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9 GP

[達人專欄] 【短篇】萵苣

作者:十六夜郎│2014-08-26 03:32:23│贊助:324│人氣:874
  我想要的東西並不是全世界,也不是百年的名聲;只想擁有一朵蒲公英般的信賴、一葉萵苣似的安慰,終此一生,任其蹉跎……

  這是哪個名作家說過的話啊?

  現在仔細思考起來,好像已經有很多人已經記不清楚、想不起來了。說過讓自己感同身受的話的作家姓名,還有讓自己發自內心喜歡的朋友,以及,讓自己願意付出一切愛惜的女孩子,簡直就像過往雲煙,不曾存在過似的。

  如果我能夠明白,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要走到這河堤邊,或許我能夠理解一些緣由吧。為什麼那些人自己幾乎都已經想不起來了,是因為不重要嗎。我能夠肯定的說,絕對不是,但是又不能理解自己那種,對他人陌生的情感。

  我並不是對以前相處過的人都已經忘記,只是,那些相處過的熱情,似乎不如當初那麼熱絡。簡單來說,我忘記的不是人,而是那份對人的感情。

  啊,我想起來了。只想擁有一朵蒲公英般的信賴、一葉萵苣似的安慰,這一句話是日本作家太宰治說過的。

  仔細一想,好像一切也都能夠清晰起來。這段話是出自於太宰治《維榮之妻》這本書裡面的句子。

  上大學至今,也已經過了兩年多了。然而今天我走到這河堤邊,是為了什麼呢。嗯,好像是因為前陣子接到退學通知單的緣故吧,不過這其中也參雜著眾多的理由,沒辦法一一解釋,但是也因為如此,這些理由才讓我感到憂傷。

  太陽還沒有完全露出頭來,河堤下的河流還映著略顯黑暗的灰,河堤很冷,甚至連河堤旁的公園做早操的老人也都沒有一個。

  老實說,自己究竟又是因為什麼,開始抽菸的呢。我不知道,好像是因為,昨天收到一封簡訊的關係吧。

  那是一封高中朋友傳來的簡訊,明明不是什麼特別的節日,所以傳過來讓我很意外。應該說,讓我意外的是,還有人記得我這個人。不過,仔細想想,說不定那個朋友是用群組功能傳的吧,就是一次傳給一大堆人,並不是只傳給我一個人。這樣一想,似乎也覺得能夠理解了。

  只是,這樣理解的我,頓時覺得有些孤獨。

  那封簡訊並沒有寫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問我最近過得如何之類的話。說來真是可笑,畢業至今明明毫無聯絡,卻突然寄來這樣的訊息,這該叫人如何回應。

  所以我把那封簡訊直接刪除了,說不上來為什麼,只是看到那種簡訊會覺得厭惡。明明以前是感情很好的朋友,現在連刪除簡訊這個步驟,都沒有一絲猶豫。

  明明是那麼好的朋友。

  說實話,自從高中畢業以後,我就沒什麼和以前的朋友聯絡了。暑假的時候辦過同學會,在大一的時候還會和部分朋友有短暫聯繫,但都只是些最近怎樣,微積分老師意外的好,這個學期應該能夠撐得過之類不痛不癢,無所謂的話語。

  接著,傳過來的照片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然後有兩個、三個,有幾個朋友會和我介紹,這個是剛認識的朋友,人很好,玩什麼遊戲很強之類的話。

  像是取代了自己高中時期的位置,接下來就沒有照片傳送過來了。

  升到大學的我,和所謂室友也有那般短暫的邂逅。你好,我從XX來的,喔,是嗎,我來自XX,恩,我們應該能夠當朋友。

  也像是取代了以前朋友的位置,新的朋友又立即補上。

  大家都一樣。

  陽光透出一點縫隙來了,從河堤對岸的山頭露出曙光,但是天色仍然有些昏暗,下方的河流還是很混濁。我用手貼著河堤的護攔,拿起口袋的菸盒,朝著護欄敲了幾下,這是高中抽菸時的習慣,雖然已經幾年沒抽過菸,但是藍色菸盒發出清脆的聲音,那個感覺又回來了。

  就像是忘記許久的事情,一瞬間又被喚醒了一樣。

  高一的時候,被朋友慫恿著抽菸,已經忘記是為了什麼了。是因為單純被朋友激,還是因為當時的心情不好才開始抽起菸來,如今什麼也想不起來。我也曾有過瘋狂的年紀,現在的我雖然也才二十出頭,但我敢肯定現在和那時候的自己,想法鐵定天差地遠。

