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達人專欄] ◆ 成像(拉克絲)(下)

作者:Cecil│2014-09-19 23:23:34│贊助:102│人氣:3291


請先讀過關於我的延伸創作的公開說明書




 
  「你說,我哥真的跟那個諾克薩斯的女軍官……」
  「精確來說,卡特蓮娜.杜.克卡奧並未領有軍銜。」

  金屬製的軍旗狀圖釘在嘉文四世的拋弄下旋轉數圈,隨即被他接住,並且看也不看地沉聲釘入旁邊牆上的戰略圖卷。拉克絲將手背在身後,歪著頭,緊盯那個一臉促狹的王室成員。

  「重點是,你說我哥……對那女人有興趣?」

  「誰知道,」嘉文聳肩,眉毛抬了抬。「每次要突擊前,蓋倫都會要我留心那個女人,只要她一出現就立刻告訴他,說是要親自解決。」

  「你們遇到她幾次了?」拉克絲忍住拉下臉的衝動。

  嘉文斜過視線,單手比了個不多不少的數字。

  「你就沒法把她解決掉嗎?」她的口氣多了幾分挑釁。「如果你想,應該沒理由會失敗的哦。」

  「如果那女人對我的人下手,我當然不會省力氣去追她。只不過她一出現就被蓋倫給纏住,於我也就沒什麼影響。」嘉文哼了聲,露齒的模樣頗有嘲諷的意味。「怎麼,有人把妳哥的心思給搶走了,覺得不開心?」

  「蒂瑪西亞跟諾克薩斯自古勢不兩立。」

  拉克絲引用隨處可見的句子,算作回答。當然實際上她比誰都明白,德邦與諾城並沒有所謂的高下。兩者都是獨立的國家,為了各自的利益與欲望交戰,試圖吞噬彼此──剝去崇高外衣與光榮誓詞後,他們唯一剩下的也就只有這點。然而,她寧可在此說出這種陳腐不已的答案,也不願承認,自幼規矩到可說是死板的哥哥,居然在戰場上對敵國的兵士有了其他心思。

  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拉克絲抿著嘴,不快地想。

  「想知道妳哥到底怎麼想,去問他不就得了──拿去。

  嘉文走到書桌前,拉開抽屜,朝她遞來一張硬質卡片。雪白的卡片四周印有金色穗邊,正面角落還有一隻栩栩如生的展翅雄鷹。卡片的內容僅有寥寥數行,大意是邀請收信者,前來城堡參與聖誕宴會。

  聖誕節原本只是德邦開國元勳的生日,不過由於在時間上也很適合順便慶祝秋收,才演變成今日這種規模。人們用各種裝飾品點綴住家、宰殺火雞、在壁爐前掛起長襪子……想到這些習俗,拉克絲才驚覺,她已經很久沒有過聖誕了。自己上一次收到禮物是什麼時候?去年的聖誕節,自己在哪裡,哥哥又在哪裡呢?

  拉克絲接過卡片,翻看起它,衝著嘉文狀似玩味地笑了起來。

  「你也邀請我哥哥來參加宴會了嗎?就我所知,皇守上校不大擅長應付這種場合,或許不會出席呢。」

  「確實我把邀請卡給蓋倫的時候,他看上去是興致缺缺。」嘉文不曉得是沒聽明白她未說的深意,或是刻意忽略,反倒主動提起邀請她的原因來。「如果只有妳參加,那也無妨。至少他們問我要邀請誰跳舞的時候,妳能充當我的舞伴。」

  她露出幾顆貝齒,清脆的笑聲輕靈靈在書房中顫動。
  
  「那我可不能隨便接受這個邀請。如果作為王子殿下邀請的賓客出席,恐怕我會被威靈家的那隻小雲雀給啄得滿頭是傷呢。聖誕宴會這麼重要的場合上,我可不會這麼不識時務,搶走她和你跳舞的特權喲。」
  
  作為王室成員,嘉文自幼就有各種親戚推薦他未來的王后人選,當中最具冠軍相的,是由他母親凱特琳親自指點,來自威靈家的遠房表親。不過,據拉克絲所知,嘉文對那個人人稱好、家世優良的女孩感興趣的程度,並沒有比他一擊就能打倒的弱小士兵要高多少。

  也因此,一聽見拉克絲提起自己的表妹,嘉文不快地擺手,好像那個女孩的名字是教他煩躁的蚊蠅。「少提羅絲麗了,我母親才剛要我排開一個軍事會議去見她。」

  「聽起來是沒有排開的意思。」拉克絲竊笑著說:「王后陛下肯定不會開心的。」

  「光是在這種烽火連天的時刻還得留在國內參加宴會,」嘉文站在戰略圖卷面前,指著上頭標記時的神情滿是惋惜。「就已經教人難以忍受了。取消會議只為了去會見一個貴族小姐,只用說的都嫌可笑透頂。」

  嘉文不著痕跡地將話題帶回拉克絲今天前來拜訪的主題上,她也就從容地接上了話。她從印有情報局標誌的牛皮紙袋中抽出幾張資料,纖細的手指不偏不倚按在第一張紙的某幅畫像上:那是個除了一束軍人髮辮以外,可說是頂上光潔的古怪男子。他戴著口罩,讓人本能地將注意力擺在了他那如同鳥禽、銳利無匹的眼瞳上,並且無可自制地產生被死死攫住的懼意──儘管畫像上的男人並非看著觀畫者。

