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劍神域《通往終焉之路》CH6

作者:翎天藍│2014-11-02 20:21:58│贊助:2│人氣:213
「情報是整個艾恩葛朗特生存下來的最好辦法。有了情報,你便無所不知、無人不曉。這也是為什麼,艾恩葛朗特最危險的人就非情報商莫屬。」──聖龍聯合戰術總指揮‧奧茲對最基本生存法則所做的報告第一點。
  • 德弗札克
---2023年3月 某層‧練功區---

3個月前,當時的天氣還帶著些許涼意。最受玩家青睞的練功區總是擠滿了人,各種隊伍交替了無數次。死亡遊戲像是個玩笑,玩家們漸漸適應了世界,死亡率已經降低到遊戲開始以來的新低。但是他們仍不明白,潛伏刀劍神域的影子身在何處。

其中最熱門的練功區非此莫屬──火山口的熔岩地形會一次冒出八到十隻的熔岩獸,這些熔岩獸可不得了,吐出的熔岩火球雖然不怎麼難躲,但是一旦被噴中,不但會造成持續性的燃燒傷害,還會溶解掉身上的皮革和布料裝備。但金屬裝備的敏捷度又不足,而持續性燃燒傷害可非同小可,這練功區的難易度其實相當高。吸引玩家的地方在於這些熔岩獸掉落的經驗值和金錢足足是同樓層怪物的2倍,因此就算已經出現了為數不少的犧牲者,仍抵擋不了玩家們的想要賭一把的心情。
他從來不喜歡和人組隊──並不是因為他不善於與人溝通或相處,而是隊伍中總是會有實力不夠堅強但貪婪的傢伙,最終總是落得險境或丟了小命的下場。說明白點,那些蠢材死了就算(少了他們也許世界更安全),德弗札克卻非得拚命去救他們,盡管只是因為自己的良心過不去。

她卻是個例外。


手中的長槍舞去,霎那間擊潰一群熔岩獸的陣型。
「哈!」
人們總說,德弗札克戰鬥的樣子像在跳一支舞。這並不誇張,他手上的長槍不只是武器,其實比較像是他另一半的靈魂─人槍合一。
他發動了劍技「光影」,手中的長槍如光與影一般向前突刺了無數次,解決了一隻倒楣的熔岩獸。其他熔岩獸見狀,立刻又做出了噴吐熔岩球的準備動作,兩秒、一秒,岩漿噴出,德弗札克在這些致命火球間來回穿梭、如入無人之境,他在心裡暗自冷笑著。劍技「輾狙」就在下一個心跳後觸動,他衝入它們之中,接著大幅度轉動長槍,旋風四起。劍技結束時,周遭的熔岩獸早已被大卸八塊,瞬間幻化成玻璃碎片消失。

「你又來了,把樂子都留給自己。」
德弗札克轉頭,那個「她」正雙手抱胸,眼神透露出些許不耐。
他乾笑了幾聲,「什麼樂子,很危險的。」
她狠狠瞪了德弗札克一眼。
糟了,說錯話了。德弗札克在心裡暗自苦笑,接著她開口了:「我再也不是從前徬徨、恐懼的我。記住,你的女朋友大人可比你要強兩倍喔。看好。」
她露出了一個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輕輕吻了德弗札克的臉頰。就在此刻,另一波的熔岩獸重生,霎那間,她們面前又站滿了八隻的熔岩獸。她抽出了細劍,皎白潔亮,她總是如此令人動容。那瞬間,德弗札克甚至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一顆雪白色的流星閃過。

