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ール 八舞篇

作者:尽きぬ水瓶│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2014-08-24 21:00:48│巴幣:12│人氣:1161
 
 
 
非日常約會篇
 
 
 
1st day
 
 
「我回來了,啊咧、誰也不在嗎?」
 
回到家的士道左顧右盼卻看到半個人影,正在疑惑時
突然從屋內走出兩個人對士道說
 
「啍啍...太慢囉,我的兄長士道,到底是跑去哪吃草啦」
 
「待望,等很久了、士道,晚飯已經做好了」
 
「啊咧、耶俱矢與夕弦? 為什麼妳們會在這裡...?
還有、我的兄長是怎麼回事?」
 
「嗯? 你是怎麼了士道,樣子怪怪的耶」
 
「同意、是不是累了呢士道,要是有什麼疑慮的話就向身為姊姊的夕弦我說吧」
 
「耶俱矢是妹妹、夕弦是姊姊...?
啊、對喔,妳們兩個是我的家人嘛」
 
「同意、是這樣沒錯、怎麼了嗎士道?」
 
「沒有啦、只是有點違和感而已」
 
「真是的、士道你是哪根筋不對勁啊,
還有、你到底要我們在無盡的深淵裡等多久啊?」
 
「啊? 無盡的深淵?」
 
「指謫、耶俱矢只是等太久肚子餓了而已」
 
「才、才不是! 只是煮熟的混沌不可以讓它變冷而已」
 
「煮熟的混沌...? 說起來這個味道...原來如此、今天有湯料理啊,
而且還一直在等我回來,抱歉啊、耶俱矢,夕弦姊,我回來了」
 
「啍、這也是為了我的兄長做的美味熱食,好好感謝吧」
 
「回禮、士道、歡迎回來」
 
 
士道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果然這就是自家的感覺吧
 
 
「好了、我先回房間換衣服,可以先在客廳等我嗎?」
 
「明白了,在客廳等待對吧」
 
聽見夕弦這麼說的士道正準備要脫鞋時
 
「...提案,士道、書包讓我拿吧,不然脫鞋的時候會不方便」
 
「啊、太狡猾了夕弦! 你想就這樣跟著士道到房間對吧!
士道的書包由我來拿!」
 
「反論、我不知道耶俱矢妳在說什麼,這是身為士道姊姊我夕弦的工作
耶俱矢就去顧廚房吧」
 
「嗚基! 那是! 身為妹妹我的! 工作才對!」
 
「哈哈哈...我一個人也不要緊的,妳們兩個都先去客廳等我吧、好嗎?」
 
「鳴...士道這麼說的話」
 
「了承、沒辦法了,既然這樣就回客廳吧」
 
說完兩姊妹才悻悻然的回到客廳,士道覺得兩人的兄(弟)控還是一樣嚴重
 
不過最近總算是比較沒有做"那個"了,這樣也算是有改善吧...
 
 
 
 
到了隔天早上,覺得身上有些壓迫感的士道睜開眼睛
 
聽見旁邊兩側傳來一陣呼吸聲
 
然而本能卻阻止著士道想起來確認的意思
但最終還是決定不能逃避,往下一看
 
 
「.....該怎麼說呢,該說跟預料的一樣嗎...
但還真希望不是這樣呢...」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這個」
 
「嗯...士道.....呼.....」
 
「吐、息......呼.....」
 
 
在這裡重新介紹一下我的家人吧
現在在這裡睡著的倆人正是我的妹妹耶俱矢跟姊姊夕弦
 
「倆人跟我一直都相親相愛的
所以只有稍微大意一起床就會變成像這樣兩手是花的狀態了...哈哈哈...」
 
 
不對啦,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
 
 
都已經這把年紀了還在做這種事,雖然每次都說別再來了
但還是會趁我大意的時候鑽進我的被窩裡
 
不管說幾次都不聽,我又不是妳們姊妹的抱枕
 
 
士道覺得這樣下去會很糟糕,於是想趁著倆姊妹熟睡時偷偷移動
 
但.....
 
 
「士道、.....在更靠進我身邊一點.....」(抱緊)
 
「要、請.....在更靠近夕弦的身邊一些.....」(抱緊)
 
「.....NO! 兩邊傳來強烈柔軟的觸感!」
 
本想掙脫的士道手腕卻被抓的更緊,
士道心想著至少要先讓其中一隻手掙脫,便決定...
 
 
1.耶俱矢,就決定是妳了
2.夕弦,只能是妳了
 
 
 
選1
 
士道會藉由耶俱矢胸部小的特性想將手抽出來
 
但就在士道將想法說出來的瞬間,睡著的耶俱矢卻不知為何有反應
 
還直說士道好過份,但士道還決定不為所動,慢慢的將手抽出來
 
但卻在途中碰到耶俱矢的鼻子、令她打了一個噴涕後,接著倆姊妹都醒來了
 

選2
 
士道覺得夕弦這邊手腕的空隙較多,便打算利用這些空隙來掙脫
 
但卻因為夕弦胸部使得士道的手卡住
而夕弦卻在這時說夢話要士道更激烈一點
雖然士道嚇了一下但還是繼續試著將手抽離
 
卻發現不管怎麼抽也抽不出來,看似有縫隙、其實根本是死路
 
夕弦姊、真是可怕的女孩,士道如此心想著
 
「啍啍...確認、已經可以了嗎?」
 
「咦? 該不會...夕弦姊、妳已經醒了?」
 
「什麼事、你們兩個」
 
 
 
 
 
「起床、早安、士道」
 
「眩麗的曙光、清爽的覺醒吧」
 
「早、早安、妳們兩個,話說回來、為什麼妳們會在我床上呢?」
 
「啍啍...昨天士道沒讓我們好好的撒嬌一下,這筆帳就在這裡算一算吧」
 
「共謀,我們是在昨天深夜潛入的,士道是夕弦跟耶俱矢的共有財產」
 
「咦───、這、這樣啊,真是令人困擾的姊妹呢
....那麼、我也該去做早飯了」
 
士道邊說邊想起身時,卻又被倆姊妹拉回床上
 
並且一人一邊固定著,看來至少要再過半小時才能掙脫
 
士道只好大喊著有沒有人能來救救自已...
 