  「只用蠻力無法勝過這個男人。」拉克絲簡單地跳過所有冗言,道出結論,口吻因為討論公事而正經起來。「傑利科.斯溫在諾克薩斯只重武力的氣氛中異軍突起,明明身有殘疾,卻能帶領士兵連連取得勝利,讓那些嗜血的野獸各各對他心悅誠服。遇到他的話,行事上必須更加小心。」

  以邏輯為思考根本的拉克絲此言一出,立刻讓嘉文冷笑起來。他雙手抱胸,絲毫沒有掩飾如同他立體五官的明顯蔑視。

  「再聰穎的腦袋,只要從脖子上掉下來,不管裡頭原先轉著多少計策,全都會失去意義。」嘉文睥睨著畫像上的斯溫,宛如正提早演練將那人的廢肢踩在腳下的場景。「在我德邦的威名面前,再多的計策跟手段都無可發揮。」

  拉克絲嘆了口氣,知道她只有在這點上無法說服他。嘉文四世渾然天成、出自王室血源的傲氣,以及成長過程中由旁人灌輸培養出的自大,是他作為蒂瑪西亞未來領導者的必要姿態,也是他注定要在某日面臨沈重失敗的主因──當然,她再聰明都無法預測未來──那時尚無人知曉,嘉文四世即將在幾個月後,受到足以徹底扭轉他命運的巨大挫折。

  那時,他們仍運行在計算過的軌道上,依循規律的日程表活著。她依然作為情報局的得力好手與皇家學院的客座教授,在各個需要她的地方穿梭,偶爾想到久未謀面的兄長,也沒有多少時間惋惜。聖誕宴會的日子一天天接近,拉克絲亦只是選了某天下午去整理頭髮,回老家去取以往參加舞會必穿的藍色小禮服(竟然還穿得下),而不多作其他準備。

  拉克絲沒有告訴任何人的是,倘若能見到蓋倫,希望他一眼就能認出她──但她決不會對他多加搭理,更不會靠近他。她要讓哥哥知道,自己依然是拉克絲,卻早已不再需要他。那是她最後的倔強。

  儘管她封閉在內心深處的某個思緒,其實期望他走過人群,過來叫她。

  然而那天,拉克絲的願望沒能達成,因為蓋倫並未出席聖誕宴會,不曉得去了哪。或許他回老家去和父母一同用晚餐、或許他留在軍營裡寫作戰計劃書,而不管箇中原因為何,她都沒有在和嘉文交換機巧微笑的當下詢問他,嘉文自然也沒有開口說明。那個晚上,所有人都像預先設置好的機括,在宴會廳中無法自主地、宛如人偶般地繞行,說著言不及義的話語。

  站在宴會廳的角落,她不禁揣想,十年後的聖誕節,她是否仍舊會在這裡,按照應有的方式微笑說話。直到嘉文走過來,用端正到教人想笑的口氣問她,他是否有那個榮幸,能夠邀她跳一支舞。

  今年的聖誕宴會,同時也具備預祝即將出征的軍人能凱旋歸來的作用在。臨近尾聲,國王舉起沈重的金杯,請全場賓客一同提早慶祝德邦的勝利。深知嘉文這次出征並不比以往輕鬆的拉克絲,隱身在窗簾的陰影中,沒有浪費時間舉杯。

  她無法忘記曾展示給嘉文看過的紙張上頭,那個宛如猛禽瞪視目標的男人。







  若非兄長就是軍人,她本身也熟識嘉文,或許對拉克絲這樣一個蒂瑪西亞人而言,無論染血的腥風自遠方戰場捎來的消息為何,聽上去都不夠真實。

  「──全滅?

  拉克絲揚起眉毛,好不容易才壓下當即起身的衝動。而即使這消息讓她驚愕不已,她也將表情控制得很好,沒幾秒便平靜下來。

  「小聲點,這件事不能給其他人知道。」同事皺眉,轉頭看了看從城內其他單位到情報局送公文的人,掩嘴低聲說:「這是昨天回報回來的事情,目前還是最高機密。如果不小心洩露出去,會引起大恐慌的。」

  拉克絲不禁暗暗啐了口,手指不動聲色地在桌上掐進掌心。來向她通報消息的同事素來與她交好,原本應該先去跟里歐報告的事情,還是選擇了第一個跟她通報。原因無他,只因為幾星期前領軍出發前往北方的嘉文四世,居然中了斯溫的伏擊,整個護衛隊全滅不說,差點沒連他自己的命都賠進去。據說諾克薩斯方陷入「將德邦王儲帶回國內當眾處刑」或「為免節外生枝於是就地斬首」的兩難中。

  換句話說,這是他們派人營救嘉文的最後機會。

  「據說皇守上校那時候提早回防,剛好跟殿下的小隊錯開。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所有人都應該在一天內往南撤守,只是……」同事不安地說:「恐怕殿下是又發作了。拉克珊娜,妳的兄長一定會去營救殿下,這是我知道的部份。」

  語畢,同事沒再多說其他,匆匆進了他們頂頭上司的辦公室。拉克絲則坐回辦公桌前,試圖繼續破解手上的法術破片,努力表現得足夠專業,像是這個消息無法動搖她一分一毫。即使陣亡將士的屍體被送回國內、舉行葬禮的畫面不斷在腦中掠過,她的外表看上去卻是一貫的從容。

  他離家參軍的那天,垂著肩膀的身影,消失在冰涼細密的晨霧中,前進的步伐快得像是一點猶豫都沒有。七歲的她曾為了那個景象哭泣,但現在,十四歲的她,已經不會再因為被放棄而流淚了。

