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RPG公會】角色 律 (原名楊子律)

作者:月下七光│2014-10-04 19:01:59│贊助:60│人氣:1454

感謝 冰玥 繪製

目前都處於輪椅狀態

姓名:

性別:

外表年齡:
12歲左右

實際年齡:16歲

種族:
人類

特徵:
有著一頭整齊的短髮、直挺的體態,垂頭的姿態,希冀著別人看不到真正的他。

髮形隨意,黑髮隨意的亂翹著,坐在輪椅上抬頭挺胸。
 
衣著以灰黑色制服為主,目光飄忽不定,嘴角經常揚起僵硬的微笑,起因於他會對著鏡子練習微笑。

眼神看起來夠賤且狡猾,嘴角掛著不討喜的笑容。雙瞳左紅右黑,只有右瞳有視力,但右瞳通常戴紅色隱形眼鏡以讓雙目瞳色一致。

臉蛋看起來不特別顯眼,稱不上帥氣,算是清秀而已。


身高:
160公分

體重:
30公斤

興趣:
讀小說、蹲在角落、發呆、聽音樂

做讓自己興奮的事情,譬如凌虐、毆打、破壞。嘴泡、嘲諷、品味屍體

喜愛:

討厭:以往的自己。

職業:曾經是學生,目前為霜雪咖啡廳經理

武器:


1. 一袋灰色布袋,裝滿各種書,以及補魔力的藥水,可以封閉成頓器使用,書不會掉出來。

2. 一本小冊子,外觀是黑色書皮,裡面是滿滿的小張白紙,上面可寫上術試。

3. 手機,紀錄者

(大力感謝Aisu設定)

概略介紹

一、舊式手機,111x50x17mm的尺寸,一般狀況下不具通話功能,但拍照、錄影、錄音、寫簡訊等基礎功能都有。

二、拍照跟錄影只是普通拍照,錄音跟寫簡訊才有特殊效果。簡訊功能將咒文、符文等附魔文字編寫入後,能透過「傳送」讓被指定對象受到相應的效果

三、在認可持有者時就會在持有者身上銘下歐洲語言的record,持有者能夠藉著身上的銘文隨心所欲地召喚與收回「紀錄者」,而因為是認銘文的關係,銘文擁有者以外的人持有跟廢鐵沒兩樣



個性:

害怕孤單,不擅於交涉,個性抑鬱,存在感低下,自卑心濃厚(部分未解鎖)。

害怕孤單,卻總是裝熟的樣子;有時候表現出隨性,並且痞痞的態度。

對於人的信任,在於對方是否信任他,他才會給予信任。

口頭禪:

「我叫做楊子律,您好,請多多指教。」

「請問您貴姓?」

「我吃飽了,謝謝招待。」


「唉呀,你好唷!」

「如果想要我的幫助呀,碰一下手機吧。」

能力向性:

防禦力:C

攻擊力:E

速度:B

精神力:S

技能:

常駐

義務精神

長期唸書,磨練出來的驚人忍耐力,對於催眠、麻痺、暈眩等,牽涉到精神力的藥物、魔法,有著至高的抵抗力,並且無論於何種疼痛、失血狀態下,腦袋都能夠清醒。

醫療精通


以往被期待去念醫學院,所以半強迫的學習了大量醫療方式,在包紮、傷口處理、CPR、甚至是高段的肢體接合都可以辦到。

義務教育

國、英、數、自然科、社會科的概念清楚。

抄筆記

高速的書寫,讓繁雜的符文都能很快的造出。

偏差之匕

藏在律袖子中、或者精靈手上的紅色匕首,匕首本身無物理切割力,而遭匕首直接碰觸過,該物體會被施下元素精靈技能

聯合魔法

可以在受標記者理解條件、並有意願下,與其藉取能量增強自身任何技能效力。

※被藉取的隊友該回合不得有其他行動。

或者,送其魔法能量增強隊友任何技能效力。

※角色該回合不得有其他行動。

主動


逆轉侵蝕


將自己或受標記者的主動輔助技能效力轉換,不包含治療,
如以下:淨化→巫毒
BUFF→DEBUFF
其餘依照引導判定

輪椅爆衝

魔法輪椅以高速向前衝撞,可以碾人。

輪椅刃

以輪椅的輪子兩側伸出刀子,可以戰鬥用。

環境適應

輪椅的輪子可以在沼澤、水上、各種物質上面前行,除非是真空都可以在上面經過。

標記

算是施術的媒介,以接觸身體、用手機碰觸,或貼上符文紙的方式留下以點為單位的魔力痕跡,才可以對該目標(不一定是生物)施展一部分魔法,自身則是處於一直有標記的狀態。

※以下招式都以筆記本中或者手機中準備好的符文,靠著將魔力注入的方式使用。

此外,藉由手機的收取簡訊,標記的地點方圓十公尺內的地形、魔力流動、個體存在可以知悉,人物的狀態(不能讀心,只有傷勢或身體素質等),也可以收取。

治癒術

瞬發,給予有標記者單體中度的外傷治癒。

高階治癒術

準備一~三回合,根據蓄能回合,給予有標記者全體超高度的治癒,包刮內傷。

淨化術

瞬發,給予有標記者全體解除灼燒、中毒、僵直、暈眩等外部或精神負面狀態。

聖屬性,有去瘴氣、淨化黑暗元素的功能。

防護罩

瞬發,或者調出更複雜的術式消耗一~二回合,給予自身、或者有標記者其中之一或二,以其為圓心出現透明的球形、或半球防護罩。

防護強度、大小依照準備時間而定,若準備時間一回合,使用兩個防護罩,其個別效力等同瞬發。

無哭聲的地獄

讓防護罩爆炸、縮小、放大、增重,選擇其一效果,通常用在敵人身上,條件為場地上有防護照即可。

彈性軟Q

讓防護罩的魔力質感,變的有彈性、韌性,如更為堅韌的皮球一樣,瞬發。

體質加成

瞬發,讓有標記者全體得到敏捷、力量、魔法攻擊力、防禦力、洞察力其中一者的加成一階兩回合。

冷凍時間一回合。

閉目養神

閉上雙眼,如果其間都沒有睜開眼睛,消耗一回合回覆一定的魔力(引導判定)。

奉獻

瞬發,將有標記者其一,其身上全數傷害加諸於自己身上。

呶呶不休

藉由手機開啟各式各樣複雜的理論、公式,夾雜魔法符文的力量,讓方圓十五公尺內的兩名指定目標,速度、力量減半,需要播放兩回合,效果時間一回合。

※所以此技能不受標記的限制,為範圍內指定。

聖手術刀

藉著從艾莉絲取得的部份聖魔力,素形成的巴掌大手術刀,可瞬發三枚,每枚最多維持三回合,此外律可以操控其亮度,最高亮度可讓一公尺內的眼睛失明,但一旦使用了最高亮度,手術刀會直接消失。

聖附魔


利用從艾莉絲取得的部份聖魔力,讓有標記的物體或人得到光屬性的加持,需蓄力一回合,並且冷凍一回合。

對人或大多數種族

讓治癒術、或其餘輔助技能、能力增減技能,多出兩倍的效果,效果兩回合。

對物品

使其成為聖屬性武器。

聖制裁

條件為

1. 有標記

2. 自體發出的聖屬性

發生爆炸效果,瞬發。



元素精靈──谷蕾



元素精靈技能

防禦弱化

防禦弱化一回合,此狀態下所受傷勢將會為原先的兩倍。

速度減半

該物體速度減半一回合。

魔法攻擊力減半

該物體魔法攻擊技能效用減半一回合。





背景:


那一天,願意走離居所的他,叫做楊子律

那一日,他知道了何謂溫暖,讓他欣喜。

然而,也不過是愚者一般的淺薄思路,自我放棄,自我厭惡。

過去的存在,愚者般的機械生活...這是,以往的「楊子律」。



過往筆記

「我是海市蜃樓......沒有存在感的,幻象罷了。」

整日讀書的徬徨者,平凡的出奇,沒有特色可言的普通人。



之後,楊子律上了鬥技場,被打的慘不忍睹。

鬥技場上,他遇上了那名火紅,面對熾熱的男人,他經過全力的戰鬥,依然放棄投降、最終淌著一地的血紅,感受著生死邊緣的掙扎。

他,被那名男人拯救,他活了下來,在醫院中,與那名男人問答。

「你討厭自己嗎?」

「對。」

簡潔的一個字,像是回答「一加一等於多少」一樣,反射性的就說出來。
楊子律看著的是牆壁,染上了暮色的牆壁。

沒有風也沒有任何喧鬧聲的房間中,這一聲「對」微弱的透明。
包藏著怯懦,不是害怕對方,只是單純的擔心自己有什麼做錯了。


「為何?」

「因為,我很沒用。」

「為何?」

「以往,我的所作所為,都是建立於『我很有用』上。
然後,我原來努力的,都是毀去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語氣如同死灰,燃燒過,也失去了熱度的灰。




「也就是自作聰明而弄巧成拙,讓自己跟目的相悖的意思吧?」

「我的無能,不是弄巧成拙,而是...」少年眼神稍微有些聚焦,隨後渙散:
「我的『有用』,本身就建立在可笑的事情上。」


「既然說是有用,那為何可笑呢?」


「可笑的是,我的用處是因為我有知識──有了知識的我,卻從來沒有達成任何我想要的事情。失去的...我又有什麼還沒失去呢?」

「你想要什麼?」

「這就是我沒用了理由吧...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什麼。」

「所以就是因為沒有目標而認為自己沒有用嗎?」

「......」

少年整個人癱軟下來,躺在床上,如同斷線的人偶般,隨後破開靜默。

「沒有目標的話,連行動都是沒有動機的吧?
那麼,無可行動的人,根本,沒有用吧?」

「哈。」

在這對話中,首度的,笑。
輕輕的一笑,赤甲男子那淡然的臉龐勾起微微的弧。

那輕淡得猶如拂來的晚風的一笑,也轉瞬即逝。
被吹撩的紅絲下是依舊的赤眸,但卻有了微不可見、寥不可感的加溫。


「我,不准。這,沒有目標而沒有行動的理由,所以行動沒有意義,這,不是無能。

這是愚蠢。

因為行動而行動,不也是理由?就如同順應本能而進食、為了謀生而付出勞力,難道本能就不是動機?那麼慾望,又何嘗不是本能?」

為做而做,這也是理由。

你現在的回覆解答我的疑問,這就足以證明你並不是無用的;而你又是為了什麼而回答,不就是因為,想要回答,這樣的慾望嗎

這,就是動機、就是理由。

所以,我不准,你再抱著這自以為是的自卑。」

不准嗎...真是嚴苛。」

少年立起身來,望著窗外的風景,他的聲音堅定了起來。

「好吧,為了說話而說話,為了行動而行動...」


「我就暫且...這樣子做吧。」

少年推開棉被,眼睛一點、一點的睜大,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他的眼神似乎種入了什麼,濃厚的...秩序性的混亂。


所以,盡情的玩吧,就沒有什麼值的哀傷的了。


ID:43990559 取自P網,若有侵權請告知

律,從此誕生了。

害怕孤單,所以經常找人搭訕。

不擅長交涉,手段都很強硬。

個性扭曲但是會考慮後果,通常都已讓自己爽快為標準行事。



永遠保持讓人發毛的笑容,雙目經常大開,眼白的比例通常占眸子的四分之三。


「哈,早安。」

「別哭比較好喔,我會興奮的。」


「你哭起來很好看喔,再哭的大聲一點。」





某天開始,律收起的狂態,成了目前的個性。

他成為了奸險的鱷魚,開始包藏瘋狂,凝望著...

