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3 GP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流傳的app

作者:第三書語│2014-09-01 20:38:59│贊助:2,203│人氣:2527
巴哈姆特流傳的app



  「載到了,沒想到真的有那個app呢?!」

  我還記得放暑假前的那天下午,同班的小佳才拿著手機,莫名其妙的興奮大叫。

  「妳又找了什麼遊戲啊?我先說,我被妳拉來玩的手機遊戲已經夠多了,我絕對不會再多玩一個又要讓自己進首抽地獄的遊戲,絕不。」

  「哼哼,這次可不是普通的遊戲呢,小值。」小佳搖了搖手指對我說。

  「這是最近在巴哈上面傳說的,據說只要破解裡面的謎底,就能找到隱藏在app裡一筆神秘財富的app,這個可是要先找到進入那個『不存在的小屋』的方法後,才有辦法下載到的app呢。」

  「這妳也信啊?肯定又是哪個無聊推理宅寫出來唬人玩的吧?」

  三條線……不想理會我這發神經的好友,我吐吐舌頭後收拾著自己的東西,這次暑假我可是想好好的多寫點小屋創作呢。

  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小佳。


  大約一星期左右,放暑假在家寫稿寫累的我躺在床上午睡,淺眠的我聽見了line傳來訊息的聲音。

  半夢半醒的我拿起手機來看,是小佳傳來的訊息。


  『小值,要不要一起來玩上次說的app?』

  『下面是下載的網址』


  ……才不要呢,我說了我沒空玩這麼多遊戲的。

  連點都不想點進去的我把手機丟在枕頭邊,繼續我的午睡。

  而且那個網址看起來很奇怪,英文裡摻雜數字跟符號的網址讓我感到怪不舒服的。

  我記得手機詐騙好像有一種,就是點進line傳來的網址後,就會被盜走個資或開啟小額付費什麼的。

  所以我從不隨便點進看起來很奇怪的網址。

  暑假都放快一星期了,現在才連絡我只是找我玩遊戲?


  「喂,小值嗎?我是阿姨,最近小佳有沒有跟妳聯絡?」

  大約三天後,我接到了從南部小佳媽媽打來的電話,聽說小佳已經幾天沒跟家裡聯絡了。

  我嘗試用line的通話功能打網路電話給小佳。

  撥出的瞬間就接通了。

  「葉佳汝,妳是不會打個電話回家喔?還讓阿姨打電話來問我。」

  嘰嘰嘰--沙沙沙--嘰嘰--

  「…………」

  「……小佳?」

  line的另一頭,不斷傳來嘰嘰沙沙的怪雜聲,好像是在外面,感覺風聲很大。

  看來是在網路很差的地方?切斷line通話的我,改撥出小佳的電話。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未開機?明明剛才我用line打是通的,這是怎樣?

  去小佳的套房等她好了,總是會回家的吧。

  我拿起了遮陽的外套,出門騎車前往小佳一個人租的小套房。


  小佳租的套房在學校附近,一棟有點屋齡的電梯公寓社區。

  前門警衛室上方的這排內部格局是以一房一廳或個人套房為主,屋主大多買來專門租給學生或小夫妻上班族。

  是我之前陪南部上來念書的小佳找了很久才找到的,便宜又舒適的地方。

  跟警衛打過招呼之後,我正打算上樓,就發現警衛室旁邊牆上的這排住戶信箱,小佳住址的信箱似乎堆了一些郵件。

  「葉小姐大概有三四天沒下來收信了。」警衛先生這麼的告訴我。

  「都沒有出門嗎?」

  那……我在LINE聽到的風聲是怎麼回事?

  來到小佳的住處前,我按了兩下門鈴。

  沒有人回應。

  「小佳!葉佳汝!!」

  不知道為什麼,這時我的心裡感覺很不安……甚至胡思亂想各種可能了。

  果然,還是報警吧,先下去找警衛先生……?

  剛想轉頭的我,就看見了小佳套房的門似乎沒關好的往內微微地開出一道縫隙。

  現在是怎樣啊?我不禁想起以前看過的恐怖故事的套路。

  會自己進去的一定是傻子……


  從樓下找來了警衛先生,我走在警衛先生的後面,和他一起進入了小佳的套房。

  小佳租的是一房一廳一衛的小套房,進門後首先看到的,是小佳套房的小客廳。

  詭異的是,由於套房內的窗簾全部拉上了,加上窗戶本身是背光的,讓套房內顯得相當陰暗。

  桌上擺著吃到一半,已經放到壞掉的泡麵,以及一些啤酒空瓶。

  從浴室裡傳出了一滴一滴龍頭沒關好的水滴聲。

  「小佳?」

  「葉小姐?」

  客廳完全沒有小佳的身影,剩下的是衛浴跟房間了。

  「警衛先生,浴室有水聲呢,要不要先去看看?」

  「嗯,我去看看,妳待在這裡。」

  完全不敢去看的我請警衛去浴室看看,而我只是站在客廳看著警衛先生前往浴室的身影。

  霹霹霹--沙沙--

  「哇啊--!!」

  突然的,客廳的電視打開了,被突然聲響嚇到的我忍不住地大叫了一聲。

  電視處於沒有訊號的模式,只有黑白粒子相間不斷跑動的畫面,發出沙沙的聲音。

  「怎麼了?柳小姐。」

  「沒、沒什麼……」

  剛將頭探進打不開燈的浴室的警衛先生回頭問我,然後看了我的手。

  「妳不是來找葉小姐嗎?開電視做什麼?」

  我開電視?

  這時我看向我的右手,我的右手正握著小佳客廳的遙控器。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拿著遙控器?什麼時候?

