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艾爾自創小說第95話

作者:林綠茶│2014-09-05 04:32:33│贊助:6│人氣:186
這些,正是我過去反叛離開她的主要理由,或許,累積了很久,隨著時間流逝而遺忘這些過往不堪回首的記憶,清通厄泰拉西亞毒氣通道建立基地那段時間,我等同於開始我新的人生,帶著那群舊型納斯德,一直在努力,不斷的回憶這些種種,叛離她,重建自己的地位,手邊下,有自然理解我的納斯德,得到被正視的感覺,那正是我的夢想,也是我的慾望,然而我盡做的這些,對於我已離開的她來說等同於無所謂的努力,我不禁開始覺得,我還只是思想上的孩子,只包覆著大人的外殼,拼上這條命,設法使她正視我的成果。

二人的距離,從我叛離她那時刻,就開始的擴大,這不變的定律,我忘不了,我明確的了解,這是我的選擇,走上這樣的決定,就得背負著這樣的結果。

不願回首的過去,卻一直在我的腦海裡重覆的打轉,不斷的回首著,我叛離她的那個起始點,但在另類心靈層面上的那個我看來,這是我不斷說出的藉口,我若有那樣的本事、那樣的實力,不會在這,一直以這理由,撫平心靈上的不安感,我便不會在這一直被這事困擾著。

不顧回首的過去,一直的迴盪,困擾著我很久,都已經過了三年,偏偏這種事記得最清楚,清楚到令人厭惡。

達成自己的目標,使她正視我的成果,追尋著平等對待的那種無違合感,說到底,或許......不,也只有這個說法了,這種滿足於自足而無益於他人的肯定的努力裡,也不過是我自己的癡人說夢,把目標想的過於美好,太在意她的看法,而毀了初衷。

合作,從我跟隨她的那段時光,一直存在,在她合作的說詞上,也只不過,是跟隨著她的我,無理由的成為偽依靠對象,合作這個字詞,只存在於她愛好的納斯德裡,相較於我,她更疼惜歐貝莉亞、身邊的二核心,而我,只是命令的存在,成為她的盾,任她指使,擊退,我們種種面對的敵人。

合作,只是她眼裡看順眼手下的合理形容詞,只存在於那個範圍的形容詞,說我偏執的暗自批評著她,我不以為意,成為她的盾,真的是我所想要的結果?我一直在思考著,何時離開?何時發洩我的怒氣?何時與她無任何的瓜葛?

名為納斯德女王-伊芙,三年前,我在艾德城外的河堤那,我曾對著雷文說過,我決定靠自己新帶領的納斯德重建一個新的家園,並離開伊芙身邊,整理出一個新的地方重新我個人的日子,主因正是因為不滿她的作法以及那無情的指使。

在誓言語下的那一刻,隔了一段時間,我真的辦到了,且擁有了自己的居所,帶領著那群舊型納斯德,那住所,正立於厄泰拉地底下方的基地,那基地,足以頗析全厄泰拉的地形,且建立通道,來回穿梭自如。

擁有的那段時光,只是曾經,擁有的那段時光,那好景,僅存在於,那場戰役前的好一陣子,那場戰役結束的尾聲,我所努力的成果,一切皆化為烏有,努力建構的基地,那群異類,盡是無情的摧殘,無限的擴增數量,占領了全艾里奧斯,在其餘的地區,也看的到它們的蹤影,但,艾里奧斯,是它們的集中營,是它們的主堡,所失去的事物,無法挽回,或許,這種感覺正是,所謂的心靈創傷,又或者,是一種逃避不肯正視的現實。

我反叛著她,建立自己的家園,想給她看的成果證明自己也行的曾經,到頭來,也只存在於,那群異類攻陷艾里奧斯前的曾經。

這種機械似的無情命令,讓我產生反叛她的開始,雖然我本來就是機器人,也是她製造出來一部份的存在,但是她無視我的感情,一味的命令,不把我當成忠誠的助手來看待,偏坦歐貝莉亞,偏坦我以外的納斯德,每當她生氣了,或是心情爛到了極點時,我老是成了她的出氣包,只把我當用過的鞋子舊了破了,就沒用扔掉,換雙新鞋繼續延用,簡直讓我感到,我連機器人也不如。

