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GA終曲搶先看PV第三彈

作者:歷史謎團│2014-09-20 11:21:10│巴幣:1,010│人氣:584
---

------

---------

文章閱讀需知:

這是和GA文朋友討論過後的一個橋段。

是未來篇;並且是在妮碧昂千辛萬苦得知自己身世,並和艾里歐相互理解彼此心意。在尋找妮碧昂身世途中,艾里歐當然也瞭解到父親的過去。

之後的事情......

***

「那個,小哈阿……媽媽,我有一件事想告訴妳。」

「怎麼啦?妮妮,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就是……我……呃……」

「說呀,孩子。不要怕。媽媽又不會責備妳。」

「……難以啟齒。」

「難以啟齒?究竟是什麼事呢?」

「我……嗯……」

「如果有什麼麻煩的話,讓我們一起解決吧!」

「就那……啊嗯……」

「說來聽聽!」

「我那個………」

「嗯嗯!」

「我……我交男朋友了啦!」

「唉?」

「媽、媽媽?妳怎麼──」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

如果要追求最上好的生活,就必定得前往貝倫堡的上城區。只有在那裏,你才能找到最奢華的建築、最頂級的食物、最令人捨不得回家的娛樂。這裡所有的服務保證都值回票價,只不過並不保證你錢包內的鈔票和戶頭裡的存款能回得來就是了。

當然,這也是它迷人的地方之一。

一進入上城區,你馬上就能夠看見奪目的光芒與鮮豔的色彩──那些全是來自於非自然的電子招牌和霓虹燈。各式各樣的明亮招牌如心跳般明亮閃爍。街上的人到處奔走,空氣裡飄散著食物的香氣,夜店裡傳出曼妙的音樂。高檔戲院大排長龍(注意是戲院而非低俗的電影院) 。只要是人類想得出的娛樂並且完全合法,這裡通通都有。

只要出得起錢,這裡的大門將永遠為你敞開。

這裡還有大大小小,風格迴異的餐廳。音樂、美酒、伴侶,所有東西的質量和費用都極盡奢華之想像。其中大部分都是現代風格,但卻又比普通餐廳要高檔許多倍。這些餐廳裡頭坐滿了興奮的面孔和熱情的目光,大多是慕名食物及氣氛而來的。這些人迫不及待地把錢砸在自己為需要的地方。

不過,今天愛爾哈一家人可不是為了這種事情而來的。

他們找了一間相當熟悉,檔次層級同樣不輸其他家的餐廳。這是一間西餐廳,以典雅的氣氛、高檔美食和知名爵士樂團駐唱為名。

SP還是這間餐廳兼夜店的會員。想成為會員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你必須擁有古老的財富和真正的強權。也就是說,歌手、明星之類的絕沒有機會進入這裡,不管多有名也是一樣。名氣是短暫的,只有財富和權力才能永垂不朽──至於SP,他大概屬於前者。

一進入餐廳,悠揚的現場演奏音樂隨即傳入耳中。地板上鋪著一層厚厚的鮮紅色地毯,可能想呈現出華麗感。整片天花板則是由一幅美不勝收的油畫所填滿。大廳中還擺有不少昂貴的雕像或裝飾品,其價格跟易脆程度成正比。

許多大人物為了重要議題坐在同一桌交談,安靜地低語,偶爾品嘗美食。而在這群人之中,身穿昂貴禮服的愛爾哈和一身西裝SP兩人,看起來一點都不突兀。

愛爾哈,隨時都散發一股優雅的風格,臉上帶著最迷人的微笑。姣好的身體曲線加上恰如其分的體態與姿勢足以令任何男人目瞪口呆。她身穿黑色絲質禮服,正好凸顯那白裡透紅的肌膚與金黃如稻穗的頭髮。裙襬滾荷葉邊,長度到那修長的小腿左右。上半身是深V領的背心式剪裁,剛好凸顯那形狀完美的胸圍。