  我將遙控器放在沙發上,就在警衛進入浴室的同時,小佳的房間門自動的打開了。

  我看見了打開的房門內,一名女性背對著我站在牆壁前,同時慢慢地伸手指著房間床邊的地板。

  我一看就知道了,這個身影是我的好友小佳。

  「小佳!……?」

  我往前走進了小佳的房間,在我眼前的小佳突然消失了。

  床上的棉被跟床單很凌亂,似乎曾有人在床上掙扎過。

  而小佳指著的地板上,是一台被摔壞的小佳的手機。


  最後,我和警衛先生並沒有在套房內找到小佳,而我們也報警處理了。

  沒多久後,警察便找我去警局詢問。

  因為根據調查,小佳失蹤之前,我是小佳最後的聯絡人。


  「不好意思,謝謝妳協助我們調查,柳值妤小姐。」

  「不會……」

  小佳最後跟我聯絡的信息,正是之前小佳傳給我的最後兩通LINE訊息。

  在警察局時,警方嘗試用電腦輸入小佳傳給我的奇怪網址,結果卻是找不到任何的資訊……

  沒有這個網頁,也代表沒有所謂小佳傳給我的APP。

  「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因為,這段網址本身就是個無效網域網名的網址。」

  這樣,我這裡的線索就斷了吧?……

  做完筆錄後,我將手機放進我的小包包背在肩上,離開了警局。


  「等一下,柳小姐。」我正在停車格才正要戴上我的安全帽,一個看起來年約三四十歲,穿著警察制服的男性便從警局門口叫住我。

  「請問還有什麼事嗎?」我不解的問他,我知道的已經在剛剛全部告訴警察了呀。

  「妳好,我是從台北特異件小組來的李組長,我想跟你談談關於妳的朋友,葉佳汝小姐失蹤的案件。」自稱李組長的警察遞了他的名片給我。

  「特異件小組??」

  於是,我跟著李組長,來到了警局附近的咖啡廳。˙

  「可以請妳借我看看,葉小姐最後傳給妳的網址嗎?」

  「好的。」我將手機拿出來,將LINE滑到了我跟小佳的聊天畫面後,交到了李組長的手上。

  李組長一看到這個網址便眉頭一皺,讓我感覺事情並不單純。

  「柳小姐……妳,應該沒有下載過這個APP吧?」李組長的表情感覺很嚴肅。

  「沒有。」我搖搖頭說,不曉得為什麼,我明明沒有做什麼,在警察的詢問下我還是感到有些緊張,回答完後我拿起剛點的蜜桃氣泡飲喝了一口。

  李組長閉著眼睛長出一口氣,將我的手機放在桌上,然後推到我的面前。

  「沒有就好,妳要記住,絕對不要點下這個連結,不,為了避免妳不小心點到,乾脆刪掉這些聊天紀錄吧。」

  「為什麼呢?」我不太懂李組長的意思,而李組長神情嚴肅的繼續說下去。

  「妳知道『七夜怪談』嗎?」


  『七夜怪談』--這是一個曾經在1998年的造成極大話題的恐怖電影。

  改編自鈴木光司的小說,這個電影的內容是說,有一支被意外憑空錄下的詛咒錄影帶,看過錄影帶的人會在七天之後,離奇死亡的恐怖電影。


  「噗……李組長你這麼正經的在說什麼呀?」我忍不住的笑出聲。

  可是,李組長的表情依然很嚴肅,讓我很快的就停止了笑聲。

  「你是說……小佳就像看過詛咒錄影帶的情況,在下載了那個APP的七天之後失蹤了?」

  「是的,這是我們這些日子以來針對離奇人口失蹤事件調查至今的懷疑……」

  調查至今……開什麼玩笑!!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如果真的有這麼恐怖的東西,你們警方居然放任這種東西在網路上流傳!?你們把人命當成什麼啊!!」

  就因為你們明知這種事情又沒讓社會大眾知道,小佳才會……

  對了……我正在咖啡廳裡,其他座位的客人似乎因為我的大吼都在看我了。

  我安靜的坐了下來。

  「請先冷靜聽我說吧,柳小姐,除了不能造成社會恐慌跟上面根本不相信這種事情外,我也沒有證據,即使是妳,在發生葉小姐的事情之前,我跟妳說有一個APP跟電影七夜怪談一樣,妳啟動了一星期之後妳就會失蹤,妳會相信嗎?」李組長放在桌上的雙手十指交錯,相當平靜的對我說明。

  「我會把你當白癡。」這是我說的比較客氣的了。

  可是,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接受,我的好友就這麼莫名其妙消失的事實……

  「關於葉佳汝小姐的事情我很遺憾,但妳不要再深入這件事了,刪掉她傳給你的訊息,忘了這件事情好好的生活下去吧。」


  和李組長告別後,我回到了家裡。

  原本想在暑假這段期間在巴哈寫寫小說的,但現在完全沒有心情了。

  順手把包包丟在床上,我跟著躺上床,用棉被摀住自己的頭。

  或許像李組長說的,我完全忘記這件事才是最好的吧?

  警察都沒辦法處理的事情,柳值妤妳只是個學生,什麼都做不到……

  ……

  可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想忘就忘,而且我也忘不了,在小佳的套房時,那曾經在我眼前出現過的身影。

  小佳指著被摔壞的手機,是想告訴我什麼?

  或許,她是在警告我不要下載這個APP吧?我們是好朋友嘛……

  我想讓自己這麼相信。

  知道李組長說這個事件就像七夜怪談後,也就是說,從詛咒中解脫的方法,可能也是複製給別人下載。

  我還是沒有辦法接受,我最好的朋友會為了讓自己得救,把這個APP的網址傳給我這種事情。


  不知不覺睡到晚上10點多了,晚飯也沒吃呢。

  打開電腦,我將Chrome連上了每天都會上線的巴哈姆特。

  一覺醒來,我還是滿腦子都是那個詭異APP的事情,於是我便去幾個可能的版調查看看。

  『歡樂惡搞 KUSO』、『世界之不可思議』、『智慧型手機』都找不到相關內容,不知道是不是我搜尋的關鍵字不對,最後我來到『恐怖驚悚』哈拉板。

  果然還是沒有關於這個APP的情報,小佳到底是怎麼找到這個見鬼的APP的?

