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短篇】【艦娘】Reverb

作者:令和最初蘿莉控 17│艦隊收藏│2014-10-19 14:18:10│贊助:18│人氣:492
  在寂靜的房間中,迴盪著少女的嘆息聲。

  「提督……還沒回來嗎?」

  響坐在餐桌前,靜靜的凝視著玄關的門口。

  桌上擺著的是數道她辛苦製作的菜餚,只要等提督回來就可以開動了。

  雖然看起來不算是很美味,但是散發出的香味卻還是可以讓人食指大動。

  提督下午便出門開會去了,但是,明明說過會在晚餐前回來,卻到現在都還是沒有回來啊。

  滴答滴答──

  牆邊的擺鐘為規律的擺動著,為這安靜過頭的空間添加了一絲聲響,卻突顯了房間中的寂寞。

  響的視線先是飄向牆上的時鐘,接著又望向門口。反覆了幾次之後,她嘆了口氣──

  「繼續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先去洗澡好了。」

  為了避免灰塵或飛蟲,響用保鮮膜把盤子中的食物包好後,便離開了飯廳。

  接著她回到房間中,取出了臉盆和洗澡用具以及洗完澡之後要穿的睡衣,藍色的布料上有著白色雪花的圖案,呈現出了一種少女身上完全感覺不到的孩子氣。

  響進入更衣室,將待會要穿的衣服放在一旁,同時脫下身上的衣服放入「待洗衣物」的籃子中。

  嬌小的身體赤裸著,尚未發育的上圍十分平坦──明明是小孩子臉上卻是毫無稚氣,面無表情的撲克臉已經淡定到了異常的地步。

  雪白的肌膚帶著些微的紅潤,顯示她這些日子氣色還不錯,這是健康最好的証明。

  要說遺憾的地方的話,就是脫下衣服後腹部和背部四處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雖然在如此白皙的皮膚上留下傷口實在是暴殄天物,但響完全不介意,這是他在戰場上賣命過最好的証明。

  ──而且,不管再怎麼說,『只有』留下傷口也算是萬幸了。

  接著她拿著裝滿東西的盆子打開了澡堂的門,空曠的空間中只有她一個人,廣大的房間與嬌小的少女形成強烈的對比。

  洗淨身子,並在其中一個較小的浴池中放滿水後,接著響將頭髮盤起來,泡進了浴池中。

  空盪的浴場除了水聲迴響外,再也聽不見其他聲音了。

  曾經,泡澡是一件令響感到開心的事。

  但是,曾幾何時,這種感覺卻消失了。

  過去那十分熱鬧、充滿回憶的場所,如今只是寧靜到了極點,連水波所產生的聲音都嫌吵雜。

  響泡在水中,閉上雙眼,腦中想著之後該做的事情。

  曉死了。

  雷也死了。

  電也在自己的眼前,代替自己進入長眠了。

  除此之外,其他的很多人也都離開了。

  直到現在,只剩下她跟提督兩個人了。

  從以前到現在,響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戰役,也數度走到鬼門關前,最終卻是奇蹟般的復生──「不死鳥」之名可不是花瓶。

  然而,就算是不死鳥,卻無法守護住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

  稍微再說得更難聽點──就是把自己的妹妹推向前線而代替自己死亡的混帳。

  為了她們──這場戰爭,一定要勝利。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熱水中泡太久的響開始感到頭暈,才起身離開澡堂。

  牆邊的老鐘上頭顯示著「8點」,外頭的天色也是已經變成了一片漆黑,寥寥群星高掛在蒼穹之上,皎潔的明月照耀著夜晚的海面。

  提督還是沒有回來。

  響開始擔心了起來──莫非是提督在半路上發生了甚麼事嗎?

