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SilverCarnival】★旅遊 - 【自訂行程-丹麥(END)】婚紗照

作者:茶葉梗│2014-10-16 02:46:39│贊助:30│人氣:291

有幾個小小事項請注意
※主線設定,奇幻有(相關設定請參照:DSBMK(後期))
※閃光有XDDD

------------------


自訂行程 - 丹麥哥本哈根   400000 (無公司補助) 一律為10天
統一加成數值  +100體力+40演技+40歌藝+50魅力+40才藝
旅遊串
上篇:【自訂行程-丹麥】永誓的戒指

------------------

  自上次攝影對決後,尚程浩始終找不到中意的相機,泠釉不知道從哪找來的零件,將原本裂開的單眼相機修理到完好如初,似乎還多加了些功能,讓尚程浩一秒也不願意放手,整天就是走走拍拍。似乎也因為這樣,他們的攝影工作上繳後,收到照片的負責人一通電話連連稱讚,兩人就得到不短的假期了。之後尚程浩就照獲勝後的條件,指導青漪拍照技術,青漪對拍照這件事顯得更熱衷,一次還險些掉到河裡去。
  一起活動這段期間赤霜顯然跟徐靜很和的來,不時就想找徐靜討抱抱,徐靜也樂的開心,這讓伊奴德和雪因肯也獲得不少的獨處時間。

  很快的,在丹麥遊玩的日子也到最後一天。



  伊奴德正經八百的坐在地毯,看著地上各寫著「陸上」和「天上」兩張紙條,認真嚴肅的沉思。
  「還有十分鐘。」雪因肯非常悠閒的端著咖啡坐在一旁,翻閱腿上有關下個行程倫敦的資料邊說,「你再不趕快決定要怎麼過去,從陸上坐車會來不及,到時候就只能搭飛機了。」
  「我知道,可是我還想去嘉士伯藝術博物館,但也想坐有歐洲之星的快車阿……」伊奴德猶豫不決的抓著他天生的捲髮掙扎,「在等我十分鐘…不,五分鐘就好了。」他瞪著地上兩張紙,彷彿這樣做就會有答案似的。
  雪因肯非常無奈的嘆了口氣,拿起手機開始查資料。

  扣扣!

  「哈囉!」敲門聲響起後,徐靜的笑臉就出現在門口,前去開門的雪因肯笑著。
  「阿姨你們回來了阿!」邊從對方懷裡接過玩累熟睡的赤霜,邊讓到一旁給其他人進來。
  「你們現在在做什麼?」她邊說邊往房內看去,行李已經打包好放在一旁,伊奴德則是還在瞪地上那兩張紙做抉擇。
  「在決定要怎麼去倫敦。」
  「搭飛機不就好了?」
  「是阿,」雪因肯非常無奈的嘆氣,「可是伊奴德說他想要坐歐洲之星,如果要從陸地上過去非得要十幾個小時,所以現在正在決定。」

  「喔……」徐靜想了想,「那你們搭飛機到法國巴黎,在坐歐洲之星到英國倫敦怎麼樣?如果加上等候的時間,應該才四、五個小時而已。」
  一聽到徐靜的建議,伊奴德一臉閃亮。
  「對喔!這樣的話我還可以去看博物館再回來拿行李都來得及!媽你太厲害了!」
  「既然決定了,你……」確定好行程了,雪因肯轉身叮嚀還在開心歡呼的人,雙肩突然被人壓了一下。

  「既然決定了,那就開始吧!」
  「什麼?」
  兩人看向突然接話的徐靜,對方臉上只是一抹微笑,笑得兩人心裡隱隱發寒。



  這裡是最後的目的地-羅森堡宮(Rosenborg Slot),是現今唯一開放的宮堡,它是一個紅色宮堡,向上伸出許多尖頂建築物,風格獨特。十七世紀時這個宮堡剛剛修建,還座落在哥本哈根郊外,四周闢為皇家花園,當時是丹麥國王夏季避暑的別宮,現在成為皇家珍寶陳列館,而其皇家花園也成為哥本哈根的羅森堡公園。