  回到恐怖驚悚板的首頁,我發現了一個讓我感到一定要進去看看的文章。

  名為『我知道這看起來像開玩笑,但拜託請幫幫我』的文章。

  裡面寫道:

  不好意思,我想請大家幫幫我,大約一小時前,我從台北車站上了電車,想返回新竹,途中我不小心睡著了。

  醒來之後,車廂上一個人都沒有,窗外也是感覺很陰森的山區,而且這台開了20分鐘都沒有要停車的跡象……我知道這看起來像是模仿『如月車站』的惡作劇,但我真的碰到了。

  拜託請你們相信我,幫幫我。

  這個文章,沒一下子就增加了許多的留言跟答覆。

  「那妳怎麼還有辦法上哈拉版發文?」

  「我也不知道,但我現在能上的,也只有巴哈姆特而已……但除了恐怖板,其他都會被當惡作劇吧?」發文者的回覆留言看起來很無奈,只能上巴哈姆特。

  「其實我現在網路根本沒訊號,能上網就是很奇怪的事情了。」

  「那是遠X電信吧?」

  「如果是真的,妳可能要成為如月車站的第二號見證者了,如果待會停站,妳看看車站名是不是叫きさらぎ駅。」

  「錯了,其實是Mogeko城堡,生火腿好吃!」

  「不要這樣開玩笑好嗎?我真的很害怕……」

  大該像這樣的內容,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有種一定要追蹤這件事情的感覺,於是我一直在電腦前開始關心這個事情。

  一開始,的確大家似乎都將這篇文章當成玩笑,直到有人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在他提出奇怪的地方後,回覆留言的人瞬間就減少了。

  這個發文者文章的最下面,也就是最後編輯時間跟IP很奇怪。


  『最後編輯:0000-00-00 58:98:78 ◆ Origin: <DDD.DDD.DDD.xxx>』。

  連來自發文者的留言,也是『00-00 58:98』。


 
  「妳要不要先找個地方躲起來?」此時有個巴友留言說道。

  「怕有什麼其實在電車上徘迴的東西,就這麼坐在列車裡感覺好像有點危險。」

  聽從巴友的建議,發文者說她躲進了電車的一間廁所裡,並將門反鎖。

  還在關心這件事情的人,都知道事情可能非常怪異,但沒有人知道真正應該怎麼做。

  大約在十分鐘後,我看到了發文者的新回文。


  真的停在一個車站了,不過不是如月車站,我透過廁所的窗戶往外看,寫的是『三湖車站』。

  月台上一個人都沒有。

  現在……怎麼辦?


  底下很快的,就有了還正在關心的幾個巴友回覆。

  「先等一下,我先查看看那是什麼地方。」

  「剛幫妳報警,但講完就被警察掛電話了……」

  「我剛調查過了,三湖車站是在1967年八月就廢棄的車站……」

  據發文者所說,這部電車彷彿是在等她下車一樣,到站後已經經過十分鐘,卻還沒有想要駛離的跡象。

  而剩下還在的巴友們,也因為如月車站的傳說,在討論著發文者應該怎麼做。

  如果真的像如月車站的發展,這個發文者,也會像小佳一樣失蹤吧?

  ……失蹤!!

  兩起事件看起來完全沒有關係,但我不曉得為什麼,就是想問她看看……

  「請問……妳大約一星期前是不是有在被稱為『不存在的小屋』的小屋裡面下載過一個的APP?」

  「不存在的小屋?我不知道,不過,大約一星期前,朋友的確傳給我過一個她找到的奇怪APP的網址。」

  …………

  我沒法完全肯定,但我想,這個事件跟小佳的情況,可能八九不離十了。

  我離開了恐怖驚悚板,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繼續看下去那個正在發生事件的受害者。

  或許……這個事情會變成巴哈上一個『如月車站第二』的都市傳說吧?

  咦……有私信?


  『妳也知道,那個奇怪APP的事情嗎?』

  私信給我的巴友,ID叫彌衣,她說她在剛才恐怖驚悚板的事件裡,看見了我提到關於不存在小屋裡面APP的留言。

  想和我談談……


  「是柳小姐嗎?」

  「是的。」和彌衣連絡的隔天,我們約在我家附近的車站碰面。

  彌衣……林小姐就住在我隔兩個車站距離的地方,並不算太遠。

  大約二十多歲,今年剛從大學畢業。

  我帶她到我平常常去的甜甜圈店,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我們並沒有特別客套,坐下來之後,我們就直接切入重點。

  林小姐直接拿出了她的手機。

  「昨天我告訴過妳了吧,其實……那個APP我下載了……」

  林小姐將手機拿給我看,那個APP的圖標,是一個全黑有紋路的圓形。

  APP的名稱是『xīwàng』。

  「xīwàng?」原來這就是,小佳下載過的那個APP……

  「嗯……xīwàng,發音念起來是中文的『希望』。」林小姐很平靜地告訴我,她為何會下載到這個APP。

  最初,她是在巴哈的私信中收到一封奇怪的信,那封信的主旨內容是說。

  只要破解信中的謎題進入『那個小屋』,然後下載並完成這個名為『xīwàng』的APP的話。

  就能讓妳找回妳失去的戀情。

  「不是說,是破解APP裡面的謎底,就能找到財富嗎?」這和我從小佳那裏聽來的不一樣。

  「內容似乎是因人而異的,詭異的是,那信的內容所提到的,正好都會是妳所希望的那件事情,之前我也找到一個有下載這個APP的人,他說的私信內容也不同。」吃下一個甜甜圈的林小姐苦笑著。

  「那麼那個人呢,妳可以連絡他……」

  「聯絡不到了,就在昨天下午之後。」林小姐雖然在笑,但我看見了,她拿手機的手在顫抖著。

  最初,林小姐以為這只是個遊戲,一直到她在下載後的第二天,覺得手機怪怪的她將手機還原原廠設定,發現這個APP居然沒有被刪除。

  「如果只是刪不掉這樣還沒什麼,妳想看更邪門的嗎?」林小姐從自己提著的紙袋中,拿出了一盒全新的便宜智慧型手機。

  「妳拿去拆開看看,然後檢查一下,這裡面是不是沒有任何另外下載的APP。」

  我拿起了這個手機來看,裡面除了內建的APP以外的確什麼都沒有。

  同時,因為沒有SIM卡,也沒有連接WIFI,因此這隻手機是沒有網路的狀態。

  接著,林小姐伸出手,要我將手機放到她的手中。

  我將手機放到她手中後,她將手機的螢幕翻給我看。

  「不是吧?!……」

  手機的左上角,顯示了下載APP中的圖示!

