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同人小說】《刀劍神域_無盡之夜》 -番外篇   死神的眼淚

作者:墮天使│刀劍神域│2014-09-02 18:26:51│巴幣:28│人氣:756
番外篇   死神的眼淚




 
  「吶吶,皓月,你看、你看,這個、這個。」有著黑色短髮的文靜女孩邊興奮的抖動身體,一邊對著眼前的戀人揮開了任務可視視窗。
 
  「愛歌,我說多少次啊……在這個世界裡不能叫本名啦……」身著銀色輕鎧的男性受不了的戳了戳眼前女孩的額頭。
 
  「姆姆……好咩、好咩,撒那,快看嘛──」女孩摸了摸被戳的額頭,皺了個可愛的八字眉,邊催促著撒那看著任務視窗。
 
  「诶诶?這難道是……」撒那看到了視窗內容,不由得倒抽一口氣,他的聲音也引來周圍「舊日支配者」公會小屋裡的人的觀看。
 
  「喂、喂,會長,親熱也要小聲點嘛──這樣不行哦。」被聲音吸引來的一名長劍使露出滑稽的表情,吹棒著撒那兩人,其餘的聲音也此起彼落的附和著:「對嘛、對嘛!」 「要顧慮一下沒結婚的人的感受哦。」 「什麼時後入個女孩子啊!」
 
  「你們少胡說八道了……快來看這個任務視窗。」撒那賞了長劍使一記頭槌,邊把公會其餘的人給招集來。
 
  與撒那同樣的驚呼聲也圍饒著這不算大的公會小屋裡,而他們驚呼的原因只有一個。
 
  「萬聖節的特別節慶BOSS──特殊MOB的消息。」
 
  MOB是被設定成以任務為基礎所要擊敗的關鍵怪物,大部分都是以每幾個小時或每幾天頻率出現一次的任務型頭目怪物,但其中最為特殊的,就是每年一度因為節慶才會出現,並只有攻略一次性機會的特殊MOB頭目,牠們的強度自然也不在話下,根據掉寶設定的不同,甚至還會比樓層頭目強力。
 
  去年的聖誕節MOB──「叛教徒尼可拉司」
 
  意外被一名黑色劍士單吃,幾乎全艾恩葛朗特的玩家都懊惱不已,因為他們都被大眾的情報消息所誤導,而不斷在以為是「樅樹」的「杉樹」上尋找MOB的蹤跡,結果當然全部落空,只有那名雍有驚人判斷力的黑色劍士獨得這遊戲唯一的復活道具「還魂之聖晶石」。
 
  這也讓去年的他們非常失落了好一陣子,因為他們也是被情報所誤導的公會之一,但今年他們的希望,卻掌握在一名小小的女性細劍使身上。
 
  
  「哇,愛歌!你是怎麼找到這個NPC套話的啊!」
 
  「哦哦哦!要為去年雪恥啊!」
 
  「這跟情報商還有NPC普通提示的東西不一樣呢……」
 
  「把這情報賣出去,能賣多少錢啊?」
 
  「你是白癡啊!賣個頭啊!當然我們自己去吃啊!」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愛歌好棒!愛歌好棒!萬歲!」
 
  「哼哼!我很厲害吧!」愛歌看著此起彼落的讚嘆聲,插著腰,頂著下巴從鼻孔噴氣,一副很驕傲的小孩子神情。
 
  撒那看到這樣的愛歌,苦笑的用力拍了拍她的頭,之後看著愛歌瞪他的視線後,輕輕的咳了咳開場:「啊啊……請大家對這個功勞付出甚大的副團長鼓掌──」
 
  「這還差不多。」當內心這樣想的短髮女孩,立刻又被惡作劇。
 
  大家才剛鼓掌沒一秒,撒那就繼續說下去:「好──停止,一下就夠了,愛歌會瞪鼻子上臉的。」
 
  「哈哈哈哈!」  「還是這麼愛欺負副團長呢!」  「哈哈!」
 
  「喂!臭皓月!」愛歌用力踢了一下撒那。
 
  「哎唷、唉唷好痛,知道了、知道了……妳幹的很好,愛歌。」撒那假裝露出好痛的表情,之後溫柔的對著愛歌摸了摸她的黑色短髮。「姆……嗯……」
 
  撒那又對著愛歌露出惡作劇的表情,接著對著公會眾人宣布:「雖然不知道副團長是偷跑進哪個NPC的家中,威脅哪一家的NPC小孩交出MOB地點的任務提示;出於民主,還有一點安全上的問題,我還是得開始詢問大家的意見──大家對於三天後萬聖節的特殊MOB,是決定要將情報賣出,還是──」
 
  撒那話還未完,他已經停下發言了;因為公會裡的每個人都對著撒那綻放著「那還用問嗎?」的表情,撒那對著這群一半在現實高中社團所認識的好友們與一半在這個世界所認識的團員們,勾起一個爽朗的微笑:「三天後!十三樓層,闇夜領域的南瓜園出發!」
 
