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文】快樂王子

作者:✿恥骨│2014-09-12 20:40:09│贊助:28│人氣:525
 
  01. Swallow
 
  「啊啊啊……真是傷腦筋啊。」
 
  司瓦洛倏地停下腳步,他抬頭望望四周,在這深夜裡的城鎮廣場環視所有建築,彷彿置身在多隻巨獸之間,而包圍週遭的寧靜也給人某種錯覺,好像豎起了耳朵就會聽到巨獸的打呼聲。
  不過他什麼都沒聽到,對吧?
  司瓦洛抿了薄薄的嘴唇,皺起小巧的鼻子,一雙在暗夜中顯得晶亮的綠眸眨了眨,他抹去從額上滑下的冷汗。
  季節就快入冬了,他搓搓手臂,原本覺得涼爽的風在此刻忽然冷了起來。司瓦洛後悔地想道,早知如此就別深夜出來丟垃圾了。
 
  「時代在變,現在的人是不是都忘記我了呢……」
  原本重新邁出步伐的司瓦洛停下動作,右腳懸著,全身僵硬。
  「就連這個人,連看我一眼都沒有,想當年人民可都是抬頭仰望著我的英姿呢。」
  司瓦洛嚥下口水,他緩緩將頭轉向聲音處,在星空之下、在月亮的光芒之下,那佇立於廣場中央,挺直身軀的雕像,它的右手放在腰際的佩劍上,姿態端正,散發出貴族氣息,尤其是那遍布全身的鑽石珠寶更能顯著它尊貴的身分。
  那雕像上薄薄的金黃葉片,以及鑲在眼裡的藍色寶石,簡直比月光、星光還來得美麗耀眼。
 
  司瓦洛將視線往下,於雕像台上的人影因他的視線而晃動一下。
  他碰的一聲跌落地面,司瓦洛顫抖著聲音,說:「鬼、鬼……有鬼!」
  「鬼?」人影慌張地站起身,語氣顯得十分驚怕。「在哪裡、在哪裡?」
  司瓦洛疑惑地看著被雕像的陰影遮掩住的人,心想,難道不是鬼?
  就在他感到一絲疑慮時,那人忽然驚叫一聲──
 
  「你……」他走出陰影,驚愕地看著坐在上的司瓦洛。「你看得見我?」
  司瓦洛的綠眸睜大,他看著那高大的身影,嘴巴張得老大。
  「王、王子?」
  「你果然看得見我!」
  司瓦洛看著眼前雀躍歡呼的人,再望著聳立於石台上的雕像。一模一樣,真的一模一樣!
 
  「有鬼──!」
  他連滾帶爬地叫著,只見王子神色自若蹲踞在他面前,說:「別緊張啦,我不是鬼。」
  司瓦洛站起身亟欲逃跑,但王子的大手拉著他的纖細手腕,使他動彈不得。
  「小朋友,聽我說說話嘛。」
  「不要!放開我!」
  一片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黃金葉片出現在他眼前,王子語帶笑意地說:「吶,陪我聊個天,我就把這個給你。」
 
  一雙綠色眼眸被黃金葉片給捕獲了目光,是黃金啊,拿去換錢可以讓他幾個月不愁吃穿了。
  「真的?」
  王子瞇起好看的湛藍眼睛微笑著,他回答:「當然。」
  「那我陪你。」司瓦洛滿臉悅色。
  王子回到石台上坐著,俊俏臉龐上的雙唇彎起,他問道:「小朋友,這麼晚怎麼還在外頭遊蕩?」
  「我已經十八歲了,不是小朋友。」他先解釋再接著說:「我要在冬天來臨前到南方去,所以現在在忙著整理行李。」
  「因為白天都在工作,回到家休息一會後才開始整理,所以常常弄到半夜。」司瓦洛席地而坐。「王子,您不是已經去世很久了嗎?」
  王子微微抬起下巴,說:「即便是死了,本王子也會永遠守護著我的人民。」語落,他嘆了一聲。「只是現在人們好像都忘記我了。」
  「怎麼會呢?明明很多人都還稱讚著您啊,」
 
  在城鎮中來來往往的人們,總是會抬頭望著俊俏的王子,看著鑲著藍寶石的雙眼,綴著黃金薄片的英挺身材與昂首自信的姿態,還有那有著大紅寶石的佩劍。
 
  「快樂王子,真是美麗啊。」
  「看到他就不禁為自己的人生感到慚愧呢。」
  「看哪,王子的笑容就像天使一樣!」
  許多稱讚如海浪般湧來,王子即便已死去,但人民還是沒有忘記那個帶給大家快樂的美麗王子。
 
