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8 GP

[達人專欄] 【短篇】自私論

作者:十六夜郎│2014-10-13 05:56:29│贊助:76│人氣:735
  「哎呀,這件事情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呢。」

  這一天,學長突然不明所以的向我搭話。

  「你願意聽看看嗎,看在我們兩個人的交情上。」

  其實我和那個學長並沒有什麼交情,和他的認識大概僅僅止於見面會打招呼的程度吧。所以他突然這樣搭話讓我備感驚訝。

  「什麼事情,學長你說說看。」

  因為上一節課才剛結束,正準備換到另一間教室,在樓梯間的轉角就遇到了他。應該只是碰巧吧。即使如此,基於禮貌上我還是聽看看他想說的事情好了,或許只是碰上了什麼麻煩事,想要尋求別人的意見之類吧?

  「就是關於最近論文比賽的事情……」學長的目光掃視著周遭的人群,感覺像是有什麼很嚴重的事情要和我講,表情一副緊張兮兮的模樣。

  「我們去人少一點的地方談吧。」然後,他就這麼對我說。

  結果我們到的地方是學校的外牆邊緣。印象中那邊都是抽菸的學生會到的地方,雖然大家都已經成年了,但是對於那種地方還是有下意識的反感。

  如我所想,學長果然就從口袋裡拿出一根菸,自顧自地抽了起來。

  被晾在一邊的我頓時感到有些不悅,所以語氣略帶沉重的問:「所以,學長你想要講的事情是什麼?」

  學長將手上的菸從嘴裡拿開,吹起了一陣灰茫茫的薄霧。

  「你應該知道藤本也要參加論文比賽吧。」他一邊吐著煙一邊說道。

  「恩,我知道。」

  學長說的那個論文比賽,是屬於我們校內的大型比賽。之所以稱為大型,是因為每年接近比賽交稿時間,總會有人開始佔據了原先空蕩蕩的圖書館,在裡面查找論文需要的資料,而這些人群也都會將座位都佔滿。所以每次進去圖書館時,只要發現沒有位子坐的時候,腦海總會閃過「啊,又到了這個時候啦?」的想法。

  而這個比賽引人關注的最主要原因,是如果在比賽中得到名次,將可以在申請研究所時,得到不少的加分。這實在是個很大的誘因,因為校內偶爾還會流傳著某某同學幾乎只用加分而進入研究所。

  而這個比賽我也有參加,所以基本上已經有查過參加名單了。藤本在我們學校可以算是風雲人物,成績非常的好,雖然以他的程度來講,是沒有必要靠著比賽的名次加分來上研究所,但是或許是為了保險,或者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才來參加比賽的吧。而我當時看到藤本也有參加的時候,感覺心頭那顆壓力的石頭又變的更沉了,畢竟這樣的強敵參加比賽,基本上是贏不了的。

  不過,比賽有加分的名次佔了十個名額,努力一點的話,或許還能擦邊上榜也說不定。我是這麼想的,畢竟成績普通的我,也只能這樣安慰和勉勵自己。

  「你覺得自己贏的了藤本嗎?」學長把視線望向手中快要燃燒到底的菸,一邊說出這樣的話語,感覺好像有點憂傷。

  「怎麼可能贏的了啊……這樣的藤本……」

  沒錯,藤本在學校就是這樣的人物。只要和他比較成績、報告之類的事情,無論是誰大概就只要靠邊站的份。

  然而,聽見我說出這樣的話的學長,將目光轉到了我的身上,嘴角露出剛才未見的微笑。

  「學弟,我知道有一個方法能夠讓你贏過藤本。」

  「什麼方法?」我問,然後我看見學長從另一側口袋拿出一個隨身碟來。

  「你把這個隨身碟拿給田中,再叫他轉交給藤本。」

  那是一個黑色長方形狀的隨身碟,上面還寫著16G的字樣。

  「這裡面裝什麼東西?」拿著隨身碟的手突然感覺裡面裝的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忍不住這樣問著。腦海裡想著的,大概是藤本的什麼把柄,和其他女生的裸照還是更險惡的東西吧?