  「喂,阿嵐,我告訴你。有一句話說的好,給你一根菸,就是好朋友。」那是以前一個十分要好的朋友對我說的話,而他手上拿著一根菸。

  那是信賴。

  雖然我不明白信賴的定義為何,但是當時的我肯定將此視為信賴的象徵。

  所以我開始抽菸。

  熄滅了數年的火苗,又再度燃燒了起來。明明已經很久沒抽了,但是從吸進肺裡的第一口菸開始,那個手感又回來了。

  只是,當初那些和我抽菸,躲教官的朋友們,現在早就各奔東西,有的讀了三流大學,有些早就步入社會,做些我也不曉得的事情。

  而我,則跑到了距離我以前高中非常遠的大學就讀。為了不讓別人知道我以前的事情,為了想要離開我原本的世界。

  其實我也並沒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待在原本的地方讀當地的大學或許不錯,但我就是想要離開那裡,然後到一個地方重新開始。

  不過,重新開始什麼的,也不過只是謊言,連自己也欺騙不了。在高中的時候,曾覺得自己再過兩、三年就會變成什麼了不起的人物,我是真心這麼想的。只不過,兩、三年以後,就沒有再這樣想過了。

  朋友也是這麼一回事。曾經覺得,那些真的非常要好的朋友就算分開,也能夠如同以往般聊天,說些無關痛癢、無所謂、傷心的、快樂的話。

  例如國中常混在一起的小軒、義峰他們,現在也都沒見面和聯絡了。即便我把學校不同當作藉口,不過其實自己是最明白的。事實其實不是那樣的。簡單來說,或許也是因為我們成熟了吧。

  我們那時候還是會對著未來侃侃而談,說些自己要成為漫畫家、老闆之類的話,比較不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就會說一些想要成為很厲害的人,這樣模糊不清的話。

  但不論是你所嚮往的、不想忘記的、想要忘記的,到最後其實也都會莫名其妙地消失地一乾二淨。任何人對此都無能為力。

  所謂成長,其實就是拋棄一些以前的東西吧。

  我是這麼想的。

  太陽已經從河堤對岸的山頭冒了出來,陽光也準確地照射到了我的位置。但是吹著來自河面的風,還是覺得有點冷。身後的公園好像已經有零星幾個老人在打太極的樣子,聽到大概是收音機撥放出來的音樂。

  現在的時間,大概要吃早餐了吧,只是我肚子還不是很餓,菸只抽了一口就夾在手上,已經快要燒光了。我再度把它含在嘴裡,大力的吸了一口。那根菸直接只剩下濾嘴。我把只剩下濾嘴的菸蒂又放回菸盒,因為找不到其他丟垃圾的地方,還是先這樣解決的好。

  在我把菸蒂塞到菸盒時,我的身後好像傳來這樣的聲音。

  「喂,阿嵐,又被我抓到抽菸了!」

  好像還有某個人的味道。

  「嘖嘖,只是偶爾抽一下而已,沒什麼好嗎。」

  「我上次說過了,再被我抓到抽菸,今天晚上你就不用打電話過來了!」

  她的語氣聽起來很生氣,現在的她一定是雙手插在腰上,一臉認真的罵人。但是因為她的聲音很甜,兇起人來一點也沒有威嚇力,反而像是在撒嬌一樣。

  「我說啊,你也饒我一馬吧。」

  我用求饒的語氣轉過身,想當然爾,後方只有群正在打太極的老人,對我說話的女孩子,哪裡也沒有。

  「唉……」

  所謂成長,其實就是拋棄一些以前的東西吧。不過成長至今,依然有些是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改變,緊跟著我成長的事情。

  比方說,孤單。

  高中的時候,我交了一個女朋友。

  已經不記得是因為什麼原因了,反正如果我一時興起而問她喜歡我的理由,都會得到溫柔、體貼、細心之類的回應。雖然當時聽起來覺得很棒,但是仔細想想,這些話簡直就像是謊言一樣虛假,如棉花般脆弱而不實。

  因為,她最後還是離開了。

  從小到大,我沒有交過什麼知心的朋友。想要好好和大家相處很簡單,只要說幾句好聽的話,有共同的興趣就行。但是我明白我要的並不是這些。我想要的,絕對不是會遞給我菸,還是會帶我飆車的朋友,而是能夠讓我完全信任,不會背叛自己的夥伴。

