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ール 折紙篇

作者:尽きぬ水瓶│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2014-09-21 18:25:01│巴幣:12│人氣:1317
 
 
 
非日常約會篇
 
 
 
1st day
 
 
 
士道處於學校的走廊上,想起了剛剛在體育課弄傷腳正想去保健室
 
雖然途中遇上了小珠老師令情況變得有些混亂,但還是想辦法令老師冷靜下來了
 
 
之後、小珠老師問士道知不知道鳶一同學的事
 
士道想了想,想起是坐在隔壁的鳶一折紙
 
由於身體欠佳的的關係,雖然有來學校但幾乎都是去保健室報到
 
由於小珠老師有其它事,所以便拜託士道去保健室的時候順便察看折紙的樣子
 
 
士道來到保健室後,卻看不見保健老師的身影,無可奈何之下正打算自行處理傷口時
 
 
「啊!」
 
 
正屏風的另一側突然走出一名女孩,雙方都被彼此嚇了一跳
 
看來眼前的女孩就是鳶一折紙了,士道詢問老師去哪裡時
 
折紙突然驚慌的逃走、但卻不小心跌倒在地上
 
 
 
 
 
 
而士道似乎也瞄到了裙子內的"堅固防壁"
 
 
「那、那個,妳沒事吧」
 
「不...別過來...」
 
「別說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啦.....」
 
「太接近的話,我會...害羞的」(這個折紙肯定是反轉貨)
 
「總之妳先冷靜下來,我不會做什麼的,妳可以自已起來嗎?」

「只是腳滑了一下...沒有問題」
「這樣啊、那就好,那就請妳快點起來吧,不然的話...那個...」
 
「那個...是指什麼?」
 
「那個...該說是這個姿勢的問題吧.....那邊一直面向我這邊會很糟糕的...」
 
「啊.....」
 
 
 
 
 
 
「你看見了...?」
 
「看見...不、我沒看見、沒看見!」
 
「真的?」
 
「真、真的啦,還是請妳快點起來吧,那個...妳是...鳶一折紙同學...對吧?」
 
「我的名字有寫在裙子裡面才對」
 
「有那種東西嗎!? 我剛才根本沒看見啊...」
 
「你果然看到了吧」
 
「啊...嗚...糟糕了.....」
 
「色狼...」
 
「嗚...! 對不起! 眼睛一不小心就瞄到了,妳那個姿勢不管怎麼樣都會映入眼簾吧!」
 
 
之後、在士道閉上雙眼的期間,折紙慢慢起身並整理了儀容
 
在得到折紙的允諾後,士道也張開眼睛
 
 
在重新自我介紹後,意外的、折紙竟然認識自已
 
感到奇怪的士道問折紙明明一直都在保健室裡頭是怎麼認識自已的
 
折紙回答是從這裡用望遠鏡觀察士道
 
雖然有些不能接受,但士道決定暫時不去追究
 
 
之後兩人之間同時沉默了一小段時間,突然折紙發了一些聲音
 
士道問折紙在說什麼,折紙回答這是嬌羞的表現、但立刻被吐糟
 
士道開始覺得這女孩有些古怪
 
而折紙這次卻問士道他的傷怎麼樣了,士道回答這點小傷舔一舔就好了
 
「要、要用舔的嗎.....?」
 
「嗯!? 不對不對! 剛才只是打個比方而已...」
 
「這樣、太好了」
 
「嗯、謝謝妳擔心我」
 
「吶、五河同學,為何你會知道我呢?」
 
「咦、為什麼知道.....」
 
「連我的名字也知道」
 
「啊、名字是我從老師那裡聽來的」
 
「這樣.....是、是老師...要你..來叫...我回...去...的..嗎...」
 
「妳的話斷斷續續的,我完全搞不懂妳在說什麼」
 
「對、對不起,我幾乎沒跟什麼人說過話...再加上緊張、沒辦法好好說出口」
 
「那麼不擅長嗎?」
 
「是的.....特別是對你...」
 
「嗯、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抱歉、我沒聽清楚」
 
「沒什麼、芝麻小事而已」
 
「是嗎...嘛、再稍微忍耐一下吧,順帶一提、我並不是專程被老師叫來的,
只是正好腳受傷而已」
 
「是...是這樣嗎?」
 
「是啊,所以我也不是來要妳回去的,我在這裡也待太久了...那麼、我先回去了」
 
「嗯...」
 
「嘛.....不能來教室、真是有點寂莫呢」
 
「寂莫..........? 為什麼?」
 
「....說的也是,我在那個班級裡過得很開心,
要是鳶一同學也能來的話一定也會很開心的、與其說是寂莫...不如說是遺憾吧」
 
「我....不擅長跟人說話.....應該不可能吧.....」
 
「不過現在不是像這樣在跟我說話嗎?」
 
「嗯...可是....」
 
「一定可以的,班上的大家也都是好人」
 
「不過...光是現在就感覺非常害羞了...就像心臟要爆發一樣,
這種生活要是每天都持續下去的話,我會受不了的」
 
「那.....這樣吧,我偶爾會來保健室這邊跟妳說話,這樣妳也能漸漸習慣吧」
 
「咦?」
 
「一直待在這裡,什麼也不會改變的不是嗎?」
 
「偶爾.......稍微的話.....」
 
「是嗎、太好了,那麼、下次見,我會找時間再來的」
 
「嗯,下次見.......」
 
 
 
 
 
回歸現實後,士道與折紙雙雙出現在教室、確認剛剛的場景
 
之後折紙說要去找東西便離開了
 
 
 

 
 
2nd day
 
 
 
