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長鴻原創小說】咪兔《黑之館 危險特務》精彩內容搶先看!

作者:長鴻9小編│2014-09-22 09:07:24│巴幣:0│人氣:1534
長鴻出版社今年正式將經營觸角延伸至擁有大量女性讀者的原創小說產業,網羅了眾多銷售成績耀眼的暢銷書作家,包含輕小說天后紅淵、甜蜜奇幻教主咪兔、妖怪團團長萬小迷老師等人。本月底也將正式發行第一本小說,是由咪兔老師所創作的《黑之館》,快來搶先看看精彩內容吧!!!

黑之館1危險特務 試閱文
  「報告紫王大人,並沒有發現……櫻族之女的蹤跡。」穿著墨綠色軍裝的男子,畢恭畢敬的向自家上司回報著目前狀況。
  「哦?又銷聲匿跡了嗎?」被稱為「紫王大人」的男子,抿唇一笑,而那雙充滿魔性的紫眸在乍看之下,就跟惡魔店長翼化時的眼色一模一樣。
  而眼前這位紫王大人,就是UPO組織裡的現任大頭領──本名奧雷特‧里歐。
  不同於身邊其他人的衣著,紫王的穿著讓人一眼就看出他那高貴的身分地位,一襲合身華麗的軍服,一頭整齊的藍色短髮,閃閃發亮的金框眼鏡是他的搶眼裝飾之一。出生於奧雷特王族的他,從小就接受了不同一般的高等教育,只為了將來能順利登上王位,成為奧雷特國王,治理焱之國,替黑羽魔族的族人們帶來更大的榮耀。
  這時紫王的貼身隨從之一──戴著奇特面具,遮住半張臉的紅眼白髮男,像是嗅到了什麼氣味,冷不防地開口:
  「我聞到了……櫻族之氣。」話一說完,白髮面具男便展開一雙艷紅的羽翼,朝著底下的森林飛去。
  「泉,好好跟著他……」看著白髮面具男離去的身影,紫王咧唇一笑,招手喚來另一名貼身隨從,挑了挑眉好奇的猜測著,「說不定,那片森林底下,還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驚人祕密呢……」
  「是,屬下遵命。」那位名為「泉」的黑髮男子恭敬的向著紫王點頭行禮,隨後展開黑色羽翼,追了上去。
  紫色瞳眸掃了掃四周,紫王沉思了一會,然後高聲向著在場的彩虹使者們宣布──
  「全員聽我令,暗殺部隊留下,其餘人先帶著『獵物』回組織本部監禁,待我回去之後再一一審判……」
  「遵命,紫王大人──」全體使者們同聲回應。
  「另外,大家辛苦了,回程的路上務必小心自身安全。」紫王面帶笑容,柔聲提醒,而這樣的作風,只不過是紫王拉攏人心的手段而已。
  不同於一般首領高傲狂妄的跋扈,他那溫文儒雅不帶一絲殺氣跟危險性的笑容,不僅成功收服了組織裡所有人的心,也讓在場的彩虹使者們願意聽他命令,為他赴湯蹈火。
  「多謝紫王大人的提點──」全體使者一一向紫王欠身行禮後便揚翼離開,留下的其他三名彩虹使者,便是剛剛被點名的暗殺部隊。
  「至於你們幾個……」紫王伸出手,輕輕點過出現在他眼前的那三名暗殺者的額頭,笑著向他們下達了休假指令,「在還沒接收到我的指令前,就先好好的享受一下這一趟難得的台灣之旅吧!」
  「……!!!」三名暗殺者的腦中同時浮現一樣的驚嘆號,但無條件聽從首領的指示是他們必須遵守的條規,不能過問也不能抗拒,這就是他們的命運。
  「哦,對了……」紫王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了一樣,臉上的笑痕更是加深了幾分,「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准擅自踏入黑館範圍一步。」
  既然難得來一趟地球,不如就藉機順便去拜訪一下,那一位久違不見的小表弟好了──
  只是他那個小表弟非常、非常討厭UPO組織的人,所以他才會要那些暗殺者不要出現在黑館附近,要不然他那總是酷著一張臉的小表弟,肯定又要冷眼瞪他瞪到死了吧?