 
 
※       ※
 
  「那我們出門採買囉,你們好好顧家啊!」我整理了一下腰帶上的彎刀後,邊領著身旁的愛歌,跟在門後的公會眾們交代著,為了明天的MOB攻略,採買大量的藥水與水晶是不可避免的,雖然對於已經非常接近前線等級的「舊日支配者」團員們有很大的信心,但我做為會長,這仍是每次攻略戰中不可少的準備工作。
 
  「一路好走!」  「多買一些啊!」 「記得回家啊,別跑到旅──」
 
  那名眼睛頗白的長劍使,話還沒說完,已經被我用實體化道具引發的劍技砸中頭部。
 
  「轉移!阿爾格特!」隨著我一聲輕喊,藍色特效將我與愛歌包圍住,周圍視線原本還有著的水泥建築物景象漸漸融化,多邊型立方體又逐漸構築了一道截然不同的景象層層交疊在我的視線內,在這生活了一年以上的時間裡,這已經是家常便飯的轉移行為。
 
  這些轉移特效讓我想起這一年多的起起落落,有哭有笑、有人死去、有人存活著,但唯一的不變,是我的手始終仍有著另一個人緊緊的牽著,連ID也跟現實中名字一樣的笨孩子,愛歌──她是我的動力、我的人生,為了她,我決定拼了命的鍛鍊劍技,跟上前線的攻略組,這樣的信念也牽動了我所創立的「舊日支配者」雖然我們仍比不上前線,但我們一直以此為目標,並驕傲著,以自身的經驗不斷的尋找特殊任務與特別獎勵,來塑造只屬於我們的實力。
 
  隨著鬧市絡繹不絕的聲音傳進耳裡,我知道轉移已然完畢,我率先走下有著台階的轉移門區,邊用像是引領公主的管家般欠身哈腰,對著仍在台階上的愛歌伸出手:「我們已經到囉,愛歌公主。」
 
  只見愛歌露出孩子氣的表情,接過了我的手:「哼哼,這還差不多。」
 
  當我牽著愛歌的小手,走在這個隨時可能迷路的大型市集裡,邊注意著周圍玩家與NPC所販賣的廉價商品,但這時我卻發現握著我手的另一端,突然雀躍的大幅度擺動著我的手。
 
  「嗯?怎麼了?」
 
  「嘻嘻,山田前輩還是這麼外向。」當我聽到她現在的發言時,我可以感受到我的臉頰在抽蓄著,她說的是那名總是湊熱鬧的長劍使,是愛歌的前輩、我的同輩,跟他在高中一年級認識到現在的艾恩葛朗特,其實已經快要三年了,而我們公會的基礎就是建立在社團上,身為我學妹的愛歌,在一同進入刀劍神域前,我們就是已經交往一年的情侶了,而現在也已經快滿兩年半了。
 
  「呃……我可不會把那種湊熱鬧的行為稱為外向的啊……」
 
  「但我們都很開心啊,他是公會裡的開心果呢──想當初也是他讓我們社團裡的人振作起來的呢。」
 
  「是啊……「神研社」一度快分崩離析呢……」
 
  「吶,皓月,我們能離開的,對吧?」愛歌突然露出了惆悵的表情,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對著我突然丟出這句話。
 
  「會的。」這時我又握緊了她的小手:「一定會的。」
 
  我不識相的又補上了這句:「不然要在艾恩葛朗特裡找到別的女孩子,可真夠困難的呢。」我可以感受到我旁邊那名可愛的孩子鼓起了臉頰,惡狠狠的甩開我的手,但我原本以為是拳頭要揍過來時,我才發現我錯了──因為我剛才聽到細劍出鞘的聲音。
 
  「喂喂!妳是認真的啊!」
 
  「別跑!我要把你桶成蜂窩!」
 
 
 
 
 
※    ※
 
  血月罩空的點亮這個幾乎可以說是黑暗的樓層,公會一行人靠著樹木上不知名的螢光,緩緩的行軍前進,一路上殺開低等的恐怖型怪物,特殊佈景的南瓜園也快到了,撒那可以感受到身後公會團員開始急促的呼吸聲,還有緊張的不斷握著自己主要武器所發出的金屬聲響。
 
  長劍使像是為了緩頰自己與大家緊張的情緒,用著手肘推著走在最前頭的撒那肩膀:「撒那,去年聖誕節的MOB是復活道具,那今年的呢?」
 
  撒那稍微回想了一下情報商提過的東西,這麼回道:「聽說是全刀劍神域裡,唯一一把雍有兩種附加屬性的魔劍。」
 
  「诶诶?魔劍?」一旁偷聽的愛歌也跟著驚呼了一下。
 
  「光是能確定掉落魔劍就不得了了,還是特別板的啊,要是真的打到,我們要怎麼分啊?」
 
  「都還沒打完,你就想著分寶啊……」
 
  「欸欸,會長,打完MOB你有什麼打算嘛?」
 
  「嗯?這都被你看出來啦,我手上有目前前線的迷宮地圖,趁著這股氣勢!拿下樓層頭目吧!」
 
  「哦哦!我們終於要上前線了嘛!好興奮啊!」
 
  一群人就這麼閒聊的途中,不知不覺眾人也已經走到了南瓜園,撒那看了看視窗上的時間到達零點後跟著大喊:「全員進入備戰狀態!」此起彼落的鏗鏘聲,呼應著撒那的大喊,士氣隨之一振!
 