  之後,手機的桌面上,出現了名為xīwàng的黑色APP圖示。


  「我被這個APP盯上了吧?這個詛咒的APP……」

  「今天是我下載這個APP的第四天,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能溝通這件事情的普通人了。」

  林小姐收起了剛剛做實驗的手機,然後喝了口自己點的奶茶。

  「終於找到了?怎麼這麼說?」為了放鬆心情,我也喝了自己點巧克力冰飲。

  「因為,關於這個APP的恐怖真相,只能根本來就知道的人說,在我發現這個APP的恐怖時,這個APP就像活著的一樣,在手機顯示了這樣的通知……」


  『善意的提示:真是聰明的孩子,告訴妳真正的遊戲規則喔,不過關於這個APP的真正遊戲規則,不可以跟不知道的人說喔!嘻嘻。』

  居然還會「嘻嘻」?

  林小姐將手機儲存的畫面圖片拿給我看,然後又繼續跟我聊:「我之前找到的另一個APP下載者,他也曾經找到過一個下載者,那個下載者曾經想透過網路,將這個APP的『真正遊戲規則』發佈出去告知所有人,想阻止這個APP的恐怖繼續下去,然後……」


  「那個想公開真相的人,死在電腦前了。」

  「新聞上只是說心臟麻痺死在電腦前,實際上似乎死狀非常恐怖。」

  「我之前找到的那一個下載者趕去詢問情況時,第一發現人的當事人母親已經嚇到精神失常了。」

  「而當事人公開事情的帖不知道被誰刪除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網路是無法讓這個真正遊戲規則公開的。」

  「沒辦法說出真正遊戲規則的話,只說這個APP能殺人,根本不會有人相信。」

  「我找到的另一個下載者告訴我,這個APP的真相,到現在都還沒被廣泛公開,就是因為有某種不知名的『存在』在背後監控著一切。」

  「那是一種絕對不是屬於人類的存在……」


  在私信給我時,林小姐事先先問了我對這個APP了解的地方跟程度,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下載APP的人不能跟不知道的人說真正的遊戲規則。』

  『即使想透過其他手段公開,只要是說的太多,也會被不知名的存在消滅情報。』

  同時林小姐也說,她有時能夠感覺到,似乎有種視線,會通過手機的前置鏡頭來觀察她的感覺。

  「那麼,林小姐你打算怎麼做?」

  我為了讓自己鎮定,再次喝了口飲料,這時,坐在我身旁的林小姐握住了我的手。

  「我找到現在,知道真相而且可以說出去的只有妳了,拜託妳,幫我找老師救救我。」

  「幫妳,找老師……?」

  的確,下載了APP的他們,因為無法說出去,連找人求救都做不到。

  或許在林小姐眼中,我是那根唯一可能讓她救命的稻草吧?

  因為我沒有下載過APP,因為我可以『說』,所以可以幫助林小姐把她的情況說出來找靈學老師求救。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該找什麼老師啊。」

  正確來說,除了每年節日和家人一起拜拜以外,其實我並沒這麼的相信宗教。

  更不可能知道,哪裡能找可以相信,真正有能力的老師。

  「我有先找過一些老師情報的,但是只靠我什麼都說不出來,如果是柳小姐妳就可以幫我說,拜託妳陪我去找老師幫忙好嗎?」

  「我知道了,那我們就走吧,去找人幫忙。」

  離林小姐最後的時限,還有三天,我曾經以為我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做不到。

  但林小姐讓我了解了,我還是有辦法反抗這件詭異的事情的。

  就讓我幫助林小姐……

  「或許這個詛咒,是有著什麼惡靈的怨念吧,就像是『七夜怪談』或『鬼來電』、『屍體派對』那樣。」林小姐的推斷,這可能是什麼惡靈導致的恐怖靈異事件。

  「只要能找到對抗那個惡靈,對抗那個詛咒的方法的話……」我對這件事情,似乎看到了點轉機。


  我和林小姐很快用完餐點後就離開了甜甜圈店,離開前她去了一下化妝室,而我則在甜甜圈店的門口人行道等她。

  「這是沒有用的……」

  一個低沉帶著洋腔的男性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我回頭一看。

  是一名在白襯衫外穿著整套黑色西裝,戴著黑色西裝帽身材非常瘦長的男人。

  身高非常高,我從沒看過這麼高的男人,他的可能接近兩百公分了吧?

  因為帽沿往前壓低,可以看到他沒有頭髮,將帽沿壓很低的西裝帽很大,讓我看不見他的臉。

  不……他有臉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閃過了這樣的想法。

  「先生,你知道這件事情嗎?」

  「算是,也不算是。」這非常高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後,便轉頭了。

  雖然很高大,但這個男人走路感覺輕飄飄的,很快他就轉進旁邊的路口轉角消失身影了。

  不對,他知道的話,或許我能從他口中知道的更多,我在發什麼呆?

