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LOL短篇】Let My Heart Stop ( 塔隆 x 雷玟 )

作者:Yosuki│2014-10-05 18:42:32│贊助:142│人氣:2033
前言:

秋天要到了,有點蕭索的氣氛其實讓人有點感傷,本來想跟虛淵女王C姐,一起發讓人不快的BE故事,可是發現她今天發的那篇有點笨閃的好可愛 ( 不要在這裡偷偷講

請注意,這篇是 GALLOWS BELL ( 塔隆 x 雷玟 ) 的延生作品

一樣延續了一點點鬼故事的味道在寫

如果沒看過這篇的,可以去補看在來看這篇,才明白這篇在講些什麼樣的故事

然後一樣是虐心向…… 然後我就不寫後記了,以上

C姐推薦BGM:


BGM是難得的中文歌:




門外的晨陽剛升起。

清早大約五時,雷玟急促的抓著自己的軍服外套和佩刀,邊穿上軍靴邊急著出門。

她直挺的身影快步奔走在諾克薩斯的石板街道上,這時的諾克薩斯飄著淡霧,到處可見落葉飄落,雷玟輕輕呼吸著逐漸變涼的空氣,並將外套拉緊扣合。

一邊調整著呼吸,雷玟鮮紅的眼神看向遠處的暗黑城。

是最近煩惱事太多,才讓自己想起多年以前的記憶嗎?她淡淡的苦笑。

撒下一個謊言,就必須要更多的謊言去圓這謊。

當她發現一個真相時,雷玟便開始撒了一個小謊去掩蓋這個事實。

大約是在英雄聯盟的機制走上成熟期時,加入了更多的召喚師以及英雄,這種和平機制漸漸的成了像小孩子打架的兒戲,僅僅是被殺與殺人的遊戲罷了,而雷玟仍然是召喚師當中熱門召喚的英雄。

就好像從前在軍營中當著魁儡,永無只盡的戰鬥,而漸漸地失去了勝利的榮耀感與喜悅。

當雷玟感覺到疲累的時後,是在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

她在一場對戰結束時,獨自站立在召喚廳許久的時間。

並不是因為在思考方才作戰所出的失誤、也不是在等待著跟誰的約定,而是胸口的疼痛感讓她無法往前一步,她當下直覺自己在走出一步就會把內臟吐出來似的。

她記得自己適度訓練的身體鮮少得過感冒,且傷口復原的速度要快了一些。

要不是因為聯盟的魔法限制她不能任意使用符文的力量,不然這點小事隨便都能應付……啊、原來是這樣。

她沉重又疼痛的腦袋勉強理出了些「力量」、「副作用」、「反噬」等詞彙,便像個生鏽的齒輪卡住般,發出吱吱的叫聲後停止運轉。

雷玟花了點時間平復疼痛感後才踏出腳步,就如平常的行事風格,右手緊緊抓著符文破刃,直接忽視掉身旁人事物,直直的往回家的方向邁步。

當她開門便聞到淡淡的奶香味時,雷玟才露出一絲放心的微笑。

「你用不著等我的。」她冷淡地說著,收起嘴角的笑容走向餐桌。

雷玟拉開椅子坐下,半垂的雙眼從白髮間隙中對上隔桌對面同樣的瞳色。

與她同居的男人並沒有理會她的話語,就如平常般安靜地抿著唇,逕自拿起一旁的湯匙勺起一口奶油焗飯,然後送入口內,他吃飯稍嫌快了些,不要幾分便解決了半盤。

濃濃的奶香味並沒有勾起她的食慾,雷玟不在意的跟著對方也勺起柔軟的焗飯,然後塞入口內後嚥下的同時,有股噁心的味道衝上喉頭,她盡量保持住平靜的臉孔,卻還是微微皺起眉頭。