  果不其然零點的瞬間,從南瓜園中央的地底突然傳出了惡靈的譏笑,那中央的泥地突然扭曲變形往下凹陷,撒那一時命令全團後退。
 
  從那凹陷的地底當中,伸出一隻比人的身體還要大上五倍的骷髏手臂,而那隻手臂惡狠狠的將牠手上的漆黑巨鐮砍在地上拉扯著它的身體上來地面,那震地的聲響宣告著全員繃緊神經。
 
  那地底的洞穴的大小好似無法將牠的整個身體拉出,僅出現上半身就將整個地洞填滿,而那怪物的全貌也已經露出,整個上半身是由屍骸所組成,上頭則是沾滿了噁心的穢物與泥巴,那幾乎罩不住牠沾滿腐肉巨臉的南瓜滑稽面具中,眼窩處閃爍著顫慄的紅光,半骷髏半屍體的超巨型BOSS──「Pumpkin Duke南瓜公爵」就這麼帶著四柱血條戲劇化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南瓜公爵揮舞著手上的巨鐮掀開颶風當作開場,身上的爛肉也跟著擺動,用著經過系統扭曲的效果聲音這麼道:「Not to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      ※
 
 
  「吶吶,撒那,這糖果好好吃耶,要吃嘛?」愛歌一股勁的將剛才從南瓜公爵的嘴巴吐出來的糖果塞在我的手裡。
 
  我只是臉部抽動的回想那個沾滿腐爛肉塊的南瓜公爵的臉,一邊敬謝不敏的擺出害怕的表情將糖果塞回愛歌手裡。
 
  「妳、妳吃就好……」
 
  「是嘛?很好吃的說。」
 
  這時在察看組隊暫時道具欄的團員,卻不斷在我身後傳出驚呼的大叫聲;想必是為了方才得到的戰利品在亢奮著,我搖搖頭的對著那群長不大的孩子們大叫:「喂喂!還不快點喝回覆藥水!你們HP條全都進入紅色警戒區域了!」
 
  「哎唷!撒那!別管那個了!趕快過來!」長劍使臉上仍掛著興奮的表情,對著訓斥中的我揮了揮手。
 
  「哦……」這時連我也發出小小的驚呼聲,印入我眼前的是一把可以說是比重型長槍還要大上一點的漆黑鐮刀橫插在泥地上,上頭精緻但不顯得過於奢華的銀飾很到位的點綴在上頭,刀身上則有著不知哪國語言的深黑咒文,整把鐮刀雖然是黑色的,但黑色的深淺各有其分部,不會讓人覺得只是一股勁的死黑色,連黑色的刀身上也閃爍著比黑暗更深邃的暗芒,還有一看就會讓人不禁愛上的彎曲刀鍔處勾勒出的美感,這讓憧憬死神神話的我,更為目不轉睛的盯著瞧了。
 
  「嗯?怎沒人想拿拿看這把魔劍?」但這時我注意到團員竟然沒人想試著拿看看這把鐮刀。
 
  「呃……叫你過來就是為了這個,我們沒有人拿的動,一實體化它就直接崁入地面了……團裡就屬你的筋力值最牛,所以你試試看。」長劍使說的沒錯,確實我的筋力數值高的異常,撒那這個角色與刀劍神域裡以敏捷為主的大眾點法不太相同,撒那是單一全筋力的逆天點法,在於我本身很不能適應在高連擊數下的速度感,那會讓我彎刀的準頭失準;再加上我那從小被從軍的芬蘭人爺爺訓練出來的動態視力,我選擇完全捨棄敏捷,靠著驚人的動態視力與筋力值快速解決怪物,我對此也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單論筋力的數值,在前線當中超過我的人,絕對不過五個。
 
  但這時我卻對著這口鐮刀猶豫的沉吟了一下,這漆黑鐮刀似乎重的直接沉入泥地,還未看過有這種讓地形下陷判定的武器。
 
  我先對著鐮刀的刀杖部位點擊了一下,隨即出現了物品視窗。
 
  來不及觀看數值,斗大的名稱立即深深吸引住我:「克洛提斯……嘛?」這把鐮刀到挺忠實於死神傳說的,對設計者有點感到尊敬的我不禁喃喃自語著;原本甚至還認為會出現什麼「死亡鐮刀」、「死靈鐮刀」這類不經過大腦所取的MMO遊戲名稱。
 