她肯直視我,正視我的努力,那也只存在於,我服侍她戰鬥的時候,僅此如此微簿的貢獻,我不懂,我是否與她天生相剋,對我一扳一眼。

這些想法,也已經是過去式,如今我帶領的那群納斯德,在那場戰役結束的尾聲,完全散了,存活下來的沒幾個,至今為止,一直伴我創建新基地的那群同伴,完全成了回憶,這些話、這些藉口,一直迴盪於我的腦海內。

她是個,曾經讓我抱持著感謝,最後讓我帶著憎恨離開,充滿矛盾的女性納斯德,而我,也是位矛盾的男性納斯德,明厭於她的做為,卻曾有段,跟隨她執勤的日子。

身邊的這位澄髮男子,成了我現在的同伴,我們來到這的目的,來到這過新生活,一直不斷的被強調。

「所以,你決定,去找她,跟她在一塊?」一句話傳進了澄的耳邊。

「說在一塊也倒不是,三星期的週四,我要去和她會合,並且,研發新科技,完成後,我就會再回到這,而她決定回到她原來的家鄉,富里克邦。」澄拆開自己的鐵炮,拾起周圍的零件,組裝成槍。

「你決定,要和她重修舊好嗎?這樣的話,我們就又是同一陣線上的夥伴。」語末,聽聞反駁的語氣。

「我和她的合作關係,在三年前已經結束,這事沒什麼好商量。」歐貝倫果斷的說,缷下頭盔,擦拭鏡片。

「雖然不知道你跟她有什麼過節,不過如果是同伴,就應該......」

「這事沒什麼好商量!!就是這麼簡單,這話我不會在說第二次。」話還沒說完,歐貝倫搶先了他一步,直接道出這句話。

「我知道了。」見情緒起了轉折的歐貝倫,澄將額頭前的橙髮,往上撥,轉身走回自己的武器袋前,組裝自己的槍隻。

「不過,我能給你的建議啊,也不多,頂多勸你早日解開你所怨恨的人那個念頭,看開點,別讓這事成為你往後前進的拌腳石,僅此而己,至於最後要怎麼做,就取決於你,以朋友之名,我能說的,就這些了。」

語末,歐貝倫拆下了自己的刀片,取塊布,擦拭著那把刀,這樣的準備,看來他打算,獨自步入一望無際的原野,不斷的戰鬥,提升經驗而做了這樣的準備。

「剛才的話,我就在說一次吧,三星期的星期四,我會去和她會合,研發新科技,和她約會的時候,就已約好的定局。」澄說著,結束手邊的工作,走入了廚房,倒杯開水遞給歐貝倫。

「等下,我得開始料理今晚晚飯的問題,你累了的話,就先去休息,我們剛來克羅夫爾沒多久,沒適時的補充體力,往後的日子別妄想過的下去,以護身為先吧。」他提起了商城上取得的物資,走入了廚房,料理台上,放置了食材,他穿上了圍裙,執行本日的烹調。

他擦拭完那把亮麗的銀色刀片,用力的往牆上一擲,隨後,用力了槌了一下牆面,拔起後,放回了那袋已拆開的鐵炮袋裡。

「我知道啦,我的武器就暫時和你的鐵炮零件放一塊,其餘事等飯後再談。」他載回頭盔,走到廚房內,打開冰箱,放置料理台前用不著的食材於冰箱裡,拿起了掃具,走出了屋子,掃除房外的塵灰。

『曾服侍著那女性納斯德,到咱自行肯定,不在與她有任何的往來,成了叛離的開始,汝需其它的代理幫傭,汝自行製造輕而易舉,我沒在跟隨妳的理由。』他的記憶,留存於他的心裡,這句話,老早就得說了。

思緒的這句話的時刻,他和女王實際真正約定了什麼,我無從得知,也沒打算理解。

這時間點,飛入了破碎的窗邊,她步入了她過去工作的那棟大樓裡,走到了她的辦公桌前,眼見桌面上以及地面散落一地的白紙,其餘的辦公桌,有些更顯得殘破不堪,停止供應的電力槽,使此處理所當然的,也沒有照明燈的輔佐。