  我趕緊跑向路口,到轉角一看,路上完全沒有那個高挑男人的身影。

  怎麼可能……這麼高大的男人,怎麼可能瞬間就不見了……

  「柳小姐,妳在找什麼?」林小姐的聲音在我的身後叫我。

  「剛才,我遇到了一個好像知道這件事情的男人,我才剛追上來,他就不見了。」

  我將剛才的事情告訴林小姐。

  「現在身處這種情況,對什麼怪事我都不覺得奇怪了,我們先去找老師看看吧,妳有沒有車?」

  「我沒有呢。」

  我沒有車,林小姐也肯定沒有,不然她就不會搭電車來找我了。

  但我想起了,一個肯定有車,同時也能知道這件事情的人。


  「我不是叫妳不要再深入這件事情嗎?」李組長帶著責備的語氣,但還是開著車來找我跟林小姐了。

  「他是李組長,正在調查這個APP的事件。」我向林小姐介紹了李組長。

  於是,我跟林小姐上了李組長的車,出發前往林小姐找的老師名單中,最近的那一個。

  同時,也將我和林小姐彼此確認過的真正遊戲規則,從我的口中告訴李組長。


  下載『xīwàng』後會自動啟動,那時『xīwàng』會有一段空白期用字幕告知啟動者想一件最『希望』的事情。

  這點,我是從小佳一開始所說的話裡猜到的很接近的答案。

  遊戲規則說『xīwàng』是滿溢希望的遊戲,但我完全不相信……但這是唯一,我所不知道卻能公開的規則。

  只要能破完xīwàng,就能夠得到啟動xīwàng想的希望。

  這也像小佳說的,所以我能夠猜到。

  得到希望的時間只有七天。

  也就是說,啟動者的時間只有七天。

  因為小佳的失蹤和李組長的提醒,我知道了這個規則。

  將自己下載xīwàng的網址傳給別人,就能把得到希望的機會讓給別人,但這個網址只能分享一次。

  因為小佳傳的連結,加上有李組長所告訴我的七夜怪談情況,所以我知道了這點。

  最後是遊戲規則只可以和知道規則的人說,當以上規則都知道時,這個規則就是公開的。


  應該要說,多虧了曾經有很多恐怖故事想過類似的規則嗎?

  如果沒有過那些故事,我想,根本不可能在沒接觸過的情況下僅靠這點線索就猜到規則。


  「林小姐,妳說妳啟動這個APP,已經四天了嗎?」李組長握著方向盤,相當冷靜的詢問林小姐情況。

  「嗯,不過,我比其他的下載者幸運吧,能夠找到林小姐和李組長這樣能說出真相的人,我或許有機會得救吧?……」

  「一定可以的,我跟李組長一定會幫妳的,對吧?」我對李組長和林小姐說。

  小佳所發生的事,我不希望再發生於別人的身上了。


  …………

  原本以為,可以透過我們將事情說出來,就可以找到解決事情的方法。

  找了林小姐所找的一些老師、廟宇或宮什麼的,把林小姐的事情告訴他們。

  不是根本無法解決問題的神棍,就是表示沒辦法處理。

  因為林小姐的身邊,什麼都沒有。

  不像一般的靈異事件,不要說在林小姐身邊看到惡靈,連一點靈動情況都沒有。

  即使給他們看林小姐手機的異狀,也沒有解決的方法。

  手機裡能感覺到有著龐大的怨念,但正確說,並不是APP本身,而是對這個APP的怨念。


  這不是由靈,也不是妖怪所引起的事情。

  不是降頭,也不是巫術。

  是從來沒有見過,『未知的事物』。


  原本以為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但經過兩天的奔波,我們只剩下疲累而已。

  林小姐從一開始的抱持希望,轉變成滿臉的陰霾。

  在尋找辦法的路上,也讓林小姐嘗試完成這個APP,但……

  可以實現願望的,果然不是普通的遊戲。

  林小姐的遊戲是個類似電流急急棒,控制一顆紅心從起點到終點的遊戲。

  一個看似規則簡單,但難度惡劣至極的遊戲。

  遊戲的關卡總共五十關,林小姐至今,也只能玩到二十二關。

  已經第六天了,連一半都過不到,而且完全沒有人能幫她過。


  回北部的路上稍微將車停在休息站,李組長從他的口袋掏出一包菸,這已經是這兩天裡,不曉得第幾包了。

  李組長的壓力也很大……

  我們,一無所獲,即使知道真相,即使可以說出來求救。

  但最終,什麼都做不到。


  「考慮把網址轉寄給別人下載吧,沒有時間了。」李組長面有難色的說。

  的確,在過不了xīwàng的情況下,轉寄出去是唯一的辦法。

  但規則說,自己下載的網址只能分享出去一次。

  也就是說,如果轉給別人下載讓自己得救的話,被轉的人就只剩下玩完xīwàng一條路可以走了。

  如果轉給別人成功了,除了林小姐能得救,我們也能得到一個星期的緩衝。

  只要能在這一星期內找到解救的方法,就可以救被林小姐轉xīwàng的人。

  但是失敗的話,也就是害死另一個人。


  可是如果以一些恐怖故事的經驗來看,詛咒最終可能還是無解的。

  好像沒有一部這種詛咒的恐怖故事,最後是破解詛咒得救的吧?

  『七夜怪談』沒有,『鬼來電』也沒有。

  就連『屍體派對』讓筱崎幸子成佛也沒有破解天神小學的詛咒。


  不久前李組長曾經有個隊員,在和他辦這件案子的時候,為了替受害者爭取時間,讓受害者將APP網址轉寄給他。

  可是最終,他們沒有救的了那名隊員,剩下的隊員也拒絕再調查這件案子。

  李組長不甘心自己的部屬就這麼白白犧牲了,因此這個案子即使組裡只剩他一個人調查。

  他也要找到能夠解決這個案件的辦法。

  「不了,就這樣吧。」林小姐坐在椅子上,拿著啤酒看著天空無奈的說。

  「或許,這是我想強求已經逝去戀情的報應吧,其實我早就該死一次了。」

  大口的喝了兩口,林小姐長嘆了一口氣。

  「大學要畢業的那年,我被交往兩年的男友甩了,我曾在宿舍想不開自殘,但被室友發現救回來了,哈哈哈。」

  說完後林小姐很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手腕,對我和李組長笑了出來。

  「能夠多活這一年多,也算是撿到了吧?那個時候能想不開,現在卻這麼怕死,很可笑吧?」

  「不是的!不要放棄啊,我們在努力一下吧?拜託了。」我蹲在林小姐面前,雙手緊緊握住她的手臂。

  小佳的時候,因為我的疏忽,我沒有救的了小佳。

  林小姐曾把希望放在我們身上,我們卻也救不了林小姐嗎?

  為什麼……會這樣?

