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章之三~~任務

作者:凌夜│2014-10-09 23:09:26│巴幣:0│人氣:171
1.
睜開眼,柔和的橘色光暈照著臉。
嗯......發生什麼事了?這裡是哪裡......?
試著坐起身來,佑翔感到手臂一陣麻,只好再躺下去。
我記得那時候,是......

「初心者冒險之家?」
「是的。」男子一臉笑容地解釋:「所謂初心者,就是像你們這樣小型的冒險團體。榮譽的印記,虹之大陸的寶藏,說真的,誰不想要??可是,一人的力量實在太微薄了啊!!就算武功或法力高強,難道就能隻身一人前往從未見過的未知領域嗎??不可能。所以說,為了各位遠大的夢想,『初心冒險者之家』非常樂意提供各位冒險所需的幫助!!同為冒險者,實在是非常能感受那對『不明』的強大渴望和想像啊!!如果能夠到那裡,如果能夠拿到寶藏,該有多好!!各位,你們明白嗎??」
「這......」猜測到後續對話發展的悠雨,暗叫不妙。
的確......要憑僅僅四個或者即使再多一點的人,在對目的地毫無了解和經驗的狀況下前往冒險,的確是無比艱辛,但......
「是的,我們正是以此為目的而前進的。」悠雨嘴一張一合,結果被迴搶先了,「但是,我們並不需要公會之類的機構進行協助。」
一挑眉,男子看上去心情指數明顯降低:「你現在是拒絕加入的意思囉?」
「是的。」微微一鞠躬。「請容許我們鄭重地拒絕。」
原來迴你也會向人低頭的嗎嗎嗎嗎嗎?
男子嘆了一口氣。「雖然早已想過可能會是這種結果,但被當場拒絕還真是有點難過呢。」
「我們很抱歉。」一點誠意也沒有地,迴補上一句。
「不不......不要道歉,本來就是想憑幾句言語拉攏你們入會的我不好。」男子將食指移到鼻梁輕輕往上推,彷彿那裡有副隱形的眼鏡,「真是的......我們竟然浪費時間在早已知道結局的對話裡......實在應該一開始就直接切入結局的,你們說對嗎?」
「趴下!!」還來不及反應聲音來源,身體便自然趴下的四人只在一瞬間聽見如火藥失控般的爆炸聲,然後,門板拖著整面牆爆裂飛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堅硬的鐵鍊像被操縱一般從煙霧中竄出,飛快地綑住四人手腳,動彈不得,然後,又是一陣煙霧,男人冷冷的聲音傳入耳中。
「嗯......我最喜歡壯烈的結局了......」
「焱虛斬!!!」火焰從迴的袖口竄出,沿著被固定的鐵鍊竄向施法的高大身影,一陣慘叫後,四人手腳上的束縛便鬆開了。
「嗯......沒想到還有點能耐嘛。」男人顯得輕鬆,從容不迫。
「咳...咳咳......」劇烈的咳嗽聲後,首先倒下的是悠雨。
「悠雨......啊啊啊──」佑翔急著大吼,胸口突然一陣劇痛,他痛苦地捂著胸口,跪倒在地,一股莫名的寒意向上竄升。
「是...那陣煙......」
眼前景象漸漸模糊,隱隱約約好像看見迴和出現在門口的黑影纏鬥著,而凌空......
「啊啊啊──」腦部被重擊一下後,迴應聲倒地。
「真是......」男人嘆氣,「若不精明點,何以做我公會的成員呢?」然後,他手指向沒半點動靜,好好站在那裡的凌空。
「你,叫什麼名字??」
「......」
「不想回答也罷,你看起來最有實力的感覺啊。能否告訴我,你不受毒煙影響的原因?」
「.....」
佑翔趴在地上喘著氣,努力控制著意識不讓自己昏迷。
迴......倒了嗎?
「如何?要不要加入我們公會?啊,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喝杯茶,順便好好聊聊吧?」
凌空......小心啊......
努力想暗示些什麼,佑翔努力地將視線往上移,正好對上了那澄淨的藍瞳。
一如以往的冷靜、清澈,閃爍著魅惑人的透藍光彩──
睜睜望了許久,才發現自己又被那雙眼給勾引......
不對啊啊啊啊啊────
最後一點意識,就這麼在亂不正經的思考中截斷。
隨後,他昏了過去。

