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RPG公會】{喚醒與重生}核

作者:醒│2014-09-22 23:04:44│贊助:40│人氣:407





Core







喚醒與重生:交織異想






={5}=


      時間已經是中午一點了,天空依然不作美,鬼魅般的雷聲在天空上頭鬼鬼祟祟地延伸。

      我正踏上走向醫院門口的階梯時,兩位看起來是感冒的小姐互相扶著對方的腰走進醫院,還有一位教授模樣的老者,剪了個奇怪的髮型,看起來很像是頭皮上插滿了折斷的剪刀。他穿著的上衣的底端結出許多毛球。他的右手微微顫抖地蓋在左手手臂滿是血跡的繃帶上,跟著那兩位小姐一起走進大門。他還好像感覺不到痛,臉上冒出詭異的微笑,右手還不斷拍打在繃帶上,他好像是在說:媽咪!妳快看!我的手都是血。

      我斜眼看到靠近門口旁邊的地板上坐著一位還算年輕的乞丐。他睡得正沉,發出陣陣的打呼聲,幾件看起來挺破爛的衣服蓋在他的身上,我猜想那些衣服很有可能是他從離這裡不遠的垃圾小回收場掏來的。我稍微瞇一下雙眼,好躲過偶而來攪局的白光以及遮蔽視線的雨水,我認為我看到那乞丐外面穿著一件深咖啡色的大夾克,雖然從我這個角度看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裡面是一件淡粉紅的風衣。

      那乞丐並沒有把大夾克的拉鍊給束起,裡層的風衣展露無疑。可能純粹只是他忘了,也或許是想利用唾手可得之物讓自己再變得時尚一點。頭頂上的烈日在他皺紋滿佈的臉頰上打出斜角跟陰影,鼻子的影子直接拉到胸口,形成一個成因古怪的黑色倒三角。

      風衣左口袋雖然破了一個大洞,而且早已經退色退的差不多了,但那件夾克如果經過徹底的洗刷與烘乾,還可以拿去二手店賣個好價錢。他早已經全身被淋得濕透,頭上的帽子──我猜想也應該是撿來的──顏色因為雨水顯得暗沉,大概三個月沒刮的鬍子就像沱爛泥一樣掛在下巴處,但是他好像不太在意那些,繼續陶醉在他的富裕夢裡面,還說夢話,只是那些聽起來都是胡言亂語。

      我是停在第二個階梯大約五秒鐘,或許久一點,只是看著那位乞丐坐在那裡沈睡著。淺灰色天空某處又傳來一記雷聲,我縮了一下,嗅到空氣中泛著雨水的腥味跟醫院特殊的醫藥味。

      我跳過第三層階梯到接近自動門的地方,以免踩到累積在第二層階梯的雨水。我把身上與頭髮上的雨滴稍微拍掉一些,走進醫院的同時感覺到自己像是鑽入賊窟,蹦跳的心臟就似乎要跳出胸口。「她就在這了。」我一邊小聲說著,一邊懷疑自己何必解釋。




      一踏進市立醫院,濃濃的藥味撲鼻而來,天花板掛上的日光燈把醫院一樓大廳照得死白,雖然剛才馬路上也不是說非常暗,我猜我將近花了三十秒才適應。我瞇上雙眼,好讓噬人的燈光不要直接攻擊我的眼睛。幾個比我稍晚進來,還要去複診的婦女們,在我背後也嫌說在這醫院大廳擺上躺椅,躺一個下午還可能會被晒出一身漂亮的古銅色。我倒覺得這很像某個漫畫中的瘋狂科學實驗室,但是我並沒有說出來。

     我在我模糊的視線中,首先感覺到大廳非常寬敞,我猜挑高少說有五層樓。門口右邊是櫃檯跟電梯,中間有一些提供客人休息的沙發,左邊則是一個廣大且明亮的空間,有幾個通向其他大樓的走廊,左邊靠近門口的角落還有一座通向二樓的電扶梯,嗡嗡地運轉著。

     大廳牆壁上掛滿了名畫複製品,地板是鋪了讓人心安定的葉綠色地毯,上面有幾個體力用不完的小朋友,互相追逐嬉鬧,還似乎想把一生的力氣全部用在嘴巴上,互相發瘋似地尖叫著,幾個媽媽則是在一旁跟著,想制止自己的小孩,神情尷尬無比。

      我站在大廳中央盲目地環視,漸漸適應了大廳裡面的光線。我首先看到大廳角落有幾步載重四千公斤的貨運電梯,幾個推著推著輪椅的幫傭正在那裏用家鄉話聊是非,而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們不是睡得正香甜,就是呆呆地望著前方,神態陰鬱而失落,但是他們都正在等電梯要上樓。我匆匆地把蓋住視線的頭髮撥到一旁,四處走動尋找護士。

