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達人專欄] 【飛鳥】翠思之道《六》

作者:飛鳥│2014-09-21 21:20:59│贊助:48│人氣:826




  「很多時候,翡翠……我會覺得現實並不如大家想的那麼簡單。」

  「我一定要揭發其中的蹊蹺,等著瞧吧。」

  在拋下這句話後,山崎政宗便失蹤了。

  這一離開就是數月的消逝。

  在這幾個月間翡翠再也沒有見過他蒞臨湖畔的身影,翡翠一度懷疑他死了。直到某天,殞鐵十字教團與阿斯嘉特正式撕破臉的消息傳開,翡翠才打消了這個想法……那是由於『詛咒之源』爭奪所引起的合作破裂。

  阿斯嘉特堅稱詛咒之源內的聖物為己方所產,而教團卻視若無睹的占有,這讓阿斯嘉特不得不對其做肅清。在經過數日的計畫後,阿斯嘉特設下了精密的包圍網,然而最後還是被殞鐵十字在重重包圍中殺出一條血路,成功帶著詛咒之源逃離阿斯嘉特城。

  這個事件讓殞鐵十字瞬間躍升為阿斯嘉特最大的敵人,雖然曾攜手合作擊潰黑暗生物,也在兩軍的壓境下粉碎了黑暗生物首領『黑王子』的野心。只可惜,那些畢竟只是從前了……如今它們僅剩下完全的敵對意識。

  「那、那個……請問裡面有位政宗先生……」

  「妳問殞鐵的總參謀長山崎政宗嗎?那傢伙從一開始就不見蹤影了。」

  「……咦咦!政宗是總參謀長的嗎?雖、雖然不太明白,但好厲害呢……」

  那天,她再度消耗自己的生命,離開神愛之湖來到阿斯嘉特探聽消息,再幾經詢問後她明白了所謂的『大天使』山崎政宗,幾乎可以算是殞鐵十字教團的核心人員之一,他總是代表組織發言、為組織提供方針,同時更是最棒的策士;而那樣的人在不為人知的反面則每日飽受著猜忌與暗算,在水深火熱之中匍匐前行……他尋找的或許只是一處避風港吧。

  或許是他提過名為『諾克圖娜』的愛人,也或許……

  他只有在翡翠面前才能卸下心防。

  是多麼可悲啊。

  那個外在自信而傲慢的人……其實永遠是空虛的瑟縮於角落,顫抖的畏懼著每一天。

  「……笨蛋政宗。」她暗自感嘆山崎政宗的處境。

  在打探之旅中,翡翠也聽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山崎政宗雖然是與教團一起逃離,卻在逃跑過程中忽然與之分道揚鑣,這完全是一個『叛變』的行為,翡翠雖然不明白,但也隱約明白……他因為忌諱教團內的某個人,所以選擇遠離。

  那個人或許就是政宗所述的操盤者——真正掌控世界局勢的人。

  因為那個人的存在,政宗選擇背叛自己視為親人的教團大家庭。

  而且教團成員絕對不會諒解他,不是嗎?

  「這樣……政宗不就等於與全世界為敵了嗎……?」

  好孤獨。

  山崎政宗是多麼孤獨的一個人啊。

  翡翠於心中暗自發誓,當她再次遇見政宗那刻,她要告訴他……他不是孤獨一人。

  於是她等待。她一直守在神愛之湖畔,也深信身為命定之子的他會再次出現。經過了無數的日月輪替,世間開始發生異相,最為明顯的就是太陽的消失……象徵溫暖與活力的太陽在某日就像被竊走般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夜晚與彌漫的紫色濃霧。

  就算如此,翡翠仍舊守在神愛之湖,而她也沒有做錯選擇,她等到了。

  等到那人出現的日子,也是在那無盡的紫夜中。

  『啪嚓!』寂靜湖畔邊竄起一絲靜電,下一秒空間便被猛然撕裂,一個扭曲的黑洞浮現半空,從其中掙扎滾落而出的……正是遍體鱗傷的山崎政宗。他在面部接觸到草地的瞬間痛喊出聲,而腹部被刺破的大洞也不停滲著濃稠鮮血。他傷的很重,意識卻還算清楚。

  這裡……不是阿斯嘉特?