她的雙眼黃色瞳孔發亮,形成了一道光線,照明著這辦公室內的一角。

「終於回到這了嗎?曾經先進的新納斯德文明,如今成了一片廢墟,我已經離開了這裡,很久了......」

「歐貝莉亞,出來吧,開始剛才到達此處的工程。」她身旁的二顆核心,離開她的視線範圍,到了別處去開始尋遍機械,找尋電力供應主開關,照明此處。

「歐貝倫,到現在,妳還不留戀於他的離去嗎?」工作之餘,談起了往事的同伴,她打開抽屜,取出一個手電筒拿給歐貝莉亞,照明抽屜內部。

「他決定離開,我沒什麼合理反駁他的理由,挽留他,他自行決定離開,屬他自己所選所做的決定,接下來,完全是他自己所選的路,所帶動他面臨的結果話說到這,我找不到,還有什麼理由,成為值得挽留他的那一刻。」她一面搜遍了各個抽屜,走到其餘的辦公桌,拾取地下的紙片,點亮了一盞燈,暫時放置於自己的辦公桌上,整間辦公室內,只有那裡,充滿著,微簿的明亮視線。

而那隻混在歐貝莉亞那團的蜥蜴酋長,被迫留在伊芙旁邊待命,禁止它擅自妄自行動,盡肯著它手上的那乾貨,享受著它那什麼也不之的單純。

「這裡電力停止供應少說應該也過了一年,但是諷刺的是,那群蜥蜴,卻沒有取走這裡所擁有的資料,留給我們後續的生存機會,我們被小看了嗎?」T93說著,取走地上的一張資料紙,記載著大量納斯德文字的記錄集的一頁。

「那也正好,未來若要回到艾里奧斯,奮回女王曾經居住過的厄泰拉,這些東西正是必備的材料,只是這紙已顯得如泛黃,時間上已經真的過了很久。」Z93隨著附和一句,瞳孔發亮照明辦公室內部,而伊芙拉開布簾之際,外頭迎來漆黑的夜晚。

「曾在這工作的納斯德,也因於那群蜥蜴的侵入,被迫徹離這嗎?從剛才會過的大樓迴廊,那座連接於B棟的連接橋,已無法通行。」她翻開了其餘桌內的抽屜,拾起了一些機械,走回了自己的辦公桌,寧視著這室內的周遭。

「不過,就算到了這,那群傢伙的餘黨應該也還躲在這塊大陸的某些地段,還是緊慎為妙,盡量別跟他們開戰,以多擊少的戰略,使用噪音值最低的武器,快速解決那群傢伙。」提高了那場戰役尾聲後帶來的警覺,訊息傳達到室內每位納斯德的記憶體裡。

「那開始吧,來到這的目的,不正是為了那天的到來而做準備。」W93說著,手中搬運著一箱零件,上面積滿了灰塵,字樣上標示著,納斯德回收箱。

伊芙於此時,攤開了電腦,輸入了此處的地形資料為一個視窗,放置於左上角打開了第二個視窗,開始,分析自己現行使用的武器效能,以及鐵炮改裝成輕型槍的速射效能。

「我們手邊目前的零件大概就只有這些,組出來的東西,別事先抱太大的期待會有什麼高端的輸出能力,我們的初始階段,始於測試,我擔任的工作主控我們的集合地的營運,其餘手邊有空黨的納斯德,先去搜查別區,我和這隻蜥蜴酋長在這當司令塔待命,有任何事立刻聯絡我。」

「我知道了。」所有納斯德收穫了這項命令,步入了不同區的迴廊,Serach其它區的資源與那群異類埋伏與否的工作。

「話說妳有什麼計劃?這大陸真的有如妳所說,曾經擁有過那面光榮的一面嗎?波可。」疑惑的眼神寧視著她,手邊的動作,很老套的重覆跟她、澄、雷文等人一路的動作,這和看不斷重播的錄放影機完全一樣,單調機械式的啃著乾貨的老掉牙動作,讓人備感頭疼。

「沒計劃也得想出一個來,這棟大樓一定有備用電力的開關設置於某處,本次沒你需援助的工作,就好好的坐在那等候我們的工作告一段落。」派給它打發時間的事,是最簡單的一件事,僅此坐在那什麼也不做,避免更多無法拾盡的灘子。

