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RPG公會】飛刀的回憶【感恩回憶錄】

作者:和希│2014-10-30 14:49:05│贊助:4│人氣:91
是種崇拜?還是個追尋?這些事情我早就忘記了,只記得當時看到的技法如此的犀利,早讓我想要追尋著這下一代族長的腳步,踏上他曾走過的道路,以求自我也能成為相同厲害的人。
 
                                                                                                   -------------------潤太
 
兵乓的打擊聲,有著規律的節奏,好不容易來到阿嘉思特卻遇到了戰爭,不過也好,就算一直都沒遇到下一代族長,能夠在這裡訓練匠的手藝,還有學著不一樣的打制手法也有相當的價值。
 
我是從東方島國匠村出來的小鐵匠,八神一族的新一代匠手,我們世代都是以傳統長刀以及鎧甲為主要製作,但是...我卻在一次的祭典中,看到了下一代族長的飛刀手法後,讓我深感,再怎麼樣的嚴密的防禦也比不上如此刁鑽的攻擊方式。
 
俗話說,要了解,就必須自己也去使用看看,所以當時的我便向族內的武器教學老師,郁馬老師學習擲飛刀的技巧。
 
一開始郁馬老師便很好奇,怎麼在長刀專精學習的我,忽然要開始學習這種無力又須技巧的攻擊手法時,我才支支嗚嗚的說出想法還有目的,聽完後,郁馬老師笑著說著,學習飛刀,該說要有些天份呢,還是要有些堅持才有這樣的成果呢?
 
當時的我並不了解郁馬老師所指的是什麼,只知道郁馬老師好像沒有認真的想要教我這事情,因為所學的方式,比起下一代族長所使用的手法比起來,郁馬老師教的,根本就只是怎麼把東西丟到那邊而已,不論勁道還有飛行軌跡等等的都相差太遠了。
 
但是我仍然用著笨拙的手法訓練著練習著,其實這種笨拙的方式,以目前鎧甲防範的程度而言,早就已經足夠了,於是我便想到,是否該改變飛刀的銳利度呢?還是需要做一套自己稱手武器才能發揮最大效用,所以我就向武器製作的老師請教:信乃老師,學習如何制作飛刀的事情,信乃老師並沒有懷疑些什麼,畢竟信乃老師上課實有說過,多加練習制作不同武器的手法,可以加強著匠的細心度,還可以增進不同的打磨手法,進而煉出更好的武器。
 
接下來的事情,請恕我不得講明,畢竟那一切的一切都是禁止事項,為了要通知下一代族長一些事情,才不得不投稿在此處。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我偷看到了信乃老師守護的禁止事項,當下我才恍然大悟,終於知道了是什麼因素,讓下一代族長執著於飛刀,又是什麼因素讓他堅強了起來。
 
因為某些禁止說明的事情,所有的癥結點,都是從當年的意外開始的,這意外,也是一個陰謀的開始也是個終結,但是這些事情上頭只有簡單的描述,讓我更加的想要明白他要說什麼。
 
發現正在偷看的禁止事項,還相當沉迷不知道已經被發現的我,被趕到的郁馬及信乃老師抓了起來,並且帶到了族長的家中。

族長看起來並沒有相當的生氣,但是一旁的典子長老確是眉頭深鎖,族長聽完了我的敘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著,有心要改進鎧甲的強度是好事,但是你這樣子就是不對的,族內有族內的規範,剩下該怎麼處理,就交給長老了。
 
說完話後的族長,帶著兩位老師便離開了,典子長老幽幽的嘆了氣,似乎對於我的所作所為相當的無奈,在長老與我談了些禁止事項之後,決定了處罰的方式,但也決定了要讓我明白事情真相,就開始讓我的意識體驗了下一代族長媽媽的記憶,也就是杏大人….
注:閱讀到此的人,如果是和希本人,將會有特別景象出現,剩餘人等只會有描述出現。
 
典子長老念咒了一段時間,一個圓球狀的透明體,從典子長老手中擊出,強力的碰撞到我的頭部,當下,我感受到充滿著黏稠的液體從五官侵入我的腦部,並且在我腦中劇烈的轟炸,眼前事物漸漸消散,讓原本坐姿的我就向前撲去,而失去了意識。
 
密報:禁止事項有騷動的跡象,請杏大人必須小心,據說要對族長不利。
 
回復意識之後,映入眼簾的就是如此的文字報告,見到杏大人雙眉皺著看著紙條,只可惜我只能當個旁觀者去了解整件事情的發生,我無法知道杏大人當時的心情如何,想法如何,只能夠由動作去猜測,請恕我表達能力不佳,但將盡可能把事情完整表達出來。
 
