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EJAMI】第二章:舞會 前篇 總整理

作者:EJAMI│2014-11-03 15:19:32│贊助:522│人氣:435
04/09~11/03

活動期間:永久性
活動對象:所有人
活動內容:

散步回家時收到一封精美的邀請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兆韶之一】

一雙戴著手套的白色大手,正替自己將白玫瑰蕾絲的貴族禮帽,在下巴處打上個優雅的蝴蝶結。



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專注地操弄著他的手指,尹韶愉悅地在心中譜著小曲,畢竟這是少數能吸引他目光的時候。



"好了,自己檢察檢察。"
那雙大手把自己往那片意若思鏡般的大鏡子推去。



尹韶嘟著嘴左看右看,最後還是調整了一下別著的那顆血鑽胸針。才回過頭來,那身影已經往廳外走去,客廳的紅毯子吃去了腳步聲。



又這樣



一定是這身子,老是讓他這樣冷落自己,如果是以前的話、以前的話......明明說好的青梅竹馬..........想起身為指腹妻,卻從沒被正眼瞧過, 尹韶的心情還是盪到谷底。



"...去哪?"
她咬著牙問。



"去哪是我的行程,怎麼?"
顯然沒意料到會被問起,男人轉過頭來。



"就問問。"



"下午茶聚餐而已"
這意思是不讓她跟去的意思。



"叫巴特勒準備不行嗎?"



"不行。"
男人稍微皺了一下眉,接著轉頭邁出大廳,身後的老管家也退出了客廳,輕輕把門帶上。



尹韶再次看著鏡中的自己,默默咬起下唇,嘆了一口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誠摯邀請您 於本周末至宴會廳參與舞會

DressCode:吸血鬼宴會

地址為:仰德大道X段O號

巴奈爾 parnell"



"周末麼?看來還有幾天的時間。"
純黑ROLLS-ROYCE Phantom (註1) 平穩行駛出梵拜爾莊園。比起小時候那個坐馬車的年代,這些人類的技術果然進步到令人欣慰的地步。



看著莊園那拱型黑色雕花欄門 (註2) 在身後闔上,龔兆想起了以前那些族人們的聚會、那些參加貴族的馬車、那些血酒香檳的日子,雖然還有那死地好的父親。



"看樣子雖然時代在進步,這些人還是沒把該有的娛樂荒廢掉。"



龔兆的手將邀請函收進懷中,取出時卻多了一根長茄雪茄。雪茄剪將茄頭細細地剪掉後,他吩咐管家司機搖下車窗,然後半個鐘頭的路上享受著這份帶著濃厚味道的樂趣。



特約瑰園店內裝潢著古典地歐式風格,Phantom在隔著瑰園店的半個街區外停了下來。龔兆走下車,腳下了皮鞋一路往目標敲去;路過草叢樹邊,一些族人的味道吹了過來。



很明顯,在附近還有一些不懷好意的傢伙。



他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心中有個計畫,一邊想著接下來可能的發展,龔兆的臉上勾起了半抹壞笑。







To Be Continued......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註1


註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龔兆之一】

在這一個多小時內,龔兆想笑,可是他並沒有真的那麼做



盯著廳內那個東奔西走的黑燕尾夾克傢伙,看那段從捲起來的白襯衫露出的白皙前臂,變成了他的興趣之一,而那最後一口長茄就這麼頂著燒完的白冠,斜斜歪在玻璃菸灰缸上;不過龔兆至少在這之前先想到開口的內容。



稍早前窗邊那桌丟巧克力的舉動,不禁地讓他憶起上次那次特約餐廳的湯姆,那個粗魯無禮,對著他揮拳的傢伙,龔兆由衷地希望今天鬧事的人還是不要太多的好。




他舉起了裹著手套的右手,食指向上示意點餐;皮鞋的兩條腿交疊讓他倍感舒適愉悅,看著那個服務生也有這般的好心情,"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類似的俗語不在龔兆腦子裡自個浮現出來。