  「咳嚓。」

  正當響擔心時,玄關傳來門把被轉開的聲音。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響回答,「怎麼這麼晚?」

  雖然語調沒有任何變化,但與響相處許久的提督可以明顯感受到話語中蘊藏的怒氣。

  提督搔了搔後腦杓,尷尬的笑了笑,回答:「因為爭議很多,所以花費了比預期還要多的時間。」

  「發生了甚麼事嗎?」

  「這個嘛──先吃飯吧,肚子好餓喔。」提督想了一會兒,隨後打算把話題支開。

  響望著餐桌一眼,桌上的食物雖然用保鮮膜包了起來,但放了兩個小時大概也冷掉了。

  「我先把食物加熱──」響拿起其中一個盤子,卻被提督阻止。

  「沒關係,這樣吃就好了。」

  正所謂「飢不擇食」,經過了整個下午嚴肅的會議後,提督只想要快點填飽肚子。

  「啊,好的。」

  響重新將盤子放回桌上,撕開保鮮膜。

  提督迅速的添了一晚飯,隨後將筷子夾起一塊肉,放進嘴裡。

  「嗚啊,有股焦味啊。」

  雖然整體上來說是很香沒錯,肚子餓的人聞了都會食指大動,但是硬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就是有些些微的焦味。

  「對……對不起。」響立刻抱了歉,果然論做菜她還是比不過電。

  「嘛,這無所謂啦,畢竟是你用心做的啊。」提督又夾了一塊肉放入嘴裡,雖然同樣有些燒焦的苦味,但他完全不介意。

  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女孩子費盡心血完成的料理,豈有不吃的道理呢?

  響只是靜靜的在一旁,接過提督的空碗,為他盛滿飯後,在重新將碗交回給提督。

  一段時間過去了,提督才突然想到甚麼,開口說道:「對了,響,你也還沒吃吧?快點吃吧。」

  身為驅逐艦,響的食量不是很大,所以一兩餐沒吃也沒關係。

  既然提督肚子這麼餓的話,那就全部給他吃就好了吧,反正自己也不會說很餓──

  「痛!」

  突然間,額頭被提督用手指彈了一下。響只是用雙手按住額頭,隨後用著充滿委屈的眼神望著提督。

  「我說啊──不要覺得說『因為自己不是很餓』就一口都不動喔?」提督用著不悅的語氣說教:「加減還是吃一點吧。」

  「唔~可是──」

  「沒有甚麼好可是的。」提督打斷響的話,「如果半夜突然要出擊的話,在戰場上餓肚子會發生甚麼事──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了。」聽了提督的說明之後,響也跟著想像了一下,隨後點點頭。



