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ール 或守篇

作者:尽きぬ水瓶│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2014-10-13 12:23:33│巴幣:10│人氣:1130
 
 
 
至今為止,我看過了許多愛的形式
 
 
夜刀神十香的愛、鳶一折紙的愛、四糸乃的愛、時崎狂三的愛、五河琴里的愛、
八舞耶俱矢與夕弦的愛、誘宵美九的愛...許許多多的未來
 
愛...到底是什麼,為了理解而收集的資料已經齊全了
 
將收集到的資料解析......結論是.....
 
 
──────解析失敗,再度實行──────失敗.....
 
 
...還是沒辦法解析愛為而何物嗎,明明資料已經十分完整了...
 
愛到底是什麼......應該已經由士道與她們的未來所得到的資料中得知了才對
 
士道所紡織的"愛"...與她們的約會,
真不可思議,光是想著五河士道的事、就不斷有雜訊出現...
 
.....!?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直覺嗎
 
...說的也是,如此簡單的事、我卻還沒實行過,我自已本身並沒有約會的體驗
 
恐怕、要理解愛真正的的意義、也許正需要這麼做也說不定
 
...在那前方、也許就能明白了也說不定,"愛"到底是什麼
 
在我身上偶爾發生的雜訊般的感覺,那份正體、如果就是愛的話.....一定、能明白什麼
 
再一次的.....重新開始吧
 
這次、就由我自已跟士道約會,為了明白────"愛"是什麼
 
 
 

 
 
士道睜開雙眼後、看見眼前彷彿是電腦世界一般的空間
 
感覺自已只是丟在這裡,在那之前的事、什麼也想不起來,就只是突然的漂流在這
 
突然、眼前出現了一道光,從光裡頭出現了一名白衣女孩
 
 
「你、是...?」
 
「我無論如何都有想知道的事情」
 
「────那個、難道是...」
 
明明沒看過眼前的女孩,但士道卻記得這個女孩
 
然後、連同她的願望也────
 
「五河士道,與你在一起的話,一定能找到答案,因為這麼相信、我要問你────」
 
 
 
你.....願意愛我嗎?
 
 
 
對於白衣女孩的質問,士道點頭表示願意
 
 
 
(畫面消失)
 
 
 

 
 
1st day
 
 
 
早上、士道從床上慢慢醒來,回想起自已好像在做遊戲測試時被關在電腦世界
 
之後與一個不可思議的女孩...或守鞠亞相遇後,大家也跟著一起來到那裡
 
 
「...什麼、原來是夢啊,說的也是、那麼不切實際的事怎麼可能會是現實,去做早飯吧」
 
 
就在士道下樓梯時,卻聽到有人在下廚的聲音
 
一到客廳,就發現琴里一臉不悅的坐在沙發上、在她身後下廚的是.....
 
 
「.....那個.....鞠亞?」
 
「是的」
 
 
那果然不是夢啊
 
 
 
「啊咧、不過,為什麼已經是早上了? 我昨天的記憶明明只到白天而已啊...」
 
「在那個時間點、世界就重新再來一次了,現在的早上是初期設定時的start時間」
 
「...也就是說、在那個時候"新遊戲"就已經開始了,也就是遊戲第一天」琴里補充說明著
 
「原來如此...」
 
「.....那麼、為什麼妳會在我們家呢?」
 
「是為了觀察士道,必須在盡量接近的地方觀察愛的形成與養成」
 
 
奇怪...她之前不是一直稱呼我的全名"五河士道"嗎、為何改變稱呼方式了呢...
 
 
「為了監視士道是嗎、.....嘛、也罷,總之、直到達成妳的目的為止就陪陪妳吧」
 
「原來如此、鞠亞是為此才在我們家的啊」
 
「.....士道,這孩子有說過自已叫做鞠亞嗎?」
 
「咦? 是啊,或守鞠亞,希望別人稱呼她鞠亞不是嗎」
 
「是的,是我這麼希望的」
 
「...是這樣嗎? 嗯...嘛、算了」
 
「那────那些早餐是怎麼回事?」
 
「是我準備的,我現在就排在桌上、請稍等一下」
 
「是鞠亞做的?」
 
「是的,士道請先坐一下吧」
 
「這樣啊,鞠亞.....竟然會做料理....有點意外呢」
 
「這是把至今為止的資料以無差別的方式重現出來後的結果,
與士道做的比較起來應該不會遜色太多」
 
「這還真是相當有自信呢、士道明明只有料理能稍微自豪而已」
 
「只有料理...妳還真是過份啊」
 
 
話又說回來,"至今為止的資料"是怎麼回事.....好像快想起什麼似的...
 
 
「嘛、總之先吃也可以吧,接下來還得照日常生活那樣去學校才行」
 
「說得也是...,謝謝妳、鞠亞」
 
「不會...這只是預測士道你們早上的行動所做的對應而已」
 
 
鞠亞用有些害羞的臉蛋看著士道,雖說是人工精靈、
但這樣一看就跟普通的女孩子沒什麼兩樣,真的是...不可議的孩子
 
 
「那麼、我就不客氣的享用了,我開動了」
 
 
在士道合掌的同時,鞠亞也同樣合掌重覆那句話
 
接著三人便開始享用起鞠亞製作的早餐,其味道與士道料理的相似度連琴里都感到驚訝
 
 
在吃完早餐後,鞠亞開始洗盤子、雖然士道想幫忙但卻遭拒
 
於是只好跟琴里坐在沙發上討論今後的事,就在討論到一個段落後
 
洗完盤子的鞠亞也加入談論的行列,並提出了一個方案
 
 
「...能跟我、約會嗎?」
 
「咦? 與鞠亞嗎?」
 
「確實、如果觀察愛的育成,能從外側得到很多的情報,
可是、若是實際體驗的話,應該能明白更多不明白的部份才對」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呢」琴里
 
「.....所以說、要由我跟鞠亞約會嗎?」
 
「這個世界裡作為約會對象最合適的人選......士道,只有你而已了」
 
「確實是這樣也說不定...」
 
 
就如同鞠亞所說的,在這個世界裡不是NPC的男性就只有我一個...
 
 
「嗯~~這樣也不錯不是嗎?」
 
「琴里...,就算妳同意、要是到時候我做不好的話可不知道會怎麼樣喔?」
 
「嘛、最終的判斷就交給士道你了,這樣做也許是逃出這裡的捷逕也說不定」
 
「這...確實直接體驗會比較好也說不定.....」
 
「是的,這樣的話對於愛也能期待得到有意義的資料」
 
 
問題是...我到底能不能好好做到呢...再迷惑下去也不是辦法
 
「好、就這麼做吧」
 
「是的,非常謝謝你,我這邊不能強迫你、所以請由士道自行決定」
 
「嗯、既然決定了、就趕快去學校吧,或守、妳也要去學校對吧?」
 
「是的,我是以作為轉校生的設定遍入士道的班上」
 
「與鞠亞同班啊,那其他人也是一樣在同一個學校嗎?」
 
「是的,那樣的話對於狀況的構築會比較有意義」
 
 
這還真是...有種風雲湧起的預感.....
 
 
 

 
 
出了家門,在精靈公寓前面已經聚集了一堆人(精靈)了
 
十香劈頭就問士道或守是否也要一起去學校,士道簡單的回答是
 
四糸乃則是被賦予教師的職責
 
八舞姊妹重新確認了一遍鞠亞的目的,士道在一旁幫腔要大家好好相處
 
琴里看了看四周,發現還少了三個人,但應該都能在學校遇見
於是大夥決定前往學校
 
 
 
路上,鞠亞被問起作為轉學生要轉進哪個班上
 
鞠亞回答要去士道的班級後引來了八舞姊妹的不滿
 
畢竟全員同一個班級會引起混亂,所以琴里也是以跳級的方式被遍入二年三班
 
反正休息時間大家都會過來,也沒差那些時間
 
不久後、眾人就在路上遇見了狂三
 
在狂三說出眾人必須儘早離開這個假想世界後
 
士道看見鞠亞的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是至今為止士道所見到的鞠亞中最像人類的表情
 
 
 
到了校門口,這次是遇上了美九
 
而美九一看見鞠亞的可愛模樣後百合癖忍不住發作開始邀約鞠亞一起去喝茶
 
之後再兩個人一起慢慢的說上話......
 