"一份Brownie(註1),不需要過期,感謝。"
噢,這真是最令人著迷的時候了。




看著那眼神,從惡作劇的沉浸至糊里糊塗再到銅鈴般大的過程,令人不自覺勾起嘴角;服務生滿是亮麗絲綢般銀髮的腦袋瓜,此時此刻正慌張地左晃右晃;很顯然在意那個巴特勒會把他抓去。




那種即驚又慌的模樣,在一個白淨的男人上散發,實在讓心窩搔癢難耐;其實要不是這傢伙以前壞了太多的好事,實在沒有必要這樣,雖然龔兆知道有時候這能力真的是無心的,不過一碰到電器就會損毀的能力,這玩笑也開太大;他以往都認為回報的烏鴉在說謊,如果沒有親眼看見多次。




難怪也只能是個傳統派,還是個無可救藥的弟控腦殘,跟組織作對、跟上層抬槓、頑劣暴力、且喜歡挑釁;如不是這討人喜愛的白淨外表、還有那潛在的傲嬌個性,龔兆大概也會讓那些在他身邊的線人幾槍斃了他;不過就目前為止看起來眼前這傢伙似乎根本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無時無刻都在他的蛛網中。



真是呆若木雞。



"這服務生不及格吶,臉揪得包子似的。"
撥了撥額前垂下來的褐髮,或許是下意識地;儘管他忘了這是長久在花花公子的面具下帶來的習慣。



一種魔性、用來傳達不可遏魅力的手段,可對方畢竟是個男人。



"呀~本店才沒那麼沒水準~過期的貨你還吃不上。"



魏東傑一改驚慌樣貌,唇舌為槍挑釁起來;他端著的餐盤卻還抖得喀喀微響。上面的餐具精緻漂亮,茶壺雕滿愛心,還有一份草莓Brownie,粉色的紙巾帶了一圈蕾絲,充滿公主般的貴氣。



當然,相信這一份下午茶本來屬於另外一桌的,不過現在,他滿是叛逆、心懷竊笑地端給那個想追捕他的壞蛋。



"最高檔的茶具~給你的。"
前三個字故意揚了揚聲音,魏東傑充滿了秒勝的快感,他瞥見幾桌的客人還因為他的高調投來目光。



本來咧開露出尖牙的笑容馬上垂了下來,因為對方感覺不在意,或者能說是從容地接受了下來;龔兆依序捏起五根指頭的前端,優雅地拉下薄薄的手套、然後是另外一只,將它們疊在盤子與菸灰缸之間



那根叉子就如同瑰園店一般,古典且雕滿玫瑰,鍍金的頂端配上象牙白的叉身,細長精巧(註二)。龔兆挑起叉子,就這麼往頂端那由奶油奢侈地托起的草莓上作了一個突刺的佯攻。



一個充滿遐想的動作。



"這蕾絲的紙巾還真不賴,看來今天讓巴特勒去買晚禮服是對的。"
他補上這句,雖然是計畫的一部分,多少透露也可以加快本身的進行;更何況那隻蛾就在前面,只需要一點火光,他就會著魔地撲向前,撲向這面深沼般的泥網。



顯然東傑是聽到了,他可能完全不了解內容,不過晚禮服與那個聞風喪膽的管家畢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滿是疑惑的樣子,不過龔兆知道,對方不會就這麼輕易的相信,畢竟這聽起來與其說是謊言,更類似玩笑。



玩笑麼?



當巴特勒提著裝滿現鈔的皮箱拜訪那個垂著半邊黑髮的男子,魏東傑那個溺愛的親弟--魏東萊的家裡;就已經不能當成個玩笑了。



或許更早?



