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6 GP

[達人專欄] 【短篇】自傷無色

作者:十六夜郎│2014-10-21 04:38:01│贊助:100│人氣:1631
  「問你喔,你覺得為什麼人要活著呢?」

  我以前不是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老實說,自從自己遭遇挫折的時候,腦袋裡總是不停思索著活著這件事本身的意義。但我從來沒有開口問過任何人,或許是提不起勇氣吧,但可能也是因為,這種想法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有,若是將它提出來的話,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然而,現在將這個問題提出來的人並非是我本人,而是坐在我旁邊的千野松子。

  「沒什麼......」她說。
  現在的我們正在上令人覺得枯燥的語文課,年紀大概有五十多歲的老頭在講台上講解某種文字的起源,這樣的課一直都是讓人感到無趣,所以會讓人胡思亂想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拿我來說,我也曾經在這樣的課堂上,將課本的空白頁面畫上了自己腦袋構想的武俠漫畫,事後還拿給朋友看,因為很受到歡迎還畫了續集。不過之後因為被老師發現,沒辦法只好將整本課本罰寫一遍才了事。真是的,明明已經是高三生了,看在我們是未來準大學生的份上,難道就不能讓我們輕鬆一些嗎?

  不過即使這樣對老師提出抗議,老師也只會拍著桌子怒罵:「你就沒有『準』大學生的自覺嗎!」,用這樣的句子反駁我,讓我沒辦法提出抗議了。

  「真的沒問題嗎?」

  其實我和松子的關係也不是說很好,即使坐在隔壁桌,但是話題也僅僅止於借筆或是抄筆記這樣的關係上。不過看到她突然問我這樣的問題,還是讓我忍不住關心一下。才不是因為覬覦她的美色,如果是男孩子的話大概也會關心的吧......大概。

  而松子只是輕輕點頭,似乎是示意我別想那麼多。但是她的視線從剛才到現在都是望著窗外,我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將視線放在何處。不過,說不定她只是隨便看著窗外的天空,因為無聊而隨便說幾句話而已,自己想那麼多也沒有多大用處。

  不過,真是奇怪啊......我這樣想不是沒有原因,因為松子在班上一直都是挺開朗的人,猛然來上這麼一句憂鬱滿載的言詞,總覺得不大對勁。

  松子這個人......不,其實我根本對她沒有多大了解吧。這麼一想感覺有點慚愧,用自己的片面角度去分析別人,好像也是一件失禮的事情,況且她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就自以為對方遭遇什麼挫折,無論從什麼方面來看都是有些自以為是。

  注視著掛在牆上的時鐘已經不知多久,老師依舊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說話。早知道應該帶耳機來學校了,像這種課程除了聽歌以外似乎也無事可做。

  我忍不住又把視線望向松子的方向,而她依舊維持著剛才的姿勢,目光朝著窗外。

  真的沒問題嗎......?

  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流逝,下課鐘敲響以後,老師反常的沒有多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就這麼離開教室。這個時候,不遠處的一個座位上的同學離開位子,朝著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喂,信杉。昨天叫你嘗試看看的玩法玩了沒有?」

  眼前和我說話的男孩子是班上和我要好的朋友。他跨坐在我前方同學的椅子上面向著我,嘴裡說著的是前幾天我們剛玩的單機遊戲內容。

  「哎呀,我之後去查攻略了,我發現你那個玩法遇上第四關的BOSS還是會被破解,那裡的話還是要用技能絆住小怪才比較順利。」

  「真的嗎?可是我哥他說那裡還是先拖時間比較好吧?你看第四關的地圖......」他一邊這麼說話,然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查詢遊戲的關卡攻略。他接下來還是繼續說著遊戲的內容,而我卻將目光看向了松子的位子上。

  「今天剛開幕了一家冰淇淋店,放學後一起去吃吧。」

  「嗯,我前陣子也已經注意到了,想說先約妳們,結果卻被妳們搶先了。」

  松子的座位旁邊圍繞著比我這邊還要多的人群,而她感覺就像平常一樣,和那群朋友嘻嘻鬧鬧的,表情也沒有異樣,看來剛才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啊......抱歉。」松子對著那些朋友雙手合十,「我放學後還有事情要先回去呢,今天可能沒辦法......」

