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天堂二】刑場之下‧戒指(十三)下

作者:冷鋒過境│2014-10-10 15:04:05│贊助:4│人氣:169
門被開啟瞬間,恐懼的氣氛旋即感染了每個人,一位原本清秀面容的女孩,卻受到病痛而扭曲成另一種面貌。
 
鐵青的面容破壞女孩的形象,纖細的手指因詛咒如同屍爪般,扭曲的令人心碎,在殘忍摧殘之下,詛咒像深淵的褥蟲,一點一滴啃食著靈魂、軀體、記憶。
 
那是來自地獄的聲音,她掙扎著嘶吼,顫動破舊的閣樓,震撼了每個人的心。
 
殘酷的情景,巴諾依舊是平常笑容,溫柔的將藥水灌入女孩的嘴裡。但女孩像是僵硬的屍體,藥水靜靜地從嘴角溢出。
 
「蒂雅她還沒辦法說話,但她今天的情況好些了。」
 
巴諾輕輕地說:「平常她可完全無法安靜,非得喝好多瓶藥水才能靜下來。」巴諾拿出手巾輕輕擦拭嘴角溢出的水,若無其事的輕撫著女孩。
 
安魯列德雙手緊握烏魯克,內心糾結不已,她不懂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一位單純女孩形同活屍,讓一位年幼的男孩,遇到這樣的情況仍處變不驚。
 
「我們去外頭等吧,反正這裡也幫不上忙。」烏魯克說。
 
雖然烏魯克極力保持冷靜,帶著安魯列德到閣樓外頭,讓狄米亞與巴諾在房裡專心醫治。安魯列德可以感覺出半獸人的手臂微微顫抖著,於是兩人只好默默站在牆邊,選擇讓時間沖淡剛才的記憶。
 
         ◇ ◇ ◇
 
夜深人靜,在老舊的傭兵公會,一群人在一間狹窄的廂房睡成一片,房間不但擁擠,屋舍早已腐朽不堪,烏魯克決定借宿在公會裡,不單是節省開支,幾天前他看到的通緝令,於是決定將旅行的馬車藏匿在偏郊,暫時投靠反抗軍幾日。
 
雖然疲憊,但烏魯克仍無法入睡,於是他拿了點肉片,到外頭吹風。
 
公會外頭則是一處緩坡,草地隨風搖逸,星辰飄浮在夜空中,寧靜地彷彿是一幅風景畫。烏魯克走上緩坡,見到一人坐在山坡頂,看著遠方城鎮。
 
「小鬼,你不睡嗎?」
 
「大叔,你也睡不著嗎?」巴諾望向烏魯克,一如平常的笑容裡卻藏著憂傷。
 
「心情有些悶,害我吼不出聲。」烏魯克隨手將一片肉乾扳成兩半,硬塞了一塊給巴諾。
 
巴諾接到肉乾,有些苦笑。
 
「心情不爽的時候,用力咬著肉乾最好。」說完,烏魯克大口咀嚼肉乾,蠻橫的犬齒將乾硬的肉片,磨成碎片,將怒氣全發洩在肉片上。
 
巴諾將一片肉乾往嘴裡塞,燻黑的肉塊對於男孩來說太過堅硬,巴諾使力撕咬,使苦鹹的味道慢慢從口中擴散,將男孩的情緒翻攪上頭。
 
強忍許久的傷口,終於裂開。
 
他哭了。
 
「果然,還是不行,蒂雅的病……」巴諾想用雙手擦拭淚水,越是擦拭,臉上越是苦鹹。
 
「這幾天……狄米亞施展的清毒術,失敗了。」巴諾抱著雙膝,像隻喪氣的小狗。
 
「真是夠了,是哪個天煞的混蛋法師幹的。」烏魯克大呼了口氣,連同巴諾的憤怒一併宣洩。
 
「之前阿瑞姆看了病情後說,除非是高位神職者,或是不死的僕從,但今天……連牧師都沒辦法了,我還能找誰……」
 
「再找其他的神職?」
 
「不可能的,那些位高權重的神官,早已背棄了人民。」
 
想起數年前的戰爭,當反王在奇岩自立為王,接二連三的叛亂讓亞丁大陸陷入火海,少數反抗新王的軍隊開始尋求領主的支持,最後以狄恩為根據,展開數個月激烈的抗戰。但人民激烈的抵抗,卻因神職者決定支持新王的勢力,而使反抗軍更加衰弱,終至潰敗。
「我恨他們。」也許是死靈法師、反王、偽善者,亦或是憎恨自己,巴諾只能努力咬著肉片,在戰爭的死水中掙扎生存。
 