  如果能找到這樣的人,無論什麼我都願意做。要找到這樣的人,實在太過困難,同時卻又太過簡單。

  我曾經以為,那個女朋友就是在這世間裡,唯一值得信賴,如同蒲公英似的人。她是那般柔弱、溫和,卻又帶著堅強。

  我只想在這個世界上覓得一絲安慰,只要告訴我,一個理由,我就能為此繼續生存下去。

  她告訴我,別擔心,有我在。我告訴她,只要妳不離開,我什麼都願意做。而她沉默不語,輕輕點了頭。

  我根本不需要什麼錢。我只是想要有個能夠讓我完全信任,能夠將我的內心坦誠表露在她面前,而她也不會露出厭惡的眼光,這樣就夠了。

  「阿嵐,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

  然而,我們最後還是分手了。原因不明,我也沒有問。

  因為,對方就算丟給我再多個分手的理由,那都只是理由。像是毫無機質的話語,沒有任何意義,只是一個冷冰冰的單詞、一段句子、一件傷人的理由、一份毫無熱度的心,還有否認過去相處過的曾經。

  唯一值得可惜的是,那個我以為能夠信任的人,已經不值得信任了。

  世間上再也沒有能夠讓我完全相信的人,再也沒有。

  所以我大哭,成天藉酒消愁。苦啊,人活著真的好苦啊。成天說著的都是這樣的話,即使那時候我才高二,還未成年,卻認為自己已經看透人生,頗有為賦新辭強說愁之感。

  不過,誰說這樣不苦呢。找不到任何一絲值得安慰的事物,怎麼能稱得上是幸福呢。

  所以之後,發生了那件事。

  「學長,我知道你的事情了。」

  那時候,好像是一個感情很要好的學妹吧。主動聯絡上我,其實平常我和一些女孩子的感情也算是不錯,當然和男孩子也是。這個學妹就是其中一個,她在我的朋友圈裡絕對是一個乖乖牌,段考前一定會認真讀書,下課後除了社團,不然一定會馬上回家,在家裡會先讀書到十點在開電腦,十一點就睡覺。生活規律地讓人無聊。

  然而,她說她喜歡這樣的生活,不想要多做改變。

  她也說過她討厭菸味,但是她也曾和我說過,如果是你的話就沒關係的這種話。讓我對她有些摸不著頭緒。

  大體來說,還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吧。我不想要汙染到她,所以和她聊的話題大部分都是一些課業或者是學校生活這一類的。

  「……嗯?」

  「我知道你和學姊分手的事情了。」

  「啊……喔……」

  「學長還很難過嗎?」

  廢話。

  「還好。」

  心裡難過得要死。

  「學長,明天要不要出來?」

  沒有多想我就直接回答。

  「去哪?」

  當時的我只想被安慰,不論是誰都好。隨便任何人也行,我如同飢渴一般需要溫柔的語句,因為我的心正在不斷淌血,被烈火燃燒成灰燼。所以,不論是誰都好。我只是想被安慰。

  那一個夜晚,和學妹約定的前一夜,我也是靠著酒精才能入眠。

  「學長早。」

  如同當初約定的一樣,在附近的車站見面了。

  我們其實沒有去什麼有趣的地方玩,只有去書店、咖啡館之類的地方,在書店輕聲聊著自己喜歡的作家。她說她喜歡藤井樹,我說我喜歡太宰治。

  話說回來,藤井樹這個作家是滿有名的,不過一開始總會以為是日本作家,之後知道是台灣的作家,還相當驚訝。

  「太宰治啊……」她的手肘貼著咖啡桌,明明只有喝咖啡,卻像是喝了酒一樣,眼神好像有點飄渺。但或許只是因為她在想些什麼吧,她用探詢般的語氣說:「是不是那個寫人間失格的作家?」

  我點頭。

  「是嗎……那作家的想法挺灰暗的。」她這麼說著,但是卻像語帶保留,似乎是怕惹我生氣吧,「這樣的作家,寫出來的作品不也很灰暗嗎,看了不會覺得心情鬱悶嗎?」

  「這樣的作家啊……」

  我努力思考作家這個詞的定義,怎樣的作家就會寫出怎樣的作品,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我也想要反駁些什麼,像是他也有寫一些正面的作品,就算是如《人間失格》或是《斜陽》那般的作品,也有讓人深思、警惕,還有從灰暗中透出一絲曙光的成分在。

