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地雷遊戲-10

作者:席悠│2014-09-30 00:35:39│巴幣:18│人氣:509

  上一回的選擇:

    1、詢問泉——3票

    2、詢問蘇菲——12票 (作者:泉哭哭哦)



  09

  來到蘇菲的房門前,偉翔首先做了一次深呼吸。這並不是緊張,只是做好心理建設。畢竟時間已經將近午夜十二點,在這種時候跑來女生房間打擾,對偉翔來說可是人生的第一次。他不知道會看見什麼、聽見什麼、聞到什麼、碰到什麼。一切是那麼的未知。現在的偉翔簡直就像是踏入奇妙世界的愛麗絲。

  他抬起手,在木造的門板上輕輕敲了兩下。接著便聽見從裡頭傳來的「請進」。

  偉翔推開門,走進去。就看見蘇菲背靠著枕頭坐在床上,手裡拿著一本似乎是小說的書籍。偉翔正要說點什麼「抱歉,這麼晚打擾妳」之類的義務性招呼,然而,他還來不及說出口,已經被蘇菲此刻的狀態,嚇得趕緊別開臉。

  「呀~~偉翔跑來夜襲人家~~」

  「剛才明明是妳說『請進』的……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偉翔閉上眼睛。「蘇菲,能不能麻煩妳先把衣服穿上?

  很明顯地,蘇菲此刻的狀態是百分之百的裸體。雖然好好地蓋著棉被,該遮的地方都有確實地藏起來,但是從棉被邊緣隱約露出的纖細肩膀,以及在檯燈的照明下顯得格外立體的兩條鎖骨,再加上「棉被底下究竟是什麼情形呢」如此這般的好奇與幻想,反而比真的裸體還要讓人害羞。

  「這裡是我的房間,要不要穿衣服,這是我的自由。」蘇菲闔起書本,似乎很滿意偉翔那種青澀的反應,調皮地笑了一下。「順帶一提,我是裸睡派的。偉翔有試過裸睡嗎?裸睡很舒服哦,而且聽說對身體很好。」

  按照這兩天跟蘇菲相處的經驗,偉翔直覺到,如果話題的主控權再繼續被蘇菲掌控,話題就會持續圍繞在「裸睡」這件事情上。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偉翔逮到蘇菲的談話停頓下來的那一瞬間,在不致於失禮的絕妙時間點插話。

  「蘇菲,我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過來打攪妳,其實是想問妳一件事。」

  「……

  偉翔露出相當認真的表情,注視著蘇菲。蘇菲注意到偉翔的態度,也放下笑容。瞬時,氣氛被換上一種嚴肅的顏色。

  檯燈的鵝黃色光芒,使得此刻這個房間彷彿充斥著讓人幾乎快要進入幻覺的氣體。雖然不致於讓人窒息,但也稱不上愉快。裹著棉被的蘇菲,與站在門口的偉翔,以相當認真的視線對望著彼此。

  不過就在即將嚴肅到極限的時候——

  「我掀~~」

  「唔哇啊啊啊啊啊——!」

  蘇菲突如其來的舉動——其實只是把棉被往下拉1公分而已——嚇得偉翔當場叫出沒出息的聲音。當然,如果換作經驗豐富的男人,面對這種場面一定能夠保持冷靜。不過偉翔只是一名17歲少年。所做過最了不起的事,就只有躲在房間裡觀賞成人影片這種程度罷了。

  「哈哈哈哈——!」

  偉翔的反應完全合乎蘇菲的預料,逗得她開始哈哈大笑。但偉翔可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

  「別、別再那麼做了!我剛才是真的以為妳會掀開棉被耶!」

  「不過就算真的掀開,也不算是什麼嚴重的事態嘛。偉翔的眼睛並不會因此瞎掉,我也不會因此少一塊肉。況且,如果我的裸體被你看光光,你偷笑都來不及呢。」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偉翔實在沒有勇氣真的給她看下去。一切都怪自己的有色無膽。

  「好啦,玩笑就到此為止。」蘇菲收起笑容,並且滑下床。她將棉被當成披風似地裹在身上,然後信步走到偉翔面前。「你是來問關於我和明日香的事吧?」

  「……妳怎麼知道?

