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Panic!驚慌屍處【Ep6-4:未轉變者 10/2】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4-10-02 17:22:57│贊助:80│人氣:758
  Ep6-4
  未轉變者
 
  「她的遭遇,讓我覺得一切還不算太糟。」
 
 
 
※   ※   ※
 
 
 
  「嚇!」驚醒!我所在的地方不是什麼賣場,也不是教室,而是在自己的房間?這一切只是夢而已?這夢可真是討人厭……大概只有愛麗會喜歡這種夢吧?
 
 
  愛麗……好像很久沒說話了呢?不如趁這個機會打給她,和她分享一下這個夢好了。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也是,都沒有交流了,就算換了手機也不會知道啊。未接來電還有棗和羽音的同學,小蘋果的來電呢。
 
 
  現在打給棗,肯定會被唸一頓的,我切到小蘋果的電話,撥出──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和剛才是一樣的空號錄音。
 
 
  一樣的情況?還是說這傢伙給錯電話了?不對……有未接來電,怎麼可能會會是空號?我試著再撥給棗。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連續三通,一樣的情況……算了,或許是什麼東西影響吧。倒是現在是幾點啊?啊啊……竟然中午了?遲了個大到啊……得快點準備才行。
 
 
  「羽音怎沒叫我起床啊……」穿上掛在衣架上的制服,濕漉而且有許多地方染紅,褲子也像是泡過水般難穿。「書包書包……嗯?羽音的手機忘了帶啊?真冒失。」
 
 
  離開時,順手拿了書桌上羽音那支上頭沾滿紅色像是血的手機。客廳,矮桌上堆了好幾袋的超商袋子,對了對了,這是和棗一起買回來的,哈哈!那時候她還把牛奶整瓶弄倒在自己身上呢!
 
 
  「哥哥!等你好久了,走吧走吧。」羽音,親妹妹。她單手蜷縮在沙發上,注意到我而有反應:「吶──哥哥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呀?做惡夢嗎?」羽音的制服背面後破了個大洞,血肉模糊,甚至能夠依稀見到骨頭。
 
 
  「是啊,是個很糟糕的夢呢……走吧,我載妳去學校。」站在沙發後拍了拍羽音的頭,她身上那熟悉香味,在那個惡夢後,有些懷念。我的臉湊到她蒼白的臉頰旁嗅了嗅:「妳怎麼也沒去學校啊……這樣不行哦。」
 
 
  「哥哥啊!下輩子,我還要作你的妹妹哦!當妹妹就可以了……情侶什麼的,還要有好多好多緣份才可以相遇,但是當兄妹,我們可以從小就在一起!」
 
 
  「呵,說什麼傻話呀……怪肉麻的。走吧,妳中午的練習要是遲到太久會被愛麗唸的。」我牽起羽音的左手,替她拿了她的書包:「哥哥會一直陪在妳身邊,所以羽音不要擔心右手的事……走吧!」羽音斷一半的右手,有道被利刃砍斷的切口,血並沒有繼續流。
 
 
  「嗯!」羽音輕輕露出屬於她所擁有的微笑,淡淡的笑容中帶著無法被讀取的神秘感。
 
 
  我們兩人牽著手一同走下公寓,一個常在附近玩耍的小女孩哭喪著臉站在我的機車旁。紅色的洋裝,左肩包紮了一大塊的繃帶。奇怪的事,她一見到我立刻停止哭泣,她小跑步到我前面,右手拉住我的衣服嘴裡唸唸有詞。
 
 
  「大哥哥怎麼還在這裡……你不是和那個像洋娃娃的姐姐離開了嗎?這裡的人都變得很奇怪,大哥哥,你要快點找到姐姐呀。」是一段讓人聽不懂的話,並非童言童語,這句話在夢裡似曾相識。
 