另一方面,SP則穿著白色亞麻西裝,給人既年輕又有朝氣的印象;一點都讓人看不出來他已經是一名成功人士。

「喔,公主大人,妳今晚美呆了。」SP深情地說。

「派派真是的,今天到底講了這句話多少次呢?」

他們習慣如此稱呼彼此。

「幾百遍都不嫌多,看看妳。」

「不是說看看而已嗎?」

坐位緊靠著彼此的兩人湊在一塊,然後愛爾哈獻上一吻。SP熱烈地回吻,雙手忍不住在愛爾哈身上游移起來。兩人恣意地享受彼此的體溫。

「咳咳……」

「媽媽,爸爸,這裡是公共場合喔。」

兩聲乾咳,打斷了愛爾哈和SP的閃光。

坐在甜蜜夫妻面前的有三個人;一位是正雙頰泛紅的養女妮碧昂、一位是露出頭痛神情的女兒蘿西,以及正低下頭,尷尬地不知該把視線往哪擺的艾里歐。和上述兩名長輩比起來,這三名年輕人的穿著就休閒多了,但還是可以從言行舉止中看出蘿西和妮碧昂長久來培養的教養。相較之下,艾里歐就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一不注意就……」愛爾哈面露小孩惡作劇被抓包的神情,迷人得不可思議。

「妳媽媽看起來棒極了。」SP說。

「我知道。」蘿西咕噥道。

「你看起來倒累壞了,派派。」愛爾哈憂心地說:「你是工作結束直接過來的吧,不會很累嗎?」

「沒問題的,謝謝妳的關心。」

「等一會回家後你應該洗個熱水澡,好好放鬆一下。」

「也許我們可以一起洗。」SP微笑。

「喔,派派……」她渴望地緊緊抱住他的肩膀。

「又來了。」

「啊哈哈。」

蘿西翻起白眼,妮碧昂則苦笑。

「對了,艾里歐呀。」

話題突然轉道自己身上,艾里歐馬上坐直身子,臉上的表情略為僵硬。從進入這間高檔餐廳之後,艾里歐就表現得相當不自在。並不是不屑這個地方,而是……困惑。這大概是因為他從未在高級餐館用餐的因素,他甚至沒有來過上城區。對於生長於鄉下貧困小鎮,又同是低收入戶的他來說,這裡的一切都這麼新奇,這麼地……不食人間煙火。

「不用這麼緊張,放輕鬆一點。」愛爾哈見狀,柔聲安慰道。

「是、是的!」

「這家餐廳的甜點很好吃喔。」她說,挑了個較為輕鬆的話題。「我也一直在嘗試製作點心,希望有一天能達到和這家餐館一樣的水準。目前還差了一點點呢。」

「是差很多。」蘿西撇了撇嘴,喃喃自語道。

「蘿西,你剛說什麼?」

「啥都沒有!」

「咳咳,艾里歐啊。」該來的還是要來,SP一臉嚴肅地問道:「你和我們家妮妮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我……呃……這……」被男主人問到這個問題,艾里歐不免滿臉通紅。

「對啊,我都不知道呢。」這時蘿西打岔道:「牽手了嗎?接吻了嗎?還是說已經──」

「蘿西!不要捉弄人家。」愛爾哈輕聲斥責。

「姆……」

「艾里歐,你最好實話實說。」SP道,微微瞇起眼睛。

「絕絕絕絕絕絕絕對沒有到那種程度!我是說,我和妮妮連牽手都還沒……」

「竟然用妮妮來稱呼我們家女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親密了?」男主人的眼睛彷彿能射出光線來。

「從半年前開始……不不不不不是的!很抱歉,我會改用妮碧昂稱呼她!」

「噗呵!」看見一臉慌張急忙否認的年輕人,愛爾哈輕笑出來,說:「這孩子很純情的,派派你就別逗他了。」

「我只是要測試他是否真的愛著我們家女兒。」

「我們認識艾里歐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愛爾哈道:「再說跟年輕時的你相比,艾里歐還專情多呢。」

「什麼意思?我可是對公主大人一見鍾情,馬上就愛上妳了。」

「少胡說,那是在偷拍我裸照之後的事情嗎?」

「裸照?媽媽年輕時的!」蘿西的雙眼忽然閃現光芒。

「糟糕,說溜嘴了。」

「我要看!爸爸你一定還偷偷留著,對吧?」

「那種東西早刪除了!」愛爾哈急忙澄清。

「騙人,像爸爸這種人鐵定會把檔案偷偷存在哪,呵呵。快點招吧。」

「這個嘛……」

「派派!」

趁著那三人鬧成一團,妮碧昂偷偷注視坐在一旁的艾里歐,後者正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這家人。