  「吶,皓月,你快點拿起來試試看嘛。」原本在吃著糖果的愛歌突然也跑來成為圍觀的團員之一了,對於我的沉思已經有些不耐煩的她又丟了一顆糖果進嘴裡。
 
  「呃……好啦、好啦。」被這一催促,我嚥了嚥口水,要將手伸向刀杖部位。
 
  「诶?」我抓著刀杖的手正使用著全部的筋力參數拉扯著漆黑鐮刀。
 
  「怎麼樣?怎麼樣?撒那,拿的起來嘛?」長劍使看著一直發出疑惑聲音的我發出提問。
 
  「不……我拿不動。」我仍有些自尊受傷的拉扯著漆黑鐮刀,很不給面子的它動也不動的崁在地上。
 
  「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沒有用這個組合外裝激活的關係啊?」愛歌卻突然語出驚人,所有人都望向她,不,是望向她手上不知何時多出的一條中小型鎖鍊,而這個孩子還像個笨蛋一樣的將鎖鍊甩著玩。
 
  「诶──」所有人都對她的發言發出呼喊。
 
  「額外組合外裝」,通常只在極少數的武器上會出現,通常都是類似於寶劍崁上寶石之類設定的組合外裝,通常這些外裝沒有特別功用,唯一的功用是能增加限定武器的能力值或增加一些輔助用途上的一等技能,但使用組合外裝來激活武器,這到是第一次聽到。
 
  比起這個,更讓我在意的是:「有組合外裝的魔劍啊……不知道能賣多少錢呢……百憶珂爾?這價錢也沒人出的起吧……」
 
  「你不會真的想賣掉它吧?」長劍使與其他團員對著我露出了這種表情。
 
  看來大家都被這把漆黑鐮刀給深深迷住了……「喂喂……也只能賣掉它了啊,不但我拿不動,而且團裡也沒鐮刀使……」說到這我卻突然後悔的禁聲了。
 
  因為彎刀的延伸特別技能……正是雙手用鐮刀技。
 
  「诶!撒那!不對啊!你可以拿啊!前陣子你不是才說技能欄裡出現了雙手用鐮刀的特別技能?」
 
  「對啊!會長!不要賣掉它嘛!」
 
  「能看你用它!我就滿足了!」
 
  「記得到時候借我去跟朋友炫耀啊!」
 
  「嚇死那些前線攻略組的人!」
 
  「呃……」我無奈的對著正拿著鎖鍊甩著玩的愛歌,投以求助的眼神,愛歌卻在這時候轉過頭來對著我說:「你就點點看鐮刀技嘛,大家會很開心的哦。」但隨即我遭到了戀人的背叛。
 
  點擊專用武器技能,確實能減少一定筋力值上的要求,但我一直抗拒點鐮刀技是有原因的,一來是會製造鐮刀的工匠極少,因為需求不高,變的普通的鐮刀也跟著水漲船高、二來是鐮刀的筋力值要求過高、還有可怕的負重,就算是全點筋力並崇拜死神神話的我,也受不了諸多限制的鐮刀所帶來的多數缺點,
 
  一想到如果我點了這個技能,還是拿不起「克洛提斯」的話,這些團員們會對我施加多少的魔鬼訓練,我就整個背脊寒了上來,但眾人的視線更像讓我身處水深火熱當中……我無奈的點下了「雙手用鐮刀技」
 
  愛歌一邊俏皮的操作著克洛提斯的視窗,一邊將手上名為「天狶枷鎖」的鎖鍊組裝在鐮刀上。「請、請,會長大人。」這時我還能瞧見她得意的嘴角。
 
  報復、她肯定是在報復啊……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啊……我緩緩將被團員們當做東風的手握上了刀杖。
 
  「诶?」當我對著克洛提斯發出了一聲疑惑,我卻聽到了時常相處在一塊的團員,發出了慘叫。
 
  「啊啊……怎麼回事啊,這群小蟲子把MOB吃了?有把很美的鐮刀呢,頭兒。」一名盜賊使正將手中的帶毒小刀深深的插入方才發出慘叫聲的團員,隨著他手臂一用力,那名團員的HP條瞬間見底,我可以感覺到我的整個臉都陷入了慘白。
 
  我看到他們的公會徽章時,我不自禁的放下手中的鐮刀,手帶著顫抖的改握著腰間的彎刀刀柄。
 
  七個,不……是八個微笑棺木的成員,正在一個一個屠殺著我們。
 
  我隨即發現眼前開始要使用轉移水晶的幾個團員,但當我要制止他們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啊、啊!」  「不!不要!」  「你、你們要幹什麼!住手!啊!」
 