  幾個星期後,某個灰暗的清晨,蒂瑪西亞殘餘的軍隊回到國內。據說,隊伍中的所有人都在肩上別著一塊黑布,哀悼的可能是戰爭中死去的士兵,又或者是王儲被俘虜後德邦蒙塵的聲威。

  乘著黑色駿馬,從鬼門關前轉過一輪回來的嘉文四世,和她的哥哥策馬並行。人們早就知道了他被諾克薩斯的智將斯溫給俘虜、繼而讓兒時玩伴蓋倫救出的事情。那時,嘉文的神色非常冷峻,不知道是因為這次戰役無勝無敗令他焦躁,或是因為差點命喪荒野而深切感受到生命無常。

  但那都是拉克絲聽人說的。

  回來後,兩人什麼也沒跟她說過。嘉文罕見地沒有在上城區的廣場發表任何演說,而那原本是他打仗回來後必做的功課。拉克絲原本還在等里歐派她去城堡彙報事項,卻是無疾而終。蓋倫像個沒事人一樣,又去了邊防區訓練守衛,和她都弄不清楚已經到了第幾梯次的無畏先鋒團。他的名字依然經常在她周圍出現:文件、同事的耳語、報紙上……但他沒有來找她。

  偶爾她回去老家拿東西,會聽見父親喃喃抱怨「連回來看看我們也不會」。每當這時候,她只會露出具有報復氣質的微笑,沈靜地說:「哥哥一定是太忙了,畢竟他是個很重要的人。

  幾天後,嘉文四世帶著城堡裡某一支護衛隊──大概十二個人──離開國內,沒人知道他究竟上了哪裡。每一次能夠幫助人們定位他所在地的消息傳出,而三世派人趕過去時,他早就悄悄走遠了。嘉文秘密遠行這件事著實引起一陣騷動,所有衛兵全被扣除半年薪水、三世的心情更是差了好幾個月,而全國上下雖然不至於籠罩在陰鬱的氣氛中,但以往畢竟沒有過王儲私自離國的紀錄,好事者還是嚼舌根嚼得非常開心。

  嘉文在北方像要洗刷屈辱似地獵殺野獸、剿滅強盜,但這彷彿都不能滿足他受傷的自尊──對拉克絲來說,那個男人選擇踏上所謂的「贖罪之旅」,要彌補的不為其他,也不過就是他的自尊──不久,他徹底在北方銷聲匿跡。

  除了這點,拉克絲的生活沒有絲毫變化。

  除了離開國內為德邦耀日犧牲奉獻、甘願踏進血水坑裡的士兵跟外派人員,蒂瑪西亞人們的生活,宛如被細心維持住的幻象一般,從來不會改變。







  某個清晨,拉克絲早早醒了。面對大窗子側睡的她倏地張開眼睛,看見窗外明晰透亮的水藍色天空,以及被陽光鑲上金邊的雲絮。她困惑地揉眼,把從肩上滑落的睡衣拉回正位,走到窗邊,將窗簾唰一聲拉開。

  以冬天而言,這種晨色著實罕有。

  看見穿衣鏡中的自己時,她的唇邊揚起一抹笑,那並非出於某種特殊的情感,而僅和清晨的盥洗更衣一樣,自然得無需思考它的必要性。

  她把手伸到頸後,攏好光亮滑順、不需多加梳理的金色長髮,清清喉嚨。
  
  「我等奮鬥只為三事:我軍之勝、敵軍之敗、正義普世。」
  (Victory for our allies, defeat for our enemies, and justice for all.)

  她離開自己位於情報局附近,存錢存了一年多才買下的住處,踏上蒂瑪西亞上城區平整光亮的街道。街道有專人維持整潔、整塊整塊切割的大理石也常保乾淨,位於街道中央的筆直花圃就不提了,每一片葉子都鮮綠得宛如寶石,點綴在豔麗的花朵旁。儘管這種華美多少顯得虛偽,拉克絲卻無法否認,走在這樣的街上,心情很難差到哪去。或許生長在這個國家的人,無論如何也很難擺脫對於美善二字的堅持,至少她就是如此。

  由於住處和情報局距離不遠,也為了增加運動量,拉克絲選擇步行去工作。路上遇到認出自己的行人,她並不避諱和他們打招呼,但或許是因為年紀尚輕,功績又多屬無法擺上檯面的事務性工作,拉克絲並不覺得她特別受歡迎或尊崇。唯一會被纏上的情況,大概也只有經營店舖的婦女問她有沒有對象,需不需要幫忙介紹的時候吧。

  不過,每天都固定要問她一次「有沒有興趣認識哪家的公子」的水果店老闆娘,今天倒是沒做這件例行公事。相反地,她興奮地跟拉克絲說,嘉文回來了。

  「不好意思,我沒有聽清楚。」她合乎禮節地眨眨眼,微微歪著頭。「請問妳說的是什麼意思?」

  早在一年半前,里歐就已經授權情報局的所有人,把「找到嘉文」這件專案的優先度調到最低。這並不代表他們對王儲的生死置之度外,但在嘉文四世自己不斷逃避追索的情況下,他們即使得知他的去向,也毫無意義。嘉文的名字在拉克絲經手的各項文件中絕跡,彷彿他成為了無人願意提及的會議事項,或一個空懸著、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的殿下回來了呀!」身形圓潤的婦女滿臉發光地把蘋果擺在紅通通的臉旁邊。「早上有好多人看到他跟護衛駕著馬,一路從大門那裡騎向城堡呢!兩年了呀,皇守大人,兩年了,誰知道四世殿下居然還──