  「那些稱讚我都聽膩了,就是因為都不換點新的,我才感到傷腦筋啊。」
  聽到王子這麼說,司瓦洛便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心忖著,王子的個性原來就是這樣嗎?
  「尤其是這一身落伍的妝扮。」他站起身敞開雙手,在司瓦洛面前轉了個圈,綁在他身後的金色長髮隨之舞動。「俗氣啊!」
  「渾身上下都是寶石黃金的……竟然還能感到不滿。」司瓦洛嘀咕道。
  沒有聽見司瓦洛的低語,王子坐回石台上,說:「其實我最近想走樸實風。」
  「什麼樸實風?」
  王子看著司瓦洛那營養不良的身軀,包覆住他瘦小身體的是用灰色的粗糙布料製成的衣服,短褲則是不容易髒的黑色,全身的色調只有那雙綠色眼睛最為美麗,至於他淺棕色的頭髮……光看就覺得像樹枝一樣乾硬,不值得一提。
 
  「嗯……」他思忖了一會,說:「就比你好一點的樸實。」
  「不,比你好更多。」王子又趕緊補了一句。
  司瓦洛低頭看看自己,回應道:「這不是樸實,是窮酸。」
  「所以我說比你好很多!」
  「您為什麼想變得樸實?」他看看王子身上比天上星星還美的裝飾。
  王子朝他伸出食指,問:「喂,你叫什麼名字?」
  「我?」司瓦洛一愣。「我叫司瓦洛。」
  「Swallow?」他笑著說:「好,就叫你小燕子吧。」
  司瓦洛不滿意地叫了一聲──
  「啊?可以不要這樣叫我嗎?」
  「吶,小燕子。」王子不理會他的抗議,微笑著朝他招手。
 
  司瓦洛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沙子,走向王子,一近看他便忍不住屏住氣息,以往只能仰望著王子的尊容,如今在這麼短的距離下看到他的模樣,不禁令司瓦洛感到緊張,王子那不輸女人的美麗實在太讓人心動了。
 
  「你看我的眼睛。」他將手指的指腹放在眼下,並湊近面前的司瓦洛。
  他有些不敢靠近,總覺得在尊貴的王子面前自己顯得很低賤,他甚至因此往後退了幾步。
  「喂,離這麼遠做什麼?」王子一手將他拉回,說:「雕像眼裡的藍寶石就跟我的眼睛一樣美,想要嗎?」他眨眨眼。
  司瓦洛抽回自己的手,說:「王子,您在說什麼啊……」
  王子又拉著司瓦洛的手,他雙手握住司瓦洛的手,說:「如果你幫我,我就送你藍寶石。」
  「幫、幫什麼?」他游移著視線。
  王子在司瓦洛的手掌裡放入五片黃金薄片,說:「在接近猶太區的地方,有一位以縫紉為生的婦人,她很辛苦,為了照顧生重病的兒子,她每天都來到這個城鎮賣衣服,可是她用的布太粗糙,每次能賺到的錢都不多,她常常餓肚子,因為錢都花在替兒子治病上。」
  他看著從王子身上剝下的黃金葉片。「是要我將這個送給他們嗎?」
  「嗯,我希望她能治好自己的兒子,然後吃飽穿暖,等到那時我就要請她幫我設計一套跟得上潮流的服飾。」他撥撥瀏海。
  「……」
  「送完之後,記得回來找我啊。」他笑著。「晚了,你快回家吧。」
 
  司瓦洛轉身離開廣場,再轉入巷子前,他回頭望了雕像,王子還坐在石台上,仰頭望著夜空,他的金髮在月光的襯托下更顯耀眼,司瓦洛低頭看著手掌裡的黃金薄片,腦海裡想著剛剛被王子握住手的情景……
 