湯匙與陶瓷盤輕微碰撞的聲音讓雷玟抬起了頭,她嚥下焗飯看著對方站起身將碗盤收回水槽後,又低下頭繼續想辦法解決這盤食物。

「別勉強吃了。」沉穩的男聲剛落下,一個水杯便放置在雷玟右手邊的位置。

雷玟沒有抬起頭,但她停下了動作,直到確認對方走上樓後才緩緩放下湯匙,拿起一旁的水杯倒頭灌入,雷玟僅吃了四分之一的份量。

她的雙眼盯著天花板許久。

或許是天氣炎熱的關係讓她覺得食慾不良吧,也有可能是因為午後那股疼痛在作祟,這讓她感到一絲不安。

但是後來的幾天,雷玟的身體又恢復原先的樣子,食欲也是回到以前可以連叫兩碗的狀況。

雷玟其實知道這只是假象的恢復,當她感受到那次的疼痛後,不安的陰霾一直籠罩在心中。

或許有一天,就如她所想的結果一樣,自己會因為這股力量而提早死亡呢?也或許在繼續戰鬥下去的結果就是突然在瞬間內死亡。

死亡對孑然一身的雷玟來說並不恐懼,而讓她感到畏懼且不安的是某份情感。

想跟身邊的人多相處幾時也好、或是自己心中仍掛念的對方……越走向死亡,這份感情越容易在不知不覺之中膨脹,或許真有點變懦弱了吧……?

雷玟討厭這種突然多出的情緒,至幼開始能左右自己靈魂的是刀鋒和血液才對,她的靈魂是她的歸屬。

而她必須找出個解決方法。

「你會希望回去諾克薩斯嗎?」

黑夜中,雷玟輕聲問著身旁的人,她的聲音總是溫和低沉且音節分明,和總是含糊又咬字不清說話的他相反。

塔隆思考了許久的時間,在看到雷玟快閉起眼時才吞吐的開口:「不。」

「為什麼?」她帶著輕笑追問,比起為什麼不希望回去諾克薩斯這個問題,雷玟更想問的是:為什麼要考慮這麼久?

顯然塔隆不想繼續回答問題的樣子,他索性的閉起雙眼將被褥拉高,蓋過雷玟肩膀以上。

雷玟往上挪了些,讓被褥的位置剛好蓋在肩膀上,「別總是逃避我問的問題。」她語氣雖然平緩,但還是聽得出一絲浮動,是被硬壓下來的。

「別總是問我沒意義的問題……唉。」一個沉重的嘆息後,塔隆硬是轉了平緩的語氣說道:「那裡沒什麼眷戀的。」他伸手慣性的揉亂對方雪白色的劉海。

雷玟原本還想問說:「所以你在這裡有所眷戀?」但她總覺得在繼續問下去,或許對方會翻臉也說不定,所以只是應了聲並沒有把話題繼續下去。

「妳想回去?」

很難得的,塔隆反問了她。

「……或許。」雷玟先是愣了一會後才吐出話來。

「為什麼?」他追問,粗糙的手指撥開了雷玟過長的劉海順到耳後,靜靜地的看著她。

「因為對那裡有所眷戀。」

為什麼呢。這個問題也沒有提出。

沒有目標、失去靈魂的運刀,對塔隆來說是痛苦的事情,彷彿就像傀儡般的被召喚師所操控,他並不像其他英雄有著特別的能力以及理由,自己只是普通的人類,普通地只為了活著而拿起武器。

活在這片黑暗中,他看不到任何一絲光明,卻明確地感覺到自己被牽起,那手心的溫度很冰涼,讓他想試著握暖。

感覺一起牽了許久,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嚮往會彼此一起過著平凡又不空虛的生活。

卻起了變化

讓塔隆不禁思考失去了操控而離開的傀儡,在馬戲團外的生活和已往相似--流離失所,擔心著被追殺,甚至是失去了性命。

在那次之後,塔隆似乎抽絲剝繭般的與雷玟播離,雖然用著緩慢的速度,但天性敏感的雷玟感到更複雜苦澀,卻沒有表現在她展現在外的模樣,她還是像平常樣冷淡地說話,又與對方生活在同一屋簷下,一起共進著餐點。

