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冰雪碧嵐-雪與劍

作者:山巔一寺一壺酒│2014-10-06 14:58:01│巴幣:2│人氣:114
雪與劍


冷風不住的颳著,拍打著她白皙的臉頰,吹拂著那俏麗碧髮。

身上鎧甲「喀支」「喀支」得作響,漆黑的腿甲踏在雪地上,留下深深的刻印。隨著北風的起舞,思緒也跟著跳動起來。
自兒時起,她就受到父親嚴格的要求,每日都必須接受各種緊密的體能鍛鍊,尤其是在這種寒冬中,父親的要求越是過份,要求的戰鬥勢態若是有一絲錯誤便會挨上一頓罵。
即使時間已經經過許久,到現在她依然能記得父親最常說的一句話:「緹雅,你天生就不是個當學者的料,那麼你就用另一個方式來超越我。」

訓練是嚴格的,但每當訓練結束後卻是她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光,母親會在廚房下廚,煮出美味的佳餚,而父親在母親面前就宛如一隻無害的小雞,在她的記憶中,父親與母親從未吵過一次架。
而那一天,隨著一陣急促的叩門聲,這短暫的幸福也隨之終止。


那是一個寂靜的深夜,冰雪已經逐漸融化,環繞小屋的森林在那日的深夜卻鼓譟得如白日的市集,當她被那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驚醒時,小小的木屋已然擠進許多身著黑色破杉、紅色圍巾的兇惡大漢,以及白色上衣,藍色短裙的女子,他們嚷嚷著要求父親繳交這兒的「借地金」。

小屋內被這群惡漢們手中的火把給照得通明,牆上打著他們的身影,黑影隨著火與爭執不住的擺動,好似張牙舞爪的惡魔。而母親早已起身,對著全然不知情況的緹雅,她仍然擠出了與平常無意的溫暖笑容—即使她的額頭不住的冒出冷汗。

她緊緊的握住緹雅依然稚嫩的雙手,一邊對著她微笑道:「no problem, everythingwill be alright, all will be alright…」而這也是她最後一次露出那溫暖的笑容。


談判破裂是最後的結局。


緹雅的父親被惡漢狠狠的推倒在地,瘦弱的身軀因這猛烈的撞擊發出骨骼粉碎的聲音。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望向另一頭的妻子,欲言又止。

而她,也望向另一頭的他,似乎,那一剎間,他們彼此間的心意都領受到了。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不後悔,謝謝你。」這句話之後,她的淚水終於潰堤,再也無法止住。


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苦苦一笑。


「笑什麼?嗄?」一名強盜壯漢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呸了一口水在他臉上:「狗娘養的,連點房租都交不出來也敢在這兒蓋起房育女?哈!」


「嘿嘿嘿…老子可不是在兒度假的。」


「哦?」壯漢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腿:「不是?那這間木屋燒了吧?」


「無所謂,你們的營地據點資料我已經傳給洛根了,之所以我在這兒,就是來探查你們的活動的。」緹雅的父親冷冷一笑,呸了一口血,鮮血的腥臭濺上了壯漢的臉,接著壯漢的理智終於斷線。

「洛根,你以為我們能在這混亂的時代當個英雄麼?」在那白刃到來之前,他低下了頭,吐出了他臨終的一句話:「你真是個王八蛋阿…」


白光狠狠的劈開他的身軀,鮮紅濺了壯漢滿身,一股腥味撲鼻而來,連這群殺人不眨眼的強盜也不覺皺了眉,滿屋頓時寂靜無聲。


「蠢蛋!」首先打破寂靜的是另一名更為高大的男子,看似是他們中間的頭目,他狠狠的揍了那名壯漢一拳,力道衝擊的疼痛與暈眩令那名壯漢不覺搖搖欲墜:「看你幹了什麼好事!殺了他有什麼狗屁用?據點再找便有了,殺了他不如要脅他做人質與落根討個價,現在呢?」

一旁的女強盜見場面尷尬,連忙出來解圍:「首領,史坦可能是一時糊塗了,情緒激動時難免…」

「妳這婊子給我閉嘴!」首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媽的我都養了一群飯桶!一群賠錢貨!」