 
  我一邊思考著她所說的話一邊發動車子,然後揮手和牽著小女孩的羽音道別:「那麼我去上課囉。」
 
 
  「哥哥路上……小心……」羽音輕笑著,兩眼流著紅色似鮮血的淚痕:「幫我和小蘋果還有學姐們問好唷。」
 
 
  路況真糟啊,彷彿是災難過後一般……這樣車子只能慢慢騎了。熟悉的中山路上沒有車子行駛,漫步在路上的人倒是不少哪。
 
 
  「唷!凜文!」騎到一半,有人突然拍了我的肩膀,在教官室旁,突然有人叫住我:「愛麗在找你呢!她看上去很生氣唷,你又做了什麼事呀?」
 
 
  「哈哈,不是很清楚耶……我們升上高中之後一直到現在都沒什麼交流……」我搔搔頭,對著眼前這戴著遮住鼻子至下巴的口罩,光是從濃濃的眼妝,看來活像是個不良少女的臻芹說道:「她應該不會理……」
 
 
  「什麼!愛麗可是巨乳!是天才巨乳美少女耶!像這種屬性同時有青梅竹馬、巨乳、天才大小姐、雙馬尾的巨乳要去哪裡找啊!嘖嘖嘖──凜文你呀!可真浪費呢!快去找她吧!她應該在等你才對。」
 
 
  臻芹說完,兩手一推把我推往教官室旁的電梯間,她爽朗燦爛地笑著:「快去吧,別猶豫了!愛麗可是個好女生呢!」
 
 
  走進電梯,有另一位全身包著繃帶,好像在詮釋什麼角色的女學生直盯著我。
 
 
  「凜文?你不應該在這裡吧,小蘋果呢?還有棗學姐呢?」這個聲音我知道是誰,是羽音的好朋友怡君,對了,她曾經Cosplay過所謂的殭屍少女:「對不起啊,我應該要照顧好羽音的……你能原諒我嗎?」
 
 
  「對……對不起啊,都是我害了羽音,那時候應該讓羽音跟著小蘋果出去才對……」
 
 
  沒有回應她,只是兩眼抬頭盯著向上的電梯樓層號碼。
 
 
  「唉,桐花和小蘋果不知道好不好,诶诶,凜文,你應該還沒有和棗學姐交往吧?所以……小蘋果還有機會對吧?」
 
 
  「那顆蘋果雖然很笨,但她可是很純情的!」
 
 
  電梯直達頂樓,出了電梯揮手和裡頭坐倒地上,全身上下血肉模糊難以辨識怡君表示道別後,走往屋頂的花園。
 
 
  「棗?愛麗?」這裡沒有任何人在,只有陣陣夾帶花香的風吹拂。
 
 
  下雨了?……有點大哪……血,全身上下突然佈滿了有些黏稠的血液,感覺像是被人刻意一抹一抹給塗上去似的;唉……頭突然好暈啊……突來的滂沱大雨,阻礙了眼前的視線……
 
 
  有人從可視距離中慢慢走出……是羽音?臻芹?還有……兔子耳朵的女生?
 
 
  「你不屬於這裡啊……真是的,還沒意識到你見到的人嗎?給我振作起來啊!愛麗再堅強,也是需要依靠的啊!」臻芹沾滿血液的右手拍了拍我的背:「別讓我那時候的死,變得一點價值也沒有呀,凜文。」
 
 
  「哥哥,我很喜歡哥哥……也很喜歡棗姐姐,還有小蘋果和桐花!她們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所以……所以,拜託你……答應羽音一次就好,就者要這一次無理的要求!一定要活下去……和哥哥晚一點再當兄妹沒有關係!但絕對不要變成那些怪物!」羽音?她蹲在臻芹身旁,左手牽著那具血肉已經無法辨出是誰的屍體──怡君……
 
 
  「喂──你要躺多久?那個日本娃娃可是在等你呢。」
 
  那個日本娃娃可是在等你呢──
 
  日本娃娃可是在等你呢──
 
  可是在等你呢──
 
  在等你呢──
 
  等你呢──
 
 
 
 
※   ※   ※
 
 
 