  只是話語哽到了喉嚨,什麼反駁也說不出口。只得默默地點頭。

  她沉默了一會,眉梢微微地低垂了下來。

  「學長,我說一句話給你聽,但是你絕對不要生氣,好嗎?」她的語氣十分平穩,但是卻又有些沉重。

  「好。」我說。

  「我覺得啊……」她的目光沒有直視我的眼睛,似乎是在對著咖啡杯說話,又像是什麼也沒有看,眼神沒有聚焦,「這樣的作家,還是不看也罷。」

  我的胸口好像被某種東西割開來了一樣。雖然不是說我,但好像有某種自己很喜歡的東西,被人拿刀子劃上了割痕。

  「是嗎?我倒是覺得無所謂。」我擠出笑容回答,但其實心裡卻頗為沉悶。

  「至少最近別看這之類的作家的書吧,學長最近不是心情不太好嗎?」揚起頭,她的目光又聚集在我的臉上,語氣像是關心又像是擔憂。

  不過,人有時候也會做出這種事情吧。明明一點兒也不了解對方,卻偶爾會將彼此當作重要的夥伴,替對方擔心、開心、哭泣。一邊以為自己了解對方,覺得自己的選擇會對對方有好的影響,然而卻又不自覺自己已經傷害對方。

  這也是人的面目之一。

  「無所謂吧,心情好、心情差又有什麼差異呢。反正和女朋友分開了,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我試著用淡然的語氣回答,但在我脫口而出的同時,她的表情看起來就好像快哭了。

  「別說這種話……」她的嘴角輕輕抖動著,「我會待在學長身邊的。」

  在那一瞬間,前女友的影像和眼前的她重疊,聲音好像也變得一模一樣了。

  這句話,無論如何都是最好的安慰。

  我一直以為她是乖乖牌,或許她是吧,但是當她帶我到她家的時候,我總覺得她似乎不是像我想的那樣。不過,或許她的確是單純的女孩子,只是,單純過了頭,她對我太過信賴,對我又太過執著了。

  「我一直喜歡學長哦。」

  她的家並不是說十分高級的公寓,但是應該是剛建成的,外貌看起來還滿新的房子。她的家裡並沒有人,是說雙親都在外面工作的樣子。

  女孩子的房間我曾經想像過,大概就是布滿了娃娃和粉紅色的房間吧。只是她的房間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這裡一隻娃娃也沒有,也沒有任何與粉紅色有關的物件。一張普通典雅的單人床,一張木製書桌和木椅,旁邊還擺著木製的書架,應該是組裝的。

  書架放的都是參考書,英語會話辭典、學測必勝一百天之類的書籍。

  我累得直接躺在她的床上,被告白大概也是在那時候吧。我已經不是很清楚了,明明是第一次來,卻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這張床就是我的一樣。不過,應該說是她本人讓我感到安心吧,感覺她不會背叛我,嗯,肯定是這樣的。

  其他東西都無所謂了,賺錢、升學都去死吧。現在的我猛然想起太宰治寫出來的句子,只想擁有一朵蒲公英般的信賴、一葉萵苣似的安慰,終此一生,任其蹉跎……

  這樣也很棒,不是嗎?

  後來的發展不知為何,也變得無所謂起來。明明平常一定是在乎至極,被其他人知道肯定會被覺得是骯髒又不檢點,是嚴重的大事,但是我卻只是賴在床上,什麼也不想動。

  好累。

  我想,那並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而誘發了她某種開關吧。不,或許就是因為我這樣無所謂的態度,才讓她做出這樣的選擇。

  所以我不覺得唐突,甚至不覺得有一絲意外。就像自然而然發生的事情,一切都自然而然。

  或許她也想要覓得一絲安慰吧。

  我沒有和她貼的那麼近過,我還差幾個月才滿十八歲,而她才十七,這之間其實沒有太大差距,但是在做這種事情的同時,下意識地想到這些而已。

  說不上為什麼。

  「上課真的是無聊透頂。」她用著語調紊亂的聲音說著,可是表情看起來好開心。

  明明當時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可是我卻記不得,自己什麼時候把上衣脫下。不行啊,我的內心深處好像有某個小人這樣喊著,但是周圍盡是深不見底的無底洞,小人的聲音被吸了進去,到最後連身影都消失無蹤。

  「學長,你也這樣覺得,對吧?」她說,但是我並沒有回答。我覺得好累,床單都是女孩子特有的香氣,我的身體陷在裡面沒辦法做出反抗。

  「讀書真是讓人討厭。」

  我想,她的內心肯定也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吧。我不知道,她的成績一向很好,校排都有前十。我突然發現,為什麼我能夠和那樣的女孩子走的那麼近,是哪裡出了差錯了嗎?

