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同人小說】《黑暗靈魂-無名者的故事》27-耀眼如日

作者:大理石│2014-09-25 03:01:40│贊助:6│人氣:197
※大家一定會很好奇為什麼這麼快就更新了第27篇。
※實際上,因為26-27篇的連結性太強,所以我就一鼓作氣把它們給寫完了。
※順帶一提,離結尾還剩三篇。感覺上就好像黑魂二拿到王戒之後篝火會顯示還沒找到的傳送點一樣,基本上如果沒意外,在一篇之後第四章就完畢了,接著第五章則是預計要以兩篇收尾。
※時間過得好快,走向盡頭的感覺真的可怕,一想到結尾將會響起一代的ED《Nameless Song》,整個人就憂鬱了起來。
※真的是非常的--非常的感傷呢。


----------
27-耀眼如日

  葛溫王說:"混沌之女們,吾免汝等一死,但今後汝等要為贖罪而活,直至命運終結。"

  祂關閉了伊扎里斯的大門,讓炎土覆蓋、讓閃電束縛,最後,伊扎里斯的入口只剩一道小小的蜿蜒蟲徑,而守在蟲徑後頭的則是老魔女的兩位女兒,因災禍而化為半身蜘蛛的渾沌魔女-克拉格與克拉安姊妹。為了贖罪,她們守著最後的伊扎里斯之路,經過百年、千年,日復一日……不過,縱使白蜘蛛克拉安因混沌而逐漸衰敗、紅蜘蛛克拉格因殺業而逐漸瘋狂,但只要她們還擁有彼此,姊妹倆就覺得怎樣都沒關係了。

  葛溫的計劃也好、伊扎里斯的惡魔子民們也好,只要在當下她們還能擁抱彼此,那就算命運永無止盡、罪孽永無償清之日,那也無所謂了。

  但就像葛溫說的,羅德蘭的命運終要完結,到時候,舊世界的一切必將消失在火焰中。只是到底是因新火而燃盡、還是因火滅而消逝,祂什麼也沒講,彷彿太陽西下,葛溫沉默地將白晝的一切帶入黑夜,僅僅留下一絲餘溫讓後人明白,太陽曾存在過、世界之火曾高掛天際。

  晚安了,羅德蘭。
 

  混沌之火只是一隻乾枯的蟲子,牠的火光輕易地因外力而粉碎。顛覆世界的震動消失了,火焰歸於灰燼、靈魂歸於我。
 
  力量的盡頭只是個空殼。老師,你是為了告訴我這點,所以才要我明白火焰的奧秘嗎?雖然我不是團野火了,但也成不了真正的火焰……盡頭……一切都迎向了盡頭。
 
  回去吧,回到老師、回到安娜塔西亞身邊。
 
  
 
  混沌巨樹正在凋零、但速度十分緩慢,我看見樹幹變成了岩石、細枝消解成灰,高熱的氣流中參雜了些許不純、來自某個角落的寒風;我知道,伊扎里斯該休息了,火焰、巨木與硫磺,不該存在的都要在寂靜中消失。這會花多久時間?但不管要花多久時間,就算是幾百年、幾千年,變化一來,什麼都擋不住。
 
  崩壞的圓廳只剩下樹根聯繫的地方能走,也許這裡有其他連外通路,不過與其花時間找,我不如直接延著斜坡爬回去還要更快一些。壁上細緻的凹槽紋路易於手腳施力,儘管斜坡斷在幾公尺高的地方也能輕而易舉地爬上去,只是坡是斜了點,不靠點小工具還真有點難纏。又斜又長,克拉娜老師,這裡原本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我猜這是個排煙口、或換氣口,聽聽看,已經有風竄上來了,它推著我往上走,它說我沒有資格留在這裡……哼,鬼才想留下來。
 
  (鏘!咑……鏘!咑……)
 