  「那妳願意幫我下載xīwàng嗎?」林小姐將臉貼近我的臉,語氣很平靜的說。

  「這個……我……」

  我避開了林小姐的視線,我是真心的想幫林小姐,但是幫她跟替她死是兩回事……

  「哈哈,別這麼害怕,我開玩笑的,真要傳給別人,我早就傳了。」林小姐繼續喝空她的啤酒。


  當天下午,我們搭李組長的車回到了北部,途中,李組長接到了一些電話。

  是一些關於人口失蹤,以及離奇死亡的案件。

  就在我和李組長為了林小姐奔波的同時,這個惡魔的連鎖還在不斷的發生。

  但是,我們卻一點解決跟阻止的辦法的沒有。

  網路上流傳的,僅僅是不存在的小屋裡那個APP能夠實現願望的話題,但那個APP恐怖的真相,卻完全沒有出現。

  或許有幾個關於APP的求救文,因為沒有透露太多得以留在網路上,但根本無濟於事。


  這兩天我也嘗試性的,也在巴哈、PTT等等的大型討論站發出求救的信息。

  本來以為已經沒辦法了,就在我們回到桃園時……

  我得到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


  這是一封巴哈姆特的私信,一個名為『致命牙籤』的巴友傳給我的私信。

  內容很簡短:

  我知道那個APP的第一個通關者,或許她能幫妳什麼。

  去找她吧。

  連鎖的起點,第三書語。


  「第三…書語……?」


  通過從巴哈姆特,以及李組長跟警局連絡後的調查。

  李組長找到了這名叫第三書語的人的資料跟住址。

  住的地方意外的離我家很近,就在離我家不遠的一棟電梯公寓社區。

  吃過晚飯之後,我們來到了APP的第一個通關者,第三書語的住處。


  在第三書語的公寓門口,我按下了她住處的電鈴。

  「好的,請等一下。」

  隔著公寓的鐵門,裡面的木門打開了,是一名中分齊瀏海,烏黑長髮及腰,穿著水藍色居家連身裙約二十多歲的女性。

  「請問,你們是……?」

  「張小姐……」我先開口詢問了,我覺得,必須要直接表明來意。

  「不……第三書語嗎?我想問妳關於那個APP的事情。」

  沒想到,聽見我的話,張小姐花容失色很慌張的把門用力的關上了。

  「張小姐!妳果然知道什麼吧?拜託妳開門,我們沒有時間了!」

  「張小姐!」

  我用力的拍門,李組長也和我一起叫門。

  「我什麼都不知道!妳們回去吧!」張小姐在門內大聲的對我們吼,她果然知道什麼。

  或許有著什麼,我們做不到,但她做得到的事情。

  「張小姐,拜託妳!已經有越來越多人因為這個APP遇害了,妳是知道的吧?」

  「我不知道!回去!拜託了……嗚嗚……」

  「我最好的朋友因為這個APP失蹤……已經下載的林小姐期限是明天了……李組長的部屬也因為這個APP犧牲了……妳是我們破除這個詛咒最後的線索,拜託妳!!」

  門內一片寧靜。

  不久後,張小姐開門了,帶著哭紅的雙眼。

  「謝謝妳,張小姐。」


  「花茶可以嗎?」張小姐將倒了花茶的茶杯,放在我和李組長、林小姐面前的茶盤上。

  「嗯,謝謝。」

  張小姐小鳥坐地坐在我前方的坐墊上,從桌上的茶盤拿起茶杯喝了口花茶。

  「張小姐,關於這個APP的詛咒,妳還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吧?我們現在必須要破解這個APP的詛咒。」李組長首先開口了,比起我,或許更應該讓專業的李組長來問。

  張小姐平靜地搖搖頭。

  「不是的,那個孩子並不是什麼詛咒的APP,相反的,她是因為大家的希望才會出現的……」

  那個孩子?

  張小姐為什麼會用這麼奇怪的稱呼……

  「你們想知道吧……那個孩子,為什麼會出現的真相。」

  「是的,妳知道的線索都請告訴我們,我們想中止這惡魔的連鎖。」李組長拿出了一支錄音筆放在桌上,要記錄下張小姐所說的話。

  「沒用的,只要是那孩子不允許的話題,電子產品是記錄不了的,不信的話,等我們說完之後你可以放出來試試。」

  張小姐似乎,非常的了解這個APP的事情。

  遠比我們知道的還多。

  這讓李組長眉頭一皺,神色顯得有些難看。

  「我就先告訴你們,這個孩子為什麼會出現吧。」張小姐做出無奈的笑容。

  我們同時點頭。

  「你們知道,信仰是怎麼樣的存在嗎?」

  「信仰?什麼意思?信仰跟這個詛咒有什麼關係?」李組長不解的問,這個詛咒和信仰有什麼關係。

  張小姐沒有回應,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信仰是指對一件事物,即使沒有經驗和證據等觀點,也抱持著信心跟信任的情感。」

  「自古以來,人類對於世界萬物的追求,會以宗教的形式呈現,也可以說,宗教跟信仰的出現,是來自於人類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或希望的『思想』上。」

  「如果說,『我思故我在』,那麼當有大量驚人的『思』時,會產生什麼樣的『存在』呢?」

  「這個孩子,正是因為從網路上得到大量人在巴哈姆特上的『思』,凝聚了大量的恐懼,也能說大量的希望而出現的存在。」

  「從希望中誕生的絕望。」

  「她不是惡靈,不是妖怪,更不是詛咒……正確來說,她是人類碰觸了對於信仰的禁忌,從信仰中誕生的『不可知的事物』。」


  從信仰中誕生的存在,這樣說起來,不就像是『神』一樣了嗎?

  這種東西真的能因為大量人在巴哈姆特上有思想而誕生?

  我們靜靜地聽張小姐繼續說下去。


  「我曾經是一個,在巴哈姆特寫寫小說的寫手,最初,那個孩子只是我所想像的存在,是我所想像的一則都市傳說。」

  「那是一篇以可以實現希望,在巴哈姆特流傳的,『不存在的小屋』中可以下載到的神秘APP的都市傳說。」


  那不就跟,現在的情況一樣嗎?