  「請容我失陪。祝妳有個美好的一天。」拉克絲擺擺手,小跑步前往情報局。

  兩年多過了,情報局不免經歷幾番新來舊去。有人不適應這裡過多的雜務而自請調職、或因為跟里歐性格不合而黯然離去,而有少數一些人,則是在竊取情報的行動中殉職。在這種汰舊換新的情況下,有能耐待住的拉克絲儘管年輕,在這裡的資歷卻比大多數人都高。見她快步走入情報局,許多人都恭敬地朝她點頭,當中亦不乏髮中摻有銀絲的中年人。

  「聽說四世殿下回國了。」

  拉克絲把手背在身後,姿態端正地站在里歐的辦公桌前。跟剛進情報局時相比,她已經不再害怕這個頂頭上司,但保持一定的尊敬仍屬必要。認識得久了,相對於拉克絲,里歐則沒有太多明顯的變化,只是那種不加掩飾的輕蔑淡去,像是認可了她的能力。

  「來去都不受控制。」里歐漠然地回應。經常拉克絲向他彙報嘉文四世的事情時,他便顯得興味索然,彷彿很討厭難以控制的東西。

  「無論如何,這都是很值得高興的──」

  「只要他沒有從外面學來什麼特殊的統治方式就夠了。」里歐打斷她的話。「我可不希望見到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情況發生。」

  話雖如此,事情卻跟里歐的希望背道而馳。嘉文才回來沒幾週,據說對國事專注許多,不僅白天會去旁聽法議會的議程,還把許多原先都由三世批閱的公文拿來再看過。許多需要上頭批准的文件,在三世的簽名底下都多了一個複審的欄位,上面簽著「嘉文四世」。儘管拉克絲不可避免地懷疑,嘉文在出外行旅兩年後──出外前只專注在戰事上的情況就更別提了──是否真能對治理國家有什麼心得。

  而嘉文會忽然產生這種變化的理由,拉克絲是在第一次去找他討論預算時才發現的。

  走進城堡,她立刻察覺到,這裡的氣氛有著顯著的變化。各個要點的衛兵看似沒有增減,通往嘉文書房的路上,駐守的人卻大幅減少了。或許從外面回來以後,嘉文就受不了時刻有人隨侍在側的壓力,因此刪減了護衛的數量。拉克絲邊走邊思忖,同時考慮起該怎麼把公事跟私事的話題連接在一塊。

  書房門口只有兩個護衛。站在右側的是個黑髮灰眼,模樣冷峻的男子,拉克絲立刻將他跟里歐聯想在一塊;不過仔細看便會發現,跟里歐的世故冷漠相比,這個男人散發出的是某種更純粹、宛如永不鏽蝕的鋼鐵般的氣質。另一個護衛的軍服有點皺摺,站姿也不夠端正,跟過度挺拔的同伴相比,初來乍到的感覺更加明顯。

  「能幫我通報嗎?我是蒂瑪西亞情報局的拉克珊娜.皇守,我想求見嘉文四世殿下。」
 
  拉克絲說完,朝著那個明顯是新人的護衛露出禮儀限度內最大的微笑
  因為那是一個少女,年紀跟拉克絲的差距決不超過三歲。

  儘管她的外貌極為特別──對拉克絲而言,用「有些」特別來形容對方,或許反倒是種侮蔑──拉克絲卻在看見她的剎那,就對她產生了好感。能夠看得出來,她並不是蒂瑪西亞人,甚至不是人類。但她卻領命站在嘉文的書房門口擔任護衛,這是否代表他從荒野回來後,帶回了一些能讓人期待的東西?

  見她笑了,原先蹙著眉頭的女孩也放鬆下來,過一會才生硬地點點頭,學著她的模樣微笑了一下。

  「要笑的話就別猶豫太久,這樣會顯得奇怪。」黑髮男人的視線淡淡掃向一旁。「當然,為了維持儀態,最好是不要隨便笑。點頭或敬禮就夠了。──啟稟殿下,拉克珊娜.皇守求見。

  「我知道了。」女孩輕聲回答,眉頭又擰了起來。
  「讓她進來。」嘉文的聲音平淡。

  拉克絲簡直等不及要向嘉文打聽那個護衛,不過她依然先跟嘉文討論完情報局預算的事情,又稍微和他寒暄了一會,這才不著痕跡把話題帶往那個連微笑都會猶豫的女孩身上。

  「啊對對對,我想到了!忙著問你預算的事情,差點都忘了。外面那個漂亮的新護衛是誰呀?聽說是你從外頭帶回來的。」

  「別想轉移我的注意力,妳以為我跟妳那票同事一樣腦袋進水嗎?」
  「嘉文你很沒禮貌,他們腦袋才不是進水,只是運轉起來不大順暢而已。」

  才剛把她花了二十分鐘認真寫好的預算表給打了第二次回票的嘉文,頭一次露出了少許複雜的神情。或許對於習慣仰視他的人們而言,他看上去跟平常絲毫無差;但獲得他准許,得以平視、觀察他的拉克絲,則早就連這種微小的變化都能輕易察覺。果不其然,他不僅放棄對著她的預算表窮追猛打,甚至在她的提問下顯得愈加侷促。

  兩年過去,拉克絲自覺她沒有太多的變化,嘉文的改變卻大到她都覺得有意思。性格上的改變也好、帶回新護衛也好,只要離開蒂瑪西亞,人生就會有所改變嗎?