她的動作迅速而輕盈,優雅而致命。細劍的每一發攻擊都命中熔岩獸最脆弱的地方─相接的關節處,她的腳步如同蜻蜓點水,絲毫沒有任何拖泥帶水之處.......當德弗札克仍沉浸在這樣的美景時,熔岩獸早已消失,而她也已再度站在德弗札克面前,正帶著笑意的揚起眉毛,那眼神彷彿在說:「如何?」
這何止是兩倍,德弗札克暗忖,說有千百倍也不為過.......
「太完美了,我完完全全比不上妳。」德弗札克輕笑道。
嘴角得意的上揚,「看吧。」
完全敗給她了。正當這麼想著的時候,她又調皮的補了一句:「我們肯定是世上最不合作的前鋒和後衛。」
德弗札克瞬間無語,只好笑了笑。

                                *                                      *                                      *

德弗札克倚靠著她,坐在練功區的入口。每個經過的人都盯著他們倆看,有些人竊笑,有些人露出嗤之以鼻的神情,有些人則厭惡的瞪著他們。德弗札克並不在乎這些人的眼光,他只想享受這專屬於他的一刻,希望結束的瞬間永遠不會到來。

「你還記得,上次我們解的那個任務嗎?」趁著沒有人的時候,她笑著問,此刻的她看起來好美。德弗札克眨了眨眼,歪了歪頭表示疑惑。
「精靈的村莊,」她輕輕說著。「隱藏在群山之中的桃花源.....你還記得嗎?好美、好美,平和、寧靜.......」
「啊,我還記得。」德弗札克笑了,那是個無邊無際、自由無縛的笑。「我真希望我們當初能接受精靈的邀請,一直、一直住在那裏,直到永遠.......」
她沉默了。德弗札克以為她的沉默是不贊同他的話,但他錯了。
「我看到一座小村莊,一條小溪從旁邊流過。啊!我看到你了,你看起來好快樂,因為你總算釣到了生平第一條魚,嘻嘻。」
德弗札克不自覺的笑出聲來,也加入了她的想像之中:「我也看到妳了,妳坐在黃金楓樹底下,拿著的是書本,而不是劍。你穿著的是妳最喜歡、也最漂亮的衣服,而不是醜陋、堅硬的護甲。我還看見旁邊有幾個小孩──那難道是我們的孩子嗎?!他們笑著、玩著,快樂的成長,直到長大成人。那是妳──也許不再年輕了,但我還是能認出妳來。妳從來不會因任何事物而改變,妳就是妳。渭雪,」德弗札克轉過頭,看著她。「如果我們回到那個地方,這一切就有可能成真......」

渭雪一邊聽,一邊笑著。但當她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笑容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認真而憂鬱的神情。
「德弗札克,我也很想回到那個只屬於我們的桃花源,永遠住在那裏.....可是,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了嗎?」她轉身,擁抱著他。「如果我們決定永遠住在那裡,剩下的人怎麼辦?他們仍然被怪物、被這個世界殺死啊。我們不是說好,要到外面的世界再相見的嗎?我們不就是為了這個,才拚命、努力的升等,強化自己,為了.....為了在現實世界相見的嗎?」
德弗札克確實說過這些話,他仍記得。但此刻的他好害怕,他害怕未知的黑暗未來,害怕──深怕哪天他或她離開了彼此。
「我不在乎,」不知哪來的衝動,他耳語道。「這裡對我來說才是唯一的現實,我不想離開......不想要妳離開,如果這就是末日,那我們也該死在一起。」
「別,」渭雪輕聲笑了起來,「這不會是末日,永遠都有希望的呀!然後,我們會在現實世界──真正的現實世界──相見,為了實現我們的諾言。所以,別害怕!我會永遠伴你左右,好嗎?」

無須言語,在星空下,他輕輕吻了她。

                               *                                        *                                          *
他好想念過去那段美好得像是夢境一般的時光,風暴來了又走、大魚吃掉小魚,但仍是那麼堅強的她,一定是艾恩葛朗特裡最燦爛輝煌的一片雪花。但──