  「我什麼都知道唷。包括你在意我和明日香的關係在意得睡不著,我也知道。」

  我的房間該不會被裝了監視攝影機吧?偉翔心想。

  「啊,放心吧,在別人的房間裝設監視攝影機,這種侵犯隱私的事情我可不會做哦。」

  「妳……

  偉翔受到震撼。心裡所想的事情,居然像是被蘇菲聽見了似的。看著蘇菲那張白皙而有些稚氣的臉蛋,偉翔微微警戒著。他感到恐懼。恐懼於眼前這名看似無害的少女。沒有人會願意讓其他人聽見自己的心聲。就算是再親愛的人也一樣。

  「蘇菲,妳……

  不可能吧?應該不可能的。偉翔雖然這麼心想,然而卻又無法擺脫另一個念頭。

  他嚥下一口口水,然後問道:

  「難道妳可以聽見我的心聲?」

  「怎麼可能嘛。」聽見偉翔這麼說,蘇菲露出苦笑,並且聳聳肩膀。

  「那又為什麼……」  

  「為什麼我可以說出你此刻正在想的事?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很了解你,偉翔。」  

  很了解?才相處不到三天,就算再怎麼了解,也沒辦法達到讀出對方心想之事的程度吧。

  「其實人類這種生物啊,很相像哦。雖然說每個人的個性不同,喜好也不一樣,可是事實上,人類和彼此的差異並不大。偉翔,你認為人的性格是如何形成的?」

  「呃,天生?」

  「遺傳基因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另外還有家庭背景、生長環境、教育方式、各種遭遇……等等諸多原因。性格的絕大部分是從童年開始建立的。所以如果讓兩個小孩,待在同一種生活模式成長,那麼他們的性格將會相當接近。

  「等等,那麼兄弟姊妹呢?雖然出生自同一個家庭,可是性格卻存在著很大的差異。」

  「即使成長背景相同,不過受到的待遇也不一樣嘛。光憑這一點,就會讓兄弟姊妹之間的性格產生很大的落差。」

  「是這樣啊……不過,這跟妳能夠聽見我的心聲有什麼關係?

  「我聽不見你的心聲,偉翔。我只是『模擬』了你的性格。」

  「模擬?」

  「在你到達這裡的第一天,我已經調查過你的背景了。這是我的……嗯……可以說是習慣吧。我習慣在真正進一步認識之前,先調查他的背景,藉此模擬這個人的性格。你可以想像一下演員的心境。演員在適應角色之前,不都會閱讀劇本嗎?那就是我所說的『模擬』。

  「也就是說,你根據我這個人的背景,來想像我這個人度過了哪種童年,進而擁有什麼樣的性格?」

  「就是這樣。」蘇菲點點頭。「我的想像大部分都是正確的。背景越單純就越準確。在經過模擬之後,甚至能夠預測對方正在思考的事情,或是有可能採取的行動。套一句華文小說經常出現的形容法——我就像是偉翔肚子裡的蛔蟲。」

  這種事情真的能辦到嗎?只是調查背景,就能滲透一個人的性格?不過剛才蘇菲精確地道出偉翔的心聲,就證明她所說的並非謊言。雖然不清楚蘇菲是怎麼辦到的。也許是天生就擁有這種才華,或者受過什麼訓練。總而言之,偉翔看待蘇菲的眼光,在不知不覺間多出了一種欽佩。

