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箱庭】不正經之歌劇魅影(二)-勞爾:「阿、魅影不行,快、快停下…太緊了…!」

作者:球喵(雷喵)│2014-11-04 20:16:00│贊助:2,012│人氣:858





  南門的廣場上架設著臨時的表演專用的露天舞台,似乎要進行什麼表演……


  啊,聽說這是前情提要。


  『克莉絲汀大膽的腳踏兩條船,第一條船先是擁有過人才華卻醜陋外貌的魅影,第二則是擁有著名份以及金錢和外貌的貴族勞爾!』


  舞台上,演員還沒有出場就先傳出了廣播的聲音……又是那個亂七八糟的腐女旁白!


  『啊,當然啦,八點檔都是這樣演啊!克莉絲汀當然比較偏向外貌、名份和金錢同時三者具備的貴族勞爾!』


  『於是他們在魅影家的屋頂上互唱情歌、唱一唱產生出更激烈的感情,勞爾甚至忍不住對克莉絲汀上下其手,最後兩人還在屋頂上翻滾纏綿到天明……』


  等等,你說的未免也太誇張了?!


  『不過在別人家屋頂上纏綿到天明怎麼可能不被發現呢!魅影當然是把這香豔刺激的畫面給收入眼底同時也心痛不已!他純真的感情就這樣被一個女人給欺騙啦!』


  『兩人離開後,魅影不斷的痛苦吶喊,但是卻還是沒有得到心上人的回應……』


  『魅影最後當然北宋啦!人格分裂直接把大廳上百萬的水晶燈給砸了,發誓要報仇!』


  『之後的六個月內,魅影像是人間蒸發般沒有再出現。而歌劇院在那時也舉辦了一場化裝舞會,人人都穿著華麗禮服帶著面具唱著歌,歡樂無比。』


  『而那時候勞爾也和克莉絲汀訂婚了!不過這也不意外嘛,畢竟都誘拐成功,勞爾這個有錢的變態貴族又怎能不對對方負責呢?』


  『不過,克莉絲汀卻戰戰兢兢的,不敢太過招搖……就是在害怕自己被魅影逮個正著吧?呵呵~不過都腳踏兩條船了還有啥好怕呢?』


  『最後這三角戀到底會怎麼樣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Masquerade!Paper faces on parade!」


  「Masquerade!Hide your face so the world will never find you!」


  「Masquerade!Every face a different shade!」


  「Masquerade!Look around there's another mask behind you!」


  舞台上,那些龍套演員又唱又跳的,他們看起來樂極了!全都是因為這幾個月來魅影並沒有出現的關係,他們認為他消失了,所以才開了化裝舞會來慶祝慶祝。


  勞爾身著黑色的禮服,彎起一隻手臂給克莉絲汀勾著,朝著舞會大廳走去。


  而克莉絲汀抱著勞爾跟自己差不多纖瘦的手臂進場,她身上穿著繡了花絲的華麗晚裝,畢竟即將飛上枝頭變鳳凰,她怎可穿得失禮呢!


  「想想看,一個秘密的訂婚。看,你未來的新娘,你想想看!」克莉絲汀輕聲的唱著。


  「但為什麼要保密呢?」勞爾邊走邊說著:「為什麼我們必須這樣躲躲藏藏?」


  「妳答應過我的。」說完後,勞爾含情脈脈的望著對方,順便慢慢讓臉接近克莉絲汀,打算親吻她。


  『勞爾化身成了杰哥,原本想在這裡霸王硬上弓,不過很可惜的被克莉絲汀給拒絕了,她會害羞。』


  「不要,勞爾,他們會看到的,而且媽媽教我要在適當時候喊”不要”的。」克莉絲汀委屈地說。這也不是克莉絲汀的意願(能戴上18卡鑽戒是她的夢想!),都怪他們和媽媽(?)


  「那就讓他們看吧。這是訂婚,不是什麼滔天大罪。」勞爾被輕輕推開後,繼續說著,並繼續朝著舞會大廳走去。「克莉絲汀,妳在害怕什麼?」


  「我們不要爭吵,反正我都已經將某個珍貴的寶物交給你了……」克莉絲汀有些羞澀的說。別想歪,她指的是魅影的真面目!