  伊扎里斯的光芒正在消失,等爬回了入口處,我看見遠處岩壁的熔岩光輝已大不如前,更上前點,站在核心的至高點,我瞧見祭壇牆外的熔岩參雜了暗橘色,看起來就像要冷卻了一樣。索拉爾,你的世界也跟我的一樣正面臨變化嗎?你是不是也曾與一個叫做混沌溫床的惡魔交手過?你……你到底在哪呢?朋友,我感覺得到你不是在尋找王位,但你從來沒說自己想要什麼……你幫助了我這麼多次,就不能偶爾也讓我還個人情嗎?太過分了,你這個該死的太陽……讓我為你做事情,這有這麼困難嗎?
 
  下次,下次你一定要聽我的話……求求你了。
 
  --老師,現在我還有一個苦難者還沒解放……但我會下手。請你放心,信任我……夢魘會結束的。
 
  那座橋。我想那就是克拉娜老師說的捷徑。橋搭在祭壇的正前方,雖然讓樹木侵蝕,不過看起來大至上還算完好。此時,遠方傳來一陣聲響,靠近岩漿的樹根開始燃燒了起來,混沌之火一消失,那些木頭似乎也失去了與高熱抗衡的能力,不久後,陣陣黑煙衝上了穹頂。
 
  下雨了。炭灰雨。這就是你給我的報酬嗎?伊扎里斯?真是愚蠢的報酬。
 
  "少在那機機歪歪的,快走!"。閉嘴,針包頭,閉嘴。
 
  ……但他說的對。雖然他只是一個妄想,但我確實該走了。走去哪?對了,就是那座橋吧。
 
  (咑……咑……咑……喀……)
 
  糟了,我認得這個聲音。
 
  (……轟隆--!……喀啦……喀啦……)
 
  ……真的?你真要這樣玩我?伊扎里斯,你有必要這麼脆弱嗎?
 
  前一秒的階梯塌成了大洞,我猜是那些讓樹根掏空的地基讓剛才的地震給弄鬆了。雖然我很慶幸自己並沒有墜落深淵,但這個地方又是哪?樹根糾結讓此地不成原貌,不過仔細看看,除了被坍塌的基地給砸碎的部分,這個廣場幾乎是完好的,同時留在這的樹根也比外面的要大上一整圈。如果這裡真的曾給人使用,那上去的路肯定不難找,只希望那條生路不會又是一場災難,要是再掉下去,可就真的要摔出世界了。
 
  轉眼,我看見有個人影佇立在黑暗中。一個碩壯、渾圓的人類,等我點起咒火後才完全確認那是個穿著盔甲得人類,而非伊扎里斯的任何一隻怪物。
 
  喔……席格麥雅。
 
  「你到底是發什麼神經才來這裡的啊?」我喊著。其實我有點生氣,因為席格麥雅竟然為了一場小小的冒險而闖入這個鬼地方。這是誰規劃的旅遊景點嗎?不是!它就只是單純讓你受困才存在的鬼地方!
 
  ("呼……呼……")
 
  「醒過來,洋蔥!」
 
  「嗯……喔!是你--你也過來了?看來這次我比你還要早到,哈哈哈!」
 
  我衝到他身邊罵道:「你這該死的白癡!」
 
  「嘿,別生氣。你看起來不太好,無名,盔甲都黑了……哇……你渾身都是燒傷。」
 
  「你這麼完整我反倒比較訝異,到處都是火焰跟熔岩……嘿,別碰我,你也看到了,我很生氣。」
 
  「外面沒有火焰,那裡一片漆黑,我的朋友。」
 
  「沒有?」
 
  「就算有也熄啦,剩下一點地方還熱著、黏稠黏稠的,不過這裡確實很暖活,暖活到讓我打起瞌睡了--」席格麥雅拍了拍我的手臂,「你跟我果然來自不同世界,可是緣份是跨越時空的,對吧,朋友?」
 