  兩人用完餐後,響將所有的碗盤放進水槽,開始洗起碗來。

  而提督則是坐在一旁,靜靜的開口──

  「吶,響,你是怎麼看待這場戰爭的?」

  1937年7月7號,我國入侵中國,隨後中國便奮力抵抗,『中日戰爭』便就這樣開始了。

  很快地,戰火蔓延到世界各處。如今,戰事已經演變成了世界級的大戰。

  在提督眼中,這場戰爭爆發的原因,只能說是相當無聊又沒有意義。

  「……非贏不可。」響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用簡潔有力的句子說出了她的想法。

  「是嗎?」提督笑了笑,「那這樣子,戰爭會持續很久的吧。」

  「……」

  「如果戰事在維持下去,估計又會出現更多的犧牲者,耗費的資源也會以天價來估計──不論敵我都是呢。」

  戰爭在持續下去確實沒有益處──提督緩緩的道出了中肯的事實,這讓自私地、一心想要取勝的響不禁啞口無語。

  知道響也理解了狀況之後,提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開口──

  「在剛剛的會議上──我國已經宣佈向同盟國投降了。」

  吭啷──本來響用手抓著的盤子,就這樣墜落到了地面,發出了響亮的聲響,隨後應聲碎裂。

  突然間聽到了震撼事實的響,腦中突然一片空白。在最前面賣命的人就是她們,如今突然說投降了,自然是無法接受。

  「作為戰敗賠償,你的所有權將會轉交給蘇聯──雖然很突然,不過蘇聯的人明早就會來接你了。」

  不給響喘息的時間,提督迅速的說出了另一個晴天霹靂的事實。

  「…………為甚麼?」經過了一段長時間沉默,依然無法在腦中組織出一個完整句子的響,只是呆愣的發出了最簡單的單詞。

  「嗯?甚麼東西為甚麼?」

  接受到了這麼多衝擊性的消息,響已經失去理智了。她衝向前去揪住提督的衣領,隨後用著怨念的口氣再次開口:「為甚麼……要投降?」

  「很簡單啊。」就算被饗揪住衣領,提督也還只是從容不迫的攤手:「因為不會贏。」

  不會贏──這句話聽在響耳中可以說是等於否定了她的能力。

  艦娘為了戰鬥而生,為了勝利而死。如今勝利沒了,那還有甚麼好說的?

  平時都保持冷靜的少女,如今再也沒辦法維持下去了。

  「才沒這回事!」響激動的大喊,「最後一定會──」

  「一定會怎樣?」面對響的反駁,提督只是回以輕蔑的笑容,「你想說最後一定會贏嗎?別開玩笑了!」

  響頓時啞口無言。

  「你知道吧?幾天前同盟國在廣島和長崎投下的那兩顆炸彈。」提督繼續說著,「有那種東西,你覺得還有勝算嗎?」

  前些日子,美國的轟炸機在廣島投下了一顆新型的爆彈,其威力極為強大,僅僅一顆就造成了將近七萬人死傷,廣島頓時成了人間地獄。

  沒想到幾天後,美國又在長崎投下了同樣的爆彈,長崎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面對這種東西,就算有勝算,也會付出慘痛的代價,根本完全不划算。

  「如果戰爭再繼續下去的話,你也會犧牲的。」不給響開口的機會,提督又繼續說:「你希望我讓妳在一場毫無勝算的戰爭中死去,接著在為妳哭泣嗎?」

  縱使提督現在言詞犀利,但先前同伴死亡時,他也是相當的難過。

  現在響是他最後的依靠了,絕對不能將她推入死地。

  「……」響只能不甘心的咬著下唇,隨後用著近乎崩潰的語氣大喊:

  「……如果是這樣,那曉她們的死,又有甚麼意義!」

  響哭了。

  一滴無聲的眼淚靜靜從她臉上滑下,接著掉落到了地面上。

  自從曉、雷、電三人相繼在戰場上倒下後,第六驅逐隊中只剩下她一個人。

  原先響只是不斷的哭泣,等到最後眼淚哭乾了,才選擇用冰冷的態度把自己保護住。

  但是現在再也維持不下去了,辛酸的回憶在度湧現心頭,保護自己脆弱內心的冰牆跟著崩裂,響回到了過去──那個懦弱無助、不斷哭泣的少女。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響鬆開了抓緊衣領的雙手,留下一句「我先回房休息了」便離開了。



  響只是坐在床上,將臉頰埋入大腿,不斷的抽泣著。

  到頭來,自己還是沒有辦法為三位已死的姐妹復仇。

  而且,剛剛都把焦點擺在「戰敗」上,響突然想起了另一件方才被忽略的事──

  『作為戰敗賠償,你的所有權將會轉交給蘇聯──雖然很突然,不過蘇聯的人明早就會來接你了。』

  這代表甚麼?

  自己被賣掉了嗎?

  要被送去敵人那裡,不知道會受到甚麼樣子的對待──一想到這裡,響就不斷的發抖。

  而且明天就要去蘇聯了,所以今天是最後一天跟提督在一起嗎?

  明明今天晚上是最後一次在一起的機會了,卻說了很多任性又過份的話,這讓響的心理產生了一分內疚感。

  ……

  「去找提督抱歉好了。」


  時間是晚上十點,提督正躺在床上。

  不管怎麼樣,戰爭終於結束了。

  雖然戰敗了,不過和平卻也降臨了──即使無可奈何,但提督還是坦然接受了這個結局。

  那麼,既然戰火以熄,那麼終於可以不用每晚都提心吊膽,好好的睡上一覺啦!

