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第二章:抉擇

作者:不透光│2014-09-13 14:24:48│贊助:53│人氣:484

  
【寫於之前】

  借取了魚干家的席奧、煉則家的愁眠以及伊薩家的赫斯
  感謝三人家長的幫助,然後一整個爆字數啊!



  貝利斯特今年心情很開心,他去了灰色地帶的魚干餐館打工、到了灰色地帶的幽翼酒吧當上了自己最仰慕的心理諮詢師,也因為自己時常不小心撞到人的關係而認識了許多人,雖然
──始終沒有得到『她』的消息。

  深夜了,貝利斯特仰望著月空想著,他走在一條無人的街道上。
  走著走著,貝利斯特不小心撞上了前方經過的路人,「啊、抱歉。」

  那名路人穿著一壟黑色的長袍,連身帽蓋住了頭頂無法看到面貌,貝利斯特才一個恍神想要就這樣經過路人的身邊,周遭就出現了穿著相同黑色長袍的無數不明人士,「有什麼事情嗎?」貝利斯特的眼神一沉,準備使用著自己操控泡沫的能力。

  來者不善,貝利斯特心想。

  「請問你是夜梟先生嗎?」
  貝利斯特愣住了,曾經的『夜梟』應該已經沒有人知道了才對,他們、到底是誰?
  「再問一次,請問你是夜梟先生嗎?」黑衣人的聲音帶了一絲笑意。

  「是,請問有什麼事情嗎?」貝利斯特的語氣不如以前,異常的冷酷,他用著銳利的眼神掃過了眼前的黑衣人,周遭逐漸冒起了泡沫,「你們是怎麼知道『夜梟』的?」

  「拒絕回答。你必須跟我們走一趟了。」黑衣人笑了。

  貝利斯特的眼神一暈,失去了意識。
  梟,叫了。




  貝利斯特皺著眉頭睜開了眼睛,「頭好痛……」他輕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看著周遭猶如高級皇室般的建築,一盞一盞的暗黃色油燈規則排列著,眼前忽隱忽現的人影被薄紗給遮蓋住,因為油燈的反射看起來相當龐大。

  「夜梟先生,歡迎光臨『夜羽』,我是首領諾瑟希。」薄紗後的人影開口,渾厚的聲音帶點滄桑,「『灰羽』的目的是推翻永夜以及永暮腐敗的制度,你也不願意屈服於那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卻還是打壓著我們的法律嗎?你體內的靈魂不甘屈就於那些人的吧,你如果加入我們——你就能為這份計劃盡上心力。」諾瑟希的聲音迴盪著整道走廊。

  「為了什麼?」貝利斯特微愣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私底下竟然會有這種團體默默運行著,對於永夜以及永暮自己本身抱持著友好的態度,不敢相信居然會有人想要推翻他們,「為什麼要選擇我?」

  「夜梟,別裝了。」諾瑟希輕笑了幾聲,「曾經的『瑟爾夫孤兒院』、『瑞荻恩絲小姐』,不就是因為永夜以及永暮的關係而消失的嗎?為了讓永夜以及永暮政府派來的殺手吃閉門羹,你可是很努力的守護著,不是嗎?可惜——最後還是被毀了。」

  「少胡說了。」貝利斯特的眼神閃爍著,他低下頭來,「很遺憾的,我不會參加。」

  「夜梟,你該知道不參加會讓自己更加惱怒的,」諾瑟希語氣中帶點一絲諷刺的笑意,「你是為了什麼、缺少什麼,抑是其他的?『瑟爾夫』跟『瑞荻恩絲』一定跟你說過的,不是嗎?」

  貝利斯特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他嚥了口水。
  接著抬起頭來,眼神染上了一抹堅決,「——我加入。」




  貝利斯特從灰羽的城堡走了出來,內心蠻是糾結,加入了,正確嗎?貝利斯特在路上走著,喝著隨身攜帶的冰奶茶,「......為了尋找她,這樣的選擇是對的嗎?」貝利斯特喃喃自語,忽然一隻梟飛了過來,停到貝利斯特的肩膀上。