只不過就是不會依靠彼此、不會一起共眠、不會在深夜洗澡時被斥責罷了。

或許,這段感情會因此走向末日吧?……不,自己早就踏上末日的道路了。

那麼,雷玟不懂自己為何有種刀在體內劃下刀痕的感覺,每次眼神相會、每次從喉頭往下劃到腹部,又酸又痛的緊縮感。

其實自己不應該那麼在意對方,而該放手往更遠的盡頭走去--哪怕又是一個人,這些都該無所謂的。

實在太不像原本的自己了,從很久以前認識了他之後,自己一直不斷地改變。

她盯著鏡子中有些憔悴的面容,猩紅的雙眼微顫,咬了下唇試著壓抑住情緒後,便將濕潤的白髮往上隨意盤起,然後穿上當睡衣的白色襯衫,雷玟轉開了浴室門走出。

一個柔軟的毛巾覆上她的頭頂,身材偏纖瘦的她整個埋入柔軟的棉質襯衫,一瞬間,她想闔眼靜聽著懷念的心跳聲,或許就此沉浸不醒也好。

這是目前最後次了。

在他快要出現割了雷玟腳筋也不讓她離開的想法前。

而這也是目前所能想到的方法,他在意著對方也從不質疑從對方口中說出的話會是個玩笑,要離開這裡是對他感到厭倦了?還是從開始這份牽手般的關係--就僅是個想像?

當塔隆反覆的說服、否定這份自作多情,直到放棄。

他花了好幾年,卻無法從對方身上得到任何的印證。

「妳想怎麼做?」塔隆放鬆懷中的她,保持著可以感受到對方氣息的距離。

「回去。」雷玟低聲的說道。

「現在的妳,對諾克薩斯來說,只是一抹靈魂--」

「但我不想當傀儡了。」

被打斷話題後,塔隆抿緊唇將接續的話給吞下,他不是不相信雷玟沒有那份能力離開英雄聯盟,而是太確定雷玟有能力,盯著她堅定的眼神看,讓塔隆感到十分的不安。

然而只是普通人的自己,是否有能力阻止?亦或是從此背道而行。

「……做個選擇。」塔隆從腰間束帶內抽出銀亮的小刀,冷冽的眼神像是宣戰,「接受挑戰,或是放棄挑戰?」



「接受。」



這是塔隆第一次得到的印證。

那時候的她看起來十分有生氣,手中握著的刀也充滿了靈魂的波動,只為了打倒阻擋在路前的自己而戰。

最後戰事不斷持平下,不甘和自己做交換條件,賭氣到耳根子都紅透的情況。

比起現在,看起來真的很愉快--

現在的雷玟,經過了數年的波折後,藉由黑色玫瑰的力量,如她所願的漸漸脫離了英雄聯盟內的保護,回到了諾克薩斯的最高指揮部,她看上去是滿足了,好像整個人生就到這裡可以劃下句號。

塔隆伸手輕撫趴伏在辦公桌上睡著的雷玟,看著她微睜開雙眼後又索性的繼續休息,他無奈地將自己身上的擋風披風退下,披在她仍然纖瘦的肩膀上。

塔隆無聲地走向窗旁將印著金線玫瑰的窗簾給拉下,然後又走去把房門鎖給鎖住,將這個空間給封閉住。

他回到雷玟身旁,小心翼翼的試著拉起雷玟,用精壯的手臂摟著她的後腰,連帶著披風一起半抱起,緩步走到一旁沙發上靠著扶手半躺,緊懷著對方使她枕在自己身上。

這樣或許會好睡點。他習慣性地輕摸雷玟的白髮,就像撫摸小動物般。

「……十分鐘後就叫醒我。」雷玟帶著鼻聲說道,聲音有些模糊,她稍微調整了姿勢後平穩地躺著休息。

「嗯。」從懷中傳出的呼吸聲十分的輕薄,塔隆確定對方已經進入睡眠了,他停下撫摸的動作,轉而輕擁著她,安靜地計算著時間。

雷玟也在倒數著日子

當雷玟發現那種疼痛的次數越加的頻繁且越加嚴重時,她就在倒數著所剩不少的時間。

很不甘願就這樣丟下重要的人死去,卻無能為力阻止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失,或許這也是對從前殺人如麻的她所種下的惡果。