一旁的士道吐糟美九說怎麼立刻就開始搭訕了
 
 
 
在來到走廊下後,設定上身為教職員的四糸乃與轉學生的鞠亞則是前往教職員室
 
當士道說出自已很期待與鞠亞成為同學後,鞠亞露出了些許害羞的表情
 
 
 
士道等人繼續前往自已的教室,這時折紙也從四班的教室內走了出來
 
似乎是來調查校內有無危險物品的,士道汗顏的說辛苦了
 
而根據調查結果,雖然沒發現什麼危險物品、卻發現了教室內多了幾張桌椅
 
士道對折紙說明那應該是給狂三跟鞠亞的座位、折紙也同意這個回答
 
接著士道瞄向折紙手裡抱著的那件衣物,向折紙詢問為何她會抱著自已的體操服
 
折紙回答自已是在檢查有沒有危險物品
 
聽到這,士道不免懷疑折紙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提早來學校的...
 
 
之後、在折紙與十香爭吵"誰能與士道一起通過只能同時容納兩人的門"時
 
士道一個人先行通過進教室了...
 
 
 
到了早會時間,四糸乃努力的拉大聲音為大家介紹轉學生
 
 
「我叫或守鞠亞,請多指教」
 
 
班上立刻引起了一陣新的騷動、其中.....
 
 
「我有問題、或守妹妹是從哪裡來的呢?」殿町率先發動攻勢
 
「從哪裡...? 是從士道的家裡來的」
 
 
糟糕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五河! ? 該不會....? 該不會又是!!!?」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一樣,
我是在士道的家吃過早餐後再一起來學校的」
 
「到到到、到底怎麼回事啊、五河!? 要求說明、快點給我說明!!!」
 
「別說兩次啦! 那個.....總之鞠亞、剛才的問題是指妳在轉校前住在哪裡的意思啦」
 
「原來如此,不可以把問題如同字面上的解釋嗎,不過、我的認知應該是正確的沒錯」
 
「啊?」
 
亞衣:「從五河的家裡來的...到底怎麼回事? 而且還一大早就在一起.....」
 
麻衣:「而且還已經如此親密的對話了,實在相當可疑,難道十香醬出現了新對手?」
 
美衣:「竟然在轉學生轉學前就出手了,真受不了─────」
 
「嗚...不是的,這是.....那個,鞠亞之前一直住在外國,回日本是突然決定的,
所以在雙親因為工作還沒辦法回來之前暫時由我們家幫忙照顧她...」
 
 
很明顯的,大家都露出一副懷疑的表情,別無它法的士道只好望向鞠亞要求支援
 
 
「..........就跟士道說的一樣,我的父母因為工作暫時回不了日本,
所以才委任有來往的五河家照顧我」
 
「什麼!? 是這樣的嗎!?」十香驚訝的喊著
 
「我說妳啊,明明知道真相怎麼還那麼驚訝」
 
「那、那個.....那麼、或守同學就坐在後面的坐位」
 
 
在四糸乃的誘導下,鞠亞往指定坐位上前進,但卻在經過士道身旁時停了下來
 
 
「士道,我剛剛的做法正確嗎」
 
「啊、老實說幫了我一個大忙,活下去真是太好了...」
 
「雖然對於說謊這件事本身有些在意,但這也是為了幫助士道」
 
「為了、我?」
 
「有人遇到困難時就會去幫助他,這是士道的行動原理不是嗎?」
 
「......確實是這樣呢,謝謝妳、鞠亞」
 
「欠我一次喔」
 
「我說妳啊...」
 
「那、那個......請快點坐好...!」四糸乃用著稍微嚴厲的語氣說著
 
 
就在鞠亞就座後,殿町立刻就搭話說著...
 
「或、或守同學,好像住在五河家的樣子...沒關係嗎? 沒被做什麼奇怪的事吧?
這傢伙可是對女性而言最差勁的存在啊」
 
「殿町────別在本人面前說我的壞話啊」
 
「我不要緊的,殿町宏人,若你擔心我的話、就請教我這所學校的事情吧」
 
「咦? 我? 是我嗎?」
 
「是的」
 
「非非非、非常樂意! 我殿町宏人、為了或守同學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這樣啊,非常謝謝你」
 
「太棒啦啦啦啦啦、我的春天總算到來了! 嗚哈哈哈哈....」
 
 
殿町...即使是在這個世界、也一樣叫人同情.......
 
 
話又說回來鞠亞她跟大家的關係很不錯呢
 
跟昨天見到她的時候比較起來感覺落差很多,昨天感覺起來似乎不帶什麼感情的樣子
 
但現在不僅感情豐富,甚至還多一了種可愛的感覺
 
跟那個總是看著夜空的鞠亞比較起來────嗯? 有過這種事嗎?
 
 
「怎麼...記憶有些違和感的樣子......,應該是錯覺吧」
 
 
 

 
 
之後、在課堂上,十香與折紙依然隔著士道互瞪爆電光
 
而狂三則是在士道後面輕聲細語誘惑士道,但都被士道無視掉
 
但還是有些在意鞠亞的情況而偷偷瞄向她,卻發現她正在認真做筆記
 
就連老師出問題她也願意舉手回答,但卻反過來出問題把小環老師給考倒了
 
經過士道提醒後才以這部份跟課程無關來蒙混過去,鞠亞還忘回頭對士道笑了笑
 
 
 
中午,由於士道沒準備便當、一行人決定去販賣部購買麵包
 
相較於知道販賣部競爭率而先前去的折紙,十香還在原地想著要買什麼麵包
 
鞠亞卻說無需擔心買不到這件事
 
 
到了餐廳,八舞姊妹及美九跟琴里已經到齊了
 
夕弦不可思議的問著不知為何今天的販賣部人氣這麼少,多虧這樣輕鬆的就買到麵包了
 
這時鞠亞兩手抱著的麵包走了過來,士道連忙問她是不是做了什麼
 
鞠亞回答自已把最初的人群疏散掉了,不這麼做的午餐時間就要過了
 
士道又問今天早上鞠亞不是才說過要盡力重現日常生活什麼的
 
鞠亞卻覺得這點變化跟平常並無太大不同,就結果來說也沒人感到困擾
也就是所謂的ALL OK
 
士道雖然在心情上覺得有些複雜,但還是姑且接受,
之後提醒鞠亞若大家不需要購買時就讓疏散的人潮回流
 
鞠亞在同意後也說自已本來也有打算這麼做
 
這令士道覺得鞠亞比起之前又變了一些,
但隨後又覺得奇怪自已為何會對認識不到一天的鞠亞有這種感覺
 
簡直就像是之前就一起看著她成長一樣.....
 
 
 

 
 
到了放學時間─────
 
 
「士道,這樣學校就結束了對吧?」
 
「嗯,不過我沒加入社團就是了,可能不怎麼有趣吧?」
 
「不會、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天,不過.....還不夠」
 
「不夠? 不夠是指什麼?」
 
「─────愛」
 
「的確在那方面還沒有任何進度啊...」
 
「為了知道愛是什麼、需要再踏進一步才行」
 
「再踏進一步?」
 
「士道,請告訢我你的選擇吧,然後、能讓我看看嗎?」
 
「看看?」
 
「只有兩人渡過在一起的特別時間的話......,士道與對方能夠抱持著同樣的好感嗎?」
 
「只不過、如果那個對象是我的話......也能夠做到嗎?」
 
「鞠、亞?」
 
「請選擇吧、士道,你、能夠教我愛是什麼嗎?」
 
「我.......說的也是......」
 
 
.....鞠亞自已若覺得這是必要的話
 
而且...我也想知道更多有關鞠亞的事,既然這樣、答案就只有一個了─────
 
 
「鞠亞、跟我一起去約會吧」
 
「...是的,是為了達成約定對吧」
 
「啊、嗯.....嘛、有過這種事嗎?」
 
「人情債也做的有價值了」
 
「妳到底再說些什麼....」
 
「是祕密喔」
 
「.....鞠亞、好像經常露出笑容了呢」
 
「我表現出感情很奇怪嗎?」
 
「不會、沒那種事,不如說、笑容跟鞠亞非常合適喔」
 
「是、是這樣嗎,總覺得...有些害羞」
 
「用不著覺得害羞啦,好了、要先去哪裡呢?」
 
「想去的地方、是嗎」
 
「嗯、雖說是約會,但若只是跟鞠亞在路上走走也不太好,
所以才想問問鞠亞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我想要好好的看過街上一次,可以嗎?」
 
「就這樣可以嗎?」
 
「是的、那樣就夠了」
 
 
 
就在士道與鞠亞在商店街上邊走邊看
 
鞠亞雖然對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有所把握,但卻沒實際好好看過的樣子
 
就在這時...
 