  「……世界……我……這一切都太不真實……」
 
  「怎麼會呢?你就是我遇到過最真實的人,我從未想過成為不死人後還能交到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但你就是我的大驚喜。好啦,這麼氣做什麼呢?」
 
  「……我只是氣你總是瞻前不顧後。要是你死了--你的女兒,她怎麼辦?因為你的"大冒險",她就要因此不知不覺得失去一個家人?」
 
  「不,她不會擔心的。無名,我的朋友,請相信我……就算擔心過,但她也能諒解。」
 
  「你見過她了?」
 
  席格麥雅搖搖頭,接著說:「因為我們是家人,無名,我們深知彼此。」
 
  ……的確是,你們才是最熟悉彼此的人。我真是太自作多情了。「……我太幼稚了,席格麥雅。」
 
  「你只是關心我,我高興都來不及了!」
 
  「來吧,讓我們快從這裡出去。」我四處張望了一會兒,試圖找到些點縫隙,可以鑽的、某種可以爬上去的立足點。
 
  「我們被困住了。」席格麥雅說。
 
  「別提醒我。」我繞過他面前的大洞走到另一端去。那個坑是有底的,不過下頭卻是漏斗怪物們的巢穴。
 
  「看到那邊了嗎?在樹牆的另一端有個與下頭相接的樓梯,而前又有個大樹根鑽破的大天窗。現在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往下走,然後從另一頭上去。」
 
  「冒險很有趣,但我們肯定有更好的方法,而不是一頭栽進怪物堆中。」……可是他說的對,這個平台幾乎讓樹根給卡死了,它們從底下鑽出,大概是跟混沌巨樹相連的。就近在眼前了,我看見席格麥雅說的開口,可是就是沒辦法過去。
 
  「……話說回來,你實在幫了我太多忙了,」突然,席格麥雅說著:「我知道,是你開了城門、也是你引導了我渡過機關,我這一路之所以平安順利,一切都要歸功於你。但你一個字都不提。」
 
  「那你也該知道,我曾想把你殺死……我是個瘋子,洋蔥,跟瘋子道謝一點意義都沒有。」
 
  「你瘋?你還沒見識過更瘋的,我席格麥雅戰鬥起來可比獅子還瘋!」
 
  「好、好,你最厲害了。」
 
  「--真的,你救了我太多次……我想,時機說不定成熟了。」
 
  「別老是自顧自的說話,席格麥雅,說點我聽得懂的事情吧。」這個縫隙……太窄了……。
 
  「……我有個想法,你要聽嗎?」天殺的席格麥雅,你又想做什麼蠢事?「等等我會突襲那些怪物,你就趁那時候快逃吧。」
 
  「不。」
 
  「別在意,你幫了我太多忙了,要是我不在這展現一下卡塔利納騎士的實力,那可就太丟臉了。」
 
  「等會兒--」
 
  「跟好囉!」一聲戰吼,他帶著大劍跳了下去,("啊----!喝啊----!來吧,我在這,你們這些怪物!")
 
  媽的,席格麥雅!你就不能好好談點戰術嗎?
 
  我趕緊帶著柴刀跳進洞裡。底下有四個大漏斗,席格麥雅的大劍正砸在其中一隻身上,此時另外三隻正擺著觸鬚準備要對他噴出毒液。
 
  --火焰啊!
 
  (--咻--轟轟隆!)(--啪喀!)(--咻咻--轟轟!)
 
  火球能對火焰惡魔們造成多少損害,這點我從來不期待,但至少能讓牠們回頭,別讓席格麥雅被包圍--我扔著火焰,像扔石頭一樣拋出一顆顆火球,火花在泥水上閃爍。
 
  看到我了嗎?對,我就在這!--三對一,這倒好--對,看著我,我才是伊扎里斯的毀滅者!
 
  ("去死吧--!")
 
  「洋蔥,別顧著大叫,小心他們的管子!」我告誡著他。
 
  牠們來了。架刀於腰,無名,燃起火焰,把牠們的毒霧都烤乾。
 
  (--噗嘶--嘶嘶!)
 