  「手,雖然柔細好摸,但果然沒有溫度啊……」
 
  **
 
  司瓦洛在這天辭掉了工作,他想早點離開這個城鎮,趁著冬天還未來臨的時候。
  他走到位於猶太區旁的一處屋舍,這裡顯得很灰暗,彷彿太陽的光就算照射進來,也會被陰暗給吞噬。
  他詢問到那兒子病了的女裁縫家,在敲門拜訪前,他聽到了從窗邊傳來的談話聲──
  「媽媽……我肚子餓……」
  瘦弱、臉色蒼白的孩子躺在床上,他的母親從睡夢中醒來,哄著孩子,說:「乖,媽媽這就去弄吃的。」
  司瓦洛偷偷瞧見了放在床旁小桌上的麵包,那已經乾掉碎裂了。
  女裁縫回來了,她端著熱騰騰的湯和麵包進房,然後小心扶起孩子,餵他喝湯、吃麵包,見孩子吃著麵包的模樣,可以看出那麵包是鬆軟好吃的。就在他填飽了肚子再度睡去後,女裁縫才拿起小桌上的麵包,一口一口地咬著。
  司瓦洛將黃金葉片放在窗子前的桌子上,在心中祝福著那母子,一面邁步離開。
 
  夜深人靜之時,司瓦洛來到雕像旁,他左右張望,並未看見那挺拔的王子。
  「哇!」
  一雙手分別抓住司瓦洛的雙臂,他受到了非常大的驚嚇,大聲地叫了一聲。
  「哎呀,小燕子嚇到的樣子好可愛哦。」王子呵呵笑著。
  司瓦洛用力拍開他的手,說:「不要在半夜惡作劇!」
  王子愉悅地笑著,開心地揉亂司瓦洛的頭髮。
  司瓦洛揮開王子的大掌,生氣地瞪著他。「我已經替你把黃金給那對母子了,還有,我今天已經將工作辭了,想早點到南方去。」
 
  「咦?」王子露出哀傷的神情,說:「你要離開我了嗎?」
  司瓦洛望著他那彷彿會透水的藍色眼眸,不,正確來說,王子看起來就真的要哭了似的。
  「……你說過會把藍寶石給我吧。」他刻意不對上王子的眼睛。
  「不行,還有東西需要你送。」王子抓住司瓦洛的雙手,說:「拜託你,就只有你能幫我了!」
  他看著王子泛著淚水的眼睛,實在狠不下心來拒絕,畢竟王子做的也是好事,要是拒絕就顯得自己很壞。
  「好啦。」他抽手,說:「這次要送給誰?」
  「一個劇作家,他很窮,總是廉價地賣出自己的劇本,可是他的創作總是能溫暖人心,都是可以讓人充滿希望的故事。」
  「我好像看過那人的創作……」司瓦洛以前曾經跟著老闆去看過一齣戲劇,不過那時剛工作結束,太累了,所以不太記得內容。
  「我常常看呢,是一齣齣充滿陽光的故事,就連在嚴冬也會覺得溫暖。」
  「那這次是什麼呢?黃金?還是紅寶石?」他看著王子劍柄上的紅寶石。
  他拿下紅寶石,遞給司瓦洛,說:「幫我拿去給他,並替我獻上祝福吧。」
  司瓦洛望著王子溫柔的微笑,心中也不自覺的感到溫暖,他握緊紅寶石,向王子點頭應允。
 
  02.快樂王子
 
  劇作家的家就在橋邊,司瓦洛特地去問了老闆那位劇作家的住處,很快地就找到了。
  中午時刻,他聞到了不知從哪飄來的香味,心裡想著待會也要回家吃中餐,而肚子隨著想法的湧現咕嚕咕嚕地叫了。
  在橋上,司瓦洛看見了坐在河邊的男人,他骨瘦如材,雖面容憔悴、兩頰凹陷,但眼神卻炯炯發亮,流洩出堅定的意志與一種堅持。
 
  堅持?他在堅持什麼呢?
 
  「那個劇作家又在創作新劇本了呢。」
  「我很喜歡他的創作,真希望有人能買下他的作品。」
  路人從司瓦洛身旁走過,他看著坐在河邊凝神專注在稿子上的男人,男人乾瘦的手不停地在紙上寫著,靠近一點還可以聽到墊在紙下的木板,因落筆而發出的聲音。
 