 
 
 
回歸現實後,耶俱矢似乎還沉溺在剛才的場景之中
 
過了幾秒才察覺到周圍的場景怎麼變成了教室
 
 
之後才被夕俱矢從後點醒剛才的那個已經結束了,這裡是現實的教室
 
接著再知道那是三人都共同體驗的場景後
 
耶俱矢耐不住羞恥心便紅著臉跑出去了,夕弦見耶俱矢跑走也在追了上去
 
 
 

 
 
2nd day
 
 
某天假日、士道正準備在無人的來禪高中練習揮棒
 
身為王牌的4號打者,自已必須能夠不辱這個名號才行
 
 
就在士道準備開始練習時─────
 
「啍啍、等很久了、士道」
 
「請願、請等等、士道」
 
「這個聲音是身為經理的...耶俱矢跟夕弦,
到底是怎麼啦、今天社團活動不是休息嗎?」
 
「愚蠢的問題,我們身為優秀選手的仲介人,不管何時都會在你身邊的」
 
「應答、身為經理、我們來幫助士道了,士道今天要在學校自主練習這件事,
是耶俱矢在士道跟老師說話時偷聽到的」
 
「等、夕弦妳當時不也一起在聽嗎!」
 
「反論、夕弦當時是在阻止耶俱矢,請不要隨便冤枉人」
 
「就一起聽到這點來說還不都一樣嗎!」
 
「...我大概明白了,不過難得的假日還特地跑來,真不好意思」
 
「訂正、夕弦只要能跟士道在一起就夠了」
 
「啊、太狡猾了,我也是想跟士道在一起啊」
 
「哈哈哈,既然這樣的話,難得的機會就一起練習吧」
 
 
"話說回來,自已一個人竟然可以獨占兩個經理
要是被其他部員知道了的話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如此想著的士道對夕弦及耶俱矢說今天的事要對其他部員保密
 
然而兩人卻小聲回應這是士道的爭奪戰、不准讓其他人知道之類的
 
 
 
準備結束後,士道見兩人沒換上球衣而是還穿著制服應而詢問
 
但兩人卻同時拉開裙擺
 
 
 
 
 
 
「啍啍啍,沒問題的,早知道會變成這樣,所以事先穿好安全褲了」
 
「展開,就如你所看見的,沒有任何問題」
 
「喔、喔...」
 
 
"該怎麼說,她們兩個就這樣把裙子掀起來不覺得害羞嗎"
 
 
「啍啍...似乎很有效呢,運動系男孩對於安全褲免疫力低似乎是真的呢,
這就名為,因為是安全褲所以不用覺得害羞作戰!」
 
「訂正,想名字的是夕弦我才對,耶俱矢只是附和這個點子而已」
 
「收、收集情報的是我啦! 夕、夕弦的安全褲姿態太撩人根本犯規嘛,
可不會把士道讓給妳的!」

「同意,耶俱矢的安全褲姿態就算天使那樣惹人憐愛、這場對決可不能輸,
士道的心就由夕弦來射下」
 
「妳們到底在說什麼我實在聽不懂...
喂─────妳們兩個,差不多可以了嗎~~」
 
「喔! 不管幾球儘管來吧!」
 
「請願,請開始吧」
 
「好,那就開始囉!」
 
 
 
過了一段時間後,士道覺得自已實在是不能去無視那些安全褲
 
耶俱矢看在眼裡發出陣陣奸笑
 
而夕弦雖然同意,但自已的羞恥心卻也開始發揮作用
 
 
 
 
 
 
「羞恥,士道那道熾熱的視線正緊追著夕弦跟耶俱矢.....」
 
「這、這種事別說出口啊,連我都覺得害羞了,不過、士道的視線確實緊追著我們呢」
 
「挑發,害怕了嗎、耶俱矢,害羞的話先離開也無所謂的」
 
「我才沒在怕咧,完、完全還有余裕呢,再來個一百球、不、一千球也無所謂」
 
「余裕、我這裡再來個兩千球也無所謂」
 
「很能說嘛」
 
 
「那兩人果然還是會害羞嘛...該怎麼辦呢?」
 
 
1.說自已要補充體力,要去購物
2.說自已覺得累了,要求馬殺雞
 
 
 
選1
 
 
在與兩位經理說著自已需要補充體力的過程中響起餓肚子的聲音
 
有些不好意思的士道便與經理們一同外去購物
 
 
 
選2
 
 
在士道的要求下
 
慘遭耶俱矢與夕弦的必殺馬殺雞攻擊(?)
 
似乎還聽到了祕孔爆裂的聲音(?)
 
 
 
 
回歸現實後,兩姊妹似乎對於突如其來的約會事件燃起了對抗心
 
 
 
 
晚餐對決的準備時間
 
士道一踏進八舞姊妹的房間就看見倆人忙的不可開交的樣子
 
就連回答士道有沒有什麼能幫忙的空閒都沒有
 
見狀的士道只好離開回去客廳等待...
 
 
 
 

 
 
3rd day
 
 
 
士道一人走在深夜的公園內
 
走著走著在路上卻看見兩個穿著自家學校制服的女孩
 
上前提醒她們這麼晚了別再外面閒晃要她們快回家去
 
但其中一名女孩卻回應
 
「啍啍...那是在對我們說的說嗎?」
 
「嘆息、看來是那樣沒錯呢,似乎是被當成小姑娘了...」
 
士道覺得兩人的說詞有些怪怪的,但還是繼續勸說
要她們趕緊回家,不然的話由自已送她們也可以
 
然而眼前的這對少女們卻回應士道說
 
「沒有那個必要,因為我們就是你口中所謂的"危險存在"」
 
「我們乃夜之眷屬、這片黑闇正是我們的庭園,
這份寂靜正是我們的領域,......而你就是這片庭園裡迷路的可悲獵物」
 
「那個...什麼?」此話一出的士道令耶俱矢傳來掉漆的聲音
 
「啊、難道是玩那類的遊戲嗎? 今天已經很晚就別玩了、快點回家吧」
 
「失笑...,耶俱矢、完全沒傳達給他」
 
「少、少囉嗦,這不是什麼遊戲、也不是遊戲,
夕弦也別笑快點幫忙!」
 
「承諾、真是沒辦法,那邊的人類、聽好了,夕弦我們可不是什麼柔弱的少女,
而是會啃食你們人類精氣的魔性怪物,而你就是夕弦我們的可悲犧牲者」
 
「...什、什麼!!?」
 
「跟、跟我剛才說的根本沒什麼變啊,為什麼我說的跟夕弦說效果差這麼多!?」
 
「不...該怎麼說,認真程度不同...吧?」
 
(耶俱矢打擊)
 