即使是這樣的她,這麼英勇、不畏強權,卻還是在這鋼鐵做成的牢籠裡失去了光芒。



天雨路險,雷雨交加。
這狀況非常不妙,剛出迷宮區的他們想也沒想到運氣會衰得遇上這天氣。
「怎麼辦?要用轉移水晶嗎?」渭雪輕輕拉了拉他的手。
德弗札克想了幾秒鐘,道:「先不用好了,但是保持警戒,有狀況不用擔心我,立刻轉移。」
「你也是。」渭雪輕聲說道。
德弗札克微微笑了一下,接著領頭走進黑夜之中。

就在回程的旅途中,德弗札克感到不對勁。閃電的光亮每閃下的瞬間,他總覺得看到許多不尋常的鬼影跟著他們移動。
糟了,他心想。這種天氣下被人跟蹤也沒辦法查覺啊.....
他立刻拿出轉移水晶要渭雪跟著轉移。
「轉移──」
那瞬間,德弗札克感覺到手上的轉移水晶被某個東西打飛,他正好看見轉移水晶的尾部落入樹叢間。
「渭雪,別管我了,快轉移!」
德弗札克大吼,沒想到她卻搖了搖頭,頑強的回了一句:「你不走,我哪都不去。」
「別開玩笑了!快走!」

「哎呀呀,小倆口吵架啦?」
德弗札克轉頭,只見至少有十來個犯罪者把他們團團圍住,那看起來像是老大的玩家開口,而他頭上的游標竟然是深紅色
他咬緊了牙關,拔出長槍,勉強露出了一個冷笑。
「我是德弗札克!」他大吼,周圍這些犯罪者被他的氣勢給震懾,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想來的就來吧!我絕對不會死,而你們將血流成河,沒有人會活著回去見你們的老媽。」

那深紅玩家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從沒見過這種情景。
「嗯......氣勢非常不錯,連我都有點佩服你了。如果你是我們公會的成員,一定會是我得力的手下。可惜,」他彎起一抹笑,「我不得不殺了你們兩位:這也不是我的本意啊。。但是沒辦法,我們會長指示絕對要殺掉閣下與他的婊子。為了日後永遠活在這個世界的理想啊。」

「你們瘋了。」德弗札克吐了一口口水,「現在滾開,還可以留著你們那條狗命。」
「你這個性我喜歡。」那深紅玩家讚許的點了點頭,「但是遺憾了。」他吹了聲口哨。
犯罪者從四面八方衝來。
「渭雪!」德弗札克大叫,兩人的心不知不覺連在了一起。亦攻亦守,誰也沒辦法給對方真正的致命一擊。

那深紅玩家看情勢不太妙,拖久了可對他們沒好處,尤其是對方的等級更高的時候。於是──他下了個令,所有犯罪者立刻退到距離他們2米之外。德弗札克和渭雪喘著大氣,絲毫不敢鬆懈。
但是這是一招怎麼也防不了的下三濫招數。箭如雨下,上頭全是抹了毒的飛針。
「光影」發動,打掉一片的毒箭,但可沒時間歇息,因為犯罪者又衝了過來,等於一個人要對付一片箭雨外加八個犯罪者。眼看其中一個犯罪者就要給德弗札克送上西天,料不到旁邊另一個橙色玩家一個切換,到了根本無法觸及的地方回復.........

完了,我們死定了。德弗札克與渭雪再怎麼厲害,也沒有足夠的續戰力再戰個30回合......早知會有這樣的結果,我為什麼.....為什麼沒有選擇和她留在那精靈的村莊呢

勝負提早到來。

那深紅玩家忽然加入了戰局,抓起了一個犯罪者朝德弗札克丟去。德弗札克打死也沒料到有這一手,這麼一撞失去了平衡,瞬間踉蹌了一秒鐘左右,但這真是再致命不過。七、八個犯罪者把他壓倒在地上,好幾把武器抵在他咽喉之上。
「渭雪!快逃啊.......!」
似乎是聽見了他最後的呼喚,渭雪最後一次的轉向他,那瞬間,無數把劍穿過她的身體──

「對不起......我一直深愛著你喔。」

德弗札克眼前已經什麼也看不見了,一片的鮮紅撲面而來。然後,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存在了。