  「他的笑容……像是寒冬中的暖陽……他握著女孩的手……力道強勁……彷彿要將所有的……祝福……全數傳給女孩。」
  司瓦洛在離他稍近的地方聽著。
 
  「你就像……神、像天使……如此的善良……你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溫暖。」
 
  司瓦洛旋身走離,他伸長手在劇作家屋舍的窗子裡,那可能是劇作家平時寫作的木桌子,放上閃耀的紅寶石。
  他走回城鎮廣場,廣場上有些人佇立在雕像前,司瓦洛靠近一聽,才發現他們是在說王子的故事。
  住在王宮裡、逍遙地過生活、很幸福、很快樂的王子,雖不知人間疾苦,但他是如此的善良與溫暖,是人民最愛的王子。
  王子他……真的很快樂嗎?司瓦洛抬頭看著美麗的王子。
 
 
  夜晚,王子正喋喋不休地說哪隻小狗老是朝他撒尿、哪隻小鳥飛過他頭頂後掉下了鳥屎,或是哪個清潔婦人沒將他的鞋子擦乾淨。
 
  「王子,你真的快樂嗎?」
  他眨眨澄澈的藍眼,那雙眼睛比高掛在夜空中的月亮更迷人、更清澈,司瓦洛忍不住被攫住了目光。
 
  王子一笑,說:「只要人民快樂,我就快樂。」
  「那以前呢?你還住在王宮裡的時候。」
  「我說了,只要人民快樂,我就快樂。」他保持著笑容。
  「那為什麼大家都叫你快樂王子?」司瓦洛疑惑地問。
  「因為……在他們眼中我很快樂啊。」他撇撇手,說:「欸欸欸,說這些做什麼啊?這些黃金薄片都拿去吧,那個在城鎮巷子裡的……還有那個父親去世的可憐女孩……」
 
  你就像神、像天使,你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溫暖。司瓦洛的腦海裡,響起了劇作家在河邊唸出的句子。
 
  **
 
  在司瓦洛送出快樂王子的左眼後,有很多人發現快樂王子逐漸變得黯淡無光,司瓦洛站在雕像前,旁邊有很多人說著──
  「王子雕像怎麼變成這樣?」
  「上頭的寶石跟黃金呢?天哪,王子那美麗的藍眼睛寶石也不見了。」
  望著那空洞的左眼,司瓦洛思考著,王子今後會變得怎麼樣呢?
 
  當夜幕低垂,週遭完全被靜寂吞沒時,便是王子出現的時刻。
  「這個,給你吧。」
  司瓦洛望著他的右眼,王子眼帶笑意,即便只剩下右眼,身上的金箔、黃金也都不見了,他看起來仍是那麼耀眼動人。
 
  「我不能拿,如果沒了右眼,您就看不到了啊。」
  「這是答應你的。」他將手覆上右眼,等他放下手掌後,掌心就多了一顆藍寶石,他笑著遞給司瓦洛。
  他看著王子溫暖的笑容,說:「王子,有一位少女的願望是當著名的舞者,可是她過得窮苦,我會把你的右眼給她的。」
  「小燕子,你終於被我感化了嗎?」
  「原本你還不願意幫我呢,不過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因為我溫暖的心融化了你冰冷的心。」王子撥撥瀏海,十分得意地說。
  「是啊,很溫暖呢。」他呼了口氣,氣息在空中轉化成煙霧。「冬天就要到了呢。」
  「然後你就要離開了呢,我還真有點捨不得,不過你離開前,記得來向我道別啊。」
  「會的,王子。」司瓦洛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笑容。
 
  其實,他打算不走了,沒了雙眼的王子,司瓦洛決定當他的眼睛。
 
  03.鉛心
 
  傍晚,廣場上忽然變得十分嘈雜,還瀰漫著嚇人的氣氛,在吵鬧聲中夾雜著不成句的話語,但仔細聽仍可聽得到──
  「就是他,偷了王子寶石跟黃金的小偷!」
  「快抓住他,那可是我們崇敬的王子!怎麼可以讓他對王子如此不敬!」
 
  司瓦洛躺在地上,緊閉雙眼,兩隻手摀著肚子,因為他被人狠狠揍了一頓,然後又不知是從哪伸來的腳,用力地踹了他的肩膀,司瓦洛無助地躺在王子的腳下,他的意識模糊,不知道自己被毒打了多少次。
  他吃力地睜開眼皮,撐起頭想看王子的臉。
  「王子……你的右眼……我送、送到那女孩……的家了。」
  在司瓦洛失去意識之前,他忽然想看一看王子那美麗又溫暖的笑容。
 