  「不要爭吵……還有那個寶物……」勞爾快要說出來了那一句……根本稱不上是珍貴的寶物!魅影的真面目根本是噩(ㄒ一ㄠˋ)夢(ㄏㄨㄚˋ)啊!


  『經過了勞爾的調戲,他們決定不爭吵,先沉浸在舞會的歡樂氣氛中!』


  「Masquerade!Paper faces on parade!」


  「Masquerade!Hide your face so the world will never find you!」


  「Masquerade!Every face a different shade!」


  「Masquerade!Look around there's another mask behind you!」


  龍套們繼續歡樂的唱歌、跳舞。


  『而勞爾和克莉絲汀也樂在其中,跟著音樂一起扭動身體。燈光美氣氛佳,勞爾的接吻魔特質又再度發作,直接強吻克莉絲汀!』


  聽到旁白胡言亂語,勞爾咬牙切齒的。不過現在親吻的動作也是劇本要照做,所以『她』只好吻上克莉絲汀……的嘴角。


  『他們親密的擁吻公眾放閃光,暫時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之中。舞會還在繼續,唱個歡樂的歌,開心的跳著舞,不過……』


  明亮的舞會會場忽然慢慢暗下燈光,歡樂的樂曲轉變成了低沉的調子。如果要描述的話,舞會會場上一秒宛若天國,下一秒則是變成了相反的……地、獄?


  右邊最上面的樓梯赫然走出一抹身影,穿著正式的全黑禮服,腰間還繫了把西洋劍,漆黑面具掩蓋了他的面容,嘴角彎著斜歪的笑意,魅影優雅的出場!


  『喔喔喔另一個男主角出現啦!難道現在要正式開始爭奪一個女人的戰爭了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魅影的出現,讓全場帶來了震驚……以及恐懼。


  誰想的到,已經很久沒有出現的魅影,竟然在這時候露面了?他們喜悅的心情全部落入谷底。


  魅影帶著笑,輕聲的開口,但是卻是能讓全場聽清楚的聲音:


  「Why so silent, good messieurs?」為何如此安靜呢,各位先生?


  「Did you think that I had left you for good?」難道你們認為我已經永遠離開了?


  「Have you missed me, good messieurs?」有沒有想念我呢?各位先生?


  他的問候像是一種諷刺,諷刺全場人以為他消失的幻想。


  接著,他平空變出了一本全黑的本子,上面有著燙金的字體——


  「I have written you an opera」


  「Here I bring the finished score」


  ——"Don Juan Triumphant"


  將劇本往旁邊一丟,接著抽出了腰間的西洋劍,銳利的劍身反射出了銀光。他拿劍,帶著威脅的語氣指著各種人,逼他們一定要照著自己的指示作。


  而勞爾看見魅影出現後,迅速跑離舞會會場,去尋找自己的配劍。看來他打算直接和對方開戰了?!


  「出現了!我就說魅影是存在的!」克莉絲汀驚呼著!那張掩蓋在面具底下半男半女的臉至今仍烙在克莉絲汀的記憶中鮮明不已啊!


  「克莉絲汀……」警告完旁邊不重要的一群龍套演員後,魅影把西洋劍收回去,優雅的走往女主角的方向,「想當然,妳的工作就是,努力的替我高歌……」他眼神溫柔的注視著克莉絲汀,接著也看到掛在頸間的戒指……看似有些難過的眨了眨眼,就好像是那戒指的光芒閃痛了他的眼。


  他猛力伸手扯下對方掛在頸間的戒指,然後裝出憤怒的樣子怒吼:「妳,是我的!」


  而扯下戒指的瞬間,勞爾也跑回來,剛好看見她送克莉絲汀的鑽戒被人大辣辣的搶了!