  響跑回房間後,提督也立馬洗完澡,躺到床上去了。

  說起來,響明天就要到蘇聯去了。

  雖然有點不捨,不過如果這樣那孩子能夠活下來,那麼一切都已經值得了。

  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好好的跟她說聲抱歉啊。

  而且,還有很重要的東西沒說,就跑掉了啊。

  扣扣──房門傳來了幾聲敲門聲,「提督,睡了嗎?」

  提督走下床並打開房門,看到穿著睡衣、手中抱著枕頭的響站在門口。

  「怎麼了嗎?」

  「那個……今晚可以一起睡嗎?」響將臉埋入枕頭,掩飾自己的害羞。

  「嘛,進來吧。」提督回以一個無奈的微笑。

  以前鎮守府人還很多的時候,常常會有艦娘像這樣跟提督撒嬌。

  不過隨著夥伴減少,這樣子的情況也是漸漸變少了。

  響走到床邊,將枕頭放置在床上,接著便鑽了被窩。

  提督也將自己的枕頭稍微往邊邊拉一點,好給響多一點的空間。

  接著就是──一陣沉默。

  兩人都互相等待著對方開口。

  不一會兒,響率先開口:「我……真的很抱歉,剛剛說了很多任性的話,也做了無禮的事。」

  「不,我懂你的心情。」提督回答。

  事實上,他的想法跟響一樣。

  蒼龍、飛龍、曉、伊19、球磨、雷、電、大井、摩耶、武藏、鬼怒、大和──曾經生活在鎮守府中的大家,到底是為了甚麼死的?這些死亡又有甚麼價值?

  早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的話,又何必如此呢?

  不對,退一步來說,世界又何必存在著戰爭呢?

  「提督,我明天就要到蘇聯去了,沒錯吧?」響又問。

  「嗯,是啊。」提督淡淡的回答。

  雖然聽起來是冷酷的回應,但是響感受的到,提督是在隱藏自己的不捨。

  「這些年來,真的是很感謝提督的照顧。」響閉上雙眼,靜靜說著。

  從最一開始,響便和大家一起生活在這鎮守府。

  到了最後,所有人都離開了──始終跟她在一起的只剩下提督。

  「嘛──我也是啊。」提督搔了搔頭。

  這些年來,都是他們倆個在互相扶持的。

  如果其中一邊失去了另一方,估計馬上就會崩潰吧。

  「……不知道蘇聯那邊會怎麼對待我,一想到就覺得好害怕。」響在被窩中縮成一團。

  在怎麼說,蘇聯在這次的戰爭中也是敵人,或許自己會被當成人質之類的。

  「放心吧,俄國保證過會好好的對待你。」

  「……」儘管提督這麼說,響貌似仍然不放心,「我……果然還是不想離開提督。」

  「……你知道為什麼會議會開這麼久嗎?」提督突然丟出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問題,響則是搖搖頭回答「不知道」。

  「因為我不肯把你交給蘇聯啊,結果就當場跟長官吵起來了,還因此被降階了。」

  聽了提督的說明,響先是露出了有點意外的表情,隨後無奈的說:「……不要這麼亂來啊。」

  「真是的,妳可是我很重要的人喔?怎麼可以輕易交給別人呢?」提督別過臉,說出這樣的台詞他覺得自己一定會臉紅。

  「……」聽到了提督爆炸性的告白,響也紅著臉別過頭。

  「不過呢──」提督突然開口,「蘇聯有答應──十年後,就會放你回日本。」

  「咦?」突然間意外的好消息,讓響感到些微的震驚。

  「所以啊──我會等你喔,等著你十年後回來。」

  提督已經感覺到了,自己害羞到耳根子都紅了。

  「……謝謝。」響抱住了提督,「我會回來的──一定。」



  「響,好了嗎?」提督催促。

  他剛剛稍微花了一些時間幫想打包了些基本的行李,至於其他的東西蘇聯那邊會提供,所以就不需要準備了。

  「嗯。」響換上了蘇聯那邊提供的軍服,基本上與原本六驅的制服差不多,但整體配色和軍徽還是有比較明顯的不同。

  有別於原本充滿活力的感覺,蘇聯設計上以白色為主,藍色為輔,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