 
「啊、這不是兄長大人嗎」
 
「嗚哇、真那!?」
 
「您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呢?」
 
「稍微散步而已啦,哈哈...」
 
「是嗎、那麼您身旁的女性是什麼人呢? 該不會、又是新的女朋友吧?」
 
「不對不對、鞠亞並不是那樣的,只是她有些事拜託我而已」
 
「...鳴(嘟嘴)」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真是的、兄長大人出手一向很快、我還在擔心呢」
 
「這根本是建立在誤會之上的擔心啊!」
 
「........士道,我們快走吧」
 
「咦? 喂、鞠亞.....等等啦!」
 
不等士道把話說完、鞠亞就那樣走掉了
 
士道不得已只好跟真那道歉後趕忙追上...
 
 
 

 
 
「士道,我只是你認識的人而已嗎?」
 
「不是啦,只是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才好...」
 
「我是士道的約會對象,即使如此、也只是單純認識的人而已嗎?」
 
「啊、嗯...那就────感情很好的友人...這樣吧」
 
「.....那是、總之我就暫時接受這個說法吧,可是、明明在約會中,
就算是妹妹、將目光移至其他女孩子身上實在不是什麼值得稱讚的行為」
 
「不...對方都已經跟我說話了我也沒辦法吧?」
 
「...不可以」
 
「對、對不起...」
 
「士道你得在多理解女孩子一些才行」
 
「哈哈...常被這麼說呢.....」
 
「(嘆氣)...」
 
「鞠亞、對不起! 下次開始絕對會注意的!」
 
士道雙手合十低頭向鞠亞致歉
 
「.....絕對、要尊守喔」
 
「嗯、所以請原諒我吧」
 
「.....一直說這個也不是辦法,就原諒你吧,不過、作為交換...」
 
「作為交換?」
 
 
 
 
 
 
「要在教我更多更多的事喔、士道」
 
 
 

 
 
夜晚,士道買好晚餐的材料正打算回家時,卻在半路上看見了身著黑衣的鞠亞
 
雖然士道出聲呼叫,但對方卻無視士道離開了
 
情急之下,士道只好將購物袋隨便丟在路邊自已追上去
 
到了高台公園後...
 
 
 

 
 
「哈哈、你果然來了呢,真不愧是五河士道」
 
「? 妳是.....鞠亞嗎?」
 
「你覺得是這樣的話,那就是這樣啦?」
 
「不對...雖然很像、但不對.....」
 
「咦~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呢?」
 
「那傢伙、不會露出這種試探他人的表情」
 
「...原來如此,你相信或守鞠亞是嗎,相信正在改變的"她"...」
 
「正在改變? 怎麼回事?」
 
「是我這邊的事,對你來說雖然微不足道、但我來說卻相當重要」
 
「就說了、妳到底是.....」
 
「是或守喔,我是或守,那麼、拜拜囉,五河士道」
 
 
說完、黑衣或守就那樣化作光粒子消失在士道面前了
 
留下諸多疑問的士道
 
 
 
回到家後、鞠亞出來迎接令士道安心了不少
 
隨即問鞠亞剛剛是否有出現在高台公園那邊,但得到果然是一直待在家裡的回答
 
令士道更加的確信那個或守並不是鞠亞
 
 
 
晚餐後、鞠亞出外看星空
 
士道也趁機問了她是否有姊妹,鞠亞回答自已沒有那樣的記憶
 
之後、在約好明天也要一起約會後,漫長的一天終於結束了
 
 
 

 
 
拉塔斯托克艦橋,令音與神無月
 
 
 
「...嗯,出現了跟至今為止不一樣的數值呢,這說不定是...」
 
「說的也是,總算看到攻略成功的一絲希望了嗎?」
 
「...是這樣就好了,.......嗯、這是?」
 
「怎麼了嗎?」
 
「......沒事、沒什麼」
 
 
 

 
 
2nd day
 
 
 
早上,士道醒來發現身邊有個抱起來柔軟又舒服的東西
 
心想可能是抱枕之類的,有種抱過一次就不想離開的感覺
 
就在士道正打算這樣睡回籠覺的時候...
 
 
「嗯...」
 
「...嗯?」
 
 
 

 
 
....這!?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
 
 
在睜開雙眼看見面前的是鞠亞後,士道嚇得睡意全消了
 
過了一會兒,鞠亞睡眼惺忪的起來,向士道道早安
 
士道問鞠亞為何會在自已床上,鞠亞回答────
 
 
「約會後的關係.....也就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有著在日常中在同一張床上渡過的記錄存在,
考慮到我跟士道現在的關係、不如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為什麼會達成這個結論啊......,不如說、就算是男女朋友但還是學生的話就NG了啊!」
 
「不、沒有那種事,士道過去不也有著同樣的經驗嗎」
 
「那是.....琴里的話算在安全範圍內吧,耶俱矢跟夕弦是擅自潛入...不、還是別提那個好了...」
 
「怎麼了嗎、士道?」
 
「沒什麼...,所以說、妳是為此才跑進來的?」
 
「是的,之後就那樣在你的身邊打擾了」
 
「別一副沒事的口氣說這種話啊...」
 
「實在是非常有魅力的夜晚呢........」
 
「別作出那種會讓人誤會的反應啦!!!」
 
「開玩笑的」
 
 
竟然懂得開這種玩笑、到底是受誰的影響啊...
 
 
「可別再像這樣突然跑過來了,對心臟不好」
 
「我知道了,既然是士道的期望,雖然很遺憾、但也只能放棄了」
 
「會覺得遺憾啊...」
 
「當然了,這也是一種信賴深厚的行為...,為了明白愛所需要的行動」
 
「但還是有道義上的問題,而不是輕易就嘗試的事」
 
「這並沒有觸及任何法律,沒有任何問題,
就算在現實中是違法的好了、在這個世界也沒有能追究的法條、不會讓它存在的」
 
「為什麼會這麼頑固啊.....,確實這也不是什麼不應該的事,
不過、要是被誰給看見的話...」
 
「我已經看到了喔,非常仔細的」
 
「咦、琴里!?」
 
「就看見可愛妹妹的臉色來說你的表情還是失禮」
 
「對、對不起」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經過、不過你還蠻有一套的嘛、士道,
要是一直以來都這樣的話就幫了我們這邊一個大忙了呢」
 
「啊...琴里、妳在生氣嗎?」
 
「才不是這樣的,好了、起床了就快點去做飯吧」
 
「不、琴里...這並不是我做了什麼.....」
 
「狡辯就免了,只要攻略順利的話就無所謂,...只不過、要是今天的早餐沒有我愛吃的話,
我可能會一個不小心就把這件事當話題給拋出去囉」
 
說完琴里就走出房間了,留下士道來不及挽回琴里的呼喊...
 
