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達人專欄] 【飛鳥】翠思之道《三》

作者:飛鳥│2014-08-28 21:28:07│贊助:596│人氣:497




  命運在生命誕生之際就已編織完成,然而,卻有些人天生就附有無數條的命運軌道,那些命運軌道交織纏繞,帶給他們無法預知的未來,術士們稱這類人為『命定之子』,意思是擁有自己決定命運權力者,命定之子並不是百年難得一見,卻也是萬中選一的稀少。

  而翡翠.霜雨——半人半神的受詛咒者,正有著此等命格,只是她能選擇自己命運的時間卻不多了;在即將消逝的壽命催促下,她選擇等待,等待貝爾芬格提到的另一位『命定之子』尋獲自己。所以……她今日依然孤守神愛之湖畔,靜待一個奇蹟的發生。

  這一待又是幾百個日月輪替。

  而聽聞殞鐵十字教團的暴虐行徑,也是在這期間的事。

  受邀遠渡梵亞斯而來的殞鐵十字團,本來的目的是剷除阿斯嘉特境內日益孳生的邪惡勢力,但阿斯嘉特殊不知教團內部的成員各各偏執無比,他們對黑暗生物的仇視甚至不分善惡,僅要一絲種族的差異,都有可能成為他們的目標。

  這個傳聞如火如荼的傳遞,然而翡翠親眼目睹卻是之後的事情。

  「翡翠小姐……!請幫幫我們!」
  那一個寧靜的夜晚,翡翠總算見識到了其中的扭曲。

  曾幾何時,有一群血族來到了神愛之湖邊圍繞的法爾森林定居,他們厭倦了與人類的鬥爭,也不再吸食人類的血液過活,他們轉而飼養家畜自給自足……或許是生活習慣所致,他們的性情逐漸變的友善、也不再有血族特有的破壞衝動。

  但,向善的他們依然逃不過殞鐵十字的獵殺……血族少女泰娜在那天趕往神愛之湖。在翡翠印象中的她美豔無比,雪白的銀髮與漂亮的紅瞳都讓翡翠賞心悅目,然而此刻她纖細的背上卻刺著無數根箭矢,慘白的臉蛋也被蒙上了一層血化妝,驚慌失色的神情更讓她狼狽不堪。

  僅管如此嚴重,泰娜卻沒有死亡,她拖著重傷的身軀來到翡翠面前,尋求一個協助:「請翡翠小姐幫助我們家族渡湖逃往西邊境……這、這裡不能待了……」氣喘吁吁間,恐懼的神色在眼中佔據不退,那是一份翡翠從未見過的懼意,就如同看到何等駭人怪物般。

  是的,一定是非常可怕的怪物吧。翡翠是這樣想的,而泰娜身上的傷也證實了這點。

  咚!泰娜踉蹌的跪了下來,血水四溢噴濺,在地上畫出一幅慘劇:「好、好疼。」

  「嗚呃……好、好嚴重!那個……」見狀翡翠有些焦急的伸出手,但礙於自己光屬性治療魔法與吸血鬼的相剋性,她對少女的傷口束手無策,只得使力攙扶少女虛弱的身子走往湖邊:「包、包在人家身上……但是到底是誰這樣……」

  「是殞鐵十字……!」泰娜咬牙切齒,憤恨的語句從齒縫中流出,這股怒火卻沒持續多久,淚水隨即佔據了她的眼窩:「是個用十字弩的中年男人……爸爸為了阻擋他被射殺了。」

  父親被那巨型銀十字弩一砲轟掉整個上半身的畫面,她大概是永生難忘了,肉塊散落的咚咚響聲到現在還在她腦中敲著慘忍的旋律,在記憶中下殺手的那男人面無表情,與其說是冷淡,倒像是隱忍著強烈憎恨而掛上的面具。

  好可怕。

  感受少女的顫抖,翡翠似乎也傳染了那份懼意,她在一瞬間甚至有放棄這個幫助的打算,但,她內心的強烈責任感卻不允許她這樣做,她趕緊搖搖頭,甩掉憂慮的面容,掛上了堅強又溫柔的微笑:「人家一定會保護你們離開的唷。」
  