  當我回過神來意識到時,已經又有三個團員因為使用轉移水晶時的僵直時間而被殺了,動手的是一個拿著菜刀的男人,我認識他,而且聽過他……
 
  我看著身旁緊抓著我肩膀,縮在我身後的愛歌已經不斷的在顫抖;我已經不能再繼續害怕下去了。
 
  我使了幾個眼色在周圍幾個認識已久的團員身上,其中包含了那個叫做山田的長劍使,他們很有默契的跟我一起直接從腰包拿出解毒、解麻、回覆藥水,直接將它們快速的灌進自己的體內。
 
  隨著我將這些藥水的罐子丟在地上,發出聲響並散發著多邊型光芒時。
 
  我舉起手中的彎刀,領著他們衝向微笑棺木的成員並大喊著那曾經身處戰場的芬蘭刀騎兵的爺爺告訴過我的開戰宣言:「Hakkaa paalle!(奮勇殺敵!)」
 
  全員開始針對那名站在最前頭,一開始嚷嚷著我們是小蟲子的盜賊使,山田很快速的往他身上招呼劍技「音速衝擊」,在山田成功造成他硬直的當下,我而後居上的直接衝到盜賊使面前,將彎刀壓在下段,劍技效果光發動,彎刀直接掠開地面往上一斬,那名盜賊使馬上意識到我的用意展開武器防禦,但那把小到可以拿來剔牙的短刀,怎麼可能抵擋得住我全力一擊的彎刀起手技「浮舟」
 
  我直接連人帶刀,將他轟上半空,他的HP條立刻縮減了將近一半。
 
  「拿下第一個!」
 
  看準挑空的瞬間,我單手迴拉彎刀,使它綻放了紅色的三連擊劍技「緋扇」
 
  以速度斬擊為先的上下連擊,精準的削砍到他的身上,最後彎刀更為耀眼的發出紅色效果光──最後一下突刺重擊就要將他的HP條整個打進左邊。
 
  我已經沒有猶豫的機會跟時間了──即時要成為橘色玩家,即時要在這當個殺人兇手──
 
  但僅僅只是一瞬間的遲疑、一瞬間的考慮著──這樣真的可以嗎?
  已經為我招來死亡的微妙之差──
 
  我的劍技被一把菜刀強硬的介入了,我最後一下突刺被完美的格檔開來,這種姿勢下,我甚至可以看到我的彎刀被那把菜刀削斷了一角。
 
  在半空中陷入僵直的我,被那個男人使出的短刀劍技「急咬」削掉了我的左臂,在我倒地的那刻,立刻看到視窗跳出了部位缺損符號。
 
  「PoH!你這傢伙!」我使力的用著持刀的右手支撐著身體站起,一邊用著眼神示意著方才一起進攻的團員退下。
 
  「哦?你知道我?」掩著斗蓬的男子帶著有些愉快的尾音回道。
 
  「我會詛咒你的,該死!」一個哴嗆使我失去平衡,又跌在了地上。
 
  名為PoH的男人甩動著自己手上的菜刀,繼續說著:「喂喂,別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嘛,我人可是很友善的──當然那是在另一邊的世界的事情了。」
接著他走到我的旁邊,拉著我的頭髮使我的頭部往上抬:「你是他們的會長吧?那好,我給你個非常優惠的條件……如何?」
 
  「你跟我一對一的單挑,贏;放過你們全部的人、輸;放過你們全部的人,如何?我人果然很好對吧?」
 
  「別!別答應啊!撒那!」 「會長!不可以相信他!」
 
  只見PoH眼露不耐的看向我的團員,邊用著食指豎立在自己的嘴唇上:「噓──」這簡單的動作,卻像是一道縫線般的將我的團員嘴巴給縫上。
 
  這個男人,太可怕了,怎麼會有如此黑暗的男人……我眼角已經快飆出淚水的一一望著他們所有的人,環視著這些應該由我守護的生命……而當我望向最後一個人,也就是愛歌時。
 
  「皓月……不要、不要啊……」
 
  傻瓜,怎麼可能不要呢……
 
  「我接受……」我可以看見我說出這三個字時,愛歌已經將自己的嘴巴捂住,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我站起身來,用力的推開了站在眼前PoH,他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拉出了決鬥時的距離。
 
  這是一場必敗的戰鬥──但我並沒有拒絕的權力。
 
  我逝開了阻擾我看清對手的淚水、我舉起了唯一讓我走向勝利的彎刀、我挺起了身為會長、更身為男人的胸膛──單臂舉刀再度大喊芬蘭刀騎兵的宣言。
 
  「Hakkaa paalle!(奮勇殺敵!)」缺損的彎刀已然呼應了我,我迴身旋斬,在空中劃下一道圓月的橘色弧線,僅僅0.4秒,我已經靠著這項彎刀上位劍技「弦月斬」殺開了4公尺的射程突擊到PoH面前。
 