      但是我視線中護士都手忙腳亂地忙東忙西,一方面要因應這幾天古怪天氣造成的小流行感冒,一方面要接待那些剛近來的客人,指導他們如何填寫病歷卡。有一位看似是吃壞了肚子的小男孩,坐在大廳靠大門旁外側等待區的沙發上哭鬧著,旁邊一位貌美的女士,應該是男孩的媽媽,正嘗試想要安撫兒子,一手放在兒子的肚子上,邊用一些童言童語想哄兒子入睡,但是我看那媽媽也快累壞了,說了兩三個句子就夾雜著一個喝欠,像是隨時準備報銷的二手中古車。若非她倦意如此濃重,她應該仍能發揮濃濃母愛。




={6}=


      「先生,您最近有服用阿斯匹靈嗎?」一位面有難色的護士蹲在地上,跟一位坐在沙發上的老先生交談,語氣雖然聽起來很柔弱但是不失自信。老先生看似年事已高,回答護士的時候還不斷抖著雙手。「我...沒…...沒...有...」老先生如此回覆,眼神呆滯地看著前方。我逐漸靠近他們的所在地,打算問(她正在等著妳)護士我應該去哪一間病房。

      老先生正坐著的沙發旁邊有兩台BADIA飲料販賣機,水藍色與紫色花紋的外殼看起來非常顯眼,其中一台販賣機的側邊還印著一道無恥的謊言:全阿斯嘉城最好喝的飲料。兩台販賣機都正販售著冰涼的飲品,冷卻機在後方強力運作著,發出低沈與持久的運轉聲。

      「哎。您不可以這樣啊,藥是需要按時服用的。藥不像是棉花糖,想吃的時候才塞幾口。您必須按時服用。」護士的語氣依然充滿溫柔與高度自信,但是我漸漸可以聽到逐漸浮起的焦急與不滿,像是隨時準備衝出海平面的潛水艇:「......好不好,爸爸?記得......」

      「啊,請問您.....」可能是護士從眼角餘光看到我接近她的影子,她於是轉頭,看到我臉上欲言又止的表情。「請問您是這位老先生的家屬嗎?」她輕聲地問,語調非常甜膩,像是沾滿蜂蜜的草莓巧克力。

      我調整一下呼吸,把原本插在褲腰袋裡的雙手掏出來,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理性:「我不是。」然後幾乎是緊緊接上「是」的屁股,我說:「但是我想說......呃。」。兩台販賣機就在我的左手邊,再旁邊是一群青少年,好像特別在今天約好一起讓膝蓋受傷。他們冒險在暴雨天中溜滑板,結果集體跌得狗吃屎。他們正走向大廳左邊的關節診療中心,依然互相嬉笑打鬧。

      「我有朋友在這......」我欲言又止,喉嚨深處有幾個伺機而動的字句。我有點緊張的四下張望,由於大廳的室內設計會讓音波迅速的反彈,遠處的櫃檯角落很有可能會聽到我在說話,也極有可能所有人都聽的到我說話的內容。但是霎時間,我居然忘了朋友的名字。



      「噢,不好意思,可以請您稍等一下嗎?」她對我說,然後把頭轉向那位老先生。此時老先生正呆在沙發上,雙腿打得非常開,胯下看起來有些濕意,讓我想到他可能忘了媽媽曾經教過他上小號時要脫褲褲。他的白髮有點長,掛在皮膚看起來很粗糙的脖子上,猶如連衣帽。「麥莉,你可不可以來幫我照顧一下這位老先生?他今天......或許這幾個禮拜......都忘了吃阿斯匹靈,我可不想讓他的兒女看到自己的老爸的情況愈變愈遭。」她停了一下,然後繼續對麥莉說:「呃,如果有之前有記錄他的親人的電話,順便告訴他們目前的情況。」

      麥莉這時候正忙著處理一位被棒棒糖噎倒小妹妹。兩位醫生直接在大廳進行緊急人工催吐,麥莉則是站在旁邊安撫小妹妹的情緒,與一旁嚇壞了的爸爸。「唉,凱瑟妳沒看我正在忙嗎?」麥莉轉過頭來,用撲克臉瞪著凱瑟,嘴邊迅速把這句話擠出來,整句話聽起來幾乎是連成一個單字。旁邊的冷飲機這時候也發出一聲怪異的引擎運轉聲,彷彿也在跟著抗議。


