民往那棟大型建築裡去,在裡面會合,快點,後面獸人部落追兵快到了。」

「把門鎖起來,把一切能找來的東西全堆到門口,熄滅所有燈光,然後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片刻過後,地面開始微微的震動著......

「這是......腳步聲?」
瑞琪兒心想,「天啊...到底是有多少獸人啊......?」

轟隆隆的聲響猶如地鳴般,開始在周圍火警處處的殘垣敗瓦間迴盪,聽起來獸人和巨魔已經占滿了這棟建築周圍的街道。

她注意到身邊幾個被嚇哭的小孩們,正被大人用手摀著嘴,避免他們的哭聲引來獸人和食人魔。

突然間「砰───!!」的一聲巨響,整棟建築都在劇烈的震動著,一縷煙塵從天花板飄下來,瑞琪兒知道這棟建築被攻城器投擲的巨石擊中了。

恐懼正在人群中蔓延,毛骨悚然的寂靜幾乎快讓他們窒息了。所有人都忐忑不安的祈禱著。他們擔心自己是否能活下來,也對整個種族───所有的德萊尼人是否會在今夜全數滅亡感到憂心和痛心。

「砰──!」忽然間巨大的撞擊聲響從大門傳來,在整個室內空間迴盪,地面也隨之微微地震動一下。無論怎麼想避免,無論有多麼不希望發生,獸人和食人巨魔終究還是盯上了這裡......


瑞琪兒和周遭所有人同時驚嚇萬分地望向大門,然後祈禱著......祈禱獸人並不知道他們就躲在裡面,試探性地撞個一兩下就會離去。

然而事與願違,獸人和巨魔已經屠殺了太多個類似建築中來不及避難的大量人們。他們覺得這道門如此堅固,後頭一定藏著什麼。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猛烈地撞擊聲,彷彿是從最深沉的地獄竄出,從大門那裡傳來。

瑞琪兒抿著嘴,睜大雙眼,心驚膽跳的看著大門一下又一下的發出撞擊巨響,一下又一下的往內跳動,並且出現一個又一個越來越深的凹陷,以及伴隨而來的粗厚裂痕。

外頭獸人的吵雜聲響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密集。

她覺得自己幾乎要哭出來了.......

衛兵們正慌張的往門口聚集,排成一列擋在門前,伊芮爾正面色鐵青的揮手示意平民退到後面,並指揮衛兵排好陣形準備衝擊。

瑞琪兒注意到身邊幾個人忍不住崩潰痛哭,更多人正在顫抖著,許多衛兵手中的武器也在抖動著......他們都怵目驚心的死盯著那道隔絕他們與殘暴獸人的最後屏障......

那道正在瓦解的最後屏障......

「我們還能活下來嗎...」

「今夜之後....能活著的還有多少人?」

「全部的德萊尼......」

人群開始不安地竊竊私語。無數個問題伴隨著緊張與焦躁,也隨著浮上她的心頭。

瑞琪兒看了看周圍室內空間......他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退了,唯一的出入口就是那道正在被獸人強攻的門......要是門破了......大家全都會死......

而現在那道最後屏障......已經搖搖欲墜了......

「聖光......神啊......泰坦......或是什麼......任何東西......拜託......求求祢們......幫忙我們度過這道生死難關吧......讓我們活下去......不要讓獸人進來......」
淚水浸溼了她美麗的雙眼,她跪在地上,仰頭朝天祈禱著......


彷彿是作為對她祈禱的回應,「砰隆───!!」一聲巨響後,那道大門終於破了。

她全身上下都在激烈的顫抖著,嗓子正不聽指揮的尖叫著,恐懼像癌細胞般的蝕透她全身....