或許多年來你明我暗地監視擒縱之下,就已經脫離玩笑。



不過這樣還不夠,不過現下的狀況,他不需要解釋太多,甚至根本用不著解釋。



在第四次的突刺,叉子還是進入了;扭轉一圈之後帶起,那沾著香潤奶油的草莓湊向了魏東傑的嘴、劃圈。魏東傑即羞亦惱,對方那種摸不著邊的高姿態,自己被玩物般看待的動作、眼神,甚至似乎帶點不一樣的情感。



那人不一處散發的,是強者對弱者的感覺, 讓人如履鋼絲的致命感,一種男人看女人的態度;甚至聞得到那紅艷欲滴上的奶香,魏東傑竟然有一股張嘴的欲望,都怪這特約瑰園店,把這Brownie做得太好了。



天殺的廚師。



嘴唇的輕微蠕動滿足了龔兆,他在對方即將張口的同時收回了叉子,同時拾入口中;細長犬齒刺入的感覺太美好了,就像.....像那些雪白的頸子一樣;只不過流出來的不是鹹澀而是酸甜,他勾起更深邃的笑容,細細挪動下顎,在魏東傑面前慢條斯裡地嚼著。這下完全激起了魏東傑的頑劣,好吧,既然你這麼對我,那如果我也如此對你,看如何?



".....噢~?本大爺想吃還要需要人餵麼?"
他抄起桌上那一杯錫蘭紅茶,咕嘟咕嘟地喝下了一半;旋即把杯抵回龔兆面前,杯上還留有一個茶色的唇印。



"你在暗示我甚麼?"
魏東傑咬牙切齒地說。



哼哼,怎麼樣,傻了吧?怎麼不敢接著喝呢?



而他完全沒想到,因為剛才他的高調投來目光的幾桌的客人還在看著這裡。況且,他也沒有思考過,龔兆若是接著下去喝光了怎麼辦?或許該解釋,他是有點期待如此?



不過龔兆沒有喝,他只是帶著微笑,可是他並沒有真的那麼樣做,因為了解到,那飛蛾已然沾上了網。只是靜靜地看著,然後一如既往補上一個禮儀充足的醉人笑容,而他現在曉得,這笑容,不僅對女人適用了。



"我在暗示你該去幫人點餐了。"
他用叉子點向了一桌抱怨的客人。



一如魔術師的障眼法,魏東傑不以為意,臉龐隨著叉子的方向而去;同時,那坎特雷拉(註3)般的邀請信滑入了他手上的托盤。



轉頭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其他桌的客人大多依然注視著這邊的方向;再度轉回來,魏東傑也沒有發現自己托盤上,那封翻了面、夾在蕾絲紙巾之間邀請信;而自己剛才的挑釁每次就像打在棉花一樣無力,現在,對方又極聰明把自己支了開;



羞憤惱怒的感覺又湧了上來,他咬了咬下唇,想要盡快地離開這桌....應該說是這個人旁邊;可是怎麼能善罷甘休呢?他的眼神飄向了Brownie上孤伶伶的那另外一顆草莓。



"哼! 慢˙用!"
隨著那顆被拔起來的草莓,服務生裝扮的魏東傑身影消失在往廚房的門。



龔兆感到很愉快。



尤其是拔起草莓的時候,可以這麼近地欣賞那秀氣俐落的手指,還有那同番茄一般氣鼓鼓的臉。至少他相信草叢的那魏東傑溺愛過度的親弟,也會知道計畫的進行。



利落地插起剩下的半塊,對著遠方草叢的方向,他將粉紅色的Brownie在手中晃了晃,帶著點點的惡意咬下。食畢,他拿起桌上的紙巾,粉紅色、有蕾絲的那條,仔細地環繞著嘴角,將餘味按去。



龔兆悄悄地離開了。



如果發現沒有留下錢,是否會氣得跳腳呢?











"下次,還會親自來光顧吧?"