      原本今天是小妹妹的骨折痊癒日,爸爸送給他一隻棒棒糖當做小禮物,結果馬上就在大廳上演了一場鬧劇。小妹妹的表情看起來既吃驚又慌亂,水漾大眼掛著兩條眼淚,張大嘴巴迫切希望能把棒棒糖吐出來。

      「我這裡有客人要找朋友,我先趕快幫她,之後我可以再去幫你安撫小妹妹跟爸爸。」凱瑟輕鬆地說,或許根本沒經過大腦。稍後她便起身朝我在的方向走過來。

      我前後想了幾遍,凱瑟的話聽起來雖然別有一番道理。但是實際上,我認為凱瑟應該要先去輔助那兩位醫生,找朋友的是並不是著急的跟趕火車一樣,至少我感覺沒有那麼急。但是......「真的嗎?護士都應該知道辦事情都有輕重緩急,一般人也都知道,找我的朋友有急到跟急救小妹妹一樣嗎?她可能只是不願蹚渾水,不想把情況愈搞愈遭,但是我覺得應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簡單。」我心中努力地想著,所有的思維在腦中又牽出數萬條絲線,全部打結在一起。



     「呃,我並沒有說急到那種程度......」



      「好啦,我等會就去。把那老先生的病例單放在旁邊的櫃子上。」麥莉心不在焉地盯著凱瑟說,表情看似平淡地古怪,但是我知道她急的要命。麥莉說完話後就趕緊轉過頭去安撫呼吸困難的小妹妹:「妹妹乖哦,不要亂動哦......」

      「感謝!」凱瑟說,也不在乎麥莉有沒有回應。她帶著一副粗框的大尺寸眼鏡,讓她顯得很有學院氣質。她轉過頭跟面對著我,抱歉地說:「啊,真不好意思,最近的天氣太怪了,暴雨又出大太陽的,就像是天使和惡魔正在雲層上開睡衣派對一樣混亂,所以好多人都生病,很多老人也風濕病發作,特別是今天......」。

      醫院的大廳偶而傳來孩子的吵鬧聲,但是明顯比剛才寧靜上許多,且每隔大約兩分鐘,就會有一道男性低沈的廣播聲環繞在這大空間。

      她伸出一隻手,抽起夾在左胸上口袋的鋼珠筆,然後非常流暢地在老先生的病例卡中寫下一些需要讓麥莉知道的資訊,然後幾乎是一連貫的動作,她寫完馬上轉身,把病歷卡與筆放到靠近沙發區的小檯子上,發出清脆的「啪」。這動作雖然看起來輕鬆自然,但是我真的覺得凱瑟是需要好好睏一會兒,因為我已經明顯看到她的臉上寫滿了疲倦。

      「從早上六點工作到現在,真的有夠忙,感覺上幾乎全市的人都擠進這個大廳。」這時候醫院突然打開了大廳中其中幾盞日光燈,其中一道光線不偏不倚地打中老先生的臉,臉上的皺紋被我們看得一清二楚,老先生彷彿瞬間又老了十五歲。

      「噢,這個......我其實只是想知道我朋友在哪裡…...朋友在電話裡沒跟我說。呃,我另一個朋友。」我邊說邊忘著不遠處那可憐的小妹妹,原本應該是歡喜之日突然轉身成為災難之日。

      「對,我知道這很奇怪,但是......」我吞吞吐吐地說:「我只知道我接了朋友的電話之後,朋友說她的身體很不舒服,還說什麼也許今天是我最後的機會見到她,然後......然後我就擔心了。很緊張.......妳知道,整個早上。」

     凱瑟專注地看著我,眼鏡的鏡片反射出光線。「您在醫院的朋友叫做什麼名字呢?」她詢問著。然後幾乎眼皮都沒眨,話鋒立即向下切:「我可以從資料庫裡調出資料,也可以順便知道病人目前的狀況。」凱瑟的語氣還是很甜,但聽久了感覺很膩,像是萬聖節的小孩在回家的途中吃太多藍莓軟糖吃到吐。


      「我......她......」

      我不由自主地看向地板,鮮綠色的地毯映入眼簾,又是一些奇異的畫面閃進我的腦海中。





      (她站在崖邊,注視著西下的太陽,海風把她的裙子吹的啪噠作響。她的頭髮隨風飄呀飄,彷彿自由之身,滑翔在星海之下,翠綠之上)

      凱瑟的雙眼睜得大大的,全神貫注地盯著我似動非動的嘴唇,似乎想讀唇語。

      (她像是微風女神,沒錯,微…...風女神。眾神會想要約會的對象…...)