         ◇ ◇ ◇
 
清晨。
 
暖暖的陽光升起,清早的公會依舊熱絡,傭兵們正在大廳用餐,或者豪飲啤酒,一掃昨晚的沉悶。在大廳靠窗的一角,兩位身穿素袍的女性互相交談,顯得格外注目。
 
烏魯克敲敲腦袋,頭有點沉重,拖著有些沉重的步伐來到大廳,沉悶的心情在看到兩位女性之後便一掃而空。
 
烏魯克露出有些遲疑的口語:「這不是阿瑞姆小姐嗎?」
 
烏魯克這才想起,昨晚好像聽到巴諾那小鬼提起。阿瑞姆是狄恩的傳奇,也是狄恩唯一的神職者,當年與叛軍交戰,在狄恩教堂的神職叛離平民,唯有一名年輕女法師放棄了學業,捨棄原本名利的道路,自願成為一位反抗軍,藏匿在狄恩郊區,為當地的民眾醫治。
 
儘管阿瑞姆不再以法師自居,但那對充滿智慧的水藍眼睛,金色長髮,依舊穿著素袍,顯露出令人景仰的高貴氣質。
 
阿瑞姆對面坐著狄米亞,雖然已獲得牧師的職位,但缺少經驗的神情,使她顯得有些稚氣。
 
「好久不見了,烏魯克變了真多。」阿瑞姆露出微笑。
 
「可不像妳,幾年沒見,簡直完全沒變。」烏魯克隨手拉張木椅,在兩人之間坐了下來。
 
「妳們可談了些什麼?」
 
「一些閒話,一些正事。」阿瑞姆邊說著,不時擺弄眼前的咖啡,讓烏魯克摸不著頭緒。
 
狄米亞接著說:「關於巴諾妹妹的病情,我們剛剛討論一些事情。」她嘆了口氣:「蒂雅可能是被死靈法師選中的祭品,因此身上才會同時有屍毒和詛咒纏身。」
 
「再這樣下去,蒂雅的身心就快撐不住了。」
 
「既然如此,讓老子把那該死的法師剁成兩半,不就解決了。」
 
阿瑞姆喝了口咖啡,輕輕嘆氣:「唉,如果所有人像半獸人的智慧就好了。」
 
對話的同時,安魯列德與巴諾也來到大廳,聽到對話的巴諾更加消極。阿瑞姆叫住了他,並且要求其他人先行迴避,她想單獨跟巴諾談事。
 
時間分秒過去,安魯列德看著牆上的鐘擺,使她想起了在艾爾摩的長老家,也有一個老舊的鐘擺,每當鐘擺慢了步伐,艾琳長老會重新為它上好發條,在安魯列德小小的腦袋中,曾以為是鐘擺控制了時間的流動,讓時間一直推進。
 
直到現在,她還是不願去想鐘擺再也不動的時候,會是什麼心情。
 
看到巴諾一個人走到角落邊啜泣,讓安魯列德心裡很不安。這些日子,才讓她察覺到成為一位駕馭魔法的法師,是多麼珍稀的天才,她恨不得自己也可以成為一位睿智的法師,幫助巴諾的妹妹脫離痛苦。
 
要是那個人在場的話。
 
當她一面思索著,一面走到巴諾身旁時,才驚覺到已經撞到人,但巴諾依舊無動於衷。於是安魯列德將口袋裡的黑麵包硬是塞到巴諾手上。
 
「你昨晚沒睡,早上又不吃東西,遲早會搞壞身體。」安魯列德不客氣的說。
 
「沒有體力的話,怎麼保護家人呢!」
 
「我已經沒辦法再保護家人了。」巴諾強忍著心痛,聲音微微顫抖。
 
「蒂雅的日子已經所剩無幾了。」說完,巴諾一轉身,就往門口的方向跑去,留下安魯列德在大廳裡無言以對。
 
         ◇ ◇ ◇
 
「安魯列德小姐,這並非是妳的錯,只是……」回過神來,安魯列德才驚覺到有人正在與她說話,原來是坐在狄米亞身旁的女法師,阿瑞姆。
 
「我很想幫蒂雅的忙,只是現在的我什麼都不清楚。」
 
「妳是真心想幫忙嗎?年輕的矮人。」阿瑞姆說話的同時正好注視女矮人,她的眼神隱藏著令人著迷的色彩,彷彿有股魔力讓人深陷其中。
 
「只是……以我的能力……」安魯列德的語氣裡充滿著許多不確定性,她只是一位過於年輕的矮人,沒有經驗也缺乏技能。
 
「我想妳是一位具有潛力的收集者。」阿瑞姆簡短的談話裡,字句間具有魔力般,不帶任何猜疑,就像牢不可破的事實,讓人無法迴避。
 
「我曾經學過自體變化的技法,但是……」過去她常跟小紅帽馬里夫到米索利礦山附近收集珍稀的礦石,使用技法將獸屍中萃取出礦物,但這一點技法的皮毛,卻難登收集者之名。
 
「如果說,現在的妳比任何人更具備魔法師的特質,妳信嗎?」
 
安魯列德愣住了,她完全無法明白這句話深藏的含意。沒等她思索,阿瑞姆繼續說:
 
「我需要妳的技法,它會是拯救女孩性命的最後希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197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同人|長篇小說|天堂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1172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躲草堆的獸... 後一篇:【天堂二】過去的狄恩‧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cjhtw1003地球人
邪惡共匪軍機又來,看得下去嗎?不要再玩中國製造和中資的遊戲。還有支那武漢肺炎害慘了全世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