To Be Continued......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註1

註二


註三
波吉亞家族的魔毒---坎特雷拉(cantarella):是西班牙貴族出身的教皇亞歷山大六世(Papa Alessandro VI)的家傳秘方毒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尹韶之一】

尹韶再次看著鏡中的自己,默默咬起下唇,嘆了一口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佔有慾這種東西可以換成錢,尹韶有自信能夠比龔兆富有太多了。



不過這不代表她不能忍受。



幾百年的夜裡,形色的女子從那間有著沉重落地窗簾的華麗房間進進出出,她都可以視而不見,雖然自己暗地裡是醋海翻騰。



不過每當在清晨,聽那個有著滿臉蒼白皺紋的老管家,拉著一具具的沉重的象牙棺走過大理石長廊的聲音,總是能讓她略感欣慰。



至少躺在那裡面的不是我,不,他不可能捨得我躺在裡面。



尹韶知道在自己潛伏在這悲哀身體的那十年,龔兆發生了不少事,他背著與自己的婚約與一個卑賤的人類女子墮入愛河。



不過那時候的龔兆還是個不黯世事的少爺,年少輕狂地做了這種無論對吸血鬼或者人類來說,都是見不得光的戀情;如果他懂得低調一點,



或許那段快活的日子還可以持續更久些。



或許是夜夜大膽的幽會被誰給撞見了,又或許是龔兆根本逃不開父親洛拿那強大的眼線,總之難聽的醜聞傳了開來,沒有預兆、沒有警告,



那個女孩從此人間蒸發了。



要是尹韶當年在場,她必定會拍手叫好,但是她現在不這麼覺得,因為明顯是個錯誤。



那個錯誤讓她心愛的人變成了怪物,不折不扣的扭曲了性格,變得如此心機重重,如此渴望掌控,甚至取代了那個曾經的情報頭子、自己的父親---他弒殺了他。



那腥風血雨的一段日子,發生自己沉睡在這軀殼的十年內,卻短短得像睡了一夜一般;那曾經替自己帶上戒指,並且承諾會等待十年的純真少爺;一夜之間變成了地下組織最高的掌權人。



不過最令尹韶心痛的莫過於這身體,每次龔兆看著自己所流露出的那份嫌惡、鄙夷的目光,就同利刃緩慢劃過身上般疼痛。



不對,這比那還疼痛太多,因為自己如此痛恨這份身體,所以催殘過,所以再了解不過。



一切都錯了,可是怪得了誰呢?自己明明可以成為那曾經的、最幸運的人。



" 我說這次,凱希家的女人可真走運了啊!"



"就算是暗殺隊的精英,可你說那梵拜爾的家勢也不是一般是不是?"



當年那些貴族聚會上的流言蜚語,現在想起來還是挺諷刺的,從自己六歲進了莊園以來,跟龔兆的關係總是沒有辦法如同族裡相傳的那麼親密。



大概因為如此吧,所以尹韶覺得自己不夠完美,她想讓那個少爺瘋狂的愛上自己,如果自己能夠永遠保持年輕少女的外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小姐,晚餐時間到了,請問房裡還是廳裡用?"



老管家又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旁邊,雖然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的做法,不過還是不免得讓尹韶為被打斷的思緒感到煩燥。

巴特勒在他那佈滿皺紋與藍斑的灰白臉上勾起了一抹禮貌的笑容,雖然這百年不變的笑容每每讓尹韶覺得噁心,不過不得不承認,這老管家在家中的每一處幾乎都起到了萬能的作用。



她能忍,所以並不想因為被打斷思緒而跟他翻臉,如果就在此跟他大呼小叫的話,龔兆也會不開心。



"晚點送來房裡,出去吧。"
尹韶頭也不回的說,若無其事撥弄著雙手的指甲。



"半個小時之後,是嗎?"


"一個小時吧,送來前別進來打擾我了。"
反正你說怎麼樣都好,現在我需要的就是別過來再吵我就可以了。


"是,謹遵所願?"