  魅影瞪(看)了勞爾一眼,接著身上像是著火般爆出了準備好的特效,人同時也消失在舞會會場中……


  啊,真實情況是魅影是不小心踩到自己披風跌倒了!但是這種糗樣沒被人看到,跌倒的瞬間觸動了準備好的機關,地板開了個洞,所以跌倒的時候順勢跌下去地底。


  勞爾見狀,在機關關起來之前趕緊跳下去追!結果跳進了一個鏡之迷宮,理所當然的邊用憤怒的聲音喊著「魅影!」邊揮著西洋劍。


  『啊啦啊啦~勞爾拿了他的配劍趕緊追擊消失的魅影!不過這裡可是人家的主場哪~看來勞爾只有被魅影給挑逗玩弄的份~嘻嘻~』


  『勞爾:「啊,魅影不要,那裡不行…」魅影:「呵呵,我會輕一點的…」』


  啊啊啊這是啥鬼羞恥撲累!!!要演想像的小劇場在妳心裡想像就好啊!!!妳幹麼還拿麥克風出來講!!!難道妳沒有羞恥心嗎?!死旁白!


  勞爾當然也聽見這段旁白發言,雖然表面上很入戲,可是實際上內心超想要立刻衝去後台用西洋劍砍了那個旁白!


  『勞爾:「不行、這樣克莉絲汀會發現!」……咦?呀!對不起哪~我認真一點~~』彷彿接到觀眾的抱怨,旁白趕緊正經起來。雖然她從開場過正經的次數好像沒多少就是了。


  『總之,勞爾根本沒有傷害到魅影。後來就直接被不知道哪竄出來的吉瑞太太給一把拉進私人房間,甚至還鎖上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我跟那個魅影,有著不愉快的過去……」飾演著吉瑞太太卻穿著類似巫師服裝的女性,一臉悲壯的說著她和魅影的"當年"……


  「我年輕的時候很喜歡探險,有一次我隨著魅影的考古隊到各地去挖掘遺跡,那次我們勘查阿茲特克的遺跡石發現了石鬼面。」


  「也許是命中註定,發現他的人就是我,就在回航途中,有同伴的脖子被折斷了,那個人的眼睛飛到桶中在彈了出來,起因是有個隊員戴上了面具船內……」


  「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跳下海而他卻仍緊追不捨,這場追逐經過了不知道多漫長的時間,那個戴面具的突然的不追我了,但我依舊感到恐懼與憤怒,因為那個人正是魅影!」


  吉瑞太太拿了手帕作勢擦擦眼角,「最後我獲救了,來到這個國家,這個歌劇院工作,沒想到魅影竟然也在這……而且還是個天賦異稟的人!他是個建築師、設計師,也是個作曲家、魔術師……他是個天才,先生!只可惜他的面容……」


  「好,你別說了。」勞爾面無表情的制止對方說下去,因為他已經知道魅影面容的真相了(?)「但很顯然的……這個天才已經成為了瘋子。」順便還下了結論。


  『知道了魅影過去的勞爾決定把克莉絲汀帶到自己家,然後讓她睡在勞爾自己房間,勞爾則是裝紳士的睡在門外監視克莉絲汀。』


  『半夜後,克莉絲汀驚醒了,然後偷偷跑出去,叫了車就往墓園移動,打算去看看自己的父親……』


  場景一轉、變成了的冬日墓地,墓穴掃上一層層厚白的雪,就像一塊塊鋪滿糖霜的小蛋糕。


  克莉絲汀黑色的禮服,來到蛋糕城,她不是肚子餓,而是來拜山祭祖的。


  她拖著一個笨重的大提琴,一來為了演奏歌曲,二來是用來防身的,畢竟用大提琴來敲魅影應該比較痛;那個混蛋竟然敢強搶自己夢寐以求的18卡鑽戒,克莉絲汀再遇到他時絕對會給點顏色他看(?)