2.
「喂!!睡夠久了吧!!」
「唔......嗯......凌空!!」回到現實的第一個反應是激動大吼,而他眼前之人無言了一陣子。
「怎麼?睡一覺之後愛上他了?雖然沒有人規定不行啦......但我其實不太認同這種.........」
「誰愛上他了啊────」
「別鬧了,迴。」悠雨不安地打量著四周,「這裡是哪裡?」
「抱歉抱歉.........據我所知,這裡是他們公會大樓的.......嗯......某一層樓,就是住宅區之類的啦。」
「公會大樓?這整棟樓都是他們公會的?」
「貌似是的。」
「到底是多有錢啊!!!」
「所以我們被囚禁了??」
「不對吧?又沒有捆手捆腳,應該是軟禁吧??」
「根本就沒有被關住吧?」迴走到門邊,輕輕轉一下把手,「你看,打開了。」
「.........所以他只是好心地讓昏倒的我們休息一下,然後準備恭送我們回去嗎.........」
「也不是那麼簡單的。」迴晃晃手臂,兩條空空的皮帶向下垂著,那是原本固定小刀的地方。
「武器.........被拿走了?」
「還有啊,凌空到底在哪??」

一樓一樓搜尋,才發現凌空正好端端坐在食堂的一角,默默吃著東西。
一見到人,佑翔一個箭步衝了過來。
「凌空!!你有沒有受傷?你被帶去哪裡了?他跟你說了什麼........」
「他愛上你了───」迴用唇語偷偷說著,凌空則皺了皺眉頭。
「.........」不知是回答不出來還是懶得回答,凌空只是默默啃完剩下的飯,然後望著他們。

「唔.......我餓了。」
「我也是,悠雨,你要吃什麼??」
「這裡有漢堡嗎??」
「給我稍微有點危機感啊───」佑翔扶著頭大叫。
「嗯?反正凌空都好好坐在這吃飯了,就表示沒事啊。」
「還有武器!!武器在哪啊!!」
「..........」凌空指指樓上。
「..........請說得明白一點.........」
再次皺皺眉頭,凌空手抓住迴的衣角,後者也習慣性替他發言:「武器在樓上的訓練場哩,如果想拿的話要跟那個人.....那個Boss什麼的拿........」
「又要再見到那個人?」悠雨不情願地搖搖頭。
「沒辦法啊,如果想要回武器的話就非得過去。」迴倒是顯得無所謂。「還有,凌空說要跟他們的學員訓練什麼的。」
「訓練?」
「我們還要陪他們訓練?」

3.
「歡迎歡迎!!」男子滿臉笑容地迎接,彷彿之前的不愉快完全沒發生過。
一進門,就看見許許多多人站在寬廣的場地中,各自拿著不同種類的武器練習著。
「感覺如何?這是我們的訓練場,學員們幾乎每天都在這裡辛勤訓練呢!」
「我只想拿回我的武器..........」
「嘖、嘖、嘖。」舉起食指左右搖晃,「你們的『任務』可還沒完成。」
「任務??」
「看看那邊。」男子指向正在練習刀劍類武器使用的一群人,「看到他們爛透的技術了嗎?」
「........看到了。」
「那一群人是我們公會的新手,可是以這種不像話的技術來看,根本上不了戰場嘛!!」男子搖搖頭,「唉......這可怎麼辦才好呢.........」
「你就是想要我們幫助他們訓練嘛.........這種苦差事我才..........」
「太好了!!不愧是我看重的冒險家們!!竟然能讀懂我的心思,哎呀,你們果真是好人呢!!來來來,這個給你們......月戀!!還不快把那筒刀拿來!!」
「是。」Boss和他女兒感覺就像是主人和奴僕一樣,整個權威教育。
「好好聽人把話說完啊啊啊───」
「來來來.......這些是給你們的武器,哇,好適合喔!!好了,去吧!!」
什麼都還來不及說,四人就這麼被推進了場內。

「搞什麼啊.........」四人站在中央,滿臉疑惑。「誰答應過這種事啦?」
「好不習慣這種小小的刀。」佑翔將刀拉出刀鞘,再推回去,再拉出,再推回去。
「我根本不會用刀啊!!」悠雨嘟起嘴,「是要我幹嘛啦!!」
「..........」
「那就........隨機應變囉??還是趕快拔刀吧,被一群手持傢伙的人包圍滿令人起雞皮疙瘩的。」
看看四周原本在訓練的人們,正緩緩靠近著,臉上還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
「哇,好可怕喔。」佑翔撇開視線,嘲笑道。
「就是說啊。」悠雨抱著肚子悶笑。
「喂喂,有沒有搞錯?」迴轉了轉手腕,眼神輕視。「難道你們真的以為,能贏過我們?」

