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番外、與我一起演奏一曲如何?

作者:銀狼(Silver)│2014-08-29 18:37:56│贊助:20│人氣:244

   誰跟我說含金湯匙出生的人都是命好的人?

   我一定要往那個人的嘴裡灌水泥,讓他再也出不了半個字來。

   不得不說,我家那個老爸真是大材小用。

   那是星期天下午發生的事。

   自家的老爸在午餐過後的時間打電話給我,因為種種原因,要求我幫他送個貨。地點是在這附近,靠著雙腳十分鐘以內就可以到。而貨品,則是在他打給我後的十分鐘內,送到我的家門前。

   不管怎樣聽,都覺得這事件很簡單、很輕鬆、不過就跑個腿而已。我聽起來也是這樣。但是,這種事情先拒絕再說。

   跑腿?真的假的?叫我跑腿?

   我相信我們炎家底下的人手,應該比我全身上下的細胞還多。既然如此,那他還需要我做什麼?以我對他的認知,姓炎的有事拜託多半都不安好心。所以,我打算拒絕再說。

   然而呢!顯然老爸比想像中的了解我。想要我幫忙,就得找個東西吸引我的興趣。

   他直接告訴我要送的東西,是一把小提琴。而且還不是那種廉價品。是那種俱有歷史意義、出自名家之手,價值連城的小提琴。而光是這一點,就已經戳中了我的心。我對所有古文物都愛不釋手,哪怕是刑具。而很奸詐的老爸針對這點對我灌迷湯。

   然後,我就提著一把小提琴,上街去了。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會走在街上的原因。

※※※※

   我一手拿著小提琴,另一手拿著一杯咖啡,一邊喝著。雖然我努力壓抑心中亢奮的心情,但還是忍不住會勾起嘴角。

   要知道我在小時候,老是窩在書房裡看書。而在那裡唯一一個比書還有趣、「聲動」的玩意兒,就是一把古董小提琴。

   那是奶奶以前在用的,因為她小時候家裡並不富裕,她有時候會在街上演奏,賺點零用錢。然而,儘管不是有那麼好的生活環境,那小提琴卻保存得相當良好。我在把玩它時,音質一點也不遜色。自家的管家還教我拉了幾首。

   從那以後,我愛上了小提琴。它既優美又優雅,而且很符合我的個性。就像有一個故事中,螞蟻們為了冬天的糧食,不停的、不停地收集糧食,非常非常努力地忙碌著。而在許多昆蟲中,有人跟牠們相反。蟋蟀總是在一旁拉著小提琴,自由自在的過生活,完全不在意未來會遇見什麼,會發生什麼,就只是活在當下。

   我覺得自己跟那個蟋蟀很像,崇尚自由、無拘無束,只是差別在於我不會在冬天時餓死。

   光是這點我就喜歡拉小提琴。而在之後,我的老管家又跟我說了幾個一般人完全碰不到,偉大的演奏家才有資格碰的小提琴。那讓我充滿了各種小孩子的憧憬。

   因為這樣的關係,那小時候的小小願望,使我屈服當老爸的送貨小弟。

   他告訴我說這東西要在日落前送到某個博物館裡。我知道這句話所代表的意思,這是他給我的福利。那句話的意思是「日落前,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隨便你。反正日落前送到就對了」。

   所以,我謹遵聖旨~

※※※※

   演奏這種事情就是要給別人聽的,所以我沒打算找個無人的地方耍自閉,自己拉琴給自己聽,那多無聊。

   話雖如此,但我也不太想去太多人的地方。那種地方空氣汙濁,光是站著心情就不好了,更遑論要我演奏?所以我打算去公園那種人不會太多,空氣新鮮,人群又親切的地方。光想就覺得期待。

   不過,那天我到最後都沒有走到公園去。因為我在路上的時候,遇見了一個人。

   那時候我已經很接近公園了,基本上只要再走個十步,我就能走上公園的草坪。不過,我在經過公園旁的一個行人隧道的時候,我停下了腳步。

   讓我停下來的原因一目瞭然。或是,一「聞」瞭然。

   有個女生在人行隧道裡彈著吉他、唱著歌。其實這原本沒什麼,街頭藝人處處都有,沒什麼好稀奇的。她會吸引我的原因她似乎不是賣唱的,她的身前可沒有放給小盆子給人投錢。在這種我也手持樂器的情況下,我立刻有了想法。

   嗯……也是來玩樂器表演的?