  同一時間,勞爾則發現克莉絲汀坐著馬車離開後,趕緊跑出去,戴好自己的西洋劍後,躍上白馬的背,迅速的衝往墓園尋找克莉絲汀。就像是個急著要救公主的王子一樣。




  克莉絲汀坐在已故父親的小墓碑上,合上眼睛,將被搶走財物的憤怒融入冰雪裡的琴音,拉奏出冰火交融的陰沉旋律……  


  「真希望你能在這裡(不然我怎能痛打你一番?)」


  「明知我們必須說再見(竟敢偷我的東西,你去死吧!)」


  「試著寬恕 教導我如何生存(只是試著而已,我可不會輕饒你的!)」


  「給我嘗試的力量(請賜我打爆那個面具的力量!)」


  「不再有任何回憶、不再靜靜地落淚(我已經下定決心要打爆你了,就算你之前告訴我你的秘密也補償不了!)」


  「不再凝視過往的歲月(因為我現在就要毆打你!)」


  「幫助我說再見(你下地域吧!)」


  「父親,希望你能指引我。」唱完歌,克莉絲汀坐在父親的墳頭,雙手合十,誠心祈禱……祈禱父親給予自己指示。


  而在克莉絲汀祈禱的同時,魅影故意把聲音裝成克莉絲汀父親的聲音,低沉渾厚的歌聲緩緩響起,故意媚惑克莉絲汀。而克莉絲汀為了演戲,故意裝成意志E(其實她有A),就這樣被媚惑了,沉醉在父愛中(?)


  不過中途卻殺出了一個程咬金……是勞爾!他騎著白馬衝到墓園,接著帥氣的跳下馬背,跑到克莉絲汀那拉住對方,同時抽出西洋劍!魅影嘖了一聲,從天而降(?)手拿西洋劍,開始和勞爾在墓園上演全武行啦!


  『啊,兩人就這樣你來我往,你攻我防,有時候還攻受交換,在墓園上演全武行!』這種亂七八糟的言論,沒錯,就是那個該死的旁白。


  在兩人互砍了一段時間之後,勞爾的手臂不小心被劃傷了,可是最後勞爾還是反敗為勝,把魅影壓在地上,並擺出準備要刺死魅影的動作!


  『勞爾就這樣把魅影壓倒在地上!準備要親下去了!』


  「不!」克莉絲汀終於回過神,發現勞爾馬上幹掉魅影了,連忙將大提琴甩過去,將勞爾手上的劍打飛!「你就這樣幹掉他我的18卡鑽戒就石沉大海了,所以請別殺死他!」


  『哎呀~在氣氛最緊繃的時候,咱們腳踏兩條船的女主角阻止勞爾下手宰了調戲自己的魅影!』在旁白胡言亂語下,勞爾和克莉絲汀騎著白馬走三關……我是說,退場了。


  魅影有些狼狽的從雪地中爬起來,望著兩人離去的身影,惡毒的咒罵怒吼著下地獄之前也要拉他們陪葬。





  時間轉到Don Juan Triumphant開演的晚上。


  兩位經理在特等觀眾席上緊張的等待著。經過勞爾的提議,同時也有來自魅影給予的壓力,Don Juan Triumphant照常演出,克莉絲汀也要上場。


  他們請來大批警力躲在歌劇院內,克莉絲汀上場是誘於魅影出現的餌,他們打算,魅影出現在要求被保留空位的第五包廂時G了他,好贏得殺手方的勝利……(誤)


  不過魅影才不可能讓他們如願啦!他竟然綁架男演員,直接代替原本的男演員上場,去調戲克莉絲汀……





  「You have come here in pursuit of your deepest urge,」


  「in pursuit of that wish,which till now has been silent,slient ...」


  「I have brought you,that our passions may fuse and merge -」


  「in your mind you've already succumbed to me,dropped all defences,completely succumbed to me -now you are here with me:」


  「no second thoughts, you've decided,decided ...」


  「Past the point of no return -no backward glances:the games we've played till now are at an end ...」


  「Past all thought of "if" or "when" -no use resisting:abandon thought, and let the dream descend ...」


  「What raging fire shall flood the soul?」


  他一邊唱歌,一邊走向克莉絲汀。唱到一個定點後,直接猛然抱住克莉絲汀。


  「What rich desire unlocks its door?」


  「What sweet seduction lies before us ...?」


  克莉絲汀嗅著嗅著,由於是道具花所以嗅不到薔薇花香,卻有另一陣、淡淡的巧克力味道,從男主角身上,撲鼻而來。


  唱著唱著,魅影又忽然放手了,直接牽起對方的玉手輕輕的觸碰著。真的很像調戲(?)