  「貝
利斯特......?」席奧剛好經過了此處,他和貝利斯特打了聲招呼,隨即看到了貝利斯特身後的建築——自己在不久前才來過。他的眼神一利,「你......?該不會?」

  「席奧!」貝利斯特揚起笑容看著他,席奧是自己打工餐館店內的員工,貝利斯特看到了席奧尖銳的眼神,只見席奧望了一下身後灰羽的城堡,又盯了盯自己,該不會,被發現了吧......貝利斯特如此心想,「我......」貝利斯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席奧、也是嗎?」

  席奧的神色沉了下來。雖說不算是完全自願,但事實卻無庸置疑。
  他只朝貝利斯特輕點了頭。

  貝利斯特遲疑了一下,「選擇,是對的嗎?」

  他有點悶悶地說,畢竟自己對於這個世界嚮往原本就不多,只是想要再見到她而已。
  想要感謝她,也想要見到曾經的院長,如果沒有他們——我早就不再這邊了吧?

  「
......沒有絕對的對錯,貝利斯特,」席奧想起了永夜城的夥伴們,自己以後可能非得與他們戰鬥不可吧......但那也是自己選的,「......只要不後悔就好。」

  「
......不後悔嗎?」貝利斯特硬是扯高了嘴角,「為什麼,不能和平?」貝利斯特苦笑著,雖然自己也知道問這個問題無關緊要,但總是想要把內心糾結的事情抱怨出來——明明大家都只是想要努力的保持著這個世界。

  「那不是你的錯。」席奧只是輕輕拍上了貝利斯特的肩,想對貝利斯特表示支持。
  「是這世界,是人類。本來就不可能和平。」


  貝利斯特只是淡淡地望著天空,席奧講的沒有錯,是這個世界、和人類,永遠都不可能和平,永遠,想到這裡——貝利斯特已經開始擔心起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了,「席奧,抉擇的很痛苦嗎?」

  「......算是吧。」畢竟,就連跟自己十分親近的那些傢伙,到時候也非得互相爭鬥不可啊,席奧苦笑著,「......我不想殺人。但是,就是得做,因為我不想要讓自己後悔。」

  貝利斯特點了點頭,相信自己的選擇,儘管需要讓多少人失望,「嗯,就是得做。」
  貝利斯特嶄露了笑顏,如果不做,就找不到她了。儘管會如何,我一定要邁開雙腳!

  「貝利斯特,有什麼理由讓你......」席奧並未說完話。
  但席奧眼神中的哀傷說明了一切——灰羽,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被迫加入?

  「那個人......」貝利斯特回望著席奧哀傷的眼神,「對我很重要的『她』,我想要靠著自己的力量,找到她。」可惜有點本末倒置了呢,現在變成了仰賴灰羽的勢力,貝利斯特無奈的勾著嘴角。

  席奧皺起了眉。為甚麼找人有必要借用灰羽的能力?
  「她是、灰色地帶的人?」

  「曾經是。」貝利斯特無奈的說道,「似乎自從我孤兒院被毀掉的那段時間開始,『她』就已經完全消失在世界上了,無聲無息的。」

  大概每個人的理由都對各自有重要的意義吧?如果可以的話,席奧並不希望貝利斯特這種人加入灰羽。但他還是只能給他一個眼神,「......加油吧,貝利斯特」

  貝利斯特揚起笑容,「謝謝你,席奧。」
  接著貝利斯特嘆了口氣,帶著笑容的他朝席奧道別,「我該走了,餐館見吧。」




  雖然有了席奧的加油打氣,但是貝利斯特還是對自己加入的原因抱持著懷疑。
  真的,很不想要破壞和平啊。貝利斯特望著月空,如此心想著,又撞上了眼前的男人。

  「晚上好啊,貝利斯特先生。」愁眠看到他,露出了平時的營業式笑容,這麼問道:「這個地方不太安全吶,你撞人撞到這裡......不太好吧?」

  「啊、抱歉,」貝利斯特苦笑著,「愁眠,怎麼也在這裡呢?」
  愁眠是幽翼酒吧內的資深員工,人很溫和、善良,不過——愁眠也加入了吧?
  「我......剛兼差完,打算跟委託人交差。」愁眠臉上的笑意不減,說出了模稜兩可的話語。