「怎麼啦,艾里歐?」妮碧昂悄悄把臉湊到他身邊,小聲問道。

「不,我只是在想啊……」艾里歐搔了搔頭,說:「你們家感情真的很好呢。」

「是啊,媽媽和爸爸都是好人。」妮碧昂幸福地說:「我很幸運能夠被他們領養,並當成家人般對待。」

「如果我母親能夠體會這樣的生活就好了……」他邊說邊垂下目光。也許是想起母親一直以來過著的困苦日子,失去丈夫的她只為了支撐這個家庭,不知犧牲了多少自己多少的幸福時光。艾里歐的面龐掠過一層陰霾。

此時妮碧昂伸出手,握住艾里歐的手掌。從另一頭傳來的溫暖,頓時傳遍他冰冷的身體。

「妮妮……」

「艾里歐是這麼孝順母親,她一定也是感到很窩心的。」妮碧昂說:「從現在開始,就讓我們帶給她這般幸福吧。」

「嗯。」艾里歐點點頭,對妮碧昂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

「你們倆個在講什麼悄悄話呀。」

蘿西不知何時湊了過來,瞇起眼睛,說:「在相互訴說愛意嗎?才這麼年輕就學爸爸媽媽一樣放公然閃光啦。」

「「不不不不不不是的啦!」」

妮碧昂與艾里歐不約而同地否認。

「艾里歐,你媽媽似乎還沒來呢。她一個人找得到路嗎?」愛爾哈問道。

「我原本要開車去接她,但媽媽堅持要我先和各位會合。她平時一副和和氣氣的模樣,其實脾氣偶爾也挺拗的。」艾里歐苦笑道。

「聽到她也是一名少女兵器的時候,我也嚇到了呢。」

「她和愛爾哈阿姨一樣,是一位少女兵器。只不過在移民政策開放之後,她就立即搬到外面去住,已經好十幾年沒回來了。」

「這樣子啊,我希望她找得到路。畢竟姆大陸在這幾年間變了很多。」

「公主大人說得沒錯,」SP感嘆道:「近幾年大量外資進入姆大陸,使得這片土地快速發展……太快了。結果使得許多本地獨有的文化都逐漸消失,被人類世界所取而代之。」

聽見這番話,艾里歐低喃道:「正如媽媽說的,爸爸等人過去再怎麼拼上性命,甚至犧牲了自己……他們最終仍然贏了嗎?不管採取怎樣的動作,都不可能贏得了他們……」

「你說什麼呢,艾里歐?」

「沒事的,愛爾哈阿姨。」他邊說邊擺擺手。

這時愛爾哈優雅地摀著嘴,不好意思地說:「唉呀,這麼晚問還真是失禮了。直到現在都還沒問你媽媽的名字呢。」

「我母親的名字叫做薛──啊,她人就在那裏!母親!」他忽然站起身,向餐廳門口那一頭招手。

站在另一頭的,是一名擁有金色中長髮的美麗女子。和愛爾哈容光煥發的面貌相比較,對方看起來蒼白且消瘦了點,但也算得上很有姿色。她身穿淡藍色的套裝搭配蘇格蘭花格子,頭上則頂著紅色蓓蕾帽。這個風格的裝扮使她看起來年輕不少。

金髮女子起先滿臉慌張地張望了周遭環境,然後在看見艾里歐時露出放心的神情。她緩緩走過來,步伐和動作透露出一絲不安,跟艾里歐第一次進來時有點相像。

「請讓我向各位介紹,這位是我媽媽。」艾里歐禮貌地說著,而那名金髮女子也向事業有成的夫婦鞠躬行禮

「兩位好,我的名字是──」

「薛曼……芙……?」

愛爾哈打斷了金髮女子的自我介紹。

「愛爾哈……小姐?」

被稱為薛曼.芙的女子也呢喃說道。

「唉呀,原來妳們倆早就認識了嗎?」SP驚訝道。

「妳……是妳……」

愛爾哈白皙的臉蛋刷地變得蒼白,嘴唇也顫抖了起來。另一方面,艾里歐的母親──薛曼.芙同時露出驚恐的神色,全身發抖,彷彿嚇得隨時都會暈過去。

「怎麼了,公主大人?」SP問:「妳的臉色很不好。」

「母親,發生什麼事了?」艾里歐問:「需要坐下來嗎?」

在場除了當事人外,是不可能曉得她們之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艾里歐是妳的兒子……妳的……兒子?」