 
  「嚇!」彈起身子,整個人宛如被從地獄給拉回來!坐在原地,這裡是服飾店裡面……望著自己的雙手,已經附著在手上的乾涸血液,我坐著的前方是兩道血痕與一些碎肉塊……
 
 
  「醒了?」身後一個節短、語氣單調沒什麼起浮的女孩聲音。
 
 
  原來是被救了啊?轉頭望向聲音方向,眼前這人,完全顛覆了我對這場屍控災難的映象──那名已經死狀悽慘,只剩下面容完好的兔耳半身少女,如死魚眼的雙眸正死盯著我。假設把視線只擺在她的臉上,不去看那成了一攤爛肉的身體,到也是個可愛的女生。
 
 
  「對一個花漾年華、青春無敵的蘿莉塔用這種視線盯著,難道說你對這已經破爛的身子有興趣?咕嘻嘻嘻……真是個變態呀……」雖然語氣單調,但她的聲音夾帶了一點可愛的鼻音,整體上違合感十分嚴重。
 
 
  我用力睜了兩下眼睛,確定這不是夢,更確定我沒有看錯。如果真要說明,那就是眼前這理應屍變,應該要對生人有生吞活剝慾望的殭屍,竟然還有身為人類的意識?
 
 
  「唷?還是說……對幼女身材有興趣?哩嘻嘻嘻……在這種時代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啦……咕嘻嘻。」沒錯,這一句句有些諷刺又帶著其他次原味道的言語,正是那具我以為已經死亡了兔耳少女嘴裡所說。
 
 
  「別一副不相信的嘴臉啊……你應該要先好好地感謝偶才對唄?像是……俯首稱臣啊──叫聲兔殿下啊──或者是把偶的腳舔乾淨什麼的……」說到一半,滿嘴奇言異語的兔耳少女突然停頓了一下,又說:「都忘了偶沒下半身了……」
 
 
  「妳……不是殭屍?」過了好一會,我才終於開口吐出滿腦子疑惑集中為一大聚集點的總合。
 
 
  「……應該不是吧?至少偶不會像那些怪物想要咬人,咕嘻……就算想咬人,偶也沒有腳可以追人……啊?很冷嗎這個笑話……」
 
 
  「所以,就算變成它們,也是有可能保留自己的意識嗎?」我繼續想從她身上,試圖搞懂一些我們壓根不可能會知道的事:「妳不會像它們一樣……想活吞生人嗎?」
 
 
  「意識什麼的偶怎麼會知道哩?偶當時是被咬死了沒錯,就是那個從廁所出來的巨人。之後偶醒來,就看到自己變成這個模樣了。比起吃人,偶比較想離開這裡……」
 
 
  「偶和姐姐的女僕咖啡廳在市區的百貨公司,要不是跑來學校請假,不然才不會吃掉哩……」
 
 
  「姐姐那裡應該比較安全吧,不過百貨公司人也很多說……嘛,算了,偶都已經死了,想那麼多也沒用,話說回來啊──」
 
 
  「你要好好感謝小兔偶啊!如果偶沒有把那個巨人引出來,你早就被從後面吃掉哩!咕嘻嘻……偶這麼做可真讓偶自己感到驕傲啊……只是你也花太多時間對付那隻巨人了唄?」小兔,應該是外號吧?和她頭上那個裝飾挺襯的。
 
 
  她一臉得意,在快要笑出來的時候,右手摀住自己的嘴,和講話時的竊笑一模一樣,嗚嘻嘻嘻的奇怪笑聲。
 
 
  「啥!就是妳把它引出來的!我本來要離開了!害讓我多花那麼多時間!」如果她的身體還在的話,應該是可以輕輕鬆鬆欺負成功才對。如今她只剩下一半不到的身體,可能單手就可以把她揪起來了……不過抓起來,那團爛肉……想到就有點噁心。
 
 
  「但是偶最後還是把你從走道拖回來了哩,要知道偶只有一隻手,邊移動還要把你拖進是很麻煩的,咕哼!應該把你丟在外面給那些撲來撲去的怪物給吃掉才對。」這些話理應是很激動,可是小兔卻是完全沒有更改聲調的口氣說完。
 