   彈吉他的是一個橘紅色長曲髮、年紀看起來跟我不會差太多的女生,穿著一襲連身的白色洋裝。明眸皓齒,長得挺漂亮的,完全不需要再上妝來個畫龍點睛的動作。長得像這樣的女生應該有不少追求者吧!我猜。

   我靠在人行隧道口邊的牆上,聽著她演奏。她的歌聲很美,讓人聽了陶醉,這也難怪開始有人往這不太大的隧道聚集。只不過,我猜聚集過來的男生有一半是因為那女孩長得漂亮而過來當聽眾。

   她長得漂亮,這我承認。但這不能影響我對於音樂的評價。

   那個女生的音質很美,不過聽起來卻有點空洞。用個東西來比喻的話,就像你用手指去敲了敲一面牆,然後傳來的回音,給人一種空虛的感覺。這是我的感想。

   我靠在牆邊,閉著眼睛,靜靜的聽著她唱完整首曲子。

   當她尾音一落,附近圍觀的幾個人立刻拍手鼓掌,想必大家都對她的歌聲十分滿意。而我睜開眼睛,看了看被圍觀的那個女孩。偏過頭想了一下,然後決定湊個熱鬧。

   我把手提箱打開,拿出小提琴和弓。我走過去,繞過幾個人,來到了「表演台」上。那個少女似乎有點驚訝,她可能沒料到在路邊唱首歌會有人來「踢館」吧!手指勾著弓,把它在手上轉了幾圈,然後再搭上琴弦上。我瞄了旁邊的女孩一眼。

   「介意我演奏一曲嗎?」我問。

   她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我勾起微笑,開始演奏。

   悠揚的琴聲、快樂的音符,隨風而飛。

※※※※

   「很棒的表演。」

   「關於這點,我想我們是彼此彼此。」

   在我演奏完一曲,向眾人敬個禮之後。我們兩個就到附近公園邊緣,找個長椅坐下來聊天。我的手上還是拿著小提琴,隨意地拉著。那個女孩也是,沒有把吉他收回套子裡,而是放在腿上,隨意的壓弦。

   現在天氣舒服到讓人想睡覺,還有天空也是,藍的不像話。周圍的景色好到讓我以為自己在做夢,其實現實中的自己還躺在床上睡著大頭覺。

   在這種天時地利的場合下,真想拉首與此景符合的曲子。

   我相信學過音樂的人都會跟我有一樣的想法。

   「話說妳吉他學多久了?」我輕拉著弦,對身旁的人問道。

   「從小,不過學得不好。」說著,她又撥了一下弦。

   「我好像也差不多呢。」我拉著輕鬆的小調。隨意地問:「有老師教你嗎?還是無師自通?」

   我會這麼問不是沒有理由的。好比冬城雪,他那無敵的駭客技能就是自己隨意摸電腦摸出來的。我猜那讓不少也在「玩」電腦的人感到無敵心寒,至少我這個沒在「玩」電腦的就是如此。因為有他的存在,我再也不相信密碼鎖這種東西是有用的。

   不過幸好,她的答案並沒有讓我感到想像中的害怕。

   「我沒有這種天份呢,是老師教我的。」她撫摸著吉他,嘴角微微上揚。「剛開始的時候,老師快要被我氣死了。」

   「別難過,我也氣走很多位老師。」我想起好幾位來家裡教書,卻一個個被我氣走的老師的臉孔。「好像兩隻手指都數不完。」

   「這也太多了吧……」她咋舌道:「你是故意的嗎?」

   「不能怪我。在我見過任何一個老師之前,我就讀完了我家書房大半的書,所以囉~」我站起來,邊拉琴、邊轉個圈。「能力不足的被我說了幾句就被氣走了。我家的管家還比他們聰明多了。」

