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塞拉弗

作者:小宇│2014-09-25 16:49:32│巴幣:16│人氣:483
  河邊

  「武本為止戈而生......不過事到如今也不用再去理會了......吧?」
  
  一名女性慢慢的解開身上的衣裳,如此憂鬱的想著。
  
  「哀──
  
  對於那件事只能感到無奈,輕嘆一口氣後走進河中,直到河水浸過自身腰部,才停下身子開始沐浴。

  被水沾濕的那三對羽翅,順從著重力沒入水中,翅上水珠在破曉陽光的照耀下閃爍,使這名女性更顯迷人。

  「對不起......我也不願意就這樣讓妳落入地獄。」

  回想起當初她與她的爭執,在大眾壓力之下無從選擇的無奈。

  「為什麼妳就是無法理解?為什麼只會用那種方式!」

  六翼呼應著高漲的情緒隨之展開,壯麗的翅膀清楚表示著這名女性的地位。

  「為什麼就是無法明白我的心情。」

  發現無法打從心底憎恨著她後,女性將身子沉入水中。

  「為什麼我會愛上這樣的妳......

  潰堤的眼淚隨著悲愴的哭聲,迴盪在樹林之間。

──

  「塞拉弗!妳在哪兒啊?」

  擁有著高雅臉蛋與烏黑柔順長髮的女性,在雲中高聲呼喊著。

  「嘻嘻──我在這吶!」

  那名為塞拉弗的女性,突然從背後抱住那名出聲的女性。

  「欸──別玩了,我們可是有任務在身。」

  「嗚!梅姊姊不要那麼嚴肅啦──

  「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那樣叫我要叫全名啦!」

  「不要!“梅諾克”不好叫啦──不然就來抓我啊。」

  塞拉弗說完後又躲回雲中。

  「你再這樣我要生氣囉!」

  梅諾克故作生氣的表情。

  「好啦,梅姊姊不要生氣,我很乖的。」

  塞拉弗換上無辜的表情,再次從雲中出現。

  「出發之前不是說過了,人間很危險嗎?」

  「沒關係,梅姊姊會保護我,對吧?」

  說完,塞拉弗再次綻放出孩子氣的笑容。

  兩位天使正執行著所謂「巡視人間」的任務,對於塞拉弗而言這項任務的內容極其無聊,使得她在執行任務時的態度顯得很輕浮,在路上一直與梅諾克打鬧著。或許就是因為這種心態,讓她們沒能注意到危險正極速的逼近著......

  一切都發生的太過突然。

  「姊姊......?」

  只見巨大的弩弓,射穿塞拉弗的腹部,純白羽翼染上鮮紅血液。塞拉弗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向梅諾克撇了一眼後就像斷了線的人偶往下墜落。

  「不!」

  方才從塞拉弗嘴裡傳出的話語,還在梅諾克耳邊迴盪「梅姊姊會保護我,對吧?」,那最後笑容下是代表多麼真心的信任?

  梅諾克急忙俯衝接住失速下墜的塞拉弗,然而城牆上的人類並不想放過她們,人類像是看到什麼鬼怪一樣瘋狂攻擊著......

──

  在箭雨中好不容易救回塞拉弗,梅諾克急忙的帶著她回去療傷,雖然天使本身都有自我療傷的能力,但那些弩箭上都被刻畫著惡意的咒文,使的那些機能無法順利運作。

  「大人已經查到原因了。」

  一名下級天使,去探查原因後回到梅諾克身邊向他稟報。

  「說。」

  看著醫療術示中塞拉弗痛苦的表情,一面聽著下級天使的報告,一股負面情緒油然而生。

  「就只是因為那點小事?」

  無法理解人們為什麼要那麼做,由於太過溺愛塞拉弗,使她無法原諒那些人,原本白色的翅膀慢慢的染黑。

  「大......大人,這樣不行啊。」

  「閉嘴!」

  「這是墮天的象徵......

  「叫你閉嘴了!」

  「咦?呃............
  
  梅諾克手中的長槍刺穿那位天使的心臟,任由憤怒掌控著她的行動......

──

  「嗯?我在哪裡?」

  塞拉弗經過幾天的搶救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梅姊姊呢?她在哪裡?」

  醒來後找不到梅諾克的身影,急切的詢問著。

  「她......

  「她怎麼了?」

  「......墮天。」

  「什麼?」

  「它變成墮天使了。」

  「怎麼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塞拉弗激動的詢問著。

  「......

  然而沒有人想回答她,墮落對於天使來說是一種極其的恥辱,當一名天使墮落後,其它天使也都不願意承認其原本的存在。

  「所以她現在到底在哪哩!」

  然而塞拉弗心急如焚的想要知道梅諾克身在何處,發瘋似的大吼著。

  「她目前正在候審室......

  其之一位天使看不下去,好心的對她說著。

  「......