士道於睡眠中慢慢醒過來,發現自已位在教室內
 
折紙就在一旁,說明士道從下午上課後就一直爆睡到現在
 
 
「說明白一點,那簡直就是跟豬沒兩樣的睡相」
 
「啊?」
 
 
這時,衣字三人娘將折紙叫了過去,留下座位上茫然的士道
 
 
士道想了也覺得剛才那完全是針對自已說的,
不過、鳶一折紙畢竟是一等一的優等生、會這樣也是當然
 
這麼想的士道決定去洗把臉後就回家
 
 
就在洗好臉後,走在走廊上的士道突然被人從背後頂住某樣東西、士道一看發現是折紙
 
 
折紙劈頭就問士道要去哪裡,士道回答自已打算回家
 
折紙說自已還有話沒說完,要士道就這樣慢慢的走回教室
 
士道回答要他回教室是可以,但從剛才開始頂在背上的那個到底是什麼,自已想弄清楚
 
然而折紙卻回答,要士道別知道會比較好、如果知道了、就算是士道也不能放著不管
 
接著又說雖然這玩意兒沒有殺傷力、但卻可以感受到跟死沒兩樣的痛苦
 
士道驚叫這根本跟拷問沒兩樣,折紙聽了發出不寒而慄的笑聲
 
但還是保證只要士道不抵抗就不會有事,士道問要是抵抗會怎麼樣
 
折紙輕輕的回答會感覺很"痛",另外、士道中二時期的"事蹟"也將全部放送出去
 
如果不想被這樣搞就得乖乖聽話
 
還有、為了表示敬意,從現在開始必須稱呼自已為"折紙大人"
 
 
就這樣、士道帶著十二分恐懼的情況下被折紙帶到了一間無人的教室
 
 
士道回答問折紙到底有什麼事,但立刻慘遭電擊,然後被折紙回嗆說給我明白自已的立場
 
士道只能連忙道歉,折紙接著才開始進入正題
 
 
今天從下午的課程開始,士道就一直處於爆睡狀態、還流著口水
 
這很明顯的是想到其他女人時會有的表情
 
竟然敢在夢中跟自已以外的女人卿卿我我
 
簡直是罪該萬死
 
 
士道立刻回說這也太誇張了,折紙則反問士道既然這樣、就說說你到底做了什麼夢
 
但士道根本就想不起剛才到底做了什麼夢
 
折紙又說想蒙混過去也沒用,只要測定腦波就知道士道到底是不是在想女人了
 
"腦波是要怎麼測啊!?"士道大喊
 
「安靜點、你已經無處可逃了,不過、若你願意下跪學豬叫的話,也不是不能原諒你」
 
「折、折紙...」
 
「敬意不足」
 
「折、折紙大人...」
 
「什麼事? 想解釋也沒用」
 
「解釋什麼的,說到底我根本不記得啊...」
 
 
「『鉛之天使在天空喊叫著...大人誰也不明白...自從那時候以來...,但是、我還是相信著愛』」
 
 
「嗚哇哇哇哇~~~~~~對、對不起對不起! 折紙大人、折紙大人請妳別再說了!!!」
 
「有想要說了嗎?」
 
「我真的不記得了啊,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你別再復唱那首歌就行了...」
 
「原來如此...心態還算可取,既然這樣就展示你的態度,明白嗎」
 
「咦、是的...那個...」
 
「不過是個下僕而已、頭竟然抬得比主人還高」
 
「主、主人...?」
 
「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下僕必須迅速的行動才對,
『太陽啊、將我燃燒殆盡吧』如果想聽下文的話又是另一回事了」
 
「真......真的非常對不起、折紙大人......」
 
 
 
 
 
 
「真讓人舒服,果然還是跪在地上最適合士道你」
 
「那...那真是.....感激不盡的言語」
 
「泥土味怎麼樣啊?」
 
「那個、這裡是教室的說.....」
 
「什麼?」
 
「不、沒什麼請別在意!」
 
「.....這樣、那就再給你一次機會,回答我、士道,你到底做了什麼夢?」
 
 
「與、與十香約會的夢...吧?」
 
「對你的老實應答我給予正面的評價」
 
「非、非常謝謝妳...」
 
「判決、死刑」說完的同時折紙的腳跟還打了一下士道的頭頂
 
「等...! 剛才的流向應該多少有減刑的余地才對吧!?」
 
「那就繼續問吧、跟夜刀神十香一起渡過了怎麼樣的約會?」
 
「那個...就跟平常一樣邊走邊吃吧...」
 
「判決、死刑」

「為什麼啊!?」
 
「上課時我明明也在你的旁邊、而你竟然是夢到與夜刀神十香一起快樂的享用美食,
連下僕該做的事也做不到的士道只能處以從社會上被抹殺的死罪」
 
「只是個夢而已啊! 請、請務必減刑!」
 
「無論如何都要的話.....」
 
「都要的話.....?」
 
 
 
 
 
 
「就把我現在要說的話重覆說一遍」
 
「是!」
 
「『請原諒我折紙大人』」
 
「請原諒我折紙大人!」
 
「『我的身體一生都是折紙大人的東西』」
 
「我、我的身體一生、都是折紙大人的東西!!」
 
「『好想聞折紙大人頭皮的味道』」
 
「好想....咦?」
 
「『好想聞折紙大人頭皮的味道』」
 
「好、好想聞...折......折紙...大人的...頭..皮的味...道」
 
「沒有用心說,給我注入感情再說一遍、下僕」
 
「是、是的,好想聞折紙大人頭皮的味道!!」
 
「很好,看在那份心意上就給你減刑吧」
 
「是的─────」
 
「作為死刑的減免,今後、禁止咀嚼螃蟹以外的東西」
 
「這...根本不可能啊.....」
 
 
就這樣、直到天黑為止士道都持續被折紙欺負著...
 
 
 
 
回歸現實後、折紙對士道感到抱歉,並且要士道也來欺負自已來扯平
 
而士道當然是回絕了
 
 
 
 
晚餐比賽,士道因為擔心折紙會在晚餐內加入什麼不該加的東西而前去觀察
 
一進房門果然不出所料的發現了奇怪的藥瓶(折紙曰那是調味料)
 
上面還寫著"精力絕倫"的字樣
 
折紙接著又扯寫料理的極意是創新,不能被即存的調味料給侷限
 
士道回說等折紙先把基礎工夫練好了再去搞創新,總之絕對不能加這些東西
 
而折紙卻說在士道來之前已經加入一部份了,接下來還要追加隱藏味道
 
士道知道自已來遲,也只能放棄回自家客廳等待...
 