一各個要被破壞的「獵物」




末路

  深夜,愚人之街的深夜滿是歡騰的氣氛,唱著高調的瘋子們繼續吐著濃濁的口水,輪著拳頭的暴力者繼續對弱小的族群施暴,魅魔們一各個翩翩起舞,滿嘴魅人的淫辭誘導著男性進入激情死亡的天堂。
  
  然而,探往街道的深處,則歡鬧聲漸少,頹廢的醉漢、啜泣的孤魂、振翅的蝙蝠、以及大開嗓子在屍體上盤旋、不時衝去啃咬腐肉的烏鴉;腥臭與屍味,陰森而古怪的此地,兩側的住宅都似曾頗有品味、卻已經是凋敝危樓。

  角落處的小房子,外頭看來窗內漆黑一片,鐵門栓的死緊,裡面卻傳著綿綿不絕的啜泣聲,已經啞掉的音色只是重複著同一句話──

「律、律……!不要死、不要死……!」


  小盞的桌燈明明暗暗,卻也讓房內的一切都有了輪廓;一名小巧的女精靈趴在一張床邊,雙頰凹陷,眼神如同凝絕的混沌,嘴巴的呢喃不曾停下……

  「不要死、不要死,律……」她將手摸上了床上少年乾枯的臉頰,骨骼的輪廓分明,似只有一張皮蓋在骨頭上一樣,眼簾是閉著的,嘴角已經沒有肌肉,所以也分辨不出是在笑、亦或在哭,只有鮮血冒著泡沫從唇邊湧出,在臉頰上劃出一條弧線,往側邊沾染了床單、已經被浸的滿是腥血的床單,則任隨著鮮血從吸收飽和的棉花中滲出、滴落到地上。

  地面開啟一輪輪的血花,血花相黏,成了一窪血攤。

  從律服毒以來,已經過了六天又二十一個鐘頭。

  他躺在床上,而精靈每日每夜哭泣著,身體也逐漸的淡化,如今精靈谷蕾,身形透明的快要消失了一樣,卻一樣喊著、啜泣著、呼喚同樣的名字──


         律……不要死……


  忽然,少年的手臂顫抖了一下,谷蕾飛身竄起、抱住那如枯枝般的手臂。

  一股魔力的能量開始灌入谷蕾體內,谷蕾的身形逐漸清晰,體內的魔力開始源源不絕的湧出,是能量,是魔力,更是……殘餘的,生命。

  起初愣住的谷蕾,轉眼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魔力的使用方法灌入腦袋時,她趕緊抽身,鬆開緊擁,卻已經……太遲了,所有的一切都轉移完畢。

  少年的雙腿消失了,成了光芒的粒子,一點一滴,不管谷蕾抵抗,滲入了那嬌小的身軀

  ──她,即將脫離元素精靈的身分,成為真正有形體的精靈,而形體的建構材料,正是這些閃爍暖意的粒子。

  谷蕾幾乎是瘋狂了一樣的,正要張開嘴尖嚎──然而,卻被一響聲音打斷。



  「人家覺得姑娘跟楊子律的感情,很好呢。」


  谷蕾抱緊了律殘餘的身軀,逐漸冰冷的肉體,由黑色的制服部料底處逐漸失溫;她壓抑著語氣,咬牙切齒,連要看來者一眼的樣子都沒有。

  「鶯華,幹林老杯狗屎,給吾──」滾。

  「不好吧。

   人家的父親大人,楊子律,
   要被神經質的精靈,幹了?」


「……!」

  谷蕾吃驚之餘,嘴巴張張闔闔,眨眼間黑色的暴風將她整個體軀砸破窗戶、直接摔到外頭,龐大的黑暗魔力形成結界,谷蕾被阻隔於外。仰頭,黑壓壓的烏鴉略過了她的頭頂,爾邊鳴響著諷刺一樣詭譎的嘻笑聲,是鶯華那如銀鈴般的悅耳之音,女精靈卻只覺得格外刺耳……含了一句話──

 「父親大人,可還沒『死透』唷。」


  律,真的是鶯華的父親?