「好、好歹我也是認真的啊...好不容易想出來的...」
 
「慰撫、乖乖~ 耶俱矢這種令人感到遺憾的地方很可愛喔」
 
「應該說、剛才那個...是玩笑吧?
像妳們這樣可愛的女孩子實在看不出是怪物什麼的」
 
「得心,那好吧,既然這樣就讓你看看證據吧、耶俱矢」
 
「咦、我嗎?」
 
「肯定、這裡正是挽回剛剛失態的好機會,
讓他看看妳帥氣的一面吧」
 
「喔、既然都這麼說就沒辦法了,喂、人類」
 
「我不叫什麼人類、我叫五河士道」
 
「那好吧、那麼士道,就讓你見識身為黑闇末裔的魅惑之邪眼吧!」
 
「魅惑的...邪眼?」
 
「沒錯、只要看過一眼、心靈就會被奪去成為我等的傀儡,看招!」
 
 
「...啊~~哈~~~鳴~~呼~~~」
 
(冷風吹過)
 
 
「...」
 
「(嘆氣).....憐憫,這還真是殘酷」
 
「那、我就先回去了...」
 
「咦? 等、等等,這是怎麼回事,到底怎麼搞的啊,吶~~夕弦~~~~~~!?」
 
「嘆息、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我想問的,根本完全沒有魅惑到嘛,
還有那個"啊~~哈~~"是什麼東西啊,開玩笑也該有個限度」
 
「少、少囉嗦,今天狀況有些不好嘛、等,士道你先別走啊!!」
 
「不...請饒了我吧,抱歉妨礙妳們,那麼.....」
 
「等等、再一次、再讓我試一次啦!」
 
「提言、耶俱矢,做不到的事還是別勉強會比較好,差不多也該填飽肚子了」
 
士道覺得沒辦法,只好再陪她們試一次,之後就真的要回家了
 
「哇、太棒了! ....不對啦、你那張了不起的嘴臉就到此為止了」
 
「慰撫、乖~乖~耶俱矢,難得的機會、就讓他看看我們唯一能用的力量吧」
 
「...? 妳們在說什麼」
 
「解說,剛才耶俱矢與夕弦所說的沒有一件是玩笑話,全部都是真實的,
另外、耶俱矢其實還不會使用魅惑之力」
 
「啍啍、詛咒自已被引誘至這個地方的命運吧,
還有、一定讓你付出嘲笑我的代價」
 
「失笑,那明明是耶俱矢妳自作自受吧,比起那個、上吧」
 
「好好見識吧,我們的力量」
 
接著一陣紫煙散開,當士道再次睜開眼睛時,已變成了這副景象
 
 
 
 
 
 
「變、變身了!?」
 
「肯定,怎麼樣? 很驚訝吧?」
 
「就算哭叫也絕不原諒你了」
 
「真、真的是怪物啊」
 
「訂正、都要稱呼的話,比起怪物、請稱呼我們為夢魔吧」
 
「夢魔...?」
 
「沒錯、也就是把你們人類作為餌食吃掉的夜之眷屬」
 
「把、把人當作餌食再吃掉,那...我不就...」
 
「正是如此、你以為我們是在開玩笑嗎?」
 
「嗚哇、別吃我啊、至少別就這樣生吃」
 
「我說你啊...真的是不長知識耶」
 
「咦...什麼意思?」
 
「說明、夕弦我們要奪取的並不是肉身,而是生命本身命為精氣的東西」
 
「只不過、我們夢魔所追求的新鮮精氣,只能在年輕男孩身上得到就是了」
 
「新鮮男子的精氣...? 那是什麼?」
 
「不、沒有啦,就說了...從新鮮男子身上奪取的、只有那個了吧」
 
「就問妳那個是什麼了啊?」
 
「不、那個...所以說...那個、那個就是...」
 
「就問妳那是指什麼了啊? 別隱瞞快說啊」
 
「夕、夕弦~~~士道他欺負我啦~~~」
 
「嘆息、覺得害羞的話別勉強不就好了,夢魔別名又為淫魔,
主要是讓年輕男性作淫夢的時候、趁機奪取精氣的惡魔」
 
「省略、說到這裡,就算是大木頭的士道也該懂了吧」
 
「也、也就是說...是エロエロ(情色)妖怪嗎!
是說...在說明階段就感到害羞的傢伙沒問題嗎?」
 
「少囉嗦、少囉嗦,給我看著吧、絕對要讓你發出小女孩般的哭聲」
 
「補足、發生像個小女孩般哭聲的是耶俱矢才對」
 
「少囉嗦啦,快點開始吧、夕弦不也說自已肚子餓了嗎」
 
「同意、雖然對士道不好意思,但就請你乖乖的一陣子吧」
 
 
突然、士道覺得自已的四肢頓時感到無力
 
似乎是被夢魔給施展了什麼妖術,然後...
 
 
「受領,那麼、夕弦就從這邊開始了」
 
「啊、太狡猾了,既然這樣我就...從這裡獲取能量吧」
 
「等、別把手伸進那種地方啊」
 
「啍啍啍...性格囂張傢伙的精氣真是甘美呢」
 
「至高,士道、請安心吧,不會奪走你的性命的」
 
「在我們讓你作的夢世界裡頭,直到精氣耗盡為止前好好睡吧」
 
「救、救命啊─────!!!」
 
 
就這樣...士道被拖進了不知何時會醒來的夢鄉之中........
 