 
 

 
 
3rd day
 
 
 
士道出現在商店街上,過了一會兒想起自已是新人偶像的製作人
 
接下來即將在商店街上開始出道
 
 
「那個...製作人...」
 
「嗯、是折紙啊,對不起、稍微發了一下呆」
 
「製作人、你累了嗎...?」
 
「沒事、不要緊的,現在正是折紙最重要的時期,我得做好後製的工作才行呢」
 
「是這樣嗎?」
 
「是啊,折紙還是新人,地方上的活動不加油可不行呢」
 
「那、那個...製作人...我...」
 
「嗯、怎麼了折紙?」
 
「那個...我真的...當得了偶像嗎?」
 
「妳在說什麼、折紙已經是個了不起的偶像了」
 
「...不是這樣的,該怎麼說、那個、我真的能成為比現在更加的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吸引年輕人目光的存在嗎」
 
「可以的,現在雖然還只是商店街而已,
總有一天一定能成為令武道館那種場地都滿席的偶像」
 
「...真像夢一樣呢」
 
「夢...說的也是,是很大的夢呢,但為了實現這個夢想我們也必須努力才行、對吧?」
 
「嗯...製作人一定能帶領我前往那光輝的舞台的」
 
「喔、交給我吧,那麼、先換上今天的演出服吧」
 
折紙拿到衣服後看了看覺得穿這件衣服在商店街唱歌似乎有些招搖
 
但士道回答以偶像來說招搖些比較好,而且自已個人也覺得很不錯
 
聽見這些話的折紙顯得很開心,決定好好努力
 
 
 

 
 
就這樣、現場演唱開始了
 
但卻沒有任何行人停下來,再這樣下去實在很不妙
 
心中如此想著的士道決定要折紙暫停表演來開作戰會議
 
在與折紙討論過後,果然還是笑容最為重要
 
士道在指出這點後,折紙卻說這對自已來說有些困難
 
士道繼續給折紙打氣,並重新問她想不想一起出名
 
折紙回答想要之後,又補充了等出名後、就要跟製作人(士道)發展出奇怪的關係,
被登在雜誌後再閃電入籍
 
對此士道則是說這部份就讓它成為不要實現的夢想會比較好
 
總之要折紙先笑一個看看,但折紙卻問要怎麼樣才能讓笑容變得柔和
 
士道想了一下,得到了想像快樂的事這個答案
 
不料折紙卻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音,然後.....
 
 
「士道、不可以在這種地方....啊...」
 
「停、停下來─────!」
 
「怎麼了嗎、製作人?」
 
「剛才那是怎麼搞的? 妳到底在想像什麼?」
 
「我只是在想像快樂的事情而已」
 
「與其說是快樂.....似乎不太一樣啊...」
 
 
在稍微冷靜下來後,士道這次要折紙要夢想成真的方向去想像
 
但折紙試了試,嘴角依然是一點上揚都沒有
 
士道要折紙再試一次看看,但依然一點成果也沒有
 
 
無奈士道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正式表演上了、
試試看正式舞台上的氣氛是否能讓折紙展現笑容
 
 
就在折紙重新上舞台表演,經士道提醒後
 
總算慢慢的展露笑容了
 
 
 

 
 
「很棒喔,折紙、很甜美的笑容,很可愛呢」
 
 
 
沒錯、我們現在才正要開始往上爬,這條又長又遠的偶像之路...!
 
 
 
 
回歸現實,士道踏進家門時看見折紙正在門口等他,似乎是在等士道回來
 
接著劈頭就問士道喜不喜歡偶像
 
被問到的士道有些驚訝,接著回答覺得那樣的折紙很新鮮、挺不錯的
 
而折紙...
 
「這樣、因為實在太楚楚動人,現在立刻就想結婚,
那樣的話現在立刻就必須做出誓約的證明才行」
 
「不對不對不對! 我根本沒說那些話吧! 還有、別把裙子脫下來啊!」
 
「沒有問題、只是稍微聽錯了而已」
 
 
"...稍、稍微而已嗎? 不、還是別深追了吧"
 
士道看了看、發現鞠亞還沒回來,於是便和折紙一同前去迎接
 
 
 

 
 
4th day
 
 
 
士道出現在神社境內,想起自已是來祈求合格的
 
畢竟自已現在是流浪學生(重考生),無論如何都得想辦法在今年考上才行
 
就在前往參拜的途中,士道發現了一名巫女
 
 
 

 
 
當下士道覺得她是名相當漂亮的巫女,煩惱了一陣子、士道決定向她搭話
 
 
「那、那個...」
 
「午安」
 
「午、午安,那個、可以在這參拜嗎?」
 
「請,這間神社對於消災祈福、生意興隆、交通安全、安產祈願、惡靈退散、怨敵呪殺等,
許多種類都可祈求」
 
「咦.....、剛才最後那個不會哪裡怪怪的嗎?」
 
「當然、對於合格祈願也絕大的效果」
 
「咦、是的」
 
奇怪、剛剛好像有什麼很不妙的選項混進去了,唉算了
 
「那個、我是來祈求合格的」
 
「我就知道是這樣」
 
「咦、就虧妳看得出來呢」
 
「看臉就知道了」
 
「是、是這樣嗎?」
 
真不愧是巫女,應該是有什麼神祕的感應吧
 
「畢竟這個時期來我們神社祈求合格的人相當多」
 
「是、是這樣啊,這裡一定是很靈驗的神社吧」
 
「而且我也正在等你到來、五河士道」
 
「咦、什麼?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 這麼說來我還沒報上姓名,我叫鳶一折紙、是這間神社的巫女」
 
「不、那部份就先不管,妳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難不成是神通力之類的嗎!?」
 
「單純是因為去年只有你的繪馬上寫了名字而已」
 
「咦咦、真的假的!? 不管話說回來、真虧妳能記到現在呢...」
 
「那時候看見你時我就記住你了」
 
「記住我了...? 什麼意思?」
 
「當然是指性這方面的意思」
 
「妳也太直接了吧、喂!」
 
 
這麼漂亮的人對我說這些話是很高興啦,
但她用那種認真的表情說這些話,忍不住就吐糟了.....
 