管家的身影隨著餐車的輕微滑輪咿呀聲消失在房門外的轉角,尹韶拉開了緞帶,那人親手打的蝴蝶結刷地一聲攤平了開來,拿下了原本戴在頭上的白玫瑰蕾絲貴族禮帽。



雖然是巴特勒載著龔兆出去的,但是想起方才才進來叫自己的管家,尹韶心想看樣子龔兆應該是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至少今天不會;既然如此,那麼自己最好還是先去洗個澡,畢竟這是自己為數不多的自由時刻。



拔下胸口那顆血鑽胸針,鑲著金框碩大的、不斐的紅寶石,尹韶心中想起了那句老話,物稀為貴,在這個富麗堂皇的莊園,或許這棵胸針也算是數一數二的昂貴,不過卻比不上那雙戴著手套,將自己帽帶繫好的溫柔大手。



她將寶石往軟床上一扔,便不再理睬;低頭默默將禮服上那無處皆有的緞帶一條一條地拉開,終於褪下了令人腰疼的馬甲;脫去了禮服袖子,兩條纏著繃帶的手臂在落地的長鏡子前亮了出來,那是自己懲罰過這個錯誤身體的證明,真是矛盾,明明是懲罰,卻又害怕被看見似地用繃帶遮蔽地不露一處。



然而,解開裙子的那一剎那,她就後悔了;每當那不願正視的部分暴露在長鏡的面前,尹韶就覺得一陣嫌惡。



這個永遠停止在十歲的身體,就如同那雙胞胎的姐姐一般纖細美麗;且隨著尹韶人格的覺醒,潛移默化之下,更散發著一種無法直視的、潔皙巧豔的面容;尹韶自從轉生以來便是一直穿著女服,但追求一向完美的自己怎麼能夠忍受那不該存在的多餘;不,不能夠。



她匆匆瞥了一眼那黑色蕾絲包覆著,微微鼓起的三角地帶,之後即刻意地迴避開來,自顧自地解開最後那腿側的兩條吊帶;黑色的長絲襪落在絨毛的地板上,尹韶帶上了浴室的門,滑入了水溫調節得恰到好處的浴缸池內(註一),霧氣瀰漫開來,她閉上了雙眼。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那一夜的男孩在夢中厲聲尖叫,叫聲劃破了整個夜晚。



走進房門的姐姐與男孩有著同一天的生日,母親在懷著他們的時候據村子裡的人說被怪物所攻擊了。



懷孕且被攻擊的女子脖子上有著咬痕,而地上殘留著灰狀的碎末;那個時候,正流傳著被吸血鬼咬後轉化的傳聞。



全村的男丁守在懷孕女子身旁,準備若是一有異樣就把女子亂棒打死,數天過去了,女子安然無恙產下了健康的男女,而被村里的人奉為神祈,說全因為懷了這對寶貝,才讓母親擁有了抵抗並且殺死邪靈的能力。



而那天夜裡,映入進門女孩目光的是從床上翻騰下來的男孩,他嘴中發出的竟是陌生女人的聲音,然後漸漸變得稚嫩卻憤怒,好像明白了些什麼,接著,一雙妒忌混雜著羞辱與悔恨的血色目光對了上來。



那是女孩最後的記憶。



這份錯誤,此刻的尹韶不能忍受,絕對不能。



說是血洗也不為過,她殘殺了那隨之而來的母親,然後是熟睡中的父親;骨肉慘絕人寰地散布在房屋內,而兇手的她隨之翻出屋外縱入了林中。

清晨的大雨傾盆而下,林間草地泥濘不堪黏在赤裸新身體的腳上,剛轉化而如此大量的活動使她疲累不堪,沿著十年前來時的路途,心情如此不同,就如同一場大夢醒來,所有曾擁有的卻都失去了。