 
 
回歸現實
 
士道踏進自家門口看到八舞姊妹的瞬間立刻大喊エロエロ(情色)妖怪出現了
 
耶俱矢也跟著混亂起來,最後是夕弦用手刀打了兩人的頭才使其冷靜下來
(雖然夕弦自已也是臉紅紅)
 
在士道的詢問下,發現鞠亞尚未歸來的三人同時去迎接鞠亞歸來
 
 
 
 

 
 
4th day
 
 
 
士道於車站前等待著某人前來約會
 
等了一會兒卻碰上了殿町,殿町邀士道一起去買東西
 
但想當然待會兒與女孩有約的士道拒絕了
 
就在殿町一如往常的一陣痛罵後接著臉色一變轉過來勸告士道
 
"要士道別玩的太過火了",接著便離去
 
 
留在原地的士道卻有些不屑的說著自已很明白
殿町這傢伙太會操心了
 
 
不久後、士道的約會對象────夕弦到來
 
在定番的互相寒喧後,也許是第一次約會的關係
夕弦顯得有些緊張、令士道覺得很可愛
 
 
就在夕弦挽住士道的手臂走沒多久,一名路過的女子看見這副景象
 
先是一副疑問,接著便上前問士道說
 
 
 

 
 
「士道、這是怎麼回事,可以說明一下嗎」
 
「咦、耶俱矢!?」
 
「疑問,士道、這個人是...?」
 
 
太糟糕了,沒想到竟然會在跟夕弦一起時遇上耶俱矢
 
 
「耶、耶俱矢,妳聽我說...這是...那個...」
 
「嗯────是必須那麼慌張說明的事啊,而且還那麼親密的挽住手臂、ㄋ───? 」

「嫉妒,是叫耶俱矢吧? 還真是親密的稱呼呢,
士道、這還請務必介紹給夕弦認識一下」
 
說完夕弦用力的絞住士道的手臂、令士道直喊痛
 
「ㄟ───是叫作夕弦是吧,士道、當然你會好好說明對吧,
跟這個女的之間的種種...」
 
 
說出來才真的是完蛋了啊...
 
 
「等、等等耶俱矢,這是誤會...啊痛痛痛,
夕、夕弦也是別在絞緊我的手臂了!」
 
「士道除了我以外有了其他女人,就是這麼一回事對吧!」
 
「悔蔑,竟然跟那個女的有一腿,也就是所謂的腳踏兩條船吧」
 
「咦、不是啦、該怎麼說......有、有發生這種事嗎? 哈、哈哈哈...」
 
 
這時一旁的衣字三人組也正好經過,紛紛留下了數落士道的話
 
同時附近的人潮也越來越多,士道建議三人換個地方說話
 
但耶俱矢卻率先否決提案,接著夕弦也同意那邊的偷腥小貓
 
 
 

 
 
兩人之間爆出電光石火、還使出了人身攻擊
 
「憐憫,看來妳遺憾的地方不只是平胸,連腦袋都是」
 
「妳那堆脂肪塊要是現在離開士道話我就當作沒聽到剛才的話」
 
「要請,士道、現在立刻選擇吧」
 
「我跟那邊的感覺差勁的女人,到底要選那一邊、士道!!」
 
 
就在士道傷腦筋之際,突然殿町正好又經過
 
士道見殿町趕緊用眼神示意要殿町幫幫自已
 
然而殿町卻只是直視著士道並用唇語說著...
 
 
一‧姿‧尬‧喜‧捏
 
 
 
一姿尬喜捏
 
 
.....一姿尬喜捏?
 
 
..................五河去死吧!?
 
 
(一姿尬為五河音譯 喜捏=死吧)
 
 
 
等、等等啊殿町,別丟下我不管幫幫我啊!
 
然而殿町還是走掉了,不得已士道只好回到眼前的修羅場
 
 
在耶俱矢與夕弦的轟炸下,士道作出的選擇是...
 
 
1.我愛的是耶俱矢
2.我愛的是夕弦
3.哪邊都沒辦法選!
 
 
 
選1,夕弦在聽見回答後帶著一絲悔恨與遺憾的放開士道離去
 
耶俱矢說很高興士道選擇了自已,只不過...
 
 
這個跟花心原不原諒是兩回事!
 
 
 
結局,這一天直到太陽下山為止,士道都追著耶俱矢到處跑拼命的道歉
 
 
 
 
選2,耶俱矢泛著淚光問著士道跟自已是不是只是玩玩而已
 
士道回答並不是這樣,但一旁的夕弦卻追擊不是這樣那是怎麼樣呢?
 
士道結巴的回答自已是盡量認真的去跟耶俱矢交往
 
但耶俱矢似乎明白了士道的本意,只是疲倦的說自已要回家了
便與士道道別後離去
 
而留下來的夕弦則是對士道道謝說願意選擇自已
 
但話鋒一轉,反過來問士道自已跟那女孩原來是以一樣的心態在交往的嗎
 
士道連忙想作解釋,但夕弦繼續說...
 
「我們的關係就到今天為止吧,現在的我完全不想聽士道任何話,再見」
 
在士道的呼喚下,夕弦就那樣離開士道了
 
 
結局士道只得繼續追上去請求夕弦原諒自已
 
 
 
 
 
選3
 
「我愛妳們兩個人,所以說、哪邊我都無法選擇!!!」
 
「...」
 
「...」
 
 
在一陣沉默之後,耶俱矢率先開口說著...
 
 
「士道,你真的是人間界的殘渣,我一直相信你會選擇我的...」
 
「幻滅,.....太差勁了士道,曖昧與溫柔這種時候只會更傷人而已」
 
 
亞衣:「是垃圾耶」
 
麻衣:「這樣說對垃圾太不好意思了」
 
美衣:「發臭的垃圾下方原來還有一個五河士道排在後面啊」
 
 
「對、對不起,妳們兩個,拜託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我一開始就相信士道會選我的,根本沒有什麼再一次的機會」
 
「同意,士道沒有作出選擇,這就是一切了」
 
 
 
亞衣:「話說他一開始就是腳踏兩條船不是嗎」
 
麻衣:「在這層意義竟然還同時選擇了兩人」
 
美衣:「理所當然的報應」
 
 
 
「再見了,士道,今天開始我們就是陌生人了」
 
「破局,士道、永別了,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
 
 
「等等啊妳們兩個,原諒我吧~~~~~~~~~~~~~~~~~~~~~~~~~~~~」
 
 
 