 
 
早飯時間,士道與琴里討論了一下關於鞠亞的變化
 
對於士道在鞠亞身上感覺到的違和感,琴里要士道先記在心裡
 
待鞠亞收拾完餐桌後,對士道提出提早出門的請求
 
似乎是想跟士道單獨上學、途中還想繞去其它地方
 
在琴里的允諾下,士道就這樣跟鞠亞一起出門了
 
 
 
與士道一起出門的鞠亞顯得相當高興
 
在繞遠路的過程中,對於路上所見的小貓小鳥,鞠亞都覺得很新鮮
 
比起觀測、還是自已親眼看看才能得到更多的東西,鞠亞深深的這麼覺得
 
 
在公園稍作休息並享受秋風後、兩人再次前往學校
 
 
 
然而、到了學校卻發現精靈們加一個人類女孩全都在校門口等著士道
 
眾人們在察覺士道是跟鞠亞一起出門之後紛紛上前質問
 
看著被包圍的士道,琴里則是一個人先行離去了...
 
 
最後在士道大喊在托下去就要遲到後才解散
 
 
 
到了中餐時間,基於早上的後續,士道又被眾人灌爆腸胃
 
就在眾人不死心的繼續展開攻勢之際、鞠亞給士道遞上一杯茶
 
其行為引起眾人的危機感(正妻之位被奪走)
 
就在鞠亞自爆自已跟士道一起睡覺後,令士道剛喝下去的茶水噴了出來
 
 
「士道哥...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的、四糸乃,妳別誤會.....」
 
「士道,我不打算責備你,不過、為了平等、也跟我在早上做那件事吧」
 
「才不做咧! 還有我們也不是那種關係,根本沒發生任何事」
 
「說到底從剛才開始各位就一直以自已的欲求為優先,沒有考慮到士道,請再多明察一些」
 
「啍啍啍、確實是這樣呢」
 
「不過、這跟與達令一起睡根本是兩回事不是嗎?」
 
「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就聽著、或守跟士道一起睡了不是嗎!?
或守、之前琴里不是說過這種事不是說不應該了嗎! 」
 
「我自已並沒有這麼說」
 
「嗚嗚嗚.......」
 
「琴、琴里、幫幫我收拾這個情況吧.....」
 
「我吃飽了,那麼、哥哥,要是耗太久的話可是會遲到的喔? 我先走了」
 
「等、琴里...!? 可惡...既然這樣的話.....」
 
見眼前的情況已經覆水難收,士道只好使出三十六計,逃離了現場
 
 
「啊、等等啊士道!」
 
「等等、士道,還有、一起被單裡渡過的好日子正在等著你」
 
「不會讓你逃跑的喔,士道的所有權是在八舞我們的手上」
 
「追走,到哪裡都會追著你的、士道」
 
「士、士道哥,請等一等」
 
「啊、達令,逃跑也沒有用的喔」
 
「真是的、真吵鬧的一群人呢」
 
 
 
...........
 
.......
 
...
 
 
 
 
放學後,好不容易在與精靈們各個說明後才跟鞠亞在校舍裡頭會合好進行今天的約會
 
今天兩人來到的是商店街內某家內,鞠亞好奇的一邊詢問士道一邊四處看著
 
下一站來到服飾店,不知為何店員將兩人誤認成兄妹,
鞠亞在聽見後顯得有些不高興、就那樣拉著士道離開店裡了
 
接著就一直沒在說過什麼話,兩人就那樣走著走著...到最後來到了電影院前
 
鞠亞朝看板看去,上面貼著一對彼此捥著手的男女、似乎是戀愛電影的樣子
 
士道心想正好可以轉換鞠亞的心情,於是便約鞠亞去看該部電影
 
但就在看完電影後.....
 
 
「...被騙了」
 
士道覺得有種受騙的感覺
 
原因在於看板海報上明明看起來像戀愛電影,但實際上演的卻是恐怖電影
 
那張看板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對不起、鞠亞,妳還好吧...?」
 
「是的......不過、還真是相當有迫力呢」
 
「嗯...我也有好幾次嚇了一跳呢,那麼、我們走吧」
 
「是的,那個...士道」
 
「怎麼了?」
 
「可以捥手嗎?」
 
「...我知道了,來吧」
 
「是的,非常謝謝你」
 
說完士道將手作出讓鞠亞捥住的樣子,而鞠亞也高興的捥住士道的手臂
 
「對不起,我真的沒想到剛才的那部電影會是恐怖片,是不是還在害怕?」
 
「不會,並不是因為那樣的關係」
 
「咦? 那為何...」
 
「.....這樣的話,看起來還會像兄妹嗎?」
 
「......啊?」難道鞠亞她...
 
「鞠亞,妳之所以看那張看板並不是因為在意電影嗎....」
 
「是的,是因為看版中的男性與女性,將手捥在一起」
 
 
的確在片中那兩人是戀人角色...
 
這麼說來,要求捥手也不是因為害怕...
 
 
「士道,現在的我們、看起來像什麼關係呢?」
 
「不、那個......哈哈哈....誰知道呢」
 
 
將手捥在一起的兄妹....應該很少吧.......
 
 
 

 
 
「等會兒要去哪裡呢?」
 
「說的也是...如果要吃晚餐的話、我有調查過的店家」
 
「車站前店家的英式菜單在情侶之間很受歡迎」
 
「咦咦!? 那個有點.....抱歉,我沒帶那麼多錢.....」
 
「嘻嘻」
 
 
 
 
 
 
「剛才那是玩笑啦、士道」
 
「啊...鞠亞,你竟然整我」
 
「嘻嘻,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想看看士道困擾的樣子」
 
「嘛...是無所謂啦,不過還真讓人驚訝,鞠亞竟然會開玩笑」
 
「是這樣嗎?」
 
「嗯,稍微嚇了一跳,......那、到底現在要去哪呢?」
 
「說的也是......」
 
 
 

 
 
「去哪個安靜的地方休息一下吧?」
 
「休息.....這應該不是大人的玩笑吧?」
 
「...? 什麼意思?」
 
「沒有、抱歉,請忘記吧.....」
 
「...?」
 
「別追究了,比起那個、去高台公園如何,
在那裡比較能靜下心來,現在去的話也能看到夕陽」
 
「是的,那麼我們走吧」
 
 
 
高台公園內、黃昏時刻
 
士道與鞠亞看著夕陽,士道讚揚著夕陽的美麗
 
直說自已明明是被這個世界所禁錮,但卻感覺不到有那回事
 
聽見士道的發言,鞠亞露出悲傷的表情問士道果然還是想回現實嗎
 
士道給予肯定的答案,畢竟也不能就這樣一直待在這裡
 
此時士道想到若我們回去了,鞠亞會變得如何,會從此一個人待在這裡嗎
 
變成那樣的話,自已又該怎麼救鞠亞呢
 
就在士道想著這些事的時候,鞠亞提醒士道差不多該回去了,士道這才回過神來
 
 
只要能將遊戲的故障修好的話,不如何時都能登入,這樣一來也就可以一直見到鞠亞了吧
 
如此想著的士道在回應鞠亞後便一起回家了
 
 
 
深夜、士道想著今天與鞠亞經歷的種種,正打算要就寢時
 
 
鏘、鏘
 
 
奇怪的聲音不斷的從窗戶那裡傳來,好像是有人用小石頭敲打窗戶的聲音
 
士道打開窗戶一看,發現是黑衣的或守
 
或守在看見從窗戶探出頭來的士道後,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下來
 
士道決定前去會會她,前往家門外
 
 
「.....到底有什麼事?」
 
「啊哈哈、很漂亮的星空嘛,真不錯呢、晚上的約會」
 
「妳在說什麼......這種時間還出來外頭會感冒的」
 
「怎麼可能會生病呢,這裡是我的世界耶」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沒錯」
 
「吶、五河士道?」
 
「什麼事、黑衣的」
 
「那種稱呼方式不會太粗暴了些嗎?」
 
「我知道了啦,什麼事、或守?」
 
「要好好的,教會我"愛"是什麼喔」
 
「妳在說什麼、這是當然的啊,不是約定好了嗎?」
 
「這樣啊,說的也是呢」
 
「怎麼了?」
 
「.....啊、沒什麼、那麼、我就告別了,再見」
 
說完黑衣或守就那樣跑走了
 
「啊、喂! 等等啊,妳到底是什麼人?」士道連忙追了上去
 
「啊哈哈、我就是我啊,或守喔」
 
留下這句話,當士道追到轉角處時,或守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士道不死心的繼續在夜晚的街上尋找著或守的身影
 
但還是毫無所獲,就在士道放棄後回到家門口時,看見鞠亞也在家門口
 
 
「鞠亞....妳睡不著嗎?」
 
「.....總覺得、有什麼在呼喚我的感覺」
 
「呼喚妳? 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也許只是多心了」
 
「這樣啊、那.....回屋子裡去吧,可能會感冒的」
 
「是的,夜也已經深了、回去吧」
 
「嗯,該睡覺了,今天不會再進到我的被單裡頭了吧?」
 
「這部份我不能保證...」鞠亞一臉不高興的說著
 
「真的假的...」
 
「因為知道了跟士道一起睡的話、讓人感覺非常放鬆」
 
「我又不是抱枕.....」
 
 
 

 
 
3rd day
 
 
 
早上,士道一醒來就聽見旁邊傳來陣陣打呼聲
 
但依然不願意面對現實的故作他言
 
直到實在是無法再無視那個聲音後,士道才把被單翻開來
 
果然又是鞠亞睡在旁邊...
 