  想到這裡不由得覺得不安起來。

  然而學長卻只是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

  「別擔心,就只是普通的學術論文而已。」他就這麼笑著,看似沒有任何言外之意。然而,正當我想事情不會那麼簡單的同時,他又繼續開口,「你到時候交給田中,叫田中傳達說是某個學長因為找錯了資料,想說應該有人會需要這些文件。只要這樣說就行了。」

  學長口中的田中,是常常跟在藤本身邊的一個男生。和藤本一樣,都戴著黑色的粗框眼鏡,成績也算是不錯,不過性格很軟弱,常常被當作是跟班或是跑腿的角色,如果是小說的話,那大概是跑龍套的人物吧。

  不過,仔細一想總覺得事有蹊俏。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可是,學長,為什麼你不直接交給田中就好了。還要請我幫忙呢?」

  學長搔了搔自己的頭髮,對我露出了一副很困擾的表情。

  「哎呀,你說出這句話真的讓我不知道怎麼辦吶......」他用著十分困惑的語調這麼說著,臉上的神情看起來有點落寞,眉頭也逐漸皺了起來,「我可是看在,我和你是朋友的份上才這樣拜託你的。」

  說謊。

  我和他才沒有這樣的交情。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真的只是普通的論文而已嗎?」為了保險起見,拿著黑色隨身碟的我略為不安的問道。

  然而學長卻輕搖著頭,說:「是很厲害的論文喔。」

  「很厲害的論文?」

  「這是我拜託朋友替我找來的,事先還打聽過藤本這次參加比賽的論文主題,然後根據他的主題內容委託朋友找到了這個論文。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大學生就能做出來的論文哦,而是某個專業學者寫出來的論文。因為很難找,所以大概可以肯定藤本就算想要找到這篇論文來引用,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

  「不過,這樣的話,那我不是根本沒有贏過藤本的機會嘛!既然提供給他那麼厲害的資源,怎麼可能還憑藉自己實力贏過他?」

  聽見我這麼詢問,學長又露出一副賊笑,用一種似乎想讓我放心的語調說:

  「這當然是動了一點『手腳』,裡面的內文我已經請朋友修改過了,一般的學生根本分不清楚正確與非正確之類的差異,雖然看不出來,但是在修改以後,可能會成為整篇論文的大漏洞。」

  「可是......到時候不會被藤本發現嗎?」我問。

  「放心吧,至少這點我能夠保證。」

  望著臉上表情十分坦然,一副肯定模樣的他,心裡總覺得莫名的不踏實。即使他拍胸保證,但總是感到一股不安。

  畢竟這可是壞事吧。並不是靠自己的實力來贏得勝利,而是靠攻擊敵人來讓他們敗下陣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不像正人君子的作為。

  但是,明明是這樣想著,可是不知為何,這樣的我明知道這件事,卻沒有勇氣拒絕。他一定也知道這點,但彷彿說的不是什麼詭計,而是很普通的話語脫口而出,毫不覺得羞愧。

  雖然並不是只有藤本一個人參加比賽,就算被藤本佔去了一個名額,還有九個名額可以去搶。不過,自己真的能搶的贏嗎。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自己就是那第十一名,就是那藤本擋在前頭呢?

  這個比賽兩年才一次,基本上來說,連一次機會都不想要讓給別人。成績好的人根本不會太在意這個比賽,但這對於我這種成績不上不下,得努力力爭上游的人而言,卻是十分重要的一場競賽,比的不只是論文,賭的卻是未來。

  我才不想讓藤本這傢伙佔了一個名額,一個都不行。

  無論如何,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兩個選擇而已,看你是要為了贏而努力,還是疏於努力而失敗。

  但是,現在的我完全沒有打算要輸。那就只有想辦法走贏的那條路了。

  「事情弄好了的話,我有什麼好處?」

  雖然現在的我在意的已經不是這個,但還是姑且問了一下。

  或許是看到我這樣認真的嚴肅模樣吧,學長反倒是不好意思的笑著。

  「哎呀,學弟你怎麼突然變得那麼現實了啊,哈哈......」他和剛才一樣虛偽地搔弄自己的頭髮,用那同樣虛偽至極的語調說著,「這件事情的嚴重程度我們都知道,名額太少了,給那麼高程度的人搶走真的很讓人不爽。如果成功以後,我就請你吃頓飯吧。不過,最大的獎勵你也知道,那個賭注可是我們的未來啊。」

  露出一副儼然神父開導般的樣貌,彷彿剛才說的事情並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似的,天真地笑了出來。

  「好。」我說。

  我和學長這種傢伙完全不一樣。

  我有我自己的理想,才不會為了這種事情搞小手段。但是,這樣的我卻沒有絲毫拒絕的權利。

  為什麼呢,有時候也只得這樣吧,雖然我知道學長拜託這件事情,肯定是因為他自己也有參加比賽。不過,在學校裡本來就有一些人情問題,你不能無所謂的一腳踢開。哪怕所作所為會傷害到某一個人,但只要當事者不會發現是自己做的事情,今後還是能夠一如往常地過日子。他人的煩憂和後果就交給當事者自己承擔吧。

  和學長的關係,雖然僅僅止於打招呼的程度,但經過這個事情,賣了他一個人情的我,以後還有能夠利用他做一些事情的空間吧。大家以後也還得或多或少互相利用,學長是這樣看我,我也是這樣看學長的。

