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育球夢

作者:奔馳之心│2014-08-28 22:41:53│巴幣:0│人氣:134
第五
始料未及
 
幾年前台灣棒壇受到簽賭案的影響,許多棒強好手因受不了金錢誘惑而相繼淪陷,被判終生禁賽,也間接影響了台灣球迷對棒球的熱情。導致後續有許多國際棒球賽事,現場觀眾都是小貓沒半隻的慘況。
 
在我國中三年級時,適逢世界棒球經典賽事開打。為重振棒球熱情,有許多旅美、日好手紛紛響應參加,更締造台灣棒球史上輝煌紀錄。
 
在分區資格賽中,中華隊在九局下半,靠著官尚風的再見安打以12淘汰韓國隊,晉級亞洲區前四強,此次陣容也被譽為中華隊史上最強。
 
此次的重大功臣,除了當家第三棒官尚風活躍的表現外,還有一位旅美遊騎兵隊強投趙若祥。面對韓國隊主投七局一分未失,甚至完全沒讓韓國打者踏上得點圈包。在四強戰對上以纏打著名的日本隊,主投六局亦讓日本隊一籌莫展。
 
雖然中華隊最後以一分差輸掉比賽,卻讓日本選手及球迷感到敬佩。賽後日本監督大方承認:「若沒有球數限制,日本隊想從趙若祥手上拿到分數,可能比登天還難,這一場比賽在我的心中沒有勝負,而中華隊將成為日本隊最敬重的宿敵!」
 
雖然經典賽圓滿落幕,但此時卻發生震撼棒壇的大事,那就是趙若祥無預警地選擇退休。有許多國內及日本職棒球隊加入搶人行列,皆被他所婉拒,當記者問他退休原因時,卻講了一句非常耐人尋味的話:「因為台灣的棒球,已經無法繼續等待!」
 
***
 
一如往常,我們三人每天都會利用放學時間,留在操場跟棒球同好一起練球,但金主邱星義,在國二升國三時,又轉學回到都市。
 
「每天跟你們一起瘋棒球覺得很快樂,棒球用具就送給你們當送別禮!」
 
邱星義在臨走前,還特地抱著我痛哭,想必是被我們的棒球魂給感動。雖然他走了,但遺留下來的球具靈魂將永遠不滅。
 
「喂!育夢,你可不可以投慢一點,現在是練打擊跟守備,你以為是在比賽嗎?」阿虎因為一直摸不到球而顯得惱羞成怒。
 
「這樣的球都碰不到,你們以後怎麼跟我稱霸高中棒球聯賽!」我為了讓球隊攀上顛峰,可不能浪費珍貴的練習時間。
 
「誰要跟你稱霸高中棒球,都是你強拉我們過來陪你一起瘋。」阿虎對無可救藥的棒球痴道出真心話,接著又低頭對著蹲補的楊培軍說:「這小子最近倒是越來越熱血!」
 
「可能受到棒球經典賽的刺激吧!下一球正中直球,請好好把握!」楊培軍也只能作弊回應,畢竟外野同學已經無聊到在地上打滾。
 
「就算你告訴我,我也打不到,他的球真的太變態啦!」阿虎揮個大空棒,還在原地練習大回旋。
 
「今日第十K啦!哈哈哈!」就在我在得意之際,校門口來了一群穿著棒球服的青少年,帶頭就是村長的兒子劉界榮。
 
劉界榮所率領的『青蜂』棒球隊,是號稱由村莊的型男所組成,經費則由村長支助,說難聽一點,就是一群遊手好閒之人。
 
可是他們通常都在親水公園棒球場,跟北村的『暴力熊』隊比賽,今天怎麼會跑來這裡?
 