  「好了,既然已經向你解釋完畢,真相也大白了,那麼你是不是應該回房睡覺了?」

  「等一下,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啊?什麼?」任誰來看都知道,蘇菲正在裝傻。

  「妳和泉的關係。」

  「抱歉,關於這個,因為我個人的某些理由,目前我沒有打算告訴你,偉翔。恐怕你是問錯人囉。你應該在考慮應該詢問我還是明日香的時候,毫不猶豫選擇明日香才對。」

  「連這個妳都知道啊……

  「如果是明日香,她一定會立刻把我和她的過去,像暈船的人那樣『撲哇啊啊啊』全部吐出來。」

  「為什麼不能告訴我?理由是什麼?」

  「關於這個,我也不能告訴你。」

  偉翔不自覺地抿起嘴唇。當秘密近在眼前,卻又不得而知的時候是最痛苦的。然而他無法強迫蘇菲說出來。通常最不能勉強去接觸的,就是女人的祕密。偉翔只好默默點頭,表示他放棄繼續追問。

  「話說回來,偉翔為什麼不去問明日香,而是問我呢?該不會……你、你果然打算來夜襲我!偉翔這個變態!

  「才不是這樣!」

  看見偉翔出現慌張的表情,蘇菲隨即笑了出來。看來她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偉翔這個人根本沒有夜襲女孩子的膽量。只是在玩弄他罷了。

  「實際上,我的預測出錯了。」有那麼一瞬間,蘇菲露出不甘心的表情。「當然我已經知道,你會為了我和明日香的關係,煩惱得睡不著。而且我認為你會透過學生手環跟泉通話。可是你卻出乎我的預測,跑來我的房間,並且向我詢問。照理說,你和泉的交情比較好,應該會毫不猶豫選擇泉才對啊。為什麼是我呢?」

  「這個嘛……

  「請你回答我,偉翔。」

  蘇菲抬著頭,直直盯著偉翔。那雙碧藍色眼珠,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到來。裡頭包含著期待、不安,以及重視某種事物的嚴肅。這並不是開玩笑,其中一點戲弄的性質也沒有。而蘇菲語氣的那股認真,彷彿偉翔的回答將會改變她的未來,如此這般的慎重。

  偉翔為了不侮辱這份慎重,決定以最真誠而純粹的態度回應——

  「我不知道。」

  蘇菲沒有動靜。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選擇妳,而不是泉。正如妳剛才說的,我應該會去詢問泉才對。可是,當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來到妳的房門前了。」

  蘇菲沒有動靜。

  「這幾天,我和妳相處得很愉快。而且我相信,我們已經是朋友了。雖然說,我們很快就要分開,實在有點捨不得。不過我有一種預感——無論過了多久,我一定還會記住妳。因為妳給我的感覺是特別的。獨一無二的。就算想忘也忘不掉。」

  蘇菲沒有動靜。

  「總而言之,我想說的是……我很高興認識妳,蘇菲。

  蘇菲出現動靜。

  就好像將番茄由綠轉紅的過程經由攝影視頻加速播放那樣,蘇菲的臉蛋慢慢漲紅起來。嘴唇抿成崎嶇的不規則線條。眼眶隱約泛出淚光。身體正在微微顫抖,像是在忍耐什麼。

  下一秒——

  「出、出去!」

  「咦?」

  「出去!滾出我的房間!你這個變態!」

  「喂,等等,妳怎麼了……

  「出——去——!」

  突然暴走的蘇菲,相當粗暴地將偉翔推出房間,然後「砰」地用力關上房門。

  空氣只剩下一股寧靜的唏噓。

  站在蘇菲的房門前,偉翔呆呆地望著門板,遲遲無法回神。自己究竟說錯了什麼,他一點頭緒也沒有。此刻浮現在腦海中的,只有華文小說裡常出現的那一句——女人心,海底針。



  把偉翔趕出房間之後,裸體的蘇菲蜷縮在房門前不停喘息。棉被像是被拋棄似地躺在一旁。眼前只能看見木質地板、自己的影子,以及——偉翔的臉。

  偉翔的臉、偉翔的臉、偉翔的臉。就算閉上眼睛,或是搖晃腦袋,偉翔的臉依然浮現在眼前。臉頰的溫度還是無法降溫。心臟躁動得好像有一個巴西人在自己的體內敲打森巴鼓。

  「好狡猾……太狡猾了……

  本來應該存在於蘇菲心中的那個「應該跟偉翔保持距離」的念頭,就在關門的前一刻,被偉翔的話語完全穿破,化成一陣粉塵消失在黑暗之中。什麼保持距離嘛,剛才不是差點就衝上去抱住他了嗎?