結局,士道的非鳴就那樣撤響在車站前
 
 
 

 
 
After篇
 
 
 
士道在教室內緩緩的醒來,發現放學鐘聲正響著
 
不知道自已是何時睡著的,士道決定不想這些打算回家時
 
手機卻突然傳來了簡訊,似乎是耶俱矢傳來的
 
內容寫著要遲到的士道趕快過來約定地點
 
就在士道覺得疑惑時,這時又有另一封簡訊傳來
 
這次是夕弦,內容除了催促士道外還加上了集合地點
 
雖然覺得疑惑,但士道還是決定前往集合地點的屋頂
 
 
就在途中,三人在樓梯間碰面,耶俱矢劈頭就責備士道讓她們等了很久
實在等不下去了才來迎接士道
 
夕弦也跟著問士道是因為什麼事才耽擱
 
士道老實的回答自已剛剛在睡覺後
 
 
兩人上前紛紛責備士道午睡竟然比她們還重要
作為兩人的戀人實在失格
 
在重新確認了三人的關係後,士道為了自已遲到一事打算請客
 
但就在三人走到校門口時,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
 
由於帶傘的只有士道一人,耶俱矢與夕弦便決定用比賽來決定誰能跟士道同撐一把傘
 
 
在倆姊妹強烈的希望下,士道只好兼任決定比賽內容與裁判
 
士道給兩姊妹決定的比賽內容是文字接龍
 
由於夕弦不斷的用的發音來進攻耶俱矢很快就累積了三次跳過
 
到頭來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發音的東西時,天氣正好也放晴了
 
撿回一命的耶俱矢趕緊雖然還是不服輸的拋下自已還有很多沒用的單字之類的話
 
但立刻被士道打回槍說不然再繼續比下去吧
 
聽俱矢聽見立刻改口說美食正在等著,便要士道跟夕弦也快點跟上來
 
 
這一幕看在士道與夕弦眼裡覺得這樣的耶俱矢很有趣
 
就在夕弦來早一步來到耶俱矢也在的地點後,
士道不經意往地上的水坑看著兩人的倒影,發現了相當糟糕的東西
 
 
 
 
 
 
正當兩姊妹對士道滯足不前感到疑問時,士道要她們倆看看自已的腳邊的水坑
 
雖然耶俱矢一開始嚇了一跳,但還是故作陣定的說彼此是交往的關係
就算被看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夕弦也跟著贊同耶俱矢的話
 
士道則是要倆姊妹別說這種蠢話,接著便穿過倆姊妹自已先走了
 
倆姊妹也跟著追上去
 
 
到了黃昏,由於士道的樣子怪怪的
 
在耶俱矢與夕弦的追問下,
士道說出自已對於與倆姊妹同時交往的現狀感到疑惑
 
當然、自已是沒什麼好抱怨的,只不過耶俱矢跟夕弦真的這樣就滿足了嗎
 
士道似乎是在煩惱這點
 
 
倆姊妹聽了直說自已對於能跟士道在一起的這件事感到很幸福
要士道用不著擔心這種事
 
耶俱矢反過來問士道覺得如何,跟她們在一起不幸福嗎
 
士道否定了耶俱矢的擔心,直說自已也很幸福
 
 
之後、倆姊妹分別想去文具店跟咖啡廳
 
由於之前士道睡過頭遲到的關係,這兩筆帳單自然是落到了士道頭上
 
 
 
 

 
 
這天、士道同樣要跟倆姊妹出去約會
 
正在客廳做準備時,琴里正好到來詢問士道要去哪
 
士道照實回答,琴里聽了顯得有些漂移不定,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士道直問琴里想幹嘛,琴里慢條斯理的回答沒什麼
 
只是要士道好好的照顧那"兩位"重要的女友
 
雖然遭到諷刺,但士道畢竟已決定好要好好珍惜倆姊妹
這點程度的精神攻擊是起不了作用的
 
士道回答琴里自已當然會好好珍惜她們,
在說出自已那"兩個"重要的女友正在等自已後便出門了
 
 
雖然出門後聽見家中傳來琴里陣陣的笑聲
 
但士道決定無視,決定要好好照著預定的約會行程來走

 
雖然離約好的時間還有半小時,但士道仍然早早來到車站前的集合地點
 
不久後、就看見夕弦先來到,似乎是用跑的過來、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由於沒看見耶俱矢,在士道詢問下才知是耶俱矢提案說要分批前往集合地點
說是這樣會比較有氣氛
 
 
 
之後過了二十分左右,差不多快到集合時間時,耶俱矢也現身了
 
一來就被士道誇讚說衣服很可愛,令耶俱矢臉紅
 
夕弦要士道趁勝追擊多說一些稱讚的話讓耶俱矢變得更加可愛
 
甚至還想要讓自已變成隱形人,讓士道跟耶俱矢兩人單獨聊天
 
 
就在士道稱讚耶俱矢並摸摸她的頭後,三人便出發開始今天的約會
 
 
 
三人來到電玩遊樂中心,由於士道投入八舞之間的對決
 
於是又自然而然的被當作獎品了
 
 
第一戰是由士道vs耶俱矢,對決機臺是用模擬重機
 
一開始士道就遭耶俱矢大大超前,但之後卻被士道用遊戲性質給逆轉勝
 
換到士道與夕弦的桌上球(エアホッケー)對決,
夕弦由於手臂長度不及士道以及胸部太礙事(?)而敗北
 
 
變成這樣,兩姊妹之間也沒勁比賽了,因此勝者為士道
 
 
接著、在士道的提案下,三人決定用大型照相機臺留下紀念
 
然而耶俱矢與夕弦似乎在暗地裡在討論些什麼,到了拍照的一瞬間...
 