「首領,那我有一個好主意…不如把那邊的那婆娘抓了賣,應該多少能賣點,就原諒史坦吧?」另一名大個子見頭目怒不可赫,急忙出來滅火,用眼神示意弄巧成拙的女子離開。

但就當他接近緹雅的母親時,才赫然發覺已然斷氣多時。

緹雅的母親滿口是血,嘴角邊的血有些甚至已經凝固,她的雙眼依然睜著,憤怒的瞪著前方,彷彿注視著什麼,而她的手依舊緊緊的握著驚恐的媞雅,雖然早已冰冷。


「抱歉,頭領,她…」

「哀…算了算了,如此有個性的傢伙也算不錯了,不輸咱們賣命的,」頭領見到這狀況似乎有些氣餒,至少不是他所預想的情況,他無奈的聳聳肩:「把那傢伙留下的賣了吧,多少回點本。」

「是的,老大。」
壯漢一步步的靠近了,那沉重的腳步聲猶如死神的鐘聲,

緹雅死命的想離開但母親呵護的雙手在此時卻成了致命的束縛。她聽見了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噗通噗通…接著她的視野慢慢的模糊,終至什麼也看不清。

當她醒來來時,已在一座農莊裡,更準確來說,是人口販子的手裡,隨後便被賣進了王城騎士團裡的學校接受訓練,而這一去就是八年。

在訓練期滿後她順利的獲得見習騎士的資格,這段期間她不哭不笑,所有的學生都覺得她是個奇怪的人因此她並沒有結交任何的朋友,那是整整八年的光陰。

但命運總是諷刺的,習慣離群行動的她卻被分派至一個必須團隊合作的探險團中,並且出乎意料的融入了其中。這次,是她第八次的實習也是最危險的一次,最後一次的探險團行動,在這之後,她便能回到王城,獲得騎士的真正資格。

接著,她的復仇大計便要開始—絞殺、殲滅任何強盜營團,這是她的復仇,也是她的戰爭,更是她活下去的動力。
風雪中,思緒慢慢散去,雪拍打在她漆黑的肩上,肩甲上的翅翼究竟是高尚的天使,還是意味著墮落的惡魔?

無人知曉,但,在這狂風怒號中,她的手握得更緊了。




搭配上文樂曲歌詞:

Was willst du von mir?
(What do you want from me?)

那日,加入探險團之前,她回到了昔日溫暖的小屋,但當她回來之時已然時過境遷,眼前僅剩一片荒蕪,就連森林也已然消失大半,獨留幾塊焦黑的木板依然聳立在那兒。

Ich mag wollen oder night, ich muss den Feind verfolgen
(Whether I want to or not, I have the enemy to pursue)

緹雅輕輕的將一朵鮮花放下,放在已然焦黑的木板前。


Ich bin nicht frei von dieser Welt
(I am not free from this world)

淚,止不住的滑下。
這是自那日之後,她第一次落淚。

Egal wie hart du auch bist
(No matter how tough you are)

但她沒有啜泣,良久她擦去了臉上的淚痕站了起來,在那片焦黑的木板前直立,驕傲的將拳頭放上胸前,她的雙拳現在已不再嫩稚,她的雙拳孔武有力,最重要的是那在她心中燃燒的火。

Fliege hoher
(Fly higher!)

Laufe viel schneller!
(Walk a lot faster!)

「父親,你現在在哪兒呢?究竟在哪兒呢?在至高的天國,還是在英靈殿裡呢?媽媽也過得好麼?你們…究竟在哪兒呢…?」她緩緩的放下握拳的右手,眼瞳裡透著淡淡的哀傷:「緹雅平安無事,緹雅會超越你的,父親,一定… …」
Du bist sehr stark
(You are very strong)

Du bindest einen Blumenkranz
(You bind a wreath of flowers)

風徐徐的吹起,將草木吹的簌簌作響,烏雲蓋過了白日,接著,黑夜與暴雨便要來臨了…。

Wieso siehst du so traurig aus?
(Why do you look so sa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158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OKI9303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AlphaMax ~GO... 後一篇:冰雪碧嵐-二章 孤狼...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