  她開始思索起這個問題。

  稍後,拉克絲得知那個女孩名叫希瓦娜,也得到了和她談話的機會。為了這個女孩,嘉文大幅度減少護衛的數量,行為也開始讓人玩味。作為旁觀者,拉克絲很有興致地觀察著兩人,偶爾拿一些小事調侃,生活終於多了幾分樂趣。

  只要是跟自己無關的事情,拉克絲便會相當感興趣。或者應該說,正是因為不會妨礙到自己營造出來的形象,她才能放下心來,身處在那個情境當中。

  直到那天。

  嘉文回國五星期後,王室終於準備為他舉行慶祝歸國的宴會。對於他向來只發給少數友人的邀請函,拉克絲早已司空見慣,她朝他眨眨一邊眼睛,把邀請函變魔術一般收進口袋。
  「我會去的。因為我很想看看,幫你對演講稿到底有沒有用。」

  換作平常的嘉文,是絕不會對這句揶揄充耳不聞的。不過,他在得到拉克絲肯定的答覆後,笑得反而比她更意味深長。

  「蓋倫會很高興知道這件事。」

  「你還是沒放棄找我哥來幫你分擔小姐們的邀請嗎?」從友人口中聽見哥哥的名字讓拉克絲隱約有了點反應,但她依然故作無事地聳肩。「可惜皇守大人就算當到了將軍,也是──」

  「他會來。」嘉文篤定地打斷她。「知道這件事之後,妳還敢來嗎?」

  「哦?」她忽略從背中蔓延開來的異樣感,輕佻地說:「難道你成功邀請到了杜.克卡奧家那位潑辣的大小姐嗎?如果不是的話,我實在很難想像你是怎麼讓我哥成功答應出席的。」

  嘉文淡淡地提起嘴角,要笑不笑的。「想知道妳哥到底怎麼想,去問他不就得了。」

  拉克絲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之前也不是沒有過以為哥哥會來,便滿心期待地事先在鏡子前面演練各種台詞,結果在會場逡巡整晚也沒見著他的情況。如果嘉文以為她跟以前一樣,還是那個跟著大哥屁股後頭跑的小女孩,那他是看低她了。







  坦白說,蒂瑪西亞的宴會並未因為嘉文行旅歸來而顯得多有意思:一樣的好酒美饌、一樣的會場裝飾、一樣的演講,與一樣的人群──這些都再再讓拉克絲感覺疲倦。她動作流暢地悄悄拉了一下小禮服的肩帶,端起一旁的水晶酒杯,便走向陽台想透透氣。

  夜色冰冷空曠,是連星星都沒有的純黑。這讓她湧起用光之力在這樣的黑暗中玩點小把戲的興致。拉克絲拿下絲質手套,把手指當作筆尖一樣,在面前寫起字來。

  拉克珊娜.皇守。
  她伸手抹去多餘的字,讓它變成「拉克絲」。
  
  忽地,一隻大手粗魯地試圖抓住那些字,法術受到干擾,便慢慢消逝了。拉克絲擰起眉,轉向一旁,寫字用的右手已經在掌心預備好一個威嚇用的光魔法,只要來者再有其他不善之舉,立刻就會吃她一招。

  一看清楚來人,拉克絲便加強術法威力,把對方嚇得倒退好幾步,差點沒從陽台往外跌出去。顯然那人並未預測到她會有如此反應。

  「喔喔喔,天啊,我道歉、我道歉!

  她皺眉看著因為強光而流出眼淚的兄長,他此刻正不斷眨著眼睛,試圖讓視網膜上的異樣光彩退去。這是中了光魔法的人會有的典型反應。拉克絲沒戴回手套,反而又一次抓握手掌,再次凝聚光之力。如果不這樣做,她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這個已經好幾年沒有說過話的人。

  「原來嘉文還真的把卡特蓮娜.杜.克卡奧給請來了,你怎麼把人家給拋下了自己過來呢?」她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嘲弄般地自語,隨後才朝著蓋倫說:「你好,怎麼有時間出來呢?想透透氣?」

  得到妹妹意外淡漠的回答,蓋倫好像也沒轍了。他訕訕地在原地站直身子,把胸前的幾個徽章調整了一下──時間長得讓拉克絲毫不意外──看上去他原先並沒有準備好什麼感人的說詞。不曉得是不是家人間特有的感應,拉克絲只消這幾分鐘,便立刻辨識出殘存在這壯碩男人身上、往昔那個疼愛她的哥哥的影子:仍舊有些亂的棕髮、一不知所措就開始抓後腦勺的習慣、欲言又止的模樣……拉克絲發出輕巧的、嘲弄用的笑聲。

  「抱歉,」蓋倫侷促地說:「我看到妳又在寫字。」

  「所以決定干擾我?」拉克絲的心中有某種情緒在升高,但她無意遏止。「所以其實這幾年來我最該做的事,就是不顧一切跑到軍營裡,寫字給你看,你才知道要理會我嗎?」

  她別開頭想走,喉頭忽然出現被硬塊哽住的痛楚。

  「等等。」他的聲音中還有著猶疑,這讓拉克絲更加氣惱。

  「等什麼?」她露出和尖銳的言語毫不相似的燦爛笑容。「要等你終於要戰死了,你才會想到我嗎?還是要等我終於死在哪個任務裡了,你才會後悔?」

  「拉克珊娜──」

  「你明明一直都知道,我討厭別人那樣叫我!」她把手套甩到地上,聲音終於高了起來。「你一直都明白我,但是你從來就把我當作其他人一樣。我是不是還不如那個姓杜.克卡奧的女人!」