  --現在--喝--!跨出一步!
 
  (--咻呼--啪咂!)
 
  --第二步!
 
  (--咻呼--啪咂!啪咂!啪咂!)
 
  風車戰術比我想像中的都要有效,牠們軟韌的身軀完全無法抗衡。不過這只是一時的擊退,怪物們斷了觸手、破了囊袋,但那些東西生命力旺盛,此時,一隻傾倒漏斗怪把蠕動的腳都舉了起來,剎那,毒霧覆蓋視野。
 
  奇怪的吸盤聲在水上徘徊,牠們的爪子在霧中擺動。可惡,加足火力,把一切都烤乾吧!
 
  (--轟嘶!)
 
  讓我們再多轉幾圈,朋友!
 
  (--咻--咻呼!啪咂!啪咂!)
 
  完美!
 
  待怪物們都斷成兩截後,我趕緊往席格麥雅的方向前進。我奔跑著,拖著武器要趕過去幫忙。席格麥雅一個人對付完了一隻,但卻沒讓第二隻怪物給扣緊了身子,他沒辦法從那雙爪子中脫身,眼看那隻怪物就要把席格麥雅送進牠頭上的大漏斗洞裡了。
 
  --火焰啊,他進去了!
 
  (--啪咂!)
 
  一砍破了怪物的底盤,我便急著往牠傾倒的方向過去。席格麥雅讓怪物口中成堆得環齒給扣住了,但還生龍活虎,洋蔥他沒嚇著,反倒用劍把怪物的漏斗口給切出了一個大洞。好了,這可真是場大冒險,我的朋友。
 
  「呼……呼……你還沒逃走啊……。」。我把席格麥雅給拖出那張大嘴。
 
  「你這麼想要我逃走嗎?」
 
  「這個計畫本來就是這樣的,我殿後、你逃脫--」
 
  「那你想聽聽我的計畫嗎?」
 
  「嗯?」他站穩了身子。
 
  「你當誘餌、我來殺敵,你死我贏,皆大歡喜。」
 
  「……哈……哈哈哈!--少來了,你這牛皮吹大囉,無名老兄!嘿,你的頭髮燒起來了。」
 
  頭髮--噢、噢嗚,燙,好燙!「我第一次把這招用在實戰上。」
 
  「這裡還有一點--好咧,沒了。」
 
  「謝謝。」
 
  「--呼……你沒逃走,反而還幫了我……來,無名,現在我要把這東西還給你了。」他從腰袋中拿出了方石戒。
 
  「……好吧。謝了,洋蔥。」我沒理由推託,既然席格麥雅想要給我,那這次我就收下吧。有天我會還給你的,朋友。
 
  「……嗯嗯……」席格麥雅打著呵欠,「……抱歉,我有點累了,我想小睡一下。」
 
  「這裡?現在?」
 
  「別擔心,我哪裡都可以睡,這可是我的特技啊……」
 
  疲倦……這攤水池……席格麥雅,這裡可不是給你睡覺的地方!
 
  「嘿、嘿……怎麼了,無名?」
 
  我隨便塞了些苔蘚在席格麥雅的頭盔裡,接著就拽著他的手在這水道中尋找樓梯。這裡的水有毒,既然是最靠近混沌之火的地方,怎麼可能不會有問題呢?但我也懶得跟席格麥雅解釋了。
 
  
 
  水道似迷宮,等我們出來了之後,苔蘚也用掉了一大半。
 
  席格麥雅坐在樓梯口休息。我很擔心他的體力是否還撐得住……然而他還懂得打呼,看起來應該是沒事了。至少死不了。
 
  "快走,多等一秒,她就多受苦受苦一秒!"。不要指使我,寇克!
 