                             *                                            *                                         *

「喂!你沒事吧?」
一個男人的聲音傳進他的耳裡,過了不知道多久,才在他的大腦中成型。他立刻跳了起來,四處尋找他的長槍,沒想到在他的身邊,有無數把的武器插在地板上,旁邊站著十來個帶著兜帽和印有聖龍聯合徽章裝甲的玩家。另一邊,一群手腳被綁起來的成色玩家坐在地上,低著頭。

「渭雪呢?!」他抓住那男人的領子,大吼,「渭雪人呢?!」
「別緊張,你先冷靜下來,然後──」
「我他媽不要冷靜!」他大吼,左顧右盼,就是不見渭雪的身影。
這時另一個男人抓住他的肩膀,他的手非常強而有力,德弗札克愣了一下。
「這是我們的錯......我們趕到的時間太晚了,恐怕.........恐怕沒能救出你的朋友。」
一聽見此話,德弗札克險些又暈過去。他一隻手扶著額頭,只覺一陣天旋地轉。我活著,而她死了

「犯罪者殺了你的朋友。」幾秒鐘後,那男人開口了。「我們也是。在場你看見的所有人都曾經失去過與他們最親近的人。我們不為什麼,只為復仇。你很強悍,我從沒見過一個人在這麼多犯罪者的圍攻下還能堅持這麼久。」兜帽下,那男人銳利的雙眼令人不寒而慄。「你絕對會是犯罪者們午夜夢迴裡最深處的夢饜。我們會鍛鍊你,教導你最精湛的戰鬥方式。你是否願意伸張正義,以鮮血為代價,拋棄名譽和自我,千刀萬剮、萬箭穿心、不計任何代價,只為殺死你最親愛之人的紅色玩家?」

如果這是命運,那就來吧。我已接受祂交付給我的黑暗未來

他閉上了雙眼。
任何時候都存在希望喔。渭雪曾經說過的話語、她充滿了笑意和溫柔的臉龐都漸漸離他遠去。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希望了。沒有妳,我該怎麼辦?

我會永遠伴你左右。她笑著,深深吻著他..........不見了、已經永遠無法存在於這個時空之中。如果平行宇宙真的存在,那麼他希望活在那個世界的渭雪和的德弗札克永遠幸福、快樂的在一起,補回這個時空的德弗札克與渭雪來不及活著完成的願望。
想到這裡,他已下定決心。

此刻的他,已經只是一個誓言復仇、什麼也不剩的行屍走肉罷了。

                                     *                                       *                                                  *

---三個月後‧聖龍聯合秘密校場,倉庫---

「看看這些,我們得把它收好,以後可能沒這麼好東西了。」布魯諾激動得差點就要抱起它在原地轉圈圈。

德弗札克(Dvorak)抓起那個小箱子,目測裡面起碼有10來顆轉移和回復水晶。
「怎麼回事?」德弗札克瞪著那箱水晶,回問道。
「不要告訴別人,這是我說的。」布魯諾把倉庫的門關了起來,「前幾天的午夜,我經過咱公會總部前面那座飛龍噴水池的時候,我聽到兩個人的對話。」他停了下來,似乎很緊張的嚥了嚥口水。
「他們聲音壓得很低,可是又沒有到完全聽不見的程度。剛開始我以為是什麼奇怪的人,不然哪需要這樣偷偷摸的講話?不過一聽,發現那兩個人竟是咱們的指揮官和會長!」
「等.........你的意思是你偷聽會長和指揮官講話?」德弗札克皺起了眉頭。
「不.......哎,不是啊DV,你自己想嘛,月黑風高的夜晚,兩個人躲起來講悄悄話,這不是很讓人起疑心嗎!」
「所以你還是偷聽會長和指揮官講話。」德弗札克翻過另一個箱子,並且試著打開了在牆壁上的電燈開關。
「哎....好啦,是啦是啦!」布魯諾說,收起了手上的蠟燭,「我聽到文跟指揮官說,議會以後會減少我們的配額,控制補給品的數量。他說,鷹派的勢力越來越大,我們必須自保。」