即使手中的武器又舊又鈍爛到爆,佑翔還是輕輕鬆鬆解決了襲來的敵人。
現在他只想要大開殺戒,把這些廢到報表還需要有人陪練妨礙他們旅行的傢伙們做掉。
迴也是一副殺氣騰騰,隨時準備割下誰誰誰腦袋的樣子。
悠雨在試用短刀的過程中,「不小心」用刀子尖尖的那一端刺穿了幾個人...........
整場的人都是這個水準嗎?這樣也算有名公會?
似乎也發現實力太不均的狀況,男子皺了皺眉,出聲提醒:
「喂──不可以用魔法喔───」
你以為不用魔法就能讓他們逆轉情勢了嗎嗎嗎嗎────
佑翔嘆了一口氣。
凌空呢?凌空在哪裡?

4.
上次像這樣揮動武器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好熟悉、好不熟悉。
當看到那少女時,我心中只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因為她那清晰到不行的臉孔。
她也發現了吧?我是那個人的事,因為她們兩人一直都偷偷在連絡,所以雖然不是當事人,對我這個「同伴」也多少了解幾分。
沒想到啊............

在佑翔眼裡此刻的凌空正以不合邏輯的速度移動著,雙腳看似沒有動作,整個人卻宛若輕輕飄浮在空中般,緩慢而從容,襲來的人卻完全無法碰到他的衣角,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躲過的。握在手中的劍,彷彿與主人融為一體,每一揮一劃,都是那麼優美...........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攻擊,只在刀刃襲來時進行阻擋,輕柔的動作彷彿手上拿的不是劍而是軟鞭,能應應敵人的攻勢轉換型態。
每一個動作,都如高貴的黑貓高雅,有著別人模仿不來的風采。
黑袍在身後飄動,黑帽卻穩穩的罩在頭上,讓人分不清他的表情,但想必一定是有些柔和、有些淡然的樣子吧。佑翔心想。
他那靈動卻毫無起伏的藍眸,在需要認真時,會不會有些改變呢?

在望著凌空的同時,也有一對眼睛在旁正仔細觀察著同一人的一舉一動。
遠遠超過少女所預期,月戀有些驚嘆地看著凌空。
傳說中,他只是魔力高強到足以稱霸,卻未曾聽說他連使用武器也這麼順暢,太令人震驚了。
其實他.......深藏不露?
姊姊說的他,是個很溫柔,很善良,很純真可愛的男孩。
為什麼現在看起來不是如此?
發生了什麼事嗎?
雖然看不見眼睛及表情,還是能感受到他那比平靜再下降一點點的不悅。
他真的是那個人嗎?
姐姐口中的「瑞」...............

5.
「這是最後的任務了。」站在深深雪地中,佑翔用無力到不行的聲音說。
「完全沒有鼓勵到士氣啊,隊長。」
「囉嗦。」
「誰會想到那個Boss會做出這種奇怪要求啊,而且竟然連一毛錢也沒得賺。」
「請別在別人面前說她父親的壞話好嗎?」月戀皺著眉阻止悠雨說下去。
「妳和妳父親.........感情很糟嗎?」突然問了這麼一句,月戀直直望向問話者─迴,挑起眉。
「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呢?」
「只是.........感覺。從你們的互動,可以看出你們平時幾乎沒什麼交集,有種疏離淡漠的氣氛,並且你總是喊他『Boss』還總是畢恭畢敬的,正常父女不該是這樣的吧?」
月戀瞇起眼,隨後卻輕輕嘆了一口氣。
「父親他.........總是對我很嚴苛,用訓練士兵般的標準訓練我,從小只要我敢有一點怠慢,便會招來一陣打。他對我要求很高,為了達到他的期望,我也很努力,等待著總有一天被他認同,但是.........父親他卻從來不曾指派任務給我,總是把我關在家裡,好像我的努力練習都只是玩玩而已。」說到這裡,她又嘆了口氣。
「然而妳卻還是這麼護著他?」
月戀苦笑了一下。「畢竟他仍是我的父親啊。」
「抱歉,我不該說他壞話的。於是我們到了嗎?佑翔?」悠雨有點不好意思地抓抓頭,趕緊轉移話題。
「我也很想告訴你們已經到了,問題是,在這種鳥不生蛋的高山樹林中,真的會有雜貨店之類的東西嗎?」佑翔180度翻轉從Boss手中拿到的地圖,再看看四周完全長得一模一樣的樹,嘆了一口氣。