  「磅!」刀與刀的碰撞,發出了激烈的火花,他與我陷入了各自的筋力硬直,PoH似乎一時咋舌這突刺速度還有我的筋力參數,但我並沒放棄──突擊距離使我有了先制優勢。
 
  我的彎刀又發出了綠色效果光,「旋風」帶著連我肉眼都無法辨識的快速斬擊砍掃向PoH。
 
  PoH只慢了我一秒,卻馬上恢復了原本不利於他的姿勢,我驚訝瞬間,他的刀已經格擋住旋風所發出的斬擊了,於此時,我的彎刀已經整個龜裂開來──我知道,我只剩下一擊的機會了──
 
  中啊、中啊、中啊──心中不斷的吶喊著手中再度引發的劍技「幻月」
 
  一條半月帶著我的憤怒與眾人的希望從下段掃進PoH的下段。
 
  伴隨我的刀由下掃進他的身體時,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正在笑。為什麼?為什麼這個男人可以露出這麼從容不迫、令人厭惡的表情?我的刀可是要砍進你的腹部了啊!
 
  「It's show time──」而那個男人只是以無法企及的技巧,旋轉著手中的殺友菜刀,發出了令人感到恐懼的血紅色劍光,我心中吶喊了一聲糟糕。
 
  「啊!」我的刀整個脆裂開來發出了多邊型的碎片、而我的雙腿硬生生的被像是殺人魔截肢般的斷裂開來,身上也多出了自己從未看過的「流血」異常狀態,強烈的痛楚電子信息不斷刺激著我的傷口處,使我發出了慘烈的叫聲。
 
  部位缺損符號又以令人厭惡的提示聲出現在我的面前。
 
  「哈、哈哈……」我的四肢只剩下了現在拿著散發多邊型碎片刀柄的右手,但我放棄爬起滿是塵埃的泥土,只是喘著大氣惡狠狠的瞪著PoH。
 
  「殺了我吧!我輸了!但依照約定,你仍要放過我所有的團員!」
 
  「哦?啊啊……好像真的是有這麼一回事啊?小的們。」PoH裂嘴一笑,看著身後正在大笑的微笑棺木成員。
 
  但我聽到他的發言,我的心都涼了一半……
 
  「啊!你們幹什麼!」 「不!不要啊!」 「別殺我啊!」
 
  我閉上眼睛強忍著淚水,聽著此時不絕於耳的慘叫聲,我能聽見山田仍在抵抗般揮舞著長劍的聲音,但隨即也發出跟其他人一樣的慘叫……而我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禱著愛歌已經偷偷跑走的自私想法……
 
  「啊、啊!放開我!放開我!皓月……」
 
  是愛歌的聲音,此時的我連眼睛都不敢睜開,我不想看到愛歌死前的模樣啊……我是個膽小鬼,沒有用處的膽小鬼……
 
  「把他給我拉起來,扳開他的眼皮!」
 
  隨著強硬的力量硬是將我的眼臉扳開,我看到了愛歌被踩在PoH的腳下,愛歌不敢發出聲音的掩著面啜泣,我的心正在慢慢的被撕裂……
 
  「這女的,方才好像躲在你背後啊?」不、不要……我求求你。
 
  「你們結婚了?」只有她,唯有她,不要……
 
  我使勁揮舞僅剩的右手並吼叫著:「不、不要動她,你答應過我的啊!PoH!」
 
  「我也說過了吧……我的友善早就丟在另一邊的世界了,是沒聽清楚的你的不好啊……」PoH一邊把視線看著吼叫的我,一邊緩緩的把菜刀伸進愛歌的背裡,他很享受的看著我逐漸崩潰而扭曲的臉。
 
  不、不要……愛歌、愛歌……不要啊。
 
  愛歌也開始意識到伸進自己背部的菜刀,緩緩的抬起臉來看著我……那是個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不斷投以求救訊息的表情……
 
  PoH將他全身的重量施加在刀柄上,而殺友菜刀的刀身則不斷隨著筋力補正的運算,一點一滴伴隨著血紅色的異常特效不斷的崁進愛歌的背部,撕裂的痛楚使得愛歌不斷的哭叫。
  
  「救我,救我──救救我,好痛啊、好痛啊──不想死、不想死啊──皓月,救救我──」

  PoH手中的殺友菜刀已經將整個刀柄處都深插進愛歌的身體裡,嬌小的身軀狠狠的被這把短刀透體而出,這時一幕幕的與她之間的回憶也逐漸離我而去。 
  
  「吶吶,皓月,你看、你看,這個、這個。」
  愛歌,我說多少次啊……在這個世界裡不能叫本名啦……

 
  「喂!臭皓月!」
  哎唷、唉唷好痛,知道了、知道了……妳幹的很好,愛歌。


  「吶,皓月,我們能離開的,對吧?」
   會的,我們一定會的。


 
※       ※


  「放開他。」
 
  隨著PoH帶著意猶未盡的笑容命令著,架著撒那的微笑棺木成員,一把勁的將他甩在地上;撒那狼狽的倒趴在地上,泥土沾滿了他現在驚愕的臉,這時的他痛,痛不欲生,哭,哭不成聲。
 
