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Tattoo (韓葉)

作者:鳶尾風信│2014-10-19 23:50:57│贊助:20│人氣:213

  ‧小提醒:OOC可能有、CP為韓葉、原作背景向、時間國際賽期間、有穿插回憶、和懷陽的合作生賀‧
 
  ‧祝諾亞生日快樂喲~\(≧▽≦)/~‧
 
 
 

  溫暖陽光和煦地灑落在身上,空氣之中飄散著微鹹的氣味,隨著浪花拍打在細白沙灘上的旋律隨風飄來。面對眼前這片湛藍而美麗的海洋與各種元素交織而出的充滿活力的氣氛,早已經換好泳褲且穿上輕薄外套的葉修,卻就這麼的坐在躺椅上,明顯沒有要下水念頭。
 
  依然是平時那副慵懶的模樣,沒有因為週遭的氣氛而產生了什麼變化。
 
  但也因為那幾乎和週遭氛圍相異而造成的顯眼,令經過葉修身邊的人都忍不住分出了些心神在他的身上。
 
  有些人就是不需要多做些什麼,就是會擁有令人不由自主的去在意的魅力。
 
  「葉修你居然還穿著外套,該不會是不會游泳吧?」從男子更衣間走出來之後,黃少天也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正在陽傘下享受著美好休閒時光的葉修:「要不要我來教你啊,保證絕對不會嘲笑你只要上交材料給藍雨就行了。」
 
  面對黃少天這明顯是學著自己來打劫一下材料的狀況,早已經看出對方不過就是說著玩的葉修,並不打算如黃少天的意,給出了他所想要看見的反應,而是以非常肯定的語氣回應著他:「呵呵,沒想到藍雨現在缺材料缺到要跟玩家打劫了啊。」
 
  「話說回來……少天你是從哪裡判斷我不會游泳的?看樣子需要多訓練下觀察力啊。」「葉修哥你們在聊什麼?不一起來玩嗎?」
 
  在蘇沐橙的話剛說完之後,葉修沒有給黃少天回應自己的機會,直接將注意力轉而放到了給出了一技漂亮助攻的蘇沐橙身上:「行啊,不過先說好我不會下水太久的。」
 
  話剛說完,葉修那修長的優美手指便搭在外套的拉鍊上,毫無猶豫地就這麼拉下拉鍊,使長年沒有接觸到陽光而顯得蒼白的肌膚就這麼曝露在外,那身白得刺眼的肌膚馬上便吸引著其他陸陸續續走出更衣室的選手們的目光。
 
  特別是在外套被脫下後,身後漂亮的蝴蝶骨上那顯眼不過的刺青更是讓他們所有人的目光焦點全都聚焦到了葉修身上的,那明顯表達出另一個人強烈佔有慾的刺青。
 
  『IM Your Glory』
 
  「你……」面對這自己沒有想過會出現的狀況,黃少天花了些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但找回來聲音卻沒有把冷靜也跟著找了回來:「臥草!葉修你這傢伙居然早就已經脫團了!而且還疑似是職業選手!居然都沒有告訴我一聲,不過沒想到你也挺浪漫的,居然會選這種來刺!」
 
  雖然並沒有開口去附和黃少天說出的話,而是就這麼的將自己的熾熱目光固定在葉修蝴蝶骨的刺青上,但熟識葉修的選手們內心中瞬間閃過的想法,基本上與黃少天所開口表達出來的意思並沒有相差太遠。
 
  震驚的情緒加上了那淡淡的、不知道該怎麼去描述的苦澀。
 
  在進行一連串的動作時,葉修也將在場所有人的反應都纳入眼中,但從他的神情上卻看不出有任何一丁點的變化或者是其他的情緒,除了在葉修的唇角微微勾起時,所給人的感覺似乎少了平時那存在感十足的嘲諷。
 
  並且多了幾分幸福與溫暖的味道。
 
 
 
  「老韓你這是要把我給賣了么?」
 
  葉修拖著懶散的身體不緊不慢地跟在韓文清身後,韓文清聞言後不置可否,只是徑自走在前頭,視線時不時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不斷朝四下張望著。
  