   「所以是故意的?」

   「對,故意的。」

   「……」

   她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著我。

   「是說,你家有管家?」

   「當然,哪種有錢人家沒管家的?」我聳聳肩。「妳也是吧?」

   她愣住了。「你怎麼……」

   「是種直覺吧!」我不太在意的說:「我們這種人給人的感覺有點不同……抱歉,更正一下。是『妳們』這種人。完全是徹底的乖乖牌。在家規嚴厲的教育下,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尤其我又見多了這種人,所以跟妳一講話就感覺出來了。」

   「這樣說來,你好像很不聽父母的話囉?」她問。

   「對,不聽。」打死都不聽。

   「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機器人。」我說:『我們是人,而對一個人來說,沒什麼事比自由還要更可貴的東西了。除非是合理的要求,不然通常我是不會聽話的。」

   「你覺得你父母很辛苦呢!」

   「當他們兒子才辛苦,哼。」

   我用小提琴拉著輕快的節奏,在一旁來回渡步。

   「有錢人……」她喃喃念道:「自由真好。」

   「我可不確定這算不算得上自由。」繼續拉著小提琴。「在我滿十七歲的時候,我爸說我也是個大人了,要懂得自己照顧自己,然後就把我踢出家門。」

   我咬牙切齒的說:「把踢出來,在壓榨我的勞力,逼我整理那多到像座山的書。果然啊!姓炎的都該死的沒良心!」

   橘紅色頭髮的女孩愣了一下,然後笑了。「那是你爸,所以你應該也姓炎吧?那你豈不是連自己也罵到了?」

   「差不多啦。我最好的朋友也常常這樣罵我。」我無所謂的說:「我果然是炎家的一份子呢~」

   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是個怪人。」

   「這樣說也行。」我看向她的臉,勾起嘴角。「對了,我發現一件事。」

   「妳終於笑了。」

   「咦?」她一聽到我說的話,就馬上收起了笑臉。「才沒有。」

   「別裝傻,妳笑了。」我說:「到剛才為止妳的表情都很抑鬱,在表演的時候也是。」

   「那麼很抱歉,」她別過臉,說:「我一直都是這樣。」

   「幹嘛不笑呢?妳笑起來很好看呢!」我停下原本正在拉奏的曲子,換了一首聽起來比較憂鬱的曲子。「妳的笑容很美喔~」

   「……沒有要笑的原因。」

   「所以剛才就有囉~?」

   良久才回話:「沒有。」

   「妳知道嗎,妳很不會說謊。」我放慢了小提琴的旋律,說:「我是不知道妳壓抑表情了理由。但我一直都相信,每個人都有悲傷和快樂的權利,任誰都無法剝奪。」

   「這是我家那個充滿智慧的管家告訴我的。」

   過了一會兒,她苦笑著問:「……有人說過你很討厭嗎?」

   「說我討厭的人都是很客氣的人。」我聳肩。「大部份人通常都是直接上來扁我。」

   「似乎有很多仇家呢。」

   「也有很多朋友。」我笑著說:「他們總是會在我需要的時候,替我撐腰。」

   「有朋友幫忙真好。」

   「當然。」我偏過頭想了想。「不過真正能忍受我的個性的朋友不多就是了。」

   「如果忍受不到的話,就不會成為朋友。」她托著頭,說。

   「也是呢。」我又開始用小提琴拉起輕快的旋律。「那妳呢?別只說我的朋友。妳的朋友是群什麼樣的人呢?」