  「謝謝妳,我的族人應該快跟上了。」滿懷感激的,泰娜輕拭淚水。

  一言一語間,兩人已來到湖畔,也在同時,更多的血族如泰娜所言倉皇逃至此處。

  「「請翡翠小姐開恩!」」

  懇求的聲音中,老弱婦孺皆有,他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數十年,幾乎全部的人翡翠都見過,但人數還是少了很多,或許有落隊者,也或許都已經……翡翠不敢再去想,並將視線撤離泰娜滿是箭矢的背。

  「唔哇……」但這人數確實來的有點匆促,翡翠手忙腳亂的用魔法在湖面建了數艘冰舟,在血族的相互幫助下,好不容易才將老幼婦孺都送上冰舟,位置卻不太夠了,徒留無數男丁在岸:「沒問題的,人家再……」

  話音未落,翡翠便覺臉上一絲溫熱,伸手拭去,抹得指尖一片腥紅,翡翠楞然的抬頭上望,剛剛還在岸邊協助他人登船的血族男子,此刻正茫然的握著從後頸穿刺而出的巨箭,他在幾秒掙扎後,用恐慌的眼神朝翡翠伸出手,卻喊不出任何一句『救命』。

  『茲——』白色的聖光猛然從箭身迸出,隨即炸裂!

  砰——!

  血族男子頸部以上的身體化為碎肉,殘缺的下顎上還能看到幾顆碎裂的獠牙,翡翠就站在極近的位置,炸飛的血肉也黏的她滿身,這使她呆愣現場,直到無頭的男子無力倒下為止,她才愣愣的將視線轉向神愛之湖入口處。

  氣氛變了,剩餘的男丁一咬牙,催促冰舟開始航行,因為那份從入口處傳來的冷風……

  已然讓他們的全身汗毛直豎。

  從那漆黑的森林中,一縷白煙與星火同時顯耀,那是香菸頭,緊隨菸頭步出的是一名略顯頹廢毫無生氣的中年男子,他冷漠的直視眾人,那份淡藍眼珠子中傳出的目光卻令人暗自心驚,那是過分的殺意,要將神愛之湖全境吞噬的殺意。


  「吸血鬼只能死。」無視於呆望自己的翡翠,叼菸的男人大幅度掄起了一直拖在地上的巨弩,那是一面誇張巨大的、造型卻又精美無比的銀色弩砲,弩身幾乎有一百公分長,而伴隨的重量也可想而知;男人輕而易舉的將之扛起,以砲口對準翡翠,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

  咻——咻——咻——
  咻——咻——咻——

  銀白色的箭芒爆散而出,無數條箭軌以四方位襲來,卻全數繞過了翡翠,僅留下勁風吹起長髮的觸感,翡翠愕然回首,箭軌卻已經砸上了某艘朝湖對岸駛去的冰舟,在翡翠的視線適應強光之際,見到的是冰舟四分五裂,與湖面升起的一抹腥紅漣漪。

  沒有慘叫、沒有驚恐,一切的死亡都在一瞬間。

  好可怕。

  翡翠在有這個念頭的同時,舉起了手中的長杖,無數根尖銳冰椎伴隨著水氣凝聚於她的身邊,在冰椎簇擁之下的翡翠皺起眉頭,試圖用威脅的語氣逼退對方,卻產生一絲怯弱:「請、請住手!吸血鬼先生們都是好人的……!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

  邁開步伐,男子邊朝翡翠走近,目光邊盯著湖上加速朝湖對岸航行的冰舟,他從嘴角呼出一口白煙後,才朝翡翠皺眉:「哈……那群血族之中,有黑暗生物首領『黑王子』的探子,這是我的任務,請妳讓開。」語畢,他再次舉起巨弩。