但雷玟從沒想過要讓人生再次從來過,她想努力的走,走到最盡頭後再回顧往事。

而不是在此刻想起以往自己將蘇瑞瑪沙漠出產的毒蠍腳丟入鍋內,被塔隆狠狠罵過一輪接著一輪後,邊愁眉苦臉的吃著美味的馬鈴薯燉肉;或是不小心得了風寒時,在比賽中途的休息時間後依靠著對方休息……

於是她把這個事實當作一個謊言看待,努力的隱藏住複雜不安的心情,自然地與對方過著每一年的春夏秋冬。

在深秋的傍晚,雷玟終於將所有的公務全部整理好,她嘆了氣,吞下又湧上來噁心感,隱隱忍著胸口的疼痛感。

穿上掛在一旁的軍服長外套,由於雷玟身型的關係,外套下緣長到能蓋住自己的小腿一半,但發下來的軍服款式就是這樣的尺寸,雷玟也沒有去特別改過尺寸,這穿起來的感覺挺像披著塔隆的擋風披風。

她在四周稍微用眼神搜索許久,然後從辦公桌的左側上鎖抽屜裡摸出了一瓶藥罐,她倒出兩顆藥錠吞下。

雷玟想起來到諾克薩斯當上了將軍後,秘密私約了蒼寂學院的術師向他尋求如果消除符文之力的反噬,只得到了個「不可能」的答案,和一罐止痛藥。

那麼回來到諾克薩斯的意義不就是個虛無罷了?

--如果她只是個普通人那有多好。

雷玟直挺挺的走出辦公室低頭將門鎖上,確定鎖緊後她警覺性的抬起頭往後看去。

塔隆正站在走廊的牆角旁等待著她,神情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雷玟走向前隨口說了句話後,便走下樓梯離開了將軍府,路上她感覺得到塔隆不愉悅的眼神一直瞧著,而身體的不適感也一直在翻騰。

她幾乎是用盡全力保持自然的模樣走回家中,看到了沙發後就忍不住把自己丟在沙發上閉眼休息,而不適感也降低許多。

「收手吧。」

「瞧你這口氣。」雷玟並沒有睜開雙眼,靜靜地思考該拿什麼藉口塘塞,然後輕聲低語著「聽起來像是我快累倒下似的。」額前感覺到冰涼的手溫覆上。

「難道不是?」他低身一把抓起對方往自己身上靠,然後抱起往她的寢室走。

即使是被塔隆有所察覺到,雷玟也是用著話語的技巧佯裝成原本的自己,她繼續說:「你太看輕我了。」只是想耍任性點麻煩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雷玟希望塔隆看到的她是這樣的--偶而耍點無傷大雅的任性,讓塔隆露出無奈的表情,試圖讓他生硬的表情給柔和點。

這樣一來謊言又可以繼續下去,直到雷玟找出解決方法為止。

當感覺到背後有柔軟的被墊,雷玟才微睜開了眼,對上他經歷風霜的面容,雷玟可以聽見對方的心跳是強而有力的,她的手在被褥中摸索找尋到有著低溫的手,然後扣住。

對現在的雷玟來說,她十分害怕失去

她沉沉的睡入,然後在夜半時悶哼了聲睜開雙眼,雷玟細微的挪動也讓淺眠的塔隆睡醒,醒松的眼眸瞧見對方清醒時,塔隆伸手將對方拉近並且將被搙拉好。

塔隆能感覺到雷玟湊近的鼻息,以及輕覆上自己唇邊輕抿的柔軟薄唇,塔隆靜靜嚐著她感到不安的碎吻方式。

這是不是一場夢呢。」雷玟自言自語的聲音在空氣中輕輕震動著。


當年的冬季,諾克薩斯城中更添上了蕭索的味道,雷玟才剛踏出門就感覺到冷空氣刺入肺中,傳出陣陣的疼痛感,明明有批上披風,她還是環肩打了哆嗦,咬緊牙試圖習慣這個溫度之後,再次踏出腳步。