陣陣刺耳的尖叫聲立刻從人群四處響起,與外面獸人的歡呼聲和戰吼聲形成強烈對比瑞琪兒的耳膜被激烈的扎著,裡面和外面的混亂接踵而來。

一隻比兩個人疊起來還高,全身披滿重鎧甲的巨魔就這麼矗立在門口,大搖大擺的揮舞著手上的超大巨錘衝進來,臉上滿是貪婪和殘忍的笑容。牠身後是滿滿的獸人,還有好幾隻高大的食人巨魔。

「就是現在,對準那隻食人巨魔射擊!」伊芮爾抓住這一瞬間,果決地下令。

面向門口,排成一個半圓的衛兵們,手上本來就張滿的弓弦,同時對高大魁梧的巨魔射出一道密集的彈幕。

一支箭率先插進了巨魔的臉,讓他的臉露出彷彿是被什麼扯了一下的痛苦表情。隨著無數插進他全身的箭矢甚至長矛,他的嘴也發出對應的癡呆慘叫,然後他兩眼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像個呆子般的張著,往後倒了下去,還壓扁了他身後的兩個獸人。

「耶───!!」那一瞬間,一陣響亮的歡呼聲、拍手聲,從瑞琪兒身邊的人群間爆發出來。

「太好了,可以擋住他們!」他們覺得彷彿自己還有一絲希望可以存活,畢竟他們也沒有太多還可以高興的事情了。

「自由開火!快點!不要鬆懈!把他們擋在門口這條防線!」伊芮爾再下令道。

一排持著盾牌的衛兵圍著門口排成半圓,後面則是整排的弓箭手和魔法師,一道又一道致命的彈幕不斷地從內向外射出,殺傷了大量的獸人還有他們可怕的巨魔同夥。

然而獸人的數量,就同先前那名衛兵回報的一樣......「無邊無際」。不僅如此,還極度嗜血,瘋狂,不愛護生命───包括他們自己的。

外頭滿坑滿谷的獸人和食人巨魔,一見到建築內有人抵抗,就開始憤怒地爭先恐後搶著衝進來。

門口堆滿了獸人和食人巨魔的屍體,還活著的獸人甚至以死屍當擋箭牌,向內推進。高大魁梧的食人巨魔揮舞著他們手中的巨錘或巨棒,用可怕的蠻力敲打著劇院入口旁的牆壁,牆壁正在剝離,入口也變得越來越大。

終於,一個高大的食人巨魔率先衝到衛兵前,特大的槌子就這麼猛然砸在一排衛兵的中央,強大的衝擊力立刻把幾個衛兵撞飛一旁。

「穩住陣型!快點!快治癒傷者──我們需要一切人手!」伊芮爾焦急的望著崩潰中的防線大喊,然而一排數量巨大的獸人已經衝到衛兵前,雙方開始爆發激烈的近身肉搏。

「糟糕......防線要『潰堤』了......」一個可怕的念頭從伊芮爾的腦海裡閃過,然而她仍故作鎮定,金黃色的耀眼聖光,從她全身上下爆發開來,殺傷了周圍的獸人,也鼓舞了身旁的德萊尼衛士。

她舉起戰錘猛然地砸碎眼前一個拼命想衝進來的獸人的腦袋,並立刻轉而迎向正在衝擊防線的另一隻重鎧甲食人巨魔。

聖光從她的雙手和戰錘中爆射過去,劇烈的高溫穿透了巨魔的重鎧甲,燒傷了他的皮膚。愚笨的食人巨魔痛得不顧眼前戰況,一邊哇哇大叫一邊直接開始脫下鎧甲。

伊芮爾抓準這個空隙,向前衝刺幾步當作助跑,接著舉起戰錘縱身一跳,將戰錘對準毫無遮蔽的巨魔臉部,像一股旋風似地猛力砸下去並順利擊中。

這隻比兩個人疊起來還高的重鎧甲巨魔,發出一陣拖著長音的癡呆叫聲後,就這麼向後仰躺下去,還壓扁了後頭幾個想衝擊防線的獸人。

然而戰況並沒有好轉。一個德萊尼衛兵要面對起碼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獸人,這還不算上那些充滿蠻力的可怕食人巨魔......



瑞琪兒感到自己的耳膜正被各種吵雜的尖叫聲、哀號聲激烈的刺痛著。

人群在她身旁爆發激烈的推擠,她前面的人群拼命想往後面跑,無奈被後面的人擋住,獸人的刀刃就這麼從他們背後刺近來。有些人則是在掙扎中轉身面對獸人,然後看著獸人往自己砍殺下來......

瑞琪兒驚恐地看著他們每一個被殺害時那劇烈扭曲的面容......聽著他們死前心膽俱裂的尖叫......

她身旁擁擠的人群正拼命地向後掙扎,即使根本沒有空間可以跑,許多人就這麼倒在地上被踐踏著,然而根本就不會有人還有餘力扶他們起來,況且這樣做也沒意義了......