 
  司瓦洛被關進牢房,因為受了不輕的傷,再加上牢房裡十分陰冷,所以他就快撐不住了。
  冬天……已經來了吧?牢裡越來越冷了。他撐著眼皮看向牢房的小窗子,月亮不知掛在夜空中多久了……
 
  司瓦洛躺著,雙眼無神地看著天花板。
  王子,我好想看您的笑顏,也想替您訴說這城鎮每個季節的樣貌──
  是下雪了?或是在冬天賺了一筆的木材商人,那臉上的幸福笑容,還有,您知道春、夏天的花,有多麼地芬芳嗎?秋天的枯葉雖然看起來很可憐,但也是個頗具美感的季節。
 
  「王子,您願意……在我身邊溫暖我嗎?」他輕聲說著,然後慢慢地閉上綠眸。
 
  廣場上的雕像,孤獨地佇立在夜裡,沒有看到王子的身影,可怕的孤寂蔓延著,直到一聲碎裂的響音──
  一道裂縫出現在雕像的胸口,之後又從裂痕中延伸出幾條如碳筆描繪出的黑線,一個碎塊掉落,兩個、三個……
  從雕像裡的鉛心開始破裂,那連放在火爐裡也融化不了的鉛心,就那樣碎了。
 
  **
 
  王子的雕像被市民丟棄了,破碎的王子,有礙市容,廣場中央換上了市長的雕像。
 
  一位男孩開心地在母親身邊幫忙推銷著衣服;路上的人們拿著劇團開演的海報,是那個劇作家的新作品,有人以高價向他簽約,他變成了某著名劇團的專屬劇作師;在巷弄中乞討的男人做了一個小生意,前些天才娶了個老婆;雖然相依為命的父親不在了,那位女孩仍努力的活著,她現在是城鎮麵包店的服務生;據說在本城鎮出生的一個少女,她去參加舞團的徵選,順利被選上了,近幾日要來這表演呢。
 
  冬天走了,城鎮春意盎然,一隻小燕子出現在垃圾堆,牠咬著一朵淡粉色的花,站在王子破裂的雕像上。
  女裁縫牽著兒子,他們正要回家。小男孩跑到垃圾堆前,歡喜地抬頭告訴母親──
  「媽媽妳看,是小燕子!」
  「真的呢,好可愛啊,看牠叼來了好幾朵花呢。」
  「王子一定很高興,因為小燕子送他好多美麗的花。」小男孩天真地笑著。
  「是啊,小燕子跟王子說不定也是好朋友呢。」
 
  小燕子放下嘴裡的粉色花,小小的眼珠子望著離去的那對母子,之後,牠振翅而飛,等到牠再度回來時,牠嘴裡又叼著紫色的花。
  牠將花全數放在王子胸前,牠彈跳著來到王子的嘴邊,輕輕啄了王子的薄唇,然後舒服地窩在王子的肩窩,在這春暖花開的季節下,舒服地睡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903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文|BL

留言共 5 篇留言

沁ㄍ⎝(•ㅂ•)⎠
嗚哦哦哦QwQ
快樂王子本來就虐虐
老淘你把他變更虐了的感覺QQ

09-12 21:13

✿恥骨
可是我很萌小燕子親啄王子的畫面^q^
你只要想想他們在世界的某一處相愛著就......^q^(自重好嗎09-12 21:19
智旻MAX↑蛞蝓
虐阿阿阿qwq王子跟小燕子這對好萌(艸

09-12 21:43

✿恥骨
就是不想把它改成HE(#)超萌^q^09-12 21:47
虛無
有點虐......但是,王子跟小燕子一定很開心吧......

09-15 00:01

✿恥骨
一定很開心的,因為他們一起幫助到的人都獲得幸福了~09-15 00:05
米就是米
看不出來快樂...

10-25 21:03

✿恥骨
快樂王子就是一部這樣的故事啊~10-26 00:13
ilwiKAMINA
其實我覺得原作童話就夠殘酷的了,好像在教小朋友不要行善,不然會犧牲自己...QQ

10-29 13:09

✿恥骨
每個人的解讀不同,我倒是覺得快樂王子的善行讓人感到心暖,雖然很悲傷。他是依自己所能做的盡力去幫助他人,這精神很值得學習。10-29 13: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a35601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C【虛與實之間】畸戀... 後一篇:SC【開根號的愛情】到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
我是瑤光~~ 這裡主要是寫小說(奇幻類的),有興趣的人歡迎拜訪,交個朋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