明明是如此的寒冷,但是諾克薩斯並不會下雪,雷玟想起以往再弗雷爾卓德執行任務時看到的銀白大陸。

也想起好久好久以前和對方賭氣為了個麵包而吵架,也初次接觸到他的內心……

只可惜一切將走到這裡,末日遠比雷玟要想中的快。

雷玟最後的記憶停留在工作完畢的傍晚時分,當她想站起身拿披風時,一陣暈厥感襲上,頓時她的世界陷入了深沉的黑暗與疼痛。

當雷玟再次睜開雙眼時。

空氣中的藥品味濃烈的令人感到安心。

床邊一旁的學者和醫師在長篇討論符文之力、也就是靈魂力量的濫用,甚至在坐在床邊的塔隆面前,把主意打在雷玟身上開始討論起--如何改善符文力量的反噬,讓下個受試者延長生命。

該死的蒼寂學院,但現在的她能拿這群瘋子如何呢?雷玟本來紊亂的心情更加的惡劣。

「吵死了……都離開吧。」從病床上撐起身子,她靠在牆邊出聲,用著犀利的眼刀將吵雜的人們全部趕走。

只剩下塔隆。

「對不起。」雷玟先出聲了。

但她不敢正視著對方接近崩潰的眼神,而塔隆伸出手將蓋住對方面容的雪白鬢髮撥至耳後。

被觸碰到臉頰那刻,「好冰。」塔隆脫口而出。

雷玟試圖扯出一個笑意,然後躺回病床上挪動自己的位置,讓出了一個空間示意要對方也躺著休息。

最遠只能走到這裡了,雷玟靜靜地凝視著對方無名指上的銀戒,得到了對方全心全意的感情,自己卻好像什麼也無法留給孤單的他,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太過度自私呢?但是至少……