碩大的雨點滴落在稚嫩的臉上,洗去黏膩的血水也和著失去幸福的眼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隨手扭緊了浴缸旁的開關,蓮蓬頭灑出的水勢旋即止住,尹韶赤條條走出了浴缸,纖細的右手取下了掛在一旁準備的浴巾,一如往常地圍在了胸前,接著走出了浴室,房間內一股雪茄的味道撲鼻而來,使她吃驚瞪大了雙眼。



鑲金外框椅上的龔兆疊起了雙腿,將右手捏著雪茄慢條斯理地按熄,目光深遠地投了過來,尹韶緊張地嚥了嚥口水,下意識偷偷將兩腿間的布料向下拉了拉。



"你......你幹什麼?"







"巴特勒跟我說過,看來我不回來,你就不打算吃東西了,是吧?"


To Be Continued......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註1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龔兆之二】



お金



金錢



有人說金錢的價值是這世界唯一的律法



或有說錢乃身外之物 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人們說當意念賦予了紙張價值,錢才有意義



對,都對,對於那單一生命長度不足以體現其思想的種族來說,金錢對於人類的意義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不過對龔兆來說,還有另一種解釋



"我認為,金錢的價值不在於表面多寡,不在於擁有的與否,而是背後利用的人與手段"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這小傢伙,喔不對,該稱為吾主;已經是如此的沉著穩健



左手的銀邊黑色手提箱(註一)傳來沉重的份量,看起來像是把站在門外的巴特勒原本的蒼老身子拉的更駝些,一身慣例的燕尾服就像融入黑夜一半,讓白色的領子在月光下顯得突兀。



他將右手伸進懷中,取出一條純白無花樣的手巾按了按側頷,將臉上的圓框眼鏡推回較高的位置,然後按下了門旁的對講機。



"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



"嗶嗶──喀啦"



接通的那刻話筒中並沒有傳來應有的詢問,而是一道毫不客氣的逐客令。



"滾!!!!"



通常如果面對這種待客禮儀略為缺乏的客戶,巴特勒會在將稟報給龔兆後,將任務對象從地表上抹去;不過這次要應付的並不是那些軍火大戶或者有錢富豪。



"年輕人,可否先讓老朽說幾句話?"



不是請求,不是提議,他喜歡使用這種命令式的疑問,這是從瓦伊(龔兆的祖父)那邊學來的技巧,在幾百年的習慣下來已經成為了個性。



"……你是誰?要幹嘛?"



對方很明顯退卻了,放低聲響的語氣明顯透露出疑惑與不安。



面對意外即假裝勇敢,躬起身子然後虛聲弄勢,稍微挫折一下立即原形畢露,年輕人,大多一個樣,就像炸了毛的小貓。



"能否面對面一敘?"



他謹慎的選擇用字遣詞,多年的管事讓巴特勒明白,言語即是力量,至於用什麼語氣更是如此;這種捏著對方喉頭不放的命令無論經歷幾次都讓人心曠神怡。



"嘖……我下樓"



不悅的咋舌音與微慍的語氣表示對方簡單地妥協了,就如同利刃劃開皮肉那般的簡單。



"感謝配合"



隨著一陣急促的拖鞋拍在階梯上的響聲,魏家的大門緩緩打了開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其實這個計畫正確來說並不是自己主動進行的;雖然巴特勒在底下做了很多的動作,不過龔兆倒是很得意讓自己看到一些不在計畫上的可能性。



如果說這個在特約瑰園店上冒出的想法有其樂趣可言,那還真是一筆划算的交易,至少能替自己在這枯燥的生活中增添一點綠意,或者應該要說是能讓他放開一些陳年舊事。



龔兆的身邊不乏女人,不,應該換個說法,他的身邊總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女人;基於工作、為了家族、財富還有權勢,他佯裝灑出去的金錢總是可以吸引一堆不要命的女人,藉此換得更多的管道、面具還有鈔票。



可是服貼不是順從,那些夜晚中埋在他胸口的女人從來就沒有一個真正進到他的心坎裡面,而貪婪的吸吮著脖子上的鮮血倒頭來只讓清晨屍體上的餘溫冷得更快罷了....