  那股衝動驅使著蘇菲那麼做,甚至差點就得逞了。但是再怎麼說,自己現在光著身子,就這麼抱住人家未免也太那個了一點。於是只好把偉翔趕出房間。然而那股衝動並沒有消失。她依然存在於蘇菲的體內,並且讓她幾乎快要窒息。

  「這樣一來,我……不就沒辦法跟偉翔道別了嗎……



  歸返的日子來臨了。

  從偉翔被傳送至法國的那一天算起,已經過了整整三天。校務人員準時地抵達這個地方,並且敲了小木屋的門。開門迎接的是偉翔。當對方表明自己是法洛斯校務人員時,偉翔既開心又感傷。

  開心的是,可以回去了;感傷的是,就快分別了。

  偉翔最怕這種場面了。首先必須擔心自己的淚水,接著還要擔心對方何時會流下的淚水。總之絕對開心不起來。

  「我送你一程吧。」蘇菲決定隨同一起去機場,為偉翔送機。

  然而,偉翔的擔心是多餘的。先是搭乘巴士來到市區,再轉搭地鐵抵達機場,這幾個小時的車程中,蘇菲非但沒有流下看似淚水的東西,甚至還能笑著聊起牧場的事、很有元氣地吃了兩個三明治、偶爾對於市區的繁亂發牢騷。來到航廈時,蘇菲的笑容仍然放在臉上。彷彿對於兩人即將分離,一點感覺也沒有。

  看著蘇菲的笑容,偉翔有點感傷。但並不是因為即將分離,而是自己似乎並未受到蘇菲的重視。

  偉翔跟在校務人員後頭,穿過金屬探測門,忍不住回頭。蘇菲就站在那裡,高高舉著手不停朝偉翔揮舞。笑容還是那麼的開朗。偉翔心想,這樣也好。開朗還是最適合蘇菲了。

  於是,偉翔搭上了法洛斯的私用專機。

  飛機起飛,航向晴朗得猶如蘇菲笑顏的天空,往法洛斯學園前進。

  「希望有機會再見,蘇菲。」

  偉翔看著窗外的景色,低語著。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

    1、繼續「偉翔視角」

    2、來看看泉現在的情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93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7 篇留言

轟之舞
選項2

09-30 00:36

不透光
2
推移一下劇情

09-30 00:40

1加1等於2
1.繼續看到法洛斯學院 練習千里眼

09-30 01:29

玫瑰聖代
最近都沒有可以虐男主的選項~ 所以就選2吧

09-30 01:54

天草
想了一想,還是2好了。

09-30 01:55

豆籽
2

09-30 02:08

Sword
2

09-30 06:14

伊亞索
2

09-30 06:24

槭葉楓紅
2

09-30 07:36

莎莎
1~

09-30 10:14

CFLCMLN
2

09-30 18:39

夏苒
2

09-30 19:01

冰星
2

09-30 19:25

☆Libra天秤★
2

09-30 19:45

☆Libra天秤★
「因為讀者的票數的是在選"詢問蘇菲"比較多,所以作者就這樣寫的」要是偉翔這樣跟蘇菲說的話,應該會很有趣喔XDD

09-30 19:50

hikomick
2

09-30 21:08

天草
那萬一哪一天,偉翔跟泉說:是讀者投票決定要我問妳穿什麼罩杯的怎麼辦?

10-01 01: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hiyo3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地雷遊戲-... 後一篇:[達人專欄] 地雷遊戲-...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