  他們走了很久,一直走到這樣一個人跡罕至的昏暗巷子裡也沒找到他們想要尋及的目標,但不論是韓文清還是葉修面上都沒有露出任何不耐的神色,縱使是葉修發出了抱怨他也沒有對此表現出煩躁。
 
  他朝前快走了幾步,與韓文清並肩走在一起,後者朝他看了一眼,葉修臉上那自從聽見他想帶他來幹什麼後浮出的神情一直都未曾消退,像個孩子一樣,為新奇的事物而表現出純粹的期待和興奮。
 
  過了不久,一家寂寞地亮著橫形招牌的房屋後門出現在他們面前,它就像是一家神秘商店一樣,用簡單不過的英文字體寫著「Tattoo」,並在鮮少人知的巷弄裡獨自經營著自家生意,蕭索得讓人幾乎感覺不到人氣。
 
  韓文清忽然伸出手握住葉修那同樣溫暖的掌心,並緊緊地相握了一下,葉修疑惑抬頭,就見那比他稍高的老對頭緊鎖眉頭,神情嚴肅得像是在深思什麼不得了的事。
  
  「葉修,你確定嗎?」他沉聲道。
 
  葉修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也回握了一下對方的手,臉上不無故意露出的譏諷,笑得讓韓文清心中的那一點猶豫瞬間煙消雲散。
  
  韓文清認識一些開刺青店的人,他們的技術爐火純青得讓那些自稱專業的刺青師自慚形穢,當然,這不過只是一些誇張化的說法,韓文清相信他們只是在向他保證,他們的技術是有保證的。但他從何認識這些人,若說他沒有丁點興趣實在說不過去,但也不過只是有點興趣罷了,還不到特別喜歡的地步。
 
  卻偏偏是這一點點的興趣,讓他起了想要與交往對象一同在身上刺青的慾望,刺青從古至今都有著一種特別的意義,如今將文字繪在身上的刺青藝術,更是帶有一種讓人著迷的魅力,這些富含暴力色彩的文化,是不是也有滿足心理上某些慾望的作用?
 
   好比說,在對方身上留下自己永久性的痕跡,一種佔有性的代表。
 
  葉修就那樣一邊開口奚落韓文清一邊被對方拉進了那家店裡,而他們究竟要刻些什麼,這個問題葉修實際上並沒有真的決定過,一切都由韓文清自行擇定,他不是不在意,只是有一點,像是希望韓文清高興就好的想法。
 
  畢竟這是韓文清所想要的,他對此並無什麼意見,而且對自己也沒有任何損失,但更重要的是,那只是一種想讓對方開心的心情。
 
  雖然他們已經過了熱戀期那種為了對方做什麼都好的一頭熱——可事實是他們連這樣一般人會有熱戀期都沒有經歷過,確認心意後開始交往,這些年,僅僅只是與彼此相伴著,一路上將那愈加濃烈和成熟的情意沉澱在心裡深處,讓它們發酵滋長,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一切都很簡單,那只是單純的重視,一種純粹重視著對方的舉動。
 
  「嘿你第一次來就是來閃瞎咱們的眼睛么?哎我的墨鏡都不知道在刺青途中碎了多少副了,你說是吧小天?」
 
  一名青年笑嘻嘻地倚在櫃檯邊看著韓文清與葉修兩人的離去,嘴上調侃的功夫不弱,面對葉修的嘲諷也輕鬆接下,即使曾被噎住也能從容地大笑起來,可見抗壓能力非常出色。
 
  「下次再來啊!我給你打個八折,你男友的肌膚很白啊不考慮刺個桃花在上面嗎?」
 
  揶揄性質的笑聲從身後傳來,葉修一邊回過頭朝那名店員揮了揮手,一邊跟上了酷炫離開的韓文清並一同步出了這家內裡氣氛曖昧的店家。
 
  「你朋友很不錯啊。」葉修呵呵笑了笑,下意識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根煙,然而下一秒就被韓文清給抽了過去,並聽見對方道:「他這是行業需要。」
 
  葉修不滿地看著韓文清手上那被搶走的生活用品,並沒有將話題繼續下去,而是就那樣步著和來時沒什麼分別的緩慢腳步離開了那條巷弄。
 
  身後的異樣感覺讓葉修真實地感受到其中紋身所帶來的分量,那串文字所代表的意義讓他心中有種無法言說的心情,但他們彼此間不需要什麼煽情的話語,或許今生相伴走過一輩子,就是最煽情的事了吧。
 