  「我說……」

  我發覺我的內心有某種情緒和話語想要脫口而出。

  「嗯?」

  「太宰治才不是不看也罷的作家。」

  我不曉得為什麼這時候說出口的是這樣的話,明明身上只剩下褲子,嘴裡說出口的卻是無關緊要的話語。然而,明知道這點的我,卻仍舊吐露無所謂的話語。

  「我想要的東西並不是全世界,也不是百年的名聲;只想擁有一朵蒲公英般的信賴、一葉萵苣似的安慰,終此一生,任其蹉跎……」

  聽到這樣的話語,她愣了一會。然後露出像是想起什麼一般,格外燦爛的笑容。

  「無所謂哦。」她說,然後一邊將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

  她笑著說出的這句話,無所謂的是指,她,還是我。眼前的她在脫下上衣之後,頓時顯得有些瘦弱,彷彿嬌小的兔子,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雖然她現在是笑著。

  她的臉逐漸貼近我的褲襠,雙手各放在我的兩邊大腿,隨後,臉朝著那個部位靠近,用嘴巴將褲頭的拉鍊往下拉。

  「現在,什麼都無所謂了。」

  她又重複了一次。

  在那一刻,我腦海中閃過的,竟然也是前女友的身影。

  「學長,我的第一次,你來確認看看吧。」

  做出這樣子的事情,我想可以算是背德吧。這份關係完全沒有建立在愛情上,或許她有,但是沒有反抗的我,卻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

  她簡直像是替代品一樣,代替某個人給我的廉價安慰。但是,即使知道那過於廉價,但我卻將那份安慰緊握在手中,誰都好,只要能給我安慰,誰都無所謂。這樣的我,或許也變得廉價起來。

  我們做的事情並沒有被任何人發現。我,還有她,也都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只是,沒辦法承受這份關係所造成壓力的我,還是和她分手了。其實並沒有交往過,只是我和她說別在見面了。

  這樣的我們,絕對沒辦法擁有蒲公英的信賴、萵苣似的安慰。只能把對方當作止痛藥,或者是毒品,互相啃食著對方,互相利用。

  她和我都想要安慰,但是我害怕責任。這樣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被他人認同,所以在被眾人唾棄之前,得趕緊放開雙手才行,將這份安慰趕緊丟掉,讓自己變成獨自一人。

  呼,話說回來,自己又是因為什麼走到這個河堤的。

  嗯,除了被退學以外,還有很多,很複雜的原因。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至今仍舊沒辦法仔細的想起來。

  啊,是因為我想起來太宰治的那段話吧。

  只想擁有一朵蒲公英般的信賴、一葉萵苣似的安慰,終此一生,任其蹉跎……

  而我,至今仍舊無法得到那份簡單的信賴與安慰,只能在這令人煩悶的現實中淌渾水。沒有一個人能夠給我安慰,這樣下去就連生存的意義也會沒有的吧。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沒有人會無償的對任何人付出信賴和安慰,任何人都是這樣。

  無論現在的我懷抱著何種心情,無論現在的我是幸福或是原地踏步,甚至是悲慘至極。只要我的生存不影響到其他人的日常,就絲毫不會被其他人在乎。明白這一點的我,總覺得這有些讓人寂寞,同時也有些值得感激。

  還有簡訊的事情,啊,除了那封高中同學寄來的簡訊以外,好像還有一封簡訊的樣子。好像拉出了某條銀色的絲線,從線頭的另一端好像想起了什麼。

  是那個學妹的事情。

  想起來了。

  是其他人當作話題似的和我提到的,當然除了我和她以外,誰也不知道我們曾經做過的那些事。

  好像是自殺了吧。

  在找到如一朵蒲公英般的信賴、一葉萵苣似的安慰以前,放棄了尋找的力氣,在自己的家裡選擇了吞食安眠藥自殺。原因不明,沒有留下遺書。不過聽說她很久以前就有憂鬱症了,我換算了一下時間,那早在我和她做那件事以前就發生。

