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獵殺類人類]<<第八章:陌生。>>

作者:愚│2014-09-05 20:38:09│贊助:8│人氣:156
最近把Robocraft玩得有點瘋~
我好像每次都這樣,一款遊戲不把它全部玩透不甘心。

其實小說早就打完了,甚至還打了一篇財富的本質與來源。
但卻等到伺服器現在維修才上來發文。

-------------------------------------------------------------------------------------------------------
[
第八章:陌生。]

  紅網出現後的七十二個小時,中國大部分城市仍在燃燒,濃煙最遠已經到達日本與南方的菲律賓。因大陸冷氣團盤旋不去,當地陷入嚴重霾害甚至影響飛安。同一時間位於中國浙江舊紹興縣(今越城區)的一處村落,軍方已經找到紅色線頭了!

這時保羅面對視訊那端的軍方官員,解釋手邊資料。
        「從數據來看,紅線雖然會加速物質,但物質並不是因為速度太快而燒起來。」
        而是因為質量太大發生核反應。」
        因此之前中國軍方將核控制棒插入紅光內相當危險。」
        幸好控制棒吸收表面分裂出來的中子,加上蒸發快速才沒有造成劇烈的核融合。」

        由於碰到紅光後質量會增加,之前黑西裝男子受撞擊後質量大大地增加,造成隕石般的破壞。至於增加了多少,理論上在光速下會近乎無限大。」
        但如果真的如此,那地球早就被打穿了。」
        我們發現碰到紅光雖然會以光速被發射出去,能量卻沒有想像中的巨大。」
        這可能與虛位移有關。」
        對於物體而言,多小的移動還算是移動?」
        若我們把位移切割成一個無窮級數來觀察,碰觸紅光的瞬間因為時間靜止,實際被發射的物質可能極少,物體的大部分都是被牽動後才彈射出去。」
透過翻譯,軍方不耐煩的問。
        奈許先生,理論上的東西先不談,請問有什麼具體的方法可以瓦解紅光嗎?」
保羅疲憊的回答。
        坦白講只要放著不管它自己就會慢慢消失…」
        紅光是那位超能力者的整個時空軸,他把自己壓縮在現在的時間裡,我們看到的就是他的全部。」
        但這不會持續太久,因為他已經死了,時間軸在撞擊後就結束了。」
        現在位於線頭的地方我已經請人過去探查。」
        我們可以設法阻斷它,這樣紅光就會提早消失。」

  此時視頻傳來太平洋聯合艦隊搜救員的訊號,浙江與廣州都是一級災區,當地現在烏雲密佈下起罕見的黑雨,這是核彈爆炸後才會出現的特殊景象。畫面中搜救員探照燈在黑夜晃動著,身旁紅線不斷與雨水作用滋滋作響著。
其中一名隊員面對鏡頭說。
        對不起!這裡碰到了一點問題。」
        奈許先生,我們的確找到你說的線頭了。」
        但實際上…我想你自己看會比較容易理解…」隊員將攝影機移向紅線,驚人的景象出現了。

  原本粗如運油管的紅線到了村莊口就僅剩一縷細絲,但細絲卻像蜘蛛巢般綿延不斷盤據整個村落,從隘口看去村莊像被薄霧覆蓋般,到處都能看到雨中的電漿閃光,要在這層紅霧中尋找源頭卻不引發核反應簡直難過登天。
保羅驚愕著心想。
        這是怎麼一回事!那些人難道不是突然降臨的嗎?
        (他到底在這裡生活了多久,十年?二十年?)
        (這麼久都沒有人發現他嗎?)
而看完影像後,軍方反應冷淡的說。
        「奈許先生,這就是你說的線頭嗎?」
        「在隨時會核爆的情況下,我們很難派人花兩三天在裏頭尋找所謂的能量起點…」
        「等等!再給我們一點時間,也許可以從空拍圖找出可能區域。」保羅焦急的解釋。
        「你是指現在被核子雲覆蓋的浙江省嗎?」
        「這我們團隊內部需要討論…一下…」突然他感到一陣暈眩,自舊金山事件後他已經整整四天沒有闔過眼了。
        「奈許先生…?」
        「你理解我們的難處嗎?我說話你有聽到嗎…?」面對官員不斷的詢問,保羅腦袋痛得聽不進任何聲音。

  這時他想回頭扶住桌子卻摸空,匡啷一聲整個人摔落在地板上,視訊裡的官員被他突如其來舉動嚇到,倒在地上保羅從鼻子裡流出血來,是舊金山事件的後遺症嗎?當時急著撤離市區,到醫院後僅做過簡單的腦震盪檢查。