「你們這群小鬼趕快回家寫作業,不要佔用我們練習的時間。」劉界榮仗著背後一群跟班,趾高氣揚對著操場大肆念經,看來霸佔操場的意圖非常明顯。
 
「不要以為是村長的兒子,講話就可以這麼大聲!這裡是學生優先使用的操場。」雖然幾年前村長曾經幫過老爸的忙,但是一碼歸一碼。因為我的球隊可是要制霸全國,哪會讓你們這些玩票性的球隊來亂場。
 
「呦~這不是連議員都敢出手的村莊名人嗎?小弟真是失敬,後面的還不趕緊跟大魔王請安!」劉界榮右手一揚,後頭的跟班嘲弄似地配合高喊:「大魔王好!」
 
「有種用實力說話!不要只會以老賣小!」一群小嘍嘍如此虛偽做作,真是令我『龜燃八火!』,然而叫囂話一出口,總覺得好像有點怪怪的!
 
「是依老賣老。」阿虎在一旁提醒,但也忍不住差點岔氣笑出來。
 
「我父親明年還要再競選村長,作兒子的可不能隨便破壞名聲,就允你這群小鬼要求,讓你們輸的『口無遮攔』!」劉界榮爽快答應育夢的挑戰,但跟班也藉機低聲說著:「隊長,應該要用心服口服才對」
 
「唉~沒想到笨蛋真的會傳染!」楊培軍想到兩位無腦呆瓜,一直在污辱中國成語不禁感到無力。許力森則是雙手環抱於胸前,注視著村莊兩位笨蛋代表性人物。
 
「不要說我們只會欺負小孩,現在下午五點鐘,比賽到六點,只要你能從我們手上打下一分,就算我們輸,以後每天幫你們整場地,如果你們輸的話,操場以後歸青蜂隊使用。」劉界榮調整說錯話的尷尬心情,隨即吩咐隊員將壘包擺置定位,全程花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將場地整理完畢,甚至連投手丘都鋪設好了。
 
「臭小鬼!看到沒有,這就是青蜂隊團隊的默契!」劉界容擺出一臉臭屁模樣,但感覺其他蜂群的表情好像有苦難言。
 
「比就比,反輸的一定會是你們這一群落翅蜂!」難得有實戰的機會,總不能白白浪費,反正有許力森跟楊培軍在,打下一分並不是難事。可是當我回頭觀望這兩位好朋友,他們給我的回應卻是...
 
「你怎麼可以隨便答應,學校又不是你蓋的!」阿虎完全無法可置信育夢竟然會草率答應。
 
面對眾人的視線攻擊,我也只能假裝漠視,但門票既然已經售出,就沒有退票的餘地,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擬定作戰方案。
 
我使勁力氣拖著大夥圍成一圈開作戰會議,楊培軍提議由我們先攻,棒次安排則由打擊能力較好人排前棒次,計畫在第一局結束這一齣鬧劇。
 
「哇!第一棒是眼鏡仔,鋁棒會不會太重,要不要換成塑膠棒!這可是硬式棒球,千萬不要哭著回去找媽媽,要不然我老爸明年就會少好幾票!」
劉界榮竟然敢對著楊培軍開玩笑,顯然是不知道軍師的策劃能力。原本還在投手丘上喋喋不休,卻趁著楊培軍調整打擊姿勢同時,突然投出第一球。
 
「村長的兒子這麼可以耍暗招!」我氣的快要衝上投手丘理論,但是我多慮了!
 
『鏗!』
操場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只見球強勁穿過二遊防線,形成一壘安打。
 
在壘上的楊培軍做出招牌動作,不客氣地對著劉界榮說道:「原來球比投手的嘴吧還硬!」
 
真是佩服楊培軍這小子,第一次打硬式棒球竟然能打得那麼結實,而許力森也迫不及待開始拎著棒子作揮擊熱身。
 
「眼鏡仔還真有一套,下一棒我可不會再放水。」劉界榮調整投球姿勢,準卻被許力森強大威壓感給嚇到:「這一隻熊真的是國中生嗎?分心投法已經沒辦法使用,那只好正面對決!」
 