 
 
 
 
 
「什、什...」
 
「啍啍、非常成功呢,士道啊、這是你贏過我們的獎品,儘管收下吧」
 
「贈呈,這是八舞姊妹的勝利之吻,請收下吧」
 
 
士道看了看兩人,覺得真是一點都大意不得
 
但也因此留下了美好的回憶照
 
 
 

 
 
這天、神無月來電
 
說明由於其中一人要檢查的關係,希望士道能陪同另一名沒有作檢查的人
 
在神無月的詢問下,士道能夠選擇明天要去作檢查的人是誰
 
 
1.與耶俱矢一同渡過明天
2.與夕弦一同渡過明天
 
 
 

 
 
選1,與耶俱矢一同渡過明天
 
 
 
這天、耶俱矢單獨來到五河家,在玄關似乎顯得有些緊張
 
進到客廳後士道詢問今天一天是否真的要在家裡渡過
 
耶俱矢慌忙的回答自已對士道的住家有些興趣、沒什麼不好的
 
士道看耶俱矢的樣子怪怪便問她怎麼了
 
耶俱矢斷斷續續的回答因為很久沒跟士道兩人單獨在一起的關係
 
 
過一會兒,士道提議要泡茶便前往廚房
 
途中耶俱矢不知為何偷盯著士道看、還發出奇怪的笑聲
 
 
在喝完茶後,耶俱矢小聲的問著能不能坐過去士道旁邊
 
士道回答沒問題後耶俱矢立刻高興的坐過去,並說著交往就是這種感覺吧
 
 
接著耶俱矢的視線瞄到電視下方擺放的遊戲機
顯得相當激動(應該是看過但沒玩過)
 
 
在士道的提議下,兩人玩起了格鬥遊戲
 
 
 

 
 
結局兩人各自選了肌肉男(耶俱矢)跟士兵(士道)
 
在一陣激烈的戰鬥後,是由耶俱矢勝出、報了在遊戲場的一箭
 
 
接著又打了幾場後,時間已是黃昏了
 
士道打算送耶俱矢回去時...
 
 
1.下次再兩個人一起玩吧
2.下次也找夕弦一起...
 
 
 
選1,耶俱矢聽了雖說好,但隨即斥責士道不可以將夕弦排除在外
 
士道趕忙回應自已不是那個意思,而是指自已跟耶俱矢也是交往的關係
偶爾只有兩人在一起也不是不行,就像今天的耶俱矢這樣
 
耶俱矢聽了想了想覺得士道說得也對,便答應士道下次有機會再兩人一起約會
 
 
 
選2,在士道這麼說後,耶俱矢先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接著才小聲的說偶爾只有兩個人在一起之類的話後便獨自離開了五河家
 
 
 

 
 
這天、士道被耶俱矢與夕弦用簡訊叫至校園屋頂
 
說是有重要的話有說
 
 
看見簡訊的內容,士道似乎可以想像得到所謂"重要的話"是指什麼
 
 
在來到屋頂後,耶俱矢與夕弦已經等待在那兒
 
就在士道問說重要的話是指什麼後,耶俱矢與夕弦有些迷網的看了看彼此
 
正當士道以為這個狀態會持續一陣子時,耶俱矢率先走出來說著
 
 
「不久之前的那次約會讓我察覺到了,自已真正的感覺,
士道與夕弦、雖然三人在一起覺得很開心,可是...」
 
「我明白了自已是真正的喜歡士道這件事,想要兩個人一直在一起,
雖然三個人也不錯...但最後還是希望能跟士道兩個人在一起就好」
 
「獨占,雖然從耶俱矢哪兒聽到這些話的時候覺得很驚訝,
不過、這種感覺夕弦也是一樣的,作為戀人想讓士道只成為夕弦的東西」
 
 
這一天還是來了,雖然早就察覺到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不過、這也認真交往後的結果吧
 
兩人都是認真的,不管是耶俱矢還是夕弦應該都煩惱了很久吧
 
雖然那可能不是自已能理解的程度,正因為如此,自已也必須認真的回答她們才行
 
 
「對不起,我似乎沒有盡到男朋友的責任,沒有好好的滿足身為女友的妳們」
 
「沒有那種事! 這只是我們的任性而已......」
 
「請願,既使如此、也希望士道能夠作出選擇,從夕弦我們之中...」
 
 
 

 
 
「等、妳們兩個...!?」
 
「好了、士道,回答吧,從我們的心跳中你所感受到最快最大聲的人
,那個人就是、你所寵愛最為深厚之人」
 
「肯定,那個人正是比起對方更喜歡士道的人,士道的話一定可以明白的」
 
 
正當士道迷網到連感受到的心跳聲是不是自已的心跳聲都不知道時
 
夕弦對士道說選擇胸部大的也無所謂
 
耶俱矢立刻反駁這樣選的話夕弦肯定獲勝的,回過頭來對士道說小的也不錯
而且還有未來性可以期待
 
夕弦也回說比起期待未來性不如選擇眼前就有的
而且如果未來沒成長的話到時候期待遭受到背叛的衝擊會很大
 
耶俱矢再次反駁自已的胸現狀也沒那麼悲觀
再說真正喜歡的話胸部大不大根本也無關,向士道徵詢同意
 
士道被兩人的一言一語搞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時
 
耶俱矢說直到士道作出選擇為止自已都不會放手的
 
夕弦也向士道請願要士道將自已的想法告訢她們
 
聽見這番話的士道決定閉上雙眼、靜下心來好好思考
 
 
 
然後.....
 
 
 
「.....耶俱矢的鼓動較為強烈一些」
 
「士道,那是指...」
「耶俱矢,請重新再跟我交往吧」
 
「...嗯! 好高興、好高興喔」
 
「祝福,恭喜妳了、耶俱矢,士道,請好好珍惜耶俱矢」
 
「嗯,我會的,.........夕弦、我...」
 
「制止,謝罪什麼的沒有必要,與士道交往時是令人高興的回憶,
沒有道歉的必要,耶俱矢也一樣」
 
「鳴...,我知道了,我會連夕弦的份一起喜歡士道的」
 
「指摘,耶俱矢對於士道的喜歡已經十分足夠了,夕弦的思念也跟耶俱矢的思念一樣,
再說....耶俱矢的幸福就是夕弦的幸福」
 
「嗯...夕弦,謝謝妳」
 
「回禮,不用客氣,怎麼了嗎耶俱矢,對士道有什麼願望嗎?」
 
「咦、啊...那個.....」
 
「那麼、現在的話特別聽妳說說看吧,只有現在喔」
 
「啊、嗯,那個、士道,下次再兩個人一起去約會吧,
這次要羅曼蒂克的約會」

「羅曼蒂克的啊...耶俱矢的話...」
 
「什、什麼啦,有怨言嗎」
 
「失笑、耶俱矢竟然會說羅曼蒂克什麼的,真是一點都不搭」
 
「確實就像夕弦所說的,很不搭呢」
 
「有什麼關係嘛,你們兩個真囉嗦!」
 
 
 