 
 

 
 
雖然士道試著叫醒鞠亞,但鞠亞還是沒醒來
 
無奈之下,士道只好試著搖醒鞠亞,過程中還體會到鞠亞的輕盈與柔軟(?)
 
但鞠亞還是搖也搖不醒,不想又被琴里狀見這個景象,別無它法的士道只好使出最終手段
 
用棉被蓋住鞠亞的臉部妨礙她呼吸,過了一會兒、鞠亞才終於清醒
 
似乎是為了整理資料才睡的這麼熟
 
就在士道稍微安心一些的時候,遲遲等不到兩人的琴里又進了房間
 
對於眼的景象,琴里似乎也懶得再說什麼
 
在跟鞠亞簡單道早安後提醒士道要好好負責照顧她便下樓去
 
 
 
吃完早餐後,由於今天是休假日不需要去學校
 
士道問鞠亞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而鞠亞依然是回答想跟士道約會
 
聽見這個答案令士道有些不好意思,接著又問是否還有其它想做的事
 
鞠亞想了想又回答想跟十香等人出去玩,畢竟自已也沒有跟年紀相彷的女孩一起玩的經驗
 
但這樣一來就沒辦法跟士道約會了
 
正當鞠亞煩惱時,琴里突然插嘴進來說只要兩邊都一起去就行了
 
聽了琴里的提議,鞠亞眼睛為之一亮、回過頭問士道的意願,而士道也同意
 
決定好了之後,由於琴里今天有事不能去,要士道與鞠亞先去做準備
 
自已則負責聯絡今天比較沒事的人一起去,今天沒去的人則排到明天
 
 
 
在集合地點的車站前,鞠亞與士道先行在哪兒等著
 
過了一會兒,首先來到的是十香、接著來的是耶俱矢跟美九及狂三
 
在確認今天的人員到齊後,眾人出發前往今天的團體約會(?)
 
 
來到商店街後,十香的目光立刻被新品麵包吸引過去
 
美九則是直問著能不能去有可愛女孩的女僕喫茶店內
 
耶俱矢...似乎想去什麼奇怪的店逛逛,狂三直著內衣店要士道幫她選新的內衣
 
面對眾人的要求,士道大喊著要大家冷靜點,就在這時...
 
 
亞衣:「啊啦太太、妳看見了嗎,又是五河耶」
 
麻衣:「今天也帶著一票人呢,五河後宮團」
 
美衣:「是故意要給人家看的吧」
 
 
「偏偏在這種時候來了一群麻煩的傢伙們...」
 
亞衣:「麻煩是什麼意思啊」
 
麻衣:「喔喔,很敢說嘛、五河」
 
美衣:「看來有必要修正那張嘴呢」
 
「糟糕被聽見了,抱歉、現在沒空管妳們」
 
「那個...該怎麼辦才好呢」鞠亞擔心的問著
 
「用不著擔心的,只是同學之間稍微嘻鬧而已」狂三補充說明
 
「這算是嘻鬧嗎?」
 
「是啊,話說回來士道同學真的是相當有人望呢,大家都沒打算認真的責備士道同學呢」
 
「士道有很多的朋友...這是好事嗎?」
 
「這就不知道了呢? 比起我還是參考其他人的意見比較好吧、對吧十香同學?」
 
「嗯、嗯...?  是啊,朋友很多的話是好事喔,有活力會讓人感覺很開心喔!」
 
「什麼時候已經吃了這麼多...十香同學、真厲害」見識到十香的食量、美九嘆為觀止的說著
 
「朋友很的多的話會很開心....是嗎....」
 
 
就在這時、士道總算擺脫了衣字三人娘回到眾人身邊
 
接著問鞠亞接下來想去哪裡,但...
 
 
「(緊盯著...)」
 
「怎、怎麼了?」
 
「聽說士道有很多朋友,剛才那三人也是嗎?」
 
「朋友...算是吧,真要說起來她們比較算是十香的朋友才對」
 
「...」
 
「那個~我有個提案的說,首先幫鞠亞找找洋服怎麼樣,
好像都沒看過她穿其它衣服───」美九舉單手說著
 
「喔喔、我也正好受到同樣的天啟呢,既然這樣、就讓我來為妳披露神之衣的所在地吧」
 
「衣服啊...可以嗎、鞠亞?」
 
「無所謂,不對、我也想去看看」鞠亞笑容滿面的說著
 
 
啊咧.....她剛剛好像特地修正自已說過的話,是我多心了嗎
 
 
「那好吧,那就先去找家看起來不錯的店吧」
 
「既然這樣的話、就去那家我很中意的店面吧! 我來帶路~」
 
「拜託妳了」
 
「嗯啍啍、鞠亞美眉老實的樣子好可愛」
 
「跟妳真是完全不一樣呢」狂三吐糟的說草
 
「嗯───妳剛才說了什麼嗎?」
 
「沒有、我沒說什麼,嗯啍啍啍啍啍.....」
 
「啊、啊哈哈哈哈哈...」
 
「總之先走再說吧,美九、拜託妳帶路了」
 
「是的───那麼往這邊喔」
 
 
 
到了店裡,士道覺得這家店意外的普通
 
美九看見士道的表情察覺其想法,鼓起臉說偶像在平日也只是普通的女孩子
 
最重要的是找自已穿的舒適的衣服(因為E Cup衣服難買嗎?)
 
而另一邊,十香與耶俱矢正積極的幫鞠亞選衣服,令鞠亞有些不知所措
 
狂三則是拿了件性感內衣要給鞠亞試試,雖然士道強烈反對
 
但狂三卻以內衣是女性最有力的武器為由令鞠亞對此產生興趣
 
士道連忙要鞠亞別再深究,並說今天主要是來找適合約會的衣服,
內衣什麼的就等下次再說
 
這時美九跳出來自願幫鞠亞選適合的服裝,狂三也表示願意幫忙
 
不甘被排除在外的十香與耶俱矢這時也跳出來要求挑戰
 
由於選擇衣服的工作已經交給了美九與狂三,所以士道交給她們挑選飾品類的工作
 
 
待挑選完成後,過一會兒、鞠亞也換上了大家選擇的衣物
 
從試衣間裡走了出來
 
 
 
 
 
 
「那、那個、看起來怎麼樣...」
 
「喔...喔喔!!」
 
「士道、說一些更加具體的感想吧,這是你的工作喔」耶俱矢如此提醒士道
 
「說的沒錯、士道同學、這種時候應該要好好的對女孩子說出自已的感想才行喔」狂三跟著附合
 
「啊、說的也是...,那個、很可愛喔,鞠亞、非常適合妳」
 
 
 
 
 