  "我不是寇克,我是你……你的真心誠意。這個地方玩完了,所有羅德藍的東西都玩完了……你的英雄遊戲也是。更多的停滯只會讓你有更多的遲疑,更多的遲疑就會造成更多的悲劇……"。腦袋裡響起他的聲音。那是惡靈寇克的詛咒嗎?來自深淵的渾蛋,你樂得看我如何失去防備……。
 
  "哼哼,沒有東西是真的……打從你完成任務的剎那,一切存在皆成空無。壞則更壞,好也將邁入腐朽。世界動了,我的朋友,死亡必須到來了……真實成幻影、希望成絕望,你已經……毀滅了所有不死人的夢想。"。他們沒有人想要成為火焰,那些人有自己的未來。
 
  "呵呵呵……哈哈哈哈……"。閉嘴,寇克。
 
  "好,讓我……靜靜地看著你……你的英雄之心有多麼堅毅不拔。"。我不是英雄,我只是為了成就真正的英雄而存在的薪火。
 
  樹根穿透的開口銜接至橋前的廣場,此時水珠仍不斷降下,溫熱焦臭的黑水沾濕了伊扎里斯。伸手一接,我看見豆大的髒雨在掌上炸開,雨中混雜著炭與礦渣,有如染料一般烏亮;山穹積滿了煙霧、壁上的熔岩冷卻固著,上了橋後,伊扎里斯的光芒只剩腳下仍滾熱的岩漿池了,然而要不了多久……雖然雨量稀疏,不足以立即冷卻熔岩,但炭灰總有天蓋滿它。我想席格麥雅見到的就是那副景象吧。那是多久以後的未來?
 
  大橋長之又長,枯樹在上頭纏繞糾結,有些地方垮了、全讓樹木給填滿,但大多地方都很完整。不過,橋的半路有隻龐然巨物守著,然而當我接近時,那東西卻沒有半點動作--我曾見過同樣的東西,那隻惡魔擋在教區與黑森林相接的廣場中,牠沒有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圓盤狀且有缺口的中空大環,身軀似人但半身如獸、如墨漆黑的身軀宛如岩石……我還記得牠的契形尖叉如何隆隆作響,但此處的怪物只是拿著它,一動也不動。牠停止了,如今只是個雕像
 
  停止……很多東西。"一個徵兆。"
 
  繼續前進吧。繞過怪物後,我的步伐開始略顯怠慢,這趟路平靜的令人呵欠連連,此徑幾乎是終末的象徵之物,恐懼、遺憾……都比不上這裡的寂靜。好像快消失了。是什麼快消失了?我嗎?我想是的,我的功能……就是如此。
 
  橋的盡頭與洞窟相連,寬敞的洞窟一片漆黑,就如同一貫的伊扎里斯風格,高聳的天頂與牆壁勾出了一道比直的路徑。但這條路不一樣,它的牆大多只是粗糙的岩壁,也許就像克拉娜老師說的,這是條秘徑,所以也沒有裝飾的理由,此外,這路上還生著一群噁心的大蟲子,牠們發著光,微弱而溫和的光輝,而且也不攻擊人。本來我以為所有的蟲子都發著這樣的黃白色光芒,不過在樓梯之下,我看見了一個紅點……遠遠佇立於牆前。
 
  牠站在什麼東西上面?那東西在發出聲音嗎?我悄悄接近牠……
 
  ("……嗚……嗚……")
 
  哀鳴聲,抽搐的低語聲。牠站在一個人類的頭上;那隻蟲子寄生在他頭上。
 
  --他。
 
  (--茲茲--啪滋啪滋!)
 
  「索拉爾!」閃過雷槍後,我對他大喊著,「索拉爾,我是無名!」
 
  「……嗚……嗚嗚……」他哀號著,但聲音卻近乎狂喜,「……終於,終於得到了!我得到了……我的……我的太陽……」
 
  我得把那隻蟲子給拆下來,牠讓索拉爾失去理智了。「別動,我來了!」
 
  「……啊……惡徒……大膽狂徒!」
 
  (--茲茲--啪滋啪滋!)
 