  失去意識的保羅對接下來的事束手無策,他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連醫護人員的腳步聲都聽不到。沉睡在載浮載乘的夢裡,他回憶起許多人的聲音。

        (我不記得有這個人。)
        (警察找不到她的出生證明。)
        (學校裡沒有她的資料。)
        (她突然出現,又突然下落不明。)

        沒有學籍資料有可能讀林肯國中嗎?)
        理論上不可能,因為我們是公立學校。)

        (不不不!我們沒有讓美國人拿走,而是在聖保羅大學解剖了他。)
        (接下的東西你一定會有興趣。我要說的是…那些人是人類。)

        (他們在模仿我們嗎?那些外星人…)

        (浩克不是超能力者,他是頭悲傷的野獸。)
        (憤怒與破壞不是他的本意。)
        (其實他比任何人都害怕自己。)

        納許先生,我們的確找到你說的線頭了。)

        我們會在這裡殺死妳嗎?)
        是!(Yes)

  紹興縣的小村落,夢中紅線不斷纏繞著腦海,一幅幅景象印入眼簾,辛勤耕耘的人們、趕鵝的婦人以及秋天翻曬稻穀。如此和諧的景象天空卻是黑的,一朵朵曇狀雲從山後升起,隨後降下的大雨將所有人如蠟像般融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天後聖赫勒拿醫院裡,當保羅醒來時身邊沒有其他人,他一個人睡在獨立病房內。摸著頭身上沒有外傷、沒有繃帶、也沒有手術傷口,他就這樣不知睡了幾天。
        「今天是幾號…」
        「對了!中國災情…」他跳下病床衝上走廊,耶魯大學的成員都不見人影,也看不到林肯國中的學生。
但從大廳電視牆上可以看到中國危機解除了,今天剛好是隕石撞擊後的的第九天。

  軍方在核爆威脅下,冒險進入村落用高能雷射束瓦解了紅線源頭。末日危機解除但人們也付出慘痛代價。中國許多地方仍陷入大火,因為城市機能停擺導致野火無法被竭止,連續核爆引起的核粉塵也正朝歐洲飄散。
        「我得打給神奇先生,還有萊頓將軍。」保羅拿起手機,卻發現聯絡人資料都沒了,只剩下母親的電話,通訊軟體內的好友也被刪個精光。
        「該死!浩克這種時候還在搞什麼惡作劇。」
        「沒辦法了,只好去櫃檯問了…」
來到櫃台時,服務人員查了許久卻找不到保羅的名字。
        「對不起,奈許先生。」
        「你住院時沒有基本資料,也沒有人留下電話…」
        「請問你住哪間病房?誰帶你來這裡的?」
保羅忍不住飆罵。
        「我這禮拜住醫院整整一周,我們還包下整間病房當成作戰室!」
        「我是保羅.奈許。陪同的應該還有一群耶魯大學的學生與CIA幹員。」
        「不然妳找莎夏.霍特琳,給我她的連絡電話。」
        「很抱歉,我不能透露病患資料給你。」
        「你的口音有點特別,德國人嗎?」
        「丹麥人!現在不是管我口音的時候,不然妳到底可以給我什麼,直接告訴我。」
服務人員愛理不理的回答。
        「我可以給你警察局的電話…」

離開醫院回到旅館,保羅找到自己的行李,但其他房間早已人去樓空。
在人生的不熟的情況下,他勉強打去舊金山警局。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那裏是否有位名叫尼克的警官。
        「他是波特雷羅山轄區的員警。」
        波特雷羅山的尼克警官嗎?請稍等一下…」客服人員調閱著資料。
        「尼克‧寇姆目前病假中,他因為勤務受傷從這禮拜開始請假。
        「我可以詢問他的電話嗎?
        「我們不能把員警的私人電話留給你,還是我給你轄區警局的電話?
        「不不用了…」
        「那請問一下,波特雷羅山區的居民撤離後會在哪裡安置?」
        「這我無法確定,你可以去各地安置所尋問,我們這裡只登記失蹤人口。

  明明解除了超能力者危機,保羅卻不能跟其他人分享喜悅,手機一整天沒有軍方或警方打來。收拾好行李坐在床上,一種前所未有的空虛油然而生,大家到底跑去哪了?