  「哎呀,松子不去的話就不好玩了。」

  「對啊。妳是『大姐頭』耶」

  「誰......誰是大姐頭啊!我是真的不能去。」

  「好啦,那就沒辦法了。」

  「那就下次吧。」

  看來女孩子那邊的話題其實和男孩子的話題都沒有什麼差別,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

  「信杉?」

  「啊......抱歉,剛才突然閃了神。」

  「什麼閃神,是看女孩子看到六神無主吧?」

  然後我對他就是一陣毒打,什麼六神無主,說這種話的時候也該看看情況,到時候被那群女孩子聽到的話,我還要怎麼做人啊。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也很棒呢。即使是這樣聊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去哪裡吃東西也好,玩什麼遊戲也好,還是偶爾被朋友吐槽之類的,都是很棒的事情。然後,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日常生活還會持續好一段時間吧,不論對我,還是對松子這個人而言,大概也是同樣的。

  我想著這樣的事情,總覺得這樣的生活縱使無趣,但也覺得十分平穩和安逸。

  嗯,真的很棒。

  然後就這麼到了下一堂課。不過這堂課的老師似乎有急事,所以就叫我們自習的樣子。

  不過其實高中的生活不管怎麼樣都沒有太大的起伏,老師幾乎都是同樣的無聊,和同學都是聊著差不多的事情。但這樣反而就是學生生活的日常寫照,並沒有特別的高興和悲傷,這樣才適合現在的我們。

  但是,松子這一堂課卻又是將視線撇向窗外,讓我莫名地感到憂心。

  奇怪,我和她真的有要好到替對方煩惱的地步嗎?

  我看著松子的側面,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還是猜想著她究竟是在發呆還是真有什麼煩心事,又是什麼事情呢。是因為家裡發生問題,還是和男朋友吵架,或者說是因為沒辦法去吃到剛開幕的冰淇淋?

  真煩啊,要不是她上一堂課和我說什麼「你覺得為什麼人要活著呢?」這種話,誰會理她啊!不過,就是因為這樣,我現在關心她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對,才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想要關心同學而已。

  「松子,妳可以借我筆記嗎?」

  結果我脫口而出的竟然只是這樣的話,哪有人這樣關心同學的啊!不過,真的要說出「妳真的沒問題嗎?」這樣的話,總覺得會讓別人厭煩的吧,不只是面子問題,還有怕別人討厭自己的感覺。

  「沒抄。」

  「嗯......那就算了。」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就這麼被冷水澆熄,正當我苦惱接下來要怎麼辦的時候,松子把臉轉向了我這邊。

  「我問你喔......」她將目光與我的眼神交疊再一起,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我在等待她繼續說話的同時,她又將視線放到了地上,表情看起來有點失落,「還是算了吧。」

  「有事情就說啊。」我說。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看到她這樣扭捏的態度讓我莫名的火大,所以我就將目光移回什麼筆記都沒有抄的課本上頭。

  「沒關係,妳不說就算了。」

  「啊......好啦......」

  有時候覺得,女孩子這種生物真的很單純。她們如果擺出一副無所謂,沒什麼的態度,這時候只要假裝真的沒什麼的話,她們反倒會努力地讓你知道她們有多在乎。

  我又回頭看著她,而她露出一副有點為難的表情,看起來真的有什麼心事的樣子。

  「如果妳願意對我說的話,我就願意聽妳說。」

  「嗯......」她低垂著眉梢低吟著,雙手交握在一起,感覺有點不安,「我其實......很羨慕你......」

  「羨慕我幹嘛?」

  我記得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說實話,我這個人沒有什麼優點,一直以來都是無所謂的活著,日子也就這麼無所謂的過來了。沒有什麼煩惱,但也沒有太大的成就,真的沒想過有人會對我說這樣的話。

  「就......我覺得你好像過的很快樂。」她這麼說完以後,我反倒覺得自己被莫名的針刺傷了。

  「妳是想要婊我腦袋空空吧!」

  在我這樣吐槽完以後,她將頭緩緩抬了起來,眼神卻比剛才堅定許多。

  「才不是......我是真的很羨慕你。」

  「算了......那妳羨慕我這點幹嘛?」

  「......我覺得活著有點辛苦。」她輕輕地將眉梢垂下,像是在調整情緒一樣,胸口有規律地起伏。

  「可是我看妳平常也過得很快樂啊,怎麼會覺得活著很辛苦?」

  事實的確是這樣沒錯,我對她的了解雖然不深,但是平時生活在同一間教室的我們,大概都知道對方的一些事情。更別論我和她是坐在隔壁桌,平時看她也都是很開朗的模樣,她突然對我說這種話我真的覺得有點訝異。但是,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更想要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