   「我?真的要說的話,只有一個朋友,」少女看著地下,然後扶著額頭,「她……是個怪人。」

   「有我怪嗎?」

   她迅速答道:「我不是很懂你,恕我無法評論。」

   「妳人真好,這回答可比『科學怪人都沒你怪』這答案好多了。」我笑了一下。「所以,想說說她嗎?」

   「她啊……是個沒有任何詞語適合她的人,」她想了一下,「天生的演員,大概吧。」

   「演員?某個明星嗎?」

   「那個演員,不是電視的那種,是人生演員。」

   我頓了一下。「……我沒有要扭曲妳話的意思。但、這話是說她是個……騙子?」

   「你真直接呢。」她點點頭,說:「是啊,就像天生就是個騙子一樣,不會知道她在想什麼,雖然不會做違法的事就是了。」

   一群小孩的嬉鬧聲傳來。我們同時看過去,有一群七、八歲的小孩正在玩鬼抓人,幾個家長在一旁注視觀望,避免自己的寶貝做出太危險的動作。他們玩得不亦樂乎,他們的笑鬧聲甚至讓我感受到他們充沛的活力。

   一陣徐風吹過。這讓我意識到自己處在多悠閒的時光裡。

   我們看著他們玩了一會之後,我又問了一個問題。

   「那她有對妳說過謊嗎?」

   「有吧,怎知道呢?」她攤開雙手無奈的說:「如果一個人有心要騙你,怎會在說謊之後跟你說『嗨,剛剛是騙你的唷』呢?」

   「這可難說喔!」我停下拉奏,手拿起弓,像轉筆一樣在手上轉了圈。「妳知道一個騙子在對別人說謊,跟對朋友說謊差在哪嗎?」

   她沒有說話,只是在等著我的答案。

   我就是喜歡說出別人不知道的答案而去讀書的。

   攤開拿著小提琴的雙手。我說:「再專業的騙子。只要面對在乎的朋友。就一定會出破綻。他們理智上雖然專業,良心可就不是了。」我得意的說道:「破綻一定有,只是妳要找。」

   「似乎是很了解。」眼中沒有任何感情,她如此問出這番話:「所以,你也是騙子嗎?」

   怎麼樣聽都感覺這是個陷阱題呢!這我可不敢隨便回答。

   我把小提琴的弓抵著自己的腦袋,就像許多人在考試時會拿筆抵著太陽穴那樣,思考了一會兒。

   「……作為一個騙子,我應該要跟妳說:『不是。』」炎斯奇看著她說:「但以現在作為跟妳聊天的人的身份……」

   「我會跟妳說:『對,我是。』」

   有那麼一刻,我覺得四周好安靜。總覺得全世界都在屏息以待,等待眼前橘紅色頭髮的女孩會說出來的話。

   然後,她對我說……

   「……你這個人,」她閉上了眼睛,像是在沉思著什麼。然後笑著說:「真奇怪。」

   「沒錯,這就是一般人會對我的評價。」不知為何,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我們就這樣說著說著。突然,旁邊有路人拿起相機在拍照。大概是覺得我們兩人是街頭藝人的關係。畢竟,從說話到現在,我都一直小提琴拉著小曲調,帶動自己的心情。

   看著那檯相機。那瞬間,我腦中閃過一件有趣的想法。眼睛一亮,跑過去找那個為我們拍照的路人。過了一會兒之後,我帶著笑意走回來,手上還多了一張照片。

   「妳看~」我毫不保留地把照面拿到她眼前,高興地給她看。

   「為什麼會這麼興奮?只是相片而已。」她看著相片問。

   「妳會覺得它普通,或許只是因為妳沒注意到照片裡妳臉上的表情。」我笑著說。

   女孩仔細地看著相片,然後,臉色驟然一變。就像一個人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打擊一樣。她很快就伸出手,想把照片給搶過去。緊張地說:「還我。」