  「這樣啊。」貝利斯特嘆了一口氣,他看著愁眠發了牢騷。
  「我剛剛,不知道做的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呢。」

  愁眠望著他,臉上的笑容稍稍緩和,用些許低沉但意外溫柔的聲調說著:「抉擇,是無關是非的喔。重要的是,不可以為此後悔。」

  貝利斯特淡淡的看著愁眠,「我知道了。」接著貝利斯特揚起了笑容,雖然含帶著幾許艱難以及偽裝,「希望我們都能不要後悔哦,希望。」

  「是啊......」愁眠低下頭,讓瀏海蓋住眼睛,但又很快抬起頭來。
  「話說,貝利斯特先生選擇了什麼啊?」

  「選擇了......」貝利斯特遲疑了一下,接著用手指了指身後的高大建築物。
  「我們,以後是同伴了,對吧?」

  「......或許吧。」愁眠瞧了一眼建築物,將半身沒在黑暗之中,只讓月光輕柔照明,他柔聲道:「但是這裡不一樣,信任、羈絆,這些都是大忌。利用我,而我也同樣利用你......這是相互扶持、幫助的最佳方法。」

  「哇哦,這可真是勁爆的發言,」貝利斯特苦笑了一下,「我知道的,不過——可能需要適應很久哦。」貝利斯特尷尬的搔著後腦杓。

  「......我也覺得這種事情跟你太不合就是了。」愁眠嘆了口氣,「良善如你,為什麼會需要這樣的東西呢。」他冷冷望了一眼身後的建築。

  貝利斯特搔著後腦杓,依舊苦笑著。
  「想要、找到那個人啊,」貝利斯特望著月亮,「代表月亮的那個人。」

  「......月亮?」愁眠歪著頭思考,「如果你說的是月光仙子,我倒是認識一個吶。」
  「月光仙子?」貝利斯特看著愁眠,『她』應該不像是月光仙子吧?

  「啊啊,是雨寻的朋友,很會喝酒、眼神兇惡、總給人一種要代替月亮懲罰你的感覺,不過意外的有少女心,如果跟你的印象不符就抱歉了呢。」

  「啊,」貝利斯特回想起小時候在孤兒院時常照顧自己的大姐姐,「好像有點不太對呢?」她很溫柔很善良,而且眼神還充滿著正義感。

  「這樣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愁眠苦笑著,「看來我不能幫上忙吶。」

  「啊,沒關係的。」貝利斯特露出了笑容看著愁眠。
  「很感激你呢,你不是還要跟委託人交差嗎?」

  「啊......說的也是呢。」愁眠眨了眨疲憊的雙眼,抖動大依下擺,笑道:「我先走了,祝你好運吶
——對了,別在這撞人啊,這裡的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貝利斯特無奈的揮了揮手,和愁眠道別。




  返家的路途上,貝利斯特再度從背包拿出了奶茶輕輕啜飲著,「今天的夜晚,真涼快啊。」他勾著微笑,似乎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麼,而且他會努力做到。

  「唔……」赫斯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下意識的四處張望。

  「诶咦?」貝利斯特走著走著忽然看見了熟悉的身影,「赫斯?」貝利斯特試探性的詢問,是之前路上碰到的獸化科摩多巨蜥能力者,也因為某種原因,貝利斯特每周五都會帶著肉去找赫斯,簡單來說——算是某種方面上的『餵食』吧?