  「嘿…原來如此。」伊奴德看著眼前這座還有大自然相伴的公堡驚嘆,然後看向難得解說的青漪,一把抓住對方領子拎起,「這裡早就看過了!我想去的是嘉士伯藝術博物館,而且還讓我穿這樣是想做什麼啦!」
  一身純白潔亮的銀白色西裝,像是特意為了他訂做一樣套在他身上。雖說離模特兒還有些差距,但在這人來人往又不是舞台的地方穿得這麼正式,也很容易吸引周遭人的眼光。不過伊奴德也不是自願換上,原本還在討論行程,突然就被架走換上西裝載到這裡來,普通人都會暴怒。

  「好了,伊奴德,你在吵下去只會引來更多視線喔!」一旁尚程浩淡然冷靜的走來,然後拿了張照片遞到對方面前,「這給你看,冷靜一下吧!」
  「什麼……?」他好奇的接過手,上面以小島教堂當背景,一個黑髮男子摟著背對鏡頭的天藍髮的人,低著頭不知道是在說話還是擁吻,伊奴德瞬間刷紅了臉,「什麼?!你們什麼時候……還給我!」
  他伸手想要去搶,尚程浩早就知道對方會有這反應,立刻伸手壓著他的臉推開,「才不要,這可是關鍵時刻阿!一定要好好保存下來!」
  「什麼保存阿?!從小你老是愛拍那些奇奇怪怪的照片!」
  「真是沒禮貌,雖然說不上好看,但我可是很努力的將那些獨一無二、非常珍貴的畫面都保存下來阿!」尚程浩一點也不介意對方惱羞成怒的話語,更應該說他已經習慣這樣捉弄伊奴德了。
  也明白對方老這樣回應他的伊奴德實在沒輒了。



  「程浩、伊奴德!」
  一輛白色的休旅車停在入口處,徐靜抱著赤霜從前座下來後跑來,雪花糖跟在後面。
  「喔,來了,在這裡。」尚程浩揮揮手示意,徐靜有些喘。
  「抱歉,因為雪因肯臨時扭到腳了,所以花了些時間。」
  「誒?我去……」

  「不用,伊奴德。」徐靜擋在想衝過去看的人搖頭笑著,「你在這裡等,泠釉會帶他過來。」
  「可是……你們到底想做什麼阿?」
  雖說眼前的人都是他所信任的,但這樣不明不白就硬是要他接受接下來的事情,這點讓他很急躁。要是結果不如他意,要他翻臉也不是不可能。
  「把拔。」雪花糖舉高雙手拉了拉對方的白西裝外套,一張小臉開心興奮極了,「馬麻變的很漂亮,是我從沒見過的漂亮喔!」腦中詞彙不多的雪花糖,只能這樣形容他所看到的。

  伊奴德還是一臉困惑,不過雪花糖不會隱瞞真相,他稍微放下心,看向正開啟後座車門、似乎討論著要怎麼將人帶下車的泠釉。
  大概是討論出一個結果了,只見泠釉彎下身進後座伸手拿出一雙白色布鞋,放在地上後替裡面的人穿好,接著又從裡面抱出一團白色布料,讓對方抓著他的肩膀,小心翼翼的走下車。



  一身乳白色單調不失清雅的蓬裙禮服套在骨架有些大的身軀上,但顯然是有人改過尺寸了,緊身的部分不鬆不緊的貼合在身軀上,光裸出來的肩頭和肩膀上披著一件風衣防寒,原本應該散落在肩旁的天藍色頭髮被綁起,只到後頸長度的髮尾被蓋在微透明的頭紗下。一張白淨的臉只塗上乳液和唇膏,其餘什麼都沒有。以正式場合來說,這樣的妝扮完全不合格,但基於堅持反對化女妝、也不太適合化妝的人來說,這樣已經是最大的容忍極限,更何況現在也只是為了其他人想要拍照留念才答應上些點綴罷了。

  雪因肯抓著披在肩上風衣,一手扶著泠釉緩步走來,扭到腳這點小傷要恢復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大概拍完照片就要趕去機場搭飛機了。雖然徐靜跟他表示那裡有熟人可以請他們幫忙,但一向不喜歡添麻煩的雪因肯堅決不用,腳踝還在隱隱發痛就行動。不過在剛剛一眼看到穿著白西裝的伊奴德站在花園裡等,一瞬間他只想叫司機立刻載他到機場自己先飛到英國。