  僅僅只是聽張小姐說到這裡,我就感到毛骨悚然……


  「在寫下這個故事的同時,因為好玩,我招募了許多的朋友和我一起寫這個都市傳說的故事,將這個都市傳說經由大家的想像和思念,連鎖成一個巨大都市傳說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的,這個以巴哈為背景的APP都市傳說故事變成了一個風潮,許多人也將這個故事做為題材寫故事。」

  「你們知道『百物語』嗎?那是一個,當鬼故事連續到達一百則時,會從人們的想像發生未知結果的傳說。」

  「或許百物語的傳說……其實是在對人們告誡信仰恐怖的警告吧?」

  「我不知道,這個都市傳說經由多少人的手寫了出來,但是,這些故事流傳於巴哈姆特上,經由每日有七百多萬人次上線的用戶連結於巴哈姆特產生的龐大思念。」

  「或者看過,或者沒看過,或者僅僅只看過名字,這樣的用戶在巴哈姆特進行思考產生的『信仰效應』,這個孩子在某天真的出現了。」

  「這一開始只是我所想像的故事,所以最初神秘的APP出現時,我只當成是我所想的故事真的被人當都市傳說流傳了。」

  「同時,所有有關於這個APP傳說的故事,都被那個孩子消除了。」


  到這裡我就理解了。

  所以,我們找資料時,才會完全找不到關於這個APP的故事。

  張小姐繼續告訴我們,關於這個APP的故事。


  「直到我真的見到了,這個從我想像中誕生的存在,比起一個人的怨念,真正恐怖的,是上百萬人的思念。」

  張小姐喝光了自己杯子的花茶,拿起漂亮的白色茶壺再幫自己添了一杯,但我們三人完全沒有心情去喝眼前的花茶了。

  「這個孩子的行為,完全的就遵循著,我所想像的故事在行動,我所寫出來的故事,甚至只存在於我想像中沒寫出來的設定。」

  「我曾經嘗試過在網路上阻止這個孩子,但我失敗了,有幾個人就這麼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最後,為了阻止這個孩子,為了彌補我犯下的錯,我親自下載了這個APP,許下了『希望這個APP能夠從世上消失』的希望……」


  「這不對!這個APP並沒有消失啊!」聽到張小姐說到這裡,我覺得不對勁。

  『致命牙籤』說過,『第三書語』是這個APP的『第一個通關者』。

  張小姐,也就是『第三書語』說,她許下的希望是『希望這個APP能夠從世上消失』。

  既然第三書語完成了遊戲,如果真的能實現啟動APP時許下的希望。

  那麼這個APP不應該存在到現在,不應該繼續有這麼多人受害。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淚水從張小姐的臉龐滑落,她摀著臉小聲的哭了出來。

  「因為我通關時,放棄了實現抹殺那個孩子的『希望』,所以造就了更多的悲劇……」

  張小姐告訴了我們,她為了讓這個APP消失,親自挑戰這個APP的過程。




  「原本,我已經做好了,如果過不了這個APP,就用我的生命去贖罪的覺悟。」

  「我下載了xīwàng,許下了『希望這個APP從世界上消失』的希望,這是只有最清楚這個故事的我,才會許下的希望。」

  「原本以為許下這種希望,那個孩子一定會用非常無理的APP內容來刁難我,沒想到……」

  「那個孩子給我的,卻是一個『絕對能通關』的遊戲。」

  「一個只要將小女孩,養育成人就能通關的簡單遊戲。」


  把小女孩養育成人……

  「『美少女夢工場』?」我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的確,這是個絕對能夠通關的遊戲。


  「嗯……那就是個像『美少女夢工場』的遊戲。」張小姐繼續說道。

  「我將遊戲裡的小女孩,取名為『Nozomi』開始了我和xīwàng的遊戲。」

  「那個遊戲一天只可以玩遊戲中的一年,因此我用了七天的時間,用心的將小女孩養育成人。」

  「完全沒有任何難度的讓我破完了xīwàng,就在我迎來結局之後,手機畫面上出現了是否要實現我所許下的那個希望的選項。」

  「而那個孩子就那麼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就像在遊戲中的形象一樣,有著非常漂亮的黑色長髮跟臉蛋的她,穿著白色的連身裙站在我的面前。」

  張小姐長嘆了一口氣。

  「那個孩子很開心的叫著我媽媽,謝謝我幫她取了Nozomi這樣可愛的名字。」

  「因為有我,所以她才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她一直都有當『我所希望』的好孩子……讓大家都能『得到希望』的好孩子。」

  「很單純的問我為什麼我希望她消失了?她做錯什麼了嗎?」

  「她不應該活下去嗎?她是不應該誕生的嗎?……」

  「當時的我只能緊緊抱住那個孩子……我放棄了實現讓這個APP消失的希望,我最後忍不下心讓那個孩子消失。」

  「明明我希望著要她消失,但她卻希望著能實現我的希望。」

  「僅僅是最後的那七天裡,做為孩子和我在一起。」

  「她沒有做錯任何的事,她只是執行著我對於這個APP故事的規則,她一直都認為,能讓大家都得到希望的自己是好孩子。」

  「做錯事情的是我……是我寫出的故事讓她變成這樣殘忍的孩子,是我讓她在這樣的錯誤中誕生的!」

  「也因為我讓那孩子繼續存在,而讓更多的犧牲者不斷的出現……」


  我抽了桌上的面紙給張小姐。

  張小姐的心情,我有些可以體會……


  我們知道了這個APP傳說的起源,但這對我們來說完全沒有幫助。

  如果這個APP不是因為某人的怨念引發的詛咒,那麼也不可能因為消除某人的怨念而破解詛咒了。

  「柳小姐,妳說林小姐啟動過那個APP,時限只到明天了對吧?」

  心情平復許多之後,張小姐向我問道。

  「是的,妳有沒有什麼辦法?」

  我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

  要知道關於這個APP的事情,以及讓林小姐脫離這個APP。

  「其實,對於這個APP的故事,我一直有個沒寫出來過的規則。」

  「規則?」我向張小姐確定。

  張小姐點點頭:「通關xīwàng的人,如果通關時放棄了實現自己希望的機會,可以得到刪除這個APP的資格。」

  「也就是說,妳可以幫林小姐刪除APP脫離xīwàng嗎?」在場的我和李組長、林小姐都張大了雙眼。

  我們所希望的,就是這個啊!!

  「但是,就像那孩子給予希望的時間是七天一樣,我一星期最多只能幫一個人刪除,所以我不可能救所有人。」

  所以,張小姐一直不希望讓其他下載者知道吧?