每每夜深人靜之時,擁著懷中不同的人,他總想起那個美好的笑容,一個真正讓他愛憐的女人,只有這時他能稍稍褪去面具,靜靜地一個人思索到天亮,然後在巴特勒進來服侍前,抹去臉上的淚痕。



黝黑瞳孔、纖瘦的手臂、嬌蠻孤傲的個性、銀白的頭髮....就在自己都快要忘記那人的長相時候,組織裡面卻出現了個令人頭疼的人物.......雖然是個男人。



龔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即使不會說出來,不過他了解自己已經把魏東傑與那個人重疊了。



其實是不想傷害他的,只不過那種追求刺激、貪玩、惡劣的個性到了眼中總扭曲而起到了一種移情作用,不知不覺自己彷彿也回到那個不食世事、冥頑不羈的少爺個性,龔兆了解他需要這種感覺。



就這次吧,就一場舞會的鬧劇徹底然後放下那個女人吧...



鑲金外框椅上的龔兆疊起了雙腿,將右手捏著雪茄慢條斯理地按熄。


To Be Continued......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註1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兆韶之二】



要被這目光給切開了.....



尹韶可以感覺,水珠延著自己還未擦乾的雙腿慢慢向下摸索每一吋肌膚的感覺,
以往任務中的每一份顫慄好像都還不及當下這個狀況的令人背脊發涼,呼吸發燙。



不單純只是沉默,就像打量著跑不掉的獵物一般,讓尹韶腦中無處不是"快逃開"的念頭,
但是她辦不到,腳底自從聽了那句話之後,就像深根似地,黏在這早已經被滴得濕漉漉的絨毯上面。



自己究竟站了多久呢,她已經不知道有幾次懷疑好像有一輩子這麼久了,雖然自己根本不知道,一輩子究竟有多久。



"我應該是說過我不喜歡等人太長的時間。"



龔兆的犬齒在雙唇開合之間若隱若現,烔嚇的意味不言而喻,如果不是自己與龔兆生活過了這麼久,還真的會認為是不是做了些什麼天大的錯事,都是那個可惡至極的老管家巴特勒。




天曉得自己跟他到底有什麼天大的仇恨?或許就只有天知道吧?初次進入這個家門的時候就跟這傢伙無一處不對盤,時時板著一張制式的撲克臉,還有那個用模子打出來一樣的笑容,大概就是有錢人家才會吃這一套,狗腿極了,噁心!




接著某件東西將尹韶的思緒拉了回來,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龔兆不知道什麼時候己經站了起來,就在自己的咫尺之間。



那濃厚黏膩的菸草夾雜古龍水的氣味轉移了的注意力,反射能力讓尹韶想後退,潮濕的絨毯卻在這時候阻攔了她,失衡的一下踉蹌,她跌坐在地上。



出浴時,那沒有細心去繫緊的浴巾,現在靜靜滑落在雙腿之上;顧不得,或者說是沒有發現,尹韶只是迷惘地抬頭一瞥,


昏暗之下她看不清龔兆的臉,只看見那的曾替自己打上個優雅蝴蝶結的白色右手高舉。






她瑟縮地閉上雙眼,靜靜等待那個落在自己臉上的熱辣,屬於自己追求自由的懲處,反正她不會去怪罪給龔兆,大不了,就是更恨那個老管家一點。



不過就是一點委屈嘛,反正就是失去了那麼多的東西,不能得到你的關愛也罷,但是這份湧上心頭的不甘心卻是怎麼回事呢,溫熱的液體沿著眼角流下,然後消失。



我是如此的軟弱,即期待卻又害怕被你責罰。



一秒,兩秒,時間是如此的漫長;而比起預期中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那抹去淚水的瘦長拇指,絲綢的觸感輕輕在眼睛的下方挪動,



尹韶懵了,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扣門聲讓她睜開了眼睛。



房間內誰都沒有,菸草的味道已經淡去了許多。



"小姐,您的晚餐送到了,方便老夫送進去嗎?"