  並不是說他沒見過伊奴德穿西裝、自己也曾因為猜拳輸了被換上蓬裙禮服,只是要穿這樣正式站在對方旁拍出一系列的照片……老實說,他有些無法負荷這令人感到沉重用甜蜜的工作。
  扭傷的是腳踝,但沉重的是膝蓋,他有些緊張和不安,卻又隱隱期待對方的反應。一步步走到穿著白色西裝的人面前,最高只能盯著對方的嘴唇,頭都不敢多抬一公分。

  「好啦!我把哥交給你囉!」泠釉笑著,將搭在他手臂上的手移交給伊奴德。
  一雙紅瞳看了看,突然蹲下身,拉起蓬裙的裙襬。
  「伊奴德?!」旁邊的人看了都大為吃驚,伊奴德卻緊盯那雙只穿白布鞋的腳,然後伸手壓了壓左腳踝,引得雪因肯一聲嘶呼。
  「這隻腳嗎?會很痛嗎?要不要先冰鎮一下再拍?」他有些擔心的往上仰,對上那雙寶石藍的眼瞳。
  這讓雪因肯有些愣了愣,但也稍微放鬆了點,「沒什麼大礙,趕快拍一拍後早點上飛機,到時候再冰鎮就可以了。」
  伊奴德看著他會兒,似乎還想說什麼,卻也只見他微微一笑,「好。」



  負責拍攝的當然就是青漪,尚程浩雖也有拍攝幾張,但他大多都是站在旁邊看著青漪,然後在適時的糾正給予建議。身為平面模特兒的徐靜也會插手指導動作怎麼擺,伊奴德拍攝經驗豐富,幾乎不需要指點就會擺出最適當的姿勢。倒是雪因肯身體僵硬的像石頭一樣,就算徐靜直接上去幫他喬好,但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自然和怪異。就算青漪和尚程浩的技術再好,也還是拍不出他們兩人都滿意的照片。
  過了一段不順利的時間後,徐靜已經快暴走了,尚程浩眼看暫時沒有什麼進展,提議先休息一下再說,這才讓雪因肯鬆口氣。

  「馬麻,你很累嗎?」雪花糖抱著赤霜走來坐在旁邊,雪因肯只是無奈笑著。
  「還好,所以現在正在休息。」
  「看來你真的很不習慣鏡頭阿!」伊奴德邊說邊走來,將一瓶水拿給他,雪因肯接過手喝了一口。「不過我沒想到你會答應,是因為我媽勸說的關係嗎?」
  「與其說是勸說,不如說是一哭二鬧三上吊了……」想到徐靜邊哭邊以遺憾終身的理由哄騙他穿上新娘禮服,雪因肯就是一陣腦門抽痛。「真覺得阿姨其實可以去演戲了。」
  伊奴德苦笑幾聲,「哈哈哈,想像得到,媽從以前就是這樣,徹底發揮女人淚線發達的功能。」

  「唉……」雪因肯只能嘆氣以對了,接著看到一隻手裙襬拉高,撫上他的左腳踝。
  「還會痛嗎?」對方輕輕壓了壓,他搖頭。
  「大概是一直坐在草地上的關係,現在不怎麼痛了,只是感覺有些不順。」
  「是嗎?那就好。」伊奴德笑著,確定對方不會痛了,雙手開始替對方的腳踝按摩。「待會放輕鬆,忍耐一下,我爸他們有拍到一張滿意的照片就可以了。」
  「嗯……」雪因肯看著對方溫柔替他按摩的動作,「你喜歡嗎?」
  「嗯?」

  「我剛剛一直在想阿姨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的原因,也知道這種衣服的意義。但是自從上次因為我的關係,而取消原本要拍照的預定之後,你就再也沒有提起過要拍,可是剛剛看你似乎很樂在其中,我以為你是因為討厭這種事情才沒跟我提出。」
  「我很喜歡。」伊奴德笑著,手上依然溫柔的揉著對方左腳踝,「應該說,我一直都想跟你拍結婚照。但是你不喜歡女裝,光你性轉後穿了快一個月的女裝,我是想你可能短時間內不想再碰,所以我才沒有提起。其實原本打算這個月旅行完後還有十幾天,就跟你提起拍照的事情,只是我沒想到會被我爸媽提早。」