 
  接著,她從自己破碎的身子拿出一團爛肉泥丟向我:「變態殭屍蘿莉控。」
 
 
  「為啥我會被冠上這奇怪的稱號啊!等等……現在不是和妳鬥嘴的時候吧!」
 
 
  「咕嘻嘻嘻……是你自己要吵起來的哩,你該做的只有痛哭流涕地俯首稱臣對我跪地朝拜就行了,哩嘻嘻嘻。」
 
 
  「……是是,好乖喔,半身小兔,摸摸頭噢──」我擺著一臉微妙有些嘲弄的表情,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然後!一把拉扯她頭上的兔耳……
 
 
  「噫噫噫!很痛啦!」想不到竟然拉不下來?不過攻擊效果十顯著,小兔的語氣瞬間變了,就和大多數小女生被欺負時飆高的聲音一樣。
 
 
  「不要拉!不要拉!那已經被偶用釘子釘進腦袋瓜了……」突然,又冒出一句奇怪的話……我這才停手,一臉訝異的看著他
 
 
  ………………這句話讓氣氛變得十分沉默………………
 
 
  「騙你的。不可以拉偶耳朵啦!這是本體!」
 
 
  「嘖!沒時間和妳在這耗了……」被這麼一鬧,才想起我是要來找衣服和藥品的……該死,遇到這個奇怪兔子,害我又耗了一堆時間,況且我還不知道我在這暈了多久。
 
 
  「要走……了嗎?」看了我變得凝重的表情與揪在一塊的眉心,小兔右手揪著我的褲管:「你走之前,可以幫偶完成一點事嗎?」
 
 
  「什麼啊……都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嘴裡吐出的話連自己都覺得毒辣,但她終究有自己的意識。或許,我內心也有一點不希望她變成這樣:「怎麼?」
 
 
  「因為你走了的話,就只剩偶一個人了。因為不會死,行動又不方便……所以……」可能因為我那一針見血的話,她的表情,若她不是死體的臉色,肯定是淚眼汪汪。
 
 
  「變成這樣……連哭都沒有辦法了嗎……好啦,我幫妳啦,不要一直用那種表情看著我。」只好回頭聽聽小兔她有什麼願望了。再怎麼說,她都把我帶進服飾店裡,而不是讓我暈倒在走道上。
 
 
  「咕嘻嘻嘻……」她笑著,表情有些微妙,假設不去看她那破碎的下般身,這笑容應該是所為的三次元黑蘿吧?「可以幫我,換一件新的洋裝嗎?就在我上頭的那件哥德蘿莉塔風。你看偶身上的穿的,都已經破成這樣了,連你看了都很不忍心對吧?」
 
 
  說完,她把頭上的兔耳朵裝飾給摘下來……等等?為啥我剛會拿不下來?
 
 
  「這個耳朵也髒掉了,玩具店那裡應該會有毛絨絨的兔耳朵吧?」
 
  「還有……偶一個人待在這裡一定會很無聊,幫偶帶個手機充電器吧,是這種型號的哦,啊……順便……順便給偶你的電話號碼吧。」
 
 
  「喂喂……妳以為外面很安全啊?」
 
 
  「雖然已經變成『死體』了,不過人家不是常說──」
 
 
  「為了救自己而犧牲的恩人,他臨死前的願望,就算拼了命也要達成──」
 
 
  「不,我從來沒聽過這種東西……而且如果為了達成願望死了……」有時候,事情總是像兩面刃哪,我搖了搖頭,摸著小兔的頭:「那麼當初為什麼要犧牲呢?」
 
 
  「不過偶本來就是死掉的,好吧,看來偶只能和你交換條件了!」小兔的手指輕輕戳著自己的右臉,現在她的面頰上沾了很多血,看起來怪好笑的。
 
 
  「吶,你不是自己一個人吧?看你拿那麼多女生的衣服,如果不是變態的話,就是還有重要的夥伴對吧?比如說……傲嬌的青梅竹馬啊,或者說是難應付的嬌蠻女友之類的……咕嘻嘻嘻……就算是世界崩壞,這種現充還是存在呢……」
 