  他環顧四周,對神愛之湖的環境感到熟悉又陌生,他是要求大天使把自己傳回城內的,所以他對這份誤差感到一絲訝異,但是……「咳啊!」從傷口傳來的劇痛迫使他停止思考,他掙扎的捏著青草爬行,目光混濁而呆滯,他失血過多了。

  慘了……會死。他想著,腦中憶起腹部大傷的製造者。

  『我想……給你們一個驚喜。』


  回憶起方才所經歷的一切,政宗不免作嘔。他終於找到了,找到了真正操弄世間局勢的黑幕,那人果然潛藏於自己的教團內……而且竟然還是偽裝成殞鐵十字教團主神『歐若拉』的身分!他以歐若拉的名義命令教團幫自己蒐集詛咒之源,也因此政宗才有機會抓到他的小辮子。

  然而,更多的意外讓政宗淪落至此。

  他用盡了一切的方法,他甚至拉下敵意與黑暗生物首領黑王子聯手,想將歐若拉體內的那人擊潰,卻沒想到對方的力量已然不是他們所能應付的!重創之餘政宗甚至得知了,自己曾經的妻子『茉莉』也是間接被那人害死的。

  新仇舊恨之下,政宗卻無能為力。

  他只能看著那名為『洛基』的魔神卸下偽裝,徹底的將自己的信心粉碎。

  黑王子被宰了,而自己狼狽的逃到此處。

  這真是太失敗了,混蛋。

  痛。

  「痛死了……這樣下去真的會掛掉啊,哈哈。」逞強的掛上微笑,政宗吃力的翻身仰躺,如今每個動作都讓他劇痛無比,所以他放棄了。他瞇眼望視高掛於空的弦月,與周邊那濃密的紫色霧氣,他累了。

  一直以來苟延殘喘,他真的累了。

  『反正早就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如此想著,他逐漸閉上了眼。

  「茉莉……抱歉,沒能拖那傢伙一起下地獄。」

  好不甘心,茉莉……
  
  「咦咦!沒、沒關係的哦!」本該是說給故人的遺言,卻在此刻得到了回應。

  …………!?

  政宗楞然的睜開眼,才看了對方一眼,就瞪大眼猛咳出聲,血水咕噥的從嘴角淌出,讓他完全無法言語:「唔呃呃呃……」滿口鮮血如一道小瀑布滾落,政宗幾乎在一瞬間暈了過去,那人的出現讓他像活見鬼一樣。

  茉莉……不,這是神愛之湖湖神翡翠。政宗在兩秒後才意識到這一點。

  那的確是翡翠,她苦守湖畔好一段日子,卻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再次相遇。方才她靜靜的跪坐湖畔邊吃著月餅,卻在下一瞬間空間扭曲,一個人毫無預警的摔落地面還滾了兩大圈,這讓她表情呈現『O_O』樣子的發愣,隨後還差點被月餅噎到而嗆咳。

  小跑步奔上前看,才發現是奄奄一息的政宗,嘴裡還在嘀咕些什麼,順勢只好回答了。

  兩人相視一瞬,翡翠便慌張的跪坐下身,開始檢查著政宗的傷口,腹部的傷口最為嚴重,似乎是被槍矛之類的銳器直接刺穿了:「唔嗯……山崎先生這是怎麼弄的呢,好嚴重……」的確,這是致命傷,政宗能撐這麼久只能說他意志力堅強吧?

  當然,政宗也深知這點,他完全是靠意念在支撐了,而且他也到了極限,只得將希望全放在翡翠身上:「哈……哈……」無法言語之下,他還是勉強掛上了咧嘴的笑容。因為他知道,翡翠.霜雨可是治癒之神,這點小傷她只要用點魔法就……

  「好、好的!那就動手術了哦!」翡翠為自己打氣般的一握拳,取出一把生魚片刀。

  那刀在夜色中閃著銳利的寒芒,瞬間讓政宗嚥了口唾沫。

  竟然是物理治療!?搞什麼鬼!而且那不是手術刀吧!