杏大人擬了一份信件,便拿著信件給了當時的長老,並且洽談要如何因應,最後的結果是,為了以防萬一,將全力協助族長大人的安全,除了由信乃老師加強外圍防衛外,還有請郁馬老師貼身戒備於族長身旁。
 
原本還要讓其他人貼身保護杏大人以及年幼的和希時,杏大人搖了搖手拒絕了,我猜測,杏大人認為主要目的並非他們,而且自己的能力是可以保護好自身以及她的孩子。
 
事情安排好後過了一段日子,距離狩獵祭典也越來越近,當時的示警並沒有發生,也因為祭典所需的人手不足的因素,村外的嚴密守備也漸漸撤銷,回到原本的模樣,只有族長身旁的郁馬老師依舊在一旁保護著,而杏大人也忙於祭典的準備活動,漸漸的也把這事情給遺忘了。
 
只是,事情就發生在祭典的前一日,杏大人在廣場處理完最後事務後,已經是接近隔日早上的凌晨時刻,有些疲憊的她,到一旁的休息室內休息,喝下放在桌上的茶水後,便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但沒多久後便發覺不對勁,全身的力氣漸漸的消失,隔沒多久後就有一個人走了進來,他是當時禁止事項的國王,與當時禁止事項對抗中,最有希望可以將禁止事項擊潰的人物,一身的武藝,國王進來之後,便與杏大人開始了談話。
 
接下來的談話我一個字都不知道,談話過程是完整的被消音的於是乎才都只有動作以及個人猜測的想法,時間過了一會,杏大人的意識漸漸的模糊了起來,沒多久便攤坐在椅子上,國王看見杏大人的模樣後,靠了過來,想要打醒她時,杏大人右手忽然間朝著國王的脖子抹去,國王的脖子鮮血四溢,與地板上的一灘血跡混在了一起,杏大人腳步踉蹌的站了起來,左手手腕上已經割破並且流出多量的黑血,借著昏暗的優勢,杏大人正用著最不妥的方式解毒。
 
杏大人對著還沒死透的國王說了幾句話,便匆匆跑了出去,那已經無法平舉的左手依舊流著寫,那血跡一路隨著步伐前進著,杏大人匆忙著跑到了祭典的洞穴內,在洞穴內不遠處,發現了和希還有一個蒙面的人,他正扣著和希不讓和希隨意的行動,杏大人緩緩的靠近,並沒有讓那蒙面人發現,飛刀無聲的擲出,那蒙面人注意到時已經來不及,直接貫穿了咽喉,倒了下去,杏大人用著有些不靈敏的身子過去確認著和希的狀況。
 
幸好的是,和希並沒有受傷,但是受到的驚嚇卻是不小,雖然沒有嚎啕大哭,但是也足以讓他恍神許久,以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能夠沒有崩潰的大哭已經是非常的厲害了,但卻在此時,祭典狩獵的礦石獸在一旁出現了。
 
不得已又開始下一場戰鬥的杏大人,由於中毒後的虛弱,杏大人無法靈敏的逃開魔獸的攻擊,身上不斷的增加著傷痕,直到一次的衝撞中,杏大人因為失血過多沒辦法逃開,造成腳部骨折無法移動,這危機的時刻,對於這魔獸來說,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此時,一個軟弱無力的飛刀,沾著血跡丟向了魔獸脆弱的腹部,讓他受到了傷害,盛怒的魔獸朝向對他攻擊的方向看去,那小孩正用顫抖著腳,勉強的立著並且看著那魔獸,而魔獸準備要對著和希殺去時,杏大人此時用盡了全身力量,朝著那魔獸不斷的攻擊,而魔獸也因此受傷過重逃離,但杏大人卻是因此力竭死去
 
意識到了這邊後就中斷了,隔沒多久我便醒了過來,看見典子長老正看著我笑著,他問是不是有解答了你想要知道的東西了?我點了點頭,原來對於下一代族長來說,使用飛刀除了是紀念,也是種天份吧。
 
如今,我該是時候回去匠村了,一年的歷練已經要到了,而我也總是沒有遇見下一代族長的蹤跡,希望下一代族長能夠看到這些事情,還有杏大人交代的記憶
 
----------------------影者 潤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399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活動|感恩回憶錄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atbear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探查... 後一篇:【RPG公會】約定的感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047905b.
快樂星期五 發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