「要死,不如死在你的刀下。」

雷玟想起從前一起約定過彼此都不能死亡,但事實已經在雷玟脖子上架了斷頭台,與其讓那群蒼寂學院的瘋子下刀,她更希望直到最後能跟對方走完。

但塔隆惱怒的否決掉。

「不會死。」希望這個謊話能如以往般的實現,塔隆不敢使力的擁抱住對方,一手扣住對方的五指。

「要死,不如死在你的刀下吧?」最後,她仍然這樣夢囈著。

「不會死。」塔隆又重覆了一次,試圖叫醒了對方像害怕她一個閉眼便永遠不醒,手指安慰性的婆娑著對方的指節分明的手指。

他多麼希望時間就在這裡停下。

「對不起。」她淡說道,將身子縮近對方結實的胸膛上,輕輕用臉磨蹭著,感受著他微暖的體溫。

--雷玟已經被宣判死亡了。

這時在空氣中震動的一字一字,就像指針答答的劃開弧線。

塔隆能感覺到她擁抱自己的手指在游移,又想用以往的招式從身上抽出匕首,他低身輕覆上對方的雙唇輕舔著下唇,低聲喚著雷玟的名字。

發麻的手指僵持在刀柄上無法動彈,雷玟勉強的將刀拉出一小段,被塔隆硬抓住手阻止,她感到吃痛的皺眉悶哼,讓塔隆緊張的放開手。

雷玟看著他不知所措的眼神,「……這晚過後,即使是活著的我……是不是、再也看不到你呢……?」她顫抖的聲音道出了不安。

--雷玟已經被宣判死亡了。

塔隆感到絕望的認清了這個事實。

他鬆開的手握緊了刀柄,並且抽出,保養得宜的刀鋒在夜中閃爍著銀冷的光芒,此刻讓塔隆覺得耀眼的眩目。

「……不會拋下妳的。」他低聲溫和地說道,緊緊盯著對方的雙眼,呼吸著最後的氣息。

無力與顫抖的刀鋒滑上雷玟的胸口,找到了心臟跳動的位置,他試著不讓對方感到一絲疼痛的將刀鋒直直深入心口內。

--我的刀終將找到你的心

「我也是,不會拋下你、的。」刀刺入的最後,雷玟靜靜地的閉起雙眼倚靠對方,聆聽著令人安心的脈搏聲……

……。

她的時間停止了。

停止在最美好的時刻,從她安穩的表情上看來,這對她來說或許是幸福的。

塔隆顫抖著牙關,試著轉移視線,深深地吸氣,無法克制住名稱為「悲傷」的情緒從眼眶中流出,濕潤了乾燥無法闔起的眼睛。

不需要擔心自己會變成蒼寂學院的魁儡,他心裡明白雷玟不會希望變的像賽恩那樣可悲的殭屍。

即使難受到想把打結的內臟全數吐出,也想對重視的對方用盡自己所有的感情。

塔隆閉起雙眼輕覆在冰冷的唇上,將深入的刀往下割半她的心臟,劃下了很深長的刀痕,將她的血液流盡。


--晚安,明天見。


門外的晨陽正要升起。


一早,雷玟心情並不怎麼好,她做了場奇怪的夢,在煩躁下急促的抓著自己的盔甲和破刃,邊穿上羅馬鞋邊急著出門。

她夢見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內,晨曦從大片的落地窗照入,而眼前似乎是自己認識的人,有著端正充滿風霜的臉孔,但顯得十分得憔悴,以及孤寂的紅色眼瞳,雷玟不敢確定這人是否是心理所想的他。

她看著對方微動了唇辨似乎說了句話後閉起了雙眼,一股不安感襲上雷玟的背脊,她的眼神往下帶便瞧見符文劍直直插入他的胸口,而沒由地,雷玟將眼神從刀鋒帶向自己。

--她正握著刀柄。

在那霎間,雷玟驚醒了過來。


不同的晨曦從窗旁灑落進來,晨陽才剛升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150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小獄
所以這是雷玟在作夢??

10-05 19:13

Yosuki
嗯....很可惜並不是,雖然很想說如果是作夢就好了10-05 19:16
軟泥番茄湯
有ㄧ點點看不懂呢(小聲

10-05 19:56

Yosuki
沒有關係 (小聲) 看不懂是我的文筆問題 OHO10-05 19:58
滿懷憂傷的路人甲
空蕩蕩的,淡淡的哀傷

10-05 20:26

Yosuki
真的 ˊˋ 我也覺得有這種感覺10-05 20:34
尤恩
突然有靈感 想寫個後續

10-05 20:32

Yosuki
歡迎歡迎 請記得要通知我去看><10-05 20:34
玥音
這籤餅烤焦了啦(嚼

10-05 20:37

Yosuki
因為我很不會烤餅乾阿 OHQ (拿出一盤焦掉的籤餅10-05 20:40
大神 明蝕
一口氣看完兩篇文章 雖然很虐 但 卻有很多微妙的 小確幸在 ~
在YO筆下 塔隆的家庭主夫 等級 越來越高了呢! 害我一直像聽到 男聲版 "家後"
看完真的有"家後"最後幾句歌詞的感覺 ...

在上一篇 我還在想 這然倒是RPG裡 傳說中的 壞結局!?
一時連想到 不能像吶兒一樣被麗珊卓開R冰凍個百年 讓符文之力消退
(但百年後 塔隆也活不了 壞結局 II = A ="")

YO醬的 每段文字都讓我很有畫面意境 甚至連拍打大腿 起身 或許都會自動腦補初 椅子被往後拉的聲響

刀子定在 木頭上的 嗡嗡嗡聲 也不知不覺腦補出來

最後的解夢 與前面未來版的雷文樣 都很不可思議感覺
但 還是會希望有個 快樂結局 ˙ ˇ ˙

10-05 21:06

Yosuki
謝謝你給我的感想 QQ 我覺得很感動

或許因為塔隆是很普通的人,所以漸漸的走向家庭主夫的道路了呢,喜歡一個人大概就是會想盡心的照顧對方

這大概就是選項遊戲的不是最壞也不是最好的結局 B 結局,至少他們還有一起度過一些幸福的時光,雖然最後走得太傷感

我很喜歡聲音的表現方法,謝謝你注意到了 ><

最後,我也喜歡有個好結局 ˙ˇ˙

10-05 21:12
× 小夏 °
我還是背叛蛇女一次來看了兩篇(#) 有點看不懂 塔隆後來不是讓雷玟死在他的刀下了嗎 為什麼最後雷玟夢到她拿刀刺塔隆 這是預知夢嗎 兩篇都好虐Q_Q