  「恕屬下多言,保護您的安全也是我們暗殺部隊的任務之一,請您務必從我們三人之中挑選出一名,來維護您的安全……」提出建議的人,正是隊長尤特。
  尤特今年五十歲,從外表絕對看不出他的年紀,精壯的身材一點也不輸身旁的壯年人,同時他也是暗殺部隊的元老級人物。
  「哈哈哈,我說尤特老師,你這是人老犯胡塗了嗎?」紫王搖頭輕笑,紫色瞳眸像是掃到了什麼,然後伸手指向夜空的另一邊,回絕了尤特的提議,「我只要有『泉』跟『鷹』陪著就夠了……」
  順著紫王手指的方向望去,便會發現一黑一紅的兩抹身影朝著他們的方向飛了過來。
  「哦~看樣子,鷹似乎抓到了隻大獵物呢……」紫色瞳眸亮起一圈詭光,那微揚的語調透露出紫王滿滿的好奇心。
  確實,他是非常得好奇,那位經過細心調教出來的「鷹」,究竟能為他捕抓到什麼驚奇的獵物呢?
  同時紫王也對鷹充滿期待……
  畢竟,鷹可是這一次獵物計畫裡的重要獵人。
  「報告紫王大人,此人性命垂危,屬下是否該救?」揚著黑翼前來的泉,一個欠身,向紫王報告敵人的生命狀況。
  「哦~那,鷹覺得呢?眼前這隻獵物是否有救的價值?」紫王輕應了一聲,轉眸盯上戴著半罩面具的白髮男。
  「救,他的身上殘留著櫻族之氣。」名為「鷹」的白髮面具男,將擒來的獵物奉上紫王面前,冷冷的語調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
  「哦~?殘留著櫻族之氣是嗎?泉……」紫眸微瞇,紫王的語氣充滿懷疑,趁著鷹低頭回話的瞬間,向了一旁的泉,不笑的表情就像在質問著泉,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
  「報告紫王大人,經過初步觀察,此人應該是吸食了櫻族鬼姬的血液,才會造成體內翼能力的失控,而真正的致命傷是心臟的穿刺──」接收到紫王的眼神,泉點了點頭,像在回應他另一個問題的答案一樣,而這樣「眉來眼去」的暗號,也就只有他們兩人能懂。
  「既然如此,那他就沒有存活的價值了……」話落的瞬間,紫王揚手掐住了獵物的脖子,一個用力,骨頭的碎裂聲瞬間就劃破了寧靜的夜晚。
  解決完礙眼的東西,紫王這才又露出看似無害的笑容,揚聲問道:「怎麼辦,我好像不小心殺了你的獵物了呢?鷹……」
  「無所謂……」白髮面具男鬆手一放,閃閃發亮的血眸睨了獵物的屍體一眼,心臟卻在這時莫名的抽痛了一下,他又冷聲的補上一句:「反正不管怎樣,他最後還是得死,不是嗎?」
  「怎麼了,你在不高興嗎?」心思細膩,患有嚴重疑心病的紫王,打從鷹回來就發現他神情有些怪異,儘管鷹臉上的面具遮住了半張臉,但看透他人心思,對紫王而言就像呼吸一樣的自然又簡單。
  也因為這樣,紫王才會故意在鷹的面前,捏碎那獵物的脖子。
  一來是想要試探鷹的後續反應,二來是因為他心裡不高興。
  「櫻族之血」,是紫王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珍貴寶物,而這次他之所以會來訪地球,就是想要親手將「櫻族鬼姬」帶回去。
  「報告紫王大人,屬下並沒不高興,只是覺得有點可惜……」嗅到紫王的不悅,鷹趕緊行了一個欠身禮,表示出自己的忠誠。
  「哦~可惜些什麼?說來聽聽?」
  「如果救活了他,或許就能探出更多有關『櫻族鬼姬』的情報……」雖然鷹有點好奇稍早之前,那名獵物在他耳邊留下那一句話的真正用意,但看樣子似乎是沒機會了。
  「呵呵,搜集情報這種東西,就該私下進行……」紫王呵呵輕笑,拍了拍鷹的肩膀,自信又得意的神情,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一樣,「要不然,你我又怎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呢?」
  言下之意,紫王就是收到「情報員」的回報,得知「耶洛因」的出現,才會這麼突然的帶著軍隊來地球抓犯人。
  只不過,此任務的「頭號獵物」終究是搶在他們來臨時就先走一步,不知去向。
  「更何況,要獵捕櫻族鬼姬,有你一個就夠了,不是嗎?」紫色的眼眸對上了血紅色的雙眸,紫王帶著微笑大大誇了鷹一句話,只是聽在鷹的耳裡卻成了一股沉重的壓力。
  「能為紫王大人效勞,是屬下的榮幸。」鷹又一個欠身,向紫王行禮。
  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盡快完成自己的任務,找出櫻族鬼姬,然後獻給紫王大人。
第六章 遺忘的戀情,熟悉的氣息
  當段芙瀧再次醒過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超柔軟的床鋪上。
  這……是哪裡?