「艾里歐口中的妮妮……是愛爾哈小姐的……女兒?」

那一瞬間,原本埋藏於記憶深處,不願再次回憶起的恐怖記憶再度爆炸開來。她突然站起身,連椅子都給翻倒,造成好大的聲響。所有人都望向他們這一桌。

「怎麼了,公主大──」

「不要靠近我!」

愛爾哈怒吼的對象,並非SP。

「妳這次又想做什麼了!妳……妳這次又想和那個男人計畫……計畫對我做什麼!」

「您誤會了,愛爾哈小姐。」薛曼回過神,趕緊解釋道:「我並非……我只是以艾里歐母親的身分,受妮妮的邀請……但我沒想到妮妮是您的女兒……」

聽到妮妮這個名字,愛爾哈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似的,立刻將坐在一旁的妮碧昂拉入懷中。她瞪視著眼前身穿蘇格蘭裙和貝蕾帽的金髮女子。以顫抖的聲音高喊道:

「禽獸……你們這回難道想對我們家妮妮伸出魔爪嗎?是這樣對嗎!啊!」

「不是的,請您冷靜點,愛爾哈小姐……太太……我和那個人……那個人早就已經……」

「滾!」

愛爾哈的聲音都啞的,連眼淚都無法控制地流了出來。

「公主大人,別說這種話。」SP伸出手想撫慰心愛的女性,卻意外地被後者很狠甩開。

「滾,不要讓我再看到妳這女人,還有那個男孩子!」愛爾哈仍歇斯底里地喊道:「別以為妳的詭計能夠得逞!這次我會保護好我的孩子……我最珍愛的女兒們!不會重蹈覆轍……不會重蹈覆轍……」

「媽媽,妳抱得好緊……快不能呼吸了。」被愛爾哈過度抱緊在懷中的妮碧昂,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然而愛爾哈卻沒有放手的打算。她的呼吸急促,原本姣好的面容也變得扭曲,幾乎讓人無法認得她是那位總是待人和氣,溫柔高雅的女性。

「請不要怪到這艾里歐這孩子身上,這都是我的錯。」說著說著,薛曼也紅了眼眶。

「我不想聽妳的辯解,臭女人!給我消失在我眼前,立刻馬上!」

「對、對不起,我馬上就走。」

薛曼鞠躬致歉,然後轉向艾里歐:

「對不起,艾里歐。媽媽先離開了,你就和妮妮一家人好好吃飯吧。」

「把這孩子也帶走,我們家不歡迎你們任何一人!」

「小哈!」

SP的怒吼,讓愛爾哈回過神地睜大雙眼,彷彿被對方打了一巴掌似的。她放開妮碧昂,低下頭陷入沉默,緊咬著的下唇都滲出血絲。

「實在很抱歉。」

薛曼奪門而出,但艾里歐可沒有看漏她泛淚的目光。

「母親!」

「艾里歐,」這時妮碧昂向艾里歐點了點頭,說:「我們追上去吧。」

「嗯!」

艾里歐與妮碧昂一起追了出去,留下SP、愛爾哈和蘿西三人。

「不要走,妮妮!給我回來!」愛爾哈想攔住她,伸出的手卻只抓住虛無的空氣。「那都是騙人的……不要走……」

腿一軟,她整個人跌坐在椅子上。

「公主大人,這是怎麼一回事。妳不是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說出這樣刻薄的話……這到底……」