      (妳啊,想像力太豐富囉,猶莎。)





      我馬上辨認出這個獨特的嗓音,於是開始喃喃自語:「凡妮。」




={7}=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凱瑟一聽到這個名字,原本充滿光彩的臉蛋霎時間變得暗沉,臉部肌肉微微抽動著。她迅速地轉身,不算短的頭髮在空中擺了一個迴旋。她把身體靠向沙發旁邊的小櫃子上旁,豐滿的雙乳應聲擠在身體跟櫃檯之間。幸好那個小櫃子是倚靠在柱子旁的,否則我猜一定會直接垮下來。

      小櫃子是用碎木屑壓制而成,表面塗滿了白色的油漆,高度我猜想比一般學生書桌還要再高出兩個橡皮擦。上面陳列著紙堆,幾支原子筆,還有一台只供醫院員工使用的電腦,內建獨特的作業系統。電腦看起來已經步入高齡,風扇聲不亞於冷飲機的引擎運轉聲。

      凱瑟站在櫃子前方,死盯著電腦螢幕,右手握著滑鼠在畫面上左點右點。「凡妮,凡妮,凡妮......」凱瑟用著一種幾乎沒有情緒的音調反覆說著凡妮的名字,視窗開啟的畫面反射到她的眼鏡上。

      我腦中突然有個一閃即逝的疑問,同時也是個解答:為什麼我一直有種我必須要到醫院,然後必定要見到凡妮的感覺?或許,我想,或許真的神感知到了未來,刻意安排這暴雨天的瘋狂旅程。看看凱瑟那不找出凡妮的病例逝不罷休的眼神。神要我在凡妮發生什麼大事之前,一定要讓我親眼看到她。但我不曉得是什麼大事,我壓根不知道我自己到底來這裡是為了什麼,要我拿著麥克風在眾人面前說,凡妮她只不是個白.......痴........................




      我突然打了一身寒顫,從腳趾頭延伸到頭頂,兩腳蹣跚起來,頭髮似乎全部都樹立在頭皮上。我甚至可以依稀感覺到,雖然我很不想說

(白痴?)

出來。心中有個蠢蠢欲動,潛伏六年的驚慌鼠,正在開始肯咬圈住牠的籠子。




      「…...」凱瑟點出最後一個視窗,整個人像是靈魂出竅一樣直立在那裡。我奮力地抬起右腳,然後向前跨了一小步,便看到了那有兩處被砸裂的電腦銀幕上,閃著凡妮的個人資料。還有一張她的大頭相片,無論做任何醫療檢查或是要掛號,醫生都需要與真人核對的大頭相片。

      凡妮有雙水漾藍眼,天然的金色頭髮與她的臉蛋搭配得天衣無縫,我記得小時候我看到凡妮走在街上的時候,都會躲到她的後面,不禁嫉妒一下她那模特兒般的外貌。她在相片裡的笑容,看起來好自然,好純樸,像是作畫之前的全白素描紙。

      凱瑟轉過頭來面向我,花了好大的力氣結果才小小微笑了一下,而那道微笑,是我認為在所有與我相處過的女人身上見過最詭異的笑容。頭頂上的聚光燈把她的臉頰漂白成死屍般的慘白,塗上鮮紅色口紅的雙唇在燈光下顯得詭譎。她用那甜膩依然的語調對著我說:「凡妮現在就在三樓B區的750室。我們護士都稱三樓B區為祈禱病房。」


      「而,」凱瑟看似用盡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這些話擠出來:「而凡妮......她現在的病情是處於狂犬病末期。」


(待續)




續篇

喚醒與重生:體現化告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19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5 篇留言

創造
(蹭蹭)

09-22 23:48


[e7] 蘇卡撲蹭09-22 23:50
嗜風者
其實我是找不到其他點來建議XD
文筆挺穩定的。

凱瑟轉過頭來面相我。
相->向

09-23 17:59


嗯嗯了解![e7]09-23 18:01

評論部分我已經吸收進去了
所以先刪掉囉 OAO 謝謝你~~09-23 21:57
装甲の究極紳士
看到突然想起一年前同學寫的短文XDD
場景也是醫院呢

09-23 22:25


OWO!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2965290f59c3ed1bc7e429252fd1cbde.GIF09-23 22:44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09-24 18:14


WOW 感謝你! @W@09-24 18:27
搔手潮吹毒龍鑽汁
小說創作加油~

09-24 20:10


我會的!http://emos.plurk.com/eeb2b259e577cf97a0376efb0a05a242_w48_h48.gif09-24 2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喚醒與重... 後一篇:【RPG公會】{喚醒與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萬聖節短篇小說《萬眾狂歡》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681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