  然後,隨身碟交給田中的時候。如實將學長要傳達的話傳達給他了,而他竟然不疑有他,還嚷嚷著「藤本知道的話,一定會很感激的。」這樣子的話。

  真是夠了啊......就是這樣隨意信任別人的軟弱的人,才容易被人出賣和利用,而他絕對沒有利用別人的份吧,像他這種人還是乖乖當個跟班比較適合吶。

  比賽的結果出來了。放在公告欄上的比賽名次表前,人群站在那邊將走道擠的幾乎沒有容身之處。而學長和我則是到網路上看這次的放榜,並沒有到學校裡頭。

  藤本真的沒有上榜。別說前十了,連前五十名都沒有得到。根據學長的消息,他的論文被教授批評是漏洞百出,他還被叫到辦公室去狠狠訓了一頓。

  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不過一向成績非常好的藤本,經過這次訓話過後,人突然變的鬱鬱寡歡起來了。據說還有人看見他一個人偷哭呢。雖然實在是很可憐,但我還是發自內心感覺到,他沒有上榜真的是太好了。

  雖然我自己也沒有進到前十,但拿到了個十一名的位子,雖然有點諷刺,但那可是憑藉著我自己的實力得到的。雖然沒有前十名真的很不開心,但只要想到藤本的成績也不過在我之下,不滿的情緒似乎就覺得平穩了一些,甚至還有些愉悅。

  以後也不會有被他阻饒的機會吧。只要想到學長會耍那種詭計的話,似乎覺得藤本這號人物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學弟做得真漂亮。」

  隔了幾天,在學校遇到了學長這麼對我說:

  「以後只要有你在,辦起事來也輕鬆多了。」

  「謝謝學長。」

  我試著裝模作樣地舉起手敬禮致意。

  「能夠幫到學長的忙真的很高興。」

  還說了這樣虛偽的話。

  「哎呀,學弟你這樣我可真不好意思了。不過,雖然你沒有上榜,但下次努力的話,肯定能夠進前十名的。」他就這樣拍著我的肩膀,嘴角洋溢著天真的笑。但那副笑容就和幾天前,那副神父般的無害笑顏一樣,是堆砌在藤本的失敗之上的笑。

  「呵呵,我會努力的。」

  在我將這句話脫口而出的同時,我一時才想起,我還沒有問學長在這次比賽的排名。因為我關注的只有自己還有藤本的排名,只用了搜索來查詢而已,對於其他名次的人並沒有特別關注。看著即將往前邁去的學長,我在最後一刻我對著他的方向問道:

  「學長在這次比賽裡,得到什麼名次?」

  這一瞬間,學長轉過頭來望了我一眼。然後又回過頭去了。

  是我的錯覺嗎?我彷彿看見在那剎那,學長對我露出了含雜著鄙視的詭異笑容。

  「第一名嘍。」


寫了個比較偏激的故事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229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私|害人害己|十六夜嵐|Zean

留言共 8 篇留言

路西法的女僕
...主角被別人利用,去做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事後還要因此而感到竊喜
這世上就是太多這種噁心的傢伙

10-13 11:55

十六夜郎
哈哈 是啊 其實真的不少這樣的人呢10-13 21:19
墨梨
突然覺得這世界好陰險這樣...((抖抖

10-13 19:33

十六夜郎
^^10-13 21:19
飛羽
很想知道論文內容XD

10-13 19:50

十六夜郎
我也想知道(?10-13 21:19
血腥小貓
寫得很棒!期待您的新作!

10-13 21:46

十六夜郎
謝謝^^10-13 21:51
星辰殞落
跟班真是幸福..

10-13 22:17

十六夜郎
恩 真是幸福10-13 22:57
凱薩貝爾。
 我和他才沒有這樣的交情。這不是爭著眼睛說瞎話嗎?→ 我和他才沒有這樣的交情。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10-13 22:41

十六夜郎
感恩10-13 22:57
吉風翅
其實也沒有很偏激(?)
只是總感覺結局有點容易料到的說

10-14 07:48

十六夜郎
嗯,不意外10-14 12:34
戰神裝攻I見參I秀泰
好瞎!不過主角是一個杯必的小人才會接受那種不成器的請求

君子做事彈蛋蛋~有本事跟能力就可以拿到自己要的東西

反觀主角只想要佔人便宜~這跟人家在災區發放補給物資

不相關的人來領取~還說是貼補家用的無恥心態一模一樣

真不可取((茶

10-21 01:09

十六夜郎
對啊!!!謝謝回應喔XD
這樣的人很沒品,但是的確有這樣的人存在著10-21 01: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8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誌】雜夢... 後一篇:【日誌】關於自己的這件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dfa所有勇者
電玩音樂cover團尋求貝斯手,有興趣朋友請與我聯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