 
  「妳……怎麼會知道她們?」對小兔剛說的話,有種說不上的奇怪感,我們從未謀面,她不可能知道棗或愛麗的事。
 
 
  「她們沒有事哦──你看,剛剛你昏倒時,她們打來的電話。」小兔拿出一支手機,是和我的手機款式一模一樣,不對!那根本就是我的手機啊!她把畫面轉到通話記錄的地方。
 
 
  上頭確實有棗打來的電話,而且通話時間代表她們還通過話了!雖然很想現在就回撥給她,不過現在的電話訊號只有一格……而且我也不知道棗的電話是不是有轉成震動。
 
 
  如果有設定成震動那還好,假如為了等我的回電把聲音弄出來,那可能會吸引到附近的殭屍或感染者過去……
 
 
  「這個聯絡人『小傲嬌呆棗』應該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吧?咕嘻嘻!既然知道你沒事了,可以幫我完成這些小心願嗎?」小兔把手機滑到我的腳邊。
 
 
  「…………」果然,對救了自己的傢伙,還是得報答才行哪,更何況,這隻小兔……如果之後變成了它們,心願卻沒有完成的話……
 
 
  「如果是擔心殭屍的話,不用擔心哦,因為我在這裡坐了那麼久,原本的殭屍早就全去一樓追活人了。不久之前一樓還有發生爆炸,剩下逗留地下室的,絕對只剩下那躲在廁所裡頭的巨人而已。」知道這些話是說給讓我安心,並且希望能說服我,不過她說的也不是沒道里。
 
 
  她要的東西都在賣場裡,應該沒幾分鐘就可以都拿到了。
 
 
 
  「話先說在前頭──」我轉頭對兩眼混濁直盯著我的小兔說:「我只是覺得……如果妳之後因為感染變成它們時,沒有完成心願很可憐而已。不然,所以我絕對不會傻傻的去做這些無意義的事啊!」說完,我踏出服飾店,往手機器材行的方向走去。
 
 
  靠北……剛剛好像……傲嬌了?
 
 
  小兔對我剛說的話沒什麼反應,只是回復最原先的死魚眼盯著我,掛著那抹奇怪的微笑看著我離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117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自創|小說|科幻|殭屍|驚悚

留言共 8 篇留言

玥牙炎
喔齁ˊˇˋ 意外發展 主角獲得:變態殭屍羅麗控(茶

10-02 17:42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妹控(羽音)、傲嬌控(棗)、乳控(愛麗)、蘿莉控(小蘋果)、變態殭屍蘿莉控(小兔)
10-02 17:47
Gkshcu
主角獲得成就:各種控

10-02 20:17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成就達人10-03 01:41
法蘭克趙
噢噢~所以說還是有還能保有自我意識的人(應該說要算半個了(巴))?

主角啊,你好好把小兔的願望達成之後趕快去找小棗她們吧XD

主角成就增加:變態殭屍蘿莉控~(轟)

10-02 20:3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彩蛋型角色10-03 01:41
太龍
靠北……剛剛好像……傲嬌了?

嘴角失守
順便 大大右側的動圖更新拉~~~(灑花~~
求詳細(誤~

10-02 21:32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啊,那是別人的說10-03 01:41
玉藻夫君列恩
主角傲嬌XD變態殭屍兔耳蘿莉控

10-05 16:53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被死體小兔莫名其妙地冠上稱號10-06 12:58
毛毛
原來還保有意識啊~~劇情超展開!

10-25 17:45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是具超乎想像的屍體10-26 20:27
太龍
http://store.steampowered.com/app/333600/
順便呼喚下集~~

12-18 20:17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這XD。。。變遊戲了
12-18 20:58
曉逢 ヾ(*ΦωΦ)ツ♡
好多傲嬌wwww
萌呀![e38]

07-27 21:33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最多屬性的主角07-27 2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anic!驚慌屍處【E... 後一篇:想要來一篇別的..輕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styrainlin熱愛遊戲的巴友們
小屋內更新《往日不再》珍藏版的開箱! 另有《往日不再》的劇情影片在YouTube頻道上持續更新,請各位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