 
「真的..嗎? 沒有那裡很奇怪吧?」
 
「到實際看見為止前是有些不安啦、但這樣一看覺得非常不錯呢」
 
「猜中達令的喜好真是太好了,造型是我跟狂三同學一起選的喔」
 
「順帶一提帽子是我選的」十香追加說明
 
「我選的則是過膝襪! 啍啍啍、從魔性的雙腿衍生出的絕對領域,好好感受其魅力吧」
 
「你覺得如何呢、士道同學?」
 
「老實說真的嚇了一跳」
 
「其實、我也嚇了一跳」
 
「鞠亞也是嗎?」
 
「是的,明明只是穿著不一樣的衣服而已、卻有種高興的感覺,
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原來如此...這樣啊」
 
「士道明白這種感覺嗎?」
 
「並不是那麼難懂的事,被這樣溫柔對待的話,任誰都會感到高興的」
 
「我也可以理解那是什麼...是這麼回事嗎?」
 
「嗯、可能是這樣...不、一定是這樣的」
 
「原來如此、這是....這就是....高興嗎?」
 
「鞠亞、妳感到高興的話我也覺得很高興喔」十香興奮的說著
 
「我也是喔,接著、幫鞠亞妹妹選出這身衣服的我們、達令也要給些獎勵才對喔」
 
「啊? 那是什麼...我沒聽說過啊?」
 
「啊啦啊啦、士道同學只是在一旁等待著而已,只有我們付出勞力有些不公平呢」
 
「啍啍啍、既然這樣作為我們付出勞力的代價、士道就負責提供甘露的供物給我們吧」
 
「嗚、真會盤算.....,嘛、只是這樣的話還能接受」
 
「士道、也能把我算進去嗎?」鞠亞小聲的問著
 
「當然要算進去囉」
 
「這樣啊,真高興」
 
「啊、對了士道同學,鞠亞同學穿著的衣服得付帳才行」
 
「喔、喔.....說的也是呢、說的沒錯呢.........」(瘦小的荷包)
 
 
 

 
 
「嗯...要點什麼好呢?」
 
「十香、要是妳無上限點餐的話我們可能得留下來洗盤子才行...」
 
「就算沒錢我有方法.....」
 
「那個不行、鞠亞,正因為有限度才顯得重要,在可能範圍內我會想辦法的」
 
「嗯啍啍、既然士道同學都這麼說了,那麼在這種時候援護才是女人該有的器量吧」
 
「嗯.....我也不想給士道法添麻煩,就只選一道吧」
 
「抱歉、十香,謝謝妳」
 
「既然這樣我也只選一道宣告終局的料理吧...! ##$^^&$^$^#^@(我看不懂耶俱矢在講什麼)
有如同原初巨人般的長相,我就選這個了!」
 
「那、我就選這個特別餐點吧」
 
「就說了點太貴的餐點我付不起啊!」
 
 
在士道的抱怨下,眾人重新點過餐點
 
就在輪到鞠亞時,鞠亞似乎因為每項餐點的情報太少而不知該選什麼
 
在經過士道說明後,反而因為覺得每道餐點都很有魅力更加不知道該點什麼
 
這時狂三提出彼此分享的建議,眾人也紛紛同意
 
在這個過程中,鞠亞感受到某種快樂的感情而有所疑問
 
在大家的說明下得知那是名為"友情"的喜悅
 
讓鞠亞稍微明白了朋友的感覺是什麼
 
 

 
 
結束咖啡廳的行程後,在鞠亞的請求下,與士道兩人單獨來到了卡拉ok
 
 
確認過卡拉ok的使用方法後,士道點了首情歌
 
在曲子開始後,鞠亞突如其來的坐在士道的腿上令士道有些吃驚
 
鞠亞說因為這首歌是情歌的關係,所以要盡量接近對方唱會比較好
 
雖然士道覺得這是指普通情侶關係才會有的行為,但在鞠亞的大眼汪汪攻勢下還是屈服了
 
 
結束後,士道覺得鞠亞的歌聲相當好聽,是一種有注入感情的歌聲
 
在那之後、兩人又接著唱了幾首歌,到了最後一首時、鞠亞提出要將手繫在一起歌唱的請求
 
就像是約會那樣或著更加像戀人那樣
 
 
士道答應鞠亞的請求,將手伸出時令鞠亞有些嚇到,但很快的就習慣這份感覺
 
就這樣兩人維持著將手繫在一起的狀態唱著最後一首歌
 
 
 

 
 
黃昏時,基於道別也是約會的一環、士道與鞠亞在車站前分開各自行動
 
 
不久後、士道在街上看見黑衣或守、於是追了上去
 
結果、又來到了高臺公園內,但卻已經不見人影
 
此時一陣冷風吹來,士道因為覺得冷便去超商買了些熱驣驣的肉包子打算在公園享用
 
在回高臺公園時,發現黑衣或守出現在那兒
 
 
「什麼嘛、原來妳已經回來了」
 
「啍、這個跟五道士道你沒有關係,倒是尾隨在女孩子身後這點,
可是會讓人對你的興趣有疑問的喔」
 
「我才沒那種興趣!」
 
「這就不知道了呢,...那麼、你拿的那是什麼?」
 
「這個嗎? 叫做肉包子、妳不知道嗎?」
 
「我知道啊、沒有事是我不知道的」
 
「那好.....給妳、好好享用吧」
 
「.....我才不需要」
 
「別管那個先吃吧,看妳的樣子應該沒吃過吧?」
 
「這算什麼? 不過是這種東西.....,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收下吧」
 
 
 

 
 
「...不對啦、這不是給妳看的而是用來吃的,冷掉就不好吃囉」
 
「...嗯~」
 
"這傢伙不會連怎麼吃東西都不知道吧"
 
如此想著的士道故意大動作的在黑衣或守面前吃下肉包後直喊美味
 
「...簡直像猴子」
 
「少、少囉嗦! 別管這個安靜吃就對了!」
 
「啍!」
 
 
 

 
 
「.....的確、很美味,很溫暖、又多汁」
 
「對吧、很好吃吧」
 
「那、那種事.....也是有的啦」
 
「.....太好了」
 
 
 

 
 
「...什麼啦,別看啦」
 
「沒什麼」
 
「反正一定是在想什麼無聊的事吧,都寫在臉上了」
 
「.....只是覺得妳吃東西時的臉跟鞠亞很像而已」
 
「....!?」
 
「果然很像呢....等、喂!」
 
「看來我是過得有些悠閒過頭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等等啦、再說幾句話也沒關係.....」
 
「不────行,再會了、五河士道」
 
說完黑衣或守就那樣離開,留下士道一人在公園內
 
「...總覺得、是個奇怪的傢伙,......回去吧」
 
 
 

 
 
4th day
 
 
 
士道今天提早起床,見鞠亞沒有睡在身邊令自已鬆了口氣
 
不久後白緞帶琴里進門來叫起床時發現士道已經起來了覺得有些可惜
 
士道向琴里詢問鞠亞在哪兒
 
琴里回答已經下樓後察覺到,士道是否在為鞠亞今天沒有睡在身邊而感到遺憾
 
直罵士道是變態
 
 
下樓後,鞠亞上前迎接,似乎正在準備中午的便當
 
今天的成員有琴里、四糸乃、夕弦、折紙
 
眾人在五河家門前集合完畢即出發前往遊樂園
 
 
路上,士道希望夕弦能輔助沒什麼經驗的鞠亞
 
畢竟這是她第二次跟大家一同出遊,經驗還不足
 
夕弦允諾士道,同時說這是在操無謂的心、士道實在是過度保護
 
另外、這也是自已跟耶俱矢的比賽,看哪一邊能讓鞠亞過得比較開心
 
雖然此話反而讓士道覺得有些不放心,但還是拜託夕弦好好輔助
 
夕弦點頭並指向四糸乃的方向,說四糸乃也在努力著
 
士道轉頭一看發現四糸乃正在向鞠亞搭話
 
而鞠亞也以笑容回應四糸乃
 
 
 
到達遊樂園後,鞠亞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士道看著這樣的鞠亞得意的表示很驚訝吧,但隨後遭夕弦吐糟
 