  我試圖靠近索拉爾,但他的雷電令我難以招架。名為雷槍的奇蹟、駭人的自然之力,我看過許多英豪死於這道閃光,它正如雷霆飛快,威武而殺傷力強大。我靠近不了,身軀反倒因雷電而越來越遲鈍。通道讓他的光芒閃耀,他的聲音驅逐的寂靜,索拉爾的雷電、索拉爾的狂語,我想大聲呼喚,但卻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你怎麼了?你應該……應該像個英雄!
 
  「……嗚……我……我的太陽,我就是太陽……我成功了……我辦到了……怎麼樣……我辦到啦!……」
 
  「你什麼都沒辦到!你欺騙我!」
 
  「……嗚……」
 
  你找到的只是假像,索拉爾,那只是一個致命的假象……我的英雄……索拉爾……
 
  (碰喳!)
 
  「……啊……」索拉爾看著我,我們之間相隔一把大刀。
 
  「索拉爾,抱歉,我的朋友……但你會沒事的,等拆下了寄生蟲之後就使用你的原素瓶……你會好的、跟比新的還要好……」我想把他頭上的爛蟲子給拔起來,但牠黏住了……牠緊緊地扣著索拉爾的頭,「抵抗牠!快反抗牠啊!……你不能在這邊結束,你還要成為王者!」
 
  「……嗚……太陽……」
 
  我辦不到,蟲子的勾爪插入了你的腦袋!該死、該死!我做了什麼?……你的原素瓶呢?你把他放到哪去了?媽的,索拉爾,你就快要死了!索拉爾!「索拉爾,我求求你,用你的太陽之力把牠給趕走……用你的奇蹟!你的信仰……索拉爾……」
 
  「……黑騎士……無名……」
 
  該死……天殺的……「……對,我是無名,你的追隨者。」
 
  「……我的、我的太陽下山了……無名……真暗……一片漆黑……」
 
  「不,沒有下山,你會永遠閃耀!」
 
  「……啊……但我看見了……」他伸出手,索拉爾,你想握住什麼?「……你……真正的太陽!……可是……太晚發現了……」
 
  「索拉爾,我求你活下來……」
 
  「……無名的……太陽……請照耀我……」
 
  索拉爾……索拉爾……你這該死的騙子……
 
  
 
  "命運的巨輪……一旦動了,誰也阻止不了……。"
 
  牆開了,克拉娜老師,我這就回去。
 
  "無一能倖免……這就是羅德蘭、以及全世界的未來,持續地、持續地衰敗,持續地、持續地讓死亡腐蝕……。"
 
  每條路都好長,從不死院到羅德蘭、從亞諾爾隆德到依扎里斯、從死到生、從有到無,好長、好長……我好累,累的像條病犬,累的快睜不開眼了。使命在哪?榮耀在哪?這條爛命究竟是為了什麼才走在這條路上?好漫長、好漫長啊……
 
  "你要完成我的願望。況且那也是你的願望,如果你要得到親族的嘉獎,那就得執行它……去吧,乖狗狗……汪汪。"
 
  閉嘴,寇克,閉嘴。
 
  "結束這場悲劇吧,國王殿下……呵呵呵……哈哈哈哈!……"
 
  
 
  「嗯?礦渣,你去哪了?怎麼髒成這副德性?快說說,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啦?這裡變冷了……前陣子地面還搖的厲害,但現在……好像永遠停了。」
 
  「下雨了,恩吉先生。」
 
  「雨?這裡可是個山洞裡的熔岩湖啊,你這個笨蛋!……等等,你這件外衣……很古老,而且帶有火焰味。你哪弄來的?啊--你這小子,偷了伊扎里斯居民的遺物了,對吧?」
 
  「是的。」
 
  「手腳真不乾淨……算了,如果你找得到,那就擅用它吧,兩位小姐一定不會責怪你的。怎麼,這次有成果了嗎?礦渣,你在這麼兩手空空地過來,我可要把你從僕役名單裡給除名囉!」
 