 
「希望還能見到你、我許下了讓你明年也能來這裡參拜的願望」
 
「噗! 那個、難道跟我現在變成重考生有關係嗎...」
 
「可能是這樣也說不定、但也可能不是這樣」
 
「到底是哪邊啊!」
 
「用不著慌張,今年為此特別準備了參拜內容」
 
「特別參拜?」
 
「是的、五河士道特別祈願」
 
「很明顯的有種奇怪的感覺吧! 還有為什麼祈願是用我的名字啊...」
 
「這份參拜內容利益拔群,現在已經實現我願望了,才能像現在這樣見到你」
 
「這根本是騷擾人啊!
我想做的只是合格祈願而已,普通只要把箱油錢丟進去、再合掌不就行了嗎...?」
 
「很遺憾、若不是特別祈願的話就確定不可能」
 
「有那麼嚴重嗎!?」
 
「因為我已經許下明年也希望見到你的願望了」
 
「啊!?」
 
這個巫女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論如何都想合格的話,就得使用特別參拜將我的願望覆寫上去才行」
 
「這樣真的能合格嗎?」
 
「祈願的話肯定能合格,至今為止使用特別祈願的人合格率全都是100%」
 
「100%!? 聽起來反而很奇怪...真有這麼靈嗎?」
 
「我對神發誓」
 
「不會到時候要我買什麼奇怪的壺還是簽下什麼契約吧...」
 
「沒問題、不會有那種事的,雖說是特別祈願但並不需付錢,誰都能做得到,
只是、參拜的方式跟平常有些不同」
 
「既、既然這樣.....」
 
「要做嗎?」
 
 
「─────啊真是的,不管了、我要參拜、拜託妳了!」
 
「特別參拜嗎?」
 
「特別參拜!」
 
「那就立刻開始吧」
 
接著、士道被叫去做了一連串奇怪的姿勢後、
接著還被要求維持這個姿勢在神社境內繞三圈(兩腳撐開、白眼吐舌頭等等...)
 
最後才被告知是玩笑,接下來才是本番
 
 
士道先是被要求閉上眼睛,之後感覺到有人的氣息正在接近自已
 
接著...臉頰似乎被什麼東西給觸碰到
 
 
「結束了,可以睜開眼睛了」
 
在巫女的提醒下,士道緩緩的睜開雙眼,看見跟剛才沒兩樣的光景、巫女也還站在原地
 
好奇的士道問了問巫女到底做了什麼,但巫女卻以祕密來回答士道
 
士道短短的回應了一下,接著巫女又說...
 
 
「如果你希望的話、之後可以在沒人的內殿裡做直到明天早上才能結束的超特別參拜也可以」
 
「嗚...,為什麼我總覺得有種非常危險的感覺呢...,是我多心了吧」
 
「是嗎、真是遺憾,不過、也不能強迫你」
 
「那、我先走了...」
 
「稍微等一下」
 
「什麼?」
 
 
 

 
 
「考試、要加油喔」
 
「......」
 
 
看著巫女的笑容,令士道有些入迷
 
果然、這個人很漂亮呢...
 
 
「那、那個,非常謝謝妳,多虧有妳讓我打起精神來了...,好像有種可以合格的感覺了」
 
「是嗎、真是太好了」
 
 
 
就這樣、士道帶著一絲喜悅離開了神社
 
 
 

 
 
After篇
 
 
 
士道從自家床上緩緩起身,過了一會兒想起今天是休息日
 
同時也是跟折紙有約會的日子
 
 
到了集合地點的車站,雖然早了十分鐘來、但折紙卻已經在那裡了
 
似乎已經等了很久、士道看出折紙的頭髮被小鳥弄的有些凌亂
 
 
兩人在喫茶店坐了一會兒,在等待上餐的時間,士道決定跟折紙聊一聊
 
 
士道問折紙是否常去喫茶店之類的地方
 
但想當然常常一個人的折紙是沒什麼機會來到這種地方
 
折紙反問士道是不是常來,士道也說自已一人也不常去
 
折紙繼續追問既然士道不常來,那為什麼錢包裡會有這裡的折價卷
 
 
「既然不是一個人來的話,就代表是跟誰一起來的對吧?」
 
「不、不是拉、是跟琴里一起來的啦,有休假時我會陪她一起來」
 
「...是嗎」
 
 
士道心想雖然不算騙人,但總算是蒙混過去了,得趕快轉移話題才行
 
 
「說起來...折紙是會先把喜歡的部份先吃掉的類型、
還是把喜歡的部份留到最後再享用的類型呢?」
 
「我對食物沒什麼喜歡或討厭的,所以對進食順序也不會在意,
只要能攝取均衡飲食就行了,剩下的就是心情上的問題」
 
「是、是嗎...,不過,最近不是有說先吃蔬菜再吃主食會有減肥效果什麼的嗎」
 
「只要攝取的卡洛里跟營養足夠、再加上適度的運動的話、減肥什麼的並無需要」
 
「啊...嘛...說得也是,折紙的身材很苗條嘛.....」
 
折紙聽了露出些許憤怒的表情
 
「那是指,我的身體不像一般女性那樣的意思嗎?」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是嗎」
 
 
士道覺得這段會話再繼續下去有點不太妙,便決定帶著折紙前去電影院
 
但.....
 
 
 
「.....」
 
「.....折紙」
 
「上面寫著臨時休館」
 
「對、對不起,我應該再多調查一下的」
 
「沒問題,我也沒什麼想看的電影,比起這個、現在該怎麼辦呢?」
 
「咦、說得也是...」
 
「如果想不到的話,我有個提案」
 
「嗯、妳有什麼好主意嗎?」
 
「跟我來」
 
「咦、等等啦、折紙」
 
 
士道就這樣被折紙拉著走,走著走著、兩人來到的地方是賓館、不對,是公園
 
折紙似乎是因為今天吹著與涼秋不一樣的暖風才來到這裡的
 
更加重要的是,用不著在店裡時那樣,在這裡能跟士道輕聲的說話
 
當然、要做比這更激烈的事也可以.......
 