她前面的人一個個倒下,而每當後面的人見到前面的人倒下時,接著就會輪到他們發出驚恐的叫聲,拼命地往後掙扎,或者瞪大眼睛的看著獸人的刀刃刺進自己的身體。

大量的鮮血從四處飛濺出來,幾乎每個獸人的盔甲上都被鮮血染紅......而且都不是他們自己的。

瑞琪兒在極度的悲痛下想起了衛兵......她一廂情願地望向他們的最後希望......最後的救命
稻草......卻只看見一個高大的食人巨魔一記大錘砸爛了幾個衛兵,巨魔的神情看起來彷彿以為
這是一場遊戲似的......

殘存的衛兵包括伊芮爾在內只剩幾個人了,他們正在被獸人圍攻,伊芮爾美麗的臉龐和身為德萊尼女性的完美身形曲線,在尚未死絕的人群中相當的顯眼。

瑞琪兒發覺許多獸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伊芮爾身上,他們逕自繞過了殘存的幾個衛兵,往伊芮爾包夾過去。而伊芮爾正勇猛地擊碎了一個獸人的武器,之後一個迅速果決的揮擊了結了他,她身上還閃著金黃色的透明翅膀,彷彿聖光的化身降臨在她身上,向這些血腥又殘忍的獸人們做出作後的復仇。

忽然間,瑞琪兒看見一把長矛的尖刃,從伊芮爾的體內穿透出來。在這瞬間,伊芮爾眼神痛苦地望向前方,微微噘著的嘴角正緩緩地湧出鮮血,拿著武器的那隻手就這麼癱軟下去,另一隻手緩緩地伸向那把長矛的尖刃,好像想把它從自己體內抽出去。

「不!伊芮爾姐姐!」瑞琪兒忍不住大喊出來,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刻,她的眼眶正湧出淚水。

一個赤裸上身,皮膚通紅的獸人緩緩出現在伊芮爾身後。正是他,卑鄙的用長矛從背後暗算了這個勇猛又美麗的女聖騎士,其他的獸人恭敬的在他身旁退開來,有些甚至還鞠躬著。

他把手上的長矛向後縮回來,穿插在上面的伊芮爾的身體,也就跟著被拉向他懷裡,垂死的伊芮爾正喘著氣,虛弱的掙扎著,鮮血不斷從她的傷口湧出。

那個滿臉獠牙的獸人,面露凶光的往下掃視著正靠在自己胸口的伊芮爾的身體。然後他伸手從伊瑞爾的手臂下穿過,來到她胸前,再往上粗魯的揪住伊芮爾漂亮又細緻的臉龐。

瑞琪兒看著那個獸人另一隻手拿出匕首......舉起來......架到伊芮爾的脖子旁......

「不──!」眼淚從瑞琪兒的雙眼中潰堤了。她痛心疾首的看著這個野蠻的獸人正拿著匕首在伊芮爾的脖子上劃著劃著......大量的鮮血從她的脖子噴出來......

瑞琪兒看著伊芮爾痛苦的叫喊著......卻越來越喊不出聲音......她虛弱的雙手正拼命的伸向他的手,掙扎著想拉開它們,但在獸人強健的雙手面前徒勞無功。

獸人的手現在抓住伊芮爾的頭髮,另一隻沾滿伊芮爾鮮血、拿著匕首的手仍然在那劃阿劃的,瑞琪兒看的出來伊芮爾越來越虛弱......越來越無力......終於她的雙手癱軟了下去......不再動了......

「Lok'tar ogar───!鮮血與榮耀!」

那個醜陋的獸人用右手把伊芮爾美麗的臉蛋提起來,高舉著對著其他獸人展示,獸人們爆出一陣如雷的歡呼並投以崇拜的眼光......

「Lok'tar───!」

「勝利───!」

「Lok'vadnod───!」

「征服───!」

「Trk'hsk───!」

「榮耀───!」

然後他把伊芮爾的頭顱掛在自己肩甲上,彷彿她是他「偉大征服」下的戰利品和財產......甚至是......收藏品?

瑞琪兒看著伊芮爾與身體分離的頭顱......就這麼被掛在獸人的肩膀上帶著走著......伊芮爾美麗的眼眸睜的大大的.....眼神空洞的望向前方......嘴巴也微微的張開著......秀髮正隨著氣流飄動著......