  「這樣阿……」他想了想,「那……你喜歡嗎?我穿成這樣……」
  伊奴德看著對方低下的臉,在乳白色的衣服襯托下,臉上的羞紅格外明顯。他放下對方的腳,拉好裙襬蓋上,然後將自己的身子移到對方旁坐好。
  「當然喜歡。」他將嘴附在對方,低沉著嗓音說出自己的感覺,「我一直、一直都在幻想著有這一天,這是以前無法實現的幻想,但在這世、在這個觀念平等的國家實現了。我頭一次這麼感謝一切,也感謝你,肯留在我身邊,成為我的妻子。」

  低沉的嗓音和誘惑人的情話,雪因肯深深覺得對方比他還像惡魔一樣,誘惑他,「我……」
  「噓……」伊奴德一手指放在對方似乎又要扯開話題的嘴唇上,「我知道,所以你別說。現在,你只需要專心聽我說,我愛你。」接著,他更靠近對方耳邊,用更小更低沉的嗓音說了幾句話,就連在一旁的雪花糖都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
  只見雪因肯的臉更加深紅,寶石藍的眼無法鎮定的四處游移,最後閉上了眼,將人推遠些。
  「夠了,別再說了……」
  「為什麼?你以前從頭聽到尾,還能罵我的不是嗎?」他抓住對方的手腕,明知故問的雙唇在對方掌心滑動。

  「……那是以前,你明明知道我現在,已經不可能在跟那時候一樣看待你了阿……」
  看著對方低下的臉彷彿下一秒就會滴出水的樣子,伊奴德無奈一笑,伸手摸著對方紅熱的臉,「好了,別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我也不可能跟那時候一樣對待你,放心吧。」
  「……你這討厭的傢伙。」
  「謝謝稱讚。」



  大概聊了許多,讓原本緊繃不已的身子漸漸放鬆,一陣涼風吹到些微冒汗的頸肩,這讓雪因肯感到有些涼意的打了一聲噴嚏。伊奴德伸手搓了搓對方露出來吹風的頸肩,然後又摸摸對方的臉。
  「還好嗎?是不是冷了?」
  「還好。」他握著對方貼在他臉龐上的手,從心裡感到暖意。
  「那我們趕快拍一拍,就把衣服換回來吧!」
  「好。」

  之後的拍攝行程順利多了,雪因肯也不太需要徐靜指點就能自然而然的擺出姿勢,這次很快就拍到好幾張令人滿意的照片。

  在丹麥的最後一天就在拍照留念下結束了。



------------------
下篇:【英國倫敦】赤霜的check in
完整版另放QOOZA

耶斯!!丹麥之旅寫完啦!!>D<///
所有的參考連結都貼到十月行程表,想更深入了解的可以前去看
六月時埋的梗全都扔進去了,簡單結論來說
就是讓這兩隻到丹麥去結婚了XDDD

下一篇就要到英國倫敦去囉~開心XDDDD
我想英國倫敦最著名的應該就是大笨鐘和貝克街,不過我還想加入另一個元素
然後主劇情來說會有些沉重灑淚心絞痛(誒等等XD"""
有興趣的人可以拭目以待ˊv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公會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255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西班白袍咖啡香
雪因喵的婚紗啊啊啊啊wwwww/////恭喜伊雪^q^修成正果((欸你###

10-16 10:31

茶葉梗
謝謝咖啡~終於揭幕雪因肯的婚紗啦>////<
雖然這兩個孩子的交往程序跟別人顛倒XDDD10-16 13:11
喵芭渴死姬
終於喔喔喔
雪因肯越來越誘受人妻惹WWWWWWWW
下一篇要虐虐樂了嗎?XDDDDD

10-16 22:38

茶葉梗
終於名正言順的成為人妻啦XDDDDD
有虐虐,不過要說樂的話....可能要到馬爾地夫才有樂了ˊvˋ10-17 00:29
Rinoa (閉關中)
終於變成人妻了wwww恭喜
是說把拔馬麻幹的好阿!!

10-17 09:20

茶葉梗
謝謝~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了XDDD10-17 14: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jijk2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ilverCarni... 後一篇:[賀圖]生日賀圖三連發X...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