『鏗!』
操場上再度傳出響亮的聲音,伴隨著雀躍歡呼聲。這次球直接飛到百公尺之遙的二樓教室走廊,還差點打中玻璃。
 
「是全壘打!」我跟其他同伴高興大叫,竟然只打兩人次就解決掉氣勢凌人的青蜂隊。
 
果然一切都由楊培軍所預料,第一棒由他負責上壘,第二棒則由具有長打能力的許力森負責將楊培軍推進到三壘,而我則負責偷襲觸擊來強迫取分。只能怪許力森太恐怖,反而沒有我出場的機會,倒是嚇得青蜂隊員全部啞口無言。
 
但就在楊培軍經過三壘要返回本壘同時,投手丘上的人突然回神大喊:「是『場地二壘安打』,跑者只能進二個壘包!」
 
「喂!規則是你隨便說改就改嗎?都被人類養這麼大了,還說話不算話!」我已經撩起袖子準備上前理論,阿虎跟其他同學第一時間把我抱住。
 
「球場...是我整的,規則當然由我來制訂!」劉界榮被許力森的轟天一擊,嚇到額頭上開始竄汗,其他青蜂隊球員則是一直望著二樓教室位置,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反正現在狀況還是依照著楊培軍的計畫運行,暫且就不跟失信的混球計較,所以就由我這位主角來結束比賽。
 
「喂!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男人!」劉界榮竟然對我故意四壞保送,這當然令我又再度龜燃八火。
 
「這年頭打棒球講求的是戰術,不是熱血!」劉界榮其實猜到這些小鬼的計謀,所以才故意投四壞球保送育夢,方便抓其他打擊較差的球員,雖然此舉非常冒險,但青蜂隊的守備能力,可是一點也不馬虎。
 
果然如劉界榮所預料,這群國中生會打球的只有前三棒。雖然在滿壘無人出局的絕對優勢下,但接下來的阿虎被三振,下一棒則擊出游擊方向滾地球,形成標準6-4-3雙殺打,結束難得的大局。
 
「對不起!都我們拖後腿。」阿虎低聲向我道歉。
 
「沒關係啦!反正還有機會,守備就靠你們多多擔待了!」自己完全沒有料想到,這群蜜蜂的守備竟然如此堅強。
 
由於這是大家第一次進行實戰比賽,又面對體型及力量差一個級數的蜂群,從大夥臉上表情就可以得知,現在一定非常緊張,所以投手就顯得特別重要。
 
「你只投會直球,盡量內外交錯運用,裁判是他們自己人,不要投太偏離我手套擺放的位置!」楊培軍交代完注意事項後,便走回去蹲補。
 
「我終於等到你了,好兄弟!」我則是高舉著棒球吶喊,自從國小發生邱星義眼睛被球盯的事件後,便被老媽下令不準玩硬式棒球。但現今它卻活生生的在我手掌中,我怎麼能不興奮。
 
雖然楊培軍有特別提醒,硬式跟軟式投起來感覺會有所不同,要我特別注意,但在剛才試投中似乎已能適應。
 
「你這小鬼到底要不要投球,都試投了將近二十球了!」劉界榮一直觀察育夢的怪異舉動,內心則在想「這小子應該在三年多前的溺水事件後,河水流進腦袋傻到現在。」
 
面對青蜂隊第一棒,楊培軍將手套擺在外角稍微偏低的位置,似乎是想試探我的手感跟觀察打者習性。
 
「還是這麼小心!」我對於楊培軍的導引,從來不會遲疑,因為他可是我認定最強的軍師。
 
『蹦!』
當球從我手中甩出去那一剎挪,進入手套所牽引出來的聲響,竟是如此不可言喻,幾乎把打者給嚇傻了!
 