  「嗚......」

  被我這麼說了以後,她發出了這樣的低吟,應該是被我說中,或者是我無意間刺傷了她吧,但我卻沒有想要住口的打算。

  「妳有那麼多朋友在妳旁邊,妳還有家人,還有男朋友吧?我之前聽說妳有男朋友的,他們都對妳那麼好,我不覺得妳有那個資格自暴自棄。」

  「可是......」她好像還想要說些什麼,想要反駁的聲音才剛脫口而出,我卻沒有停頓繼續說了下去,「沒有什麼好可是的吧。大家不是都這樣說的嗎,『快樂是一天,不快樂也是一天。』那妳幹嘛要讓自己過的不快樂?」

  「那是因為......沒辦法啊......」

  「什麼沒辦法啊?」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她說出這樣的話讓我感到生氣,或許是因為她明明那麼幸福,可是卻覺得很辛苦吧。明明擁有那麼多別人羨慕的一切,卻自以為是的自怨自艾,這樣說給別人聽反而是一種炫耀,對,是虛偽的高傲,可悲的假裝。

  「活下去要很多勇氣......」

  「妳還需要什麼勇氣啊?妳成績不是很好嗎?男朋友聽說也很帥,朋友明明也很多的,前陣子不是才剛得了文學獎嗎?」

  沒錯,像這樣的人沒有資格和我這種什麼都比不上人家的人來談辛苦,真正辛苦的明明是我們這種什麼都普普通通的人吧?

  「才沒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她用失落的語調說著這樣的話,然後原先緊握的手變成雙臂交叉放在胸前,「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

  「好不容易什麼?」我這麼問她,但是她卻又輕搖著頭,好像沒有打算說下去的意思。

  真讓人火大。

  「妳啊,真的過得太幸福了。就是因為幸福才會覺得自己不幸吧?就像有錢的人一直說自己沒錢一樣。」

  在我這麼說完以後,她似乎也沒有回話的打算,而我就這麼繼續說下去。

  「除了我以外,其實大家也都會這樣想吧。妳和全班的同學、妳的男朋友、家人問說妳到底幸不幸福,他們肯定也都會說幸福的。反倒是我們,像我們這種普通的人,才沒有像妳這樣的煩惱,不,應該說妳是自尋煩惱吧,我們這種人都不怕天塌下來了,沒想到妳還怕沒辦法好好活下去。」

  「妳如果真的覺得活不下去,那其實也算是一種自私吧?過的比妳慘的人比比皆是呢,如果他們看到妳這樣的話,也會覺得妳太幸福了。」

  面對我這樣的話語,她看起來好像還是沒有要回應的意思,即使只是我一個人乾發著火,也覺得有些沮喪。但這大概是因為她這樣的人讓我有這樣的感覺吧,比自己好的人說很羨慕自己,說活著很累,說這樣不幸福,無論是誰都會發火的。

  過了一陣子之後她還是開口了。

  「你真的覺得是這樣嗎......?」她這麼說著,表情和語氣看起來還是那麼悲傷。雙臂依舊交叉在胸前,視線移到地面,但又像是沒看任何東西似的,瞳孔彷彿失神般地沒有焦點。

  「是啊,既然都覺得活下去很辛苦了,就是不想活了吧?那既然有不想活的覺悟,那幹嘛不把這勇氣拿來好好活下去?」

  我試著說出這樣的大道理出來,以前聽別人這麼安慰別人過,現在由自己的口中說出來,總覺得格外的有道理。對啊,沒勇氣活,卻有勇氣死,這真的是很難讓人理解的事情。

  「你有沒有聽過一首歌?」

  然而,她卻沒有回應我的那個問題,只是丟出了另一個毫無關係的問題。

  「什麼歌?」

  「......自傷無色。」

  「沒聽過,我也沒興趣聽。感覺就是負面情緒滿載的人會聽的歌。」我這麼嗤笑著,忍不住還湧現出一種優越感,沒想到現在的我竟然也能夠鄙視像是松子這樣的人啊。

  「嗯......」

  她對我說的那些話似乎已經無力反駁,雖然我似乎說的有點過火了,但這樣或許才對她比較好,還是讓她認清現實,日子還是得要繼續過下去。才不是說幾句不想活了,就有人能夠拯救自己的。

  只是,我突然發現她好像在哭。

  「喂......怎麼了啦。」我試著這樣問她,雖然說她在哭,但其實沒有流出眼淚,只是身體在輕輕抽噎著,而且也沒有聲音出來。

  即使我這樣問她,她也依舊沒有回應,我仔細凝視著她的表情,像是悲傷但又像是混雜著很多種情緒似的,很詭異,難以形容的表情。但整體來說還是很難受的樣子。我看見她的眼睛好像正閃爍著什麼液體,在眼眶不斷打轉。