  用行動去證明,用日常去實現,像是對待他們的理想一樣,沒有什麼空頭支票,沒有虛假的付出,只是一段真情實意的努力,一段即使經歷波折也不會放棄的情感。
 
  這樣的心情,的確不需要什麼多餘的言語。
 
  「我去找找那間餐廳。」韓文清停了下來,對葉修說道。
 
  「啊?還是在這樣的深巷裡嗎?」葉修聞言露出了一臉嫌棄的表情,但還是勉強點了點頭,誰叫他們要回到停車的地點還有好長一段路呢,這不就地解決實在對不起飢餓的肚子,但他卻就這樣俯身往身後的電線桿上一靠,聲線慵懶:「我在這裡等你吧。」
 
  韓文清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還是忍下了將人硬拉著陪他尋店的慾望,他向前走了兩步,忽然又停下腳步望向葉修,語帶謹慎,「別亂走。」
 
  「老韓你以為哥是誰啊……」葉修無奈地看了他一眼,揮了揮手催促著對方快些離開,「再不去太陽都要下山了吧?」
 
  「嗯,有事刺青店的人會注意到的。」結果韓文清離開之前還是不忘回了葉修這麼一句,搞得葉修好像沒了他陪就會馬上遇到不測似的,弄得葉修都不想費唇舌繼續說下去了。
 
  畢竟若真遇到了什麼不懷好意的傢伙接近,這樣光線昏暗又偏僻的巷弄他的確是一位手無搏雞之力的戰五渣。
 
  忍不住又摸出了香煙,葉修並沒有將之點燃,只是把煙嘴含在唇間,解了點嘴巴想咬點什麼的慾望。
 
  暮色漸漸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濃愁起來,候鳥隨著季節群起飛過染上紅暈的天空,遷居到又一個地方,不畏自然變化地另尋他法繼續生活下去。
 
  葉修的耳裡忽然傳來一聲聲清脆的腳步聲,並且越來越近,來者並不止一人,在這樣寂靜的小巷裡顯得特別突兀而詭異,他不禁警惕了起來,該不會這麼倒霉,就這麼讓他不幸遇上不懷好意的人吧?而且一來還是一堆人?
 
  想起韓文清之前慎重的叮嚀,葉修覺得這事想來沒那麼簡單。
 
  可能在刺青店裡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到了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所以才會讓他不要隨意走開,另一種說法就是,千萬小心。
 
   果不其然,事先做好最壞的設想總是讓人在事發之後能夠以較為冷靜而清晰的思緒面對。
 
  一名穿著明顯與他人不同的高大男子走在最前方,身後跟了大概四個人,葉修心裡原本還有一些希望對方只是單純路過,但當他看到那名高大的男子發現自己後露出驚喜之色的眼神時,心裡猛地一沉。
 
  「真讓人好找,走得挺快的嘛。」那人笑得一臉淫邪,是那種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的傢伙,長得還算不錯的臉蛋以及那高大的身材,加上那自信過剩的說話語氣,讓人很輕易地就分辨出這群人究竟誰是領頭者。
 
  葉修仔細瞧看了兩眼,發現這些人都是方才那間店裡的客人,而且聽他剛才所說的話,看來他在那時候就已經決定在他離開店後找上門來,這種早有預謀的行為讓葉修不禁愣了愣,難不成韓文清真的在那時候就已經發現不妥?
 
  不僅僅是擔心這巷弄裡有可能會帶來的危險,他甚至在進了友人的店後也未曾放下過警惕心。還是說——
 
  他只是單純地發現了有人在注意著自己。
 
  「嘻嘻,是老大喜歡的類型呢?」男子的身後有人幸災樂禍般笑道。
 
  「老大太陽這都快下山了,你是要帶回去還是打野炮啊?」
 
  「胡說,老大哪是那麼沒文化的人?要也是帶回去好好調教吧?哈哈哈哈!」
 
  幾人就在當事人面前說著不堪入耳的話語,像是完全不在意葉修會怎麼想似的,連看向他的眼神裡都帶上了戲謔和蠢蠢欲動的邪念,想來他們對於這種事已然是慣犯。
 
  葉修聞言臉色一白,像是被嚇得沒了血色的臉上露出了警告意味的神情,身體微微朝後退了一步,卻是馬上就被對方的小弟們所察覺,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湊上前來,一下子被拉進的距離讓葉修猛地下定決心轉過身準備逃離。
 