  「唔唔唔唔!!!」
  「很、很痛的嗎!別亂動唷,政——宗。」
  「唔唔唔唔唔唔!!!!!」
  「放心唷……很快就……」
  他想掙扎,卻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望著翡翠跨坐於自己的腰上,慢慢將手術刀降下。

  …………。

  ……。

  …。

  之後的事情他記不太得了,或許是他選擇性遺忘那手術過程中的『唰唰唰——噗哧!』聲音吧?當他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的傷口早已痊癒。並且放眼望去周遭木製牆板豎立,透過小窗他察覺窗外仍然是永遠的夜晚,這讓他確認自己沒有掛掉:「媽的,嚇死我了……」

  這裡大概是神愛之湖提供旅客住宿的塔樓吧。

  正當他如此想著,便有人緩緩踏步上樓。

  「咦咦!政宗醒了嗎?嚇死……?是、是做惡夢了嗎?」伴隨著喀吱、喀吱的踏木上樓足音,翡翠的小腦袋浮現於往樓下的階梯口,她端著一碗湯藥緩步走上,對甦醒的政宗綻放一個開朗的笑容。

  「是被你嚇的,我昏了多久?」政宗沒好氣的挑眉,那場『手術』夠他畏懼了。

  「三天唷。」抬起三根手指,翡翠腦袋微微偏表示。

  「真的假的,浪費太多時間了。」耳聞答案,政宗嘆口氣以單手掩面。透過窗外傳來的寧靜湖水聲,他的思緒也逐漸冷靜下來,在這三天前,他遇上太多事了,腦中被塞滿的僅是對手的強大——那個傢伙,洛基。

  「那、那個……政宗是遇上什麼事了呢?傷口很嚴重呢。」
  當然,政宗的神情翡翠拳看在眼裡,好奇之於,她也想知道是誰把政宗傷成這樣的。

  兩人無語,床頭櫃旁昏黃的燭火搖曳許久,他們都在等待著對方的開口。

  最後,政宗妥協了。

  「……啊啊。」無奈的低哼,政宗默然凝望翡翠的漂亮綠眸,隨後娓娓道來。

  在他消失的這段期間,他開始不停研究詛咒之源的歷史,最終他得知了所謂的詛咒之源其實正名應該為『加拉爾』,為阿斯嘉特初代城主所造物……然而有關的歷史卻甚少被記載,就像被人惡意抹消了般,他遇上了諸多困難。

  最後,他仍然尋獲蛛絲馬跡。在第七任城主在位期間,教團本國梵亞斯與阿斯嘉特有著密切的外交,而加拉爾也在那時傳入梵亞斯。在得知這個消息後,他立刻動身返回祖國,卻發現當時的加拉爾研究機構……竟然隱藏於伴隨他成長的孤兒院中。

  錯愕已不足形容他當時的心情,然而更令他愕然的事情還在後頭。

  他終於明白……茉莉的死,原因正是茉莉無意間找到了那隱藏的研究所。

  茉莉她……就這樣被滅口了,死的不明不白,就因為這點原因。

  他開始瘋狂的,如著魔般翻找研究所中的資料,最後他發現……當時簽訂『滅口計畫』的最高層,竟然就是梵亞斯信奉的主神『歐若拉』,也就是山崎政宗的最高上司。

  這個理解讓他誰也不相信了,他轉而開始調查歐若拉,才發現歐若拉或許也是受害者。在近幾年間,歐若拉的行為開始變的怪異,身為光明神的她竟然還會害怕神聖魔法……這件事成為政宗調查的突破口,最後他循線找出了一個名字。