  「每摸一次300元,老規矩你都知道吧?」克莉絲汀提醒一下男主角,由於跟他不太熟,所以重申一下劇場保障女演員的潛規則(?)當然。這些話都是用耳語說出來的,怎可能讓觀眾知道自己找外快呢,特別是未婚夫看著呢!


  「我也不想摸你。」他目死。小聲的回答。


  「Past the point of no return,the final threshold -what warm, unspoken secrets will we learn?」


  「嘖,不付錢我就要你好看。」克莉絲汀警告完男主角(其實是恐嚇),順便在心裡咒罵他真小氣!


  魅影唱著唱著,又將對方的手放開。不過眼神還是注視著對方。


  「Beyond the point of no return ... 」


  調子漸漸慢了下來,聲音越來越低……他的部分唱完了。而克莉絲汀隨即也唱出了自己的部分。


  「You have brought me to that moment where words run dry to that moment where speech disappear into silence, Silence...」


  「I have come here,hardly knowing the reason why...In my mind, I've already imagined our bodies entwining defenceless and silent - and now I am here with you: no second thoughts,」


  「I've decided,decided...」


  隨著克莉絲汀的歌聲,兩人一邊神走位(?)簡單來說就是慢慢的移動,爬上階梯。


  「Past the point of no return no going back now: our passion-play has now, at least,」


  「begun... Past all thought of right or wrong -one final question: how long should we two wait, before we're one...?」


  「When will the blood begin to race the sleeping bud burst into bloom? When will the flames, at last, consume us...?」


  此時兩位主角都爬上了階梯走到那個最高的平台,一邊聽著歌一邊作動作,輕輕的擁抱,然後魅影拉著克莉絲汀的手,像是在跳舞般的把對方轉了一圈,接著又來一個擁抱。接著是合唱部分。


  「『Past the point of no return』」


  「『The final threshold』」


  「『The bridge is crossed, So stand and watch it burn』」


  「『We've passed the point of no return.』」


  歌聲漸漸的停息了……


  魅影裝作深情的看著克莉絲汀,他被對方的唱技給感動,原本那想致對方於死地的憤怒已經漸漸消失。合唱部分結束過後,他竟然又開口,深情的對著懷中的人兒唱起了《All I ask of you》:


  「Then say you'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 one lifetime...」


  「let me lead you from your solitude...」


  「Say you need me with you here, beside you...」


  「anywhere you go, let me go too」


  「Christine, that's all I ask of you...」


  「這個氣味……這個面具……這把聲音……實在太熟悉了!」克莉絲汀唱著,終於發現事情不對勁!


  「噢,我記得了,他一定是那個混蛋魅影假扮的!」突破盲點的克莉絲汀暗喜,因為二人正在相擁著--這是偷回18卡鑽戒的好機會!


  一直被摸的克莉絲汀反客為主,對魅影上下其手,在他的褲袋、衣袖、衣領探索……能摸和不能摸的地方她都摸了,但是都沒有發現鑽戒的存在,也無視了魅影被亂摸的時候身體僵硬的現象。


  「欵,都沒有耶,說不定在這裡!」克莉絲汀靈機一動,鼓起了勇氣、伸手將魅影的面具扯下來,看有沒有鑽戒藏在背面!(?)


  不過很可惜呀,克莉絲汀沒摸到她被搶走的18卡鑽戒,倒是免費摸了一把這傢伙的好身材。接著對方面具就被扯下來,然後……然後……恐怖的……恐怖的半臉女妝就再度出現啦!


  等等!化妝師呢!出來踹共啊!不是說好要化回恐怖的妝嗎?!為什麼還是女妝!!!