  「哎呀呀,逃什麼呢?」一直沉默不語但視線從未從葉修身上移開過的男子輕而易舉地就在葉修邁開一步腳的那刻伸出手將對方的手臂緊緊抓住,葉修被這猝不及防的一捉破壞了身體的平衡,原本向前邁去的腳步踉蹌著朝那將他向後拉去的力道急退。
 
  好不容易穩住身體後,葉修耳邊響起了那些人的笑聲。
 
  「既然要成為我的東西就不能這樣啊……」男子像是很無可奈何一般搖頭說道,手掌不安分地摸上葉修的背部,並隔著布料輕摸了幾把,一邊還道:「要乖乖的。」
 
  「……」葉修張著口卻說不出話,對方摸到的地方正是方才刺青的部位,布料摩擦著肌膚所帶來的不適感讓他差點便輕吟出聲,他深吸口氣,扯開了一抹不屑的笑,轉過頭淡然微笑道:「說傻話呢。」
 
  「什!」男子訝異地睜大眼瞪著葉修,手上的力道驟然加重,男子身後的小弟也想著上前來教訓一下葉修,然而當葉修皺著眉欲掙脫對方的桎梏時,腰上忽然傳來的另一力道一瞬間便將他拉走,眼角閃過一抹陰影,直往身後揮去。
 
  一聲痛苦的呻吟從後傳來,似乎有誰跌倒在地的巨響傳來,同時間手上的力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前靠上的溫暖胸膛。
 
  「你們想幹嘛?」韓文清冷著一張臉,語氣不善地沉聲道。
 
  葉修的臉埋在韓文清的懷裡,他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對方胸膛裡那絕對不比自己心跳慢上半拍的節奏,全身緊繃起來的他攬在葉修腰上的力道很大,葉修甚至還能感受到韓文清的身體有著隱忍憤怒的顫抖。
 
  「哦、你男人?」男子扶著幾乎被那突然降至的力道所揍歪的鼻樑,忍耐著痛楚強裝冷靜地道:「怎麼樣,開個價讓給我吧?我還能給你比他更出色的人哦,啊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
 
  又是猝不及防的一拳,這一拳,幾乎成了韓文清身體下意識的動作。  
 
  「他是我的。」韓文清皺著一雙眉,可怕的怒容讓男子身後的小弟都起了退卻之意,他們都是欺善怕惡之人,在這道上混的,有誰不是懷著膽戰心驚的情緒走在刀口子上。他們善於從弱者身上尋找虛榮感,自以為是的態度讓他們不敢面對有著威脅的事物,社會的寄生蟲,不過如此。
 
  「啊、啊啊啊……!!!」但是,他們也是有體系的生物,有時候為了頂上之人,他們會甘願一頭熱地盲目向前,即使面前的路歪斜得厲害。
 
  韓文清全神戒備著,手上不自覺摸上葉修的後腦,並將他往自己胸膛上按去。
 
  然而咚的一聲,那露出猙獰面容的幾人忽然就被一節不知從何冒出的棍棒給敲暈,他們痛呼而出,面朝地狼狽地倒下。
 
  這轉眼間變化的情況讓韓文清怔了怔,一直到懷裡同樣也聽見響聲的葉修因為難以呼吸而推開他為止才回過神來,來人是刺青店裡的人,並且還露出了一臉鬆口氣的表情。
 
  地上倒下的人一共五人,那名男子不曉得什麼時候也被一併打暈了。
 
  「你們快走吧!耽誤你們了真不好意思。」韓文清認識的那人眨了眨眼笑道,臉上不無歉意,「下次來我肯定給你們打五折,趁警察來之前快走吧!你們也不想惹上這檔事吧?別擔心他們是慣犯了,警方的黑名單裡他們是常客,會有相應的處理方式的。」
 
  「這樣啊。」葉修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幾人,立場瞬間轉變讓他還有些適應不來,然而韓文清朝那人點了點頭後很果斷地拉著葉修走了。
 