 
「有好多好多的人,大家臉上都洋溢著笑容,讓我也想跟著擺出笑容」
 
「這是好事喔,鞠亞,有笑容的話、也能讓他人跟著想一起笑,
自已的嬉悅與快樂也能分享給其他人」
 
「那麼、露出更多的笑容對各位而言也是好事對吧」
 
「那個...我也是、這麼想的....,士道哥笑的時候,我也會想要跟著一起高興...」
 
「...四糸乃說的我好像也明白,因為我也一樣」
 
「...咦? 啊...那個...」
 
「真是的────鞠亞妹妹竟然也跟四糸乃一樣,該不會也對士道────嗚~~」
 
「────四糸奈!」
 
「...? 怎麼了嗎?」
 
「...沒有、沒什麼,別在意」
 
「提案,與其在這裡一直說話、不如先去排隊吧,在遊樂園裡時間再多也不夠用」
 
「好的好的────我也贊成! 快點去玩吧!」白緞帶的琴里如此高喊著
 
「好,那...要先去哪呢?」
 
「說的也是...首先就.....鬼屋怎麼樣?」
 
「...咦!!! 鬼、鬼屋嗎...我、我突然想起有急事,就在這裡等吧」
 
「喂喂...」
 
「琴里不喜歡鬼屋嗎?」
 
「沒、沒那種...事的說」
 
「啊───鞠亞,放棄吧,琴里對可怕的東西最不在行了」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還是別去比較好」
 
「沒關係! 快點去吧! 鞠亞不也想進去看看嗎?」
 
「可是...這樣一來就沒辦法大家一起玩了...」
 
「鞠亞,這次就聽琴里的吧,相對的等會兒再好好陪她一起玩」
 
「可是...」
 
「提案,那麼、夕弦也留在這吧,這樣琴里就不會只有一個人了」
 
「可以嗎、夕弦? 該不會連妳都怕鬼怪之類的吧?」
 
「否定,不如說這種程度就想讓夕弦感到恐怖才是笑止千萬,
要是夕弦在的話說不定還會讓裡頭的恐怖氣氛下降不少,
考慮到這點、夕弦才決定留在這的」
 
「真不知道這到底算什麼.......」
 
「夕弦...這種認知、一定會有損失的」
 
「疑問,折紙大師、這是怎麼回事呢?」
 
「鬼屋的真髓、在於將男女放至在陰暗處」
 
「失念,竟然沒有思考到關於戀愛那方面的事...,真不愧是折紙大師」
 
「總覺得哪裡搞錯了...,那、夕弦覺得怎麼樣? 還是來嗎?」
 
「否定,夕弦想跟琴里說些話,邊吃冰邊說怎麼樣、琴里?」
 
「喔────我要吃! 那哥哥們就啪的一下快點回來吧!」
 
「謝謝妳們,那麼我們走了、在這裡等我們喔」
 
「承知,就交給夕弦吧」
 
 
 

 
 
「總覺得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暗.....,鞠亞、妳在哪裡?」
 
「在這裡,真不愧是鬼屋呢,作為恐怖的演出、將室內的光線跟溫度調下」
 
「四糸乃,妳不要緊嗎?」
 
「...啊、是的! 還算...不要緊,不過、士道哥...可以讓我握妳的手嗎?」
 
「咦、手? 嗯、可以喔,畢竟這裡這麼暗很危險」
 
「好耶好耶、不愧是四糸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成功的將手握在一起」
 
「不、不是的,四糸奈...這是...看不太到前方的關係...」
 
「.....(瞪) 士道,我也可以牽著你的手嗎?」
 
「嗯? 我知道的,來吧」
 
「是的,很謝謝你」
 
「總覺得這樣反而變得難走...嘛不管了、繼續前進吧」
 
「...等等」
 
「怎麼了、折紙?」
 
「我也覺得害怕,也想要牽手」
 
「妳等一等,折紙、我已經沒有手了,應該說妳的聲音完全聽不出害怕的感覺啊...」
 
「沒有那種事,我正在因為恐怖而發斗」
 
「是、是這樣嗎....? 不過、我已經沒有手了啊」
 
「就算沒有手,也有可以抓住的地方」
 
「嗚哇哇、等! 別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 別抓奇怪的地方啦!」
 
「奇怪的地方指的是哪裡呢? 我不太明白請告訢我」
 
「總之這些先不管,快點走吧」
 
 
過了一會兒,四人(折紙除外)被接連出現的鬼怪給嚇到,原本牽著的手也跟著放開
 
鞠亞與四糸乃分別在黑暗中呼喚著士道,而士道...
 
 
1.往鞠亞的方向前進
2.往四糸乃的方向前進
3.往兩人聲音的中央前進
 
 
 
選1,士道往鞠亞的方向過去,確保了鞠亞的安全後將手再次的牽起
 
之後又找到了四糸乃也將手牽起,途中雖然四糸奈一時被弄丟,但在折紙的幫助下找回來了
 
在與折紙道謝後,四人往出口繼續前進
 
 
 
選2,士道往四糸乃的方向一抓,結果將四糸奈的身體(手偶)給抓了起來
 
士道連忙安撫驚慌的四糸乃並將四糸奈還給她
 
但稍後換來了鞠亞欲言又止的白眼
 
 
 
選3,往兩人聲音的中央前進的士道伸手一抓,結果...
 
「嗯? 這個觸感該不會是.....」
 
「士道,...要在這裡做嗎?」
 
「折紙!?」
 
「那麼大聲會被周圍察覺到的,如果士道想被看的話又另當別論」
 
「士道哥...?」
 
「士道,你到底在做什麼?」
 
「這、不是這樣的妳們兩個! 是事故....對、只是事故而已,好了、我們走吧! 吶?」
 
 
就這樣,士道硬是將自已抓到折紙的?這件事給蒙混過去
 
 
 

 
 
「視認,好像出來了」
 
「喔,稍微花了點時間,讓妳們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否定,沒有問題,與琴里聊天的時間也過得很愉快,冰淇淋也很美味」
 
琴里也在一旁肯定夕弦的話
 
接著士道讓她們兩人選擇接下來想去的地方,夕弦想了想、將手指向咖啡杯的方向
 
這次四糸乃則因為不習慣那樣轉圈圈而在一旁休息,折紙也留了下來
 
 
乘坐中途,夕弦回想起以前跟耶俱矢比賽時也比過轉咖啡杯,
結果兩人都各自頭昏腦脹,那次比賽以平手收場
 
後來士道為了讓鞠亞開心而不斷的轉中央的機關,使得琴里頭昏腦脹
 
 
結束咖啡杯的遊玩後,接著輪到折紙決定下一個設施
 
折紙卻說差不多該輪到那個了,夕弦跟著附合、說暖身運動差不多該結束了
 
士道完全聽不懂兩人在說什麼,四糸奈跳出來說說到遊樂園的定番當然就是雲宵飛車了
 
決定好之後,眾人前去排隊卻發現必須等上一小時
 
難得都來到遊樂園了,要是不玩過招牌設施就回去也很掃興,於是眾人只好擠進隊伍行列
 
 
途中,鞠亞四處觀望的舉動令士道感到奇怪便出聲問她在做什麼
 
鞠亞回答自已正在觀察人類,年齡、性別、同行者人數之類的
 
每個人都有自已的行動與自已的背景、令鞠亞覺得很有趣
 
士道也跟著觀察了一會兒,覺得不說很難想像這些人是NPC
 
 
過了一會兒、暫時離隊的四人也回來了,琴里手上還拿著剛剛與四糸乃一起製作的籤
 
打算用這個來決定誰能坐在士道身邊
 
折紙與夕弦立刻就接受了挑戰,紛紛說自已才是坐在士道身旁的那個人
 
就連四糸乃也跟著說自已不會輸,這時一旁的琴里手裡藏了什麼之後也跟著喊
 
但立刻就被士道發現要琴里把藏在手心裡的物品拿出來
 
拿出來發現是中獎的籤紙,琴里打哈哈的說這是為了避免沒人抽到的情況準備的...
 
最後是在鞠亞出言勸說,難得作好的籤不用很可惜才讓琴里道歉,並將手上那張作廢
 
 
在大家各自抽完後,在夕弦的令下,眾人同時打開籤紙,卻.....
 