想到那個Boss啊,就讓人頭痛。
原本以為公會中隊員們的技術都漸漸進步,他們也可以隨之脫身時,誰知道那個Boss用還在他手上的武器威脅他們,打發他們到這個高得不像話而且刮著暴風雪的詭異高山來,還說要找到一間沒有招牌的雜貨店,從裡面找出「幽靈」並將它帶回去。
再說幽靈是那麼容易發現的東西嗎?
更可笑的是,他們竟然真的來了,為了那可信度幾乎是零的委託。
「簡直.........莫名其妙。」碎念了一句,佑翔超想把手中毫無用處的地圖撕爛。

「別抱怨了,我這不是跟你們一起來了嗎?原本我是不用來的耶!」月戀不滿道。
「愛跟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們無關。」
「你說什麼!」
「好了好了別吵,」佑翔安撫兩人。
「凌空你........沒事吧?」轉過頭問一路上半句話都沒說的凌空,他矮小的身軀幾乎整個被雪掩埋,只露出頭和一點點手臂,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前進的。
點點頭,凌空表示自己很好。
「那就好。」
「有........怪味道。」突然,凌空皺起眉頭,伸手指向一個方向。
「有嗎?什麼怪味道?」其他人立刻用力嗅了起來,只是空氣中除了雪和寒氣外,什麼也沒有。
「凌空的感覺靈敏得嚇人,只要有一點點不尋常的氣息混入空氣,就能立刻察覺到。」迴很盡責的為他解釋。
「真的假的,好方便喔。」
「凌空又不是工具。話說,到底是什麼味道?」
「像是..........廚餘。」
「噢,請告訴我這附近有人在活動,就算是『曾經』也好,至少可以證明我們不是唯一會到這座海拔無限公尺高的山健行的白癡。」
「妳承認自己是白癡了?」
「請聽清楚,我說的是『我們』。」
「蛤──妳說什麼──我聽不到────」
「我‧說‧我‧們‧是..........」
「別鬧了,迴,月戀。」
不知不覺,已經又離那股怪味近了許多,近到所有人都聞得很清楚,並且有默契的摀住鼻子。

「還是不敢相信..........這種山上會有所謂的『雜貨店』這種東西.........」
「不敢相信也得相信。」迴聳聳肩。「因為證據就立在我們眼前。」
傳說中的「雜貨店」映在眾人眼前,破爛不堪的木門彷彿隨時會倒下。
「進去吧。」佑翔看了看凌空,注意著他的臉色。
「沒事吧?」擔憂的問了一句,凌空搖搖頭,沒說什麼。
「那就好。」摸摸他的頭,凌空很難得的抬起頭,對上一雙百般溫柔的眼,和寵溺的笑容。
這個人.......總是這樣。
不論對象是誰,總像個無敵濫好人,毫不猶豫的為對方付出。
有時候,甚至是敵人。

6.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一片漆黑的詭異感讓二少女害怕得縮在最後面,剛開門,一股異味撲鼻而來,眾人皆皺起眉頭,凌空更是受不了得憋住呼吸,連一秒也不願再吸入。
不著痕跡的放了個淨化魔法,眾人頓時感覺空氣清新了不少,只是那股莫名的厭惡感還在。
靠凌空聚集的光球照亮,室內看起來只是間很平凡的店,
一排排的櫃子整齊排列,上面堆滿許多商品,看來是沒有整理過商店就倒了,絕大部分都過了保存期限,或許剛才的惡臭便是腐爛的食物散發出來的。

翻來覆去找了很久,什麼也沒發現。
「這裡真的會有幽靈出沒嗎?再說那種東西是看的到的嗎?會不會其實他已經在旁邊笑我們的白癡笑很久了?」迴開始很認真的思考任務完成的機率,而後發現大約是零。
「這裡還有一個門。」滿頭大汗的悠雨站在一扇剛發現的木門旁。
木門歪歪斜斜,把手鬆脫,看起來像是遭人破壞過,除此之外和其他地方沒什麼不同。
「那就進去看看囉?」佑翔輕推木門,才開一條縫隙,便感覺後頭有力量拉扯自己的衣角,凌空緊皺眉頭,顯是感覺到了什麼。
「怎麼了?」
「...........」
「沒事的。」大手摸摸凌空的頭,佑翔輕聲安撫。「有我在啊。」
雖然沒說什麼,但凌空的臉還是很難看。
「不然.......凌空你留在這裡?我們進去看一下就好。」
「.......我也要去...........我要把那不潔之氣清掉。」看凌空眼神堅定,佑翔也不再多說什麼,點點頭後便在次把手放到木門上。
「要開囉。」
一口氣推開木門,比剛才強烈數倍的濃郁氣息直向眾人衝來,眾人不到一秒便轉身想跑,凌空更是反射性高舉右手準備放出高級淨話咒.........