  與左臂同樣被斬斷的雙腿已經無法讓他行走,撒那只能用著一隻手爬到那逐漸散發出多邊形光芒的戀人身邊,但這時他才發現,他連她的名字都喚不出來……
 
  喉嚨乾渴的像是有人狠狠的用爪子要將自己的喉頭刨光,只能發出像是啞巴才能發出的沙啞聲。
 
  悲慟,只有悲慟──滿滿的悲慟。
 
  「啊、啊、啊、啊……啊……啊。」白髮的青年只能像是瘋子一樣的抓住戀人的屍體,不斷的發出無語的哭聲。
 
  已經被光芒吞噬整個下半身的愛歌,已經被痛楚信息給摧殘到幾近失去意識而快要自動登出的程度了,但愛歌卻像是迴光返造般的對著緊擁自己哭叫的撒那伸出手,要撫摸他的臉頰。
 
  但要碰到撒那的臉頰時,已經連整隻手臂都被光芒啃食殆盡,而眼神渙散的愛歌嘴巴一張一合像是呢喃著什麼,但這時連讓撒那傾聽的時間都不給予,名為死亡的光芒此時已經將愛歌整個啃光,撒那手中的重量頓時化為了空氣與螢光碎片。
 
  撒那試圖的抓住那些多邊形立方體的碎片,但那些碎片只是無情的穿過他的手掌……
 
  「不、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瘋叫,不停的瘋叫,撒那的思考程序已經整個短路般的瘋叫。
 
  而這時連撒那自己都沒發現,隨著瘋叫還有情緒高漲,他的技能欄當中突然一直閃爍著紅色的提示效果,而這時他的世界也逐漸像是墜入沉寂的殺伐地獄。
 
  身旁的漆黑鐮刀也發出了哀吟,刀芒閃過了撒那的視線。
 
  「欸欸,頭兒,他怎麼處理?像個神經病一樣嘰嘰喳喳的,我已經快忍不住啦!」那名盜賊使遮著自己的耳朵,那震耳欲聾的哭叫已經快使人的耳膜震破。
 
  「殺掉他,但別讓他死的太輕鬆,魔劍回收後就趕緊離開。」PoH只是將冷眼放在已經露出眼白並崩潰的撒那上,將殺友菜刀收進自己的斗篷,轉身離去時,眼角卻發現了一項怪異事實。
 
  那傢伙在操縱著視窗?
 
  PoH也注意到右下角的時間,三分鐘的部位缺損代價已經到了。
 
  「鏘!」當PoH轉過頭來正視撒那時,一陣伴隨著金屬聲並足以撕裂整個二度空間般的咆哮空壓整個襲面而來。
 
  「……咯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oH──」聲音的主人,來自一名鐮刀使。
 
  他手上的魔劍˙漆黑鐮刀──克洛提斯,像是貪蛇一般不斷的蠕動它纏繞整個刀杖所延伸出來的天狶鎖鍊。
 
  「喔?這把鐮刀不只雍有獨特效果,還有附屬組合外裝嗎?真有意思。」PoH雙手插胸的吹了聲口哨,但他已經暗自的將手按在殺友菜刀的刀柄上頭了。
 
  無視他的發言,撒那原本只是低首看著方才愛歌消散時所處的草地,抽蓄的身軀抖動著扭曲的動作,而他斜彎的勾起一抹殘笑。
 
  「我要宰了你宰了宰了宰了、宰了──然後、然後吃掉你、啃碎你!」手上的漆鐮已經被撒那雙手運轉,像是要撕裂周圍地面一般的舞動手上的巨大鐮刀。
 
  眼前的鐮刀使,赫然已經是死亡的化身、死神的代言人──不,他已經成為了死神的本身。
 
  「好有趣、好有趣啊,好可怕、好可怕啊!」PoH卻露出興奮的病態表情看著已經進入顛瘋狀態的撒那,用著極其挑釁的口吻道。
 
  而其餘七名微笑棺木的成員,看到來勢洶洶,從未見過的劍技引發,下意識的都握住腰間與斗篷內的貫通性武器。
 
  「磅!」此時經過迴轉加成,蓄力至最大極限的漆黑鐮刀,被撒那單手用力往後拉時,迴轉蓄力停止的瞬間,撒那身後的地面已經被系統判定遭到毀損,而劃出一道弦月般的刀痕。
 
  劍技的引發效果音發動,黑紅色的死亡色調纏繞著整個刀身,
 
  劍技引發的當下,撒那整個人突然消失,所有成員驚愕的剎那,只剩下七道黑紅色的刀芒瞬間從空氣中斬出。
 
  罪其一,色慾。一名微笑棺木成員斬其顱。
 
  罪其二,貪食。一名微笑棺木成員斷其手。
 
  罪其三,貪婪。一名微笑棺木成員挖其眼。
 
  罪其四,懶惰。一名微笑棺木成員刈其胸。
 
  罪其五,憤怒。一名微笑棺木成員削其足。
 
  罪其六,妒忌。一名微笑棺木成員刨其心。
 
  罪其七,傲慢。一名微笑棺木成員剝其脊。
 
 
  獨特技能──褻瀆˙邪刈鐮,上位劍技七連擊──原罪七宗
 
 
 