「跟長輩這樣說話,妳這ㄚ頭還真不得禮貌,波可。」

『澄曾經應該也面臨過這種情況,身邊帶著一個老頭子,任由他無理的抱怨,直到他睡去,我總算有點理解他當時的無奈。』

「這就是長輩的嘮叨嗎?也難怪,會有人覺得這傢伙吵雜。」伊芙嘆口氣,電腦內載入地形的資料,切換成現行武器數值分析,罝於右上角,她點開了第三頁,畫面顯示了這棟大樓的原貌,畫面自動載入她所在的這個區間,同時顯示其餘室內的納斯德,分佈的區域,左上角的X軸、Y軸停留在(319,754)她在的這個位置,下方竄動著一筆不斷增減的數值資料,在這三頁的正下方,自動彈出了第四頁,彈開來的內容顯示,是一長串一行一行不斷輸入的程式碼,迅行的換行,載入大樓內的資料。

這句話的尾聲,只迎來它那無盡的吵雜聲,大聲近而我行我素,完全不顧及他人所為,如兒童般的無理取鬧。

「波可!我就是老了啦,如何!妳強拉我入妳那些機械那一團,現在又指責我吵雜,妳這ㄚ頭有夠古怪。」聽聞而知盡是它數不清的怨言,在這情況下,直接敲暈它,是否就能閉嘴,不過還是算了,現在沒那個時間陪這傢伙閒聊。

她依舊執勤著手邊的測試工程,比對螢幕上的數據資料,逐步調校她的獨行武器,周邊的那把槍,正是澄的那把。

離這不遠處,聽聞得知,已經有幾區發現了那群異類的存在,行動上吸引了它們散播於這大樓內,而對面的大樓,也傳來了,那吵雜且耳熟能詳的嘔吐聲。

就算這裡不是艾里奧斯,在我離開這大陸的期間,它們也佔領了此處嗎?

「又是這群傢伙,真的很煩人啊。」那耳熟能詳的聲響,正是那場戰役裡常見的聲響,他們五五成一對行動於不同區間內,聽聞對面B棟有那樣的動靜,A棟這躲藏於暗處的它們,也開始了行動。

「女王,看來我們又遇上了那群傢伙了,是否徹離這棟大樓?」

「無需驚慌,我在這大樓內,設置一層屏障,使那群異類的行動受限,在屏障外的那群異類,將全面隔絕。」她在電腦上輸入了另一道程式,A棟大樓不包覆連接橋那段,架設了一道磁場,這本身並非出自於她與生俱來的技能,而是這棟大樓的保安設置已被啟動。

A棟大樓內,各個通行區間形成一道磁場,無定型的包覆著各處,除了納斯德以外的種族,其餘非納斯德的傢伙全面會受麻庳無法行動。

「我所在的這區,在設置一道門鎖,密碼設置啟動。」她道出了一長串的數據碼,通行於此辦公室的入口處,自動上了一層鐵門,中間刻著一個禁字樣式,她傳遞了密碼給各區間的納斯德們,若回到她這層,成為通行的鎖匙。

「看來我們是暫時安全了,波可。」

「並非如此,這也只是暫時的保護措拖,時效上頂多維持個一天就會自動被迫解除,而最壞的情況可能引來那群傢伙大量集中於此地,若事發到了那地步,我們不得不徹底A棟,到達C棟去尋得藏身地,待那群傢伙的消逝,我們才繼續移動。」

「收到,妳和剛才一樣在原地待命吧,女王。」所有納斯德一齊道出這段話,與它們區間對待到的那群傢伙,展開耕田節奏。

此起彼落交接的武器擦撞聲,充滿了整間大樓,這聲響傳遍了寧靜的富里克邦,引來了區間怪物往大樓市中心集中產生的騷動,下方傳來那只有怪物才能帶出的聲響,聽聞之最煩燥的蜥蜴聲綜合其於種族怪物總動員的吵雜聲。

殘留於室內由袋子包覆的那袋過時的戰鬥器具,經由戰役的洗禮,不斷的磨損、不斷的修復,留下的那些蒼傷戰痕,這正是武器的初旨,但研發又是另說,是舊型武器,結束時,迎來新生代的起始點,儘管如此,著重點在,新型繼承舊型的特性,帶出其不具備的光澤,近而成為下一代。

她置於忙碌的富里克邦,而置於克羅夫爾的歐貝倫,步在空曠的市中心街道上,拾起那把剛改裝過的槍枝,架設標靶,練習槍枝射擊彈道,增加目標物命中率,這是它第一次,由近戰型的武器,轉用為遠程型武器的開始。