  結果最終也沒能吃到任何東西,葉修還差點給那種糟糕的人抓去了。
 
  暮色漸濃,晚霞渲染著遼闊的天空,夕陽顯得特別耀眼。韓文清和葉修兩人走在靜謐的路上,餘暉照映著他們,像是為他們鍍上了一層金黃色。
 
  葉修的手緊緊地握著韓文清寬大的手掌,韓文清也緊緊地與他相握著,他們就那樣漫步在不斷吹拂著微風的路上,韓文清有點不太習慣這樣的氣氛,但他並不覺得葉修像是被方才的事嚇傻了。
 
  因為在那溫暖夕陽的映照下,葉修的側臉所勾起的分明就是一抹微笑。
 
  「老韓啊——」葉修忽然拖長尾音叫喚著心上人的名字,語氣裡透著愉悅,「我什麼時候成你的啦?」
 
  韓文清輕哼了一聲,他拉著葉修停下了腳步,並與對方帶笑的眼眸直視著,難能可貴地露出了笑容,「今天。」
 
  他空著的手輕輕地撫上葉修的蝴蝶骨後,細微的觸碰像是撩起了無法熄滅的火花,似是星火燎原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他們是走在光芒下的人。
 
  他們所追求的是真真正正的榮耀。
 
  「我們找一天到國外註冊。」韓文清認真地對葉修說道,語氣裡有種不容置疑,「我們結婚吧。」
 
  即使是一段被隱瞞起來的戀情,他們也在追求並希望著,總有一天正大光明地存在著,相愛著。
 
  夕陽之下,餘暉將兩人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葉修愣了一下,卻沒有回話。
 
  他只是笑了笑,湊上對方那一臉認真嚴肅的臉龐。
 
  靜謐無人的路上,有一對相吻的人影。
 
 

  伴隨著飛機起降的聲響,遠征世界的國家隊帶著榮耀的冠冕回到了他們的祖國,一走進機場的大廳耳邊便不斷地傳來一同並肩作戰的選手們的嘻笑聲,以及那些特地前來迎接征戰回來的他們的榮耀粉,眼前看見的是帶著熱烈目光注視著他們的榮耀粉,與在他們不在的期間留在戰隊上繼續奮鬥的隊友們。
 
  但對於葉修來說,最吸引他目光的是站在人群之外帶著笑意注視著自己的韓文清。
 
  在確定了韓文清的所在位子又觀察了下週遭的狀況之後,身為中國隊領隊的葉修就這麼憑藉過往累積下來的逃脫經驗,在沒有引起其他人過多的注意下就這麼的走到了自家男友的面前笑道:「怎麼樣啊老韓?」
 
  「很好。」韓文清在回應的同時牽住了葉修伸過去的手,感受著彼此都想念的體溫。
 
  面對韓文清這番舉動葉修沒有任何抗拒的念頭,反倒是也握住了他的手,感受著這有段日子沒有感受到的厚實感。
 
  雖然有察覺到了周圍向他們看去的目光與其中的打量,但韓文清和葉修依然維持著他們的互動沒有去在意那些瑣碎事,繼續自顧自地沉浸在屬於他們的世界:「他們看見刺青了呢。」
 
  聽見了葉修說的話,韓文清沒有太大的反應,僅僅只是哼了一聲,之後便俯身靠近葉修的耳邊低聲說了這麼一句。
 
  「You are mine.」
 
  聞言,葉修緊握了下韓文清的手,低聲笑了笑。
 
  即便沒有得到親口說出的回應,韓文清透過葉修的小動作便已經明白他所想表達的意思。
 
  「I am your.」
 
  兩人並肩走出了機場,又是一天溫暖的夕陽。
 
=======
 
諾亞生日快樂。
這篇生賀是懷陽和我獻給你的禮物,只是我代表發文而已OuO
 
【↓韓葉的刺青↓】
 

【此為韓文清心臟上的】
 

【此為葉修蝴蝶骨上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295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全職高手|韓葉

留言共 1 篇留言

藍兒
寫得很不錯
我喜歡OWOb

02-12 2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o4breez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拍什麼啦w(#゚Д゚#)... 後一篇:戀愛助攻 (周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in1412大家
我的漫畫很有趣~ 不服來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