  見到這一幕的勞爾也不小心笑場,不過只有一瞬間。


  至於現場的觀眾以及警察們,都陷入了驚訝的情緒,沒想到男演員竟然是一個半臉上女妝的傢伙?!


  魅影臉色倒是沉下去了,直接用力抓著克莉絲汀的手腕。接著快速的帶著人跑到旁邊,割斷繩子……進擊的吊燈從天而降啦!!!同時也讓眾人回神過來,陷入驚恐的情緒!驚恐歸驚恐,也不忘趕緊疏離避難。


  勞爾到是頗專情(?)也不顧自己危險,還在著急著未婚妻的安危,在混亂的場面中尋找對方,不過很可惜一無所獲。倒是又被那個老太太給拉走。


  這一切像是在魅影的掌控中,在警察們還沒來追捕自己之前,他強拉著克莉絲汀往舞台外跳躍出去,剛好也觸發了地板機關,一路往下墜,體驗類似高空彈跳的滋味……只不過這高空彈跳沒有繩子就是了。


  「Down once more to the dungeons of my black despair」


  「Down we plunge to the prison of my mind」


  「Down that path into darkness deep as hell」


  抓著克莉絲汀來到陰暗的歌劇院底下,他拿著火把照亮眼前的路,還不忘歌唱著,語氣難過,絕望,悲傷,憤怒……還有瘋狂。


  「你幹麼又綁架我?我就說我很窮了。」克莉絲汀掙扎著,卻徒勞無功。


  「Why, you ask,was I bound and chained in this cold and dismal place?」


  「Not for any mortal sin」


  「but the wickedness of my abhorrent face!」


  「上次叫人家賣唱卻自己在唱,真是個怪人。」克莉絲汀吐槽(?)


  而魅影聽到吐槽,稍微偏過頭,眼神難過的像個受到婆婆委屈的小媳婦望著她。一切都劇本害的啊!怪他啊?(#)


  而克莉絲汀接收到這個眼神,她頓時像個被人誤會虐待小媳婦的婆婆,委屈地回望著魅影,她也是被劇本和操縱者害的啊!怪她啊?


  「Hounded out by everyone!」


  「Met with hatred everywhere!」


  「No kind words from anyone!」


  「No compassion anywhere!」


  「Christine......Why, why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臉一直被故意化上女妝啊啊啊!!!老實說魅影再唱到這句的時候真的很想這麼委屈大喊,不過他根本不敢喊。


  另一邊,勞爾則是被吉瑞太太帶到了魅影的迷宮入口,還被說手要與眼同高的詭異提醒。接著他下樓梯時脫掉了厚重的外套,脫外套同時一個沒注意就踩中機關掉下去!


  掉進了水裡,而上方的鐵柵欄也開始往水裡降,勞爾在鐵欄杆已經進水裡時還沒解除機關。最後在快被壓死+溺死的情況下總算是轉動了機關,讓自己得以上岸。


  由於身上的上衣是白色的,碰到水難免會變半透明。不過由於有束胸帶所以重要部位並沒有被看光光,還有因為箱庭化妝師的神奇技術,讓束胸帶用肉眼看不見!


  走著走著,勞爾走到了一個柵欄門前,往裡面看去,看到了……魅影!還有他心愛的克莉絲汀!他激動的抓著閘門大喊著:「放了她!」


  「只要放了她,你想怎麼樣都行!」


  『勞爾的M體質被激發出來了,要求魅影虐待他,在他身上留下愛的傷痕♥』


  「你就沒有半點憐憫之心嗎?」


  「我愛她!難道這不能代表什麼嗎?」


  「我愛她!讓我看看你的同情心吧!」


  「這個世界從未向我展現你所謂的同情心!」他怒吼回去。話語充滿悲傷和憤怒。


  「克莉絲汀......克莉絲汀......讓我看看她!」


  「隨便你,先生,我誠摯地歡迎你。」魅影似笑非笑,驅使閘門打開,讓勞爾進來……「你認為我會傷害她嗎?」


  勞爾也急迫的走進來,沒想到卻被魅影給偷襲了!最後還是被綑綁play在閘門上。


  「為何我要她為你所犯的錯付出代價?」


  「現在準備好你的馬匹」


  「將你的手舉到眼睛的高度」


  「除了克莉絲汀,沒有任何人能救你了!」魅影一邊唱著,一邊用繩子綑綁著對方。


  『喔喔喔!魅影竟然在克莉絲汀面前和濕身的勞爾玩起了綑綁play呢!』


  『勞爾:「阿、魅影不行,快、快停下…太緊了…!」』媽啦!!!不要再幻想BL劇情好不好?!混帳旁白!