  『洛基』——狡詐神。
  

  他取代了歐若拉的神格,暗中蒐集五枚加拉爾。

  「於是我挑戰他。」看著翡翠的雙目,政宗對洛基強大的敵意此刻顯現在他握緊床單的拳頭上,他咬牙切齒:「我偷了其中一個加拉爾,也就是我們曾進入過的『吞噬者浪潮』,我拿它當作籌碼,逼迫洛基面對我。」

  「嗚嗯……」身為旁聽者,翡翠的感受複雜,她知道茉莉對政宗的重要性,要政宗放下仇恨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政宗就背叛了教團?可、可是那位諾克圖娜小姐呢?她不是教團的……」雖然是政宗的愛人,但她也是教團的一份子,不是嗎?

  聽到這個問題,政宗難得露出了笑容,翡翠注意到,這是政宗思念那女孩特有的笑意:「她是個好女人,我的判逃行動受了她不少幫助。」可是這份笑意只顯漏了幾秒便蕩然無存,僅剩無奈迴盪:「但我卻辜負了她,我甚至與黑王子聯手也無法傷及洛基一根寒毛。」

  他還是對自己的失敗耿耿於懷,越是強大而有自信的人,對失敗的容忍力越低。

  「……那、那個!」翡翠怯怯的伸手想做些安慰,卻被政宗搶先打斷。

  因為,他可不會氣餒。

  「我總有一天要把洛基那張臭臉給揍成GMP食品安全標誌。」握緊拳頭,政宗朝憂慮的翡翠露出一個自信笑容,而翡翠聞言也掩嘴輕笑:「嘻嘻……那、那樣太怪了啦?唔嗯!揍成不二家娃娃的樣子會比較可愛呢!」



  笑容在兩人間綻開,翡翠保持呆然的微笑思考著,她想起之前自己的宣示。
  於是她決定要實行:「那、那個……政宗?」說著,她被緊張的情緒惹上一抹紅暈。

  「哈?」他疑惑。

  再次看了看政宗的臉,他依然是自信滿滿,但翡翠已經知道了……深埋於山崎政宗自信底下的,是一個無助又恐懼的男孩,他邊流淚邊在漆黑的夜裡尋找一個歸宿,一個親情的溫暖。

  「政、政宗也要躲避風頭的吧……在這裡住下好嗎?」
  邊說著,翡翠邊揚起善意的笑容,那是真誠而視他人為重要之人的熱情。

  「……妳說在神愛之湖嗎?但是為什麼……」面對那份熱情,他猶豫著是否該伸手拾取,在長期的冰冷深淵中,任何一絲熱度都會讓他覺得『燙』。他畏懼那份光芒,卻也嚮往著,所以他遲遲不能做出決定,直到那女孩纖細的小手搶先握上自己的手:「啊……」

  燙……不,好溫暖。

  「因為政宗不是一個人!」

  在這永不見天日的夜晚中,山崎政宗看到了溫暖的光。



快了……總算快到死亡回了。
這次感謝奈子和羊駝的圖。
與GMP與不二家的贊助。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07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翡翠|山崎政宗

留言共 7 篇留言

泥花病原體のVic.
「我總有一天要把洛基那張臭臉給揍成GMP食品安全標誌。」

09-21 21:25

飛鳥
︿_︿09-21 21:34
毒×林檎
小瑪麗也會學不二家那個表情嗎?!

09-21 21:28

飛鳥
那是她的常駐表情09-21 21:34
^^善逸可愛善逸^^
你這張翡翠咬仙人掌其實也是窩畫ㄉ

09-21 21:32

飛鳥
真的ㄛ 我還以為是奈子,等等改09-21 21:33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樞仔也要咬!!(搶翡翠的食物)

09-21 21:39

ĆÄŤ (ง ᐛ )ว
ㄈ鳥揍洛基都不揪團

09-21 22:18

虛無
感謝不安全食品認證標章贊助(?)

09-21 23:14

小洛
兩種合一吧?

09-22 00: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翠...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0879604我ㄉ妹妹
哥哥想你ㄌ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