  黑色眼眸轉了轉四周,房間的擺設讓她找到了答案。
  這裡是黑館。
  突然,她的眼尾餘光好像掃到了一抹人影……
  黑色的髮絲,俊俏的臉龐,側著臉,閉著眼,趴在她的床邊睡著了,而那個人,正是惡魔店長。
  回想一下昨晚發生的事情,又一次望了望四周,看樣子自己是平安回來了。
  『難道是修先生在照顧我嗎?』
  段芙瀧收回目光,內心冒出了一句疑問,轉向了惡魔店長──『修先生看起來好像很累……』
  明明是在睡覺,但惡魔店長的表情卻一點也沒放鬆,皺著眉頭不知道是夢見了什麼不開心的事?
  段芙瀧悄悄的舉起手,緩緩的朝惡魔店長的臉龐前進,柔柔的撫過他的額頭,順著眉眼滑落到他的左頰,不知道是手勢太順,還是那唇形太性感,不小心誘惑了段芙瀧的心,迷魅了她的眼,讓她情不自禁伸長手指,輕輕的爬上惡魔店長的下唇。
  當她的手指碰上他唇瓣的瞬間,段芙瀧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彷彿還在眷戀著他的吻一樣……
  而掉進回憶裡的段芙瀧,就這麼摸著惡魔店長的唇,回味著那一晚兩人甜蜜又激烈的熱吻,一點也沒發現那雙幽藍色的眼眸早已緩緩睜開,且還凝著她不放。
  「妳醒了……?」惡魔店長勾了一下唇角,沒有任何起身的動作,就這麼側著頭,對著段芙瀧微微一笑。
  聽見惡魔店長的聲音,嚇了一跳的段芙瀧,急忙抽回自己的手。
  「……!!」雙頰一熱,她趕緊撇過頭,避開惡魔店長的直視,閉緊雙眸的她似乎打算裝睡,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只是老天爺似乎不願幫她,還特賞了個「現世報」給她嚐。
  「唔!好痛……」動作粗魯的後果,就是惹來一身疼痛,看樣子段芙瀧似乎沒發現,自己是處於「重傷臥床」的狀態。
  「瀧兒,妳還好嗎?」一聽見段芙瀧喊痛,惡魔店長的心都揪起來了,他站起身,一臉擔心的往床頭湊去,寬大的手掌輕輕撫過那緊皺眉頭的小臉,眼神閃過一絲憐惜。
  「唔……沒、沒事……」才怪,痛死了!
  段芙瀧忍著淚,搖搖頭,低頭看見胸前裹上的繃帶滲出一朵朵血花,看樣子是傷口裂開了。
  一股香甜的血氣,竄進了惡魔店長的鼻腔,藍眸一縮,他拉下目光,盯上了段芙瀧的胸口,內心泛起一股騷動,喉嚨頓時乾渴了起來──
  擁有二分之一赤羽鬼族血統的惡魔店長,對於血液一樣有著渴望,只是他一直隱忍著這份欲望,在還沒遇見段芙瀧之前,他的自我控制可說是相當完美,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碰見段芙瀧之後,他就對她的血液有很感覺,原本還以為只是純人類的血氣比較特殊,但後來在發現段芙瀧就是「櫻族鬼姬」的時候,他才恍然大悟……
  「櫻族之血」對於鬼族們來說,無非就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只是……
  惡魔店長不想在她的面前展露出尖牙,或者該說,他害怕自己會失控,更害怕會因此嚇到她,甚至不小心傷害到她──
  「妳先躺好別亂動,我這就去找阿銀過來……」強忍住身體傳來的異常反應,惡魔店長拉起被單,蓋住段芙瀧的胸口,似乎想藉此來壓住血液的氣味。
  一個轉身,惡魔店長本想快點離開這充滿危險誘惑的地方,殊不知,段芙瀧卻在這個時候伸手拉住了他──
  「等……別走……」這是段芙瀧第二次伸手拉住惡魔店長求他別離開,不同於第一次的幫忙請求,這一次她是發自內心的乞求他別離開自己的身邊。
  「……留下來陪我……好嗎?」比起害羞,她更害怕惡魔店長的離去。
  雖然段芙瀧的腦袋已經不記得曾經喜歡過惡魔店長的事情,但她的身體卻是出乎意料的眷戀著惡魔店長的氣息、他的吻以及他的懷抱。
  也因為失去記憶的關係,段芙瀧似乎忘記了惡魔店長的內心早已住了另一個女人的事情,更忘記了那個女人的雙胞胎妹妹就住在黑館裡呢!