  「貝利、斯特……」赫斯藉由味道及聲音分辨出對方是誰,他沒有戒心的湊近貝利斯特,蹭了蹭貝利斯特的手。

  「赫斯你怎麼在這?」貝利斯特溫柔的摸了摸赫斯的頭。
  「啊、抱歉,我今天沒有帶肉。」他略帶歉意的看著赫斯。

  「今天有吃飽、……」赫斯乖順的讓貝利斯特撫摸自己的頭,「散步……到這裡來?」赫斯也不太確定該怎麼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在這的原因。

  貝利斯特看著赫斯露出了微笑,同為灰色地帶之人,赫斯往後也會受到這個的困擾而糾結許久吧?「今天,開心嗎?」也只能把握現在的每分每秒了。

  「嗯、很開心……」赫斯點點頭,對他而言只要能夠溫飽,偶爾遇見認識的人就是最開心的事情,「今天有吃飽,所以、很開心……」

  貝利斯特苦笑了一下,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遞出了手中的奶茶,「要喝嗎?我覺得這個是很好喝的東西哦!」

  「……?」赫斯看著貝利斯特手中的奶茶,露出了既好奇又疑惑的表情,他接下了那杯奶茶,然後小口小口的啜飲著。

  「好喝嗎?」貝利斯特看著赫斯疑惑的表情,不知為何總是能讓貝利斯特的心情放鬆了下來。

  「嗯……甜甜的。」赫斯伸出舌頭又收回,他思考著該怎麼形容這個味道,「甜的……很像小時候在樹上、吃到的水果……」

  貝利斯特噗哧一笑,「水果嗎?赫斯喜歡嗎?以後帶肉可以順便帶這種飲品過去哦!」貝利斯特看著赫斯。

  「……可以嗎?」赫斯仍然拿著那杯奶茶,他用不確定的眼神看著貝利斯特。

  「當然可以哦,」貝利斯特勾起笑容,「我家庫存很多,不用擔心。」接著貝利斯特摸了摸赫斯的頭。

  「呼唔……」赫斯乖巧的讓貝利斯特摸自己的頭,他因為放鬆而從喉間發出軟綿綿的低吟,下意識的用頭蹭了蹭貝利斯特的手掌心。

  「我陪你走回家吧?」貝利斯特勾起嘴角看著赫斯,「畢竟我們家其實蠻近的。」

  「好……」赫斯點點頭。


  瑟爾夫、瑞荻恩絲,對不起了。
  灰羽——是能解救我現在迷惘生活的唯一路徑,真的、對不起。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912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透光|夜暮之曲|灰色地帶|貝利斯特|黛安娜|赫斯|愁眠|席奧

留言共 4 篇留言

小野子
還是跌倒比較帥(欸

09-13 14:28

不透光
才不會跌倒啦 XDDDDDD09-13 23:46
無糖綠茶
錯的是這個扭曲的世界

09-13 14:31

不透光
說得太好了☆09-13 23:46
烈鎌克斯
夜梟真是帥斃了♥

這個我臨時(欸)想到的名子意外的有意競W

09-13 15:58

不透光
夜梟真的超帥 XDDDDDDDDD
感謝小烈烈☆09-13 23:47
煉則
啊啊,對不起愁眠的話好破壞氣氛啊XDDDD

好像真的把當時的串本色加入了XD
透過一些編排之後變得很順了呢XD

小貝心裡的掙扎讓人好難過啊QQ
沒關係我可以給你抱抱。(尼奏凱

09-14 00:34

不透光
愁眠的話很中肯啊 XDDDDDDDDDD
不會破壞氣氛啦 XDDDDDDD
這次對串的人都超讚我好喜歡你們 ^p^

貝貝QQQQQQQQQQQQQ
把拔是愛你的QQQQQQQQQQQQQQQQQQ09-15 00: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eee8706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極短篇】... 後一篇:【?】高中專題報告心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悠閒紅茶
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更新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