她正隨著獸人走動的步伐而前後擺動著......









整個大殿內都因為鮮血的腥味而烏煙瘴氣著,瑞琪兒只見獸人們獰笑著,踩著地上成堆的屍體追逐著手無寸鐵、還沒被砍死的德萊尼難民,其中多數是沒辦法上戰場的女人和小孩,比如她這樣連武器都還拿不動的女孩子。

整個地面、牆壁都被鮮血宣染成大片的紅色,尤有甚之,在她腳下像小河般流動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水或任何液體,而是不折不扣的鮮血。

到處都是心膽俱裂的淒厲叫聲,以及獸人的戰嚎和歡呼聲。

瑞琪兒恨不得自己能有什麼力量消滅眼前這些純粹的邪惡、完全的殘暴、渾然的殘忍、稱做獸人的這種生物,終止他們幹下這一切令人全身作噁的罪行。

她激烈得猛喘著氣......一股衝動在她腦袋裡橫衝直撞......

「殺光你們......殺光你們這些邪惡血腥的魔鬼......我要殺光你們!!」她怒瞪著眼前踩著族人的屍體、渾身染滿族人的鮮血、滿場追逐其他還沒死的族人們的獸人和巨魔,激動的在嘴邊喊了出來,然後拾起腳邊死去衛兵遺留的水晶寶劍,就這麼衝上前去......

她美麗的雙瞳此時已經完全被憎恨占據了。

然而,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反作用力突然將她往後拉倒......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以及那把閃著藍色強光的寶劍根本就沒有離開過地面上......

因為她根本就提不動那把寶劍......她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女孩子阿......

她徹底崩潰了。

瑞琪兒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發出各種令人聽不清楚的悽慘哀嚎聲。

她知道即使是自己和周圍的所有人都已經被獸人欺負成這樣了,弱小的她也只能哀傷又全然無助的哭著。她的身體不斷起伏抽搐著,嗚咽著,周圍的大屠殺仍然在繼續,還活著的人卻明顯少了很多很多......

瑞琪兒覺得自己越來越無力......她已經放棄掙扎了......

「至少我和大家再一起......大家......」她雙眼空洞地望向前方地板......周圍的吵雜對她來說彷彿化為了一陣寂靜.......

小時候的回憶開始出現在瑞琪兒眼前......她早就被獸人殺死的家人......她剛有記憶的時候被媽媽抱在懷裡呵護著....家的樣子......和......幾乎快忘記是什麼感覺的......家的溫暖?然後是她稍微長大一點......她的鄰居和玩伴們......之後她想起她青春期之後的死黨......

終於......一個綠皮的身影來到她面前,長著獠牙的醜陋大臉正獰笑著,舉起看不清楚拿著什麼東西的雙手......他身上粗製的盔甲就像其他獸人的一樣,沾滿了她族人的鮮血......

「Lok-Narash──!」

她微微的向上抬頭,看了這個「自己的劊子手」一眼,然而她卻動也不動的癱在原地,準備迎接自己的死亡......

「我終於可以『又』和媽媽在一起了嗎?......」她兩眼呆滯的望向前方....
..


(圖 by fadedkind@deviantart)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55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黑歷史精
加油

11-14 23:05

惡魔貓
用字遣詞上...避免過於口語化的敘述,像是

「哎....每次都跟這些腦殘一起出門真夠倒楣的......早晚會給害死......趕快死一死剛好換些聰明的來....部落什麼時候才能少點無腦的傢伙們...」他滿臉無奈的碎碎念,一邊觀賞著「豬隊友」們被修理,覺得活該死好。

這段話,雖然在獸人的粗俗個性,尤其又是士兵,似乎不經大腦的話講出口非常的合理,但是像是"腦殘"或"活該死好"這種敘述就很明顯和魔獸世界的大格局奇幻故事扯不上邊。

另外標點符號的使用,應該也要避免過多的.,正確的使用逗號和句點來幫助讀者能認識,就算想要透漏無奈的語氣,也不該這樣

07-10 17:46

惡魔貓
整體而言,可以更用心和注意遣詞的方面述寫,避免使嚴肅的故事變了味。

就像是桌上放久的麵包一樣,依然富有嚼勁,但在其中的小麥香卻參了些霉味。

07-10 17:48

岩里洛月
好的謝謝@@ 這部其實正在大修中 你點開頭魔獸版的連結就知道了 小屋因為幾乎沒人看所以沒放上去@@
07-10 19:33
岩里洛月
其實我是想寫成輕奇幻的@@ 大大可否有指教? 我這方面還是初學者而已 很需要 指教
07-10 19:35
惡魔貓
我其實只是一位很喜歡看小說的旅客而已,剛好在看到有關於自己曾經玩過的遊戲的作品,好奇的點進來。