  聽見事實塞拉弗心都冷了一半

  「她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被送到那種地方?」

  「你還是自己去偷看吧......

──

  候審室外

  「梅姊姊?」

  候審室裡只有一小扇鐵窗可以看向內部,漆黑的空間中無法看清楚梅諾克的表情。

  「塞拉弗!妳沒事了?

  「恩......梅姊姊你怎麼會......」

  「別問了,不能讓別人發現妳在這裡,這裡不是禁止進入的嗎?快走吧!」

  聽見心愛之人沒事後,原本擔心的情緒也慢慢平復。但也不願讓她看見自身墮落的身軀,便要她趕緊離開。

  「梅姊姊,她們為什麼要把妳關起來?」
 
  塞拉弗不死心的想追問下去。
 
  「我不是叫妳快離開嗎!」
 
  急躁的心情,連帶口氣也開始帶有微微怒氣。
 
  「跟……跟我說嘛……說不定有我幫的上忙的地方?」
  
  感受到平常對自己都很溫柔的梅諾克所散發的怒氣,塞拉弗開始緊張起來。
 
  「……對不起,現在先讓我靜一靜吧。」
 
  梅諾克也被自己的口氣嚇到,深吸了幾口氣想讓自己緩和下來。
 
  「既然梅姊姊都這樣說了……」
 
  塞拉弗聽見如此的懇求,只好默默離開。
 
──
 
  審判廳內
 
  梅諾克在守衛的引導下入場。
 
  「梅姊姊……」
 
  看見梅諾克手腳都被鐵鏈套住,塞拉弗不忍心中的痛苦。
 
  「現在開始審判……」
 
  等一切人物都走到定位後,審判長如此宣告著。
 
  「……」
 
  其中大天使米迦勒則是坐在審判席冷眼的看著這一切。
 
  「熾天使梅諾克因下列原因“無故屠殺人類”因此本席將之判處流放之行刑。」
 
  「不可能!」
 
  塞拉弗大聲否定著,她根本無法想像梅諾克會這麼做。
 
  「肅靜!此罪狀已經查明清楚,不得異議。」
 
  「但是……!」
 
  塞拉弗還想反抗。
 
  「住嘴!如想包庇罪人就連同妳一起行刑!」
 
  「夠了吧!」
 
  從開庭至此一直沈默的梅諾克,無法容忍這句話而出聲。
 
  「既然罪狀已定,決定行刑日後我就可以退席了吧?」
 
  「放肆!罪人膽感大聲頂嘴?」
 
  「所以想拿我怎樣?」
 
  「妳……!」
 
  審判長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然而在梅諾克身上感受到強烈不祥氣息,頓時語塞。
 
  「有什麼好怕的?」
 
  見到審判長如此退縮,米迦勒便不屑的說著。
 
  「……」
 
  梅諾克則以冷眼回應。
 
  「妳瞪什麼?」
 
  「沒什麼,看妳不順眼而已!」
 
  如此挑釁的話語,讓全場發出一陣喧譁。
 
  「成為墮天後膽子就變大了?別忘了我可是握有處刑權喔?」
 
  米迦勒不甘示弱的如此回應。
 
  「以前只是……看在塞拉弗的面子不對妳出手,不過現在已經不用了!」
 
  梅諾克下定決心要拋棄一切,全力吼著想把以前對於她的不滿通通釋放出來。
 
  「怯!想出手?別忘了禁錮於手上的「神牢」是我所創造的!」
 
  米迦勒也從座位上起身指著底下的梅諾克,右手緊握著背上的大劍隨時準備要衝上前制止梅諾克的暴動。
 
  隨著梅諾克的墮天化心靈早已汙染,原本早就遺忘的憤怒、嫉妒、憎恨……負面情緒,再次在心中擴散。
 
  漆黑氣息從梅諾克身上爆散開來,神牢彷彿紙一般輕鬆的被撕裂,雙手一攤後所召喚出的愛槍「朔月聖痕」也呼應著心境而變化,原本潔白的槍身也被染黑。

  從頭到尾看著這一切變化的塞拉弗,吃驚的說不出話來,梅克諾慢慢的轉向塞拉弗,血紅雙瞳裡的最後一絲溫柔……
 
  「對不起......」

──

  「......塞拉弗!」

  擁有著與梅諾克相似長髮的人類女性,在河邊呼喚著河中那正在哭泣的天使。

  那溫文關切的呼喚,把回憶中塞拉弗拉回現實。

  「怎麼了?」

  塞拉弗用河水稍微洗過臉部讓自己更加清醒後回應著。

  「聽說梅諾克已經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了......」

  「所以呢?」

  「所以妳要不要去找她?」

  契約者直勾勾的看著塞拉弗的雙眼,想明白她心中的芥蒂是不是還存在著,畢竟以契約者的角度來看,兩者關係太好的惡魔有時會讓自己的處境變得很不利,尤其惡魔的主人又互為敵人的時候......