聽到這裡、士道姑且告戒折紙在怎麼說這裡也是公共場所
 
 
 
離開公園後、兩人去了一趟遊樂中心,士道跟其中一臺夾娃娃機槓上
 
就在試不知幾次後,奇跡式的一次掉了兩個娃娃出來
 
士道跟折紙一人拿了一隻後,便往回家的路上前進
 
 
途中、士道看折紙一直都是面無表情,試著問折紙是不是過的不開心
 
折紙聽了,將士道帶至一處無人的小巷、之後拿起士道的手往自已的衣服裡塞
 
 
 
 
 
 
「妳...、做什麼.....!?」
 
「.....士道不需要擔心那種事」
 
「咦?」
 
「不明白嗎? 我的心臟是如此激烈跳動著」
 
「心跳不已.....是嗎....」
 
「沒錯、我只要跟士道在一起,就會如此心跳不已」
 
「是這樣沒錯...可是.....就算這樣...也.....」
 
 
 
 
 
 
「希望你能好好感受,只要士道在我身邊────就能這麼的高興」
 
「雖然我或許沒辦法用表情或語言來傳達,不過、這樣的話應該就能感受到,
士道.....感覺得到嗎?」
 
「不...所以說...這個.....」
 
如今的士道似乎是無暇顧及折紙的心跳聲,
只能感受到直接輕由肌膚傳達給自已,那溶化一般的柔軟觸感
 
 
覺得再這樣下去很不妙的士道趕緊將手抽離
 
 
「對不起、折紙,這對我來說等級好像有點太高了...」
 
「我是士道的戀人,所以說、用不著顧慮我也可以的」
 
「是、是這樣沒錯,....但這種的,還是不太對吧?」
 
「為什麼? 士道不喜歡我嗎? 不喜歡跟我交際嗎?」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折紙」
 
「那、就是我的胸部不滿........」
 
「這更加不正確了啊!」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 我想讓士道更加的明白我的事,更加的接近...更加的感覺到我」
 
「我...該怎麼說.....覺得這種事實在不太健全.....」
 
「不健全? 士道不想觸碰到我嗎?」
 
「不是不是,不是這麼回事」
 
「那麼、到底為什麼不行呢,我只要是士道的話、
不管被觸碰到哪裡、不管被做什麼都無所謂」
 
「同樣的只要是士道的身體,不如何時都想接觸,
想要感受到士道的一切,士道不是這樣嗎?」
「不、雖然沒有不對,不過、果然還是不對」
 
「我想要想要好好的重視折紙,正因為重視...所以說那個、不能那麼輕易的做那種事」
 
「也就是...那個......」
 
「經由背德感而感覺到興奮嗎?」
 
「不對! 絕對不是!!」
 
「那麼、士道對我感受不到性這方面的興奮? 所以說我...沒有當士道戀人的資格嗎?」
 
「不是這樣的...不如說是相反才對,該怎麼說、帶著那種目的交往...感覺很不好」
「士道的貞操觀念真堅固」
 
「是...這樣嗎? 總之、現在我想要好好的珍惜折紙,就是這麼回事」
 
「你能這麼說、真讓人高興,我也會為達成士道的期望加油的」
 
「這樣啊、....那麼、今天也很晚了,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我知道了,今天就先這樣結束吧」
 
「嗯,我送妳回去吧」
 
「沒問題,沒有那個必要,士道跟我家是反方向,我不想士道費多餘的心力」
 
「咦,不過...」
 
「沒有問題、那麼士道,明天見」
 
「啊.....嗯,明天見」
 
 
 

 
 
就在今天的課程快結束之際
 
折紙的樣子突然變得怪怪的,不僅大口大口的喘氣、臉色也紅紅的
 
雖然士道提議要折紙去保健室休息,但折紙卻堅持留在士道身邊
 
正好這時上課鐘聲也響了,士道沒辦法,只好讓折紙繼續這樣待著
 
 
就這樣、到了放學的黃昏時間,折紙的狀況又變得更加嚴重,似乎已經快到極限
 
 
士道就這樣扶著折紙前往回家的路上,途中、折紙的意識似乎開始有些模糊
 
士道覺得早知如此就應該把折紙送去保健室的,但折紙卻說這不是去保健室就能好的症狀
 
士道有些不明白折紙的意思,就在兩人走到沒什麼人煙的地方時
 
折紙說在這裡應該就可以治療發作症狀了,士道看了看四周覺得這裡是要怎麼治療才行
 
不料下一秒折紙向士道說─────
 
 
「治得好的,只要士道願意借體操服給我的話」
 
「啊? 體操服?」
 
「沒錯、體操服借我」
 
「你要拿我的體操服做什麼?」
 
「為了聞士道的味道」
 
「嗚........」
 
「怎麼了?」
 
「不、沒事.....總覺得好像受到強烈的一擊那種感覺...」
 
「今天的士道養份不足,休息時的狩獵時間找不到體操服」
 
「狩獵時間是什麼啊!? 妳到底做了什麼!?」
 
「每天的課題」
 
「什麼每天課題啊!」
 
「因為這樣所以今天的力氣不足...」
 
「因為我昨天拿回去洗了...」
 
「那麼、等你洗完後請立刻給我,這樣的話就能回復精神了」
 
「這到底是什麼體質啊!」
 
「被士道每天每夜調教後的結果」
 
「我才不記得做過那種事!」
 
「.....因為這樣,所以我決定去士道家了」
 
「嗚...妳要來我家是可以啦,不過、目的還是我的體操服吧」
 
「只要是沾了士道味道的物品什麼都可以」
 
「是、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所以快走吧、士道,不然禁斷症狀又要發作了」
 
「還禁斷症狀咧.....,我知道了、走吧」
 
 
 
就這樣,在士道將折紙帶回五河家
 
 
就在士道換好家居服讓折紙進到房間後,折紙立刻開始深呼吸
 
看來似乎真的很缺乏士道養份,連士道房裡的空氣都可以補充
 
但似乎還是略顯不足,於是又向士道要求體操服
 
士道卻覺得折紙有種繞遠路的感覺,畢竟本人就在眼前,她卻要聞自已的體操服
 
而折紙卻回答世上會想聞體操服味道的女孩極為少數,所以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士道吐糟原來折紙還有意識到自已是少數派的一面
 
折紙強調著現在自已是士道的女朋友,所以有聞的權利
 
士道說體操服已經洗過,味道早就沒了、這樣也可以嗎
 
但折紙根本不在意這些,似乎只要是士道親手碰觸過的物品都可以
 
士道又問不是體操服難道就不行嗎,比方說.....直接聞自已現在身上穿的衣服...
 
折紙聽了有些訝異的說這實在不像士道會提出的方案
 
士道無奈的表示對於折紙的奇怪癖好,自已也算半放棄了
 
而且這也是為了幫助折紙回復精神
 
雖然有些疑惑,但士道都這麼說了、折紙也就不去在意,往士道身上靠了過去
 
 
 

 
 
「...士道」
 
「怎麼樣? 這樣子可以嗎、折紙?」
 
「...很棒,被士道抱住的感覺、非常的溫暖」
 
「折紙的頭髮.....也很柔順、還有一股香味」
 
「士道的胸膛...也很堅實,真想一直這樣下去」
 
 
兩人藉由碰觸彼此確認著對對方的感情,
以言語來表達大概只能用"愛著對方"來形容
 
「折紙.....」
 
在這種意亂情迷的流動中,士道試著輕聲呼喚折紙,而折紙......
 