  和蓋倫長久下來的零互動其實不讓拉克絲難過,她觀察別人的情況,努力說服自己,她的哥哥就是這樣的人。他容易被公事纏住、不知道什麼才是值得他更加重視的東西,他是個那樣的傻瓜。但知道他在戰爭中遇到了一個特別的人之後,她就難以克制嫉妒那個人的心情。那樣一個只想殺掉自己的女人,卻反而讓他表現得反常──這教拉克絲覺得相當不平衡。

  「你再叫我一聲『拉克珊娜』,我馬上把你從這裡轟下去。」拉克絲說完這句話便緊咬住雙唇,指尖用力到開始泛白。

  大概是還沒把妹妹倔強的個性給忘記,蓋倫馬上比出投降的手勢。「別別,我道歉、我道歉。拉克珊……拉克絲。

  「來找我做什麼?」拉克絲遲鈍地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屈下膝蓋去將手套拾起,撢掉上頭的灰塵,這才把它戴回去。「即使是想給光魔法打得退無可退,今天也不是個適當的時間。」

  「我們很久沒說話了。」

  「我以為你有什麼高見要發表。」她冷冷地回答:「這點我早知道。你不是一直在迴避有我的場合嗎,今天怎麼改變心意了?」

  蓋倫安靜下來,顯然肚子裡又沒詞了。見到哥哥這樣,拉克絲暗暗嘆氣,要是他遇上一個牙尖嘴利又毫無憐憫心的女人,恐怕會被吃得死死的。兄弟姊妹間彷彿有種特殊的連結,換了其他關係的人,或許要把話說開還需要許多時間,但光是見到哥哥這種不知所措的樣子,拉克絲就已經開始想原諒他了。再耗下去,連她自己都會以為,被欺負的不是她,是她哥哥。

  「想想我們很久沒說話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從你說『拉克珊娜,妳該長大了』然後我回答你『你就當爸爸媽媽的好兒子吧,再也不要管我了』開始。」拉克絲精確而殘忍地完全重現當年的對話內容。「想起來了嗎?

  現在的兄妹倆已經成長許多──無論是自願長成一棵參天大樹的他,或是被迫長成盤根錯節的牢固小樹的她──這個景象,是當時近乎決裂了的他們,無論如何都難以預料到的。而拉克絲永遠不會忘記好似被背叛了的那天,自己把哥哥送的禮物從行李袋中抽出,一樣樣扔到地上的情景。

  「我很抱歉。」蓋倫說:「真的。」
  「你不需要感到抱歉。」拉克絲說:「你說得沒錯。所以我長大了。」
  「不,我的意思是……」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已經是這樣了。」她把手放在胸口。「你當上了將軍,我在情報局服役。你當年沒有做錯,我是該長大了。
  
  那種具有報復性、自毀般的話語,是拉克絲一直沒有說出口的。只有在面對家人的時候,她才會湧現用這種語言攻擊他們的衝動。看見哥哥自責的表情,她會有種愉快的感覺。
  
  「我也很抱歉,沒有經常跟妳聯絡。」眼見她強硬地斷絕當年那件事的討論,蓋倫苦悶地說:「我很抱歉,我總是忘了妳還很年輕。我總是跟我自己說,妳不會有問題的,妳是我的好妹妹。不管我怎麼樣,妳都能承受得住──」
  
  「我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她說出這句話,嘴唇開始顫抖。「你從哪裡認為我能承受得住?其他人聽到皇守少校帶著一個小隊突圍的時候,只會覺得你是個英勇的士兵。他們聽到你在山谷裡面埋伏兩天,只會覺得你很懂得掌握時機。你去把嘉文從斯溫手中救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大聲歡呼,說如果沒有你,蒂瑪西亞的軍隊會少掉一個精神指標──有誰會跟我一樣,只擔心你到底能逞強到什麼時候嗎?」

  拉克絲的眼前開始模糊。
  
  「為什麼你們誰都一樣,以為我只要看起來好好的、沒惹麻煩就好了……難道說你當初丟下我去參軍的時候,我非得要死死抓住你,你才有可能留下來嗎?我一定要把整個地方大鬧一番,你才會懂我其實不想當軍人嗎?我受夠了你們老是這樣,假裝一切都是好的──

  拉克絲用力地呼吸著,如此一來,淚水才不會奪眶而出。眼前,有一片陰影慢慢接近了她,然後環住她的肩膀。
 
  「別抱我,我才沒有哭!」

  「不,我是不想讓妳看到我哭。」蓋倫讓她把頭靠在他胸前,堅硬而冰冷的徽章觸著她擦有淡淡粉底的臉頰。「我不曉得該怎麼開口才對,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該怎麼為那件事情開口。每次看到妳,我就很想叫妳,但我不曉得該用什麼理由叫住妳……」

  好像他原先笨拙的個性,在面對妹妹時會加劇似地,蓋倫斷續地說著一些不清楚的話語。從和她發生爭執的那天開始,他一直希望可以幫助她,卻不知道該怎麼做。除了偷偷守望她、盡量不著痕跡地將比較溫和的長官派去她那裡、偶爾和嘉文談起她以外,他也不明白該怎麼做,才能讓妹妹過得更好一點。

  光是聽到這些事情,拉克絲就能確定,她的哥哥果然天生就是要上戰場的人。把蓋倫放在其他任何地方,他看起來都會像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傻瓜。思及此,她反而偷偷笑了出來。

  「真的很抱歉,所以別生氣了──呃、我的意思是說,妳還是可以生氣,不過……」

  儘管他們都明白,即使追悔得再厲害,那些錯誤的事情都不可能回到正軌,他卻仍舊認真地、一次又一次道歉,彷彿這樣的行為,能夠至少對當年那個小拉克絲稍稍地贖罪。誰都明白,使她幾乎哭泣出聲的,並不完全是她哥哥,但他從來都是這樣──他總是習慣把錯往身上攬,就像那個當年總是被扣零花錢的十五歲蓋倫。