   「可以啊!」說與做的不同,我把手拿開,舉高到她碰不到的高度,不讓她拿到。「但妳得答應我一件事。」

   「為什麼要我……」後面的她沒有說出來,也許是因為怎麼想都是她有求於人。臉上沒什麼表情,不過能感到她很不服氣,喃喃地說:「違法的事,或是奇怪的事不會做。」

   「放心~只是很簡單的小要求。」炎斯奇伸出手指說:「一、給妳照片之後,要好好保存它,不可以丟掉、撕掉或送人。」

   她點點頭,又問:「說一,也是說有二。」

   「對。」他笑嘻嘻的伸出第二根手指。「我建議妳有空時,好好欣賞這張照片。」
把照片遞給她。「妳的笑容挺賞心悅目的。」

   她沒有拿走它,只是看著我說:「就算我不看,你也不會知道。」

   「喔~我相信妳會看的。」

   沉默一會兒,她用雙手接過相片,說:「看心情吧。」

   「對了對了,還有最後一件事。」炎斯奇拿起小提琴,說:「共同演奏一首曲子吧!」

   「可是我不一定演奏得好。」她猶豫地說。

   「看妳剛才的表現,我覺得妳可以有自信一點才對。」我把弓重新搭到弦上,說:「來吧!」

   「可是……什麼歌?」

   「這首。」我從口袋掏出樂譜,遞給她。露出微笑。「陪我一起演奏吧!」

   「隨身攜帶?」司馬娟看著樂譜問。

   「剛好而已。」我說:「就像我剛好要把這個小提琴去拿給別人,剛好看到妳在演奏,剛好可以藉此跟妳聊天。一切都是剛好。」

   這次她沒有回話,默默地看著樂譜,開始與我一起演奏。

※※※※

   「很高興與妳一起演奏。」我微笑著伸出手。「我叫炎斯奇,請多指教~」

   她也握住我的手,說:「父親不允許我對外人說自己的名字,叫我塞西莉亞吧。」

   「好啊!不過我個人是覺得叫別人名字都是三個字或兩個字比較方便……」我厚起臉皮地問:「我能叫妳莉亞嗎?」

   「莉亞?」她歪頭想著,然後點點頭。「是沒問題的。」

   「那……」我說:「很高興認識妳,莉亞。」



※※※※※※※※※※※※※※※※※※※※※※※※※※※※※※※※※※※※※※※※※※※※※※※※※※※※※※※※※※※※※※※※※※※※


這是炎斯奇與司馬娟相識的過程~

由於之後會需要她幫一點忙,所以這篇是必須的。想好好享用~



【夜暮之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731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夜暮之曲|銀狼|小說

留言共 5 篇留言


她天生有個強項,就是玩任何遊戲必勝ヘ(≧▽≦ヘ)♪(你確定是強項?

08-29 18:44

銀狼(Silver)
這以後拿來寫似乎會不錯?08-29 18:48
宅之境界
所以他爸爸是真的要給他福利 才託他送貨嗎
我還以為自包裹送來之後 接下來就是各種逃亡PLAY
然後男主角瀕死的走到送貨地點呢
有種淡淡的遺憾

08-29 18:59

銀狼(Silver)
其實那個小提琴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只是炎斯奇而已。至於是什麼,以後再說~08-29 19:03

為什麼?ヽ( ̄▽ ̄)ノ

08-29 19:12

銀狼(Silver)
炎斯奇電玩打輸了應該會很好玩~08-29 19:15

哦哦~~這樣很好笑ヘ(≧▽≦ヘ)♪ 到底會有什麼反應呢wwwwwwwwwwwwwwww

08-29 19:22

銀狼(Silver)
敬請期待吧~ヘ(≧▽≦ヘ)♪08-29 19:27
白蘿蔔
很喜歡他們兩人之間的氛圍(?

08-29 22:51

銀狼(Silver)
個性不同而有趣~((這樣嗎?08-29 22: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問卷】被點的49問卷... 後一篇:【夜暮之曲】番外、鬼故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k1111大家
大家好~小屋內有新增新的繪圖作品,這次畫的是穿絲襪的"蜥蜴娘",有興趣的歡迎到小屋內看看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