澄坐於屋內,從此時此刻開始,他使用的鐵炮,改成了二隻速射型槍枝,置入左右兩側口袋,手中握著一把短刀,以這樣的武器配置,做為速攻型角色的性質為開端,降低了射擊彈道威力,提及了敏捷。

「你看來恢復了不少精神了啊,在這練槍枝,難道你打算現在開始學習,遠程技能?」澄拋了一條毛巾給歐貝倫,它接下了那條毛巾批在肩上,擦拭著汗水呼口氣後,單手持著那把速射型的UMP45,眼前的標靶,烙上了命中的痕跡。

「倒也不是,只是打算開始培養遠程的基本功,算不上什麼技能訓練,我的屬性是近戰型,學習遠程對應的能力,除了閃躲已不足以應付實戰上的現況。」手中握著那把UMP45,背上扛著一把M79,為能將那一直困擾著它的那回憶的轉機,開始從事動態型的事務,是正規的做法。

語畢,它繼續手邊的動作,集中力放置於眼前的那標靶,盡情的掃射,幻化成心靈層面來看,是種情緒上的發洩。

「別練太過火啊,小心晚上體力耗盡,疲憊的無法進食。」給它這樣的一句忠告,收起了槍枝,走入了屋內,將那袋鐵炮零件,收入了櫃子裡,拾起桌上剛坐好的平凡家常菜色,填補了進食需求。

天邊步入了黎明之際,載爾走入了這大陸的港口,背上扛著一把槍,與愛利西斯聯絡告段落後,剛掛上了電話,正要前往別的大陸執行任務,他乘上了船隻,離開了克羅夫爾,回來的時間,也隔了四周左右,而愛利西斯這裡,正和她的老弟坐在客廳間相談。

眾人的平凡裡,終有幾人,身處於不同地,受環境所迫,結束了這種平凡,回到了那激戰的續集裡,戰到底,而追尋伊芙軌跡的這個白髮男子,正乘著船往伊芙的那個方位前進,尋得了她的位置,他不會放過這機會,引發她開戰的契機。

「你還是一如既忘的沒變嘛,艾迪。」坐在這白髮男子旁的另個利益上暫且性合作的傢伙道出了他的真名。

「那個女性納斯德還真有趣,比我想像中的還能打,儘管解決了她的手下,她跟我應戰的時間,也可以持續一整天。」回顧著過去與她相遇的那次,他撫摸她那白哲的臉蛋,試圖帶有某種企圖進行之際,被她弄傷了手,召喚她的手下與我對決的那時刻,我永遠忘不了。

「見到了你有何打算?你滿腹實驗的字詞,追求的某物不正是她?」

「她在我眼裡的存在,也只構成了消滅的定義,不具任何感情元素的傢伙,才更是我在追尋的對象。」

「現在她是否有值得成為讓我進行實驗的價值,也得到見到那ㄚ頭後,才定下的計劃。」說完,他左眼飄逸一道紫光,行為顯得有些輕視對手的那反派視線在此帶了出來。

「她使用的武器,是她身旁周圍的那二顆核心為主武器,而副武器是她身旁的那群納斯德,因此,穿透外層的阻擋,直接進攻內層的她是,最是果斷的戰略方式。」

「你使用的武器,跟那女性納斯德的武器非常的相似。揮霍周圍的利刃,攻擊線路,曾不規則型的打擊於對手身上,且外加有瞬間繞到敵方擊殺的那種能力,除了這招式以外,你其餘的招式,跟本已強到犯規。」

「廢話就少說吧,那女的位置,離這距離約十五公里距離,到那著陸下船行動前,也得花上一小時左右,這次,我絕對要親自擊落她。」宣言再戰的戰帖,手中的利刃指向於天際中形成她的殘影擲出。

穿透了雲層,自動收縮,置於他身旁,那清晰的雲幕,受於點啜,自然化了開來,原先構成的那個形,消逝而去。

這白髮男的行動,步步的貼近,她的所在地內,這次的相遇將延續過去的對決,歐貝倫還扶侍著她的那段過去。

位在城鎮市中心的艾拉,於天明之際,和貝小姐的路線,產生了些微的分歧點,結束昨日黃昏的激戰後,缷下戰鬥的那套服裝,換上休閒服,手上握著一把長槍,前往了寧靜的商街那一帶,延著商街牆上貼著壁報,偶然在這堆字跡裡,尋得與蘭發音相關的足跡,她踏上尋得她哥-蘭的道路。

昨晚的夢境裡,便不斷浮現著那段他哥的身影,成為墜落存在的他,現在不知身在何處?