  「否則抱歉,我會讓妳睡一會。」勸退的詞句中富含威脅,男子又走近了些。

  「才、才不讓!」伴隨著對方的動作,翡翠身邊圍繞的冰尖柱全數對準了男子,翡翠感受冷汗滑過臉頰,但她依然沒有退縮逃跑,她看著男子的深邃藍眸,續言:「而且……人家覺得這不只是『任務』,先生你……做的僅是屠殺而已!」

  面對翡翠的不惶多讓,男子無奈的閉上了眼,他用寬大的手搔了搔後腦杓:「哈……真倒楣,雖然早有耳聞湖神的存在,不過沒想到是這麼麻煩的女孩。」沉聲的話語間,他睜開的眼已變成了鮮豔的黃色:「妳說的沒錯,這是屠殺……對我來說,下等血族唯有死亡,我才能獲得安寧。」

  砰——!

  竟是單手操巨弩!銀弩炸光,無數條銀色箭軌再次蜂擁而上!翡翠深知對方的目標不是自己,便大膽的一揮長杖,剎時身邊的冰柱全數追尾而去,在半空中與爆裂的銀箭相擊,陣陣銀光在夜空中宛若煙火,將神愛之湖畔的安寧一瞬抹去。

  但這還不夠。翡翠嚥了口唾沫,就算阻止了男子的攻擊這還不夠!必須讓他打消念頭才行!翡翠如此想著,手中冰霜魔力再次凝結,這次寒冰氣息直接構成於男子頭頂,轉瞬之間,重達數噸的大冰塊就這麼憑空產生,挾帶璀璨的光澤。

  「啊啊……」男子的表情雖然沒有太大起扶,但從臉頰滑過的冷汗看來,他似乎對翡翠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的無奈:「這已經不是『阻止』的程度——」話都還沒說完,一聲炸響,巨冰猛然墜下,在碎冰濺起的風塵中,男子一個前滾翻,伏過了冰塊的崩擊範圍。

  他拍拍破舊皮衣上的灰塵,滿臉無奈的站起身,卻在此時感受到數把刀刃架在頸上,定睛一看,無數雙血族的紅眸正凝視自己,是那些沒能搭上冰舟而留下的男丁們,他們各各面露殺氣,或許不是翡翠在身後制止,刀刃早已斬下。

  「看在翡翠的面子上,給我滾!」站在最前頭的血族男丁如此言,並用下巴指指湖畔出口,這使男子將視線轉向了他,那從藍變黃的眼眸中,充斥著無比的深淵氣息,他停頓片刻後,朝血族開口:「……你們沒資格跟我對話。」

  沒資格,身為黑暗生物的你們沒資格!

  沒資格——!

  

  話語間,男子寬大的身材漸漸壟罩上一層白霧,就好似霧氣是從他身上散出一般,他的毛髮逐漸變長、變粗,而身體輪廓也隨著毛皮的覆蓋膨脹,指甲迅速尖銳,鼻翼向前挺伸,而獠牙浮現於嘴中,他在眾人的目視與戒備退後下,不再是『人』了。

  眾人全豎立當場,各各呆然耳聞那凌厲咆嘯,眼前那是巨大的、令人恐懼的、使人雞皮疙瘩的怪物,以二足站立的巨狼仰天咆嘯,他的每一吋毛皮都述說著他的殘暴野性,而他手上依然緊抓著那架十字弩,只是此刻巨弩在他手中卻小如玩具……沒錯,他就是方才的男子,這個變化來的突然,使人措手不及。

  「唔嗯……好、好大……」翡翠汗笑望著眼前突然產生的大怪物,纖細微顫的雙腿踉蹌後退了幾步,這份猛烈的壓迫近乎讓她身子癱軟,而血族們各各神情複雜,直到翡翠察覺他們的神情有異時,其中一名血族已經發話了:「這傢伙……是被血族改造成狼人奴役的人類……但他已經脫離血族的控制了。」