  看樣子洗去記憶這點也不全然都是壞事,至少能讓段芙瀧更坦承的去面對自己的愛情,勇敢去抓住自己渴望的溫暖,那就夠了──
  「……!!」惡魔店長愣了一下,想離開卻捨不得走,想留下卻又怕自己失控,最後在見到段芙瀧那雙淚眼汪汪的瞳眸時,他抿唇一笑,低頭在段芙瀧的額頭上留下輕輕一吻。
  「嗯,我陪妳……」不得不說,自從段芙瀧的身體得到「櫻族之力」後,她似乎變得更有女人味了,雖然還是一樣傻里傻氣,偶爾也有粗魯的舉動,但整體上看來她的身材似乎比起過去更有看頭且臉蛋五官也細緻許多……
  難怪過去的三個月裡,惡魔店長總是在暗中觀察時發現到一群雄性蒼蠅(!?)圍繞在段芙瀧的身旁,原來是因為她在不知不覺中變漂亮了!
  「那……你能不能陪我躺一下?因為我……有點冷……」段芙瀧掀起被單,丟出令惡魔店長倒抽一口氣的大膽邀請,但其實她本人真的只是單純想要找個人來暖被子而已,嗯,應該吧(!?)……
  好吧,其實段芙瀧早已很自然的把惡魔店長當成自己的男人去看待,不為什麼,就靠鬼姬的單方面說詞以及惡魔店長回應的甜蜜熱吻,所以就算現在她與惡魔店長躺在同一張床、蓋著同一張棉被,似乎也挺合理的,不是嗎?
  「妳確定……?」惡魔店長握緊了拳頭,似乎在強忍著什麼衝動(!?),幽藍色的眼眸竄出一絲慾火,飄揚的語調讓段芙瀧意識到自己又不經大腦的亂說話了──
  說到底,段芙瀧還是個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對於男女情愛這回事,她還處於有待加強的階段,但對於曖昧又大膽的挑逗邀請,她倒是出乎意料的厲害呢!
  「那、那個……你別誤會……我、我只是……很冷……希望你能抱抱我……給我一些溫暖而已……」段芙瀧害羞的拉起被單蓋住自己的頭,她著急的想解釋卻愈說愈引人誤會。
  「什麼抱抱我,給我溫暖啊……」這類的話,一旦出現在男女的對話中,就很明顯是在邀請對方上床,市面上的小說、漫畫甚至當紅的偶像劇,男女主角們的台詞都是這樣來暗示對方的,不是嗎?
  「嗯哼……」惡魔店長輕應了一聲,然後扯下段芙瀧的被單,爬上了床,以不弄痛她傷口為優先考量,輕輕靠近她的身旁。
  比起一般男人來說,惡魔店長算是不愛女色的那一類人,但如果對方是他喜歡的女人,那麼行為表現上稍微色一點、主動一點似乎也很正常喔。
  「啊!你、你……怎麼上來了……」感受到惡魔店長身上傳來的溫度,段芙瀧又羞又驚,僵硬了身子不敢亂動。
  「嗯?妳不是要我幫妳取暖嗎?」惡魔店長側著身,躺在段芙瀧的左側,他伸出手,越過段芙瀧的肚子,手臂一縮,緊緊攬住了她的腰,緩緩得將她的身子掃進自己的懷裡。
  「妳的手腳怎會這麼冰冷……?」話說吃過了才知道滋味,而惡魔店長則是摸過了才知道,原來段芙瀧的手腳這麼的冰冷,這也難怪她會喊冷了──
  咦,等等……
  難道惡魔店長是當真把段芙瀧那「給我抱抱、幫我取暖」的話題,給當作上床邀請了嗎!?