老管家乾扁的聲音隔著木門聽起來乾扁響亮,這才讓尹韶羞郝地拾起那落在地上的浴巾。



"就放著,等等我自己會去拿進來。"



她漫不經心地回答著,走到剛剛龔兆在的那張椅子上默默坐下。



"是"



"兆....你主人呢?"



"主人稍早已經自行出發去宴會了,臨行前交代老夫要先將小姐您安置好..."



"那沒你的事了,下去吧"



"是,謹遵所願"



語畢,餐車滑輪咿呀作響,隨著聲音慢慢又消失在轉角處。



望著浴室旁的長鏡發愣,尹韶這才發現,赤裸的自己是如此真實,就連手臂上的傷也是如此真實,或許,就是因為如此,讓他也看見了吧?



在內心的最深處,還是有一絲地位的存在....嗎?



她揚起一抹微笑,然後在各種情緒湧起的同時痛哭失聲。


To Be Continued......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447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艸)各種揪心場面

11-03 15:42

EJAMI
這才發現原來只寫了第二章的"前篇"而已阿11-03 15:55
芙夜
看到車子突然想到每人踩車子的事情www(?

11-03 16:22

EJAMI
腳印(X11-03 16:30

車子很有戲這樣

11-03 16:28

EJAMI
阿福:你們這些該死的傢伙11-03 16:30
無色琉璃鳥
好長,不過這樣看起來內容超級完整
喜歡!!

11-03 16:30

EJAMI
就整理了一下 不用再翻來翻去11-03 16:34
鳳梨大人充滿決心
好完整(一口氣看完

11-03 17:00

EJAMI
這是前篇喔11-03 17:08

(敲後篇

11-03 17:09

EJAMI
好喔 考完試來寫寫11-03 17:15
七七四凜絮
窩的兆韶QAQ

11-03 17:30

EJAMI
乖乖XDDD別哭阿11-03 17:32

看到後段隨手點起音樂

琴音剛好落在"她瑟縮地閉上雙眼"這段

天阿 小韶還沒哭我都要幫他哭了(熱淚
虐心又虐身

只有在小兆面前才流露的脆弱無助{{QAQ}}
兆哥你怎麼捨得這樣對待人家!!!!

尹韶真的好愛兆哥(抹淚

"不過就是一點委屈嘛"

小韶為了博取兆哥關心倒底吃了多少心痛QAQ
待在他身邊也好阿...



但我還是想看後篇((((((/TAT/
EJ你都吊人胃口拉阿阿阿阿阿

快娶大嫂入門阿(靠

11-05 10:29

EJAMI
其實我昨天才跟小天談到,你們好像都忘記一開始小韶有點小辣椒個性了XDDD
11-05 10:34
EJAMI
說實話我真的覺得這個BGM很棒,是邊聽邊寫這篇文章的,其實小韶只有在小說裡面虐虐啦,他現在可是跟歐利在外面過得很快活的wwwwwwww11-05 10:37

我決定為了幫小韶出一口氣
我要在下篇文裡把小天使給拔掉(X

11-05 10:30

EJAMI
喂喂喂 不是這樣的吧wwwwww關小天使什麼事www
11-05 10:33

是沒忘記他小辣椒(看腳印)但就是受不了虐虐(拔天使

11-05 10:42

EJAMI
wwww請住手
11-05 10: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O911967884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EJAMI】第二章:舞... 後一篇:【EJAMI】小天!生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g156769喜歡恐怖遊戲的人
獨立團隊開發2D恐怖遊戲「應答」開發日誌發布中,有興趣的歡迎參觀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