  的確,吸血鬼的魔力能製造出這種半狼半人的怪物,通常這些怪物會被奴役著。

  強迫奴役著,屈辱過著每一天。

  血族們面面相覷,確認了自己心中的疑慮,逆血狼人絕對對血族有深仇大恨,所以,這傢伙是不可談和的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個想法出現的一瞬間,血族男丁蜂擁而上,掄起獵刀就往狼人身上砸,全部都發生在一瞬間。

  而那畫面,也是一瞬間的事情。

  你曾戴手套撕裂過雞肉嗎?當雞料理骨肉分離的那一刻,發出的喀啦聲在此刻不絕於耳,血如雨點般傾盆而下,在翡翠的視線中,高約兩層樓的巨大狼人豎立眼前,他尖銳的雙齒間緊咬著血族男丁殘破的上身,而那人尚未死去,他正用恐懼痛苦的神情朝翡翠求援,因為他的同伴們早已化為地上的碎絞肉,有些甚至還黏在狼人的雙爪上。

  世界就是如此殘酷,兩敵相見,僅有一方能得勝。

  喀擦!

  唇顎一使力,血族身驅便斷為兩半,翡翠親眼目睹無生氣的頭顱滾落至足邊,眼望巨狼發出如濃霧般的呼息,她瑟縮顫抖著,手中長杖卻仍指向狼人的心窩,表示自己的戰意尚在:「請、請住手吧……其、其他人已經逃遠了……已經夠了……」

  「已經夠了——!?」『他』說話了,鮮黃的銳利瞳眸盯著湖上的冰舟漸行漸遠。

  「…………。」他低頭看了一眼畏懼自己的翡翠,在幾秒的沉默後,他以巨爪按下翡翠手中的長杖,梢顯理智的行為讓他看起來不是那麼恐怖了,正當翡翠喘口氣時,卻看到他的狼耳抖動,他似乎聽到了足音。

  沙沙。

  幾名落隊的血族在此刻才姍姍從樹林中走入,他們第一眼就見到那巨大的惡影,不禁失色大吼:「原來那傢伙是狼人!?這種低下的奴隸種——!」走最前頭的男子舉起獵槍,毫不猶豫扣下板機,碰!一聲響,狼人的巨驅濺起淡淡的血花。

  低下的……奴隸種?

  那傢伙在說些什麼?

  巨大的狼首微微偏頭,好似在思考對方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一般,他的銳齒滑下唾沫,而身驅上青筋隆起,他無法忍受!他再也無法用理性來克制自己!父母被分屍吸血,親姊與兄弟被啃咬納為血族,而自己則被製成狼人奴役了五十年——!這期間的恨意——!

  不可原諒!

  不可饒恕!

  不可寬待————!

  下等血族——唯有死——亡————才是安寧的!!

  磅!

  大地龜裂,他僅是一踏,地面就猶如破碎的蛋殼般紛飛,土壤動盪之間,他以半爬半跑的姿態猛衝向血族殘黨,濃霧瀰漫中的巨驅咆嘯不止:「吼呃啊啊啊啊——!」他正是狂獸,是血族之間的夢魘,這份夢魘使他們放棄抵抗,全數抱頭瑟縮原地……

  這男人是血族製造出來的罪孽,此刻,他幻化成夢魘來討債了。

  「不、不可以!」但,在夢魘之前,美夢卻還是有的。

  噹!

  「吼——!」狼人的巨爪砸在寒冰盾牌上,直接挖出了深深的窟窿,翡翠以雙手支撐冰盾抵禦對方的猛擊,她苦著臉感受來自虎口的陣痛,輕語:「狼人先生……仇、仇恨並不會因為這樣就解脫的……」

  解脫!?我不需要解脫!