  「我…我……天生就…容易手腳冰冷……」不知道是太冷還是太緊張,段芙瀧的身體顫抖不已。
  「……妳很難受嗎?」看著段芙瀧頻頻發抖,惡魔店長卻在這時候鬆了手,被子都還沒烘暖他卻準備起身離開,「我還是去找阿銀過來好了……」
  不得不說,阿銀還真是個萬能小幫手,能攻能守還會醫療咒術,長得又帥又會哄女人開心,不過好險段芙瀧似乎對阿銀沒什麼特別意思,要不然惡魔店長真的該好好擔心一下了!
  「不,別離開我……」感覺到惡魔店長的抽身,段芙瀧搖了搖頭,緊咬著唇瓣像是在猶豫什麼,「能否就像剛剛那樣抱著我,陪我聊聊天……」
  「嗯。」拒絕不了段芙瀧得請求,惡魔店長只好又乖乖得躺回床上,拉好被單緊緊包住她的身體,又一次伸出手攬著她的腰,當起她專屬的暖床工具。
  果然,多了一個人「暖床」就是不一樣,段芙瀧的身體開始慢慢溫熱了起來,但光是這樣抱著不說話的躺在床上,似乎也有點太尷尬了,於是段芙瀧決定打破這尷尬的氣氛,突然,她的腦海裡閃過另一個男人的面孔──
  「啊!對了……阿猛哥呢?他在哪?他有沒有受傷?」想起昨晚段猛渾身是傷,倒落在敵人手中的慘樣時,段芙瀧的心頓時揪痛了起來。
  「妳別擔心,他沒事……」惡魔店長低聲安撫,就怕段芙瀧又一個激動過度會扯動傷口,「而他身上所受的傷也已經讓阿銀醫治好了……」
  「不行、我還是不放心,我要去看看阿猛哥……」段芙瀧知道阿銀的治癒能力很強,畢竟那一晚自己就親身體驗過,只是她還是想親眼看看段猛的身體狀況,這樣她也比較能安心。
  「別亂動!妳身上有傷,不能下床……」靠著他那高大的身體優勢,惡魔店長稍稍用力的抱住她,段芙瀧便像隻小蟲子似的,怎麼也鑽不出他的手掌心。
  「拜託,求求你,讓我去看看阿猛哥……」段芙瀧放棄掙扎,或許該說她現在根本就沒有體力可以掙扎,在動彈不得的情況下,她啟動了「淚眼汪汪」的可憐招式,活像隻可憐的小兔子似的直盯著惡魔店長不放。
  怎麼,才三個月不見,這小女人怎麼愈來愈懂得撒嬌、裝可愛了!?
  但看見她這麼關心別的男人,惡魔店長就感到一股莫名的不爽,看樣子他得快點讓那一位叫什麼「阿猛哥」的離開黑館才行!
  「妳……!!」差那麼一點他就心軟了,惡魔店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雙臂一圈,又一次緊緊的將段芙瀧抱進自己懷裡,「乖,聽話~等他醒了,我再讓他過來看妳,好嗎……?」
  「嗯。」段芙瀧窩進了溫暖的胸膛裡,感受著惡魔店長體溫還有心跳聲,內心雖然擔憂著段猛哥,但她相信惡魔店長不會騙他,所以她願意乖乖聽話,好好的在床上靜養,然後等著段猛哥來看自己。
  只是「段猛哥」的話題才剛結束,段芙瀧卻像打開了話匣子似的停不下來,一古腦的拼命發問──
  「嗯~那個啊……我有些疑問?」
  「嗯哼~什麼疑問?」惡魔店長閉著眸,沒想到這小女人的身體這麼軟,就連患有嚴重潔癖症的他,都忍不住想多抱一會兒了。
  「我們交往多久了呢?過程中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回憶嗎?還有是誰先告白的呢?」段芙瀧用著「我是你女朋友」的口氣,說出自己內心最好奇的問題,老實說她也有點懷疑,因為她實在想不透自己有哪些迷人的地方,能夠吸引到惡魔店長的注意?
  畢竟他實在是太完美了,根本就是小說世界裡才會出現的「高富帥」總裁級男主角嘛~
  「還有還有,你為什麼會喜歡我?」這問題想必可以列入「女友十大疑惑之一」的前三名,也應該有很多男性朋友們都面臨過回答這問題的困擾。
  好奇歸好奇,但像這樣一口氣連丟四個問題,會不會有點太超過?
  「嗯……」惡魔店長遲疑了一下,心想哪來的交往過程?!