  「不,我這次有收穫。」
 
  「有就好,去吧,誠心誠意地將人性交給小姐。」
 
  我站在白魔女面前,她的眉頭依舊微微蹙著,看起來正忍著痛苦;她的身子白的十分病態,從頭髮到皮膚,那是與白灰無異的蒼白,正如那老舊的軀體一樣向燃盡的餘灰。我取出盒中的人性,那對雙子……一捏碎,人性的光輝就飄入了魔女身子。她的臉稍稍扭曲了些,一絲呻吟傳入我的耳朵,我不知道魔女的狀況到底是好了、還是更壞了,她僵著的身子輕輕發顫,無法站立的蜘蛛軀體亦然。不久後,蜘蛛的半身產下了一個蛋,就跟旁邊的繭卵一樣的蟲蛋,此時裡頭有火焰在燃燒,腥紅色的詭譎光芒與某種黑色的物體交織交合。
 
  "那是人性的搖藍,也許百年之後會誕生出什麼東西……但現在,它只是個孕育寄生蟲的膿瘤。"寇克在對我說話。我看見他了,他在死路的盡頭……他的屍體躺在那。寇克死了,但他的聲音卻傳了過來,"她永遠不會好起來,混沌已是克拉安的一部份,它會不斷地燃燒與耗竭魔女的身心……人性只不過是提供了一點上好的點心,但混沌之火永遠在那,它只會越來越強大……直到那女孩被燒成空殼為止。"
 
  不要告訴我這些。
 
  "動手,趁火焰還沒升起前。"
 
  閉嘴,寇克,你他媽的給我閉上嘴巴!
 
  "汪汪,小狗狗,聽老爹的話……。"
 
  噓!……我知道,時候、時候到了……。
 
  「……你--住手!」
 
  (--喳!)
 
  ……我的小姐,已經沒有苦難了,你已從混沌之火獲得解放……你的頭會睜開眼嗎?睜開眼之後,你又會看到什麼呢?我的小姐……請看我一眼吧,把你的仇人給記住,是我毀滅了伊扎里斯,我剝奪了你們的生命……
 
  「你……你這個怪物……怪物!你殺死了小姐!我的主人啊……大小姐、大小姐!快來人啊!把他給抓起來!把那個無恥怪物給抓起來!--……啊……啊啊……嗚……嗚嗚……小姐、克拉安小姐……」
 
  啊……就這樣了吧。
 
  
 
  (--喳鏘!)
 
  
 
  我帶著白蜘蛛的靈魂離開了伊扎里斯。渡過蜿蜒錯綜的小路,炎熱逐漸消散,取之而來的是極度的潮濕與涼意,沼澤的意象隨著氣流一起進了我的腦袋,它無邊無際、充滿汙水與蚊蟲,但比起火焰煉獄,它可真是幸福至極的地方。沒有惡魔、沒有混亂,沼澤,那塊土地曬在羅德蘭的天空下,在這趟旅程後,我渴望見到陽光,見到陽光下的所有事物,不管曾經是多麼醜陋可怕……無論是多麼混亂詭譎,那都不算什麼了。
 
  白光刺眼,蛛絲反射著蒼穹的光芒,一時間我睜不開眼,讓熔岩傷透的視野還留著一片片殘渣,伊扎里斯的夢魘烙在我的眼睛裡,翻攪的岩漿、一片片冷卻又融化的黏稠岩塊在空中飄浮,橘紅至噁心、熾熱至暈眩的空間隨黑影到來。
 
  ……一回頭,我看見混沌之火又再度燃起……伊扎里斯的怒火追上來了!
 
  追上!--……不,什麼都沒有,已經一無所有了。
 
  --啊哈……空氣,潮濕的空氣。克拉娜老師,我回來了。
 
  (……嘩啦……嘩啦……)
 
  克拉娜老師,我敬愛的老師……我、我完成你交代的任務了!
 