「等等!!瑞!!!」突然,月戀的聲音大吼,從進木屋後就沒有再出過聲的少女往凌空撲去,試圖攔下他的魔法,反應不及的凌空硬是將魔法縮減轉換,扭轉成防禦咒照住眾人,將四周空氣隔絕開來。
「........」凌空不解望向月戀。
「為什麼要阻止他?」既然空氣不再噁心,迴開口詢問。
對於自己的失態很不好意思,月戀結結巴巴說道:「你.......你們看看四周...........」
眾人聞言紛紛將頭抬起來,不抬還好,一抬頭便看到慘不忍睹的景象。
四面牆壁、地板和天花板佈滿觸目驚心的暗紅血痕,不像是人力能造成的巨大爪痕隨意遍布在石板、房間內的櫃子,檯燈和書本類的物品散落在地上,原本潔白的床單也被撕得破破爛爛,染上了鮮紅。
「這....這裡是怎麼了?」瞪著眼,悠雨躲到也不住顫抖的佑翔身後。
「這.........凌空?那些不是......那些是血........對吧?這裡曾經.......死、死過很多人?」
凌空那可怕的體質一定可以探測到些什麼對吧?
因為就連我們,也感覺到這個空間內強大的怨氣了。
想詢問凌空,三人轉過頭去,卻見凌空用充滿複雜和驚訝的眼瞪著月戀,緊握雙拳。

7.
「妳........怎麼知道?妳是........」
「我........」月戀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現........現在是怎樣?」佑翔看看凌空,看看月戀,再看向迴,後者奮力搖頭。
「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還是第一次知道凌空會有『無情緒』之外的情緒。」
明白跟凌空說話等於跟空氣說話,迴轉移目標,向月戀問清狀況。
「我....我只是喊了一下他的名字啊.........」
「名字?」
「凌空......的名字?」
「瑞?瑞.......是誰?凌空就叫凌空對吧?」
「話說凌空.......是姓還是名?」驚訝自己和凌空相處了這麼久,卻從沒注意過他到底全名是什麼。
「那個名字妳是怎麼知道的?」凌空緊咬下唇。月戀看得出來,他真正想問的。
妳到底是誰?
「瑞是......凌空的姓嗎?」三人一頭霧水。
話題的主人抿了抿嘴,緩緩開口:
「不是我的名字..........現在不是。」他顫抖著聲音。「我是.......凌空呀.......」
沒有人感覺不出來他聲音中那絲懇求的意味。

也不是沒有好奇過總是默默不語的凌空的身世,只是他從來不開口,每次問起也沒有想回答的樣子,所以只好就此作罷。
身世......嗎?
月戀和凌空.......是舊識嗎?總覺得他們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彼此了。
瑞到底是什麼?
接踵而來的疑惑讓三人一片混亂,只覺得凌空的來歷似乎不單純。
但是...........
每次望向他純淨的藍瞳,都有種安心的感覺。
凌空是誰.........那又怎樣?
我們只需要知道一點好了,那就是:無論如何,他都是我們的同伴。
「就是說嘛,凌空就是凌空啊!」
看見同伴們肯定的眼神,凌空緊繃的身體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凌空,我是雷的.........」
「我知道。」凌空抬起頭,望著她飄逸的金髮和碧色的眼瞳。
「妳不是雷,妳們是不同人。」雖然妳和她的容貌,是那麼的相似........
「謝謝。」淡淡一笑,兩人就像是心有靈犀似的化開不悅。
幾分鐘前的僵硬,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就算吵架,到最後還是會和好。
真正的朋友,就是這樣的對吧?
因為太了解彼此,所以常起爭執,但也因為太了解彼此,所以總能明白對方心中的想法,解開誤會和不愉快。
佑翔按著胸口,一種有點溫暖且有點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瑞.......是誰?是我認識的人嗎?
為什麼........如此熟悉且令人懷念?
為什麼月戀這樣叫他?順得.......好像那就是他的名字。
凌空第一眼看到我時,眼中的那一絲驚訝我並沒有看漏。
我們......早就認識了嗎?我和凌空........不,是我和那個叫瑞的.......
在我缺失的記憶中。
有什麼........逐漸拼湊出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191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881118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說好的黑籃第三季...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obster0627全體巴友
大家可以多多來我的YT頻道看看哦(*´∀`)~♥https://www.youtube.com/@lobstersandwich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