 
 
「(吸~~~~~)」
 
「折、折紙?」
 
「差不多是士道吐氣的時機了」
 
「什麼時機啊!? 快住手、別對著我的臉吸氣啊,好、好冷!」
 
「呼~~~~」
 
「嗚哇,這次是吐氣嗎」
 
「(吸氣~~~~)」
 
「快停止~~」
 
「呼~~~~~~」
 
「住~~~手~~~」
 
 
 
...........
 
 
......
 
 
....
 
 
 
「滿足了,這樣今天就能活下去了」
 
「別說的好像不這樣就活下去似的!」
 
「為了維持精神健康,每天每日都需要士道養份才行,這樣總算能回歸平常的狀態了」
 
「真是的........」
 
「謝謝你、士道,多虧有你幫忙」
 
「啊....嗯,有困難的時候再跟我說吧」
 
「這是指可以期待下次嗎?」
 
「嗚....我是說下次需要體操服的話可以直接跟我說」
 
「那麼、就這麼做吧」
 
 
 
在那之後、折紙總算是停止了四處找我的體操服這種古怪行徑...
 
 
 
然後、到了後天...
 
 
在放學後的教室內,士道的桌上放了一包不知名物體
 
打開一看發現是體操服,上頭還寫著"鳶一"的名字
 
袋子裡還放了張字條,上面寫著"回禮"
 
 
該不會是要我.....
 
 
 
 
1.拿起來聞一聞
2.決定放回去
3.乾脆直接穿上
 
 
 
選1,被衣字三人娘看見
 
然後五河士道是色情魔的傳聞立刻傳遍千里
 
隔天、受到班上所有人的絕對零度視線攻擊
 
上課時也受到地獄般的苦難......
 
 
選2,在放回去的瞬間,一直在一旁偷看的折紙也跟著出來
 
在辯論了一陣子後,由於折紙堅持要回禮
 
士道只好以"要回禮的話,只要有折紙在身邊就足夠了"這句話穩住了局面
 
 
但之後折紙卻依然要求去士道家聞味道.....
 
 
 
選3,在穿上折紙的體操服後,士道感受到了新世界
 
就在這時,看見了這一幕的小環老師驚慌的說出自已什麼也沒看見之後立刻逃跑了
 
正當士道追上去想解釋時,看見士道穿著鳶一同學體操服的小環老師嚇得花容失色尖叫著
 
還一邊說自已很抱歉沒辦法理解這樣的興趣
 
 
 

 
 
這天的午餐時間,衣字三人娘立馬就約了十香前去屋頂吃便當
 
看著這樣的十香,士道覺得有些欣慰
 
 
雖然自已也想找折紙一起吃,但教室卻不見她的人影
 
與是想找殿町一起用餐的士道卻被殿町以"不與有女朋友之人一起用餐"主義給回絕了
 
無奈之下只好走出教室找折紙的蹤影
 
 
就在到處找過一遍後,士道想起還有保健室沒找過,便出發前往保健室
 
但就在保健室門口,卻聽到折紙在跟其他人交談的聲音...
 
 
「真的、要做嗎......? 要是有誰來的話...」
 
「沒問題的,快點做完吧」
 
「這麼長的...進得去嗎?」
 
「別看它這樣,意外的進得去喔,快點上去試試看吧」
 
「要上去嗎...? 好可怕...」
 
「沒問題的,這種事任誰都會做的」
 
 
這....這到底是在幹什麼?
 
 
「先端那邊很熱呢」
 
「別去碰那邊喔,沒錯、慢慢的移動」
 
「要進去了,可以嗎?」
 
「可以了,慢慢的喔」
 
「...進去了」
 
「怎麼樣? 不要緊的對吧?」
 
「完全不會感到疼痛,比我想得還要簡單」
 
 
折、折紙........!? 到底...什麼東西進去了.....!
 
 
「不過、這樣做真的好嗎?」
 
「這點程度根本沒什麼,妳跟男朋友總有一天也會做這種事的,
還是趁現習慣比較好吧」
 
「與士道.....總有一天做這件事」
 
「沒錯吧,每天都在一起的話,這天很快就會到來的」
 
 
什麼!? 跟我總一天會做的事.....這、這到底是.....
 
 
已經沒辦法再門外繼續等待下去的士道決定一探究竟
 
一進門大喊著折紙後,看見的卻是折紙與折紙的上司────日下部燎子
 
似乎是為了安全演習才來到學校的
 
 
對於剛才會話,一問之下才知道折紙只是為了換日光燈而站上椅子而已
 
由於折紙沒有換過日光燈的經驗,所以燎子才讓折紙去試試看
 
 
在短暫的交談後、燎子離開了保健室,留下士道與折紙兩人
 
由於下堂課是自習,就在士道打算回教室時,折紙叫住了士道說自已有個提案
 
反正下堂課就算回去也是自習,既然這樣、乾脆就這樣待在保健室裡頭
 
對於這種半翹課的邀請,士道不免有些疑慮
 
折紙繼續說自已想跟士道稍微說些話後,士道才決定留在這裡陪折紙渡過這堂課
 
 
就在兩人做了一堆身高體重的檢測後
 
士道覺得有些累了便躺上床打算休息一會兒,而折紙...
 
 
「士道,真大膽...」
 
「不對吧,我只是想試試躺保健室的床是什麼感覺而已,喂、折紙!?」
 
士道邊說折紙便脫下自已的外衣然後解開制服扣子,然後...
 
 
 
 
 
 
「折紙...這個姿勢...不會很糟糕嗎! ?」
 
「在沒有別人的房間,整潔的床鋪,以及在那裡的男女,不會怎麼想都是沒有違和感的姿勢」
 
「嗚哇,別坐在我的褲子上啊!」
 
「士道...可以再想之前那樣,聞士道的味道嗎?」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總之妳先從這個姿勢起來吧!」
 
「今天就這樣子做吧」
 
「不對,可是......」
 
 
這個姿勢很糟糕,壓倒性的糟糕啊
 
從折紙裙子底下傳來的體熱透過制服傳達給我的肌膚
 
像是在呼應這份熱度,我的下半身血夜也快要活撥起來
 
快給我停下來啊、我自已!!!
 