  (……嘩啦……嘩啦……噗茲……噗茲……)
 
  「老師,結束了,」這裡好冷,我的腳……沒知覺了。讓我跪在這,一會兒就好,等等我會離開的,「所有的人都從混沌中解脫了……你的家人以及你的子民,他們皆已獲得安寧。」
 
  我將白蜘蛛的靈魂交給了老師,隨後我也把那身衣袍與戒指遞放在她面前。突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呢喃著什麼,我只是說,說著我不明白的話;那副身軀不停地晃著,迷迷糊糊,明明意識很清醒,人卻像醉了一樣。多麼不堪,老師……我真是又蠢、又傲慢,以為自己講的、想的都是真理,所有東西都要聽我這個王的話,但我不是王,我只是個無藥可救的蠢貨……所以,請你……責罵我,憎恨我,讓我閉上嘴巴,別再講那些瘋言瘋語。
 
  「羅德蘭動了,我的笨徒弟,」她說:「你做得很好……非常好。我沒有理由責怪你,因為你為了我付出了這麼多……你為軟弱的我完成了這一切。謝謝你,我很幸運能遇到你。」
 
  「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不要害怕,我的傻孩子、我愚笨的年輕不死人,羅德蘭打從一開始就什麼都沒有。而且,現在……你的真實才正要開始。」克拉娜老師把衣袍批在我的肩上,「我沒有辦法給你很豐厚的報酬,我僅有的就只有這些遺物,以及最後火之技藝。準備好上課了嗎?這是伊扎里斯的魔女一族創造世界的秘密……。」
 
  她告訴我一些事情。老師對我耳語著關於世界誕生的秘密。她說,火焰燒光了遠古巨木,那些樹高聳參天、堅硬如岩,但一場風暴就讓它們付之一炬;所有的舊物都毀了,消失在命運的盡頭,火焰風暴讓完美的平衡缺了一角,從此世界開啟了破滅的第一步;然而,她們的風暴不是漫無目的的煙滅一切,魔女們要解放束縛已久的過去,老魔女說,世界該前進了,困於木中的養份與淨水要餵養下個時代。
 
  老師抱著我,她柔軟的手臂環著我。她說:「我們捲起了炎之風暴,讓原始的力量自己找到方向。火焰說,不要畏懼毀滅,那只是下個新生的開端,自然就是如此,環環相扣、生生不息。」
 
  睜開眼,我看見克拉娜老師的力量在地面竄動,熱氣煮沸了沼澤、空氣也因此狂暴不安--突然,火焰生出旋風、旋風再助長火勢,風暴竄上了天際,威嚴、肅穆、神聖而不可抗拒。就像我在混沌溫床遭遇過的火焰,但它顯得更加輕盈,流轉、搖曳,剎那,數十米的水澤消散蒸散成霧,依氣流之勢飛奔至羅德藍的天際。
 
  「我想我不能再叫你笨徒弟了,」老師一開口,火焰便岔然而止,「你很聰明,我的好徒弟,學得很快、又很有天份。現在,是時候該道別了……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很快樂。」
 
  「你要離開?」
 
  「我已經沒東西能教你了,我驕傲的伊扎里斯繼承者,」她退了幾步,克拉娜老師的衣袍像火焰一樣飄舞著,「你就像太陽一樣,無名,但願你能繼續照耀著其他的親族,讓他們不會因力量而迷失自我。」
 
  「克拉娜老師!」
 
  --她走了,宛如星火消散。
 
  安娜塔西亞,她走了……每個人……每個人都消失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40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暗靈魂|DarkSouls|同人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石
很難過這裡索拉爾的結局是死亡……
如果他的結局是活下來就好了

05-05 19:37

大理石
原本我是考慮過要他活下來,可是故事節奏會跟不上,所以最後還是讓他離開了05-05 2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小說】《黑暗靈魂-... 後一篇:【同人小說】《黑暗靈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