「你不曉得的,派派。你又怎麼知道……」愛爾哈搖著頭,失去光芒的雙眼顯得茫然。「你不曉得她……他們對我做了什麼……你不曉得他們對我做了多過分又恐怖的事情!」

直到此刻,愛爾哈才抱著SP,痛哭失聲起來。

一旁,蘿西的表情就和眾人一樣露出驚恐又無法理解的表情,望著發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

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薛曼搖搖晃晃地和行人擦肩而過。

不知知自己的目的地,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做什麼。眼前的景象看起來是多麼的陌生,從未見過的店家、街道、城市……記憶中的姆大陸上的似乎全都面目全非,變成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地方。

大亮閃亮的霓虹燈刺痛眼睛,幾乎使她睜不開眼睛。

這就是回到姆大陸後的感覺嗎?為什麼一點都沒有回家的喜悅呢?薛曼心想。鈴式、凱特姐、林芸、密朗琪還有其他人現在都在哪呢?指揮官……那位第一個指揮官呢?大家都在哪……

「我想回家。」薛曼忽然像個小女孩一般,開始小聲地哭泣。

但是,家又在哪呢?

姆大陸?還是外面世界?對她而言,這個世界還有能夠被稱之為家的地方嗎?

已經……沒有容身之地了……

她試圖抹掉不停湧出的淚水,卻不爭氣地一直掉落下來。

「漂亮小姐,怎麼這麼傷心?剛剛和男友分手嗎?」

就在這個時候,吊兒啷噹的語調傳入耳中。薛曼抬起頭,正好見到兩名年輕人過分親熱地搭住自己的肩膀。

「我們也正在揪同伴,咱們就去玩玩忘掉傷心的事情吧!」其中一人說道。

薛曼不是笨蛋,他一眼就看得出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又誰在乎呢?誰又在乎自己呢?如果自己消失掉的話,或許反而對艾里歐比較好。

「一起去玩吧?」

「是啊……這樣也好……」

自暴自棄地這麼想著,薛曼完全放棄了任何反抗的念頭。

「那就這麼決定囉?咱們去喝上好幾杯,然後啊──」

「放開我母親!」

一人一腳飛踢,把兩名年輕人從背後踢倒在地上。

「搞什麼鬼!」

「艾里……歐?」

轉過頭,薛曼錯愕地看見自己的兒子就站在那,一臉憤怒表情。

「母親妳也怎麼搞的,對付這種小混混不需要用到妳多大的力氣吧!」

「你怎麼……為什麼……我不是叫你跟妮妮一家待在一塊嗎?」

「世界上哪有看見自己母親淚眼汪汪地跑掉,還能夠繼續談笑吃飯的兒子啊!」他怒吼道。

「我──這──」薛曼瞥開目光,頓時語塞。

「艾里歐!薛曼阿姨妳沒事吧?」

「連妮妮也……」看見跟著現身的妮碧昂,薛曼的眼睛睜得老大。

「你們快點回去!」她用哽咽的聲音命令道:「快點回去安慰愛爾哈太太!還有,艾里歐你要記得說你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想她會諒解的。」

「我不要!」

「聽媽媽的話。」

「我為何要這麼做?媽媽明明什麼也沒做錯!」

「不……」薛曼走上前,溫柔地撫著兒子倔強的臉龐,輕輕搖著頭道:「我以前……媽媽以前曾經傷害過愛爾哈太太……我曾經犯的過錯……是無法被原諒的。」

「媽媽……傷害過愛爾哈阿姨?」

薛曼點點頭。

「可是,你們年輕人不應該背負我們上一代的過錯。如果和我斷絕關係並請求原諒的話,她也許會……」

「不行!」

艾里歐的怒吼,打斷了薛曼殘酷的話語。

「這樣的話,我就不再見愛爾哈阿姨了!」

「艾里歐!」

「對不起,妮妮。但是……但是我……」握緊拳頭,感受到指夾崁入皮膚的疼痛;但是和心裡頭的痛楚相比較,前者的痛甚至不及後者萬分之一。

「我和母親一同度過那麼多難關,她始終是我最親愛的母親。我不能夠就這麼……」

「我瞭解的,艾里歐。」妮碧昂牽起他的手,說:「我都能夠理解的。」

接著這名少女轉向薛曼,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相對的,我也不相信薛曼阿姨會做出罪無可赦的事情。」她說。