  塞拉弗閉上雙眼,回想著那溫柔消失的一瞬間......

  「不用了。」

  早已明白那溫柔不在的眼神一切都回不到過去了,塞拉弗也下定決心想要把她遺忘。

  「是嗎?那就好了因為......下一個要討伐的對象就是她的主人,梅諾克的實力只要稍不留神就會死人啊......妳動作快一點,等等要跟其他人會和,我先去準備了。」

  契約者說出這驚人事實後,便轉身離開。

  「只為妳織出剛毅的溫柔......嗎?」

  美麗天使的最後一滴淚水隨著問句消失於河水之中。

後記

阿......我終於打完了(泣
不好意思,這次小說打在腦海中妄想了一些GL,而且拖得有點久?
喂!別問我為什麼是她們兩個啊!
只是單純覺得很適合,
就跟我喜歡我女兒那樣。
我!女!兒!是很可愛的,
什麼?你說小屋首頁照片已經看膩了?
好啦!這假日我去換咩!

不!話題說道哪去了?(拉回來)
關於這次小說妄想呢,
用了回憶的方式(?)來寫,
感覺前面好像有點厲害啊?
後面回憶結束時那段感覺似乎又有點莫名其妙?
對不起我會去檢查(跪
(不對我先去上課晚上再回來檢查)
想信讀這段文字時感覺很快
可是我真的要去上課一直到晚上都很悲劇,請容許我半夜再發文。
好吧!文件檔已經弄到雲端硬碟上了,我上課來檢查一下。

結果話題還是跑掉了,
對不起我是看小說時,
屬於會先看後記的那種人。
所以也讓我先打完後記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為下午打的

結果老師提早下課,
所以我又回來了。
好吧,所以我還是在宿舍前用著電腦......
至少我檢查完了(歡迎尋找錯字"後記裡的不算啦"
找到後想要什麼獎勵,
我會想辦法生出來──
不過只能限指定繪圖拉,
或是想要我寫什麼惡魔製造者裡的小說拉,
只限一位......一個人找錯字的能力實在是慘不忍睹,
尤其又是本人自己找的話......
什麼?你說獎品不吸引人?
不然想要我女兒的私照......我會想辦法把女兒拍得很漂亮...
不對,我到底在說什麼?
果然還是希望能得到一點建議啊......批評之類的?
...感覺又跑題了,

繼續回來──
感覺這篇小說好像可以寫很多後續,
恩!沒錯,
不過她們故事的後續,
會由其它的短篇小說補上,(根本是超邪惡計畫
最後由衷感謝各位能點進來,
觀看小說(妄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43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惡魔製造者|塞拉弗|小說|Seraph

留言共 5 篇留言

Yuri
%%%%

09-25 17:02

小宇
恩...這是拍手的意思嗎?呃...感謝稱讚09-25 17:13
Link《零與流星》
%%%% 這是獎勵 給你女兒的

09-25 20:33

小宇
我的小說沒有嗎……?09-25 21:14
太妍粉銀髮妹控
%%%%%%%%%%我就好心點一半給你女兒一半給你好了ㄏㄏ

09-25 22:29

小宇
真是的,哪有這樣的啦!
09-26 00:47
不改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也要參一腳%%%%%%%%%%

09-26 01:32

小宇
看到這些我都快崩潰了...
09-26 09:21
不改
這個短篇的跳躍幅度算大,「現在→過去→現在」的安排沒問題,但為了要帶出現代擁有的情感,所以過去的情感必須更加鮮明才對。塞拉弗心中明明很愛梅諾克但卻無法這樣做的心情,開頭鋪了伏筆,並利用過去的事情賴襯托出情感。不過過去那邊的劇情安排,與其說在敘述兩人過去的情誼,還不如說像流水帳一樣匆匆交代所有事情的發生,並非著重於兩人的心情上。

情感才可以引領出下一個情感,想要知道塞拉弗心中有多痛,就必須知道她與梅諾克之間的關係有多深厚。但是整個過去篇就只看到塞拉弗因梅諾克重傷而爆走,然後梅諾克無法相信塞拉弗變成墮天,這兩點難以帶給讀者兩人其實深愛對方的感覺,頂多給人像是朋友一樣。所以,這篇建議可以拆成兩篇,一篇是寫兩人相處的時光,一篇就是現在你這篇的異變,我想整個流程和傳達上會變得更加生動活潑。

09-28 01:52

小宇
嗯嗯~~重看一次後真的感覺到沒什麼邏輯性之後會注意這問題的,謝謝。(果然還是再寫一篇@W@)09-28 0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iaetfopok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廢文就是廢文#5(事實上... 後一篇:【心得】在合情合理之下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vidgao0903想要看點搞笑的你
以倒楣(?)的主角為賣點的搞笑輕小說更新啦 還不快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