最近,在聖龍聯合逐漸壯大的同時,內部也出現了許多與執政派不同的聲浪,其中勢力最大的就是以議會長納克為首的鷹派。對執政派──象派來說,這些不同聲音的派系就是一堆又一堆的麻煩,但納克卻又穩坐聖龍聯合議會長的寶座,使得每個派系的人幾乎都得看這個議會長的臉色。像是如果想要增加任何單位的預算,必須經過議會的投票表決才得通過,如果幾乎五五分的話,就要看會長和議會長協商的結果了。雖然現在鷹派和象派在議會的席位比起來,還是象派佔了優勢,但是鷹派勢力一日一日壯大,估計不久後,將是一場腥風血雨。

「那關我們什麼事?我們才不管他們去哪吃屎。」德弗札克不太想聊這個話題,忽然看見了一桶又一桶的木桶子,正打算過去瞧個仔細。
「我也不知道,不過派系鬥爭準沒好事。看看軍隊吧,一目了然。」布魯諾聳肩。

那些木桶的樣子很奇特,長得有點像酒桶,但更高更瘦。
「這些是什麼?」德弗札克問道,「以前沒見過這些桶子。」
「桶子?」軍需官從武器架上暟過眼來,叫了句:「啊,DV你別動。」
他跨過好幾個箱子,臉上忽然出現了得意的表情,甚至笑得有點不自然。
「這些,」他拍了拍桶身,「就是火藥桶。呃,一類的東西。」
「火藥?」他立馬往後跳了好幾步,「你在開我玩笑嗎?這世界應該不會有這種東西才對。」
「不相信幹嘛還怕。」布魯諾哈哈大笑,「是的DV,你沒見過很正常,因為這些桶子是最近才進來的。在第25層攻略戰後,我們的工匠職人玩家,在第25層街道區某處意外發現的全新補給品!順帶一提,這可是本人發現的。」

「喔,幹得好。」
「嘿嘿,沒什麼。」他得意的搔了搔頭。「不過這些火藥可沒想像中那麼厲害。點燃它的時間需要整整十秒,威力大得沒話說,但要是一個不小心,就連自己人也會受傷。這是一把雙面刃,我想除了拿來炸開沒法用蠻力打開的東西,也沒別的用途了。」
「哈,你這話說得太早,我敢賭五萬珂爾教官會想出一百種作戰中也能用的戰術。」
「那可不好意思,你的錢得給我了。」
德弗札克猛然轉頭看著布魯諾,「你是在開玩笑吧?」
「沒,認真得很。早上這些貨進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把自己關在這裡研究了一個上午。最後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在擦著自己的劍,如果他想出來的話,應該會立刻叫大家過來吧。」

德弗札克想了想,好像也沒錯。「說得對。不過不公平,這賭不算。」他扮了個鬼臉。
布魯諾聳了聳肩。「我也不需要你的錢,我自己的多得數不完。你就慢慢看,我還得去跟文聖特報備我們的庫存數量。」
德弗札克揮了揮手,而布魯諾則消失在門外的陽光底下。

他思索著。有時事情並不像看起來的那樣,也許有時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到頭來總會反咬你一口。他已經想到這火藥的用途了,並不全然只能拿來炸開迷宮區一旦打開就可能冒出一堆怪物的寶箱(這顯然能阻止這種事)。事實上,這火藥也許真有一百種使用的方法,就看能不能想出來罷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440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楓影
讚喔

11-22 14:37

翎天藍
你看到哪了?11-22 16: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s0912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劍神域《通往終焉之路》... 後一篇:刀劍神域《通往終焉之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ukii宣傳
小說《生存界限》更新~本月另外還更新了《闇夜彼得潘》,有興趣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