「但是我──」

「我相信薛曼阿姨。」

妮碧昂的話語,逐艦驅走薛曼內心黑暗的那一面。

「我也相信,媽媽不是那種固執又殘酷的人。」

妮碧昂一隻手牽著艾里歐,另一隻手則牽起薛曼,說:「讓我們再跟媽媽談一次吧,好嗎?讓妳們都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望著神情堅定不以的妮碧昂,薛曼只能緩緩地點頭。

***

位於貝倫堡的愛爾哈住家,原本總是充滿溫馨氣息的家中,此刻正瀰漫著沉重又微妙的氛圍。
此時此刻,愛爾哈和薛曼兩人坐在客廳內。前者刻意撇開頭,不去看後者一眼;至於薛曼則低下頭,根本就不敢正眼看對方一眼。毫無交集的兩人,就這麼坐在客廳裡一語不發。

「真是浪費我時間。」愛爾哈一邊說一邊嘆口氣,準備起身離去。

「請、請等一下!愛爾哈太太!」見狀,薛曼慌忙地開口叫住對方。

「妳還有什麼藉口要說嗎?」愛爾哈的語氣冷冷的,連看都沒看對方。

「我……我只是……」

「那就快點滾吧!」

躲在一旁的SP原本想上前說句話,可是卻被妮碧昂所制止。

「我看妳也沒話好說的。」愛爾哈冷酷地繼續說道:「妳和那個禽獸,那個……垃圾,對我做的事情,我是永遠都不會原諒的!」

「我不是來求妳原諒的,愛爾哈太太。」

「那妳到底是來幹嘛的?」

「只是……請不要牽扯上艾里歐……那孩子跟我過去的作為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怎麼可能不在意!他可是妳和那垃圾生的孩子,我怎能安心把寶貝女兒──」

「他不是垃圾!」

薛曼突如其來的高聲反駁,令愛爾哈當場愣住。

「指揮官先生……指揮官先生為了姆大陸犧牲了自己,為了和平犧牲了──」

「也犧牲了我!」

「不!他只是想找出能造成最低傷害的方法。妳自己也清楚曉得,他最後根本就沒有碰愛爾哈太太!」

「傷害仍然造成了。」愛爾哈搖搖頭,說:「我心裡頭的傷害,是由於信任他造成的。我的朋友也……雪兒和夏兒也……」

忽然間,薛曼整個人趴倒在地上,跪在愛爾哈的腳邊面前。

「妳這是幹什麼!」愛爾哈吼道。「別以為跪下就能解決所有事情。」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啊!」薛曼也喊了回去,嗓音斷斷續續的。

「不要以為我會心軟,女人!」

「指揮官先生當時真的盡力了。他獨自攔起所有罪孽、承擔所有罪行,現在還……難道這樣不算是替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嗎?我很抱歉對愛爾哈作出那樣的事情,但是現在說什麼也無法挽回了。」

「所以呢!想要我就這樣原諒妳?我長久以來多少個夜晚被嚇醒、多少次無法入眠?多少個日子……」

「我也一樣啊……愛爾哈太太……我也跟妳一樣啊……」

她們講到一半,兩人都哭了起來。

「艾里歐,妳的兒子……為什麼偏偏是他呢?為什麼妮妮喜歡上的男孩子偏偏是他呢?」

「孩子們沒辦法選擇生父母為誰啊,愛爾哈太太。」

「我當然知道!他是個好孩子……好青年……第一眼見到他時還覺得有點陰沉怪怪的,但我打從心底明白,他是個努力上進的孩子......」

「妳可以趕我走,或者使喚我做任何事。但請不要討厭那孩子,他……他很喜歡你們家妮妮。」

愛爾哈轉過身,不讓薛曼看見自己傷心的面龐。

「妳走吧,薛曼。」她說:「我不會去刻意拆散這兩位。」

「愛爾哈太太!」

「但不要搞錯了,我永遠也不會原諒妳和那傢伙的罪。」

語畢,愛爾哈踏步走上樓,隨即傳來房門關上的聲音。

「謝謝妳,愛爾哈太太。」薛曼呢喃著。

接著妮碧昂和艾里歐跑了過來,與薛曼相擁在一塊。

至於SP已經不知在何時,默默地消失無蹤。

***

「派派……」

「嗯?」

「我這麼做……是對的嗎?」

「這就只能看妳自己怎麼想了,公主大人。」

「我知道的,我知道他們是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傷害才這麼做的。也許當初他們沒有綁架我,我可能會落得跟雪兒和夏兒同樣的下場……或許永遠也無法和派派見面,一想到這我就好害怕。」