這天保羅獨自在舊金山街頭待了一夜,此時街上正舉辦中國核災的哀悼晚會。
點燃的蠟燭飄滿湖面,人們聚集在公園裡為兩地的罹難者祈福。

  聆聽著台上薩克斯風的悲傷藍調,保羅卻感覺不到自己身處其中。即使兩次災難他都有參加作戰,還擊殺引發事件的能力者,但這次他好像是個外星人般與這個世界毫不相干。
獨自坐在海堤時,他在莎夏的FB上留下訊息。

        (我出院了,正準備回丹麥,看到請打給我。)

  如果這時有人能認出他並大喊「保羅.奈許!超能力對策實驗室?」也許還感到有些欣慰。他可以坐下來,跟大家聊聊這次對付中國超能力者的心得,並且告訴他們舊金山事件也是超能力者造成的。

  但直到天亮前往機場的那刻,他還是一個人,莎夏也沒有回訊。保羅索性在每個人的FB裡都留下訊息便搭機回國了。

  回到哥本哈根的街上,大家歡天喜地的慶祝再度熬過世界末日,沿路用燈泡裝飾的屋子讓人以為是聖誕節提前來到。雖然當地有輕微塵霾,可以感受到中國核災的威力。但人們不畏懼輻射塵的開啤酒狂歡,就像六年前的吉隆坡事件後。

度過兩次世界末日後人們更樂觀了。
想必今後他們也將奉行及時行樂的思想吧,在超能力者猖獗的年代,活著就是一種幸運。

這時保羅接到的第一通電話是自己母親打來。
        「保羅,你下飛機了嗎?
        「是的,媽。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你很忙嗎?我打了電話沒人接,只有大使館接過你的電話。
        「對不起,我想打電話給妳,但當時線路壅塞。」(舊金山)
        「我到處都找不到你,但軍方告訴我你人在美國,中國核爆你們班機有延誤嗎?
        「我還聽說舊金山發生氣爆,你不會是去了那裏吧?
        「不,我當時在紐約,從新聞看來的確很嚇人。」保羅說不出自己住院的事情,也不敢讓母親知道自己被捲入舊金山事件。
        「噢~天佑我們別再發生災難了。
        「一起吃飯吧,我今天也會留在哥本哈根。
  在大使館工作的保羅母親是個女強人,他雙親是美國移民。父母離婚後保羅與母親常分頭跑,條頓騎士團的工作是他們生活唯一的聯繫。

回到家母親給了保羅一個深深擁抱,她激動的說。
        「你太讓人引以為傲了。
        「我聽說你們解決了中國核爆危機,有好多人向我祝賀。
        「外交部送了我一瓶紅酒,說感謝你們的協助。
        「也許過幾天市長會來找你,你該買件新西裝了,不能再老穿畢業舞會的那件。
 
聽到這句話保羅才重新展露笑容,離開美國後終於有人記得他了。
他再也不是異地的陌生人,也不是個Englishman in NY

  坐在餐桌前點上蠟燭,保羅母親叫了一桌的外賣,兩人對坐著聊起中國事件的經過,還有里約熱內盧的案件。當母親轉身去廚房時,保羅趁空檔拿起筆電看是否有人回復留言,第一個回應的正是浩克,她生氣的說。
        (我沒有刪掉你的聯絡人。by Hulk
        (你為什麼出院沒有告訴我們,還自己回丹麥?by Hulk
        (我們找了你一整天,你知道嗎?by Hulk
保羅生氣的敲鍵盤回答。
        (我才是!我一出院就發現你們人都不見了。
        (妳連尼克警官的電話都刪掉了,害我找不到其他人。
 
  兩人氣呼呼的隔海大吵一架,浩克一怒之下就把保羅給封鎖了。關掉浩克臉書,保羅乾脆打開莎夏的留言板準備抱怨,這時卻看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回應。
 
        (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by 莎夏)
 
  保羅一口酒從嘴裡噴出來,並不是因為莎夏的回應,而是紅酒裡有股怪味,像是某種化學藥劑的詭異甜味,轉身保羅突然看見母親拿著刀慢慢從廚房走出來…

[第八章:陌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822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what03hk
故事怎麼來個180度的轉變?!

09-15 16:57


這可能得要到第十章才能解釋清楚了。
當初故事就是因為卡在這個轉折點才會停載這麼久。

如果你想聽據透的話,我可以說....保羅也是超能力者....
(天音:喂!)09-15 19: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tulip8100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拙文]<<... 後一篇:[拙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i32vi各位勇者
小屋更新繪圖,請來晃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