  但她並沒有像當年那個七歲的小拉克絲一樣,哭得淅瀝嘩啦的餘裕,因為兩人身後的宴會廳忽然傳來騷動的聲音。拉克絲手一揮、預備起防禦用的術法,蓋倫卻將她護在身後。

  「妳在這待著,待會我再過來。」

  話聲剛落,他就跑進宴會廳裡,留下不自覺用指節擦著臉頰的她。
  她垂首看著掌心的光,頭一次覺得,那道光竟帶著某種溫暖。







  引領拉克絲進入聯盟的,是她的兄長蓋倫。兩人一同在蒂瑪西亞建立聲名,現在又要在各路好手聚集的聯盟中再放光彩──倘若查閱任何一份官方資料,對於拉克絲加入聯盟的理由,都只會有這樣簡單的解釋。

  但如果問拉克絲自己,她會說,自己加入聯盟,是為了看見改變

  離開蒂瑪西亞的嘉文改變了,他帶回來的那個名為希瓦娜的少女,也讓他繼續變化著,甚至連希瓦娜自己都日漸不同;加入聯盟的兄長過著比單純與諾克薩斯作戰時要更加豐富的生活。這種種都讓拉克絲知道,她厭倦了單純的觀察與逗弄,而希望自己也能親自加入那個未知的漩渦。

  或許在那個名為英雄聯盟的地方,她有足夠好的理由,去探尋改變的契機。在那裡,她不僅能有更好的發揮、更多的注目、更耀眼的姿態,或許也能變得更加自在。不再需要虛偽矯飾的生活,會比在國內輕鬆許多吧?

  「妳剛才,道出了心裡話。若要在聯盟裡登至巔峰,就必須向他人袒露心懷,這樣人們才能瞭解妳真正的信念和意圖。如果妳現在已經準備好了,應當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反思議廳中迴盪著蓋倫叮嚀的話聲,沈重鏗鏘,有如大錘敲打。儘管兄長說出這番話的神色冷峻、深不可測,她卻在嚴苛的考驗所帶來的疲倦中,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微笑。她坐在地上,看著哥哥狀似不留情面地離去的身影,知道即使不起身追上,她依然不會失去他。因為,剛才那番話聽起來反而像是這樣。

  拉克絲,在這裡,妳不需要再說謊了。





Fin.

終於能把這個分成三篇的延伸給完結讓我覺得如釋重負

拉克絲的下篇感覺比較綜合,並沒有像上篇中篇那樣有著重探討的主題(例如家庭的壓力、例如偽善)。原先我希望從拉克絲的角度補完一些《單戀三十題》中沒法呈現的片段,不過這種方法在以特定人物為重點的延伸創作中果然還是不好的,因此被我給捨棄了。從拉克絲的角度看見的雛鳥組,之後有機會會再補完的,雖然我覺得以補完為由寫的篇章好像有過多的趨勢,但就跟我無數次宣稱過的一樣:我是不會住手的

不曉得是不是被我寫到的角色都會變成想很多的個性,果然一個優秀的作者是不應該讓自己的性格去影響筆下角色的。在我的描寫中,我私心覺得拉克絲是個很倔強、有點太早熟但因為反而很好養(不用擔心的意味)所以居然沒人覺得奇怪的女孩。不過,因為習慣裝沒事也是她的壞習慣,或許這種情況也不完全得怪別人。我對於這點有著格外感同身受的地方,有時候會覺得,如果更擅長傾訴自己的想法,跟他人的關係也會更接近一些吧?如果總是裝得好好的、沒事的樣子,自然是無法得到關心的。

偶爾也勇敢地軟弱一下吧

那麼,希望很快就能有下一篇。最近稍微面臨到一個瓶頸,是覺得自己的句子好像有點長,或是有一點贅字,但要是頻繁做出修整的話,對行文上的思考反而很不利。不知道各位對於我的風格有沒有「有時候好像難以讀下去」的感覺呢?有時候看了其他人的作品,甚至是以前自己寫的作品,都覺得最近我的筆法似乎有愈加簡單的趨勢,有時候還是滿懷念以前那種花俏的風格的。

其實有點想寫個聯盟日常,例如科加加對於偵探片的愛好、或是……(把食指放在嘴巴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983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英雄聯盟|LOL|嘉文四世|單戀三十題|希瓦娜|延伸創作|拉克絲|蓋倫|League of Legends|Across The Line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槭葉楓紅
GJ,希望C姐早日恢復

09-19 23:33

Cecil
我該回歸賣虛淵籤餅的本業了O∀O09-19 23:36
你能離我遠一點嗎
等好久 終於出了[e36]

有點開始為卡特姊姊嫁入皇守家之後 蓋倫會有怎樣的生活而感到焦慮了
感覺會比婆媳問題還難解決呢...