  勞爾當然聽見了這段旁白,他氣的想把旁白給抓來綑綁在這上面讓她嘗試看看這種被綁的滋味啊!


  「與我開始新的人生」


  「用妳的愛換取他的自由」


  「拒絕我,妳的愛人就會送死!」


  「這是個選擇」


  「這就是那沒有回程的起點!」魅影站在水中,神色瘋狂的望著克莉絲汀。手拉著綑綁勞爾的繩子,像是在說如果拒絕他勞爾馬上就會GG去找光明神喝茶聊天了(?)


  而這時被繩子綁住脖子的勞爾還要唱著歌,真是悲情。


  由於BL加上捆綁PLAY實在太刺激了,克莉絲汀看呆了眼,過了好一會兒才會過神來。


  「可憐的殘缺之人」其實這根本就是充滿歧視成分的咒罵(?)克莉絲汀一臉憐憫的看著魅影。


  「你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過去和現在我不知道,但未來應該是在鐵窗邊沿(指牢獄)


  「神給我勇氣告訴你」剛強和認真、無敵和美麗絕倫、精神和勇氣,怪盜XX,神派來的使者,登場!(?)


  「你不是孤單的」請認罪吧,監獄裡有其實囚犯陪你的……


  克莉絲汀貼近魅影,將嘴唇慢慢靠過去,同時用力一扳,讓魅影的背朝向觀眾,借位一吻~!


  啊,經過克莉絲汀這一吻的感化後,魅影終於決定去自首了!(?)……喔不,是放過他們這兩個被他騷擾的苦命鴛鴦。


  「帶走她!把我忘了,忘了這裡的一切......」


  「讓我一個人......忘了你們所看到的一切......」


  「快走!別讓他們找到你們!」


  魅影一邊帶著有些哽咽的聲音吼著一邊放了手上的繩子,驅趕著勞爾和克莉絲汀。


  「從地獄而來的天使將變成只有你們知道的秘密」


  「快走!快走!離開我!」


  被下了逐客令(?)勞爾和克莉絲汀搭上小船,離開了這迷宮……


  「Masquerade...」


  「Paper faces on parade......」


  「Masquerade...」


  「Hide your face so the world will never find you......」


  而魅影,只是孤單的目送著他們。


  「Christine, I love you......」


  『一生注定都只能孤苦伶仃的魅影,只能獨自面對他的充氣娃娃來……恩咳,我是說,他獨自面對著心爱的八音盒,唱著最後的The Music of the Night』


  魅影還是無視了亂七八糟的旁白,自顧自的唱著自己該唱的歌曲。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It's over now,」







  「the music of the night......」







  之後警察們殺到了地下迷宮,卻不見魅影……只看到現場一片琅籍,還有一個被留下的,孤單的半臉面具。


  魅影,就這樣消失了……


  


  布幕落下,代表著表演的結束。


  之後?就很老梗的演員們出來鞠躬啊之類的戲碼……噢,還有,提供戲服的西門某服裝共同體還順便出來打廣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459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雷恩|雷喵|創作|小說|歡樂惡搞|箱庭の世界||歌劇魅影

留言共 2 篇留言

玨穎雷悠
不行 笑到看不下去ww

11-04 20:19

球喵(雷喵)
對串的時候一整個笑到不行=w=b11-05 18:39
球喵(雷喵)
七百金。登陸wiki中。

11-10 18: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ms02275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箱庭】不正經之歌劇魅影... 後一篇:【箱庭の世界】流熔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olo18您(◕∀◕)ノ
來訂閱我我愛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