  但是並沒有流下淚來。

  該怎麼辦才好。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下課鐘聲竟然就在這一刻敲響了。像是宣告著某種結束,或是某種開始,一些人已經從座位上起了身,即使我們是坐在後排,但還是會被發現的吧。到時候該怎麼解釋才好,想到這些的時候,腦海一片空白。

  「松子~」

  遠處的座位聽到某個女生的聲音這麼喊著松子的名字,完蛋了,等一下走過來的話就會發現她正在哭的吧。然而,松子聽到了這個聲音以後,原先交叉在胸前的手抬起來對著眼部擦了幾下。

  「咦?松子妳怎麼了?」

  松子的朋友已經走到了她的旁邊,似乎直接無視我的樣子,只是看著松子用手臂搓揉著眼眶的模樣。

  「好像是眼睛跑進什麼東西,有點刺痛......」

  松子將手臂放了下來,令我驚訝的是,那副剛才的悲傷模樣完全沒有留下半點痕跡,取而代之的是面對朋友該有的愉快表情。

  「妳的眼睛有點紅耶,要不要去保健室看看?」

  「不用了......應該等一下就好了。」

  她突然就這麼起身,對朋友說聲想要去福利社這樣的話,就和她的朋友走了。但我很明白那是藉口,只是不想要面對我吧。

  只是,剛才的一切感覺就好不真實,對別人露出那副脆弱模樣的她,是真的她嗎?還是其實剛才的她才是真的?我想著這樣的事情,但只是想想而已,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情緒。

  不過,感覺我是搞砸了,安慰什麼的根本沒有做到。

  然後,等到下一堂課的時候,松子就沒有對我說過任何一句話,甚至連抬頭望向窗外的動作都沒有了,只是一直趴在桌子上。老師叫她起來的時候也沒有反應,她的朋友才幫她緩頰,說她今天可能不太舒服,老師聽完之後這才罷休。

  不只是這一堂課,下一堂課也是,就這麼持續到放學她才將臉從桌子抬了起來。

  「松子,那我們就先走了喔。」

  她的那群朋友互相勾著對方的手臂,感情好像很要好的樣子,在即將離開教室的時候對著松子這麼說道。

  「嗯,下次要陪我一起去吃喔!」

  松子也這麼神采奕奕地回應她們,語氣聽起來也有這麼一點遺憾自己沒能陪她們吃冰吧。

  「好~一定喔!」

  「嗯,一定。」

  直到松子這麼回應以後,那群朋友才離開了教室。不只是那群朋友,其他的人也都在放學鐘敲響以後陸陸續續地離開教室。

  現在的我也不是想要刻意留下來陪松子,但是總覺得就這麼丟下她一個人有點奇怪。不過,她其實根本不在意這些吧。

  姑且還是問一下好了。

  「松子。」

  「嗯?」

  「妳真的沒問題嗎?」

  聽到我這麼說,她反而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

  「說什麼啊,沒事的。」

  「沒關係嗎?」

  「已經沒事了......」她臉上還是掛著笑容,讓我很難將不久前在座位上無聲啜泣的她聯想在一起。她只是微微歪斜著頭,「我已經想通了。」

  「那就好。」

  原來已經沒事了啊。這樣就好了,希望今後別再胡思亂想些什麼了。我想要將這樣的話語脫口而出,但是話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還是先這樣就好了。

  嗯,這樣就好了。

  「妳不先回家嗎?不是有事情?」

  「我想要先在這裡弄一下手機,等一下就回去了。」

  「喔......好。」

  這樣就好了。

  明天,也會一如往常的校園生活吧。沒有太大的高低起伏,沒有多餘的悲傷和快樂,這樣的日子還是會一如既往的持續下去吧。

  「那我先走了,回去的路上小心。」在離開教室前的最後一刻,我這麼對著松子的方向說道。

  「嗯,我會注意的。掰掰,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最後,她就朝著我揮著手,那雙手在這瞬間變的好瘦弱,在空氣中揮舞著。而她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如同我和大家對她的印象,一直都是如此的笑著,很溫暖,也很幸福。

  像是道別,又像再見。
  然後到了學校,我才發現松子死了。

  就這麼吊死在我們的教室裡。

  我剛到教室的時候,屍體就這麼在我眼前懸吊著。然後一堆人圍在她的身旁,但是不敢靠近。
  不知道有沒有人通知老師還是報警,大家就這麼看著,好像只要這麼看著,一切就會好轉。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詞來形容我的感受。想哭、想笑、想生氣、想回家,到底想要幹嘛,突然又不知道自己想要幹嘛。那些感情一瞬間湧上心頭,讓自己頭暈目眩又想吐。

  該死。

  原來妳說想通了是這個意思啊!