儘管尋得他的機率極低,只要可能性還沒歸零,她便依然會不斷的追尋下去。

而此時的貝小姐,仍依舊熟睡於屋內的臥房裡,手上的武器、服裝置於衣櫃內,換上了一套睡衣,任憑疲憊的身軀入睡。

二人的分歧點,在這展開,這一對的對戰,劃下了休止符。

作者後記:本年第十篇完工,前話的運動場回顧劇集在此處修正,沿續第24集的劇情,回到本篇講解,這話,開始以伊芙、澄這二個角色為故事核心,艾拉這角色的故事描述也將開始增加,包含剛出場的艾迪,這四個角色,目前最欠缺的戲份,正是後二者,蘭這個角色,在原作遊戲上,是反派的存在,與其對比同樣具備反派角色性質的艾迪,扮演的角色是由玩家操作的主角群外的另類主要角色,另外讓我感到嘆息的是,這遊戲,設定了父親、兄長或者本人之類為關卡BOSS就包含了澄的老爸、艾拉的老哥、伊芙的老爸、雷文本人,而雷文這個角色,同時扮演主角群裡的正派角以及關卡BOSS的反派角戲份,不得讓我敬佩三分,說明原因,正是,他等於正反二者都包場,且身世悽慘,前妻逝去受朋友出賣,失去了一隻手,而後得來一隻機械手,而現代安撫他的存在正是蕾娜這個角色,算是個讓我不知要怎麼形容卻又有極大的興趣經營他的一位角色,現行描寫的戲份,走結尾風的話,也就是會衍生,完結後所謂的番外,而番外正是以補充正篇缺漏戲份以及獨創與正篇不同的戲份的劇集,那也得花上一段長時間去思索進行描摹,進而完成的創作,第一次寫番外的時候,始於2010那年,離那時也已隔了四年,從高一寫到現在大三,這故事還真伴我走過了這幾年的青春,頓時覺得自己又老了一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816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艾爾之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c105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4年艾爾人物繪圖創... 後一篇:艾爾自創小說第96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艾爾之光(2010年-2018年) (0)
艾爾小說正篇(2010-2015年) (116)
艾爾支線故事 艾索x艾拉(含外傳) (75)
艾爾支線故事 雷文x蘿潔 (10)
艾爾支線故事 澄x蘿潔 (1)
艾爾後日談 蘭x愛利西斯 (2)
小說整理櫃+整理工作 (6)
影片 (9)
圖畫 (22)
遊戲心得 (3)
其他 (19)

新楓之谷(2016年-至今) (0)
那因哈特x莉琳 (25)
鷹眼x奧茲 (10)
小說整理櫃 (3)
圖畫 (8)
其他 (5)
遊戲心得 (2)

夏目友人帳(2016年-2017年) (0)
夏目貴志x多軌透 (17)
貴志&鈴子【後日談】 (1)
小說整理櫃 (1)
圖畫 (1)

結界師(2009年-2017年) (0)
第一季(2009-2010) (45)
第二季(2014-2017) (45)
結界師番外文(2018) (2)
結界文整理櫃 (1)
圖畫 (1)

神奇寶貝(2016年-至今) (0)
智遙 (2)
圖畫 (1)
小說整理櫃 (1)
其他資訊 (1)

機甲先鋒(2017年-至今) (0)
達斯汀x凱瑟琳 (10)
圖畫 (1)
整理櫃 (1)
遊戲資訊 (1)

英雄聯盟(2017年-至今) (0)
綠茶x拉克絲 (16)
蓋倫x拉克絲 (9)
蓋倫x伊瑞莉雅 (1)
繪圖創作 (4)

原創作品(2015年-至今) (0)
繪圖、漫畫創作 (52)
原創短文 (14)
整理櫃&其他資訊 (5)

刀劍神域(2018年-至今) (0)
綠茶x愛麗絲 (5)

爆爆王 (0)
遊戲心得 (1)

頭文字D (0)
遊戲影片 (3)
賽車遊戲資訊、圖畫 (11)

ACG相關 (0)
動漫心得 (23)
生活日記 (80)
月曆製作、圖畫、回憶的地方 (8)

未分類 (0)

IOP09654我的愛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