「有時候,對和錯是難以衡量的。對於那些生活於戰爭情報世界的人更是如此。」

「我到底該怎麼辦?我已經沒辦法去恨了……我沒法真心去恨薛曼和那個男人……那我要去怪罪誰呢?對我造成這樣傷害的人……」

「薛曼太太的生活,其實比起我們更加辛苦啊。」

「我以前我也從艾里歐那聽到他生長家庭的消息。三餐不繼、拖車生活,到處打零工和苦活……其實我知道,自己比她要幸運得多,卻還當面說出那些過分的話……我好討厭自己,我好討厭無法控制自己仇恨的自己……」

「放下仇恨,公主大人。已經夠了。」

「放下嗎?」

「蘿西、妮妮還有艾里歐,他們所代表的新的世代,已經不需要舊的仇恨了。」

「結果到最後,唯一放不下的……其實是我嗎?」

「讓我們孩子的未來,不再需要承擔過去的悲傷,這可能會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所以我們一起努力吧。」

「我答應你,派派。」

「那麼我們一起走下去,再去跟薛曼太太好好談一談,好嗎?」

「嗯。」

然後,有關過去的對話就到此為止。

然後,全新的光明未來才剛要展開……









(完)

---我是分隔線---

感覺已經好久.....

好久沒有這麼開心地寫文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987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紫色徘徊的執念
放假回歸趕上!但是感覺時間還是不太夠

不只不能繼續撰寫,連閱讀的時間都沒了!



只能看看有哪天還有機會可以讓自己底下的人物繼續他們的旅程了...

是說,這是本篇多少年後的故事?

09-20 11:50

歷史謎團
十年多?
詳情要去問隱墨呢

辛苦了^^|||09-20 11:51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嘛~有些傷痛是真的很難抹滅的。
所以小哈本來瞞住派派的事被爆出來啦~
不然那傢伙完全狀況外www

――所以妮妮才說,這是一個關於救贖與原諒的故事。
小哈算幸運的,她還有一個深愛她的家庭。
接下來就看她願不願意把這份幸福分享出去囉~

S.P.表示:女大不中留...(撞牆

...公然放閃還好啦,至少沒有給你光天化日就(消音)
妮妮跟愛里歐也想跟進?www或許可以期待青出於藍更勝於(遭轟殺

夏兒跟雪兒看起來應該是被所有人放生了,上帝保佑

各個角色都寫得很棒呦,那種內心的糾結都很到位~
...不過SP跟小哈最後的對話似乎有點輕描淡寫了,跟薛曼的懺悔比起來。

...果然還是五味雜陳啊。

to 樓上紫君:妮妮是在那一年年底出生的,今年21歲。

09-20 12:07

參柒
這... ... 真是太驚訝了, 是說到底是怎樣的蓋率可以造就這種連續劇般的發展啊[e17]
不管怎麼說, 還是希望大家都能幸福啦~
不過某指揮官造的孽還真是... ... (合掌

謎團大寫作辛苦了[e24]

09-20 13:05

Sword
仇恨沒放下只會傷害別人與自己 (過去被傷害的記憶不會消失 但必須走出傷痛才能開創未來)

09-20 16:19

第三書語
書語覺得謎團還是適合寫這樣

開心或最後很有正面感的故事呢[e34]

09-20 17: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式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雜文小說】 (44)

【奇幻】獸人正太的人類老婆?(一) (0)
<卷一> (34)
<卷二> (19)
&lt;外傳&gt; (5)

【原創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斷尾)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Bullshit區 (163)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福爾摩沙系列 (17)

未分類 (295)

gagahuhu所有人
大家知道一方通行中彈前在想什麼嗎?來看看我的文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