 
「折、折紙、至少換個位置坐吧,坐在那個地方...那個...很多意義上會很糟糕的」
 
「.....這樣嗎?」折紙讓自已的腰部在士道的身體上移動著
 
「嗚.....那裡也...那裡也不行!」
 
「那麼這裡呢?」
 
「不、不對啦!」
「這樣?」
 
「不對! 前後移動反而更危險了不是嗎!?」
 
「好像找不到什麼適合的地方呢」
 
「既、既然這樣就停止吧,再這樣下去會很糟糕的......!」
 
「這可不行,我的身體已經點燃欲火了,士道必須負起滅火的責任才行」
 
「欲火什麼的.....別用這種奇怪的說法,真的很不妙啦!」
 
 
就在最危險的時刻.....
 
 
 
「不好意思」
 
突然有意外的訪客造訪保健室,士道趕緊與折紙一同藏到被單下面
 
但折紙卻因狹窄而在被單底下亂動,令士道覺得有些癢
 
幸好、進來的學生沒有發現他們就那樣離開了
 
 
事後、當兩人回到教室後
 
在殿町的詢問下,折紙不經意的(也許是故意的)說出兩人剛才待在保健室的事實
 
此言一出立刻引發全班一陣騷動
 
 
亞衣:「嗚哇,五河你真下流,翹課帶著鳶一去哪兒啦?」
 
麻衣:「不純異性交往,太骯髒了」
 
美衣:「終於超過那一線了嗎」
 
「不、不是的,說到底那是折紙她.....」
 
「士道,這種時候就叫做日常行為不檢點導致的結果吧」
 
「太、太卑弊了、折紙」
 
 
殿町:「五河君、再見了,你與我已經是不同種類的人類了呢(泣)」
 
 
「不是這樣的啊,拜託你們聽我說啊────────!!!」
 
 
 
 
之後、傳出了五河每天都會聞鳶一的內衣褲
 
又黑又大,會走路的成人指定物品之類的傳聞
 
甚至還有鳶一是士道第100個獵物,不久前還在旅館開紀念趴的傳聞...
 
 
 

 
 
某日,士道與折紙約好一起看電影約會
 
就在電影結束走出戲院後士道打了個噴嚏
 
之後到咖啡店休息時似乎也無暇聽折紙說話
 
折紙立刻就看出士道的體溫比平常更高,心跳數也很亂
 
士道吐糟折紙是怎麼看出這些東西的
 
折紙繼續說士道可能已經患了初期感冒
 
但士道仍堅持走完今天的約會行程,就這樣...到了黃昏時刻
 
士道的感冒似乎有惡化的傾向,但由於明天也有約會
 
所以士道仍程強的說著這點症狀只要睡一晚就好了
 
折紙雖然不放心,但也只能讓士道就這樣回家了
 
 
結果、到了隔天一大早
 
士道的體溫不減反增,已經達到下床走動會頭暈的等級
 
由於實在沒辦法去約會,士道只好帶著打電話給折紙道歉
 
打電話給折紙後發現這個時間她竟然已經在集合地點等待了
 
還說現在要立刻前往五河家去給士道探病
 
雖然士道說怕會傳染給折紙要她別來,
但折紙以看病是女朋友的義務為由依然往五河家前進中
 
別無它法的士道只好勉強起身稍微整理一下房間,
之後又感到一陣疲倦襲來便躺下去睡著了
 
在朦朧意識中,士道聽到敲門聲,心想應該是折紙來了
 
待折紙進房,簡單的幫士道看了一下後、對士道提出了一項治療的方案
 
士道雖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先讓折紙說說看
 
果不其然,折紙提出要讓感冒趕快好的方法,就是將感冒傳染給別人
 
具體來說就是.....口對口交換唾液之類的........
 
士道只說自已現在沒心情吐糟折紙的奇行,縱使折紙是認真的......
再說自已也不想把感冒傳染給折紙
 
不過難得折紙都來了,士道想了想、決定拜託折紙幫自已買些早點好讓自已吃藥
 
但折紙卻決定由自已親自下廚,這讓士道緊張萬分、心想折紙會不會又做出不明物體Y
 
折紙說自已打算煮粥,要士道安心,但不安的士道只能提醒折紙別加些奇怪的東西進去
 
過了一會兒,端出來的東西意外的是普通的粥
 
折紙見士道因為燙而吃不下,又對士道提出方案、但立刻被駁回
 
畢竟折紙能想到的就是直接用嘴餵這類方法,折紙一時不語、眼神遊移
 
但接著又想到替代方案,就是用嘴吹氣幫士道把粥吹涼
 
士道也接受了這個方法,就這樣、兩人慢慢的享用這段時光
 
 
 
在吃完粥後、士道發覺自已的身體出了不少汗,必須換衣服才行
於是請折紙幫自已拿替換的衣物來
 
折紙提醒士道必須先擦乾身體才行,想起這點的士道於是又追加拿毛巾這一樣
 
但折紙卻說要由自已來擦拭士道身上的汗水
 
接著要求士道脫掉上衣後看到有些入迷,嘴裡還發出吞口水的聲音,接著.....
 
 
 
 
 
 
「妳在做什麼折紙,這樣子簡直就是.....嗚哇」
 
折紙就那樣不斷的用舌頭舔著士道的胸口
 
「嗯......士道」
 
「.....折紙,這根本不是...擦拭吧...」
 
「別亂動士道,嗯嗯......」
 
「.......嗚......住手.....折紙.......!」
 
「嗯....哈.....」
 
 
 
 
 
 
「幫助士道將身體清乾淨,是我的使命」
 
如此說著的折紙帶著一種恍惚的眼神看向士道
 
「.....士道的身體,比平常還要更熱.....」
 
「...因為感冒吧」
 
「比平常感冒時還要來得更熱」
 
 
像是野獸受傷時舔傷口那般,折紙細細的舔著士道的胸口
 
這令士道感覺自已體內那股病熱彷彿都被折紙溶化似的
 
 
「啊啊.....士道」

「折、折紙......」
 
 
不、不妙.......有種...意識....逐漸遠去......的感覺.....
 