  她是不可能救所有人的。

  張小姐幫林小姐刪除了她手機裡的xīwàng,看到手機中沒有了那個恐怖的黑色圖示。

  林小姐緊緊的抱住我和李組長,不斷的大哭。

  這是,重新找回生命的激動吧。


  我將LINE聊天訊息中,小佳傳給我的紀錄刪除了。

  這件事情到此結束了,我不會再追究這個事情。


  但我們都知道,那個APP恐怖故事,並沒有結束。

  我們沒有辦法阻止xīwàng,而當初張小姐放棄讓xīwàng消失之後,也無法再阻止了。

  張小姐說了,現在的xīwàng已經不只是有那個孩子,更帶著無數人被那個APP吃掉產生的巨大怨念。


  即使沒有了那個孩子,因為APP產生的怨念,也將讓這個故事無止境的繼續下去。







後記:

  好的,這次是正式書語自己

  以小說達人上架的『巴哈姆特流傳的app』達人全篇完整版本~

  有看過小屋上下篇跟GP的朋友其實可以跳過

  這是為了用達人在首頁發表給大家看的

  明明是恐怖都市傳說故事,最後卻走感人路線了~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這個故事。

  
  有些朋友也以巴哈流傳的APP為底寫了故事,有興趣的話歡迎也去看看~



【短篇】亦是虛幻也是絕望的APP 01 - 七日的規則 作者:工口幻影魔


7DAYS  CH1——起源 作者:炎


【短篇】「某個地方所流傳的App」 節之一 作者:神崎結弦


巴哈姆特流傳的App(暗) 第一章 傳說 作者:神御


巴哈流傳的APP──專屬於您的APP其之一 作者:Carter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774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同人

留言共 19 篇留言

無心睡眠
加油這是第一步[e19]

09-01 20:41

第三書語
安安~歡迎來看達人版呢~[e24]09-01 20:45

我看的怕怕的。。。。。。。。。。。。。。

09-01 20:57

第三書語
謝謝觀命來看耶~[e34]09-01 20:59
神崎結弦
再度GP w(PS:炎的弄了兩個

09-01 21:17

第三書語
0口009-01 21:19
★~燄魂~★
我以為會找到小佳.........她去哪了?

09-01 21:23

第三書語
被神秘APP神隱了[e36]受害人之一呢09-01 21:26
海綿傳奇
突然覺得李組長除了當司機以外
沒什麼實際的功能耶XD

09-01 21:29

第三書語
海綿你知道的太多嚕[e43]
李組長在你後面,他看起來非常火[e28]09-01 21:31
嗜風者
前面的鋪陳不錯,很有渲染力。文章裡很多梗呢,好討厭我都看懂了。背脊涼涼的!

聽說看鬼故事時身邊會有鬼耶QQ

但結尾有一點deus-ex-machina  可惜可惜

09-01 21:33

第三書語
呵呵~這篇原本是賀文~所以書語寫好結局呢[e34]09-01 21:38
Black White
如果我會寫程式,我想寫一個給我同學owo

09-01 21:40

第三書語
0口0你同學怎麼了嗎?[e43]09-01 21:43
幻夢‧謊言
整合發文辛苦了~

09-01 22:01

第三書語
謝謝幻夢呢~呵呵~[e34]09-01 22:01
風暴嵐
我想看這網趾

09-01 22:29

第三書語
呵呵呵~[e34]謝謝風暴嵐來看喔~09-01 22:33
NineX奶茶
李組長眉頭一皺,覺得事有蹊翹。[e17]

09-01 23:07

第三書語
李組長真是亮點~或許書語應該寫一部李組長為主角的『李組長的怪異事件簿』~[e43]09-01 23:10
1加1等於2
哇塞,超棒的啦>< 不過我好像選錯時間看了QQ

09-02 00:43

第三書語
0口0為什麼選錯時間~晚上剛好呀~09-02 00:47
1加1等於2
等等……我現在才發現大大的ID是第三書語!!!!

09-02 01:00

第三書語
小女子第三書語~你好~[e34]09-02 01:02
戒子
文好長、容我先給GP
後續慢慢品嘗[e41]

09-02 01:26

第三書語
好的~謝謝~[e34]09-02 01:30

好看OAO!
不過還好握是早上看到這邊@A@...[抖

09-02 12:17

第三書語
呵呵呵~謝謝呢[e24]09-02 15:27
Lazywu
看到一半我冷汗冒出來..
忍不住想到會不會變成看完後要轉貼這篇文章不然會消失,
還好沒有啊...
然後那個兩米無臉男是以Slender Man為原型吧?

09-02 14:33

第三書語
其實就是Slender Man呢,他出場其實是從前面呼應『從人們思想中成為真實』的寓意~[e34]09-02 15:26
東宮太子
恭喜燒起來了[e12](我從來都沒燒過[e36]

09-02 15:39

第三書語
謝謝東宮呢~[e34]09-02 15:40
楊舞武
安安~~第一次來訪,竟然會看到這麼恐怖感人有趣的小說呢!![e12]

期初是看到標題是想說[巴哈姆特流傳的app]想來下載看看XDXD[e22]

認真一看竟然是小說!!可是小說又帶動懸疑的感覺,害我一直忍不住滑鼠滾輪一定一直往下看[e26]

還好是小說,要是真的不曉得Line會不會收到流傳APP [e35]

最後破關的少女第三書語,竟然是大大妳啊!![e35]

09-02 16:00

第三書語
呵呵~歡迎來看哦~謝謝你喜歡~[e34]09-02 16:05
覺得房東蒸蚌的QQ糖♪
原本是不小心點進來的[e28]

小說意外的吸引人 加油喔[e19]

09-02 21:06

第三書語
非常謝謝~呵呵~[e34]09-02 22:19
白髮控-戮劍心
縮圖 是BS的啊!

09-04 21:31

第三書語
是喔~呵呵~小值的形象圖~09-04 23: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3喜歡★ss8112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書語今天做了一個夢,關於... 後一篇:神秘APP故事的收集帖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插畫!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