  想當初好不容易將她從「耶洛因」那救回來黑館,接著兩人才互相坦承愛意沒多久,下一刻段芙瀧就搖身一變成「鬼姬」,然後跟那該死的白髮男跑了……
  回想起自己與段芙瀧的「交往過程」,惡魔店長只能用抽動眉角來哀嘆自己的辛勞,但也沒辦法,誰叫他愛上了這麼麻煩的小女人呢!
  「嗯~?該不會……」段芙瀧轉過頭,一臉懷疑的看著惡魔店長,「你也忘記了吧?」
  「我沒忘……」惡魔店長搖了搖頭,因為那根本是想忘也忘不了。
  看見那雙圓潤的黑眸透出失望的神情,惡魔店長只好勉為其難的訴說起那一段,既勞身又傷心且累死人不償命的「交往過程」給她聽聽──
  而段芙瀧卻怎麼也沒想到,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的誤會!!?
  「你、你的意思是……我們根本還沒正式交往過!?」段芙瀧瞪大雙眼、不敢置信,而她那驚訝的程度彷彿就像一對結了婚的夫婦,老婆在錯愕著老公既然愕老公竟然沒開口跟她求婚一樣。
  「嗯……」惡魔店長點了點頭,事實上就是如此。
  「我的媽呀~怎會這樣!那、那為什麼鬼姬會說你是我的男人……」段芙瀧雙頰又一次炸紅了起來,身體下意識的避開了惡魔店長,與他保持著一段微小的距離,「對、對不起……都怪我沒搞清楚,還誤會了你我的關係……」
  天呀,這真是羞死人了~~!!
  段芙瀧此刻真想昏過去,然後進入夢裡還是什麼潛意識裡的,好去找鬼姬理論一番。
  哎呀~~都是鬼姬的錯啦!
  都怪鬼姬說什麼惡魔店長是她的男人,害得她也跟著理所當然的把惡魔店長當作自己的男人看待了,誰知道這一切根本就只是段芙瀧想太美而已!!
  嗚嗚嗚,怎麼辦,這下惡魔店長會不會覺得她這個女人太過隨便?
  這時段芙瀧又想起自己剛剛提出的暖床邀約,而那溫熱的胸膛此刻就這麼親熱地貼在她的身旁,十足曖昧的側身擁抱,再加上那一隻強勁有力的手臂就這麼環繞在她的腰上。
  如果惡魔店長是她的男人,那麼這一切就是理所當然。
  但問題是……
  人家惡魔店長根本就還不是她的男人啊──!!
  這時,感受到段芙瀧刻意迴避的移身動作,惡魔店長皺了一下眉頭,移動了身體緊追著貼過去,從腰際上抽離的手,緩移到段芙瀧的臉上──
  「妳並沒有誤會什麼,我只是來不及問妳……」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段芙瀧的側臉,幽藍色的眼眸緊凝著那雙害羞又不知所措的黑眸,唇角微勾,惡魔店長深情款款的向段芙瀧丟出了愛的大告白──
  「妳願意成為我的女人嗎?」
  由此可見,經過這些日子來的折磨,惡魔店長的戀愛學分似乎成長了不少。
  要是按照他之前那「戀愛遲緩兒」的進度來追段芙瀧,想必段芙瀧早已經成為別人的老婆,又或者是好幾個小孩子的媽了吧?
  「咦………?」驚喜之中滿滿感動,一股熱淚在段芙瀧的眼眶裡打轉。
  「嗯~?」惡魔店長微笑,輕應了一聲,像似在催促著段芙瀧回答問題。
  「我、我當然願意……」她點了點頭,不管胸口的傷是否會痛,一個轉身,撞進了惡魔店長的懷抱裡,感受他的體溫、聆聽他的心跳還有享受他的親吻。
  說到底……
  段芙瀧內心裡最想聽且最等待的就是這句話。
  
更多內容,就在咪兔新書《黑之館》1當中!


更多消息
長鴻新漫網-http://www.egmanga.com.tw
長鴻小說往-http://www.egmanga.com.tw/fiction/
長鴻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egmanga
長鴻。囝仔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egyoung25
長鴻噗浪-http://www.plurk.com/egmanga06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12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咪兔|黑之館|紅淵|萬小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gmanga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鴻出版社】2014/... 後一篇:耽美向-目眩神迷的愛情亮...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人生
自我厭惡會持續多久,我想我個人而言沒有答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