所以嚴格來說,我是一位酸民而非創作者。

07-10 20:07

惡魔貓
我有點難以理解您想寫的東西,如果劇情發展大鋼不改的話,我不認為這段故事發展適合寫成輕奇幻,對我來說的話

輕奇幻的定義應為是「輕鬆能理解、氛圍不過於嚴肅」

07-10 20:09

岩里洛月
><我一直是嘗試寫成沒玩過魔獸的人也能簡單看懂呢 是這方面做的不夠好 還是內容太過肅殺了呢?07-10 20:32
惡魔貓
在描述上,節奏偏慢了些,又因為在一開始設計上,家破人亡的沉重和戰爭的肅殺都會導致故事的氛圍偏悲傷,節奏慢、氛圍悲傷,這兩個元素在一起可不是什麼好事。

除非能有吸引讀者繼續看下去的理由,不然偏多的讀者可能會在第一段就離開(畢竟,開頭就如此的血腥,可不算是什麼輕奇幻對吧?」

而當作者的遣詞用字、比喻沒有「精煉而不過於簡短」「華麗卻不過於迂腐」時,整篇小說看的很累,想寫到連非奇幻讀者都能繼續看下去的話,請謹記。

比如說魔戒、冰與火之歌都是長達好幾本書、幾千頁的規模,這種就是俗稱的"硬奇幻",不只因其不能從第二集、第四集跳著看,其中的設定更是眼花撩亂、人物更有上百位。

裡面同時也有權力的勾搭和種族的戰爭、齷齪而下流的人類(這是讚美!),但卻有幾百萬的死忠讀者?

嗯,因為好看啊。

07-11 02:29

岩里洛月
我這篇是否需要加快節奏呢? 如果要的話 大概要快多少?
07-11 02:31
岩里洛月
對了 我這篇會給人"看得很累"的感覺嗎?
07-11 02:36
惡魔貓
這個請取決於自身的喜歡。

還有看你爽。

如果有一日我重返魔獸版,有機會在拜讀您的作品,定會在底下回饋。

總而言之,故事劇情和設定上都不算太差,對於群眾的心理揣摩也有到位,不過不知道您有沒有玩過"惡魔學識"的術士?

惡魔術是有一招"古爾丹之手"就是降下隕石的,應該和文中的差不了多少。

07-11 02:38

岩里洛月
沒有玩過術士@@ 唉 等等
07-11 02:42
岩里洛月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661101 07-11 02:42
岩里洛月
這是我在"大修"的續集 節奏調快很多除了最後一節還沒修到 最後第二節的最下面也還沒修到 也許可以給點意見07-11 02:43
惡魔貓
看得很累,呃。我是沒感覺啦。

我是覺得給非魔獸玩家可能看三個滾輪就會覺得疲乏,因為沒有吸引他的"目標"所在,而是在一進入這個世界時就已經在戰爭,而且沒有任何的救贖的感覺。

在戰爭文中,指標英雄人物也是吸引人看下去的原因,但也要等聖騎士"伊芮兒"出現才算是,而且伊芮兒很炫炮的翅膀您都沒有加重敘述,實在可惜,畢竟像預言者費倫、索爾在小說中都有一大堆清場技能AOE給大家一點快感,純粹跟巨魔戰士互敲實在有點可惜。

07-11 02:41

岩里洛月
其實我去年十月開始動筆寫第一篇的時候,6.0都還沒開呢......伊芮爾當時的中文譯名都還沒出來 也沒人知道她會多英雄= =07-11 03:00
岩里洛月
而且艾澤拉斯的真實時間線 伊芮爾早就死了 只是個無名的普通人 所以 才給她死得很慘 用她來觸動讀者的殘忍觀感 07-11 0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anec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草稿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