  谷蕾根本沒有餘力去思考這些,因為房間內已經發出了肉塊被撕開的聲音;
律的肉體,正在被眾多的禽鳥,無情的啃食著。

  ──開什麼玩笑?

  谷蕾衝上前,雙拳猛力的敲打那黑色的結界,握緊的拳頭,由指甲壓迫而滲出鮮血,每一拳砸上去,都可以聽到骨骼碎裂的哀鳴。

  「不准……不要……把律──」

  谷蕾雜亂的頭髮蓋住了滲汗的額頭,崩潰一樣哀求乞憐的嘶吼,響徹整片夜晚的蒼穹──

  「給律留下一點尊嚴,求求妳了,拜託了──」

  猛力的撞擊,一身哥德式的黑色衣裝用肩膀撞上黑色的結界;咀嚼的聲音持續著,撕咬肉塊的音色讓谷蕾越加瘋狂:「不要這樣對代他,律,律他──不應該這樣,太殘酷了,不要再咬了、不要再吃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空有著滿身鮮血的谷蕾,終究筋疲力竭,只能匍匐在地上,聽著殘忍的音色持續刺激情緒,無力感包圍著她,而她確實無能為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結界才忽然被撤下,而烏鴉群們有些嘴巴還代著肉絲、殘餘的器官分泌液,全數飛離了小屋子。待谷蕾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被迫捲回房間內,頸子無法轉動,被迫看著律的殘軀──臉頰、眼珠子都被啄爛,胴體幾乎看不見肌膚了,而是一個接著一個的血坑,左手被蠶食殆盡,右臂則出奇的完好、大腦的部分也是。

  「人家,要公布一件好消息唷~」鶯華瞇細了眼,那嘴角的惡意伴隨著拍了拍手的聲音:

         「律還活著,還有感覺,還有聽覺,
         只是,不能說話也不能動了喲。」


  谷蕾恍惚的,看著手臂上的銘文,手機逐漸在掌中構築……

  「為什麼……要這麼做?」

  「自己去尋找吧,谷蕾……」女子眨了眨眼,身體逐漸幻化為黑霧,腦後的辮子微幅飄起,留下一句俏皮語氣的話語:「律身上的傷,是不可能再復原囉,只要人‧家‧還‧活‧著。」

  「……垃圾、垃圾……殺了……」谷蕾也不管眼前的女子何等實力,赭紅的匕首側擺,衝上前去、上面閃爍著聖潔之光,橫劈那霧氣──
「殺了妳啊啊啊啊啊啊啊──」


             颯!


  卻沒砍到東西的質感,女孩卻依然亂舞著匕首,朝著空氣不斷比劃,鶯華,已然離開。

  一人在小房間中狂吼,狂吼一陣,當發現曙光從地平線悄悄升起,谷蕾才疲憊的、抱著那殘破的「律」,踏出了門口......滿臉是疲憊、紅腫,緊緊擁抱住那剩餘的事物,女孩的身影,融入混濁不堪的街道陰影中。



不知如何,長期殘破在床的律,如今卻可以行動了,
雖說要坐著輪椅,但他為何沒有因為長期的孤寂發瘋?
此外,他能夠回來的理由,恐怕只有法爾‧耶阿特及少數人知道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138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神奇史萊姆♪
歐歐想畫 www

10-04 19:58

ĆÄŤ (ง ᐛ )ว
既然修正了,那那些畫線的舊資料不就可以刪了?

10-08 20:51

月下七光
這些舊資料很重要...我藏了一些東西在裡面10-08 20:54
ĆÄŤ (ง ᐛ )ว
而來是暗藏玄機XD

10-08 20:55

阿狗傳奇
壞掉了。

10-08 21:56

亦茗
整個…
好病好可愛啊!(哈嘶哈嘶

10-09 21: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frank515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字微小說100題 隨... 後一篇:【RPG公會】楊子律 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