  松子的手機不知道為什麼被放在我的桌上,沒有人敢去碰。然而,我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將手機的螢幕打開。

  上面除了一大堆的未接來電以外,沒有留下任何文字訊息。然後,她的手機有一首已經打開的歌,並沒有撥放,只是跑了緩衝。

  我睜睜地凝視著歌曲的名稱,然後看了一眼旁邊似乎只是呆呆站著看松子屍體的人群,視線又回到手機的影片上頭。

  手指點了撥放鍵。


要是誰都沒有期待,如果是這樣的世界就好
這樣的我光是活著就已經痛苦萬分
為什麼你還能夠這樣笑著呢?

以上圖片取自於這個自傷無色的PV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307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傷無色|自私|十六夜嵐|Zean|一生懸命

留言共 12 篇留言

乙君
我想了很多,打了很多字卻又刪掉了,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打出我內心的感受……o_q 不過說也奇怪,怎麼都沒有人哭呢?

10-21 06:32

十六夜郎
心情很複雜嗎?10-21 16:05
凍結
但是,松子這一堂課卻又是將視線撇向窗外,讓我莫名地"趕"到憂心。

10-21 07:12

十六夜郎
感謝更正^^10-21 16:05
♚king
好喜歡這篇w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喜歡

10-21 09:13

十六夜郎
嗯嗯 謝謝妹妹喔~~10-21 16:06
路西法的女僕
「妳如果真的覺得活不下去,那其實也算是一種自私吧?過的比妳慘的人比比皆是呢,如果他們看到妳這樣的話,也會覺得妳太幸福了。」

這種想法的人,最噁心了
因為全世界的人都比我慘,所以我就不慘?
痛苦根本不能比較,
每個人的承受能力都不同,
而且你不是對方,你永遠不能明白對方的處境。

10-21 10:39

十六夜郎
是這樣沒錯喔^^
痛苦這件事根本不能比較的,即使受傷害的程度有所不同
但是每個人能承受的能力都不相同呢。更何況,有些傷害或許沒有什麼,但那或許就是當事人的最大痛楚10-21 16:07
吉風翅
是說問在這邊問這個好像怪怪的
不過這不是夜嵐的作品中第一次死人的吧?

10-21 19:21

十六夜郎
是啊,很奇怪嗎xd10-21 19:24
吉風翅
因為感覺是嚴肅的作品
我卻只注意至今死了多少人⋯⋯

10-21 19:26

十六夜郎
呵呵…10-21 19:39
伏流也
會長,最近又開始翻看你的文了。

每次看到你憂鬱甚至負面的筆觸,都會覺得同憐的感覺,哀...最近經歷了很多,有好有壞,改天約出來聊聊,你的一百塊我還記得

10-21 20:36

十六夜郎
不不...老實說一百塊我已經忘記了
還是希望有機會一定要出來玩,你課業一定會有壓力吧,還有女朋友的事情,請好好加油10-21 21:08
嵪匛碓咯
完美是用壓力和痛苦去換來的

一堆藝術大師最後都得憂鬱症自殺了

近代的像是豆豆先生也是有憂鬱症...因為他是完美主義者...

我恨完美

10-21 20:49

十六夜郎
是喔,有些真的外表看起來超厲害的人
其實內心真的受了很多苦頭呢10-21 21:09
海綿傳奇
每次看大大的文章
心裡都會突然冒出很多想法呢

10-22 15:55

十六夜郎
謝謝^^10-22 17:12

感覺很懂女主角的心情,雖然他自殺了...

10-23 18:20

十六夜郎
嗯嗯…好好加油哦10-23 20:22
阿梁名言
會長大這篇讓我想起今天剛讀完的文學少女第一回 情節還真有點類似呢!

不過最觸動我的倒是男女主角聊天的部分 這種類似的事情我不久前才剛經歷過 真是...心痛阿@@

10-24 20:40

十六夜郎
謝謝,有空可以聊聊10-24 20:56
你阿祖
吃BP吧你XD[e4]

02-08 21:33

十六夜郎
[e3]02-08 21: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6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誌】關於自己的這件事... 後一篇:【新詩】學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860428 大家
各位好~我是BiGJohN,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就是又有一篇作品或是廢話出來了,有空不妨參觀一下喔~( ^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