下一個瞬間,士道就那樣倒下了,在薄弱的意識中,似乎還可以聽見折紙擔心的呼喊...
 
 
 
等到士道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落時分了
 
雖然頭還有些痛、但熱度已經降低了不少
 
 
而一直留在士道身旁陪伴的折紙則是向士道道歉
 
在士道痛苦的時候還只想到自已而已,必須好好反省
 
士道則是苦笑的說雖然折紙的行為一直都超出自已的常識範圍
因為自已是連同折紙的這部份在內一起喜歡著的
 
所以折紙只要像折紙一樣就可以了,希望折紙也能一樣的喜歡自已
 
 
「士道...真的是很對不起、然後────謝謝你、願意喜歡這樣的我.....」
 
「我也是、一樣的喜歡折紙」
 
「相愛的兩人一直在一起」
 
「當然、等我感冒好了,再一起去哪裡約會吧」
 
 
 
 
雖然得了這場感冒,但卻也趁這個機會加深了與折紙的關係
 
照這樣看來,這場感冒也不全然是災難吧...
 
 
 

 
 
自從跟折紙交往以來,也過了一段時間
 
今天也一樣過著只有兩人的時間
 
 
 
「士道,我有個想法」
 
「嗯? 是什麼想法」
 
「我都現在為止,一直都是拼命的在追求著士道」
 
「嘛....是這樣沒錯,甚至有些積極了...」
 
「對於愛的傳達方式我有了新的想法」
 
「喔....嗯,之前的那些傳達方式確實有種快被壓倒的感覺...」
 
「關於這點我也有在深刻的反省」
 
「嘛...不管什麼事過頭都是不好的」
 
「接下來我要成為令士道所追求的女性」
 
「喔、那還真是令人期待」
 
「不是當聞體操服的女人,而是當被聞的那一方」
 
「嗚、嗯......那個、被聞不聞的想法還是......」
 
「不行嗎?」
 
「嘛、用不著焦急無所謂啦」
 
「我知道了,現在雖然不行但總有一天要讓士道成為追求的那一方」
 
「我、我會加油的......」
 
 
之後、士道看了看時鐘,發現已經很晚了、該是回去的時間
 
而折紙則是說這個時間也該是鍛練時間了
 
士道好奇的問折紙是在鍛練什麼,說完、折紙開始脫起衣服,然後...
 
 
 

 
 
「折紙...妳做什麼.....」
 
「我一直在想士道能從我身上追求什麼、
而結果就是────令胸部變大這個結論是最完美的」
 
「為什麼是這個啊!?」
 
 
還是一樣是個思想飛躍的傢伙,士道覺得自已有些無力
 
 
「這是根據士道房間內的雜誌與我的身體特徵比較後得出的判斷」
 
「雜誌....漫畫雜誌那類的嗎? 妳是什麼時侯看見的....」
 
「士道房間裡的東西我都掌握住了」
 
「......原來如此」
 
「很遺憾的,沒有發現任何年齡限制的物品」
 
「住手! 別在本人不在的時候隨便搜索人家的房間啊!」
 
「可是、依然發現了大量強調女性胸部的書藉」
 
「那是....漫畫雜誌那邊的風格才對吧,我又不是買來作那種用途的」
 
「沒那種事、士道的個人傾向明顯的偏向胸部大的女性,在至今為止的約會中,
有好幾次都看向不同女性的胸部」
 
「有這種事!? 不...那個....該說是男人的本能嗎還是.....」
 
「那麼士道是討厭胸部大的女性嗎?」
 
「嗚....說喜歡還是討厭的話...那個...」
 
「.....果然、巨乳會刺激男性的本能」
 
「是、是這....樣嗎...?」
 
「所以、不久前我才會開始作令胸部變大的訓練」
 
說完折紙開揉自已的胸部
 
 
 

 
 
說著說著,折紙也要士道來幫自已揉一揉
 
雖然士道起初拒絕,但在折紙的說服下,士道決定了
 
慢慢的接近折紙,然後────
 
 
 
「士道,你做什麼?」
 
士道撿起折紙在地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
 
「這還用說嗎? 折紙」
 
要說我對折紙唯一的所求,那就是────
 
「去約會吧、折紙,一起在夕陽的街道散步吧」
 
「......又、沒辦法超過那一線嗎?」
 
「是啊、我們還只是小孩子,再說折紙....妳打算當個被追求的女孩不是嗎?」
 
「...說的也是,而且、士道想做的事就是我想做的事,光是在一起就令我很開心了」
 
「嗯、我也想跟折紙在一起,與折紙一起前進、與折紙說好多話,這也是折紙所追求的吧」
 
「對不起、士道,我總是太過焦急」
 
「沒關係,我明白、但還是選擇了妳」
 
「...嗯」
 
 
 
之後、帶著折紙一起散步的士道,來到了與天空最接近的高台公園裡
 
在這裡,士道以認真的眼神看著折紙、對她說...
 
 
「折紙...我愛妳」
 
「讓我認為困惑的折紙、讓我覺得驚訝的折紙、讓我露出笑容的折紙、讓我覺得生氣的折紙、
讓我擁有勇氣的折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所愛的折紙」
 
「折紙所求的事物,不為所求的事物,一切都讓我感到高興」
 
「接下來也請跟我繼續在一起,就像夕陽照著的這片天空、渡過夜晚後再起升起的朝日一樣──
不管到何時、都陪在我身邊」
 
「士道......對不起」
 
「咦?」
 
「並不是那個意思,那些話、應該由我來說才對,
因為我總是先行動的一方、也因此總是給士道添麻煩」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被拒絕了.....,應該說、這些話不由男方來說不行吧」
 
「也許是這樣吧」
 
「那麼、再重來一遍吧,不如何時、都請待在我身邊」
 
「是的」
 
 
 
 
 
终わ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6005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A LIVE 或守 Install|約會大作戰|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愛情|折紙|折紙大師|鳶一折紙|AST

留言共 2 篇留言

黑翼
工口折紙讚![e38]

10-14 12:15

二ノ宮冷

10-16 23: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pkgi4478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後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rochi1650所有巴友
同人小說<偶像異聞錄>已經更新,歡迎各位到小屋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