10-05 22:43

Yosuki
我來跟你解釋一下我的寫法,有點混亂我也覺得 (點頭

那段的揭序是來自這裡

一個腳步聲從二樓間傳出,噠噠走下來的是將頭髮綁在後腦勺,屬於這個時空的她,隨口說了一聲:「真早。」

一早,雷玟心情並不怎麼好,她做了場奇怪的夢,在煩躁下急促的抓著自己的盔甲和破刃,邊穿上羅馬鞋邊急著出門。

- 《GALLOE BELL》

所以完整版應該是這樣 我貼給你看





10-05 22:50
Yosuki
「這只是場……夢啊。」

門外的晨陽正要升起。

鮮血的味道再度在空氣中瀰漫出。

塔隆將親自手刃對方的雙手,掩住自己的面容,試圖阻止瘋狂的回憶再度爬上身。

昏昏沉沉的攤倒在床上,仍在床上的是她所留下的符文破刃與自己的鋼刀,深深呼吸著充滿鐵鏽味的空氣,就好像她的氣息刺入自己的心臟內。

對塔隆來說,害怕失去的心是相同的重量。

但在天秤另端的心臟已經乾枯了,所以這個心臟也沒有任何意義。

在感覺到意識越來越遠,知覺漸漸麻木起來,他瞇著雙眼彷彿看見--當初讓自己陷入感情的她就在自己的身旁,靜靜地毫無防備的睡著了,他輕笑。




一個腳步聲從二樓間傳出,噠噠走下來的是將頭髮綁在後腦勺,屬於這個時空的她,隨口說了一聲:「真早。」

一早,雷玟心情並不怎麼好,她做了場奇怪的夢,在煩躁下急促的抓著自己的盔甲和破刃,邊穿上羅馬鞋邊急著出門。
她夢見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內,晨曦從大片的落地窗照入,而眼前似乎是自己認識的人,有著端正充滿風霜的臉孔,但顯得十分得憔悴,以及孤寂的紅色眼瞳,雷玟不敢確定這人是否是心理所想的他。

她看著對方微動了唇辨似乎說了句話後閉起了雙眼,一股不安感襲上雷玟的背脊,她的眼神往下帶便瞧見符文劍直直插入他的胸口,而沒由地,雷玟將眼神從刀鋒帶向自己。

--她正握著刀柄。

在那霎間,雷玟驚醒了過來。

10-05 22:59

版主我看不懂啊OAQ 所以是有2個時空的雷玟&塔隆 另一個時空的雷玟夢到了另一個死去的自己的祈望? (我在講什麼啦#

10-05 22:58

Yosuki
看不懂是我的錯 QQ 簡單來說就是未來與過去的雷玟彼此對調,恰好遇上了壞結局10-05 23:01
× 小夏 °
所以意思是他們同時夢到自己刺對方嗎@@?

10-05 23:00

Yosuki
並不是,如果有看過我以前在寫的CE配對會常常寫到這兩人會口是心非,常常說一些藉口

實際上是塔隆自殺了,過去的雷玟只是恰好被交換時空在那個位置上
10-05 23:03
雪糕
bgm也太好聽跟文文超搭的Q Q

10-05 23:20

Yosuki
我也很喜歡這bgm QQ 這篇文是聽著這首歌再寫的10-05 23:22
約瑟夫布萊森
其實是兩人在同夢境中(X

10-06 08:01

Yosuki
我想應該不是夢境 XD 10-06 09:50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10-06 16:31

Yosuki
哇喔 謝謝 >////<10-06 22:17
ScorpionKit
精選咯~

10-06 18:37

Yosuki
天阿天阿天阿 窩豪興奮 (跳跳 10-06 22:17
莫內大濕
一開始有點看不懂啊@@看了2遍才懂 哈哈。大虐啊QQ

11-19 2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candy4722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OL塗鴉】 少量的塗... 後一篇:【LOL塗鴉】雷玟 &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u06dse520休加
我要考到記帳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