就這樣,我跟耶俱矢重新開始了只有兩人的交往
 
不過、這並不代表夕弦會離我們而去,因為對夕弦來說、我跟耶俱矢也重要的存在
 
像這樣三人在一起的時光,並不會就此消失
 
畢竟三人在一起的時光也一樣令人快樂
 
 
 

 
 
今天是我跟耶俱矢重新交往後第一個約會日
 
對於至今為止都是三人約會的士道來說,免不了有些緊張
 
然而,不知為何夕弦會站在士道身旁
 
夕弦說明是為了避免在士道等待期間太無聊才在這陪他的
 
士道問夕弦今天是否也要一起來,對此夕弦表示否定
畢竟士道已經是耶俱矢的男友,要士道好好珍惜兩人在一起的時間
 
 
過了不久,在耶俱矢到來後看見夕弦有些驚訝的問跟士道一樣的問題
但夕弦回答自已只是來送他們一程的而已
 
在士道向夕弦道謝後正打算出發時,夕弦叫住士道給了他一些建議
 
主要是針對耶俱矢的興趣取向,要配合她會很辛苦
 
 
起初士道有些聽不懂夕弦的意思,但在跟耶俱矢來到服飾店不久後就明白了
 
同這也喚醒了士道過去那段封印的記憶...
 
但既然決定作耶俱矢的男朋友,那麼自已也只能作好覺悟了
 
下此決定的士道,穿上了那件黑色的外套
 
之後、兩人走在商店街上
 
 
 

 
 
「士道你果然超適合這個的!」
 
「是、是嗎?」
 
「啍啍.....真是最棒的組合呢、士道,作為我的從僕最合適的姿態」
 
「耶俱矢也是一樣可愛喔」
 
 

 
 
「...啊!? 像這樣面對面說還真有點害羞...」
 
「為什麼? 不是狂野風格嗎?」
 
「咦、咦咦咦、沒有吧? 我只是覺得這類服裝還蠻可愛的,士道的也是 」
 
「這樣啊,也對呢,很適合妳喔、耶俱矢、很可愛呢」
 
「嗯嘿嘿,謝謝你、士道,士道也一樣很好看喔」
 
「是這樣嗎? 我穿起來不會很奇怪嗎?」
 
「沒問題的,士道穿起來很帥氣,因為是我的男朋友嘛,
好、就這樣繼續約會吧」
 
「咦、就這樣繼續嗎?」
 
「啍啍啍、士道啊,這才是逢瀨之時(約會)相應的服裝啊,到結束為止都不准脫下喔」
 
「真沒辦法,今天就配合妳吧、公主大人」
 
「嗯,要像這樣一直在一起喔、士道!」
 
 
 
 

 
 
選2,與夕弦一同渡過明天
 
 
士道與夕弦相約在公園內
 
兩人在公園會合後,稍微討論後決定在公園內散步
 
彼此手牽手在公園的兩人一邊感受著涼風一邊慢慢走著
 
但士道途中提到了耶俱矢如何如何時卻讓夕弦有些不高興
 
說著與自已約會時不該想到其它女性,哪怕是耶俱矢也一樣
 
 
接著兩人坐在長椅上,手裡拿著剛買的飲品享用著
 
突然夕弦靈光一現,想給士道一個驚喜
 
要士道暫時閉上眼睛,說有好東西想跟士道分享,之後將某樣物路掛上士道的耳朵
 
接著士道的耳裡傳來陣陣的音樂聲,原來是夕弦攜帶的音樂播放器
 
夕弦將其中一個耳機掛士道的耳朵上,與士道一同分享音樂的旋律
 
 
 
 
 
 
士道見夕弦閉上眼睛靜靜的欣賞音樂後,自已也再次閉上雙眼
 
與夕弦一同感受著音樂的美好
 
 
過了許久,已經是黃昏時刻了
 
士道對夕弦說...
 
 
1.有機會再跟夕弦一起來
2.下次找耶俱矢三人一起來吧
 
 
選1,與耶俱矢的部份大同小異,都是士道未想到另一方而有些生氣
 
但之後卻又覺得有些高興
 
 
 
選2,夕弦似乎用著有些冷淡的語氣回應士道的話
 
接著便徑自離開
 
 
 

 
 
這天、士道被耶俱矢與夕弦用簡訊叫至校園屋頂
 
說是有重要的話有說
 
 
看見簡訊的內容,士道似乎可以想像得到所謂"重要的話"是指什麼
 
 
在來到屋頂後,耶俱矢與夕弦已經等待在那兒
 
就在士道問說重要的話是指什麼後,耶俱矢與夕弦有些迷網的看了看彼此
 
正當士道以為這個狀態會持續一陣子時,夕弦率先走出來說著
 
 
「回想,之前的約會、讓人覺得非常高興,與士道一起渡過的時間感覺非常充實」
 
「告白,夕弦最喜歡士道了,所以說、希望能跟士道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
希望士道能選擇夕弦」
 
「我也有一樣的感覺....,三人在一起雖然很快樂、
但還是希望有更多的時候是跟士道兩個人在一起」
 
「所以,想要改變現在的狀況」
 
 
這一天還是來了,雖然早就察覺到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不過、這也認真交往後的結果吧
 
兩人都是認真的,不管是耶俱矢還是夕弦應該都煩惱了很久吧
 
雖然那可能不是自已能理解的程度,正因為如此,自已也必須認真的回答她們才行
 
 
「對不起,我似乎沒有盡到男朋友的責任,沒有好好的滿足身為女友的妳們」
 
「沒有那種事! 這只是我們的任性而已......」
 
「請願,既使如此、也希望士道能夠作出選擇,從夕弦我們之中...」
 
 
 

 
 