09-19 23:38

Cecil
堂堂過了四個月,天啊時間過得怎麼這麼快(難怪故事裡時間也是過得很快(x

拉克絲:要進我家門,先打贏我(戴著死帽拿著冥火虛空胸前還掛著沙漏
卡特:我可以要蓋倫入贅啊(白眼09-19 23:49
槭葉楓紅
喔~耶!是虛淵!虛淵姐回來了!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3/87564e1d98375d3f6ac7b0e5c4e3c5ae.GIF

09-19 23:38

Cecil
楓紅感覺非常的激動,還學我用歡呼表情http://emos.plurk.com/740460ffc04646ec969734e8bdd739a7_w48_h48.gif09-19 23:50
Niebla
未看先回,這系列的拉克絲等好久了!
看留言有預告虛淵回歸,沒關係最近虐虐指數不夠讓我大滿足吧^q^

09-19 23:42

Cecil
有沒有作者最近性格大變的八卦http://emos.plurk.com/cf1b8f5da1991378f1ab121a87381f0b_w48_h46.gif
下次延伸我要找個背景比較黑的人物寫看看(你09-19 23:51
Reiter
蓋倫得趕快找個人來轉移拉克絲的注意了(笑
要不然卡特蓮娜遙遙無期 哈哈

by the way 作者加油

09-19 23:52

Cecil
蓋倫發現拉克絲跟伊澤有戲以後感到極度振奮(x
卡特蓮娜:休想我會跟一個怕妹妹的笨蛋交往http://emos.plurk.com/0d10edcc3a27710218e7063db5c0ed25_w22_h22.gif

謝謝你們,我加油http://emos.plurk.com/9dd4cdb5a052a22b2149dce1ad22259c_w48_h38.gif09-20 00:15
落葉幻想
贅字...贅字...贅字...(暗傷開關啟動)
呃!總之恭喜妳回來了!(要是再不回來難道要變有生之年作品嗎?
我在想耶!這篇有很多東西其實感覺是有差異的。故事個人看起來是以前就有底稿,只不過文字上有差,說是精簡嗎?我覺得是更洗練了!
是說,你說的問題我好像非常能感同身受。(因為籠統的說法會讓人容易往自己的方向解釋)文章中每個片段在寫的時候都龜毛是很好,但是反而會有見樹不見林的感覺,事後看來多餘的東西有時很重要,畢竟文章是一體的。我看文重點在於各個畫面的轉折、對話與整個事件的推演,至少在這方面c大做得是很成功的。文字該長該短,畢竟那是每個作者的風格,其實也不用太介意。

是說拉克絲這一篇的某些描寫...有既視感,是我的錯覺嗎?(反正光魔法跟虛淵餅都是讓人噴淚嘛!隨意~~~) >/////////<(好久不見的餵食~~~吃飽飽~~~)

09-19 23:59

Cecil
落葉的形象一下子跟Dororo疊起來了(咦

再不回來就要跟富樫一樣變成外出取材的時間比實際出稿的時間還長的人了,會被詛咒然後(ry

我寫文的重點也是以呈現我腦內的畫面為主,難道是我的思想變得貧乏了嗎!?
以前我寫東西習慣描寫得非常仔細,不過就連看的人都會說看起來有點累,所以慢慢變成了現在這樣子。真要說的話,我寫對話好像寫得比較認真(搓下巴)不管怎麼樣我感覺安心多了,希望之後的文章可以慢慢找回自信OWO

我的文章總是讓讀者充滿既視感!(有單戀既視感
餵食方式就是讓你們餓很久然後簡單餵食之後再度出外取材(被拖走09-20 00:23
野生的科加斯
卡薩丁的危險虛空生物秘密觀察報告:最近科加斯開始自稱夏洛特科加摩斯,說不定是某種陰謀的暗號,需要多加注意...

09-20 00:54

Cecil
科加摩斯,神探登場!
卡丁丁會寫虛空生物觀察報告感覺好可愛XDDD09-20 08:24
Reiter
說到蓋倫跟EZ 我想到這張圖片
http://i.imgur.com/nNR3o4G.gif

09-20 02:25

Cecil
欸這圖片我記得XDDDDDDDDD
EZ:我討厭草叢……09-20 08:23
玥音
我為了等這篇每天都來逛4、5次妳知道嗎?
兩兄妹吵架我快噴淚惹,早上才看了催淚的動漫(地獄少女倒數第二集
是說跟中篇差快半年吧,180×5=900 我用雛鳥組安慰自己明天會出下篇
只不過數學好像不像c大的小說一樣越來越好,數學老師表示無奈
嘉文你看看你,不聽人家言,斯溫在眼前(盛竹如調
席里爾表示:女兒妳不跟別人走,被這閃亮亮的混蛋拐走
隔天全城堡不見嘉文身影,直到希瓦娜在杜克卡奧家屋頂找到被掛在上面的嘉文
蓋倫:嘉文你去幫我拍卡特蓮娜的家居照
嘉文:自己不會去?
蓋倫:我只會躲草叢
嘉文被救下來表示,不懂蓋倫為何喜歡這把他掛在屋頂的暴力女

09-20 08:40

Cecil
不要用數學這麼明確的東西來解釋啦http://emos.plurk.com/ee55ed18ce089cc6c0b43b3d218c3a5a_w47_h48.gif
把這種等待的心情量化以後讓我覺得我罪孽深重http://emos.plurk.com/23841facb022a5147e20195a30966328_w48_h48.gif
我想你代表大多數讀者發出了沈重的控訴所以我決定閉關反省(不

不聽人家言斯溫在眼前OP,嘉文你現在感覺如(被蓋一套
為了好朋友的幸福嘉文還是決定去偷拍BUT在四招CD中的時候被卡特逮到,GG!09-20 09:05
蘿拉西泮
嘖嘖,有幾個點觸動內心TaT

09-22 07:13

Cecil
有沒有覺得心臟痛痛的(欸)09-22 12: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定是個軟弱的人吧... 後一篇:(If)冬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A821010大家說
歡迎點擊巴哈小屋~全臺灣傳說中的偽娘店體驗遊記文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5044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