  或許當時的她也是走投無路了吧。才會選擇朝我這裡尋求安慰,而在那安慰以後,是被我強硬的切斷。

  她的死,或許我也有份。但我們何嘗不是想要找一份安慰而已,只想要找唯一值得信賴的人,依靠著,共同生活著。

  我們誰沒對誰也沒錯。

  只是,為什麼我看到她自殺的消息能夠如此平靜。我絲毫不能理解,還有高中發生的事情,以前的朋友如何,現在的我竟然也似乎無所謂起來。

  找不到安慰的我,會不會最後也走向了那條和她相同的路。我不知道,只是我腦海裡現在迴蕩的,都是她在我念出那本書的句子之後的那句話。

  「現在,什麼都無所謂了。」

  那些事情,好像全都想不起來了。


只要能擁有蒲公英般的信賴、萵苣似的安慰,其他都無所謂

目前小額募款中,希望大家能給我多一點錢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684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DL.蘋果
每次看完夜嵐大的作品都shock到我了

08-26 06:35

十六夜郎
謝謝喔 希望沒讓你感到失望就好08-26 11:49
Hajikelists
我沒有巴幣,也無法給GP,故以收藏取代此行為。
以下是讀了這篇的感發:
<腐土>
擱淺的人生
若雨林深處殘敗的朽木
中心已蛀蝕 皮表亦剝落
數著葉葉凋零的日曆
等待
在滂沱大雨裡倒下
蒲公英之籽飄過
明白
這不是結局
還有肥沃的腐土可以成為

下一幕
萌芽

08-26 13:22

十六夜郎
...謝謝回應08-26 14:28
o輕鬆o
感覺這篇對白很少。主角的心境變化都好低沉,感覺人生沒什麼意義,如果有什麼可以讓他注意到世界的美就好了

08-26 13:59

十六夜郎
呵呵 是這樣沒錯呢08-26 14:28
j9531321
第一次看夜嵐大的作品!
明明只是個短篇的故事 情感卻非常非常深
想必作者也是為感情細膩的人吧^^

08-26 17:44

十六夜郎
謝謝^^ 你的鼓勵讓我很開心喔 明明這篇沒什麼劇情 呵呵08-26 18:07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我忘了捐錢

08-26 20:31

十六夜郎
心意到了就好 感恩08-26 20:36
魅姬
這篇也是把自己當成主角寫成的故事嗎?

感覺你很喜歡寫把自己寫進小說,並讓女主角愛上自己的故事呢

"她的臉逐漸貼近我的褲襠,雙手各放在我的兩邊大腿,隨後,臉朝著那個部位靠近,用嘴巴將褲頭的拉鍊往下拉。"

欸,妳確定妳是第一次嗎?感覺好熟練的樣子............

08-27 02:32

十六夜郎
哈哈,是這樣沒錯呢
你說的每一點都沒錯08-27 10:10
葉落塵羽
是說可不可以和那位姊姊握個手?同好耶~(●°u°●)​ 」

08-27 21:00

十六夜郎
哪個姊姊08-27 21:03
葉落塵羽
那個喜歡藤井樹的姊姊...(我是不是叫錯了@@

08-27 21:59

十六夜郎
恩 藤井樹還滿多人喜歡的
只是因為裡面女的又不是只有一個,不知道你再說什麼08-27 22:01
葉落塵羽
對不起(◎_◎;)沒有注意到...

08-27 23:13

十六夜郎
沒關係08-27 23:14
JoJo
時間,總讓人容易遺忘感情,看你的文章感覺有共鳴,很喜歡,那種感覺。

08-31 14:51

十六夜郎
謝謝08-31 14:54
兔睡民
這篇小說的蒙太奇很優秀。

視點僅是一個人故事,卻能在場景與獨白的切換之間,連結過去時間的種種回憶:太宰治、菸、女友A、女友B的符號,曖昧了主角在回憶與現實的界線。最後一句「一切都無所謂了」應該是「掙脫」的行動,但由於此話同時也是自殺的女友在做愛時說過的話語,是否暗示主角「仍未掙脫」過去呢?

  無論如何,我很喜歡這部作品。除了藝術性的玩味、對題材的共鳴,也刺激我思考:人如何才能超越過去。

  我從這部作品上得到很多,致謝。

09-01 21:21

十六夜郎
謝謝!好愛你這篇回應
感謝回覆,你能看出那麼多暗示的點,真的很厲害呢
也謝謝你的訂閱09-01 21: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9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影評】星之聲-新海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dfa所有勇者
電玩音樂COVER團徵求愛玩遊戲的貝斯手,有意者請加我好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