「等、妳們兩個...!?」
 
「好了、士道,回答吧,從我們的心跳中你所感受到最快最大聲的人
,那個人就是、你所寵愛最為深厚之人」
 
「肯定,那個人正是比起對方更喜歡士道的人,士道的話一定可以明白的」
 
 
正當士道迷網到連感受到的心跳聲是不是自已的心跳聲都不知道時
 
夕弦對士道說選擇胸部大的也無所謂
 
耶俱矢立刻反駁這樣選的話夕弦肯定獲勝的,回過頭來對士道說小的也不錯
而且還有未來性可以期待
 
夕弦也回說比起期待未來性不如選擇眼前就有的
而且如果未來沒成長的話到時候期待遭受到背叛的衝擊會很大
 
耶俱矢再次反駁自已的胸現狀也沒那麼悲觀
再說真正喜歡的話胸部大不大根本也無關,向士道徵詢同意
 
士道被兩人的一言一語搞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時
 
耶俱矢說直到士道作出選擇為止自已都不會放手的
 
夕弦也向士道請願要士道將自已的想法告訢她們
 
聽見這番話的士道決定閉上雙眼、靜下心來好好思考
 
 
 
然後.....
 
 
 
「夕弦這邊要更為強烈、吧」
 
「確認,士道、真的嗎,真的是...夕弦...」
 
「啊啊、就是夕弦了、夕弦就行了,能跟我交往嗎、夕弦」
 
「首肯,夕弦的感情已經傳達給你了,好高興、士道」
 
「恭喜妳囉夕弦,就算是像士道這樣的軟弱的傢伙也能明白夕弦可愛的地方」
 
「反論,耶俱矢、用不著朦混也可以的,
就像夕弦喜歡士道這樣,耶俱矢也一樣喜歡士道才是,
耶俱矢現在不是正在忍耐嗎?」
 
「沒關係啦! 這都是昨天的話了!
.....士道能夠選擇夕弦雖然很高興,但果有還是有些寂莫」
 
「對不起,耶俱矢」
 
「不、不用道歉啦,而且還這麼乾脆! 鳴、鳴鳴~~夕弦、士道好過份」
 
「愛玩,乖乖,士道真是過份呢,等會兒就由身為女友的夕弦好好說他幾句」
 
「鳴.....士道! 夕弦她欺負我!!!」
 
「我知道了,等會兒就由身為男友的我...」
 
「夠了! 真的是夠了,你們兩個也未免實在太合適了吧」
 
「真的很謝謝妳、耶俱矢,願意祝福我們」
 
「...嘿嘿,像之前那樣偶爾兩人出去玩的話就原諒你」
 
「首肯,這是當然的,耶俱矢對夕弦而言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
 
「嗚...用不著援護了啦! 比起那個難得都開始交往了,
夕弦對士道有什麼願望嗎?」
 
「請願,說的也是,那麼士道、這是女友最初的願望,能立刻帶我去約會嗎?」
 
「嗯,當然可以」
 
「快去吧,不然就沒時間了囉」
 
「嗯,明天見、耶俱矢!」
 
「追從,明天再見、耶俱矢」
 
「嗯,明天.....不對啦、夕弦妳今天不打算回來了? 不行、這絕對不行~!!」
 
「哈哈...」
 
「微笑,嗯呼呼」
 
 
 
就這樣,我跟夕弦重新開始了只有兩人的交往
 
不過、這並不代表耶俱矢會離我們而去,因為對耶俱矢來說、我跟夕弦也重要的存在
 
像這樣三人在一起的時光,並不會就此消失
 
畢竟三人在一起的時光也一樣令人快樂
 
 
 

 
 
與夕弦重新交往後的第一次約會就在今天
 
士道站在車站的集合地點,旁邊則是站著耶俱矢
 
似乎也是因為擔心而前來看看,士道對此向耶俱矢道謝
 
 
不久後夕弦也跟著到來,同樣問著耶俱矢今天是否也要跟過來
 
耶俱矢對此表示距絕,畢竟今天是兩人的約會,
...雖然自已還想跟士道多在一起一些時間(小聲)
 
之後為了避免被士道聽見便連忙祝兩人玩的愉快後便離去
 
 
兩人來到商店街的某家熱帶魚店,看著店門口展示的那些熱帶魚
 
士道與夕弦各自說著感想,像是這條魚感覺很像耶俱矢之類的
 
而士道則是說某隻魚感覺很安靜,很有成熟的氣質,就像夕弦那樣
 
夕弘對此感到否定,要求士道收回
 
但卻被士道以"自已只是在描述魚的感想"為由駁回
 
 
 
在逛街的部份告一段落後,兩人來到咖啡廳內
 
夕弦直指著菜單上的某樣飲品,要求士道一起點這個
 
士道看了看,再三確認夕弦是否真的要點這個
 
最後坳不過夕弦身為"女朋友"的請求,點了一份情人雙管果汁
 
 
 
 
 
 
「我說夕弦...果然還是會後悔吧,要取消只有現在了」
 
「請願,你在做什麼呢士道,這樣會喝不完的喔」
 
 
士道聽見周圍的客人傳來陣陣笑聲,但由於夕弦就在眼前
既沒地方躲也沒得逃,只能硬上了
 
 
 
 
 
 
「赤面,果然、還是會害羞呢」
 
「什麼嘛、夕弦果然也會害羞嘛,是剛才的反擊嗎」
 
「否定,不是喔、只是想跟士道一起喝飲料而已,這是真的喔」
 
「我投降,抱歉、原諒我吧」
 
 
「要求,直到喝完為止都得陪伴我才行,在那之前不准離開」
 
「.....嗚,量好多啊.....」
 
「同意,因為是兩人份的嘛,與士道再一次的,就算被看著也無所謂的喔」
 
「難得的機會,我這邊也想看看夕弦難為情的表情」
 
「請願,既然這樣,士道、請跟夕弦永遠在一起」
 
 
 
 
 
终わ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665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 或守 Install|約會大作戰|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精靈|八舞|雙子|姊妹|夕弦|耶俱矢

留言共 2 篇留言

chaos
>//////////<

10-06 15:48

崇宮星雪
八舞超萌~~

10-26 00: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pkgi4478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後一篇:約會大作戰 或守インスト...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nowmelt遊戲人
對遊戲製作和粒子特效有興趣嗎?歡迎來參觀與交流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