 
 
 
「對不起、我們有六個人」
 
「好的,請往這邊走、敬請玩得愉快」
 
 
 
「沒想到結局會是這樣的順序.....」
 
士道無奈的看著後方的坐位,鞠亞與琴里在同一排、折紙跟夕弦還有四糸乃同一排
 
而自已則是只有一個位子的最前排
 
 
就這樣,飛車緩緩的發動向上前進,接著...
 
「鞠亞,妳作好心理準備了嗎?」
 
「心理、準備是嗎?」
 
「是啊,要一口氣來了喔!」
 
「一口氣...? 這到底是怎麼────」
 
 
 

 
 
話還沒說完,車子就開始急速下降
 
 
「嗚...鳴...」
 
「琴、琴里姊...」
 
「相當強大的G力呢」
 
「同意、要是嘴巴張太大可能會咬到舌頭」
 
「這種時候、發出悲嗚會比較好嗎?」
 
「啊、嗯...」
 
「那麼....呀啊啊啊~~~~~~」
 
 
 

 
 
「呀啊~~~~~~~」
 
「鞠、鞠亞!?」
 
鞠亞爽快的叫聲彷彿像是把身體的硬直全部解放開來一般,令士道也興起同樣的念頭,於是...
 
「嗚啊啊啊~~~~~~~」
 
 
 

 
 
「感覺、好高興!」
 
「喔!」
 
「呀啊啊啊~~~~」(鞠亞)
 
「不要~~~~~~~」(琴里)
 
「嗚...嗚鳴.....不~~~要~~~~~~」(四糸乃)
 
「.....! 呀!!!」(折紙)
 
「咦呀呀呀!(無力)」(夕弦)
 
「嗚哇哇哇~~~~~~~~~~~~~~」(士道)
 
 
 
.......
 
.....
 
...
 
 
 
「嘻嘻,玩得真高興」
 
「嗯、確實呢,好像很久沒這樣了」
 
「非常有意義的經驗呢,不用在意周遭盡情大聲的場所...這是跟卡拉OK不一樣的感覺呢」
 
「嗯、說的也是」
 
「雲宵飛車的醍醐味還沒結束喔」回歸白殿帶的琴里如此說著
 
「怎麼回事? 琴里」
 
「是照片對吧」
 
「乘坐時隱藏攝影的那個對吧」四糸奈補充說明
 
「原來如此、真令人在意」
 
「好、那我們去看看吧」
 
「是的!」
 
 
 
「哈哈...還真是相當誇張的喊叫表情呢...」
 
「是的,不過、我覺得是非常好的照片」
 
「確實呢,鞠亞看起來也非常高興的樣子,這個、要作為紀念買下來嗎?」
 
「可以嗎?」
 
「嗯、當然可以」
 
 
 
就這樣,連同所有人份在內,士道共買了7張回去
 
 
 

 
 
黃昏時分,由於琴里等人玩累了,所以便先行回去
 
而留在車站的鞠亞與士道...
 
 
「嘻嘻,今天過得真開心」
 
「說得也是,下次換別組人馬再去吧」
 
「...是的」
 
 
 
「士道....,今天可以稍微給我一些個人時間嗎?」
 
「嗯? 妳在想什麼嗎?」
 
「是的,想稍微整理一下,可以嗎?」
 
「嗯,我知道了,可別弄得太晚囉」
 
「擔心我真的很謝謝你,不過不要緊,在這裡不會有什麼威脅存在」
 
「我知道,有什麼事再連絡吧」
 
「是的,那麼士道、等會見」說完鞠亞便獨自離開了
 
等到鞠亞的身影消失在人群後,士道打算便散步便回家時...
 
 
「嗯...那不是...或守? 她站在人行道上做什麼?」
 
黑衣或守這那樣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什麼人的樣子
 
就在士道思考她平時都在做些什麼時,突然或守開始往步道前進
 
前方還有個拿著重物的老奶奶
 
 
「啊~~真是的,在我面前出現這種事真叫人困擾」
 
黑衣或守接近老奶奶,擅自拿走了她手上的重物,之後自已走過馬路
 
 
「不對吧、把老奶奶放置在馬路上這怎麼行!」
 
士道大喊之後趕緊跑到老奶奶身邊帶著她過馬路
 
之後在或守拿著行李的情況下,帶著老奶奶走到了目的地
 
 
 
「妳是想幫那個老奶奶對吧,原來妳也有這樣溫柔的一面呢,真叫人意外」
 
「...只是覺得讓她在眼前死了心情會很差而已,NPC也是會流血的」
 
似乎是剛才老奶奶的道謝使得或守的心情相當複雜,故意裝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明明是件好事、別露出那種表情嘛」
 
「我並不是喜歡才幫她的,只是想起之前五河士道生氣的臉而已」
 
「嗯? 我有對妳生過氣嗎?」
 
「五河士道你沒必要理解,話就說到這裡、可以吧?」
 
「不可以」
 
「...咦?」
 
 
 

 
 
「你、你做什麼!?」
 
「因為妳做了好事的關係,所以要給獎勵」
 
「就說了我並不是...」
 
「就算這樣也一樣」
 
「...!」
 
 
 
 
 
 
「別這樣,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並不是為了那種目的才行動的,搞錯也該有個限度」
 
「...那、就當我搞錯了吧」說完士道又將手繼續放回或守的頭上
 
「等等啦!?」
 
「好了好了,我只是想誇獎妳而已」
 
「...這樣,隨你便吧,不過,為何想要誇獎我呢? 我無法理解」
 
「因為妳做了好事、任誰都會想要誇獎妳不是嗎,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嘿....這樣啊」說完或守再度拍掉士道的手
 
「妳摸夠了吧,我沒有事找五河士道你」
 
「這種說法真令人有些受傷呢...」
 
「啊啊,有一件事我想問問你」
 
「什麼事?」
 
「會第一個誇獎孩子的人是誰呢?」
 
「這....父母...吧」
 
「...這樣,也對,所以我才會像這樣存在於這裡」
 
「...妳在說什麼?」
 
「沒什麼、那麼再見了、五河士道」
 
說完或守從士道面前離去
 
「那傢伙、又那麼突然的.....」
 
不知為何、士道覺得或守離去前的表情有那麼一絲寂莫
 
 
 

 
 
"夥伴"與"朋友"...大家是這麼稱呼我的
 
士道他們彼此讓想法契合在一起,然後、我也....
 
胸口內有種溫暖的感覺,...這是名為"喜悅"的情感,我已經明白了
 
不只是這樣而已,我還明白了許許多多的感情
 
不過、我...能給大家什麼呢...我能給大家的...就只有從這個世界解放出去這件事
 
...但是,那個方法就連我自已都不明白,所以才會像這樣把士道他們禁捆在這裡
 
那份答案不在我之中,我所剩下的只有...想要明白"愛"是什麼
 
...想要理解"愛"為何這件事
 
我所擁有的鑰匙就只有這個而已,所以、只能這麼做了
 
為了讓我自身理解愛是什麼...必須進行至下一個階段才行
 
下個階段...也意味著約會的結束,那個方法.....一定是────接吻
 
對、就是這樣,大家也是像這樣與士道傳達自已的愛
 
所以、約會的最後.....才會接吻
 
這樣的話...一定能完全的理解愛是什麼吧
 
這樣的話、士道以及大家...也能從這個世界獲得解放
 
解放大家後...在那之後呢?
 
琴里曾說過我是故障的存在,這個世界若要回歸正常的話,就必須把故障給清除掉也說不定
 
 
 
.............
 
 
 
...既使如此、我也要想為大家盡一份心力
 
以"夥伴"及"朋友"的身份...為了那些平等接待自已的人們
 
然後...也為了士道...
 
所以....開始吧,我最後的約會(戰爭)─────────
 
 
 
 
 
 
 
つづ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230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或守|鞠亞|鞠奈|愛情|約會大作戰|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精靈|假想世界|輪迴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pkgi4478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後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喜歡魔法世界的你
魔幻小說《九芒記》第 126 章「找點事做」發佈囉!歡迎到我的小屋瀏覽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