  ※      ※
 
 
  當我醒過來時,身旁的一切早已消失,不管是舊日支配者的成員、還是愛歌……通通都不在了。
 
  有的只是我道具欄當中滿滿的貫通性武器裝備與金錢,還有我已經逐漸從深橘轉為淡紅的ID顯示……與那把深深插在身旁的漆黑鐮刀。
 
  「沒有……沒有……」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瘋狂的將道具欄中的道具一個一個的觀視著,已經近乎偏執的不斷在自己的道具欄上尋找著名為「殺友菜刀」的魔劍,但不管無數次的看著道具視窗,仍然只是宣判了一件事實。
 
  我沒有宰掉那個男人……
 
  「救我,救我──救救我,好痛啊,好痛啊──不想死、不想死──皓月,救救我──」愛歌死前的哀嚎與求救,那已經對於一切感到恐懼與純粹的求生,眼神已經表露無遺的死前掙扎。
 
  不──不要,不要,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不要……
 
  「死吧,我還是死吧,我不要留妳一個人在那邊的世界……等我、等我──愛歌。」我決定只求一死的握起在身旁的漆黑鐮刀,茫然的走向當時的最前線迷宮區域。
 
  一路上阻礙著我的主動型怪物,皆被我鐮刀所吞食,一路上經過的玩家看到我的橘色標示也紛紛奔走,無視著HP條不斷的往左縮減,我毫不閃避的任由怪物將劍技砍在我身上,用著幾乎自殺式的方式不斷的邁進腳步。
 
  我猶如行屍走肉般的緩慢走到魔王大門前,並踏著決定死亡的路途前進。
 
  只求一死──但我手上的漆黑鐮刀卻不允許,它只是不斷的揮砍、像是吸取我血液增加威力般的邪刈鐮不斷的吞噬眼前的樓層王級怪物,好似有著好幾雙手驅使著我手上的鐮刀使出劍技。
 
  當那個有著三頭的魔狼型頭目的三顆首級都被我砍下時,這時的我明白了,我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永無止盡的復仇與殺戮。
 
 
 
 
※     ※
 
 
  「交出來。」一名看不清面容的鐮刀使,從身後舉起漆黑鐮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交出什麼呢?」與鐮刀使同樣的深黑色調,黑衣劍士毫無懼色的詢問來者用意。
 
  鐮刀使手中的漆鐮綻放著死亡的光輝,訴說著毫無談判的空間:「還魂之聖晶石。」
 
  黑衣劍士突然身體一振,已無法反應的敏捷參數拉起漆鐮轉過身子,讓視線與身後的鐮刀使對上,黑衣劍士流露出與鐮刀使同樣經歷的眼神──漆鐮一度緩緩的被放下。
 
  他,跟我一樣。
  兩人彼此的第一印象,就這麼深深烙印在雙方的眼裡。
 
  「你要做什麼用?」
 
  「救人。」
 
  「沒有用的,你放棄吧。」
 
  「有沒有用,不是由你決定。」鐮刀使緩緩的再度舉起鐮刀,示意著這答案不為所接受,漆鐮也開始綻放著邪妄大張的黑紅色劍技刀芒。
 
  有著驚人洞察力的黑衣劍士,立刻明白對方的實力;黑衣劍士操縱著視窗,緩緩的從背後拉出黑白兩劍。
 
  「如果只有「二刀流」能讓你明白,那就讓劍來訴說吧。」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784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神域

留言共 5 篇留言

神楓蒼火
番外好看!

09-02 19:03

墮天使
你早就看過了啦XD  謝謝你幫忙棒場09-02 19:09
神楓蒼火
番外我記得我還沒看過

09-02 19:11

呆萌SLAYER
很好看。。。我最近在找垂直四方斬的動作時發現大大需要劍技的連擊數,如果有需要的話會連同劍技的全部資料一起給你,包括刀劍神域虛空斷章裡新增的劍技(是川原自己新增的所以不用擔心不符原作)。另外好期待二刀流呀!單手劍技>劍技連攜>二刀流劍技!

02-09 19:11

呆萌SLAYER
另外還魂之聖晶石,桐人一拿到看到只能在3秒內復活就送給克萊因了,所以那個拿鎌刀的不應該是找桐人,除非他不知道。

02-09 19:17

墮天使
沒錯ㄛ,就是設定他不知道

02-09 19: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ws228615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小說】《刀劍神域_...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nxin95107所有老師們
翻譯菜鳥一枚,放了些蔚藍檔案的翻譯作品在小屋裡,有興趣的歡迎挑看選看(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