「主審!」楊培軍回頭提醒裁判做出判決。
 
S Strike!」主審在楊培軍的提醒之下終於回神,卻也訝異於這一位國中生的球威,竟然會如此有尾勁。
 
「沒想到這小鬼還真的會投球,阿康,等一下我打第三棒,紅標現在應該被嚇呆了!」原本排第四棒的劉界榮自動調整棒次,非常有自信地說:「我要在這一局就要把你給擊沈!」
 
StrikeOut !」靠著楊培軍的內外角搭配,接連三振兩位打者。
 
第二棒打者阿城跟劉界榮提醒:「隊長,這小子的球會往上飄!」
 
「上飄球是吧!我倒是很有信心把他給擊垮!」劉界榮胸有成竹地站在打擊區,用球棒指著我大聲嗆聲:「還在喝奶的大魔王,我這位勇者來終結你啦!」
 
楊培軍觀察劉界榮是站在打擊區最前方,且靠近本壘板「竟然如此,那就配個內角球試試!」
 
 
「什麼?軍師是想搞我嗎?」楊培軍竟然將手套位置擺在劉界榮手肘下方,如果要是控不好可是會砸到人,我現在可還在假釋期間,倘若在這時候出事那可就遭了。
 
「不行!不行!」猛搖頭是我的回應,但楊培軍卻露出陰險的微笑,似乎是在對著我說:「膽小鬼,你在害怕嗎?要不要換個位置你才敢出手!」
 
許力森看到我們倆在互耍心機,眼睛則是瞇成一直線「這兩人倒底是在玩哪一招?」
 
「喂!臭小鬼!倒底投不投,你是嗑了多少粒搖頭丸。」劉界榮用球棒指向我叫囂,顯然已經等著不耐煩。
 
「投就投,尤其是面對這一位臭屁打者,至少也要用近身球嚇一嚇他。」
當準備好投球姿勢,左腳向前跨出時,感覺身體動作意外的流暢,出手瞬間,就好像一條柔軟的鞭子將球給順勢甩出去。
 
球,本身就像是一位迷路失去動力的孩子,需要投手賦予能量,捕手給予方向,才能朝著目標前進。
 
「好孩子,奔馳吧!」只見『好孩子』筆直地朝指引的方向奮勇前進,卻在接近打者手肘下方處時,驟然往右下方移動,直接找上…
 
「咦!怎麼會?」這一瞬間,我整個人當場冷掉!
 
「我靠!你這是討打嗎?腦袋進水的小憋三,一定是故意的!」『好孩子』意料之外地找上了打者的屁股,劉界榮痛得在一旁破口大罵,還想拎著棒子衝上投手丘,卻被隊友給即時攬住。
 
劉界榮挨我一記觸身球,卻礙於面子問題堅持繼續打擊,還不時在打擊區宣導安全警語:「你如果再投一次近身球,我就鋁棒伺候!我再警告你一次....
 
劉界榮為了避免再度挨球吻,已退開打擊區內側,選擇站在中間位置,但楊培軍還是非常執著地,將手套擺在靠近打者內側的位置。
 
「我也很想知道那一顆是怎麼回事,但如果出事你們可要幫我護駕!」投球之前,我先向許力森確認,他似乎明白我的意圖,很認真地微微點頭示意,但楊培軍的表情卻是一副「快一點投過來吧!」,從小到大第一次看見他如此飢渴!
 
「豁出去了!」把定心思,調整好姿勢,深呼吸,肩膀放鬆,想藉此找回方才投球的感覺,注入全力的一投。
 
當豪邁地跨出左腳時,竟然踩到前方的小窟窿,重心整個偏掉「完了!」,接下來『好孩子』變成一頭失去控制的瘋狗,再次找向...
 
『啪!』
沈重的聲響,讓打者當場失去了光明!
 
「隊長昏過去了!快叫救護車!」操場裡頭的蜂群瞬間亂成一團,因為不愛戴頭盔的劉界榮,被失投球砸中腦袋,當場昏了過去!
 
「這一下子可糗大了!」
「應該還有呼吸吧!」
在場眾人你一言我一句,看著頭上慢慢生出了一顆大肉包而昏迷不醒的打者。而我就像失了魂一樣,站在投手丘上不知所措,心中所想的是今晚要逃到哪裡?而不是上前關心倒地不起的劉界榮。
 
「不用難過,你撐的夠久了!」兩位好友同時拍拍我的肩膀,雖然兩人信守承諾擋在我面前,但安慰語氣中卻帶著調侃的味道,難得這三年來沒有再出事,今天終究破功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721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zsagawx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育球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eddy60216不是假訊息
對 不可置信地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