  狂怒壟罩著那頭野獸,他猛然以臉撞上冰盾,隔著冰盾他朝翡翠狂吼,而碩大的體型也正一吋一吋壓過翡翠纖細的身軀:「讓——開——!!」顯然,他已經聽不進任何聲音,手起爪落,象徵死亡的刻痕刮上盾面,剎時,冰晶散碎,翡翠愕然的注視著紛飛的冰塊。

  也……

  注視著那即將朝自己落下的巨爪:「讓——開——!!」

  『死亡』這個名詞隔了數十年再次出現於翡翠的腦袋中,她想起了自己母親的死,與自己原本就僅剩不多的壽命,她閉上了眼,看來是等不到了,等不到另一個命定之子的降臨,也無法抓住未來。

  或許,這樣人家就解脫了也說不定。

  ————

  「凡赫辛!給我他媽的清醒一點啊——!」

  在翡翠緊閉雙眼的漆黑中,她聽到了那聲叫喚,那是從未聽過的嗓音,卻又如此熟悉,好似心靈與那道聲音之間有所牽絆一般,覺得溫暖無比;翡翠感受自己的心跳加劇,這份感覺甚是奇異,彷彿命中注定……咦?命中注定?

  翡翠陷入發楞的窘境,她在數秒的等待後,沒有等到巨掌的落下,取而代之的是扭打的聲響,這使翡翠戰戰兢兢的睜開了眸子,在長而濃密的睫毛掀開之際,影像浮現於她墨綠色的漂亮眼眸中。



  「不要瘋了!凡赫辛!給我冷靜一點!」戴著黑色軍帽的男子死攀在巨大狼人背上,神情之中略帶緊張的他死命維持抓力,就怕自己被狂躁的扭動給甩下,而他身旁則漂浮著一架詭異的機械羽翼,正以下頭散發的金屬線綑綁狼人。

  那機械羽翼一閃綠光,發出了單調的人聲:『電流鎖預備,山崎政宗請注意電擊。』

  隨著話語,綑綁狼人的電線剎時湧出淡淡藍色靜電,並在一瞬間加劇!

  啪滋滋滋滋滋滋滋————!

  「大天使嗷——放開我!吸血鬼……全部!全部……都得死!這是唯一的救贖,讓血族的髒血得以淨化哈——」三公尺高的巨大狼人被電流鎖綑綁電擊,但牠好像絲毫沒有痛覺一般,不停的咆嘯掙扎,將那架被稱為『大天使』的機具都給扯的左右搖擺。

  「給我……」而攀在狼人背上的男子,雖然沒有直接被電擊,但他似乎也嘗到了一絲電流的麻痺感,他在狼人掙扎的動作中,艱難地從腰間取出匕首:「差不多一點!」並且,毫不猶豫地刺入狼人後背……剎時!電流像是找到入口般,順著匕首傳入狼人體內,造成確實的麻痺功能,也於此同時男子被重重甩下,跌落草皮。

  在劇烈電擊下,狼人發出咆嘯的轟鳴,毛皮潰散、身形也逐漸縮水,最終,於濃霧間,身為狼人原型的中年男人『凡赫辛』跪倒於地靜靜的喘著粗氣,他與倒在自己身邊的軍帽男子相視一眼,雙雙發出了無奈的嘆息。

  他們似乎都是同一個組織的人。

  翡翠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龐大的訊息量讓她腦袋混亂不堪,她的視線沒有從軍帽男子身上離開過,那份初次相遇的奇妙感覺依然停留於心中,她緩步走上前,立於攤平倒地的軍帽男身邊,試著對他露出一個善意的微笑:「謝、謝謝軍帽先生……」

  但,她卻沒有得到她預期的友善回應,她從軍帽男眼中看到的……是複雜的恐懼。

  「茉莉……?」那男人對翡翠喊出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名字。

  那天,兩名命定之子的相遇,是那麼突然也那麼奇異,雙方對彼此的感覺不盡相同,卻為互相的未來畫下了一個新的起點,他們之間沒有愛情、甚至沒有友情,有的僅是命運共同體的宿命。



這次感謝奈子和羊駝的繪圖。
凡赫辛的歌是來自LOL的路西恩主題曲。

順便非公會的人可以看看這張角色總表,可以更瞭解故事哦: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720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翠葉|翡翠|山崎政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翠...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t790428紳士們
小屋繪圖更新了w 主題是 :所長想對我的香菇做壞壞的事 快點來欣賞可愛的所長ㄅ>.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