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永恆紀元故事】《天魔的邊界-凝滯殘酷的溫柔》07

作者:水墨靜│2014-09-16 05:33:52│巴幣:18│人氣:441
Ƹ̵̡Ӝ̵̨̄Ʒ-天魔的邊界殘溫系列傳送門-Ƹ̵̡Ӝ̵̨̄Ʒ


知道嗎?晃一晃離你最近的校園,便能看見整個社會的縮影。種族與兩性平等的宣導,看起來多麼軟弱無力;老師關心的永遠是成績排行前三名的優秀學生,至今仍對無處不在的校園霸凌束手無策。
 
甚至於,冷眼旁觀。
 
小一才讀一半,她家就因為家長工作因素,三口子從花東地區搬到中部。新小學離家鄉如此遙遠,同學的口音如此陌生,擁有原住民血統的學生不超過五個,她對這所學校最鮮明也最唯一的記憶,就是他們真的很喜歡舉辦競賽。
 
美勞比賽、田徑比賽、作文比賽、相聲比賽、樂器比賽,還有歌唱競賽,一千多名學生的才藝如同籌碼或資產那般,被望子成龍鳳的家長會會員們拿來互相比較,學校往往成為你死我活的競技場。家長們名正言順地發動戰爭,於是上戰場的兒童個個被逼著演出自信的戲碼;他們說服評審和主持人自己多麼想成為第一名,未來又如何如何希望能獲得深造。
 
也許是因為擁有一半原民血統,她天生就愛唱歌,嘹亮的歌喉還曾經令隔著三棟教學樓外的校外人士過來詢問。她的歌聲和音準、響亮程度都是校園裡數一數二的。很幸運地,連續幾年報名歌唱比賽,爸媽都不知曉,其實他們從不關心她參加了什麼活動,只要成績單上的數字維持在班上前五名,就不會被禁足或體罰。她先前說過嗎?她是嚴格家教中訓練出來的獨生女,她是好學生,一向都是。
 
連續五年,她都輕鬆地一路從預賽唱到複賽,再唱進決賽,有幾年參加比賽的同學中,不包括那五個原住民。雖然這麼說似乎有點可惜:但他們走的其實是田徑和演講方面的才藝,是的,他們當然也喜歡唱歌,只是一個月裡無法同時兼顧兩項比賽,所以放棄,讓她一個人獨得連年的獎金。說到這裡,你們也覺得她太招搖了嗎?
 
但是,她並沒有馬上就遭遇不幸。其實,直到發生那件事情很久之後,她才漸漸懷疑跟自己愛唱歌有關。
 
第六年,最後學年度的第一學期。風和日麗的午後,仔細聆聽,聆聽校園是如何從喧嘩回歸寂靜,至於那放學鐘的敲響,似乎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處於校園最偏僻的角落,待在專屬她的練歌一角;她依稀記得,沙坑旁立著一組扁平簡陋石桌椅,充當椅子的五塊石頭都蒙了層黃黃的土;三顆站著,一顆躺著,還有一顆被人玩去了三米開外的遠地方。
 
秋天的風,詩意卻又惶恐地吹過,帶著午後特有的溫度,印度橡膠樹花綠的葉子被沙沙地推著走;但拖著細長紅辣椒的翠綠葉子終究太大又太沉重,秋風沒有颱風那樣的能耐,無法將橡膠樹葉拋上空中再重重摔落,於是風只是無力地推著葉子,直到葉子一頭栽進那座兩米寬的沙坑再也無法翻動。
 
於是,又一片葉子被風所遺棄。
 
沙沙聲中,她枕著手臂趴在石桌上聆聽寂寥的校園,幾綹長髮不甘臉頰的桎梏,頑皮地溜出來隨風拂上面龐,輕柔、細微如夢的殘音,似假還真。思緒在斜斜灑落的點點陽光中懶洋洋的浮動,她無意識地揉揉鼻子,還不自覺地張嘴打了個呵欠。
 
她一定是打了個盹,才會沒聽到應該是氣勢洶洶接近的為數眾多的腳步聲、沒聽到樹枝被踩得劈啪作響、也沒發現書包是在何時被人摸走的,直到一把沙得不得了的砂石踢上她的眼睛和她的面龐,她才猛然驚醒。用手揉著眼睛,抬眼,她看見一群面生的男生女生,跟她同年紀吧?全都揹著他們學校的書包,或者不是全部揹著──有些高大和矮小的男孩子跟頭騾子似的,背上多出兩三個一看就是女生的貼紙玩偶書包。
 
她四下張望尋找著不知何時遺失的書包,七、八個人就在此時朝她團圍過來,面色有的冰冷,有的膽怯,更多的是深深的、莫名的仇恨和敵意。
 
星期三,學生穿便服的日子,校內校外,誰是誰,誰又在同一處地方上學?她不知道。此刻七、八個男女生的面,任憑她挖遍了腦海中的記憶,卻是半張臉兒都不認得。
 
「我的書包呢?」她傻傻問。書包裡有課堂上早已被她寫完的國語家庭作業,明早要交,她是個好學生,唯一擔驚受怕的事只有隔天課堂上課前小老師走來時,伸手進書包卻發現自己作業沒帶的窘迫。
 
一個個頭較大、身材壯碩的女生揪住她的頭髮、將她的雙手反折在背後迫使她跪在地上,另一個十隻手指甲都紋著貼紙圖案的時髦女生走到她面前甩她一巴掌,這一掌巴得她頭昏眼花,那女生還用指甲擰住她一邊耳朵,好痛!她懷疑耳朵是不是會被指甲戳出一個洞,還有一絲又涼又麻木的感覺,是流血了嗎?
 