  「不過在出門之前──我想要先去一個地方。」


  兩人一同來到了附近的墓園,響走到其中的三個墓碑,分別擺上一束花。

  「曉、雷、電,好久不見了。」響望著墓碑,蹲下靜靜開口。

  響上次來拜她們三人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主要是因為每次來的時候她都會想要哭。

  ──但是,現在不一樣。

  響緊緊握住提督的手,感受的到從提督傳來的勇氣。

  「很抱歉,沒有辦法幫妳們取得勝利,最終戰爭還是輸了。」響的語氣中帶著歉意與不平。

  「另外,從今天開始,我也要去蘇聯了,所以不能來看你們。」響歇了一會兒,又繼續說:「十年後,我一定會回來看妳們的。」

  說完,響起身,接著向一旁的提督點點頭。

  「好了嗎?那我們走吧,響。」提督話還沒說完,響便伸出了食指抵在他的唇邊。

  「我不再是『響』了喔。」少女靜靜笑著,開口:

  「請叫我『Верный』。」



Reverb,名詞,譯作「殘響」。

本來以為會花很多時間來寫,沒想到越寫越起勁,結果一下就完成了。

這次的作品稍為「參考」了一下史實,主要就是想寫戰後的響。

(是參考喔,不要來跟我說史實怎樣怎樣的)

這次我覺得應該寫的不錯,至少中段寫到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鼻酸

後段的話就是一些放閃,因為沒寫過所以不是很清楚寫的好不好就是了。

最後,不要呼叫憲兵喔。這麼溫馨的場景還要叫憲兵,為免也太不懂得氣氛了。


字數統計:正文共5,854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288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

留言共 3 篇留言

oHyo
哇,情感表達方面很不錯欸,身為讀者而且不了解艦娘的我,看到一半都快哭死了[e3]
然後

不管怎麼樣,戰爭終於結束了。

  雖然戰敗了,不過和平卻也降臨了──即使無可奈何,但提督還是坦然接受了這個結局。

  那麼,既然戰火以熄,那麼終於可以不用每晚都提心吊膽,好好的睡上一覺啦!

  響跑回房間後,提督也立馬洗完澡,躺到床上去了。

  說起來,響明天就要到蘇聯去了。

  雖然有點不捨,不過如果這樣那孩子能夠活下來,那麼一切都已經值得了。

  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好好的跟她說聲抱歉啊。

這邊的人稱感覺怪怪的,一開始使用第三人稱書寫,不過後來突然變成第一人稱,會有點轉不太過來
,也說不定只是我書讀不多,理解有問題。我覺得在這段,用提督在自言自語的方式其實也不錯。

大體來講這篇超讚[e32]。話說「Верный」這怎麼念阿,不太了解艦娘[e26]

10-19 15:03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該怎麼說呢 其實每個人的寫作方式都不太一樣
這種細節的東西 只能夠說是每個作者的作風都不同 至少我習慣這樣寫

念法是接近「別魯」,不過通常都念「別府」比較多10-19 15:08
oHyo
恩也是,我亂建議也不太對,總之加油,這篇很喜歡。

話說響是你的小屋背景那位嗎?
嘿..嘿嘿嘿..

10-19 15:29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嘿屁
我老婆 不准亂動 懂?10-19 15:30
艾薩克U
那ㄍ 響給你 別府給窩 大家都很公平ㄅ

10-19 20:42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響=別府 所以都我ㄉ10-19 20: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gcobm101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教學】我流簽名檔製作法... 後一篇:【心得】不可抹滅的傳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a530大家
不定時更新ACG心得與小說讀後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