「愛出風頭是吧?背後說我壞話是吧?就憑妳這矮冬瓜,有什麼資格當榜上第一名?妳這個醜黑妹破麻!」女生將一團寫滿香水字的便紙用力塞進她的嘴巴,好苦!她發著愣,反射性地想吐出來,時髦妹卻不放過她地用力撕扯她一邊臉頰。她很愛乾淨,但這次卻不得不任由唾液垂掛到下巴,而且不能伸手去擦。
 
她究竟做了什麼?她何時說了人壞話?她成績不是第一名,怎麼從未聽過學校有什麼鬼投票,還變成不知勞什子的榜上第一名?這些問題也許不會有答案了。他們不曾給她機會解釋,也不會相信她的解釋,無論是誰惹毛了他們,他們都打從心底認為是她做的。
 
有個一看就很怯懦的男孩遞上了先前一直提著的、有點透明的大塑膠罐,像是用來裝油、罐子上有把手的那種汽油罐,裡面灌滿黃褐色的液體。時髦妹提著塑膠罐問眾人意見:「讓我們來看看,是要替醜黑妹洗臉還是洗身子?」
 
「洗嘴巴,誰教她到處說妳壞話。」討好式的男孩聲。
 
「到底我做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的書包呢?」她急到哭出來,「可以把我的書包還給我嗎?那對我真的很重要。」
 
「瞧,她還裝死呢,臉皮可真厚哪!好啊,妳既然這麼在意書包,就先用這東西洗洗嘴,然後爬著去操場另一端水溝裡看看吧!」時髦妹又拔又扭吃力地開了蓋,一手摀著鼻子把罐嘴靠近她的臉。裡面的液態物質似乎挺重,時髦妹的手腕並不細小,但顯然也沒有足夠力氣一直提得老高;因為實在晃得太厲害,歪斜罐子裡的液體竟有幾滴在顫抖中濺上跪在地上的她嘴角,立刻,皮膚一股燒灼的感覺蔓延開來,疼得她哇哇大叫,她用力轉開臉,但有人更加用力地揪住她的頭髮迫使她把臉轉回來。
 
「我來。」揪她長髮的壯碩妹豁出去般地推了罐子一把,大量濃烈刺鼻、又苦又酸還有不知怎麼形容的恐怖味道,夾帶著劇烈的燒灼感,一路燒掉她的耳朵、嗆傷她的鼻子和穿過她的喉嚨,她好像灌下了燃燒的、流動的火焰,多餘的火焰氣息則由耳朵和鼻孔湧出。疼痛讓她不顧一切地瘋狂亂抓,她甩開了身邊兩個霸凌者,感覺自己倒在長滿枯枝的沙地上,兩眼發黑,周圍的地面震動著,七、八個霸凌者似乎一哄而散。火焰依然在她的喉嚨灼燒,她不停尖叫,她感覺她在尖叫,但她的耳朵似乎失聰了,她什麼都聽不到……
 
她不記得她是被工友或巡邏伯伯發現的、還是自己跌跌撞撞跑去求助的,可能那七、八個人慌慌張張逃出校門口,引起守衛的好奇、又或者是那七、八個人中,有個自責的男孩或女孩良心發現,拉住了準備離開校門的教師從而令她獲救。
 
在醫院裡醒來又昏睡過去好幾次,模糊間,似乎還看到熟悉的家人和朋友的臉孔,每當她試圖和他們說話,卻發現蠕動的嘴唇裡發不出半點聲音。數不清有多少驚恐、傷心和無助的臉在床前晃過,頭頂上的燈光無數次熄滅又亮起,各種刺鼻的藥味更時不時鑽進她的嗅覺,更惱人的是,持續不斷的嗡嗡聲始終不絕於耳。
 
有把聲音說著答案再明顯不過的推測。
 
有塊白板推到她面前,企圖問出來龍去脈。
 
有張集滿名字的慰問卡片,寫著未來永遠無法實現的祝福。
 
有張字條希望她偷偷告訴它一些名字,好作為討回公道的線索。
 
但她始終一言不發,她呆滯地注視著學生名冊、字母卡片、手寫板及鐵製的小十字架,彷彿連神智都跟著失去了。
 
醫生壓低聲音對她父母宣告,她失去了她的聲音還有一部分的聽力,往後進食也將難以下嚥時,她躺在床上裝睡。終於,所有人都離開病房了,她睜開眼睛,無神注視那枚掛在床頭的十字架。
 
流出的淚冰冷、乾涸,隨著時間而麻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945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ON 永恆紀元|AION|AION永恆紀元|奇幻|線上角色扮演|角色扮演|網路小說|天族|魔族

留言共 1 篇留言

耍廢中的MX〃瑀(*´▽`*)
平時我不太會看小說的XD可是我覺得你這篇我很喜歡

09-20 14: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36776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恆紀元故事】《天魔的... 後一篇:【永恆紀元故事】《天魔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x369963大家
長篇愛情成長小說《青藍冰水》更新至第37章囉!歡迎來看看~ヽ(✿゚▽゚)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